吃里扒外的政府部门国台办养寇自重损害人民和国家利益

作者:火草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2 17:51:00

看了附录的背景新闻,怒不可遏,像国台办这样的吃里扒外,目无法治,养寇自重的党国大员还很多,也幸亏没统一,这杀贫济富的做派,还真恶心,养了个香港,在多个台湾,中国人民真倒霉。中国早就应该撤销国台办,(见《国台办快要完蛋啦》)解放台湾(见《武统台湾已经是必然》),全力推进“全国化”,实现中国人平等平权了。

李毅:各媒体驻台记者没有把台独倾向真实情况告诉大陆民众和各级领导。

开研讨会时候--李毅:你们台湾问题研究机构和学者对台湾国家认同现状是否了解? 学者们:了解。 李毅:那为什么不向上汇报? 学者:你去吧。

全国省级台办34个,地市级台办334个,县级台办2851个;数十个各部门台湾问题研究所。3000多个部门工作了数十年,效果是:1991年台湾人认同自己为中国人超过80%,2018年降低到不到10%。天然独每年长一岁,现在是40岁以下天然独,再过10年独派全覆盖。

这就是对台系统的丰功伟绩,肥了自己,坑了民族,都在里应外合忙着捞钱,台湾独不独不关事儿。那些机构主要工作是靠台湾吃饭,就跟外交系统变成靠外国吃饭,民族系统变成靠少民吃饭一样,是上层架构出了问题,系统考察指标出了问题。全是反向考察指标。所以整个系统都是反作用。

“ 高校里的台研所、全国各省几百个地级市两千多个县级市大多有各级台办,连青海省都有台办。少算点至少有几万编制人员在吃这碗饭,能查到一个内陆县级台办一年公共预算拨款高达98万,统战这工作是不是早已经变质为“百万漕工衣食所系”了?”@dargon43

你妈了个比的,大老爷的干爹太多就我们是贱民,1等洋人,2等港台,3等少民和刁民,4等老实汉人 。要想使自己阶级提高,只有两条路,一条路当大官,跳出五行外不参与世俗的排名。二是该闹得闹,混成刁民也能某种程度的维权,有种可能就是大家嘴里骂的那些刁民们才是最聪明的,他们本能的看出党国今天的实质就是,司法顶个球,能闹才有糖吃的现实。其他的改民族改国籍,毕竟是窄路啊。

2013年8月,“核四停建争议不断,台湾供电亮起红灯,中控国际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邓旭接受专访时表示,由大陆供电给台湾,理论上比两岸直航更容易,而且在大陆最高首长的拍板下,价格也不会是问题。”

好个“在大陆最高首长的拍板下,价格也不会是问题”,大陆就是凯子,全世界都知道了,这帮贱货,一天到晚就想着从大陆抽血占便宜,锅台办上赶着去舔。尼玛最好还是国防外包给大陆,这样呆湾人民再也不用受罪在烈日下操练俯卧撑。大陆这边心情不好,气温一到32度,不是分区停电检修,就用键控调制把莫尔斯码的SB通过强电网发送到呆湾,到时候全世界就可以看夜空里的呆湾,按“滴滴滴滴--滴滴滴”的节奏闪烁了!

自从“对台绥靖政策”实施以来,像南京旅游委改解说词,向台湾游客献媚,像孟良崮战役战场上,当地政府专门给被击毙的张灵甫立碑,直书“共匪”。这种敌友不分、认敌为友,大踏步的放弃1949年以来的一些原则、政策、共识的事情,已经非常普遍的在各领域内发生了。

弄不好以后南京导游还会进一步改解说词:“台胞们,我们来到了总統府……国军勘乱失利,转进台湾,大陆沦陷, ”匪”窃据大陆,中华民国总统府被匪”江苏党部非法占据数十年……”在之后呢,要不要统称江苏、南京为匪占区、匪书记、匪市长?为了照顾日本游客和日本政府的心情,扩大对日旅游,要不要把纪念馆改成皇军什么什么胜利纪念馆,不采纳就是破坏旅游破坏对外关系破坏和谐?

