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儿2018年险跌破1500万!习近平消灭计生委应对人口危局,炎黄文明正面对千年来最大灾难

作者:火草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5 21:55:25

人口兴衰决定文明衰亡。没有生生不息的人口,便没有绵延不绝的文明。华夏民族凭借庞大的人口规模屹立于世界5000余年,而如今却因为错误的人口政策,将我们民族不可遏制的推向了亡族灭种的境地,亲手扼杀了中华文明。这正是数千年未见之变局!

今天看到一句话,很同意,所以单独发了出来:“习总反应很快了好吧,这是我最赞赏的一点。他快速动手挽救人口结构危局,功在当代利在百年。可惜积重难返现在看来没多大用,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他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无愧于心”。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胡温未及时调整计生政策》。

截至2018年11月的数据估测:“2018年出生人口很可能跌破1500万,甚至跌至1400万左右的水平。”中国已经正式进入人口断崖。

消灭计生委应对人口危局

强制计生或毁灭炎黄文明

强制计生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七十年代末,中国总和生育率已经降低到了2多一些,已经接近健康水平。而实际上80年代初失业率已经开始暴跌,85年左右已经到了百分之一左右,世界最好的就业率。所谓就业压力导致计生政策出台,纯属政治宣传,和现实满拧。

在美国人忽悠下(没错,强制计生政策整个就是在美国政府和基金会的鼓励和传播下出台,炎黄之家稍后将整理该方面资料)突然出台的这种莫名其妙的“权宜之计”,明显鼠目寸光,小学孩子都能算出来以后一定不靠谱。估计那帮人就做了一道小学数学题:要完成2000年人均GDP800美元,要把分子搞搞大还不够,还得把人的分母搞搞小。美国说啥就听啥,哪怕是刀口向内搞种族屠杀,完全失去了自己思考能力么?这吃的不是小牛肉,是迷魂药哇

如果是要解决什么困难问题,那无法解释为啥1985-1986年他花了近百亿美元进口27万辆小汽车,而不是建工厂扩大就业了,85年的近百亿美元啊...不可思议的巨款....

“人口问题不是今天告警,九十年代末上海的人口数据就已经理论上揭示问题了。整个调整延误了小二十年,这个决策系统是怎么看待国家核心矛盾的?”

火草一直认为,其它错误皆可挽回,唯有进入现代化轨道以后长达四十年的强制计生一胎化,让中国人口坍塌几乎难以挽回,让炎黄文明陷入末日危途,这是炎黄文明千年来最大的一场灾难。

中国人的新三座大山——住房改革、教育改革、医疗改革,每一项改革,都给中国人的生育压上重担,彻底粉碎了炎黄文明的生育文化。

战乱造成的人口损失倾向于老弱病残,剩下的都是精壮汉子妹子,人口结构被优化了。现在强制计划生育造成的正好相反,是老头多小伙子少,未来越来越灰暗。所以还不是简单地总量是多少!而是人口结构是不是健康,也就是各个年龄段的人口分布是否合理,中国当下人口结构极其畸形。

绿绿的问题没那么简单,即使没有了两少一宽,但因为汉人生育率持续性的、惯性的下降,而绿绿仍然高几倍,所以人口比例会大幅度改变,非常危险,且没有什么有效解决办法。

强制计生或毁灭炎黄文明:

如果每年新生人口降低5-7%,每年减少100万,可以推迟人口形势逆转到2025后。目前看很可能2024年就出现,这意味着中国提前进入黄昏L型国家,老龄化+消费投资断崖,在产业升级前就L彻底了。

如果2018年出生人口低于1600万(去年1723),就说明马上新生人口要进入每年10%的断崖期。80后这波生完,90和00后人口基数台阶式下降,出生人口少于1000万就很快了。死亡人口上1000万就这2年的事情,那么2025年前,中国就会进入人口负增长

