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工人阶级主人翁地位,王进喜铁人精神就是无源之水

作者:壬岷 来处:红墙往事 点击:2018-12-03 17:17:31

铁人”是如何炼成的

提到“铁人”王进喜,许多人都会想到他的顽强意志和冲天干劲——但少有人去追问这股精气神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铁人”王进喜有着自己的体会。

“铁人”王进喜在1966年2月16日的全国工业交通工作会议和全国工业交通政治工作会议,做了题为《读毛主席的书 听毛主席的话 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奋斗一辈子》的报告。

报告中简明扼要的道出了铁人是如何炼成的:

“大庆油田的胜利,是毛主席思想的胜利,是党的总路线的胜利,是大学解放军的结果,是全国各兄弟单位支援的结果。我在会战中为党做了一点工作,这完全是党的培养,毛主席的教导,群众的帮助。要是没有党,没有群众,我个人算个啥。“

“我在解放前,连玉门都没有出去过。解放初期,思想觉悟很低,眼光很浅,井底的蛤蟆只看见碗大的一块天,只知有碗饭吃,要为党好好工作。经过党的培养教育,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党和毛主席的教育下,阶级觉悟逐渐提高,为党做了一些工作,党却给了很大荣誉。我曾出席过甘肃省劳模会和全国群英会,并到全国各地参观学习,眼界扩大了,脑袋瓜也开阔了不少,知道了国内外许多大事情。”

“我深深体会到:我是打井的人,打井没有压力,就是豆腐地层也钻不进去,泥浆泵没有压力,地下岩屑就带不上来,井没有压力,就喷不出油来,人要没有压力就轻飘飘地过去了,就干不出好工作来。有了压力,干出来的工作,就是高水平、高标准的,经得起子孙万代的检查。这压力,不是那个领导给的压力,是我们中国工人阶级自觉自愿的压力。一个革命者,要有责任心,对党负责,对国家负责,对子孙万代负责,对全世界劳动人民负责,就应该有压力。没有油,国家有压力,我们要自觉地分担这个压力。”

“干革命不仅要与天斗、与地斗、与阶级敌人斗,还要与人的错误思想斗。一个人想什么,也得有个规格,有些事情是不能想的,有些事情是可以开阔地去想。要想,就要想怎样拿下大油田,想这么多困难怎么克服,想我们给全国每个人多少石油,想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

“我深深体会到:毛主席思想是力量的源泉,是一切胜利的根本。毛主席的思想多一分,人的志气就增加一分,生产就前进一步。只要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自己不骄不躁,艰苦奋斗,一切困难都可以克服,一切矛盾都可以解决,工作就可以搞好。”

在1966年一次会议,王进喜给一同参会的一位青年留言:“讲进步不要忘了党,讲本领不要忘了群众,讲成绩不要忘了大多数,讲缺点不要忘了自己,讲现在不要割断历史”。

王进喜的顽强意志和冲天干劲正是来自于一个“革命者”的自我定位,来自于“对党负责,对国家负责,对子孙万代负责,对全世界劳动人民负责”;来自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主人翁意识;来自于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用实践论、矛盾论分析、解决问题,并“不骄不躁,艰苦奋斗”,为了人民利益,不断坚持好的改正错的;同样来自于,他始终记得自己是工人阶级的一员,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份子,知道自己力量的源泉在哪里。

而所有这些都可以归结为工人阶级主人翁地位的确立和毛泽东思想的武装。

抛开这些根本性的问题,去纪念和缅怀,必然要流于形式。

我们通过“铁人”王进喜的简要生平,会有一个更为直观、丰富和深刻的认识。

艰苦童年

王进喜,1923年10月8日出生于甘肃省玉门县赤金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小名“十斤娃”。1929年,玉门遭受百年不遇的灾荒,为了活命,6岁的王进喜用一根棍子领着双目失明的父亲沿街乞讨。

1932年,军阀马步芳要建羊毛厂,王金堂被迫到百里之外的酒泉出劳役。为了挣钱给父亲治病,9岁的王进喜和几个穷孩子一起到虎狼出没、气候变化无常的妖魔山给地主放牛。王家有几亩地被区长以借为名长期霸占,王进喜不畏强权,前去讨要。虽然只要回了几丈白土布,却是王进喜与恶势力抗争的一次胜利。