犯贱无下限。

多的不讲,这些年一些层级很高的政客也在公开场合屡屡发表声明:“两岸一家人”“只要是有利于台湾人民的事情一定努力去做”“要努力维护在大陆台商和台湾同胞的利益”,可以说是说尽好话,干尽“好事”(对岸还不领情),对台湾那是有求必应,但甚少提出约束性的条件《-----你最高领导阶层都表现出一副“忘掉过去吧,咱们有话好说”的嘴脸,能指望下边的人能对台巴子的各种小动作有所反击?比如各地台办经常在台商维权时,以损害大陆人民或企业的权益,何尝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体现。

有人说,大陆现行的对台绥靖政策其实就是求个“缓冲”,什么意思呢,就是视台湾的要求给他们点实惠,换取他们不要在国际上闹什么“两个中国”或者做一些出格的急独行动,这样大陆算是以利益换取时间(因为大陆那些所谓的智库不是一再强调时间在我们这一边么)。

乍一看挺聪明,但问题是人家也不是傻子,能吃掉你的糖衣而退还你的炮弹。而且人家对你的敌意不会因为你的“统战”而软化,相反有愈加偏执的倾向(废话,对一个人敌视还能换取他对你的种种好处,这种美事地球上不多吧?)再有意识形态上你不是讲一家人吗,好嘛,人家在你的阵地上公开宣传他们的东西,而且有国际支持,而且你还不好找借口阻止。试问,当这边的人心(尤其是领导阶层)被别人同化了,你追求的什么缓冲?还有多大的意义?

再回顾当年台湾一大陆游客旅游车翻落山谷 已死13人。这些年国台办蠢货们就是吃屎的吗?国台办不应是服务台巴子的,外交部不应是服务白皮的,政府部门首要责任是服务于和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与中国人的利益,而不是边服务讨好本来的工作对象,边大肆维护自己小部门的既得利益,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国台办应撤销,外交部应换血,让翻译出身者离开要职。

权利是自己争取来的,少自作多情倒贴,也许别人会把你当回事点。

附录:中国国台办常务副主任郑立中:成商基本上同意太百复业

【联合报╱特派记者何蕙安/呼和浩特报导】 2013.07.27

成都太百遭房东成商集团封店案有解,国台办常务副主任、海协会常务副会长郑立中昨天在呼和浩特透露,成商集团基本上已经同意让太百恢复营业,如果双方协商顺利,最快下星期就可复业。这是成都太百案爆发十二天来,北京官方首度表达看法。

不过郑立中强调,双方一定要谈一个确定的营业期限,不可能再让太百无限期的营业下去。他暗示这件商业纠纷已经拖了三年多,太百应该积极面对,否则对成商集团也不公平。

郑立中昨天飞到呼和浩特与正在内蒙参访的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高孔廉晚宴,高孔廉致词时主动「拜托」郑立中多多帮忙太百案后,郑立中随即做出回应,表示大陆国台办一直积极介入,据他所知,成商已经同意让太百恢复营业。

不过对于复业消息,太百高层昨晚暂无所悉,表示仍在安排下周与成商第五度协商,并打算将谈判层级拉高。但太百高层对此讯息非常高兴,「今晚终于可以好好睡了。」

郑立中强调,太百与成商的纠纷早在二○一○年就因为租金谈不拢而爆发,但因为大陆国台办持续协调,才会一直让太百营业至今,「现在店家(成商)着急了,才会采取一些措施,现在(国台办)还在强制介入。」

成商本月十五日无预警派人封锁太百春熙店所有出入口,使得太百无法营业,今天迈入第十三天。太百持续透过各个管道陈情,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也到海基会亲自请托。