真到了10%人口断崖,你采取政策是来不及的。 比如延迟退休和鼓励生育--也就2年窗口期 形成每年10%人口断崖后,比如2018年 1580万,19年就1420,20年1280,21年1150,22年1050 --不用到2025,人口就全面负增长还得背上2亿5老龄人口……那中国就万劫不复了……【发霉的花生】

人口危机的全面爆发,将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国防产生深重影响。人口关乎国家的兴衰、关于民族的未来、更关乎每个民族个体的切身利益。抛开人口,一切经济、资源、科技、文化、政治权术都是枉然。经济萧条,可以慢慢复兴;科技落后,可以逐步发展;文化损毁,可以徐徐复兴…可是人口的雪崩、衰亡要靠什么去挽救呢?人口危机,必将成为近百年来阻碍我们民族复兴的最大难题。【奴曦】

30年前谁会想到中国的伟大复兴,让一胎化给毁了。

小结人口断崖式下降的危害:

1、人口结构不合理,带来养老等系列严重问题。

​沉重的养老问题必将转嫁到所有年轻劳动人口的身上,沉重的负担将会令我们的民族的年轻人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年轻人疲于奔命,社会死气沉沉,没有任何朝气。未来青黄不接的社会,将面临着劳动力短缺的巨大问题,我们国家尚还处于发展阶段,民族复兴的大计还尚未达成,而我国却要面临大国空巢的困境,我们不能选择开放移民,无论是古今中外的历史都证明着引进移民都不可避免的给整个民族带来祸患,况且计划生育40年,此刻开放移民便是对中国人民的彻底亵渎和背叛。但是由于少子化所引起的劳动力短缺,却成为一个无解的问题,届时,经济萎靡,社会衰退已成定局。【奴曦】

2、缺少足够人口,劳动人口短缺,重创中国工业化进程。

3、在国家内部,作为炎黄文明承载者的主体族群人口比例下降,伤及文明根本。

帝国主义的帮凶、国贼及其走狗比希特勒坏100倍,灭掉数亿汉族人口,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惨绝人寰。有地球以来,从来没有在短短时间内灭掉一个族群数亿人的!

4、在国际方面,中国人口减少,其它文明人口增加,人口实力相对大幅下降。

古代中国之所以矗立在东方之巅,靠的就是人多地广,所以就只在人口和疆域上面想办法,就是对中国最好的回报。

中国要抗整个西方及其盟国,美帝是3亿,加欧洲呢,欧美以外呢,3亿只有一条路,投降。

有人老拿美国人只有三四亿也能成为世界霸主来说事,米粮库老鼠只能看见一寸光,只认美国三四亿人这个不可改变的数字,不知道美国也是人口不断增加到三四亿的。美国1789年建国初期人口只有300万,那时候美国穷得很,吃的食物非常粗糙,以至于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不到50岁的时候,满口的牙齿就掉光了。现在人口3.25亿,100年间美国人口数量增长了3.25倍,220多年时间增长了100多倍。是的,你没看错,美国千真万确的增长了一百多倍。【ok911】

5、炎黄文明主体族群人口比例下降

由于中国过去针对汉族和少数民族长期采取不同的生育政策,已经导致边疆民族地区的汉族人口比例急剧下降,其所造成的恶果将在未来的民族关系和民族问题中呈现出来。汉族仅剩老弱病残,而少民的人口相对旺盛,对于一个多民族国家来说,主体民族的人口比例变化往往会引发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尤其是在边疆地区,汉族人口的比例直接关系到边疆的稳定,有汉族人口等于有边疆,无汉族人口等于无边疆。边疆地区的日愈少数民族化将给社会稳定和国家的统一构成严重挑战。国家对边疆民族地区的控制也将愈发力不从心。【奴曦】

为什么笔者一直对所谓的改革开放不屑,就是因为仅此一项人口改革屠杀的中国人数量,就是一百个文革造成的损失也比不上的,是中国千年来前所未有之浩劫,直接导致炎黄文明或陷入灭顶之灾,一个大国和平四十年,居然能有如此奴性顺从白人对手的建议和要求,如此长期屠杀自己的孩子,至今官方连个错都不愿意承认,强制计生凶手们仍然一个个堂而皇之人模狗样,还他妈想转型“人口服务”,去你妈的,都应该去监狱,再打入十八层地狱下油锅,其它还有什么好说的?还有脸说吗?

