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影子政府”:共济会统治世界

作者:郑彪 来处:何新新浪博客 点击:2018-12-16 13:58:07

随着20世纪以来西方文化总体上的持续衰落、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曲折中走向崩解和世界格局相应的复杂的演进,当代人类危机和全球各种地缘政治矛盾特别是东西方的地缘政治矛盾更加深化、激化,一个非常突出的表现是长期以来西方“影子政府”秘密影响、操控世界进程的政治内幕在国际上被日益广泛深刻地揭露。

近年来这方面涌现出一大批产生了重大影响的著作,仅出版的中译本就有威廉·恩道尔的《霸权背后》、《金融海啸》等、廖子光先生的《金融战争》、迈克尔·赫德森的《金融帝国》、丹尼尔·伊斯图林的《彼德伯格俱乐部》等等。至于我国学者的著作,最重要的一本书则是2011年出版的由著名学者何新编著的《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本书披露的资料和观点对当前处在关键时刻的中国发展和改革正在产生并将继续产生重大的影响,其在国内公开出版本身就对思想界、学术界和意识形态领域具有某种重要意义。  

该书不仅披露了国际政治领域大量鲜为人知的重要资料信息,也不仅反映何新个人的观点,而且包含了国家权威智库机构的研究成果。署名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前方、东源的文章指出:“‘影子政府’是指洛克菲类家族、高盛财团、共济会、骷髅会和对外关系委员会等能够对美英等西方国家决策施加重大影响的大金融财团、秘密社团等有组织的幕后势力。”(《西方的“影子政府”以及相关资料》,何新:《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中国书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27页)  

大量资料披露,而且国际上“不少历史学家认为,共济会是世界政治幕后的隐身组织。从法国革命、美国独立,到俄罗斯革命(指1917年二月革命——引者)、以色列复国等历史上的重大事件,都是由共济会促成的”,“纵观17世纪以来的整个世界近现代政治经济史,几乎无处不可以看到共济会员们的身影”,“对共济会政治活动的揭秘性研究,将导致近现代世界历史的改写!”(转引自上书,第50页)据公开的资料,可以确定西方“影子政府”除策划和推动了两次世界大战和相关世界重大事件以外,还策划和推动了诸如:1.主导了美国政府做出对日本使用原子弹的决策;2.设计美国战后的冷战等一系列对外政策;3.设计了联合国宪章主题内容等活动;4.促成了全球化的若干重大国际机制,包括各类首脑峰会如G8、G20峰会和巴塞尔协议、金融稳定论坛等等,以及通过欧盟、关贸总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的政策和决议;等等。(《西方的“影子政府”以及相关资料》,何新:《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中国书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50-51页)据此还可以进一步认定,近年来由美国发动的全球反恐战争、多年来的藏独、疆独、台独等分裂中国的运动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发生的西方反华运动、近年来中国周边的一系列危及中国安全的地缘政治事件包括许多国家的联合军演、2011年的中东“茉莉花”暴乱以及美国主导北约轰炸利比亚的战争,等等,其背后都有西方“影子政府”的那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  

何新研究认为,共济会体系本质上是国际资产阶级的联盟,这导致马克思恩格斯决意组织一个国际无产阶级的统一领导组织与之相对抗。这是一个从地缘政治学角度考察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得出的一个重要观点,有见地,有创新。将这个观点发挥一下,可以认为,从那时起百多年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国际无产阶级和劳动大众与西方共济会为首的一小撮国际垄断资产阶级之间——前者为争夺生存发展权,后者为争夺全球霸权和独占权——而展开的一场波澜壮阔的、无比激烈的、充满历史曲折的、有时是扑朔迷离的,但却始终是殊死的全球地缘政治斗争;而就近代以来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来说,从全球地缘政治的角度考察,就是近代西方国家从全球殖民扩张开始,在大规模灭绝美洲印第安人、非洲黑人等有色人种及其文明之后,终于侵入东南亚、南亚、东亚和中国,从此中华民族为争取民族生存和发展权而与总体上以犹太-盎格鲁-撒克逊为首的西方白人种族之间展开了一场地缘政治的殊死斗争。  

