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叫嚣国家必须为“新世界秩序”让渡部分主权

作者:火草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9 19:48:03

德国总理默克尔即将下台时称,民族国家必须为新世界秩序放弃部分主权,尤其在移民、边境甚至是主权问题上,不应听从本国公民的意愿。这几年中国面对很大的接收难民压力,甚至国内有些公知也成为这种公关行动的代言人,成了外部逼迫中国接收难民的代理人。默克尔的发言,更验证了我们之前的判断:《炎黄专题:欧洲难民危机,警示中国不应该接收难民》,《警惕台湾感染的白左病毒传染大陆》。

谁让中国接收难民,谁就是混蛋

默克尔叫嚣国家必须为新世界秩序让渡部分主权

2018年11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康拉德-阿登纳基金会听众发表演讲时表示,民族国家今天必须做好放弃部分主权的准备,尤其在移民、边境甚至是主权问题上,民族国家不应听从本国公民的意愿。

这是她一贯所秉持的世界主义思想的延续,也是欧盟“主权让渡”理论的要求。正是欧盟成员国对欧盟机构进行了部分的主权让渡,欧盟机构才拥有了共同农业、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以及货币政策等。

在演讲中,默克尔批评了自己党内的一些同僚的相关言论。早前一些基民盟的议员与默克尔唱反调,认为德国本应听从本国公民的意愿,拒绝签署有争议的全球移民协议。默克尔对此表示:有些政客认为,他们可以决定这些协议何时不再有效,因为他们代表的是人民。但人民是生活在一个国家内的个人,他们不只是一个把自己定义为德国人民的群体。

默克尔还强调,之前难民危机已清楚表明,没有单个国家可以独自解决难民问题,各国之间的统一合作必不可少。

2016年9月,联合国全体大会一致通过了一份旨在为难民和移民提供更多保护的意向声明,即“纽约难民和移民宣言”。宣言承诺维护难民权利,帮助他们重新安顿下来,确保他们获得教育和就业机会,193个参与国家同意向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提供更多援助。

在此宣言基础上,各国计划在2018年年底前拟定一项《全球性难民和移民协议》。

默克尔在德国联邦议会发言时强调,为了通过联合国移民协议,德国与其他国家一起努力了两年。这份移民协议及难民协议是一次正确的尝试,旨在为未来通过国际合作来解决全球问题提供一个成功的先例。

这里面最有意思的是,其实欧洲难民很大程度上是西方人自己亲手制造的。美国、德国等西方国家几年把谣言当借口,入侵叙利亚,见《民众抨击2013年西方借谣言发动叙利亚战争》,制造了无数叙利亚战争难民,结果导致难民涌入欧洲,欧洲自食其果。自己作死,结果默克尔还想拉上其它国家来给自己解套,天下有这种美事吗?

2018年12月7日,由默克尔一手提拔的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秘书长克兰普-卡伦鲍尔当选为新任党主席。这次选举中,她以微弱优势击败了反对全球移民协议的联盟党议会前任党团主席默茨。按照基民盟传统,党主席与总理通常由同一人出任,故此次选举的胜者可能成为德国下一届总理。

德国内部反对默克尔牵头的《全球难民协议》

过去三年,默克尔开放德国边界接受难民的决定引发德国乃至整个欧盟的广泛争议。

2015年,当大量难民在欧洲国家边境遇阻,境况极为艰难时,默克尔选择坚持世界主义理念,采取边界开放政策,欢迎因战乱而流离失所的人们,一时间超过百万名难民涌入德国。

这一决定也成为了默克尔政治生涯的转折点。虽然去年9月赢得了大选,但默克尔的基民盟得票率却创下历史最低,她也宣布2021年任期届满时不再寻求连任。

而德国右翼民粹政党另类选择党(AfD)在这次大选中却意外崛起,跃居为第三大党,德国联邦议会半个多世纪来首次迎来极右翼政党,民粹主义在德国和欧洲也再度逼近政坛核心位置。

因此,德国虽然是该协议的主要倡议国之一,近年来接收了大量外来移民,内部出现了诸多不同意见。

德国右翼民粹政党选择党(AfD)拉起了抵制的大旗,在联邦议院上递交了党史上第一份请愿书,要求德国政府放弃在《全球移民协议》上签字。

更令人意外的是,在默克尔的基民盟(CDU)内部,成员的意见也并不一致,这其中就包括了参加12月基民盟党主席竞选的三位悍将:基民盟秘书长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议会党团前主席默尔茨(Friedrich Merz)和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

上述三位党内重量级人物都没有完全站在默克尔一边,且都在不同程度上跟总理唱起了反调。

斯潘公开主张“重新审视联合国的移民协议”,并表示德国应保留控制和限制移民数量的权力,如有必要,德国应该推迟签署协议。

默尔茨则更为直接地表示,“难道在过去三年里我们什么教训都没有学到吗?”