中国必须为减缓人口断崖下降开始紧急行动,一是惩前——《中国必须批判性回顾计划生育政策,汲取教训,点名元凶,惩前毖后》,二是毖后,采取各种措施,鼓励生育,减少生育和抚育压力,如幼儿教育免费。

日本幼儿教育开始免费应对少子化

日本政府2018年12月28日召开幼儿教育免费化阁僚会议,正式决定2019年10月起实施免费化,3至5岁儿童原则上为所有家庭,0至2岁幼儿以免除居民税的低收入家庭为对象。

日本政府希望在保障接受教育机会的同时减轻育儿家庭的负担,以期应对少子化。将在明年的例行国会期间提交《儿童及育儿支援法》修正案等,力争尽快通过。

认可保育园等将完全免费。其余则设定上限每月给予补贴,分别为部分私立幼儿园25700日元(约合人民币1590元);就读认可外保育园的3至5岁儿童37000日元、0至2岁幼儿42000日元。学校餐费不予免费,由家长全额负担。

保姆、病童保育设施等也与认可外保育园同等对待。前提条件是保育员人数、设施面积等达到政府规定的指导监督标准,作为过渡性措施,施行后5年内低于标准的设施也列入范围。预计总费用每年约7760亿日元。

延伸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人口出生率即将迎来断崖式下降,留给中国的时间不多了》、《中国将迎来年轻人口的断崖式下滑,会怎样影响各地房市》、《二孩放开后,中国新生儿性别比迅速改善,强制计生罪孽深重》、《前计生委主任王伟消极执行强制计生政策,少杀死数千万中国人》。

附录1:各项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新生儿数量将历史性跌破1500万......

等明年一月份统计数据出来,说2018年全国新生儿数量1400多万的话,大家也不要觉得太惊讶。

2017年全国生育率最高的山东,在2018年上半年多地出生人口下降。以烟台为例,上半年出生两万六千多人,同比下降16%左右。青岛市公布的数据显示:1至11月份,全市户籍出生人口同比减少两成以上。看到这个就知道2018年全国新生儿数量高不了哪里去,2015年的时候,卫计委还预计到2018年,全国新生儿总数将突破2000万……

8月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整版刊文鼓励生二胎,其中《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 鼓励政策不能画饼充饥》一文再次把这个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2018年新生儿预计不到1500万左右,和去年相比,跌幅在15%-20%之间。

以济南分娩产妇数为例,我们不难发现,自2016年底至今,分娩的产妇数一直持续走低,和2017年相比,2018年大幅度下跌。

二胎政策下为何生育率持续走低?

1973年,中国开始在全国实行“晚、稀、少”的计划生育政策。上个世纪80年代,计划生育被列为中国的基本国策,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生”。计划生育政策实施以来,中国少生了4亿人。人口最直观的的减少出现在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63万。人口出生率为12.43‰,比2016年下降了0.52‰。

1949年,中国出生人口1391万,年度新生儿总人口马上就要逼近解放前了。

最搞笑2009年的时候卫计委预测中国人口的顶点是204X年,最终人口15亿,我当时只拿历史出生数据人均寿命几个简单的指标就预测如果不改变一胎化,2017年就是人口的顶点,真不知道这些专家都用什么模型测算人口

难怪网友说; 读中学大学的时候,电视上还经常用虚拟语气批评毛泽东不搞只生一个呢。宋健、彭佩云那批王八蛋不挂路灯是没戏的。这事就是顶层设计的典型,由最高决策者亲自拍板。