14岁时,为了躲兵役,王进喜淘过金、挖过油。

1938年,15岁的王进喜进旧玉门油矿当童工,年龄虽小,却干着和大人一样的重活,还经常挨工头的打骂。有一次干活时被砸伤了腿,被厂主赶出大门,伤好后顶了别人的名字才混了个差使。

王进喜不甘屈辱,奋起反抗工头的欺压,常因反抗而受惩罚。师傅知道后,给他讲骆驼“攒劲”的故事,告诉他要讲究斗争方法,培养“耐力”。正是这苦难的经历和恶劣的生存环境,炼就了他爱憎分明、刚毅坚韧、倔强不屈的性格。

当时,玉门油矿的美国技帅垄断了采油技术,王进喜在矿里干了十几年没有上过一次钻台,没有摸过一次石油钻机的刹把。他作为一个干杂活的穷工人,多少年里连铺盖卷也没混上,盖的是破羊皮,铺的是稻草。

迎来解放

1949年9月25日,玉门解放。

1950年春,王进喜通过考试成为新中国第一代钻井工人。

从1950年春招工到1953年秋,王进喜一直在老君庙钻探大队当钻工,他勤快、能吃苦,各种杂活抢着干。他说,党把我们当主人,主人不能像长工那样磨磨蹭蹭、被动地干活。

1956年4月29日,王进喜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王进喜担任贝乌5队(1205队前身)队长,11月,在玉门油田试验钻机“整拖搬家”成功。

带领贝乌5队在石油工业部组织的以“优质快速钻井”为中心的劳动竞赛中,提出了“月上千,年上万,祁连山上立标杆”的口号,于1958年9月,创出了月进尺5009.3米的全国钻井最高纪录。

同年10月,王进喜到新疆克拉玛依参加石油工业部召开的现场会,获“钻井卫星”红旗,贝乌5队被命名为“钢铁钻井队”,王进喜被誉为“钻井闯将”。

1959年9月,王进喜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并应邀参加国庆十周年大典。10月1日,登上天安门观礼台,第一次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他高兴地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诗:“北京见到毛主席,混身是劲精神抖。满怀豪情干革命,永生永世不回头。”

(9月6日,在东北松辽盆地陆相沉积岩中发现工业性油流。这是中国石油地质工作取得的一个重大成就,时值国庆10周年,这块油田因此命名为“大庆”。)

10月26日至11月8日,在北京参加全国工交“群英会”,参加全国“工交群英会”。休会期间,王进喜参观首都“十大建筑”,路过沙滩时,看到行驶的公共汽车上背着“煤气包”,才知道国家缺油,他感到一种莫大的耻辱,这位坚强的西北汉子,蹲在沙滩北大红楼附近的街头哭了起来。从此,这个“煤气包”成为他为国分忧、为民族争气的思想动力之源。

(1959年,我国原油产品总销售量为505万吨,国内自产仅205万吨,自给率仅占40.6%。民用油中最多的煤油和柴油库存量一年比一年下降,原油及其产品产量远远不能满足需要。高级航空油全部需要进口,不足地方都是通过香港资本家从西方偷运过来的,风险非常大,经常被滞留。朱德总司令曾深有感慨地对时任石油部副部长的康世恩同志说:“没有油,坦克、大炮不如打狗棍,打狗棍拿着还可以打狗,坦克、大炮没油就不动啊!”)

石油会战

1960年2月,东北松辽石油大会战打响。

1960年3月15日,王进喜带领1205队从玉门出发,赴大庆参加石油大会战。3月25日,到达大庆萨尔图火车站。下了火车,他一不问吃、二不问住,先问钻机到了没有、井位在哪里、这里的钻井纪录是多少,恨不得一拳头砸出一口油井来,把“贫油落后”的帽子甩到太平洋里去。

面对极端困难和恶劣环境,会战领导小组作出了学习毛主席《实践论》和《矛盾论》的决定。王进喜组织1205队职工认真学习“两论”。通过学习,王进喜认识到:“这困难,那困难,国家缺油是最大困难;这矛盾,那矛盾,国家建设等油用是最主要矛盾。”

当时工人们住在简易棚户里,漏风又漏雨。睡觉的时候,就跟睡在野外的草地上一个样,他们一个挨一个,互相挤着互相取暖。

一天晚上,萨尔图的气温降到了零下20多度,牛棚里面结满了冰霜。大伙根本就睡不着,这个时候,王进喜提议说:“咱们来作首诗怎么样?”这个提议把大伙都给逗乐了,因为他们都知道王进喜什么都行,就是认字不行,更甭提作诗了。

可王进喜却说:“你们别笑我,作高水平的诗咱们不行,咱可以作简单的啊,只要能鼓舞士气就是好诗。”他说:“你们听,外面的风声,呼呼地,像不像风扇?你们再看看外面的雪,像不像炒面?我的诗就有了,北风当电扇,大雪是炒面,山南海北来会战,要夺一个大油田。干!干!干!”