有“小默克尔”之称的克兰普-卡伦鲍尔虽然表示支持移民协议,但她也认为有必要在党代会上对签署与否进行表决,她说:如果执政党内部对于协议的意见都没有一致意见,那么想说服民众接受这份协议无疑是难上加难。

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政客默克尔的右翼白左情怀坑了谁

大家知道,默克尔是从东德时代过来的,对社会主义充满刻骨仇视。这些年德国产业在中国大赚特赚,同时各右翼基金会和媒体,一直在中国做各种小动作。

所以这次欧洲难民事件里,右翼政客默克尔的支持,很有趣的显示了西方新自由主义右翼分子,跟民族保守主义右翼的分野。对了,后者在大众媒体里被前者定义和攻击为“极右翼”,这就是话语和话语权的体现。

默克尔开启的欧洲难民事件,一开始让她出尽了风头,俨然成为欧洲人的圣母。但遗憾的是,随着时间流逝,与难民近距离接触的欧洲人受不了了,意识到欧洲政客背后猥琐交易的人也受不了了。(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德国白左难民政策和后果激怒民众,德国极右翼崛起》)

欧洲反难民的不止是德国人,除了始终激烈反对难民的中东欧国家,还有《瑞典警察纵容穆斯林难民犯罪,曾无比包容开放移民的瑞典开始反移民了

反对呼声如此之大,让默克尔在执政后期也不得不做出各种表态,比如要求难民必须融入德国(延伸阅读:《土耳其裔球员缺乏德国国家认同被抨击》),指出德国不能再接收更多难民。

而现在,当默克尔即将下台时,但对允许超过上百万难民涌入德国的政策,默克尔又强调并不后悔。这是在任期届满前,没有连任压力时,真实表达出政治主张,还是说只是对前期错误不愿意老老实实认错,狡辩到底,捍卫自己所为的名誉呢?

我们很难知道,默克尔拥抱难民,究竟是出于白左情怀(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白人极端自由主义小清新危险在哪?》),还是试图将德国置于欧洲道义霸主地位号令诸侯,抑或是她代表德国难民既得利益集团利益(很恶劣的情形——《德国难民产业链养肥一群蛀虫》)。毕竟大家知道,政客都是骗子,谁信他们冠冕堂皇的话谁才是真的傻。而且中国也要警惕默克尔宣称的“新世界秩序”,鬼知道除了难民之外,还塞了多少私货。

一种解读:默克尔代表德国大财阀的利益

【radio】默克尔这话的听众是欧盟区各国政府。

欧盟就是一个已经出让了部份主权的“怪胎”,比如货币权,现在他要求成员国让出更多的主权权利,形成一个“准大帝国”,这样才能步调一致的和美国中国这2个巨无霸讲数。

至于这个欧盟是谁在幕后真正操控,我觉得特朗普说的再明白不过了原,“标题:向德国开炮!特朗普:欧盟只是德国的工具,其他国家会效仿英国退欧”,说得更精确一点,是德国大财阀的工具,当然还有一些西欧其他国家的大财阀。这些财阀追求的是在跨国范围(终极目标是全球范围)内的利润最大化,至于本国底层民众的利益是可以随时牺牲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推行看似“自残”的开放移民政策--外国移民进来了带了更加廉价的低端劳动力哇。

这个2013年的新闻也说明了点什么。

西班牙拒绝在欧债危机问题上向欧盟交出更多权力

2013年10月29日 15:23 中国网10月29日讯

中国网10月29日讯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0月28日报道,欧洲一体化的负面作用正在慢慢显现。欧债危机爆发三年半以来,为了防止各国被危机拖入泥潭,欧盟各成员国不得不加强经济政策方面的合作。

欧盟的职权界限开始模糊不定,各成员国都不愿意给予其更多权力。欧元区最糟糕的时期好像还未到来,一位欧洲的财阀说道,“如果没有来自市场的压力,经济一体化将失去活力”,然而实际情况是各国的企业不得不做出让步,将大量的权力转交到欧盟手中。对此,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以及其他的一些地中海国家领导发起了一项运动,直言在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拒绝向欧盟的政治经济合作方面作出进一步的让步,3年“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似乎并没有收到成效。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88.html

继续阅读: 德国 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