附录2:2018年:历史性的拐点—中国人口开始负增长

作者:易富贤,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大国空巢》作者;苏剑,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2016年实行全面二孩政策后,2017年出生不但没有如预期那样多出生343万人,反而减少63万人(减少3.5%);2018年不但没有如预期一样多生79万人,全国活产数反而少了250万人(减少14.2%)。抽样调查显示2015年、2016年的生育率只有1.05、1.24,2018年的出生数只是2016年的83%,根据育龄妇女结构推算,2018年的生育率只有1.05左右,远低于官方2012年预测的4.4、2015年预测的2.1。采纳2015年的抽样调查的年龄结构(官方)和联合国预测的中国死亡模式(与官方预期寿命一致),2018年的生育率为1.05,那么出生1031万人,死亡1158万人,负增长127万人。由于官方的总人口存在上亿水分,采纳缩水后的人口结构和滞后台湾17年的死亡模式,2018年的生育率为1.05,那么出生941万人,死亡971万,负增长30万人。清朝中期的1790年,中国人口突破3亿,出生超过1000万人,也就是说2018年的出生人数是清朝中期以来最少的。

1960年中国在部分地区试行“晚、稀、少”的计划生育政策,1973年在全国展开。1980年推行独生子女政策。人口普查显示,总和生育率(妇女人均生孩子数)从1973年的4.54快速降至1990年的2.3、2000年的1.22、2010年的1.18。

1990年以后,中国的生育率已低于更替水平,那时就应考虑停止计划生育。但是,决策部门和主流人口学家却不相信生育率会如此之低,他们一次次将1.2左右的生育率修改为1.8。比如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在2006年判断“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总和生育率已降到1.8左右,并稳定至今”,并预测继续实行独生子女政策,总人口将于2015年超过14亿人(国家统计局公布2015年只有13.75亿人),到2033年前后达到15亿,建议坚持计划生育不动摇。

习近平认为人口是创造奇迹的“巨大力量”,认识到“主要经济体先后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增长率下降,给各国经济社会带来压力”,而“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老年人口数量最多,老龄化速度最快,应对人口老龄化任务最重”。习近平明确指示,“完善生育、就业、养老等重大政策和制度,做到及时应对、科学应对、综合应对。”于是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央果断决定调整人口政策。

依照这种执政理念,人口政策调整幅度原本可以更大。2014年之所以只实行单独二孩政策,是因为蔡昉等“20多位顶级人口学家”在《人口形势的变化和人口政策的调整》中预测,如果全面放开二孩,生育率将反弹到4.4,每年将出生4700万人,峰值人口将达15.35亿人;即便实行单独二孩政策,生育率也将反弹到2.4。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也预测,如果全面二孩,年出生人口将达到4995万人,生育率将达到4.5。于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先实行单独二孩。当时国家卫计委预测,每年会多出生200万人,生育率将反弹到1.8以上。

2015年是单独二孩出生高峰年,《统计年鉴》、《卫生统计年鉴》分别显示,不但没有多生200多万人,反而少生了32万人、64万人;“小普查”证实生育率只有1.05,而不是1.8,更不是2.4。

全面二孩政策也遇冷

2015年国家卫计委组织了由翟振武牵头的专家组,进行反复测算,国家卫计委主任、副主任“多次主持专题研讨会,充分听取专家意见”,最终完成了由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担任主编的《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人口变动测算研究》。他们预测2016年实行全面二孩政策后,2016年、2017年、2018年的生育率将分别为1.63、1.97、2.09,出生人数分别为1767万、2110万、2189万(2017年会比2016年多出生343万人,2018年比2017年多出生79万人);2030年总人口将达14.50亿;2050年生育率还有1.72。

采信他们的预测,于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实行全面二孩政策。2016年1月1日政策落实,9个月的怀孕期之后迎来了出生高峰。

国家统计局每年都在《中国统计年鉴》上公布上年的年度人口抽样调查的生育率。但是2016年的生育率远低于预期,于是在有关部门和人士的强烈劝阻下,《中国统计年鉴-2018》临时删除了2016年生育率表。几个月后《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2017》公布了2016年的年度人口抽样调查,总和生育率只有1.24,根本没有国家卫计委所宣称的“1.7以上”。

