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为何如此无知——《我们有多笨?面对美国选民的真相》

作者:李阿土 来处:龙腾 点击:2018-12-23 10:43:16

美国人为何如此无知?不仅是福克斯新闻,它也有一些可以理解的原因。2008年,历史新闻网站的总编辑瑞克.申克曼,出版了一本名书,名为《我们有多笨?面对美国选民的真相》。恐怕这本书只能被福克斯新闻这类的玩意给屏蔽的丁点都看不到,美国人的无知,短期内无法被拯救。

一、美国人确实很无知

在《我们有多笨?面对美国选民的真相》的描述中,除了别的之外,大部份美国人是:(1)对国际事件的无知,(2)对他们的政府如何运行和由谁运行仅略知一二,(3)即便有一个适度的批判性思想指出政府对国家不利,尽管如此还乐意接受政府的地位和政策,(4)易于被成见所影响,简化的解决方法,非理性的恐惧,公共关系稚嫩。

申克曼用了256页去记录这些看法,使用了大量来源可信的民意测验和问卷调查。的确,到最后他的资料难以质疑,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可说的一件事是,这不是一个不正常的情况,按之前的分析中已经指出的,对非本地事务的无知(经常导致错误的臆测,被动的接受当局,不合理的行动)实际上是任何一个人的默认状态。(w ww.)

换句话说,任何人多数时候仅稍稍注意或不注意新闻故事或看似不影响他们及他们的密切交往者的生活的政府行动,如果非本地发生的新闻被媒体带给了他们,他们将被动的接受政府的解释和简化的解决方法。

主要问题是“它影响我的生活吗?”如果是,人们就注意,如果看似不,他们就不注意,举例来说,申克曼的书里有时令人不快的制造美国人和欧洲人之间的对比,美国人经常被指出在世界地理方面比欧洲人无知得多。

这也许不错,但讽刺的是,这要归究于一个地理上的意外,美国人占据着两大洋之间的一块孤立的次大陆,欧洲人则挤在密密麻麻的小国家之中,他们直到最近还在反复的相互入侵并疯狂的海外殖民。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地理知识,就如同关注边境的另一边发生了什么一样,图卢兹(法国)或阿姆斯特丹(荷兰)的那些生活关联性比匹兹堡(美)或托皮卡(美)的人民的更直接,如果情况颠倒过来,将是欧洲人知道的地理知识少而美国人多。

 

二、意识形态与官僚主义

以上指出的地方主义不是普遍的无知的唯一原因,强大的对意识形态的依附和工作于一个官僚主义的环境之中也能大大地收窄一个人的世界观并削弱一个人的判断能力。

实质上,紧密的意识形态依附变成了一个具有范围和边界的心理定域,就象那些地理上的一样,在现实中,如果我们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无处不在的现代意识,心中的界线和地上的界线之间就有一个直接联系了。

此外,不管意识形态在政治上是左倾还是右倾,或换句话说,无论它是世俗的还是宗教的,一个人的判断能力将被压制至趋向于标准化,意识形态提供公式化的回答,就如在官僚主义的环境中所发生的事情那样.

官僚主义政治把工作者置于严密监督下的部门,那里就等于是在按具体规定做每一件具体工作,在这个被限制的世界之内,人们学习如何呆在固有的思维模式中,因此,除了用于工作之外,判断思维是被劝止的,人们的世界观要与官僚政治相符。

对美国人的无知作的辩解不会使它少一些烦恼,至少它经常令不无知的少数人难堪,以事实为例,民调显示过半的成年美国人不知道哪个国家在广岛投下了原子弹,也有百分之三十的人不知道纳粹大屠杀。

我们可以解释这是教育失败的结果,不管如何,还有别的,令人难堪的是,时而涉及受过良好的教育的人,举例来说,福克斯新闻的雇员卢.多布斯(毕业于哈佛大学)是福克斯商业新闻网访谈节目卢多布斯之夜的主持人,在三月23日谈到了枪支管制,他和福克斯的政治分析员安吉娜.麦克洛万(密西西比大学的毕业生)有以下的交流:

麦克洛万:“该死的是,很可怕我们有一个总统......想拿走我的枪,但他也想攻打伊朗和叙利亚,这样一来他们如果来这儿攻打我们,在奥巴马的政府之下我们都无权持枪了。”

多布斯:“我们被国土安全部告知,基地组织的特工已经在这个国家做事,那到底为什么你们不想明确地让所有美国人武装起来作好准备呢?”

