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变成少数族裔后美国会内战吗?

作者:网络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4 20:48:34

美国白人将成少数族裔不是什么新闻,危机感很深的美国白人精英至少已经炒作这个议题十来年了,不过白人因为房屋贬值不敢生孩子的消息,估计还是挺让中国人啼笑皆非的。将来美帝的官方语言可能要变西班牙语或者黑人口音英语了,带有极强反政府、反移民和种族主义倾向的白人极右翼民兵组织,不是吃素的,美国内战有希望。当然也不止是美国一家倒霉,英国政府2012年底最新的人口统计数据显示,白人现在只占伦敦人口总数的44.9%,成为少数族群,法国也有七百五十万到八百万穆斯林,有超过2000座清真寺。这一数字会越来越大。百年之内,预测法国会有五千万到六千万穆斯林,会有超过两万座清真寺。大西洋两岸如此,太平洋两岸其实同样如此,中美国是一堆难兄难弟,详情请见后面的何亚福先生文章,《美国的白人和中国的汉族都将变为少数民族》。相关内容亦可参见炎黄之家文章《川普能扭转白人基督教美国社会衰落吗,中国汉人文明会衰落吗?

2043年美国白人将成少数

美国人口普查局2012年12月13日发表报告显示,随着亚洲人口和西班牙裔人口的增加,美国人口组成在50年里将出现明显变化,到了2043年,白人将不再是美国多数人口。

报告指出,在2060年以前,非白人人口将增加一倍多,从今年的1亿1620万人升至2亿4130万人,占美国总人口的比率将由目前的37%上升到57%。

报告称,美国白人人口预计到2024年将达到高峰,由2012年的1亿9780万增加至近2亿人。然而,与其他族群不同,白人人口此后将缓慢减少,从2024年至2060年,预计白人占总人口的比率将降到43%。

该局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指出,出现这样的变化,主要是因为少数族裔的出生率持续超越白人出生率。今年初,美国非白人婴儿的出生人数首次超过出生婴儿总数51%。

报告也指出,美国西班牙裔人口到2060年将成长一倍至1亿2880万人,占美国人口将近三分之一;亚洲人口也将成长一倍以上。

美国人口普查局代主任梅森伯格说,美国将成为“多元国家,白人仍是最大族群,但没有任何一个族群占人口半数以上”。这可能会让白人们稍微松一口气,但习惯了完全主导地位的白人们,还是不会习惯。

路透社的报道称,美国一直在走向种族多元化,专家早已预测,到了2050年,少数族群将成为“多数”。人口普查局的报告指出,这个时间点可能就在2043年。

上述报告也显示,美国人口将严重老化,到2060年,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较2012年增加一倍多,由4310万人增加到9200万人。其中,85岁以上的“最老的老年人”将增加三倍,由目前的590万人增加至1820万人,占到总人口的4.3%。

分析说,虽然美国人口结构的改变可能需要数十年的时间,但这些改变已对美国的政治、公共政策、经济和消费造成影响,特别是美国最近的争议性话题,包括移民政策、同性恋婚姻、健保制度改革等。

人口结构的改变在政治方面的影响,已经在刚过去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清楚地体现出来。奥巴马赢得连任,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在非白人选民中获得了高达78%的支持率。

 

美国白人为何不敢生育?因为怕房产贬值

《全球华语广播网》美国观察员余浩

美国人生不生小孩,现在是由房子说了算。有房,房产还不能贬值,这才敢生。但现实的情况是,房子不值钱,美国人不敢生小孩。看了这消息,深吸一口气,尼玛美国咋跟中国一个毛病哇。难道这是现代社会病?

