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前三十年各地吃饭温饱情况典型案例

作者:网友 来处:鼎盛 点击:2018-12-10 19:06:49

围绕新中国解决温饱问题有不少看法,之前我们介绍过《中国人是什么时候吃饱饭的》、《中国人是怎样吃饱饭的——都归功于联产承包责任制挺无耻的》两篇分析,下面转载一些网友介绍的情况,当然,个案罗列必然挂一漏万,此处也没涉及六零年的几个重灾区,如四川、安徽、河南几地,主要介绍这两三年特殊时期之外的情况。怎样看待毛泽东时代的“贫穷”》、《新中国国人辛苦累积驱动中国的爆发性发展》则具体介绍了当时的政策背景。

河北博野县的吃饭温饱情况

文革后期和改开前期生活质量提高和ID没啥关系,列了些数据否定了一下ID的包产到户。说说俺自己询问父母和老公外婆得到的情况

俺老家这里的

博野县北白砂村,听着名字就明白了吧,沙土地,村里土地有一多半是沙土地,黄土和细沙混合的。这种地不算差,种植玉米花生和红薯都不错。

村子不靠河,但地下水没问题,打井可以灌溉,人均土地全县1.3亩左右

这个村子算是中国农村里的中等,不肥,但,除了旱之外也没啥天灾,要比福建和两湖地区台风水灾频发好点,当然粮食产量也跟人家没得比啊,差老了

村里基本都是王姓,附近十几个村都是一个大家族,但是大家离得比较远,不团结也不抱团,不欺负人也不会被人欺负。大家老老实实干活就是了。这是大概情况

我曾经问过家里大概的情况如下

1:小时候吃得饱么?

我妈:算是饱,当然吃的很一般,玉米红薯面粉差不多比例,三年困难也没吃不饱,就是吃的稀点(这点右棍会破口大骂吧,然而是真实的)

2:啥时候吃的方面明显改善,

我妈:76-77年,和你爸谈恋爱他家就没再缺粮过

3:村里的水泥水渠什么时候修的

我外公:75年

4:村里啥时候开始用化肥的

我外公:75年,碳铵和氨水,放在陶罐里

5:包产到户前后有啥区别?

我外公:没什么,就是种地吃饭,包产到户后人丁不旺的家庭变得比较苦难

6:这种差异大么?

我外公:大,孩子少家庭找对象都难,生活困哪

7:80年代后期农村社会很乱,为啥

我外公:穷人没饭吃,只能去抢,要不吃啥(我外公42年党员,八路军地方干部,53年从市里回乡的)

8:后来生活好了您觉得是为啥?

我外公:有了化肥可以种花生,绿豆,咱村土适合种这

差不多就这些,我在想起来再补吧

对此俺简单地分析一下我老家似乎没太多饥饿的原因

1:距离县城太近,可以自留地种些菜和小养殖补贴家用

2:距离县城太近,算是典型村,懒汉早被整的两面熟了,种地没法混日子

3:外公是书记,他本地政府熟人多,能要点水泥化肥拖拉机啥的

4:村里人多沾亲,只有极少数是外来户,因此下地劳动大家没什么办法偷懒,不好意思

5:俺老家人非常朴实,基本没任何矛盾,集团劳动可以开展起来

我小时候偷玉米,人家农户追到家里来说偷得那几个才打了药危险,给我拿几个没打过的吃去

顺便说一下为啥有很多农户觉得80年代以前非常穷

我猜是三个原因

1:小岗村那样的懒汉村,内部不团结,道德败坏,不干活当光荣,你种个大棚,村里眼红给你砸了。这种村子应该是穷村里最大比例的。

2:山区半山区村,这种村落,10年左右我在四川还见过,种橘子没钱买拖拉机运走,贩子上门收一毛多一斤,赤贫

2:有自然灾害村落,不解释,福建,浙江,两湖,安徽很多。

本贴由【wochi】于2018-12-10 17:30:36发表

苏南某地温饱情况

算经历过文革的尾巴吧。生在农村,8个月大到城里。中间偶尔回农村最长半年。

小时候喝牛奶,当时送牛奶的是一辆28大杠带两个铁皮篓子,牛奶瓶是那种上面有个纸盖子的大口玻璃瓶。到院子里会吆喝,然后我自己就会拿着茶缸去打,当场揭开盖子倒给你。喝到某一天奶奶说你大了以后不喝牛奶了,后面就没有喝了。奶奶还跟周围邻居夸我懂事情,送奶工来知道不拿着茶缸去打牛奶了。同院子的小朋友有喝到小学的,当然也有不喝的。