郑立中昨晚受访时证实,他听闻成商方面已经确定让太百暂时恢复营运,双方持续接触。被问到太百下周是否能够复业,他回答,「快的话,有可能。」

「这个事情(太百房租纠纷)已经很久了,台办这边一直压、一直压。」郑立中昨晚受访时暗示,虽然成商愿意让步,但太百应该要积极面对问题,与成商谈一个合理的房租价格与复业期限,给成商一个交代,不然也对成商不公平。郑立中说,很多台商跟陆企因为认知不同产生纠纷,也不排除极个别案件与个人是恶意造成纠纷,但他强调自己不是在指徐旭东,「徐董事长是一个很明理的人。」

他昨天也表示,台湾民众无须担心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负面效应,尤其是对美发美容业的开放,「大陆理发师还有十三亿个头要剃呢,台湾人口少一点,他们没有必要去。」他认为反而有利于台湾美发业到大陆开业。【2013/07/27 联合报】

附录2:国台办赶紧撤销吧,胡萝卜+大棒只有胡萝卜统一不了祖国

@李戡:唯一一次和智库打交道是在2016年12月23号国台办的海研中心,副主任陈斌华等十多人和我对谈两小时。唯一一次和智库打交道是在2016年12月23号国台办的海研中心,副主任陈斌华等十多人和我对谈两小时。当时国民党刚惨败,对台工作想讨好台湾青年,我讲得很清楚,教科书不改,让再多利也没用。对方听不进去,一直问我“北大台湾学生会在台湾社会有没有影响?”这种问题。我希望国台办能公布这份谈话记录。

李戡:我为中国统一做过什么?(2019.9.9)

这几个月,有不少大陆SB给我留言,“看你天天批评对台政策,请问你为中国统一做过什么?”这些人,不是瞎子、就是智力有缺陷,现在来帮这些人回顾一下,我李戡到底为中国统一做过什么。

1. 警告台湾教科书危害

2010年,我出版《李戡戡乱记》,回顾高中的三年所见所闻,分析历史教科书如何影响台湾学生对大陆的看法。我举例说明,班上参加军歌比赛,歌词有句“中国人”,大家直接改为“台湾人”,我印象极为深刻。这是2007年的事,现在台湾从小学生开始,就认同自己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居然还有人说“天然统”时代来了,搞笑呢?我的书在大陆出版时,先被刁难了一轮,后被公知攻击。我的建言,他们不採納,现在证明我是对的。

2. 警告公知、果粉用“民国”恶心大陆

我读本科期间,正是公知活跃的高峰期。公知说,你和你爹都不批评大陆,你写书说台湾教育不好,为何不写大陆教育?我从小在台湾长大,见过很多逻辑扭曲者,但对于扭曲程度如公知者,还真第一次见到。我说,我谈的是国族认同立场出发的历史教育,台湾教学生不做中国人,大陆有吗?公知听了,又开始鬼扯,我奇怪的是,这些公知整天叫我和我爹骂大陆,自己一个个都在挣钱。就像韩寒“期许”我“不给高墙添砖”,我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自己不去拆砖头,反倒拍起电影发大财了?总之,有了对公知扭曲心理的认识,我发现他们对“民国”的热捧,是何其的居心不良。我当时已公开说,公知“根本不懂台湾,他们以为台湾人素质好是因为保存了中国传统文化,其实那是日本殖民统治的影响。”(《环球时报》2013年7月9日)。我的建言,他们不採納,现在证明我是对的。

3. 警告送订单收买不了台湾人心

读本科期间,我也时刻关注台湾新闻,当时大陆各省领导经常到台湾参访送订单。我早公开指出,这种撒钱的方法没用,必须逼迫国民党当局修改教科书。在正确的国族认同前提下,拿到好处的人才会感谢大陆让利,才有可能往认同统一的方向发展。没有正确的国族认同,撒再多钱,人家都当成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不拿白不拿。我的建言,他们不採納,现在证明我是对的。