这场旷日持久的中西方地缘政治博弈,在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初,表现为中国救亡图存的民族斗争;20世纪初马列主义传入中国以后,它既是反抗帝国主义压迫和入侵的民族解放运动,也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也就是汇入了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国际无产阶级和劳动大众与西方共济会为首的一小撮国际垄断资产阶级之间的伟大斗争的历史洪流。就90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革命和建设运动的地缘政治实质来说,仍然是实现中华复兴伟业,也就仍然具有救亡图存的鲜明地缘政治性质。换言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成为实现中华复兴伟业卓有成效的思想武器(理论工具),也是中华民族维护自身利益的有效的地缘政治武器。  

1979年以来,主要由于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大气候影响,特别是美国在地缘政治上一度太需要中国,又善于搞战略欺骗,而中国又太需要发展经济,在特殊历史条件下,中西地缘政治斗争的残酷实质一度被全球化的华丽外衣掩盖起来。随着20世纪90年代两级格局倾覆以来全球地缘政治格局的迅速演变,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中国综合实力及其国际影响迅速增长,中美关系迅速成为东西方地缘政治矛盾和博弈(过去叫阶级斗争,现在叫地缘政治博弈)的焦点所在,由美国发起的名为“文明冲突”的这场全球地缘政治博弈的实质即种族灭绝终于随历史大潮浮出水面。  

 

苏联帝国“垮的原因”极其复杂,关键在政治领域,金融包括国际金融的问题说到底是政治问题。如果仅从地缘政治对抗的角度看,毋宁说以下政治原因是重要的:  

第一,国际共运代表人类正义,在思想、理论、道义上和政治上都是强大的,所以能够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上半叶对西方资本主义表现出一往无前、摧枯拉朽的地缘政治力量。然而,由于复杂的原因,在冷战条件下这个运动发生了严重的政治蜕化,表现为思想理论僵化停滞和意识形态分歧、地缘政治利益分化、政治意志衰退以及从思想退化、政治腐败发展到政治背叛,等等。  

第二,国际共运难以维持一个持续集中统一的强大领导核心,加以前述原因,国际共运几次发生分裂。20世纪60年代在苏共政治蜕变条件下的中苏分裂导致东西方地缘政治均势逆转。  

第三,国际共运与共济会体系相比,经济上始终处于弱势,总体上前者代表人类正义,后者代表非正义和邪恶(共济会是西方文化的一个毒瘤),但是由于地缘政治等原因,实际上相当复杂:正义如缺乏组织和团结,不能锲而不舍,难以形成持续强大的地缘政治力量;邪恶而有组织,追求霸权能锲而不舍,又占有资源,也会长期延续其走向衰竭的地缘政治力量。一个“‘拖’字诀”,往往先把对手拖垮了,如冷战中的美苏争夺,最后其实是苏联解体,美国衰竭,表面上却是美国胜出。  

且在国际政治中,前者分别由不同人种、不同地缘政治-文化背景的各国政党、组织构成,正义的政治目标难以长期一贯,共产国际在组织上难以持续存在,紧密团结,故国际共运时而强大,时而削弱,力量也难以长期一致;共济会体系却是地缘政治、金融、意识形态(宗教、文化)三位一体的高度严密的组织,其核心成员相对单纯(盎格鲁-撒克逊、犹太)、野心勃勃且具有高度组织性、领导力,特别是长期持续拥有巨大的金融财政资源支撑,从而是一种至今仍占有优势但已经走向没落和衰竭的地缘政治力量。  

第四,共济会体系亦即国际垄断资本联盟作为一种政治没落却至今仍然强大的力量,在于其几百年中在资本向全球追逐利润的同时,较早具有全球视野和全球思维,且特别善于学习和创新,包括暗中学习东方地缘政治智慧如《孙子兵法》,精于全球地缘政治谋略和实战(西方地缘政治学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特别善于破坏和削弱对手、欺骗和误导对手,尤其善于掠夺和榨取全世界的财富来补充自己,以维持其地缘政治优势,不然也早就垮了。  