周总理毛主席去世向阳院里已经有了9寸的电视,一院子的大多数家属围着电视开追悼会。对咯当是应当是为了防震家家户户都在院子里搭了防震棚。电视机是放在车队吕伯伯家的防震棚里的。他们家防震棚是用铁皮搭的特别高级能坐好些人。周总理的追悼会是在晚上看的,大人们有掉眼泪的。我在打哈欠不断有大人问要不要回家睡觉。毛主席追悼会是在下午,大人们都在学校礼堂开没带我们,家属和孩子还是在院子里的9寸电视机前。当是人人胸前都带小百花,大人还带黑袖章。打倒四人帮的时候学校出了很多黑板报,当时的漫画风格很传神。什么一只脚踩着王张江姚咯,什么一根笔踩着王张江姚咯。我跟小朋友们都特别喜欢看。

说道吃没有印象挨过饿,只是好吃的东西少,经常到邻居啦同学家里厨房碗橱里偷菜吃。那时候家家户户都会腌咸菜或者晒水煮黄豆啥的,我们当时是院子里的红小兵,负责维护院子治安。每天扛着小竹竿排着队挨家逛他们的防震棚和厨房啥的,有好吃的也顺带吃点不敢吃多怕给发现了。吃完后还评论谁家的咸菜腌的好。当是住筒子楼,厨房是共用的,每家的小煤炉都放在水池边公共厨房间里。就记得每天看大人们生炉子,也有晚上封上的,但是要耗蜂窝煤。有时候也用煤油炉那是高级货了一般是来客人临时炒菜或者夜里加餐才启封。75年用上了煤气包,也就是液化煤气罐。算是比较早的了,换煤气包要找邻居借一种两个轮子的小推车,拉着去气站换气。

说说票证,那时候有粮油证,买米不但要粮票和钱,还要粮油证。粮站不但卖米还打油。买米买油是自己带着布袋子和油瓶到粮站,从高处一个大漏斗一样的容器里倒到称上的小一点漏斗状容易,称好了在一拉闸,你用口袋在出口接着就可以了。城市户口工人干部每个月好像是32斤粮食几两油忘记了,孩子也是,没工作的好像是28斤。我家两个有计划的带我一个没计划的也够吃没听月底不够的。另外还有布票也是每个月多少尺,然后豆腐票副食品票肉票啥的,反正每个月一大堆,用的时候要自己剪,对了也会发农场的西瓜还有桃子。特别喜欢过年,过年有好吃的。单位会发副食品,粮站也发额外的购物卷。

然后说说农村,中间有一个半年我跟妹妹换了下。她到城里我回了乡下。对吃的没有印象了反正肯定没有吃不饱,有印象的是过年生产队分鱼塘里的鱼,大大小小的都在场上一堆堆放好,然后挨个去领。还有个印象是农村那时候到路边就是粪缸,一口大缸埋在地里,露出一点点在地面上。看到农民们挑粪水到地里去。冬天还组织黏河泥,就是用一种网兜样的工具把河里的河泥弄到穿上,然后再抛到地里。当是农村有社办企业,还有养蚕的。早上出工是吹哨子,中午各回各家吃饭,下午再出工。看到插秧是一排人排好了两头有人拉着绳子,再有人吹一声哨子大家弯腰沿着线插一次。

小时候院子里来过要饭的,安徽的带着证明,带着碗要吃的,钱也成。有一次捡到几分钱给了要饭的邻居大妈还夸我。一般大人会给他们米饭或者馒头。看到他们在院子的共用水池用米饭洗衣服。

想到哪儿写到哪,没有认真整理。各人感觉那时候邻居同事或者社员关系都非常融洽,大家有点好吃的都端来端去。改革开放前几年大概82年左右吧,社办企业发展的比较好,年底分了几百块钱。那一年一家老少聚在一起过年很开心。后面也年年聚,社办企业后来变成乡镇企业了然后变私企了。

本贴由【年糕兄弟】于2018-12-10 16:37:14发表。

广东江门温饱情况

我是农村的,也算经历过文革尾巴。记忆中经历过的文革时代没现在宣传说的那么乱,可能是我们家乡在穷乡僻壤吧。

饿的记忆只有那么一年。我们书照读,当然,高年级后,就会参加生产劳动,比如修公路、下生产队参加田间(学校组织的)劳动。也会参加一些运动,记得的是批林批孔。这些运动的时候,学校会组织我们学生晚上回家在村里喊口号的,指定由高年级的人负责,带领大家围着村里喊一遍。