4. 警告韩国瑜不可信

2014年7月离开北大后,除了年底的台湾选举,我很少发表对两岸问题的看法,因为我父亲和我的建言,一再地被忽略,而事实一再证明,我们就是对的。我们经常嘲笑对台工作的失败,但在情感上,我们始终希望他们能大彻大悟。爸爸走了以后,我倍感孤独,因为没人陪我吐槽了,直到2018年10月《东南卫视》找我去了录了一次节目,我才惊觉,为何大陆对台宣传还是这样错得离谱,而且毫无改进。基于这种恨铁不成钢的情感,我才选择“复出”。当时大家都在谈韩国瑜,我当时不认为韩国瑜能赢,但我明确指出,他赢不赢根本不是重点,关键是他就算赢了,“也不会帮大陆多说一句好话”,台湾人还是要订单不要统一,大陆智库整天说这次选举能改变两岸,事实上什么也改变不了。有大陆SB说我预测选举错了,代表我不懂台湾,真是可笑至极。选后我立刻发表《经济让利与台湾民心》一文,指出如果坚定要让利,就得有配套措施,换言之就是牢牢绑住韩国瑜,用订单逼他做出改变,结果有人不信,让他不断胡扯,结果闹出了笑话。我的建言,他们不採納,现在证明我是对的。

5. 最后建言:实事求是报导台湾民意,总结对台工作的失败,大幅裁撤冗员与智库。我知道我的建言,还是没人听,所以我只是说说而已。有大陆SB问我,为什么我上绿营节目,不跟他们争论。我的答案是,我为什么要争论?第一,这种争论,根本没用,彼此观念早已根深蒂固,谁也改变不了谁,观众亦然。第二,如果大陆早听我的,逼国民党把教科书改了,今天就不会发生需要争论的场景,所以我为什么要帮错误政策产生的后果擦屁股?

李敖先生觉得自己是先知,在他的最后岁月,我们经常讨论时事,他一方面为自己的先知先觉感到得意,一方面又透露出建言不被采纳的无奈。他是真正的爱国者,从我懂事以来,亲身感受他对中国大陆的感情是何其浓烈。记得2005年陪他去北京访问,我见到他私底下情绪激动、眼泪打转的样子,现在想来仍是感动不已。他是唯一拥护两岸统一的立委,比照其他人的标准,早可以在大陆大发横财、买房投资,但他统统不干,还告诫我不准干,免得给人讲闲话。李敖先生洁身自爱如此,自己写的书,却被北京限制出版,到现在几乎全面查禁。我看在眼里,真不知我们的努力和坚持,为何换来的是这种待遇!

换成其他人,遇到这种事情,肯定要大干一票,作为补偿。以我的条件,我完全可以顺着大陆涉台节目的口径,大谈我周边的年轻朋友多么拥护统一,同时身体力行,到各省参加台青创业项目、巡回演讲,开个《李戡说》之类的节目,大发统一财,但我根本不屑这么做。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这是我父亲对我的教诲,我永远铭记在心,并且永远不违背这一原则。

愿这篇文章,能让成天问我“你为中国统一做过什么”的SB们长点见识,并搞清楚谁是真正的统派、谁知真正有爱国心的中国人,今天两岸的僵局,又是谁该负责。

李戡对大陆失望开始倾向台独势力民进党

能理解面对国台办等官僚反动势力的愤怒,但李戡终究还是太年轻,思想多变幼稚,没有其父亲更丰富经历、深邃思考,容易被其身处的台独地区思潮影响,居然开始赞美民进党这种更反动落后的组织。希望李戡不会走上炎黄文明敌人的不归路。