美国全国的人口在平均增长了20年以后,如今的增长率是1930年大萧条时代以来最低的,观察人口增长趋势的人几乎都认为,人口增长率降低是与经济衰退有密切的关系,美国经济研究学2011年10月份有一个研究报告发现,1995年到2007年之间,房价上升导致新购房生育率在上升,尚未购房生育率在下降,原因在于已经购房者的房产的增值可以帮助父母更有信心来生孩子,尚未购房者的就需要在买房子和生孩子之间进行平衡。

用这种现象来解释为何现在美国人不愿意生孩子,正是因为现在美国房地产世道低迷,许多屋主因为供不起房贷而被没收,以前房地产市场高潮时已经购房的人完全可以坐待房屋升值大胆去生孩子,而现在房屋价值在下降,即便有房也不见得大胆的去养儿育女,而没有房子的人现在即便买了房子,面对着近9%的高失业率也不敢保证自己有绝对的能力既养孩子又养房,说到底还是因为经济衰退给人们带来心理上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

美国人口增长率的下降是对美国社会意味着美国人口多元化的倾向更加明显,说的更直接一点,就是美国的白人越来越低,拉丁裔和亚裔的人口越来越高,因为美国本土的白人不愿意生孩子,这个趋势过去几十年其实一直存在,主要拉丁裔的移民涌入美国在过去几十年形成了高峰,而拉丁裔妇女的生育率在所有族裔当中是最高的,相反白人妇女最不愿意生孩子,受经济衰退的影响,不愿意生孩子的人群以中产阶级最多,而拉丁裔新移民的贫困率较高经济不景气,对他们生育意愿的影响相对少一些。

相反因为美国有出生公民权的制度,只要在美国本土出生的孩子,就自动拥有美国国籍,因此拉丁裔的妇女多生具有美国国际的孩子就更容易从美国政府那里得到福利和补贴,拉丁裔是美国年轻人口增长的主要的动力,20岁以下的美国人口中拉丁裔的比重已经从10年前的17%增加到现在的大约1/4,外来移民以及移民人口的高出生率已经成为驱动美国人口增长的主要力量,相比之下非拉丁裔的白人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不断的下降,以前还有预测说,照此趋势发展下去到2050年非拉丁裔的白人在美国将成为少于50%的少数族裔。

尽管经济不好,但是拉丁裔的美国人还是有多子多福的心态,而与此同时,美国华裔的人口过去十年增长了4成,主要是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移民持续的增加,过去十年有28.6万的大陆人和4.6万的台湾人获得了美国的移民签证,在整个亚洲排名第二位,在美华人生育率处于中等水平,越是通过留学留在美国工作,文化程度较高,收入较稳定的专业人士越不会生很多的孩子,我们周边许多的华人朋友大多家里只有2个孩子,自愿只要一个孩子的也不在少数。

对于经济衰退给华人生育率带来的影响目前还没有具体的研究数据,但是据观察如果说经济不景气对华人生育意愿有影响,主要是体现在失业率高、工作不好找的上面,而房地产市道低迷对生育率的影响并不太大,因为华人比较懂得量入为出,发生付不起房贷而房子被没收的这种现象与其他族裔相比相对较少。

种族和民族情绪反弹会让美国走向何方

作者:查尔斯·布洛

美国的白人多数族裔刚刚获得了一年的喘息机会。

根据周三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到2043年,白人将不再是美国的多数族裔,比之前的预测晚了一年。

但一年在大趋势中无足轻重。美国目前深陷于多数族裔与少数族裔的泥潭之中,这方面的问题涉及特权、期望值、历史获益和系统性歧视。我们的社会必须现在开始考虑,这种变化对美国将意味着什么。

美国人的肤色正变得更深,这种变化真实而持久。我们的任务是找到一种途径,尽可能轻松而优雅地迈入这个新的淡褐色年代(EcruEra)。

2011年4月,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都市政策项目(Metro politan Policy Program,简称MPP)发布报告称,美国10个最大的都市区域中,有八个区域,那里的白人儿童占儿童人口的少数(波士顿和费城是那两个例外。)在这八个都市区域中,有六个是西语裔儿童居多,其余两个是黑人儿童居多。

2009年,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教授许华(Hua Hsu)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提出假设:“新的美国主流会是什么样的,他们共同支持的思想或价值观又可能是什么样的?当‘白人属性’不再是主流的时候,做白人又意味着什么?有人会哀叹白人美国的终结吗?有人会试图保存白人美国吗?”

这些是关于美国人口构成巨大变化的宏大课题。当多数族裔的人口优势让位于许多其他美国人曾经历的少数族裔困境的时候,我们该如何思考这个日渐萎缩的族裔?

选举日当晚,Fox新闻频道(Fox News)的比尔·奥莱利(BillO’Reilly)称“白人权势集团如今是少数派了”。问题在于,人们到底该哀叹,还是该庆祝?又或两者都不该?

