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民众用《叮咚,巫婆完蛋了》庆祝撒切尔夫人死掉

作者:网络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3 10:52:41

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去世后,很多英国人走上街头,不是哀悼,而是庆祝她的去世。很多英国人在社交网站发起运动,热捧著名影片《绿野仙踪》中一首欢庆坏巫婆死亡的歌《叮咚,巫婆完蛋了》(《叮咚,老巫婆完蛋了》DingDongTheWitchIsDead),以示对撒切尔夫人的嘲讽。

众多网友想把《叮咚,老巫婆完蛋了》这首歌推至本周英国歌曲榜首位,但最终以微弱差距屈居第二。这首歌的最终销量是52605张,离第一名《100%需要你》还差5700张。在英国的iTunes网站,它成为最畅销歌。《叮咚,巫婆完蛋了》也成为打入英国歌曲排行榜前十位的最短歌曲,全长不到60秒。按照惯例,英国广播公司第一电台周日播放一周畅销歌曲。《叮咚,巫婆完蛋了》届时是否应该播放,该怎么播放,在英国引发争议。

这里给大家放映一下《叮咚,巫婆完蛋了》(《叮咚,老巫婆完蛋了》DingDongTheWitchIsDead)这首单曲的视频,视频作者似乎是位英国人,中国人对这个小配乐过去基本没怎么听说过。

英国广播公司有不播放具争议性上榜歌曲的先例,包括“性手枪”乐队演唱的一首反君主制歌曲。1982年英国和阿根廷就福克兰群岛(阿根廷称马尔维纳斯群岛)主权争议交战时,英国广播公司未播放一首被认为有损英军士气的歌。

BBC最终还是播出了这首歌曲。下面让我们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播的:

主持人吉米拉·贾米勒:“第二名是一首全新的歌曲。下面‘新闻节拍’的音乐记者西尼德·加尔文将为您详细介绍。”

加尔文:“玛格丽特·撒切尔周一去世以来,全世界的悼词纷至沓来。但是,英国也有人在街上举办派对。从2007年开始,一场互联网运动就试图让这首《叮咚!老巫婆完蛋了》在撒切尔死的那一周成为周榜单第一。”

(播放7秒钟的歌曲片段)

加尔文:“玛格丽特·撒切尔是英国的首位女性首相,也是20世纪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但是,舆论和政客对她评价迥异。批评者指责他让数百万人失业,而且不关心穷人;很多热爱她的人说她使英国变得更好,让当时衰退中的经济走向成功。”

“整首歌只有51秒钟,摘自上世纪30年代的电影《绿野仙踪》。跟撒切尔的政治生涯一样,这首歌也引发了巨大分歧。一些政客称这对逝者不敬。”

“第一电台的主管本·库柏决定不完整播放这首歌。你们很多人已经把想法告诉了我们。”

————————————————

英国民众庆祝吸血恶魔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下地狱

【媒体没告诉你的真相:英国人民欢呼撒切尔死亡】曾残酷镇压千万劳动者和青年学生的英帝前独裁者、马岛战争战犯撒切尔死讯一传出,人民纷纷走上街头载歌载舞欢庆,伦敦如欢乐的海洋。图3标语写着:“那婊子死了”!此情景让我想起希特勒的命运。

玛格丽特·撒切尔已死——现在是考察她的生活与影响的时候了

2013年4月8日,13:43

如果有人想要提醒我不应该说死者的坏话,那让我提醒他们当她在世时她对我们没有好话。


玛格丽特·撒切尔不会被所有人哀悼

她改变了一切,而对于成千上万的人来说这种变革是为了让他们处境更糟糕。以前没有人向她一样,感谢上帝,她以后也没有人像她。

玛格丽特·撒切尔的死被半个国家的人哀悼,被剩下的一般庆祝。在不列颠公众生活中再也没有像她一样引起如此分裂意见的人物了。

自从她含泪被迫被自己的内阁成员从唐宁街赶出来后,二十年里一个伟大的马吉(撒切尔的昵称)神话便开始扩散。那些侏儒配不上她,流传的版本里如是说道。她驾驭起政治时就像一个波狄希亚女王似的伟人。多么伟大的一个女人啊!多么杰出的一个统治者啊!多么优秀的一个英国人啊!多么勇敢的一位勇士啊!

随之在这神话的神坛上说出不假思索的赞扬便成为了一种潮流。

她任职后的每一位首相都邀请她回到唐宁街十号提供政策建议并拍照。每一个托利党议员都崇拜这位“受保佑的玛格丽特”。

她是唯一一位在下议院有雕像并且仍然在世的首相。

她是无数电视节目与电影作品中的女英雄,是她自己所生活的时代中的一个伟大的传奇。

但现在这位铁娘子——记忆中是一位俄罗斯GCD人这么称呼到——已经离世了,我们可以,也必须开始对她生活与影响的必要考察。

卡梅隆是撒切尔之子Getty

你不必努力找什么证据。这考察都是关于我们自己。

她摧毁了我们基本的煤钢工业。造船业基本上消失了,众多重型工程行业也一样。她还试图通过压制性的立法来破坏我们的自由贸易联盟,她做得很好,应该说几乎成功了。

她为奋力工作的矿工与社区打上“内部敌人”的标签,这是对正经工作的人与他们的家庭的污点,她因此永远不会被原谅。

她让我们接受了大量失业的局面,并把这种局面变成了一种政府工具。领取失业救济金的队伍长龙在她治下是“一个值得的代价”——这曾被她自己的一位部长描述成是“选举出来的独裁政权”。