2020.3.18

两年前的今天,我陪伴我爸爸走完他人生的最后一个上午。我送他去殡仪馆,手续办完之后,对著冰柜鞠躬,又跑回医院开记者会。我爸喜欢开记者会,他说开记者会的人运气一定要好,不然会被其他新闻盖掉。说来真巧,那天是礼拜天,也没有其他大新闻,所以他的新闻播个不停。我回家后一直在看电视,看到几位过去和他有交集的人发表感想,其中两个人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是王世坚,一个是蔡英文。人的情感是很特殊的,我爸生病到离世十个月期间,我在他身边看尽人情冷暖,时间久了,自然养成了一种动物般的原始直觉,能判定谁是真心、谁是虚情假意。王世坚受访的时候哭了,我当时还不认识他,但我一眼就看出那是真心的。蔡英文脸书上写了一段话,从字裡行间裡,我也能感受到她的真诚和胸襟。当时郑丽君主动提议颁发褒扬令,我婉拒了,此事在对岸变成新闻,说我有「民族大义」,其实我婉拒的理由和民进党执政毫无关系,而是我爸本来就不喜欢这种东西。我一直记得郑部长的好意,去年参加谢聪敏告别式,我还特别向她表达感谢。两年来,我结交了很多民进党的朋友,比如王世坚和他的办公室主任沉志霖,还有王定宇、高嘉瑜、林楚茵、范云等立委,也认识了立场各异的媒体人黄光芹、杨文嘉、周玉寇、陈凝观、彭文正等等。从和他们的交往中不难感觉,儘管在两岸问题上和我爸立场不同,但大家都很尊重他对台湾的付出和热爱。这种尊重不同意见的气度,正是台湾的可贵之处。

我之所以提及这些小故事,是因为两年来它们对我的观念产生了极大的衝击。今天「统派」、「亲中」在台湾之所以变成贬义词,还真怪不了民进党,而是「统派」本身本来就杂碎横行、假货辈出、勾结大陆有关部门欺上瞒下粉饰太平,枉顾真实台湾民意。自己把「统一」招牌砸烂了,能怪谁呢?一个真正的统派,不应该是无条件、无脑地帮大陆说好话,而是理性客观提供建设性批评,帮助两岸变得更好(我父亲批评大陆的部分,经常被「和谐」掉,以至于有些智障说他不敢批评共产党)。敢于提供批评,前提是你得没有利害纠葛,具备这种条件的统派,又有几人?在我眼裡,统派值得尊敬的就两个人,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张安乐。张安乐虽然争议不断,但不可否认他是发自内心的理想主义者。好笑的是,张安乐官司缠身,大陆官方每次看到他说的话都一样:「祖国十四亿人民是你坚强的后盾。」这就是典型的大陆外事部门作风,成天出一张嘴,四面八方唬烂人。