轻视教育,无知加上意识形态导致的愚蠢也不会来得比这更鲜活,只要这样说就够了,总统根本没有在枪支管制方面提议拿走美国人拥有的绝大部分武器,总统的举措指出的事实是他不会攻打叙利亚或伊朗,那两个国家也没能力“来这儿攻打我们”。最后,当有极少数美国人同情基地组织时,他们不能被确切的定性为属于可指挥他们的行动的核心组织的“特工”。

多布斯和麦克洛万的胡说八道在他们的大多数听众引起争议了吗?很可能不会,他们的忠实的听众很可能太无知而不知道这个离奇的情节根本没有现实基础,他们的无知使他们不去实际检查多布斯和麦克洛万的言论,即使他们碰面,他们也可能会很好的合理化自相矛盾的事实。而且通过这样做,可以使一切事情都保持适意的简单,这比得面对那些经常复杂难懂的麻烦事要好。

不幸的是,人们能多次叠加这种情节,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大部分受过相当程度的教育,他们相信联合国是一个致力于破坏美国统治权的邪恶组织,的确,在2005年,小布什确实任命了他们中的一个,约翰.博尔顿(耶鲁大学毕业生),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同样的,因为偏执狂是枪支狂热者(这些人广泛存在教育程度的差异),所以任何对美国枪支交易的真正有效的政府监管都被视作是迈向独裁统治的一大步,因此,美国步枪协会在国会运用它的影响力,多年来成功的阻止了酒精烟草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使用电脑系统去建立一个枪支交易的中央数据库。

最后一个要点,在美国的学校总有无止境的战争对抗进化论教育,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拥趸经常喜爱在国家的大型领域的一时成功,而最终仅被法院判决牵制,这反映(至今)出在这个问题上的一个坚实的现实意义。顺便说一下,进化论是一个科学理论,有着众多的证据支持它是实际而严肃的。

 

三、批判性思维?

与这种明显的无处不在的无知一样麻烦的是,听说有些一再提出的方案,要安排公立学校传授批判性思维,这真令人同样的沮丧.当然,问批判性问题的习惯可以教. 无论如何,如果你没有知识基础可供细细考虑一个事物的情态,那么批判性思考将是困难的.

所以即使有了技术方法,无知还是经常排斥有效的判断性思维,无论如何,公立学校体系有两个首要目的,而批判性思维不是其中之一,学校是被设计为为市场培养学生和使他们成为忠诚的公民的.

市场通常来说是自上而下的管理体制,而威权者的世界和忠诚来自于造神和情感禁锢,不管哪种情况,真正有效的批判性思维很可能与想要的结果互不相容。

近来有一个建议,说要放弃把学校作为学习批判性思维的地方。按发表在科学美国人网站上的丹尼斯.巴特斯的“批判性断思维最好在课堂之外传授”一文所言,学校不能教授批判性思维,因为他们忙于标准化测试的教学。

当然,有一段时间,学校没有被强制要求去教授这种思维方法,也没有他们在那时教授批判性思维的证据,无论如何,巴特思相信人们能在非正式的场合学习批判性思维,象博物馆和通过看囧司徒的每日秀(该节目主要是用搞笑的形式讽刺新闻事件和人物)。

他断言,“人们必须在某些地方获得这个技能,我们的社会取决于他们能否做出重大的决定。”如果他说的是正确的,那就应该使这件事成为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

也许这样非常好,(有意识的或无意识的)由社团自我组织去保持批判性思维在最低限度,意思是容许需要的知识通过日复一日的生活去得到,并去处理一些方面的事,这种事人们只需要的有限的批判性思维专业知识。

不过,我们驶在危险的低稳定度的水域,社团,且不论他们民主与否,不会鼓励针对主流意识形态或政府政策的批判性思维,而且,如果现实情况是,大多数人不对任何事作批判性思考,除非那是是关乎他们生活内外的本地事务。

这种情况下,人们能被依赖去对他们本地之外的事务保持被动,直至政府下决定通过一些宣传方式去唤起他们。

事实是,一贯主动的有判断力的思考者将不受欢迎,也不受政府或他们的邻居待见,他们被称为牛虻。你们知道,大家喜欢苏格拉底,他可能是西方历史上最知名的批判性思考者,不过,至少我们之中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知道他的遭遇。


四、美国网友们如此评论这篇文章

不能将美国人的无知一定程度上解释为对美国特殊论的信仰么?(美国特殊论:美国优越主义American exceptionalism,称赞美国独特伟大的居住环境,美国认为自己有责任向世界各国传播其价值观。译者注),如果你相信你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好的而且它能不做坏事,那你还需要知道那么多干嘛。

无知不是错,仅需看看之前得到教育的状况,美国人是有意为之,就是要对事实还有对所虑的有所取舍,正如: “无论对错,我的国家!”爱国主义是美国不移的基石。

当我们总是埋怨社会上啥都不对时,我们经常听到“这可能是世界是最好的,习惯它,”或“诸如此类的事是有些毛病(有时严重点),但我们仍然生活在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仿佛这跟真的一样,仿佛各种恶都莫名其妙有了正当理由 ...

还有我的珍藏版:“你不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_TM(注册商标), 因为你看起来不象我,(你应该)象我一样思考,象我一样祈祷,象我一样吃饭,象我一样做爱,告别或自豪,持枪,等等。”

当新闻媒体被政府控制时,多数人民接受他们的说辞,从不自寻烦恼试图去找出真相,福克斯新闻就是最好的例子,我知道有一些人已在非常努力的试图让人们不看福克斯新闻,然而却被贴上阴谋论的标签,并被忽视,当糟糕透顶的大事件来临时,他们就是提供最大帮助的人。美国人为何如此无知,美国主流媒体就是罪魁祸首。(本文来源:taaa.com/bbs/thread-182189-1-1.html)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34.html

继续阅读: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