2017年是全面二孩的出生高峰年,但是《统计公报》公布出生人数不但没有增加343万,反而减少了63万。由于生育率远低于预期,《中国统计年鉴-2018》再次没有公布

2016年10月11日,中央深改组会议通过了《关于深化统计管理体制改革提高统计数据真实性的意见》,2017年8月1日正式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实施条例》,都提出要确保统计资料真实准确、完整及时,要严惩统计造假。但是2017年、2018年的《统计年鉴》没有依过去几十年的惯例公布上年的生育率,是违背了深改组和统计法所强调的“真实准确、完整及时”的精神。

到目前为止,《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2018》(还不知道是否与《统计年鉴》一样删除生育率数据)还没有出版,因此还无法知道2017年的真实生育率。由于2017年出生人数减少了3.5%,我们将2016年抽样调查的育龄妇女结构平移,推算2017年的生育率只有1.2左右,而不是预期的1.97。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初步数据,2018年不但没有多出生79万人,反而少生了250万人。由于出生同比减少了14%以上,我们推算2018年的生育率只有大约1.05,只是国家卫计委2015年所预测的2.09的一半,只是蔡昉、翟振武当年所预测的4.4、4.5的四分之一!

2018年的生育率低于1.1是大概率事件,甚至可能跌破1.0。当然最终结果还有待一年多之后才会发布的《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2019》(假如没有删除生育率数据的话)来验证。

间接数据也佐证了中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确实很低。中国所有人都可以生一个孩子,一孩次生育率与生育政策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社会发展水平、养育环境相关,是生育环境的晴雨表。一孩次生育率是与总和生育率平行变化,二者的相关系数高达0.95。2015年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韩国的一孩次生育率分别为0.60、0.65、0.60、0.63,总和生育率分别为1.18、1.20、1.24、1.24。中国2015年的一孩次生育率只有0.56,说明生育环境极为恶劣,即便停止计划生育,总和生育率也只能达到1.1,那么在全面二孩政策下,2018的总生育率为1.05左右也是合理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出生人数是极端夸张

1992年-2010年,日本的总和生育率只是理想子女数的51%~57%,比如2005年理想子女数是2.11个,但是实际生育率只有1.26。近年中国台湾的理想子女数还在2个以上,但是实际生育率只有1.1左右。多项调查显示,中国目前平均每个家庭平均只想要1.6-1.9个孩子,那么在全面二孩政策下,2018的总生育率为1.05左右不令人意外。

2005-2017年,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中国澳门、新加坡、韩国的平均生育率分别只有1.10、1.12、1.08、1.23、1.19。而中国大陆除了与这些中华文化圈地区的共同原因外,还因为计划生育改变了人们的生育观念,并且社会、经济、教育模式也都是围绕主流家庭只有一个孩子而进行的,并将惯性延续。

东北的生育率下降领先全国,2000年、2010年、2015年分别只有0.90、0.75、0.56(意味着下一代人只是上一代人的1/4)。中国的理想子女数和一孩次生育率都是全球最低,意味着即便停止计划生育,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生育率在短期内会波动在1.0左右,长期则将沿着东北的老路继续下降。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出生数据存在的问题

中国每10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0年)和一次“小普查”(1%人口抽样调查,5年),每年进行一次年度抽样调查。人口数据最可靠的是人口普查,其次是“小普查”,然后是年度抽样调查。普查、抽样数据中最可靠的是生育率,是“直接汇总的结果,没有经过修正和调整”,并且是15-49岁育龄妇女及其孩子的35套“榫卯”结构,偏差不大;后面多套数据表明,普查、抽样的生育率数据误差不大,也符合人口变化规律。

但是1990年以来,中国人口统计非常混乱,以存在“超生漏报”为由弃人口普查和抽样调查而不用,而是采纳其他数据(教育、医疗)来校正出生人数和生育率。比如说,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生育率只有1.22,0岁人口只有1379万;但是国家统计局却公布2000年出生了1771万人。