近代以来由西方海外殖民扩张发动的全球地缘政治对抗,到19-20世纪演变为主要是国际共运与共济会国际垄断资本联盟之间的地缘政治对抗(20世纪的各种反帝运动和民族解放斗争是它的组成部分)。在经历了实际上的两败俱伤之后,这场地缘政治对抗进入21世纪时已经进入最后的决战阶段。前者在20世纪原本有机会取胜,但是功亏一篑。当前人类日益深重的危机正在引发全球政治觉醒,这将可能形成全人类自我拯救的强大地缘政治力量,但是迫切需要组织领导、整合和坚强的地缘政治核心;而后者虽然得计于一时,但是毕竟代表一种邪恶的也是没落腐朽的政治力量,在当代全球政治觉醒的历史潮流面前,他们终将失败;抑或两者同归于尽。  

尽管如此,由于有色人种多属于发展中国家,长期处于弱势和战略被动,致使其中许多国家和地区遭遇战争、饥荒、瘟疫、动乱、政变等地缘政治灾难。2008年10月30日享有盛誉的马克思主义革命家菲德尔·卡斯特罗指出:“世界野生基金会昨天在日内瓦宣布,依照目前的消耗速度,人类到2030年将需要两个地球的资源才能维持现有的生活方式。世界野生基金会是一个严肃的组织。不需要具有大学数学、经济学或政治学专业毕业生的水平才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是最有害的选择。发达资本主义打算继续掠夺全世界,他以为这个世界还能持续地承受下去。”((古巴)菲德尔·卡斯特罗:《最有害的选择》,《格拉玛报》2008年10月30日,郭懋安译,转引自乌有之乡网2009年4月21日)

这一切都是西方文明和资本主义惹的祸。愈来愈多的国家和人们已经清楚地看到,人类社会正在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全球地缘政治浩劫。现在最紧迫的是需要高度关注“影子政府”正在推动的一系列极其危险的计划,予以广泛揭露,唤醒国际社会,并做出有效的应对。这方面《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一书有许多重大的信息披露,其中有几则尤其令人震惊。(本文原标题:被改写的世界历史和未来——何新《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读后)(本文为拙著《世界变局与中国前沿》第一章《全球地缘政治格局演变分析》第一节的节选,原文无副标题,该书已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

 

(以下内容引自何新:《统治世界神秘共济会揭秘》,中国书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52-55页和第159-160页)​​​​

1.“减少”世界人口计划

据披露,西方“影子政府”为实行“减少”世界人口战略和政策做了长期实验和准备。

在洛克菲勒家族大力支持推动下,根据1989年解密的美国官方文件,1974年12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基辛格主持下制定了名为《国家安全备忘录第200号:世界人口增长对美国国家安全和海外利益的影响》(NSSM-200)的秘密报告。该报告于1975年福特就任美国总统后签署,成为美国政府的官方政策,也是长期以来美国政府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基础性文件。其主旨是实施大幅度“减少”世界人口数量的《世界人口行动计划》

基本思想是:世界大部分高质量的资源都在发展中国家,而这些国家属于“劣种人”,且数量极大,增长过快,必须除掉这些人口才能维护美国利益。文件指出:“在整个(计划)实施过程中,美国必须掩盖真实目的,要让人觉得美国的计划不是自私的而是利他的”,“美国必须隐瞒从发展中国家获得自然资源的真实意图,而说服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和民众相信,减少人口符合他们自己的最大利益。”该计划选取了孟加拉、巴基斯坦、尼日利亚等十三个亚非拉国家为重点国家(该计划不断滚动和修正,近年来有充分理由表明已经选取中国),此后三十多年来,这些国家都成为政治动荡国家。

该文件特别指出,为掩盖美国的行动,美国将利用联合国和多种非政府组织如联合国人口基金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计划生育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来实施这项计划。另据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威廉·恩道尔披露,“20世纪90年代早期,世界卫生组织监督了在尼加拉瓜、墨西哥和菲律宾进行的大规模破伤风疫苗接种行动。疫苗中含有使女性无法维持妊娠的成分。但所有的接种人员都不知道该疫苗含有堕胎药剂。”

