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伊斯兰教青年本土恐怖主义分子抬头

作者:网络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3 10:31:17

美欧为表示支持车臣、科索沃,对付俄罗斯,大打穆斯林牌,对这些地方的移民大开绿灯,并在国内放纵极端主义分子。结果上演了一场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闹剧。潜伏在美欧内部的恐怖主义分子,已经成为越来越危险的内部敌人。美国实际也在支持东突等中国的恐怖主义势力,比如专门把中国公安部点名的几个恐怖组织,从其恐怖组织名单上去除,更支持几个维族极端组织在美国公开活动。美国这样做,最后自然是自作孽不可活,难怪潜伏在美欧内部的恐怖主义分子纷纷现身。

一、欧美伊斯兰教青年本土恐怖暴力很难预防

波士顿爆炸案暴露了欧美各国面临的一个日益严重的安全威胁:受西方教育长大的年青一代穆斯林极端主义暴力趋向。波士顿凶嫌中的弟弟八岁来美,基本上是美国中小学教育的产品,却仍然走上了伊斯兰极端主义的不归路。美国土生穆斯林青年去海外参加“圣战”的例子也不断增多。

今年1月,法国出兵马里,触发了伊斯兰极端分子在阿尔及利亚血腥人质劫持事件。在被击毙的极端分子中,发现了两份加拿大护照,开始以为是窃用或伪造,结果却证实属于两名加拿大土生青年,其中一名还是天主教家庭改信回教的。

更糟糕的是与基地组织(卡伊达)的国际性行动对比,欧美伊斯兰教青年本土恐怖暴力很难预防。十多年来美国政府花费了天文数字,强化针对各种国际恐怖组织反美恐怖行动的情报收集、监测和分析。《华盛顿邮报》情报问题专家伊格纳修斯近日透露:这一庞大情报系统对波士顿爆炸案毫无事先预警。

欧美执法部门面对这种情况,开始剑走偏锋,不惜进入灰色地带违法,进行钓鱼执法,诱惑潜在危险分子犯罪。

 

二、美国的穆斯林小移民们

波士顿爆炸案凶嫌特撒纳耶夫(Tsarnaev)兄弟的身份现已非常清楚:他们是来自俄罗斯车臣地区的穆斯林,受伊斯兰极端主义的驱动。这次恐怖袭击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可能得益于两人的身份,他们都长期定居在美国,也都已经成为正牌的美国公民。这正是美国一直担心的“内在敌人”。

这一恐怖爆炸案因此反映了华盛顿功利主义外交恶果,或者网站编辑直接的说,就是自作自受,一如美国当年一手缔造了“自由战士”本拉登,没想到最后被倒打了一耙。

简言之,车臣的分离主义动乱,虽然由伊斯兰激进分子主导,但是因为打击俄罗斯的“软腹部”,一直得到华盛顿明暗同情和支持。小布什总统刚上任时,华盛顿甚至公开接待了车臣造反武装的“外交部长”艾哈迈多夫。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交恶,也起因于格鲁吉亚是唯一与车臣地区接壤的外国,车臣分离主义分子由此得到不断的外援。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后,当时俄国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公开指出:保持北高加索地区军事冲突不断,是美国国家利益的需要。所以波士顿爆炸案的凶嫌一家,尽管是来自车臣的穆斯林,“避难”申请却顺利获准,而落户美国。

特撒纳耶夫家族来自于车臣,这个家庭长期居住在吉尔吉斯斯坦,而后因为宗教原因在当地受到歧视,于2001年迁居到了俄罗斯的达吉斯坦。2002年,他们在亲人的帮助下移居美国。父亲安佐•特撒纳耶夫是一位机械工程师,但一直未能找到稳定的工作,也就没有稳定的收入。他有一段时间甚至不得不在家门口的马路上靠给别人修车为生,还被邻居投诉。

哥哥塔莫兰(TamerlanTsarnaev)在高中学习时成绩优秀,但由于无力支付学费不得不中止了大学学习。他后来成为一位职业拳击手,曾梦想进入奥运会竞技,但是由于背伤而彻底告别了拳击生涯。弟弟德佐卡(Dzorkhar Tsarnaev)在当地知名的剑桥林奇与拉丁高中学习,学习成绩也很好,教师对其评价不错。一位高中同学说,他们家虽然没有怎么美国化,但是德佐卡则很好地融入了当地社区,基本上是个美国孩子了。这也并不奇怪,塔莫兰(今年26岁)2004年到达美国时是17岁,而德佐卡(今年19岁)2002年到达美国时还不到10岁。

兄弟两人在美国居住的时间都有十几年了,其间既没有因为有任何极端政治言论而被当作潜在的民兵组织成员而监控,也没有因为其伊斯兰宗教信仰上过情报机构的黑名单。可以说美国政府对于这种人是最没有防备的。

网站小编发现特别有意思的是,美国调查人员在对波士顿爆炸案被俘嫌犯焦哈尔-察尔纳耶夫进行初步审讯后认为,察尔纳耶夫兄弟作案动机为宗教信仰问题,与恐怖组织无关。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咬牙不承认车臣的是恐怖分子,也相当于不承认前期失职,就是不承认车臣极端分子是恐怖分子,把这两兄弟和车臣匪帮做切割,美国铁了心要继续支援车臣恐怖分子了。而且小编感觉问题更麻烦了:美国者简直是在说穆斯林有天然的恐怖主义倾向……水晶之夜快了吗?