根据国家统计局负责人口统计的副局长张为民、普查处长崔红艳在《人口研究》上的论文,他们修改出生人数是参考小学招生数据,因为1997年之前的小学招生人数与人口普查数据一致。1997年之前小学招生准确,是因为当时中小学教育经费由乡村承担,没有虚报学生的必要。但是后面义务教育经费由中央和地方按比例分担,现在西部地区为8:2,中部地区为6:4,学校和地方政府有强大的动机虚报学生数以获得更多经费,随着年级的增加,在校生不断缩水。比如,2006-2008年这三年小学招收新生(6岁入学)合计5161万人,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0-2002年出生5120万人一致;但是这些孩子到2014年初中一、二、三年级(义务教育阶段净入学率为99.8%,毛入学率104%),合计在校生只有4343万人(该年龄段死亡率极低,可以忽略)。可见,即便以初中在校生人数(应该还有一些水分)为标准,当初小学招生和公布的出生数据也存在巨量的水分。

2000年的0岁人口到2010年是10岁,到2014年读初三,到2015年是15岁,都不存在漏报了。2010年普查、2010年公安户籍载明的10岁人口分别只有1445万人、1438万人;2014年初三在校生只有1426万人,由于毛入学率(在校生数占相应学龄总人数的比例)为104%,那么14岁实际只有1371万人;2015年“小普查”15岁只有1357万人。可见,2000年普查的0岁人口误差不大,而公布的出生1771万却有近30%的水分。

其他国家都没有中国这样的“双轨制”,生育率和出生人数是吻合的。比如美国公布2010年出生400万人(推算生育率为1.93),生育率1.93(推算出生也是400万)。

2010年之后,中国人口“双轨制”之间的差距不断拉大。比如说,2015年“小普查”的抽样比为1.55%,共抽样了15-49岁育龄妇女5667870人,该年生了175309个孩子,生育率1.05。与2010年普查的10-44岁妇女比较,2015年15-49岁妇女每个年龄的抽样比都在1.55%附近,偏差不大;出生人口175309人也理应除以同样的抽样比1.55%,那么2015年总出生1131万人。但是国家统计局却公布2015年出生了1655万人,多出了46%。

近年国家统计局修改出生数据,除了用教育数据外,也用医院分娩数据。2008年之前医院分娩数据是准确的,因为生孩子是自费的。但是2008年之后活产数也存在大量水分了,原因有四:第一,新型农村医疗合作制度在2008年开始覆盖全国,农民生孩子可以报销了,基层政府、医院、个人有强大的动力虚报分娩数。第二,流动人口子女在现居住地出生的比例由2010年的27.5%上升到2014年的56.6%,在常住地生孩子后,在原籍再“生”一次以便获得各项福利。第三,近年取消低龄组上户限制,家长乘机虚报新生儿以获得多个户口。第四,2013年卫生部和计生委合并为卫计委之后,活产数据受计生系统影响,以“符合预期”。

可见,不能用教育、医疗数据来否定人口普查和抽样调查数据。国务院《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也提出“在人口普查和抽样调查的基础上,加强人口中长期预测”。

以前总是以“超生漏报”为由维持人口的“双轨制”。其实超生所占总人口比例很低,对于大众来说,隐瞒人口无利可图,而虚报人口不但个人获利(上学、买房、低保、扶贫款、退休金、城乡福利),地方政府也可获得更多的教育和医疗经费、扶贫和转移支付款等,并在争取铁路、高速公路立项等方面增加筹码。尤其是计生部门通过虚报人数继续计划生育。

2014年、2016年实行了单独二孩、全面二孩政策,不存在“超生漏报”了,2016年的生育率只有1.24,那么只出生1200多万人;但是国家统计局却公布出生了1786万人(生育率在1.7以上)。依照惯例,国家统计局应该会公布2018年出生了1400多万人(甚至1500万人),死亡990万左右。

2018年,中国人口开始负增长

本文的世界其他国家的人口采纳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中、低方案平均(比较符合事实)。

中国人口采纳两套基础人口结构和两套死亡模式。第一套人口结构是采纳官方认可的2015年小普查的年龄结构数据,人口总数是与统计局公布的一致,2017年总人口为13.90亿,占世界的18.5%,65+岁老人比例为11.3%。