当代地缘政治现实使人有理由相信,两极世界格局倾覆大大加速了美国实施“减少”世界人口计划的进程。1995年召开了关于清除地球“垃圾人口”的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会议。据德国《明镜》周刊记者汉斯·马丁·彼得披露,1995年9月27日至10月1日,由洛克菲勒家族出资建立的戈尔巴乔夫基金会邀集包括老布什、布莱尔、布热津斯基、比尔·盖茨等500名西方重要政治家、商界领袖和思想家,在美国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举行秘密会议,讨论如何引导人类走向21世纪问题。与会精英们认为,在当代条件下,世界的价值主要由占世界人口20%有价值的人口生产,其余80%属于“垃圾人口”,“垃圾人口”不仅无谓地消耗资源,且是前者的巨大的麻烦,产生极大的安全问题,成为“无赖国家”的根源

对此,会议提出的解决方案主要有二,一是布热津斯基提出的“喂奶主义”:“弃置和隔绝那些无用而穷困的垃圾人口,不使参与地球文明生活的主流,而由20%的精英将一些消费残渣供给他们苟延残喘。”如果这些“垃圾人口”不愿意接受这个方案,则有第二个方案:以高技术手段将其消灭之。汉斯·马丁·彼得是与会者,他认为该会议“对地球上每一个人所提出的问题是——你将是未来地球之宴的就餐者,还是食剩下的垃圾?”

当然,“喂奶”政策只是权宜之计,归根结蒂,问题在于谁是垃圾人口,谁是有价值的精英人口?其实,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亨廷顿在1993年提出的“文明冲突论”也有明示。现在距费尔蒙特饭店会议已经过了十五年,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特别是有色人种对此似乎仍然知之甚少,美国惟恐世界上人口最多而又埋头建设“全面小康社会”的中国人不明白,于是2010年4月奥巴马总统访问澳大利亚前公开对记者挑明:中国要想过西方人那样的好日子,不是不可以,只是地球只有一个,资源差得太多,(西方)根本不允许,所以中国必须自己想辄,找出属于自己的活法。对于美国总统如此高调和傲慢的讲话,许多中国媒体和学者选择了难堪的沉默。在这个问题上,俄罗斯学者清醒多了,例如俄共经济政策发言人C.格拉季耶夫教授早就指出,“休克疗法”是华盛顿共识的最野蛮形式,其定义是国际法意义上的“种族灭绝”。(李新:《俄罗斯理论界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论战》,第一论文网2006年11月27日)

何新指出:“对共济会政治活动的揭秘性研究,将导致近现代世界历史的改写!”相信它的冲击将带来国际学术生态乃至国际政治生态的重大变化,关于这一点,我们看看俄罗斯的例子就明白了。虽然苏联在冷战中遭到惨败,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俄罗斯终于恍然大悟了。越来越多热爱自己祖国、不愿将自己的命运与祖国分离的人们,正在努力摆脱所谓的自由民主制度和外部强加的西方价值方面的错误残余,将自己及后辈们对未来的希望与在国内争取影响国家发展方向的政治权力结合起来,与从西方到东方外交关系的重新定位结合起来,与摆脱世界邪恶桎梏结合起来。这种桎梏是美国式的极度扩张的世界秩序,实质上就是法西斯主义的世界秩序的化身。”((俄)瓦西里·列昂尼多维奇·彼得罗夫著,于宝林、杨冰皓等译:《俄罗斯地缘政治复兴还是灭亡》,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73页)人们看到,进入21世纪以来,这不仅是在俄罗斯发生的地缘政治进程,不仅在俄罗斯,在欧美发达国家,在拉美和许多其它国家,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破产和美国金融海啸激起的的全球政治觉醒正在形成一种改变世界格局的强大的地缘政治力量。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911.html

继续阅读: 西方 资本 权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