今年9月,一个名为马修·亨巴赫(MatthewHeimbach)的陶森大学(TowsonUniversity)白人学生掀起了一些波澜。《巴尔的摩太阳报》(TheBaltimoreSun)报道称,他正“积累支持”,以便在学校设立一个白人学生会。该报指出:“他之前的社团‘西方文明青年会(YouthforWesternCivilization)曾激起争议,因为社团公开展示了对伊斯兰教、同性婚姻和多元文化教育的反对。失去学院赞助之后,该社团解散了,但亨巴赫说,他希望自己的新社团能在不贬低其他族裔的情况下倡导白人身份认同。”

(应当注意的是,陶森大学的校园在马里兰州。MPP发现,该州的白人儿童人口少于50%。这所大学还处于巴尔的摩郊外,根据人口普查局[CensusBureau]的数据,白人仅占该城市人口的31.5%。)

现在,(如果可能的话)先把“西方文明青年会”的不宽容问题暂且放到一边,我们必须追问:公开展示白人的自豪什么时候会得到文化上的接受?这种展示会永远为历史所累,相当于炫耀特权吗?还是说,所有的种族和文化自豪都应当被一视同仁?

《巴尔的摩太阳报》援引亨巴赫的话说,“到了某个节点,我们和几世纪前发生的事情已经没有直接联系,但我们的文化却永远陷在内疚的怪圈里。”他继续说,“我们希望对白人身份提供一个积极的看法。”

这会冒犯人吗?还是说,鉴于美国的发展趋势,这是否正当?

奥莱利所说的“白人权势集团”又是什么呢?权力是一种很珍贵的东西,很少有人主动放弃它,特别是那些相信自己拥有掌权资格的人。我们的任务是,在不把人们分成施舍者和接受者的情况下,扩展这种特权。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传统的权力结构和新生权力结构之间极有可能产生日益严重的摩擦,大部分摩擦都围绕着可见的种族界限,但也涉及性别和性认同界限。这种摩擦中,很大一部分可归结到简单的经济学上。正如2011年7月皮尤研究中心(PewResearchCenter)的一份报告指出的那样:“白人家庭财富的中位数是黑人家庭的20倍,是西语裔家庭的18倍。”女性和同性恋者也分别比男性和异性恋者挣得少。

这种财富差距推动了有关政府角色、适当的支出水平以及税率的全国性讨论。

令人不安的一点是,美联社(AssociatedPress)最近做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自贝拉克·奥巴马2008年当选总统以来,对黑人的偏见有所增加。这份报告称:“总体上,现在51%的美国人表现出明确的反对黑人的态度,而在2008年做的一次类似民调中,这一比例为48%。当接受一项隐性种族态度测试时,有反对黑人情绪的美国人所占的比例从上一次总统选举中的49%上升至现在的56%。两项测试中,表现出支持黑人的态度的美国人比例均有所下降。

此外,美联社还发现:“大多数美国人也表现出了反对西语裔的情绪。在美联社2011年做的一项调查中,52%的非西语裔白人表现出了反对西语裔的态度。而在隐性种族态度测试中,这一数字上升至57%。针对西语裔的调查没有过往数据可供比较。

在这个国家,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种族和民族情绪的反弹。现在,我们应该开始谨慎且充满敬意地前行了。同时,随着美国传统上的大多数正在变成另一个少数族裔,我们要密切注意,我们将如何行事,以及我们期待的是什么。

 

美国极右民兵组织再度崛起

美国学者对当代极右翼民兵组织的定义是:信奉反政府和阴谋论的正式或非正式的右翼极端准军事组织。它与美国独立时期的民兵组织有历史渊源,但已有根本的不同。这个根本的不同在于独立时期民兵是为了争取独立而战,而现在的极右民兵组织则把矛盾对准联邦政府。

美国参议员警告要当心本土恐怖主义

2010年4月3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约瑟夫.利伯曼说,左翼和右翼的极端党派愤怒情绪正在增加美国国内的恐怖主义风险。现在已经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迹象,这种威胁确实存在。利伯曼来自康涅狄克州,原来曾是2000年民主党副总统竞选人,后成为的独立派人士。他所指的右翼的极端党派就是越来越多的右翼民兵组织。