所以群众运动,我大了一点,星期六回家下午参加队里干活,记得就是田间读报活动,劳动休息半个小时,大家听人读报,其实,就是闲聊。其他的没有记忆了,但坚持时间不久。

印象中的文艺,就是看电影,还就是大队、公社的文艺宣传队到大队、生产队的演出,记忆中的演出,只记得一首歌——南泥湾。

电影,第一次看的《南征北战》。

当时过年确实是不怎么热闹的,提倡的移风易俗,过年是很冷清的,也就放假几天,但会去走亲戚,有猪肉分,家里杀个鸡,但没有放多少鞭炮。也没有现在盛行的拜神拜祖宗,更没有集体的祭祀活动。——记忆中81年之后才开始重新开始盛行拜神的。

没有端午节,但有清明节,可以去铲山,却也没现在拿三牲去祭拜的。那时讲究是一切从简。

我们家是山区,大队有个林场,种有橡胶,杉树。生产队自己也种有杉树。同时大队还有储备粮仓(我印象中有几万斤,都是各生产队上交的),每年到青黄不接的时候,有困难的超支家庭(象我家就是超支户),就会得到救济。大概是2、300斤的谷..........随着橡胶成长,可以割胶了,每年大队就有一笔可观的收入。大队有林场,有橡胶,有杉树,林场有十几个割胶工人。橡胶也是与当年生产建设兵团一起种的,是1969年开始种的橡胶。我们大队有三个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的连队。一个在我们村边上,隶属九师十团。还有两个是隶属九师十一团。 是他们教我们大队种的橡胶,当年的共产党还是很为集休做事的,所以,大队是也就开荒种橡胶了。

至于种了多少,我不清楚。光橡胶的钱,80年代一年收入就有10万。

大队过年的时候,也会买猪杀了,分按人头分到各家各户。下面的帖子我也说了,85年,我们大队拿出了30万修了小学的教学大楼四层(据说当时是全县第一个修教学大楼的大队小学),86年,又花了30多万,将高压电接来,村村通了电。

关于物质,有一个每年举行两次的大规模下乡集会,叫物资交流大会,就是公社组织供销社、收购站、食品站还有食堂等等将物资运到大队里来,大家去那里买东西,卖东西。还有杀猪的,等等。

本贴由【U333】于2018-12-10 14:52:28发表

北京、东北温饱情况

我反正是没印象饿肚子,就记得馋,也没印象周围有谁家吃不饱饭,猪肉凭票一天就能买几两所以肉吃得少就记得馋了

我是帝都城里长大的,但是有很多农村的穷亲戚。60年冬天,最糟糕的时候,城里人也没油水吃不饱学校都尽量不上操我姑姑上中学整天喊饿,我奶奶没辙了,打发我老爹回东北老家找大舅家要饭去

腊月,倒两次货车,再坐拖拉机马车回到我大舅爷家,舅爷听了城里人挨饿都不信,给装了一麻袋的粉条、角瓜丝、两大盖帘的冻饺子,还有半片猪肉,上不了火车,得大队公社三级开证明不是投机倒把,回到北京那个年算是过的不错,我奶奶在的时候年年都得念叨

我老家差不多是东北最偏远的地方了,大兴安岭脚下,黑龙江内蒙交界的地方,60年最困难的时候也没听说过吃不饱饭的。倒是改开以后,日子倒是一天不如一天,齐齐哈尔的堂叔堂姑在大厂子里的国营工人下岗没退休没社保,农村老家大豆种植全玩完儿

自给自足小农经济时代做个自耕农没问题,在大资本大工业时代做自然资源旅游目的地也没问题,但是在大资本大工业时代做个小自耕农,悲剧了。前些年,你要是去我老家,轻易别念改开的好儿,挨打那是轻的

【十月】2018-12-10

其它地区温饱情况

80年代,郑州的农民工如果是附近郊区的会从家里带干粮,吃过他们的窝窝头,玉米面红薯丁杂合在一起,应该还有点白面要不然粘合不到一起。【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小时候,一农村同学用红薯馒头换额的白面馒头,不过,那同学是馋。再认识一改开早期在哈尔滨上大学的,每天吃高粱大碴子饭;偶尔吃一顿吃大米饭,伊这样形容:就像是从嗓子眼里伸出一只手把白米饭往里扒,那个香甜,不用菜。【无聊的土人】

