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毛派武装完全揭秘

作者:印共毛派真相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2 20:57:03

这里的农村贫困如此广泛而矛盾深刻到让人束手无策。这里的农民反抗如此长期而斗争惨烈到让人难以描述。朋友们如果不了解印度的社会经济背景,就注定无法理解印度毛派武装何以存在几十年,也不能理解印度毛主义在当下印度的意义和地位。

印度毛派武装的实力和活动范围

印度毛派武装,由原来分别隶属于“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人民战争”(PWG)和“印度毛派共产主义中心”(MCC)的人民游击军和人民解放游击军合并而成,统称“人民解放游击军”,并与尼泊尔和不丹的毛派游击队形成互动。据印度媒体估计,目前印度毛派武装军队成员有的估计有9000到10000名武装士兵,拥有6500多支枪炮,也有报道称,它的武装人员在2.5万人左右,在村一级的外围成员有5万人。

现在全印度170多个地区受到印度毛派武装影响,其中北起尼泊尔边境,南至安德拉邦南部山区被称为“红色走廊”的势力强大,活动频繁,自称为穷人争取权益的印度毛派武装,在西孟加拉国省、比哈省、奥里萨省、加尔克汉德省、恰蒂斯加尔省与安德拉省等地区相当活跃,该党试图把这一地区建成一个革命联合区域。印度毛派武装势力正继续向中东部地区蔓延,东北地区受纳萨尔派运动影响的县份的数目不断增加,正引起印度政府的高度重视。

据印度官方统计,在2002年至2011年十年间,全国共发生冲突事件17076起,造成6995人(包括平民、安全部队人员和武装分子)死亡。在全国606个县中,约有200个县不同程度受到影响,其中九个邦的83个县被中央政府确定为重点关注县。

据信,到2009年10月,这个组织在印度20个邦中都有活动,约有2亿印度人在该党的控制范围内。同时,他们还与尼泊尔共产党(毛)、不丹共产党(毛)有联系。

不过,印度毛派武装的势力更多仅限于农村,而像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却取得包括西孟加拉邦、喀拉拉邦在内的地方执政权。

 

印度毛派武装的发展历史

印度毛派简称“印度共产党(毛主义)”、“印度共产党(毛)”或者“印共(毛)”,又被称为“纳萨尔派”(Naxalites,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共产主义武装40年前在西孟加拉邦小镇纳萨尔发动的暴力革命),它2004年9月21日由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人民战争以及印度毛主义行动中心合并而成,总书记为贾纳帕蒂,是印度信仰毛泽东思想的地下政党,目标是推翻印度政府。

早在1967年,在印度东部西孟加拉一个叫“纳萨尔巴里”的地方发生无地农民武装暴动,掀开了全国性“纳萨尔运动”的序幕。起义发生后,中国《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春雷隆隆”(a peal of spring thunder,意译),对这一起义给予高度评价。印度毛派总书记查鲁·马宗达曾在1968年说,“中国的主席就是我们的主席。”

20世纪60年代初期,因为中苏大论战导致的社会主义阵营分裂,在印度有直接影响。印共随之分裂为多个派别。亲苏派仍然保留印度共产党(CPI)的名称;认同苏联提出的革命性质是完成工业化以后的社会主义革命;可这与国情不符,印度的全部军工教人员仅占劳动力的10%,真正的产业工人只有3%,70%以上是农村人口。因此,亲中共的印共马列主义派(CPIM)从印度共产党中独立出来,明确印度的社会性质是毛泽东分析的“半殖民地、半封建”,主要应该开展农民为主的土地革命,并且决定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经典“毛主义道路”。

60-70年代中国大力支援世界革命的时候,国内曾经在1967年报道过反映农民夺取地主土地的“纳萨尔巴里的春天”和大吉岭的游击队,也记得当年印共马列主义派的领导人查鲁马宗达的名字。据说当时武装警察出动镇压,杀害了包括儿童在内的13个农村群众,镇压结果适得其返,义愤填膺的青年学生大批加入左翼运动和毛派武装斗争。但是,查鲁·马宗达后来越来越背离纳萨尔巴里运动的原则,搞极端化的城市武装斗争,再加上中国出现“林彪事件”,导致CPIM内部发生斗争,进一步分裂为十多个小党派,有的甚至以“保卫林彪”命名。