当天利伯曼说在全国广播公司的“会见新闻界”电视节目中,从右翼的民兵组织到左翼的反全球化示威者,政党派别中的极左和极右两派显然都存在这种愤怒的情绪。利伯曼说,有足够的理由为此感到担忧。利伯曼提到了近期披露的美国中西部一个反政府民兵组织策划的阴谋。他说,政界人士和媒体评论员都应该缓和他们的言辞。利伯曼说:“针对我们的政治和国家的言论过于极端,也过于具有煽动性。如果你遇到那些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或是性格上存在缺陷的人,他们有可能做出这个民兵组织这星期计划要做的事。”

利伯曼说,像1995年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那样的本土袭击所构成的威胁正在不断升级。利伯曼说:“我不会夸大这种威胁。这不像伊斯兰极端主义所构成的全球威胁那样巨大,但是它是真实存在的。”

迈克尔.切尔托夫在布什总统执政的最后几年中担任国土安全部部长。切尔托夫说,现代的计算机技术帮助美国极端主义分子招募新的追随者并发展策略。切尔托夫也参与了“会见新闻界”节目。他说:“人们使用因特网可以看到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使用的策略这件事本身就制造了一个风险,使得这些策略可以在这里被复制。

美国30余名州长收到恐吓信件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国土安全局4月2日警告说,一个反政府极端组织发出威胁,可能激发一轮暴力高潮。据美联社报道,FBI和国土安全局的报告说,该组织名为“自由共和国卫士”向各州州长寄发信件,要求他们3天内“离开”办公室,否则将被“移除”。此前于3月31日时,已有30多个州长收到信件,执法人员相信,全美50个州长均将会收到类似的信件。

据称,信件中没有其他明显的暴力威胁。但调查人员担心,要“移除”各州最高层职员的威胁将会引发其他暴力行为。现在至少已有两个州提高了保安级别。在内华达州府办公楼的主要入口处,新安装了安检扫描器,严格检查访客和包裹。其保安主管表示:“我们并没有过分反应,但同时我们不想无动于衷、无所事事,以免事后后悔。”

明尼苏达州州长说,他收到了信件,但并没有过分担忧。“我们收到过各式各样的、‘有意思’的信件,这封信还不算太‘出格’,之所以引起重视,是因为这么多的州长都收到了。”收到信件的州长有:密歇根州长、路易斯安那州长、荷华州长、内布拉斯加州长、内华达州长、俄克拉荷马、南达科他州长、维吉尼亚州长、犹他州长等。

联邦调查局突袭右翼武装组织胡塔里

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出警告称,3月底摧毁了一项反政府恐怖袭击的阴谋。FBI于3月27日和28日突袭,端掉了一个本土基督教武装组织“胡塔里”(Hutaree)。29日9名组织成员涉嫌在美国本土“挑起事端、引发暴乱”,被美国联邦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美联社援引美检方的话报道称,“胡塔里”策划在2010年4月发动一系列恐怖袭击,被FBI识破。据检方说,“胡塔里”成员将自家附近的警察列为袭击目标,策划先以紧急求助电话为陷阱,或在接受停车检查时杀害一个警察,后在死者葬礼上引爆炸药,致死更多人员。他们企图实施该计划,最终在全美引发“大范围内的反政府起义”。

FBI获得线索后,于27日和28日展开多起突击搜查,逮捕了包括一个女性在内的8个“胡塔里”成员,其中5人住在密歇根州、两人住在俄亥俄州,一人住在印第安纳州。29日,另有一个男性成员遭到起诉后,在密歇根州南部落网。29日,检方以煽动和持武器暴力犯罪、教授爆炸物使用方法、图谋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罪名,起诉了这9人。被指控的包括“胡塔里”的头领、44岁的戴维·布赖恩·斯通,以及同为组织成员的两个儿子。他们将在31日出庭参加保释听证会。

《纽约时报》报道说,起诉书指控,2008年8月至今,以现年45岁的大卫.布莱恩.斯通(DavidBrianStone)为首,诸被告密谋发动反对美国政府的战争。他们主张暴力反抗地方、州和联邦政府的执法部门和官员。“由于胡塔里已计划在4月开始谋杀活动,公众安全和执法部门的要求适时进行干预。”