她创造了一个新的失业男性的下层阶级,并夺取他们作为家庭中收入来源的地位,迫使成千上万的女性重新回到工作场所以使她们的家庭能够收支相抵。如果她都算是女性的战士,我就是梅丽尔·斯特里普。

她出售我们基本的公共事业产品——燃气、水电与电信——因此它们的价钱高涨。她缩减拆除巴士线路与铁轨,使得路费飞涨。

她把政府公屋都出售了而不再新建,因此现在排队等待政府公屋的人超过了两百万。

她为唯利是图的人加冕,解放那些伦敦金融城的闲人与投机客。她让经济政策屈服于神秘的黑暗力量:“市场”,这使得英联邦陷入了一场又一场的萧条,直至今日我们所处的混乱。

她对整个国家赋人头税,一开始在苏格兰施行,导致超过10年来托利党人都不能被选入议会。然后她把这种税强加在英格兰,引发了自八十年代早期动乱以来最严重的暴动。

她把我们拖到了与阿根廷的福岛战争中,当时她的舆论支持下跌至冰点,只为了拯救一个孤立的英国殖民地——还有她自己的政治形象。

在那次军事行动背后,她在1983年的“卡其选举”中的支持率遭到了讽刺性的下滑。

她对战争的兴致开启了新一轮英国军事主义的时代,即便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结束。

她讨厌欧洲,一有机会便大叫“不,不,不!”并让保守党人像小气的英国人一样思考与行动。

在欧盟议题上,她把英联邦拖到了危险地带,但最后这项议题却在她首相任期内给予了支持。

就如这项议题将会对她最大的粉丝,狡猾的大卫·卡梅隆给予的支持一样。

然而,她却在她任职最后一年在汇率高企时使英国加入欧洲汇率稳定机制中,使得两年后我们因为损失了上亿的国家外汇储备而羞辱地于“黑色星期一”退出该机制。

她将整个国家的国际外交政策像把罐头绑在恶狗尾巴上一样绑在美国白宫那头好斗的,狗罗纳德·里根总统那里,不予余力地支持他奇特的“星球大战”计划,而这计划最终一事无成。

她淫秽地与南非种族隔离政权调情,反对联合国的制裁并把尼尔森·曼德拉视为GCD人恐怖分子予以开除。她也反对德国战后的统一。

在对待北爱尔兰问题上,她许可了一场对共和党人的肮脏的战争,拒绝了绝世抗议的北爱尔兰军囚犯的要求,使得他们中10人因此丧生。她还推迟了本应该早点开始的与北爱尔兰军的和平谈判,我们只能等到她的继任者约翰·梅杰来重启与北爱尔兰共和军的谈判了。

她在她的层面尽最大努力把工党从政治地图中抹掉,但她最后失败的唯一原因仅仅是英国人民不支持她的做法。

她还嘲笑MichaelFoot,他却是一个连小指头都比撒切尔全身来得更有尊严的人。(www.)

然后,我们不应忘记,她在70年代前很多年以前是通过从小孩手中偷走学校提供的牛奶开始她在时任首相EdwardHealth内阁中的教育部部长职位的。她当然,看着他离任。

现在她走了,社会上又流行说“无论你想起马吉的什么,最少你得敬佩她可以坚持她自己的枪杆子。”

我反对这种时髦的花言巧语。让我们看看她都把她的枪杆子指向哪里——指向的都是那些不能够保护自己、捍卫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方式的人。