但是由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990年以来的出生人数存在水分,导致人口总数累计存在上亿水分,我们在《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口》(《中国经济报告》2017年10期)、《中国大陆当下人口实证研究——2016年中国只有12.8亿人》(《社会科学论坛》2017年第12期)进行了详细分析。本文第二套人口结构是采纳缩水后的人口数据,2017年总人口为12.80亿,占世界人口的17.3%。

第一套死亡模式是采纳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5》中的中国模式(与中国官方公布的预期寿命一致)。中国台湾地区的社会发展水平超前大陆20多年,预期寿命超前大陆17年,第二套死亡模式是采纳台湾地区的数据,假设大陆的预期寿命和年龄别死亡率滞后台湾17年。

在第一套(官方)人口结构下,采纳联合国的中国死亡模式,2018年的生育率为1.05,那么出生1031万人,死亡1158万人,负增长127万人。如果今后的生育率稳定在1.05,那么2050年、2100年总人口分别降至11.36亿、4.63亿,占世界人口比例分别降至12.5%、5.2%,65+岁老人比例分别增至31.8%、48.6%。如果2018年的生育率为1.1,那么出生1080万人,死亡1158万人,负增长78万人。

在第一套(官方)人口结构下,采纳滞后台湾17年的死亡模式,2018年的生育率为1.05,那么出生1031万人,死亡1081万人,负增长51万人。如果今后的生育率稳定在1.05,那么2050年、2100年总人口分别降至11.50亿、4.54亿,占世界人口比例分别降至12.6%、5.1%,65+岁老人比例分别增至33.5%、47.7%。即便2018年的生育率为1.1,那么出生1080万人,死亡1082万人,人口也在2018年开始负增长(2万人)。

在第二套(缩水)人口下结构下,采纳联合国的中国死亡模式,2018年的生育率为1.05,那么出生941万人,死亡1038万,负增长97万人。如果今后的生育率稳定在1.05,那么2050年、2100年总人口分别降至10.42亿、4.02亿,占世界人口比例分别降至11.6%、4.6%,65+岁老人比例分别增至33.6%、48.8%。如果2018年的生育率为1.1,那么出生985万人,死亡1038万人,负增长53万人。

在第二套(缩水)人口下结构下,采纳滞后台湾17年的死亡模式,2018年的生育率为1.05,那么出生941万人,死亡971万,负增长30万人。如果今后的生育率稳定在1.05,那么2050年、2100年总人口分别降至10.55亿、3.94亿,占世界人口比例分别降至11.7%、4.5%,65+岁老人比例分别增至35.4%、48.0%。如果2018年的生育率为1.1,那么出生985万人,死亡971万人,增长14万人,到2019年人口开始负增长。

附录3:年轻人是工业国立身存命的本钱

中国未富先老和日韩那样富了再老,带来的社会经济政治压力完全不同。

人口结构出现问题的时候,你就知道缺不缺年轻劳动力了。工业国想要发展,是需要非常健康的人口结构,也就是需要有大量的年轻人。你不可能让中老年也天天加班,三点睡觉,四点起床那么拼吧。你拿什么去弥补这人口结构的短板?

到时候执政者最现成最快捷的办法就是抄西方白皮工业国的做法:大量引入年轻力壮的外国移民。要不然怎么实现世界大同?别人走过的老路,你以为我兔就那么特殊,能躲得过去,真的自己另创新路吗?