1969年4月,纳萨尔各派合并组建了印共(马列)。然而,好景不长,这个政党就陷入了分裂。在查鲁·马宗达总书记1972年去世后,这种分裂进一步加剧了。

后来,其中的主要部分继续保留CPIM的组织名称,但在1971年英迪拉·甘地政府的镇压下很多人被杀、数百人被捕,加上党内斗争,CPIM受到重大损失。1974年以后虽然几度起义,最终还是在80年代放弃武装斗争,逐步发展成为议会左翼政党中比较有实力的一个,并且先后在加尔各答和克拉拉邦多次成为执政党。CPIM放弃以后,还有印共马列解放派(CPIMLL)等坚持武装斗争到90年代。

1971年的孟加拉战争对毛派来说也是一个重大打击。因为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良好关系,所以,印度毛派中的一些人在这场战争中站在了巴基斯坦一方,这种举动很难被印度国内民众的情感所接受,也进一步削弱了毛派的力量。

分裂后,印度毛派陷于沉寂。直到1993年4月11日,读者在《印度时报》上又读到了一段文字:“极左分子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有明显的回潮趋势。”毛派回来了。从1993年至今,印度绵延的贫困山区为毛派提供了舞台,他们的势力也从原来的4个邦扩展到印度28个邦中的13个邦。

进入新世纪后,面对国内国际形势的变化,由印共(马列)分裂出来的几个主要党派均希望能重新合并,以带领农民运动走出低谷。在这种背景下,2004年9月,印共(毛)正式成立,由贾纳帕蒂出任总书记。

 

印度毛派武装的意识形态

印共(毛)并非只是一介草莽。它有着完整的指导武装斗争的理论框架。2007年1月,其在秘密召开的全国第九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指导该党今后工作的5 个纲领性文件——《高举马列毛主义的光辉旗帜》、《党纲》、《党章》、《印度革命的战略和策略》以及《关于当前国内外形势的决议》。

在《党章》中,印共(毛)决心以“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作为其指导思想,坚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此基础上,印共(毛)将自己的奋斗目标划分为3个阶段:近期目标是建立一个紧凑的红色革命区域,这个区域从尼泊尔边界到比哈尔邦再到安得拉邦,同时寻求人民民主;中期目标是作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在印度继续开展已在进行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推翻以“间接统治、剥削和控制”为形式的新殖民主义;终极目标是通过长时间的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印度毛派武装认为,毛泽东思想在国际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形成过程中,是继马列主义之后世界革命进入第三阶段的产物,是马列主义发展到新的更高阶段的标志,是当代世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在这种思想指导下通过长期的武装斗争来夺取政权。

印度毛派武装“党纲”文件中称,全球化是“市场原教旨主义者”对人民的战争,“种姓制度”是一种社会压迫。

印度毛派领袖相信,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发展,而他们的理论变化是,不再用上所有的力量去打赢一场战争,而是一边采取偷袭战术,一边巩固自己的根据地,毛泽东的游击战争思想对他们的影响很深。

印度毛派武装声称,他们所发动的人民战争,遵照由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游击战时期所发展的战略路线,最终目标是通过新民主革命来组成人民政府。

 

印度毛派武装的斗争策略

在许多地区,印度毛派武装已经取代政府来管理当地,并依靠税收来维持自己的生存。比如恰蒂斯加尔邦的丛林里盛产竹子,印度毛派武装就向往来于丛林的竹子商人收取赋税,并要求当地的道路建设公司同样为之。而当政府带领军队来到山区清剿毛派的时候,他们总是能受到当地农民的保护。印度毛派武装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们建立了严密的地下组织,这使得不了解当地情况的军队和警察很难对他们有所行动。

温铁军考察了印度比哈尔邦时发现,在比哈尔(包括刚刚分出去的查拉肯)邦 ,被毛派武装实际控制的地区主要是山区个半山区,政府已经不能在那里的大部分乡镇和村庄真正行使权力。但在平原地区和城市周围,毛派的武装力量比较小。