说到大陆有关部门,从我父亲过世一事上,我彻底看清了他们的德行。当时,国台办主任张志军和海协会董事长陈德铭都发了吊唁信,发佈之前,先传给凤凰卫视老板刘长乐(他当时特地来台北安排凤凰卫视做的追思节目),刘长乐让我写几句话表达感谢,我直接说,「我拒绝接受」,「人活著你们打压他、不淮他的书出版、纵容针对他的谣言满天飞,人死了你们才假惺惺慰问,我不但不写,还不接受这个破鸡巴吊唁。」刘长乐好说歹说,我才同意接受,但坚持不表达感谢,最后采取折中方案——由他的秘书来写,我「看过」以后再发给国台办。后来,我把手机拿来,删了三分之二的官样客套语句,只剩下一句话表达「收到,谢谢」之意,我知道删掉的最后肯定又被加回去了,但我也没办法计较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爸走的那天,中国大陆正在开两会,中宣部对这件新闻有两个指示:一是不能盖过两会的新闻,二是只能宣传李敖支持统一的思想,不提及自由主义的思想。我最了解我爸爸,他既是民族主义者,又是自由主义者。他出生在1935年的满洲国,亲历日本殖民统治,所以他肯定共产党带领中国走向强大,也希望共产党循序渐进放宽言论自由。这两个原则,一点也不矛盾,但他的言论,经常被不同立场的人恶意曲解。在大陆官方眼裡,谁在乎你言论的完整性?他们只宣传李敖支持统一的言论、生吞活剥地硬套符合官方的宣传口径。我看的一清二楚,也没什麽好抱怨的,在对岸,我只在乎两件事:一个是李敖的名誉,一个是李敖著作的正常出版。我一直天真地以为,以我爸爸的「两袖清风」,面对这种微不足道的请求(国民党权贵谈的都是几个亿的项目),他们会给面子。为此,我还特地写信给新上任的刘结一,希望他保障我爸的基本权益,还引用《荀子》裡「故君子结于一也」一句话讚美他,现在想来,我非常对不起荀子,我怎麽可以侮辱他!我的立场很简单,我爸一路走来,基于他的理想促进中国统一,不把「统一」当成生意来做、不把「统一」当摇钱树在大陆骗钱、更不当「双面人」大陆一套台湾一套,他的一切言行,都禁得起检验。我们父子要想在大陆捞钱,早就发大财了。特别是我,以本人的条件,若真要当青年「样板台胞」(这四个字是我发明的),整天在大陆唬烂台湾年轻人多麽认同大陆、想要统一,到各省参与台湾青年创业项目、每天出现在央视《海峡两岸》胡言乱语、接广告代言,谁抢的赢我?我们不干这种和有关部门利益交换的没品事,唯一一次开口,只拜託保障往生者的基本权益,结果呢?不但不理你,还变本加厉打击你。

我想起2005年我爸去北京演讲,当时北京房价低的要命,一堆人劝他买房投资,他当时是立委,坚持不能买,说不要给人讲閒话。几年以后,有次我在北京大冬天走在路上,冻得要死,随口电话裡跟他抱怨,「要是我们之前买房子就好了」,他听了很不高兴,说要是买了,他哪来的立场在台湾谈统一。我听了很惭愧,再也不发这种牢骚,我也牢记我爸对我的教训,绝不靠「统一」两字骗钱发财,我确实做到了。我一直天真地认为,他的这种「美德」能换来有关部门对他出版物和名誉的最起码保障,结果我完全搞错了。大陆不会因为你的「美德」而尊敬你,反倒觉得你讨厌——因为你的「美德」、没有经济利益纠葛,让他们掌握不到把柄控制你的言论;因为你的「美德」,向社会大众凸显他们和国民党权贵勾结的难堪吃相;因为你的「美德」,让他们虚假业绩下的歌舞升平幻想裡,多出了一个极不稳定要说真话的未爆弹。换言之,你有「美德」是你家的事,你的「美德」反倒给我们带来不方便。你的「美德」,换不来我们对你基本权益的保障,要和我们同流合污,彼此有把柄在对方手上,才有资格谈判。

正因为我看清了大陆统战部门的德行,在这次选举期间,我大力揭发国台办如何利用「假统」演假戏、欺骗两岸百姓、如何把两岸关系的恶化「甩锅」到民进党头上。我也希望台湾人认清现实,绝对不要盲目相信惠台XX条(不管是26条、31条、一百条还是一万条)——它们只提前半段欢迎你的部分,不提你去了以后审查刁难你的部分。选举完之后,我很少针对武汉肺炎发表意见,并非我有任何顾虑,而是我实在不知道能讲什麽、讲了又有什麽用。若说大陆官方的作为,过去半年我谈的对岸官僚作风——自欺欺人、业绩挂帅、选择相信自己想听的、只淮立场相符的人说话、禁止立场不同哪怕出发点是为你好的人(比如李文亮)说话,哪一条没有出现在这次的肺炎危机裡?若论肺炎下的各种悲剧,我亲手签过我爸的急救、插管、束缚(避免病人乱抓管子)同意书各两次,还有殡葬火化的相关手续文件,经历这些事情以后,再看武汉层出不穷的悲剧,我除了为他们感到可怜,也无话可说。