将来能够引入年轻力壮的外国技术移民,还真的只有绿教国移民了。其他白皮工业国自己都缺人,都得引入绿教国移民,哪里还有人向中国输入白皮移民,非洲黑叔叔这样的移民质量恐怕更不如绿教移民,东南亚那点非绿教人口杯水车薪。哎,你算来算去,最后还是躲不过啊躲不过,捏着鼻子也只能引入绿绿移民了。

有人说:那样做是自绝民族,像光头一样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单问题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形势比人强,将来真到那一步,你看政府和资本控制的舆论会不会180度大变,最后引入外国移民还不是大势所趋!你现在抗拒,说明形势还没有那么糟糕,等形势严竣的时候,你捏着鼻子硬着头皮也得做了。不做经济马上崩,做了国民,记住是国民换种...你是统治阶层的话,你选哪个?【龙神帝国万岁】(更多请阅:《去工业化的实质是人口问题,人口规模决定了工业规模上限》)

附录4:人口负增长加速到来!2018年地方公布二孩数大幅下降

2019年1月3日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指出,长期的低生育率会导致高度的老龄化和人口衰退,从而给社会经济带来多重挑战,中国人口负增长时代即将到来。

报告指出,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一个妇女一生生育的孩子)的水平,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出现。

从2016年开始,全面二孩生育放开,2016年、2017年全国二孩数快速增加。不过,因为一孩数量减少,2017年全国生育人口总数比上一年下降了60多万,2018年的数字国家统计局和卫健委还未公布,不过各地预计的数字已经出炉,这反映出二孩出生数量2018年已经大幅下降。

宁波市卫生计生委发布2018年户籍人口出生预报显示,预计2018年宁波市户籍人口出生数为4.4万人左右,与2017年同期减少0.9万人左右,降幅为16.98%,其中二孩降幅明显。

近期青岛市政府发布数据显示,预计2018年青岛户籍人口出生在9万人左右,降幅明显,其中1-11月出生人口下降21.1%,二孩出生数下降29%。

山东聊城卫计委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份,聊城市上报出生为64753人,其中二孩出生40782人,占出生总量的62.98%,减幅为35.83%。

近期,国家卫生健康委直属单位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预计,2018年出生人口规模在1500和1600万之间,比2017年出生人口的1723万减少100万以上。

对于生育率转变非常迅速的中国而言,如果低生育率不能很快得到扭转,将会面临比其他国家更为严峻的局面。

对于中国的人口而言,21世纪上半叶发生的最大的事件莫过于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到来。

中国人口负增长已经势不可当,从现在开始亟须开展研究和进行政策储备。

附录5:低生育率陷阱

早在2000年开始,我国的总和生育率基本都在1.5以下,2015年达到1的临界点,根据育龄妇女结构推算,2018年的生育率同样只有1.05左右。要保证一个民族正常繁衍生息,人口的总和生育率至少要达到2.1的水平。2010年的《世界人口数据表》显示:2010年全球平均每个妇女生2.5个孩子,发达国家为1.7个,欠发达国家为2.7个,最不发达国家为4.5个,而扣除中国后的欠发达国家为3.1个。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而且比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还要低许多。

卢茨等人提出,指生育率一旦下降到一定水平(总和生育率为1.5,即每个妇女生育1.5个孩子)以下,由于价值观的转变、生存压力增加等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生育率会继续不断下降,很难甚至不可能逆转,这一现象被称为“低生育率陷阱”。

我国,自2000开始就处于低生育率陷阱之中,而一旦进入低生育率20年,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能走出来恢复到2.1,世界上最发达民主自由的日德、北欧、加拿大、澳洲、欧洲各国,用尽一切鼓励生育、小孩免费医疗教育,还另外发育儿补助,却仍无法将生育率提高到2.1水平。日本的生育环境比中国好,生育意愿远高于中国,绞尽脑汁鼓励生育才将总和生育率从2005年的1.26提升到2015年的1.45,但是2018年又降至1.42,今后提升生育率的难度很大。中国台湾、韩国鼓励生育十多年,近年台湾的总和生育率一直在1.1左右徘徊;韩国的总和生育率在2017年只有1.05,2018年更是降至0.95。

而我国由于计划生育导致的人口结构失衡、生育文化损毁,我们将面临着比以上国家更为严峻的人口危机。长期的低生育率将严重威胁着我们民族的未来,世界上最大的民族将无可避免地一步步沦落为无足轻重、老态龙钟的小民族。【奴曦】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70.html

继续阅读: 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