虽然没有机会访问处于地下状态的毛派武装斗争组织的领导人,但当地有人说,也许你已经见到他们了,也许你已经跟他们交流过了;他们就在我访问的5个村庄所接触的农民群众之中。是的,在那些村里,一个有调研经验的人能够感到,在大批聚集的农民之间有人实际上起着领导核心作用。最近,这一带数以千计的农民被MCC组织起来,从四里八乡悄悄地集中到一个分区(Block)的集市,一声口哨便突然暴动,夺了当地警察的武器。

温铁军在调研中了解到,毛派地下武装的斗争策略很有特点:

他们斗争地主的方式是以武力威胁,迫使地主减少应收租子的50%,其中一半留给佃农,另外一半分给穷人。这等于在实行类似“二五减租”的同时,让佃户和穷人都得到革命的实惠。至于那些地主过去据以横行霸道的私人武装,也被迫向他们交出武器。这是他们得到群众拥护并且能够在农村形成实际控制的重要原因。

他们斗争贪官污吏的方式是首先在群众中了解官吏的劣迹,然后以武力迫使官吏交出贪污所得的25-30%,大部分救济贫苦农民,少部分用于地下武装的开支。此外还对工程项目和工商企业征收10%的“税费”。这是那些贪官污吏不能在毛派地区行使权力的重要原因。

他们治理地方的方式是建立“人民法庭”,绝对不是按照国家的正式法律,而是按照农村社会的传统约束来公审各种犯罪。例如,强奸犯会被游街,杀人犯会被砍头。虽然这属于严刑苛法之列,但对缺乏起码的“治理”能力的地区而言,却实在有立竿见影之效。而且,在其他地区非常严重的对妇女的暴力和犯罪,在毛派控制区大幅度下降。因为地下农民武装中就有很多苦大仇深的妇女参加,这些“喜儿”们有了武器,在“人民法庭”的审判时往往会成群地发挥极大的威慑作用。

 

印度毛派武装的战绩

2004年印共(毛)甫一成立,便显露出凌厉的攻势。其采取的第一个比较大的行动是在北方邦金道利县进行的伏击战,共打死19名警察。之后,类似的袭击活动就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

2005年11月,1000多名毛主义分子袭击了比哈尔邦的杰哈纳巴德监狱,释放了大约350名毛主义囚犯,其中包括该党领导人之一的A.卡努,并抢走了几百条枪和大量弹药。这一年印共(毛)共发动了1608起暴力事件,造成了566人死亡。2006年印共(毛)发动的暴力事件次数虽略有下降,为1509次,但造成的死亡人数却上升了,为678人;2007年其发动的暴力事件又有所增加,为1565起,造成了696人死亡。

008年印共(毛)进一步加大了袭击力度。2月,毛主义分子袭击了奥里萨邦一座警察训练学校兼军火库,打死了10名警察,抢走了一批武器弹药;6月,警方特种部队在渡江追剿毛主义分子时遭遇袭击,有3 9名特种部队官兵溺亡;7月,一辆满载警察特种部队人员的装甲车触雷爆炸,乘员24人悉数丧生,地雷系由毛主义分子埋设。

2010年4月,数百名印度毛派武装分子在恰蒂斯加尔邦的密林中设伏,一举打死76名执行清剿毛派任务的中央后备警察部队官兵,一个连队几乎被全歼。

2013年5月,印度中部恰蒂斯加尔邦国大党领导人车队遭到250名印度毛派武装成员袭击,包括该邦国大党主席在内的25人在交火中死亡、另有32人受伤。死者包括该邦国大党主席南德·库玛·帕特尔和该邦“反纳萨尔运动”领导人马享德拉·卡玛。

2009年,印度政府宣布“印共(毛)”为恐怖组织。总理曼莫汉·辛格明确表示,毛派武装问题已成为“印度国内安全的最大威胁”。

2009年下半年以来,印度政府加大对“印共(毛)”的军事打击力度,数万名中央武警和地方警察部队联合行动,在印度东部山区开展持久的清剿行动。媒体将此称作“绿色清剿”。在2009年和2010年,相关死亡人数创历史最高纪录,分别为908人和1005人,反映了双方较量的激烈程度。印度毛派武装中央的一些领导人或被逮捕,或被击毙。