矿工、钢铁工人、铁路工人、数以万计的国有部门企业雇员在私有化利润的口号下被扔向废料堆。

现在的商业——诸如水电——大部分都掌握在外国拥有者手中,他们以此压榨着英国的消费者。

我以一个《泰晤士报》与《观察家报》驻伦敦记者的身份经历了撒切尔的年代,那时我报导了她治下所有重大的行业、政治与社会动乱。

我没有像她的崇拜者一样带着玫瑰色的有色眼镜回望那些岁月。我记得的反而是那些在纽卡斯尔从泰恩桥往下跳的女士们,因为她们没有工作。

我记得的反而是内城中引发动乱的绝望,工业社区中被她的政策摧残后的无助与因她“我先”自私的个人主义导致的社会关系的疏远。

而当我反观她长期任职时的社会与文化冲击,我觉得她带给英式生活的十年之久的颠覆比她假想的任何“内部敌人”能带来的更有效得多。

她有害的政治影响力传播得远超出她自己的党派。它感染了工党,使其诞生了一代在很大程度上接受撒切尔传奇并愿意为之添砖加瓦的领导人。

因此,即便在她于1990年十一月被唐宁街扫地出门后,她对公众生活的统治仍在继续。

她的这种影响力如今依旧与我们同在,它体现在托利党领导的政府的紧缩策略中,也体现在对女性、劳动者还有穷人的无尽攻击之中。

撒切尔虽死,但撒切尔主义却愈发繁荣了。

工党仍然没有与她有害的政治遗产划清界限。现在正是一个开始划清界限的好时机,如今她已再也不会像过往岁月的幽灵一样被推出来了。

而如果还有人想要提醒我不应该说死者的坏话,那让我提醒他们当她在世时她对我们没有好话。

任何年纪超过25岁的人若还是得坐公交那就是一个失败,她曾这么评论到,结果让一大群劳动者如今不得不使用她私有化的公共交通出行。

这是经典的撒切尔式做法,来自一个曾说过如下著名评论的女人:“家就是你无法胜任其他事情时的归宿。”

又有多少家庭深受她“赢家通吃”世界观的鞭打折磨,我不禁感到好奇。

这一切都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人们说过去就是另一个国家。但事实并非如此。过去的那个国家就在这,而我这一代人还不得不与之相处。

那些在我们这代人以后出世的人,特别是今日失业的年轻人与被债务负担压垮的学生,应该知道我们这种商业化的生活方式究竟是怎么来的。

它来自于玛格丽特·希尔达·罗伯茨(译者注:撒切尔夫人全名),她在1925年出生于格雷汉姆的一个杂货店店主家中,她从未目睹过底层人民的生活并把整个国家变成了一个由现金喂养的社会。

愿安息于利润,铁娘子。

——————————

人们说,他们正在庆祝一个双手沾满了马岛和矿工的鲜血的女人的死亡。

八旬的托派人士,当年的利物浦议会二把手,DerekHatton在推特上写道:她现在是不是死了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她的出生给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带来了不幸。

工党议员,前伦敦市长利文斯通:今天的英国的一切错误都是她的遗产。她创造了住房危机,她创造了银行危机,她创造了救济金危机。

ChrisKitchen,全国矿工工会总秘书长:我们已经等待这个消息等了太久,我不会为撒切尔夫人的死亡伤感,我更不会流泪。

PaulKenny,全国总工会秘书长:撒切尔夫人将会以她所一手造成的那无数的破坏和分裂政策而被世人铭记,即使是托利党内部。她留给我们的遗产包括社会的毁灭、社会上个人欲望的增长以及锄弱扶强的合法化。

GreggMcClymont,工党的...额,养老金影子部长?爆了一堆粗口,类似“草XXX的老巫婆”之类

PeterTaaffe,社会党总书记:撒切尔夫人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现代的成吉思汗

歌神莫里西(薇注:八十年代摇滚之王),撒切尔夫人的长期批评者,形容她“野蛮令人发指”,“身上没有一个原子的人性”。

PatrickKielty,喜剧演员及电视节目制作人在推特上写道:婊一下撒切尔——她的愿望不是被火化么?可是她没有留给我们一块煤啊!

FrankieBoyle,也是喜剧演员,在推特上这样写道:刚才BobbySands的鬼魂出现在我眼前,跳着康茄舞。嘛撒切尔的死亡比起卡梅隆还活着来说还不算是最大的悲剧。(薇注:BobbySands,爱尔兰共和军的女战士,27岁的时候因抗议撒切尔的专制,绝食而死。死后被视为自由的象征。当时撒切尔对Bobby之死的评价是:活该。)

Christian,电视节目主持人和脱口秀艺人的推特:“给她举行的国葬侮辱了数百万的生活在混乱和绝望的人,以及那些被她整得无家可归的人。”

足球运动员乔伊·巴顿的推特:“如果天堂真的存在,这老巫婆不会在那里”

撒切尔毁了我们的煤矿产业、我们的制造业并且摧毁了我们的社会,她说过不存在叫社会的东西,使得大家相互仇恨。她希望英国以金融银行业立足,看看我们现在变成什么鸟样了。我生活在她当首相的年代,我亲眼看到我家乡和伯明翰之间的工厂倒闭破产,这叫好吗?她也许摧毁了工会但是却毁掉了我们的工业基础,这值得吗?这个国家的愤怒已经临近沸点了,她的死就是催化剂,希望更多的事情发生。

由于工作关系,我亲眼看到撒切尔夫人这个女人造成的苦难,我本人并没有受多大影响所以我经常感谢命运。我看到对医院的资助被强行减少,看到病重的人不得不等待1年半甚至2年来接受紧急治疗。当时我很年轻,用不着太多医疗服务,再次感谢命运。当我年龄大了,需要医疗帮助的时候,当时布莱尔执政,我只等了4周。就是在几年前我才知道在她当政期间她对她的政治同僚任意花钱视而不见,尽管他们的薪水已经是国家平均水平的三倍,这让我认识到她是个伪君子,苛刻对待穷人和病人而纵容自己人。在任首相期间滥征税毁掉了很多家庭和工作岗位,我不会怀念她或者对她的去世哀悼的。《叮咚,巫婆完蛋了》(《叮咚,老巫婆完蛋了》DingDongTheWitchIsDead),这是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应得的。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37.html

继续阅读: 政客 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