两年来,亲身经历这些事情之后,我更加珍惜台湾这块土地。在中国大陆,但凡你和政治沾上一点关系,你永远只能活成他们给你量身定做的「样板台胞」模型,你出于善意稍微提点意见,他们就给你扣帽子说你台独,你坚持道德原则不同流合污,他们不但不尊重你,还觉得你来搅局、坏他们好事,加倍打击你。只有在台湾,你还可以活成一个人想活的样子——不管你政治立场如何,只要你有品,就能赢得尊重。我仍然支持统一,并非我对迂腐至极的大陆官僚系统抱有任何期望,而是遵守我爸爸交代给我的遗愿。他在病床上对我说,「中国统一我看不到了,你要帮我实现它」,两年来目睹大陆对他变本加厉的封杀和刁难后,我每当想起这句话,心理就五味杂层、欲哭无泪,我除了佩服他,更为他感到不捨和不值。

我支持统一,是遵守我父亲的遗愿,我一辈子不会动摇,但在大陆官方不大刀阔斧整顿陋习之前,我绝不会考虑促进它。与此同时,我会和整个统战系统斗争到底,把它们的谎言和假戏全部戳穿、让假统真面目无所遁形、让面子工程丢脸丢到全世界。我如果连自己爸爸的名誉都捍卫不了,被大陆整成这样还无条件支持统一,岂不是贱骨头?有人会说,你认同统一却不促进它,这是什麽逻辑?我的答案很简单,这跟共产党员认同马列主义,却不愿实践财产公有制,是一样的道理。

 

https://bbs.northd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64831

@夏侯:小子不如乃父多矣,既不能像老头子读破万卷书和整理了一堆别人黑历史骂得人无话可说,那何苦吃这碗zz文人饭,李敖一世聪明,也挡不住儿子又二又楞,想当初他说担心李文不懂骂人的艺术,大概后来没想到儿子也……点蜡。李敖若有对头,当大笑三声。

李戡虽然煞笔,但还是不能因人废言,他揭露的这碗台胞饭,正是明面证实了论坛上的批评,柜台成生意,而且还是主动拉拢人去做生意,呵呵。

李敖当初把儿子送北京读书,是希望儿子不要当绿毛龟、井底蛙,他怎么都想不到,一回台湾,儿子还是蛙了。小子现在牢骚就算了,别真投绿,妨害了老头子一世之明。

 

@: 人家是台湾人,现在鬼岛只有反华反共才有钱途,李熬已经走了小李利用家长的余荫接近民进党非常符合逻辑!人家已经是一个合格的政客了,而且鬼岛人心向背非常清晰,大陆不会动它现在在鬼岛是全民共识了。

@: 吐槽大陆的很多方面倒是觉得有点道理。不过吹巴子吹的自己不臊得慌吗?你在微博上还能堂而皇之的大谈什么“wh肺炎”,你在岛内敢提岛内肺炎疫情吗?

@: 这文章暴露的问题还是挺深刻的,一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文艺quan天生自由主义,那怕是统派也跟大陆要求讲政治尿不到一壶,二是最后一段话大陆现在确实是威权主义的假马列,执政正统性来自中华民族的复兴富强,而不是gczy。最后凡是阻挡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是螳臂当车的小丑,不上车就是十三亿人民的敌人

@: 说的好像你弯弯是什么政治清明的乐土一般,民进党国民党那个不是烂疮一堆

@: 小屁孩自抬身价,台湾问题什么时候台湾人说了算过?对台湾问题的政策不等于对台政策,台办和对岸KMT一样,本来就是缓冲器和背锅侠,谁来也不落好,李勘这种统派脑子其实还不如独派呢

@: 夜猫子下崽子,一窝不如一窝,李敖的一世英名,早晚毁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败家儿子手上。