最苦的还是农村,是那些浮夸严重的省份;城里因为有定量,问题只是吃不饱而已。那三年,数百万人辗转新疆,后来编入了新疆建设兵团。【无聊的土人】

这算是见过3年自然灾害的。我记得但是说新疆粮食富裕,铁道部的人有拿面口袋从新浆弄回来饼(应该是囊),那个羡慕。公安部组织打黄羊,在内蒙埋伏好了,羊群一到摩托车架轻机枪卡车架重机枪追着打,打了不少,分给北京各部委的,有些分到肉的还挖出子弹。【利布】2018-12-10

老家在胶东半岛,集体经济发展的很好,文革期间也没受多大影响,83年被强制搞了分田单干,倒是现在呵呵。难道农民挣的工分不是钱吗?各地不同,少的据说每个劳动日(一般为10分)值人民币8分钱称为“邮票村”,我们老家胶东,每个劳动日值8角---1.2元不等!主要是看自然状况及社员是否勤劳。我们老家一个壮劳力每年可以挣2400工分左右,你算算一个壮劳动力每年能挣多少钱。

本穷72年的 县城菜农出身 印象中没挨过饿 父亲是普通工人 小时没奶吃每月发工资的第一件事就是买炼乳饼干 母亲农村户口 据我奶奶讲本家没有饿死的 但有一家外地亲戚有饿死。76年妹妹出生 在我手里学会走路 应该是77年吧 那时有点记忆了 ....但80年左右还是要凭票供应粮油。地点是皖北县城。【wsln】

俺鄙视丑化歪曲前30年的人,可以忽略时代背景一味的拿时代社会的进步来证明前30年不行。真要这样论证的话,矮凳78年掌权到97年死的时候近20年中国还有一大堆人吃不饱呢,而且90年代全国盗匪猖獗,为什么?俺家出身也不是工人也非军队大院,是你们口中被迫害的臭老九出身,我妈是老师工资58,单位里的臭老九教授工资120,同学父母是食堂职工工资大概30-40具体不详,我家对门纺织女工工资72,普通工人大概40多左右。我们的粮食定量70%是细粮(大米,白面)30%是杂粮 (玉米面,高粱米,红薯)通常细粮就基本够吃了,杂粮的定量少部分买高粱米和玉米面多数留着冬天买红薯,因为爱吃红薯。吃不饱是没有过的事。见过吃不饱的人家,我们楼下邻居男的当过国民党兵(都叫他老兵油子)在单位里做杂工不清楚工资多少,家里有4个孩子老婆是农村的没户口,又从农村老家带去一个亲戚的孩子寄养一共养5个娃,他们家吃饭时馒头都切成半个一份,每个孩子吃半个馒头,剩下的喝粥。个别现象不能代表全部,即使今天依然有一部分人吃不饱饭,只不过你现在吃饱了,不知道他们而已。【马识途】

大多数基本上除了60年饿死人之外都是能吃饱的(我听到的饿死人的有一个,但是现在想起来应该算是营养不良引起的病死),不过也就只能算温饱,算不上吃的多好。农村喝粥偶尔吃顿红薯是免不了的。真正好是83-84年,我记得农民也上街买肉买鱼吃了。彻底放开了吃鱼吃肉还是要到2000 后

前期的计划经济,跟国家的生产力水平是符合的,需要快速建立工业体系,快速进行国家积累,同时还要面对计划是全面包围的国际地缘环境。所以,那个时候,很多的积累都沉淀在国家资产上,对大家也讲的是贡献奉献。【老孔】

真正吃的问题不再那么重要得到九十年代末了,之前都是逐渐改善的过程,不存在什么包产到户还是改开后的突变。【gramophone】

我68年10月30号的,刚刚过50岁,自小印象就没吃不饱饭过。外婆家城市贫民,爷爷家解放前就进城,但还保持两边跑动,从未饿死过谁,但挨饿是有的,三年困难时期。【枪和玫瑰】

一些人其实已经昏了头,这些年中国虽然也有过波折,好歹闯过来了,于是感觉良好,自然鄙视前人,充满了制度自信什么的。当人口断崖这种最要命的情况降临,突然发现有灭顶之灾的危险,猜猜,骂邓最狠的会是谁。【黑旗军】

战备经济的结束才是这种感觉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其它吹的那些,说实话就是四人帮在台上,战备经济也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了,核大棒有了,和美帝也缓和了~~~【风兮兮】

前三十年大家都从政治工业农业水利分析了吃不饱的原因,真正吃不饱的时候也就59年那段时间,后面的七十年代吃还是吃得饱,只是吃不好而已,事物需要发展的眼光来看,但是到改开后来一个大下岗,教育医疗产业化,哼哼,谁好意思还来说前三十年【liyishu1】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890.html

继续阅读: 新中国 毛泽东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