4月2日,1205队的钻机到了,没有吊车和拖拉机,汽车也不足。王进喜带领全队工人用撬杠撬、滚杠滚、大绳拉的办法,“人拉肩扛”把钻机卸下来,运到萨55井井场,仅用4天时间,把40米高的井架竖立在茫茫荒原上,成为石油大会战的第一口井。

井架立起来后,没有打井用的水,4月14日,王进喜组织职工到附近的水泡子破冰取水,带领大家用脸盆端、水桶挑,硬是靠人力端水50多吨,保证了按时开钻。萨55井于4月19日胜利完钻,进尺1200米,创5天零4小时打一口中深井的纪录。

4月29日,在“五一”万人誓师大会上,王进喜成为大会战树立的第一个典型,成为大会战的一面旗帜。也就是在这次大会上,他喊出了对祖国的铮铮誓言“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一要拼命大干、苦干,不怕苦,不怕死;二要拼命“转脑子”,搞科研、搞革新,自主创新)。

1960年4月29日,1205钻井队准备往第二口井搬家时,王进喜右腿被砸伤,他在井场坚持工作。由于地层压力太大,第二口井打到700米时发生了井喷。当时没有压井用的重晶粉,王进喜当即决定用水泥代替。成袋的水泥倒入泥浆池搅拌不开,危急关头,王进喜不顾腿伤,扔掉拐杖,带头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最终制服了井喷。

房东赵大娘看到王进喜整天领着工人没有白天黑夜的干,饭做好了也不回来吃,感慨地说:“你们的王队长可真是个铁人哪!”余秋里得知后,连声称赞大娘叫得好。在第一次油田技术座谈会上,余秋里号召4万会战职工“学铁人、做铁人,为会战立功,高速度、高水平拿下大油田!”

7月1日,在油田万人大会上,被树立为“五面红旗”之一。10月,被任命为钻井指挥部装建大队大队长。

1960年,王进喜带领1205钻井队连续创出了月“四开四完”、“五开五完”的好成绩,到年底,共打井19口,完成进尺21258米,接连创造了6项高纪录轰轰烈烈的石油大会战很快取得了显著成果。

1960年6月1日,大庆油田首车原油外运。1960年底,大庆油田生产原油97万吨。

后续工作

1961年2月,王进喜调任钻井指挥部生产二大队大队长,负责管理分布在大荒原上的12个钻井队。他经常身背干粮袋,骑着摩托车或步行,深入到各井场,调查研究,检查工作,帮助基层解决各种实际问题。当了大队长后,他深感没文化开展工作困难,拜机关干部为师,抓紧一切机会学文化。他说:“我认识一个字,就像搬掉一座山。我要翻山越岭去见毛主席。”同年秋,在解放村建起大庆第一所小学。

王进喜学习技术知识始终坚持学以致用。他说:“干,才是马列主义。不干,半点马列主义也没有!”他带领工人们用40年代的老钻机,克服技术上的困难,打出全油田第一口斜度不足半度的直井,创造了用旧设备打直井的先例。他与工友们发明了钻机整体搬家、钻头改进、快速钻井等多项技术革新,对改进钻井工艺技术做出突出贡献,被油田党委授予“工人工程师”的称号。他对待工作严细认真,一丝不苟,经常向工人强调:“干工作要为油田负责一辈子,要经得起子孙万代的检查”。

王进喜等人的经验和做法有很多成了油田的规章制度。如“三老四严”(即当老实人、说老实话、做老实事,严格的要求、严密的组织、严肃的态度、严明的纪律)和“回访”制度等,还在全国工业系统推广。

1961年春,部分井队为了追求速度,产生了忽视质量的苗头,连铁人带过的1205队也打斜了一口井。为了扭转这种情况,4月19日,油田召开千人大会,对钻井质量问题提出严肃批评,这个日子被人们称为“难忘的四•一九”。事后,已担任大队长的王进喜带头背水泥,把超过规定斜度的井填掉了。他说:“我们要让后人知道,我们填掉的不光是一口井,还填掉了低水平、老毛病和坏作风”。