车臣并非华盛顿功利主义外交自食其果的孤例。为了打击俄罗斯国际利益,美国不顾“科索沃解放军”的大量恐怖主义前科,率领北约对塞尔维亚狂轰滥炸,帮助“解放”了科索沃的穆斯林人口,同时对他们移民欧美大开绿灯。于是:

2009年7月,北卡罗来纳州八名科索沃穆斯林移民因策划袭击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军事基地,遭到逮捕起诉,多名最后被判有罪。2011年3月,德国的科索沃移民Arid Uka受伊斯兰极端主义驱动,在法兰克福机场刺杀两名美国空军人员,并打伤多人。2012年1月,佛罗里达州的科索沃移民Sami Osmakac因为策划在美国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而被联邦调查局逮捕。

 

三、基地组织娴熟运用美国籍恐怖分子

我们可以回过头来看看之前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恐怖袭击的情况。1993年世贸中心地下车库爆炸案,主谋拉姆兹•尤瑟夫(Ramzi Yousef)于1992年9月进入美国,期间还因为同伴败露被拘留,并受到反复审问,但最后还是被准许进入美国。9•11事件的执行人员也是在1999 年底到2000年中分别进入美国的外国人。在9•11之后,美国收紧签证政策,并开始对所有潜在人员进行身份审查之后,由外国进入美国并执行恐怖袭击就变得几乎不可能了。

基地组织曾试图炸毁通过其他国家飞往美国的航班来造成杀伤。诸如2006年跨大西洋飞机爆炸未遂案中,恐怖分子曾试图同时在从英国飞往美国和加拿大的十几架班机中实施爆炸。2009年的“圣诞日客机爆炸未遂案”中,一名尼日利亚籍恐怖分子就曾试图用内衣中缝入的炸弹炸毁西北航空253航班。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任何成功案例。

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近年来基地组织越来越多地运用美国籍的极端伊斯兰信徒来进行恐怖袭击。基地组织在网上寻找潜在的圣战主义者,通过交谈、引导,使之走上极端的道路。这些人随后会到美国国外的恐怖组织训练营进行训练,然后回到美国实施恐怖袭击。

比如2010年纽约时代广场SUV爆炸未遂案中,案犯法伊萨尔•沙赫扎德(Faisal Shahzad)就是一位巴基斯坦裔美国公民。他是一位巴基斯坦将军之子,于1999年持学生签证进入美国,2002年在桥港大学拿到学士学位,2006 年拿到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2年至2006年在康涅狄格州一家化妆品公司的会计部门工作。他之后成为另一家公司的初级金融分析师,个人收入已经达到了美国中产水平。2006年他拿到美国绿卡,2009年通过婚姻成为美国公民。到此时为止,他几乎可以说是美国移民的榜样:通过个人教育和努力达到中产,并成为美国公民。除了1999年他曾经因携带大量现金进入美国而上了美国海关的监控名单之外,美国政府对他并没有特别的关注。在通常的看法中,一个出身富裕、受到良好教育、已婚、中产的人是几乎不可能接受极端思想并成为恐怖分子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2009年辞去了中产的工作,开始游历中东国家,甚至向他父亲提出要前往阿富汗与美军作战。同年,伊萨尔•沙赫扎德到巴基斯坦白沙瓦附近的恐怖分子训练营进行了约四个月的训练,而后返回美国准备恐怖袭击。

FBI查阅文件时发现,本次波士顿爆炸案的嫌疑犯中,哥哥塔莫兰•特撒纳耶夫在2011年就显现出比过去虔诚得多的宗教行为。他于 2012年1月12日由纽约经莫斯科飞往达吉斯坦,并于7月返回美国。有人认为塔莫兰就是在此期间接受了恐怖组织的训练。

 

四、政治正确的政策要调整吗?

美国和欧洲为了自己的普世价值,打肿脸也得给穆斯林移民啊。长久来看,这种政策继续延续,风险可能会很大。不过整体来看,对美国威胁更大的墨西哥等拉美合法和非法移民,欧洲白人的威胁才是穆斯林,想起了项燕,穆虽三户,亡欧必穆,欧洲未来极有可能栽到穆斯林手里,人口比例的变化趋势已经昭示了这一点。

美国现在也很纠结,相比较欧洲,美国其实是不那么普世的,波士顿爆炸案后,就有穆斯林抱怨,“这也就是为什么周一爆炸事件后,我不想出门。我感到我的头巾像是我背上的靶子。我的棕黑肤色看似有罪的。系统性种族主义让你窒息。它就是这样使你沉默。种族主义最忠诚的帮凶就是集体罪责和惩罚。”周三早晨,戴着头巾的26岁Heba Abolaban医生与朋友推着女儿一起去幼儿游戏班时,突遭人重打肩膀和尖叫咒骂,她和朋友,一面推着婴儿车,一面泪流满面。

未来西方白人会收回宗教宽容政策吗?所谓“自由民主”制度下,白人会在肉体被消灭吗?有点难。香港人破落了就大骂内地,上海人破落了就要说上海话高贵, 洋人破落了,也就只能抱着自由民主不放了,否则还有什么优越感。

自由民主多元化的法螺吹多了,自己人也就信了。这套政治正确的东西本身动一发而动全身。今天改宗教政策,人们就会明天就会是其他政策。带来的结果,从最严重角度说,就是信仰和价值体系出现问题。很要命,成死结了。要不,咱们中国再加把火,把东突分子等各种内部敌人和潜在本土恐怖分子,以人权的名义都驱逐流放到美国去吧,捎带着把两少一宽的愚蠢政策彻底取消。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31.html

继续阅读: 西方 伊斯兰教 反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