在印度共产党(毛泽东主义)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大会开始几天前,毛派常德拉姆利(别名纳温同志)——中央委员会和中央军委委员,和他的妻子、区委委员卡鲁娜被捕入狱,印度当局对他们严刑拷打,最后杀害了他们。但这两位毛派在狱中坚贞不屈,不肯出卖同志才保证了大会的胜利召开。会议大厅因此以他和之前在2005年10月牺牲的政治局委员卡拉姆?辛格的名字命名。九大上贾纳帕蒂继续当选总书记。

2011年8月23日,纳萨尔派的女武装分子阻截250名突击队员达6小时之久。20日,大约30名纳萨尔派武装分子在马卡德久哈村阻截250名警方突击队员长达10小时之久,杀死了3名警察。警方说,这批武装分子当中包括32岁的拉尼塔。她手持步枪,藏在一座茅屋后面的玉米地里,单枪匹马与精锐部队的突击队员对抗了6个小时。

警方22日发现了拉尼塔的尸体。她化名拉姆戈·希查米,是杰德冈地方武装队的指挥官。在被手榴弹炸断一条腿之后,拉尼塔仍然继续战斗。在一名突击队员击中她之前,她已经杀死两名突击队员,致使另外两人受伤。

 

印度毛派武装的“红色绑架”

2012年,一连串“红色绑架”事件折磨着印度的神经。实施绑架的是同属于“印度共产党(毛主义者)”的不同地方组织,被绑架的有外国人、地方政客和政府官员。虽然并未出现人质被害的结局,但政府被迫低头,毛派政治诉求被高调传播,国内安全问题再次引起广泛关注。

2012年3月14日,两名意大利旅游者在印度东部奥里萨邦的林区遭绑架。这是印度极左武装有史以来首次绑架外国人。经过曲折的谈判,邦政府终以释放5名在押毛派人员的代价,使人质在4月12日获释。

3月24日,还是在奥里萨邦,该邦执政党的一名议员遭绑架。虽然政府没有完全妥协(绑架者要求释放29名在押人员,政府最后只同意25人),但那位被绑架的议员在密林中受到“人民法庭”的审判,承认罪过,保证将退出邦议会,脱离政党,悔过自新。4月26日,该人质在被扣34天后获得自由。

4月21日,在邻近的恰蒂斯加尔邦,一位县长在与村民会见时遭武装劫持,其两名保镖被当场打死。在印度政治体制中,县长由中央行政公务员出任,即代表中央政府在县城施政,因而此案性质更加敏感。经四轮谈判,双方最终达成书面协定,政府承诺在人质被释放后的“一个小时内”,立即启动一个高级别的“甄别委员会”,对该邦监狱所有被关押人员、尤其与毛派相关人员的案情进行审核,并迅速释放无辜者。5月3日,那位县长在被扣押13天后艰难走出密林。


印度毛派武装为何如此顽强

为什么在印度这个“最大的民主国家”,问题反倒越来越突出,成为“国内安全的最大威胁”?主要原因为:

其一,贫困严重。

印度印度毛派武装活动集中在从中南部向东延伸的山区,当地居民多为“部落民”。历史上这里就是印度经济和社会发展最为落后的地区,但独立以来情况并无好转,部落民仍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强行征山开矿,部落民丧失家园,社会矛盾加剧。再加上山多林密、交通闭塞的地理条件,使得这一地带成为印度毛派武装反政府游击战的 “红色走廊”。

温铁军考察了印度东北部的比哈尔邦,发现在这里种姓制度仍然有明显影响,农村土地占有关系不平等,长期以来这里不断发生地主与农民之间的武装冲突,此地是武器走私通道,当地土造枪支便宜到仅仅 15个卢比一支(大约3-4美元);这与普遍化的社会暴力犯罪相辅相成。曾经有过低种姓的整个村庄300多人被屠杀的事件。据报道,就在温铁军抵达的前两天,刚刚发生了一起比哈尔邦官方车队遭遇地雷袭击的情况,当地人说,其真实原因是由于地主民团杀害了七个农民导致游击队的报复行为。

比哈尔的农村人口占总人口85%,其中64%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贫困人口中32%是无地农民和佃农。也有人说,当地无地农民至少占人口的20%,地主占有的土地也是大约20%。由于比哈尔60-80年代确有占地超过上万英亩的大地主,现在仍然有占地超过两千英亩的地主。而且,直到70年代封建性质的高级种姓地主还行使对农民的 “初夜权” 。因此,当地的主要矛盾被所有左翼政党共识为地主压迫农民。