另据一名消息人士3月28日透露,过去两天,在密西根、俄亥俄和印第安纳三个州,联邦调查局率领的联合反恐行动小组,实施突检,行动中至少七人被捕,嫌疑人于29日在底特律的联邦法院首次出庭。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说,这些嫌疑人“合谋对美国开战”。他们被捕使“这一危险组织受到沉重打击”。

胡塔里是个激进的极右民兵组织,在《纽约时报》看到这类民兵组织在训练中的视频,民兵们穿着迷彩服,脸上涂着油彩,从武器装备到战术动作,和正规军几乎没有差别,事实上他们中的许多人就是退伍军人。根据美国民权组织南方贫困法律中心去年发布的报告,目前极右民兵组织正处在10年来显著的增长期。这些组织的兴起,并不是现代美国历史上的新发展,实际上都是曾经的极右民兵组织和有关联的“基督教爱国者”组织的重新崛起。

美国四老年极右翼分子展开袭击和暗杀

(迈阿密综合电)美国联邦法庭周三提控佐治亚州四名老人,指他们是极右翼民兵组织成员,企图袭击政府大楼和阴谋展开暗杀计划。

司法部说,四名男子年龄介于65到73岁,他们周二遭联邦调查局特工逮捕。当局以意图获取未经注册的爆炸装置和消音器,及制造生化毒“蓖麻毒素”(ricin)的罪名提控他们。

联邦调查局的一名线人渗透参加了嫌犯的会议,获知他们的计划。

法庭文件显示,他们从今年三月起,便开始讨论要对美国展开攻击。

其中一名嫌犯汤姆斯(73岁)谈到可参考一部网上小说的情节来展开袭击,该小说描绘一个反政府组织杀死联邦司法部门的许多检察官。汤姆斯说:“当然,那只是小说,不过却是绝妙的点子。”汤姆斯还提到要购买更多武器、弹药、粮食和求生配备,并建议为手枪装上消音器。

今年3到4月,汤姆斯与其他两名嫌犯讨论针对政府官员包括税务局官员展开袭击。他们也在寻找发动袭击所需的“蓖麻毒素”。

佐治亚州北区检察官耶茨说:“正当许多人专注于国际恐怖主义的威胁,这起案件显示我们必须提高警惕,以免国内一些公民危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据观察极右翼暴力活动的组织说,美国境内的极右翼民兵组织已从2008年的42个,增加到2010年的330个。

黑人当选总统刺激右翼民兵组织再度崛起

总部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南方贫困法律中心有关极端团体的研究结果显示,由于受到第一位美国黑人总统当选的刺激,已经沉寂10年的美国右翼民兵团体目前又再度崛起。该中心说,今天最大的不同是,“美国联邦政府——这个被几乎所有极端右派人士视为主要敌人的机构,由一位黑人领导”。这引发了白人优越主义文化潜在的不满。

南方贫困法律中心表示,当地的右翼民兵团在意识上受到种族主义,以及敌意的反政府、反征税和反移民意图的驱使,导致他们的势力目前正在扩张。这些美国本土团体曾在1990年代蓬勃发展,并发动多次致命的恐怖攻击。

1996年,美国南方贫困中心统计数字表明,有856个活跃的爱国者和民兵组织。发生在德克萨斯州的韦科“大卫教派”武力对抗联邦执法人员被镇压,和导致168人死亡的俄克拉荷马联邦法院爆炸案,是极右民兵组织的标志性案件。该中心的研究报告指出,自2000年以来,美国境内因种族仇恨而组织的团体增加了54%,从当年的602个增加到2008年的926个。该中心在特别报告中引述一名执法官员的话说,这是民兵团体在最近10到12年来最显著的成长。他说:“现在只差还没有爆发,发生威胁和暴力事件是迟早的事。”

美国极右民兵组织的暴力活动曾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达到高潮。以导致168人死亡的1995年俄克拉荷马城联邦大楼爆炸案为标志,这些组织在其后几年中不断制造袭击事件。但随着代表共和党右翼势力的小布什在2001年入主白宫,这些组织失去了主要矛头——联邦政府,并逐渐销声匿迹。然而,时隔8年之后,由于民主党重新执政,加之美国产生了历史上的首位黑人总统,更加刺激了具有强烈白人至上主义倾向的极右势力的神经,极右民兵组织也再次沉渣泛起。