铁人王进喜从普通工人成长为领导干部,但他功高不自傲,始终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对工人和家属关怀备至,而对自己和家人却严格要求,一辈子甘当党和人民的“老黄牛”。他说:“我从小放过牛,知道牛的脾气,牛出力最大,享受最少,我要老老实实地为党和人民当一辈子老黄牛。”

(1964年2月13日,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的春节座谈会上发出号召:“要鼓起劲来,所以,要学解放军、学大庆。要学习解放军、学习石油部大庆油田的经验,学习城市、乡村、工厂、学校、机关的好典型。”)

1964年12月21日,王进喜出席全国三届一次人代会;12月26日,参加毛主席71岁生日宴会,毛主席称赞铁人是“工业带头人”。在大会上代表工人做了《用革命精神建好油田》的发言,受到与会代表的热烈欢迎。

从北京回来后,他依然保持谦虚谨慎的习惯,从来没忘了自己是工人阶级的一份子。他说,我是个普通工人,没啥本事,就是为国家打了几口井。一切成绩和荣誉,都是党和人民的,我自己的小本本上只能记差距。他一边参加劳动一边听取群众意见,解决工人的实际问题,成为大家的知心朋友。

铁人王进喜对自己和家人要求非常严格。铁人家是个大家庭,全家10口人,弟妹子女还要上学。为了维持全家生计,王进喜叫老母亲管账,精打细算过日子。会战工委和各级党组织都想尽办法对困难职工给予补助,像王进喜这样的情况可以享受每月30元的“长期补助”,但王进喜自己从来不花,他把这些钱都补助给困难职工了。大队派人给他家送去猪肉和面粉,他都一律拒收。工人们想把他家铺炕用的苇草换成席子,他老母亲也不让。

铁人患有严重的关节炎,上级为照顾他,给他配了一台威力斯吉普车。王进喜自己很少坐,就用它来给井队送料、送粮、送菜,拉职工看病,完全成了公用车。可老母亲病了,是铁人的大儿子用自行车推着去卫生所。与他的爱人同期来油田的家属多数已转成正式职工,他的爱人却一直是家属,在队里烧锅炉、喂猪。他甘当党和人民的“老黄牛”,为我们树立了廉洁奉公、无私奉献的公仆形象。

1965年4月,王进喜被中共大庆会战工委任命为钻井党委常委、钻井指挥部副指挥;7月24日,参加石油部政工会,首次提出“全国每人每年半吨油”的奋斗目标。

1966年2月16日,王进喜参加全国工交工作会议和工交政工会议。同月,被国务院任命为大庆石油会战指挥部副指挥。4月6日,被石油工业部授予“石油工业部五好标兵”。6月4日至7月25日,出访阿尔巴尼亚。9月3日,带领石油工业部报捷团赴京,向党中央、国务院报捷。10月1日,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观礼。

1967年1月4日,王进喜在北京向周总理当面汇报大庆油田形势。1月10日,回到大庆,积极传达周总理指示精神,呼吁要坚持抓革命、促生产。

1968年4月27日,王进喜被推选为钻井革委会副主任。5月31日,被推选为大庆革委会副主任。

1969年2月,王进喜担任大庆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4月,参加党的“九大”,被推选为主席团成员,并被选为中央委员。

1970年3月18日,王进喜在北京向周总理汇报了大庆情况和油田生产存在的问题,周总理批示大庆要“恢复‘两论’起家基本功”。4月,到玉门参加全国石油工作会议。4月19日,在解放军301医院被确诊为胃癌晚间。10月1日,以中共中央委员身份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检阅。11月1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47岁。11月18日上午,大庆油田举行隆重追悼大会。11月18日下午,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向王进喜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结语

“铁人”王进喜是石油战线千千万万先进工人的一员,是新中国工人阶级的典型代表。他和他的战友们是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一代工人。

他们的政治觉悟、思想境界、大公无私的品德、吃苦耐劳的精神都是所有工人阶级队伍中最优秀的。在那艰苦的岁月中,他们以主人翁的姿态,自强不息、胸怀大局、勇于奉献、顽强拼搏、不断创造,为我国完整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的建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为劳动人民当家做主人的社会主义建设贡献着自己的智慧。

搞社会主义离不开这样的工人阶级队伍。

没有工人阶级主人翁地位的确立,没有毛泽东思想的武装,学习“铁人”精神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865.html

继续阅读: 人民力量 文革 新中国 劳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