其二,行政空白。

印度偏僻山区严重缺乏行政机构和公共服务,长期处于无政府状况。安全部队有能力在军事上战胜印度毛派武装,但无法填补清剿之后的管治真空。部队撤出后,政府不能及时跟进建立起有效的基层行政机构,结果动荡回潮,叛乱又起。

其三,以暴治暴。

印度政府早就认识到解决印度毛派武装问题不能单靠军事行动,必须辅之以经济发展。但实际情况往往是,发展难见成效,镇压更伤民心。媒体常有报道,清剿部队在印度毛派武装活动地区往往过分使用武力,烧民房,毁庄稼,乱抓人,使得无助的部落民被夹在两者之间,苦不堪言。由于政府部队不能赢得民心,清剿行动自然难以斩草除根。

其四,警力不强。

根据印度宪法,印度毛派武装系“法律和秩序”问题,属邦政府主管事务,因此,各邦警察部队是应对印度毛派武装的主要力量。同时,由中央内政部直接领导的中央武警、特种部队等近百个营的兵力长期部署在问题严重的九个邦,以支持地方警力。警察是印度毛派武装攻击的主要目标,从印度毛派武装屡屡得手可以看出,警察部队普遍存在士气不高、训练不足、耳目不灵、组织松懈、指挥不力的问题。

其五,缺乏协调。

印度毛派武装问题早已不是地方性孤立现象,但印度各邦之间尚不能较好地联合应对,中央与邦政府之间的协调也存在问题。最近,一批非国大党执政的邦政府在成立“全国反恐中心”问题上与中央政府大唱反调,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印度政府试图招安的情况不容乐观,不仅“弃暗投明”的人数极少,而且许多人被招安后由于政府安置不善又重新投向了印共(毛)。例如,在马哈拉施特拉邦,自2005 年以来,投诚的毛主义分子共有282名,但仅有18人得到了妥善安置,其他人要么仍在苦苦等待,要么又重操旧业。结果,印共(毛)的势力范围不仅没有缩减,反而日益扩大。这让印度政府头痛不已。

显然,在可预见的未来,印度难以解决毛派武装问题。


世界上有许多毛派组织

所谓毛派,就是国内外信奉毛泽东主义者或者是借毛泽东的名誉组织起来的群众团体及反政府武装。

世界上有许多毛派组织,典型代表为:哥伦比亚的毛派游击队,俄罗斯毛泽东主义党,掌握尼泊尔农村大部分土地的毛派共产党,乃至更为赫赫有名的秘鲁毛派光辉道路反政府游击队,还有印度、菲律宾、秘鲁、不丹、荷兰、德国、英国、法国、土耳其都有毛派组织。

在不发达国家,毛派“政党”,更多的是毛派游击队,坚持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人民战争,游击战争”的思想,控制着广大农村地区,与当局分庭抗争。

 

中国对印度毛派武装的态度

2005年中国驻印度大使孙玉玺曾公开表态:“我们不清楚这些武装组织为何盗用中国领袖毛泽东的名字?而且我们也不喜欢这样。他们要这样称呼自己,我们也没有办法。但中国与他们从来没有任何关系,中国境内也没有任何组织或团体与他们有任何联系。”

目前没有任何中国人加入印度毛派武装的消息,但有加入尼泊尔毛派武装的消息。严良斌,生于湖南,毕业于西北大学,2004年,他以旅游签证进入尼泊尔,并且辗转加入了尼泊尔的毛派游击队,成为游击队中唯一的中国人。 2005年,他亲自参加毛派袭击当地一个警察局的武装活动,并且受了伤。但网站提醒大家,这个消息并未得到证实,更多是一种网络传奇。

不过有中国网友提出,中国可以支持印度毛派武装,给点军火,就像当年支援越南打美国一样支援印度毛派武装,不求解放印度全境,至少也可以达到分裂印度的目的。(本文参考了《温铁军:印度北方农民运动和“毛派”武装斗争考察报告》等印度毛派武装相关文章。)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28.html

继续阅读: 毛主席 印度 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