在20世纪60年代,就有一些准军事秘密组织,如“加州流浪者”的种族主义武装;在20世纪80年代,出现一些诸如“基督教爱国者防御联盟”,有自己的准军事训练营地;以及一些白人至上主义组织。90年代开始,这些民兵组织在西北部开始扩散,最明显的就是密歇根州和蒙大拿州的民兵组织。到了1995年,美国几乎每个州都有这样的民兵组织出现。

这些组织认为这个国家被阴谋家绑架和颠覆了,他们的标语口号是:“我爱我的国家,但是我担心我的政府。”、“抵制未来新秩序”、“消除叛逆的政客和腐败的法官”等等。今天,各种猜测更是盛行,有认为白宫当政的是一个自由的“暴君”,还有直接把奥巴马比作法西斯,纳粹和马克思主义者。有人认为这些组织只是一些边边缘化的白人、退伍军人等,但值得注意的是也有右翼媒体或政客在推波助澜,例如在一些谈话节目加油添醋地煽动仇恨情绪。

奥巴马执政后,本想团结美国自由、保守两派,共同应对国家面临的各种挑战。然而,在民主党政权推行“新政”尤其是医改的过程中,由于许多矛盾难以调和,这两大阵营的对立日益尖锐。美国新生的“茶叶党”是支持共和党反对奥巴的右派团体,已发动了多次全国性的游行示威活动。根据媒体报道,有的游行示威规模庞大,有上百万的人参加,口号是反对高税收、高支出和医保改革,并要求缩减政府规模。茶叶党和极右民兵组织的兴起显示了民众反奥巴马的情绪,奥巴马政府的日子就会更加难过。

法国穆斯林人口25年后过半数,可能将伊斯兰化

所有的西欧国家都面临着同样穆斯林人口剧增的问题,如法国﹑英国﹑德国﹑荷兰﹑比利时﹑瑞士﹑西班牙﹑瑞典﹑丹麦等,法国最感到棘手。

法国曾经是北非伊斯兰国家的主要殖民主义宗主国,为法国对外开拓﹑占有和掠夺这些古老的国家而骄傲。 法国的殖民主义政策与其它欧洲国家有所不同,不许可那里人民高度自治,而实行全面法国化改造,强制他们学习法语,社会制度法国化,甚至把一些殖民地看作是法国领土的一部分,称为“海外省”,把以法国为中心的所有海外殖民地称为“法语世界”,以维护永固的殖民制度,成为一个世界霸权。 二战之后,反殖民主义浪潮高涨,法国被迫允许他们名义上获得独立,但仍旧维持不平等的经济关系,并且引进廉价劳动力。 这些会说法语的北非穆斯林大量涌入法国本土,半个世纪来,法国的穆斯林人口增加了五十倍,如今超过六百万。

令法国当局和殖民主义学者们感到意外的是,这些穆斯林愿意学习法语,在法国读书工作挣法郎,但不愿意放弃伊斯兰,不接受法国的西方世俗文化,严格保持穆斯林的生活方式和伊斯兰特征。 他们虽然脱去了阿拉伯大袍,穿牛仔裤,说标准的法语,但伊斯兰的思想没有被改造,成为地道的法国穆斯林。 根据学者们的政治设计和规划,进入法国的移民不承认他们的宗教信仰,所以在历来的人口普查中,没有“宗教”这个项目,他们以为不给他们信仰的地位,以后就自然消融不存在了, 都接受了法国的“美好自由的生活”。 社会学研究和人口统计学的专家们发现,不承认他们的信仰是掩耳盗铃,潜伏危险,例如生活在法国的穆斯林人群中,25 岁的年轻人占三分之一,他们坚持是穆斯林,信仰伊斯兰,不接受西方生活方式的改造,以伊斯兰的传统体制组织活动。 法国爱猫扑,爱生活曾经鼓励过穆斯林与法国人通婚,来消化穆斯林,结果发现世界各地来的穆斯林都遵守伊斯兰的婚姻法制,以要求对方归信伊斯兰为结婚条件,所以凡是与穆斯林结婚的法国女子或男孩都变成了新穆斯林,更加增加了穆斯林的人口。 专家警告说﹕这是一个可怕的趋势,因为根据计算,这样下去,再过25年,法国的穆斯林人口将超过半数,法国的西方文明将无法维持,到那时,按照大多数人口的选举民主,他们可能宣布,法国是一个伊斯兰国家。