@:开头吧啦的什么“尊重不同意见的气度”之类的,简直是讽刺,而且是明显的对岛内当局的献媚,舔菊。

@: 说的对不对也轮不到它来说。看它开头对绿毛的360度无死角舔菊就能明白它的成色。论骂柜台和捅战,这孙子的深度还未必能赶上咱们坛子里的发言,操守就更不用提了。

@: 李老最令人佩服的一点是“我不但骂你是个王八蛋,我还要让你知道你就是个王八蛋”,骂起人 来不但行云流水而且干货失足。可是他这个不肖子呢,下笔千言言不及义,车轱辘话“大陆打压我爹爹”反复的说,可是怎么“打压”的,我特么反复看了好几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水平差别也太大了,当年确定不是隔壁姓王的做的助攻?

@: “如何把兩岸關係的惡化「甩鍋」到民進黨頭上”这种“真有心要统的”的百步笑十步言论吗?

@:  “如何把兩岸關係的惡化「甩鍋」到民進黨頭上”这种“真有心要统的”的百步笑十步言论吗?

@: 他爸有学识真性情大节把持的住,他除了纯嘴炮学到一点,现在看来得不到任何有司扶持也不是没有自身原因

@: 国台办是坨屎我们都知道,4v比屎都不如我们也知道

@: 这个屁孩在利用他爹的遗泽固然有之,反正这人也不算个屁咱们不稀罕他,但是此文暴露出统战部门的一些官僚做派和僵硬思想,其实坛子里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且不说动机如何这个现象是客观的。

@: 我个人感觉是李戡内心的挣扎,天然独的基因与后天植入的大中华思想的斗争

@:一听到什么香火情之类的话,真心忍不住要吐槽,什么香火情,尼玛的国民党 整一个人类垃圾大集合,反人类集团。跟这种杂碎集团有香火情,有个毛香火情,是4.12的情 还是宁汉合流错杀一千不放一个的情。

@: 我倒觉得说的不错,很多话也明显是发自内心的,长期跪台、输送利益,得到什么结果?这种事柜台办到现在那个被问责,至于一些网友说他待价而沽,说不客气绿营多少人被柜台办沽了。台南农产品包了多少?结果一个支持统一的反而不应该?

@: 能在文章里说出“武汉肺炎”几个字的,还能把他认同为朋友吗?基本的立场都丧失了!骂他是个糊涂虫都是看在他老子的份上。

@:如果李敖地下有知,对小英的悼词肯定就是四个字,去你妈的。这真是虎父犬子啊,估计这傻缺儿子马上变汉奸了。

@: 哪怕说了对的话,也不妨碍它当了一个2020年加入民进洞的耳鼻。

@: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边是养寇自重的某办,一边是脑子里糊里糊涂跟着民进党的小青年。

@: 总体上看,一股子旧文人的酸臭气,但里面透露的关于柜台办的内容还是有价值的——————看看人民的税金养了一群什么东西!

@: 鲁迅的孙子早年不也投台了么,没啥,而且李敖在大陆的影响力真没多大,85往后的年轻人里面怕是知名度还不如龙应台

@: 这小子没有老爸的才华,就不要像老爸那样浪,老老实实向父亲学习读书做学问多好,半瓶子晃荡投机政坛会死的很惨!

@:他发的一部分牢骚不是没道理的——当然显而易见他算不上同路人,但是算得上是一个还算坦诚的旁观者,至少他没有假装跟你通路来蹭你的车坐。在民族大目标之下,其实我们也没必要去计较这样个人的“小观点”,由他去就好。

@: 不管他立场和背后的图谋,文中对柜台的指指戳戳倒是最近几十年来台务的真实写照。办理台务的人都做了些什么呢?如果是太祖去搞,他是绝不会这样解读台务政策的,他会利用一切资源与机会,将统一深植在岛内的人心间。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20.html

继续阅读: 政客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