穆斯林人口迅速增长的趋势在大部份西欧国家是普遍现象,许多国家都在努力控制穆斯林的组织和社会团体,但伊斯兰的教义有充份抵制外来文化改造的固有潜力,使大多数设想和规划都化为泡影。

法国和欧洲其它国家的穆斯林,普遍的思想是,他们是“生活在异教徒国家的穆斯林”,不但不接受社会融入,而且决心用伊斯兰改造西方社会。 

 当前这些前法国殖民地的穆斯林移民们,他们进入法国是为了就业﹑安家﹑定居,在法国生儿育女,建立稳固的穆斯林社会,绝不会放弃伊斯兰信仰和文化。 战后有两千万穆斯林迁移到西欧国家,他们来寻求美好的生活,也承担着传播伊斯兰的神圣使命,因此,希望用西方的生活方式改造穆斯林,纯属痴心妄想。

基督教的欧洲人的生育率在西方世俗生活方式下越来越低,现在只有1.6,远低于维持人口数量所需的2.3,而由于欧洲穆斯林的生育率远高于信仰基督教的欧洲人,因此,整个欧洲可以预见的结局是最终伊斯兰化。问题是如果将来欧洲真的伊斯兰化,那世界将如何? 是否会最终也将全面伊斯兰化?

比较人口学:美国的白人和中国的汉族都将变为少数民族

何亚福

近几十年来,美国人口的种族构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非拉丁族裔的白人占美国人口的比例不断下降,而拉美裔、非洲裔和亚裔人口的比例不断上升。1960年,白人占美国人口的84.7%,1990年,白人占75.7%,1999年,白人占71.9%,而目前白人比例下降到66%。

近几十年来,中国人口的民族构成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少数民族人口比例不断上升,而汉族人口比例不断下降:

1964年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汉族占总人口的94.22%,少数民族占5.78%。

1982年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汉族占总人口的93.3%,少数民族占6.7%。

1990年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汉族占总人口的91.96%,少数民族占8.01%。

2000年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汉族占总人口的91.59%,少数民族占8.41%。

如果说上面的数据还不足以说明中国人口的民族构成发生巨变的话,那么我们来看另一组数据:根据200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的数据:“全国人口中,汉族人口为118295万人,占总人口的90.56%;各少数民族人口为12333万人,占总人口的9.44%。与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汉族人口增加了2355万人,增长了2.03%;各少数民族人口增加了1690万人,增长了15.88%。”也就是说,从2000年11月1日到2005年11月1日,全国共增加4045万人口,这五年新增加人口中,少数民族占42%,汉族仅占58%。

现在汉族还占中国人口的90%左右,是因为大量的老年人和中年人还活着,几十年后,这些人去世后,中国人口的民族比例将发生剧变。按照现在的生育政策和生育率继续下去,汉族变成少数民族是不可避免的。

虽然几十年之后,美国的白人和中国的汉族都将变成少数民族,但其原因有一点不同:美国的白人变成少数民族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并不是由于美国政府的政策造成的;而中国的汉族变成少数民族,主要是由于汉族的计划生育政策更为严厉造成的。例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城镇汉族居民一对夫妻可生育一个子女,少数民族居民一对夫妻可生育两个子女。汉族农牧民一对夫妻可生育两个子女,少数民族农牧民一对夫妻可生育三个子女”。《内蒙古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七条规定:“汉族公民,一对夫妻只生育一个子女”,而第十八条规定:“蒙古族公民,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子女。”

美国内战有希望。但是问题是,随着中国汉族和美国的白人都将变为少数民族,中国人会好过吗?(朋友们可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相关文章:《2050年当汉族变成少数民族》、《民委这样强奸“中华民族”、灭亡汉族》、《为什么汉人应该谢谢梅新育》、《警惕人口置换把汉族挤出新疆》。)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56.html

继续阅读: 白人 种族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