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撰文警告军队腐化衰败

作者:解辛平 来处:解放军报 点击:2018-12-17 12:10:13

( 原载于2014年7月25日《解放军报》二版)拉帮结派,必致军心涣散。门户之见,必致英才不举。买官卖官,必致败绩连连。一支军队可以在改革中迅速成长,也可以在选人用人的腐败中迅速陨落。

毋庸讳言,选人用人的不正之风也在侵蚀着我们这支军队:“不能打仗、只想在军队混个一官半职、谋取待遇的人”依然存在,搞“小山头”“小团体”拉帮结派的现象依然存在,“派不进、调不出”的本位主义现象依然存在,不务正业、投机钻营的人依然存在,不讲原则、不守规矩、不按程序的用人行为依然存在,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现象依然存在……

一位学者曾对近百年中国旧军队的衰败规律做过统计分析,结论是“从组建到丧失战斗力大抵30年左右”。衰败的一个共同原因,就是作风腐化。

虽非燃眉之急,恰是危亡之渐。不良作风对战斗力标准的腐蚀是渐进的、隐蔽的,却是致命的。犹如温水之于青蛙,使一支军队在不知不觉中陷入绝境;犹如蚁蛀之于长堤,在日侵月蚀中溃于一旦;犹如流感之于人群,在相互传染中失去抵抗;犹如膏肓之于肌体,在无可救药中徒唤奈何。

中外历史上,多少军队曾摧枯拉朽、不可战胜,威风八面、称雄一时,但最后都无一例外地倒在了作风上。无论是古罗马大军,还是拜占庭帝国军队;无论是蒙古铁骑,还是满清八旗兵;无论是李自成的大顺军,还是洪秀全的太平军,其衰亡至今仍让人唏嘘不已、引为镜鉴。

不管曾经创造过多少辉煌,赢得过多少胜利,一支部队只要作风坏了,战斗力的瓦解就不可逆转,战斗力标准的锈蚀就难以遏制。

北洋水师校阅,“徒求其演放整齐”,为让“看官”尽兴,竟请来杂耍助阵,故一临战事,便分崩离析,全军覆灭。“来远”舰大副张哲荣在甲午一役后痛陈:“我军无事之秋,多尚虚文,未尝讲求战事……虽职事所司,未谙窾窍,临敌贻误自多。”

军事训练不是演戏,角色、道具、布景、走场都事先设计好了,大幕一开,锣鼓一响,上去就照设定的套路一板一眼地演,演得再好也没有什么实效。训练场上唱 “折子戏”,战场上必然没戏可唱。

习主席强调,军队抓作风建设,最重要的是聚焦能打仗、打胜仗,贯彻和体现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抓战斗力不抓作风不行,抓作风必能提高战斗力。

我军的赫赫威名和良好形象,是浴血奋战打出来的,也是优良作风树起来的。从井冈山的挑粮小道,到南泥湾的大生产运动;从西柏坡最简陋的指挥部,到朝鲜长津湖那不屈的“冰雕”,正是这种优良作风,催生了我军强大的战斗力。

承平日久,其弊必生。为什么个别单位“硝烟味”日淡,“生活味”渐浓?为什么有些部队养兵环境越来越好,练兵条件却不见改善?为什么有的人想生活享受多,想打仗事情少?为什么“旧五多”还没有完全遏制,“新五多”又粉墨登场?为什么急难险重任务结束了,快捷高效的工作作风就不见了?诸如此类的“为什么”,都与不良作风对战斗力标准的侵蚀密切相关。

兵不在众,以治为胜。抓作风与抓战斗力同向用力,立新风与立战斗力标准一同推进,作风建设与战斗力建设就会同频共振、同生共长。

一个单位提倡什么反对什么,重视什么轻视什么,既反映对待战斗力标准的态度,更体现落实战斗力标准的力度。导向立在哪里,官兵心思就会往哪里聚焦,各项工作就会向哪里用劲。树立了正确的用人导向、工作导向、评价导向、资源导向等,就等于绘出了何去何从的路线,提供了孰对孰错的答案。

--选人用人的“刻度”,什么时候都应定在打仗上。如果平时重用热衷“点菜的”、冷落善于“点兵的”,偏爱会来事的、疏远会干事的,战事兴起,谁来指挥?鼙鼓催征,良将安在?

--有时候做“减法”比做“加法”、知道“不干什么”比知道“该干什么”更重要。那些只为利想、不为战谋的忙,那些只愿栽速生杨、不愿种公孙树的忙,那些周旋于迎来送往、沉湎于文山会海的忙,忙得越多对战斗力建设的危害越大。(信源

炎黄之家womenjia.org注:本文作者“解辛平”是“解放军报新闻评论员”的谐音简称。他不是一个团队,跨部门的创作群体,有社领导,有部主任,有资深记者、编辑,也有年轻人。解放军报社还成立了“解辛平工作室”,成为领衔打造这一新闻品牌的策划协调机构。延伸阅读《军分区副司令:因为军队腐败,我选择提前退

附录1:习总书记挽救了人民军队!

人民军队之所以与其它旧军队不同,就在于有着坚定的信念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人民军队来自不易,其标志性、历史性的转折是三湾改编。

三湾改编解决了如何把以农民及旧军人为主要成分的革命军队建设成为一支无产阶级新型人民军队的问题,保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奠定了政治建军的基础。

同时,三湾改编的三项重要内容之一——实行民主主义,也对团结广大士兵群众、瓦解敌军起到了巨大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三湾改编又丰富了我党早期的统一战线思想,从理论和实践上对统一战线工作做出了很大贡献。

但是,自从军队经商以后,这支战无不胜的人民军队变质了,旧军队的一切不良作风和习气都回来了。

贪污受贿大行其风,甚至发展到各种官位明码标价而毫无羞耻,如海军前王姓副司令,不但贪污受贿XX亿,还养了5个小老婆,事发后在其办公室就搜出现金数千万元。

为了买官无所不用其极,金钱贿赂、色相收买、威逼利诱等等全都来了,杀全家的有之、卖房子送老婆的有之,甚至怀才不遇郁闷地要反水者有之,而为了金钱出卖情报者也是大为有之,96及08年两次对台军事作战的方案被被卖掉了,期间军队内部之污秽实在难以言表。

各种封建迷信活动也开始了,军营搬迁、办公场所的朝向甚至于部队的训练,也要开始看黄道吉日、求问风水了,而那些所谓的不吉利数字如4之类也唯恐沾边了。

在此环境下,吃军饷搞克扣都发展到吃装备费和训练费,走私贩毒也屡见不鲜,在老百姓面前耍横,甚至欺压百姓造成国际影响的事件发生了,为了维护自己的私利,不惜与地方海关等执法部门枪炮对峙。

上行下效,对士兵的打骂体罚也回来了,士兵向小官行贿以求得入党、转士官甚至休假的恶劣现象也屡见不鲜,军官把士兵当成佣人而不是阶级弟兄了。

与地方无耻之徒内外勾结则成为常态,军官证、军装、军用号牌都是可以标价出售的,造成地方上用着真军官证和真的军用号牌的假军人、假军车横行。

初始,只是一些后勤部队的腐败,而作战部队在越训练越穷、导致心态日益不平的情况下,也开始利用自己手里的资源如飞机、军舰、军车加入经商腐败的大军,甚至成为当地黑社会的保护伞。

搞科研的不如会唱歌的、能干事的不如会拍马的、作风硬的不如会送钱的,此类现象比比皆是,造成多少有才华的、正直的军人黯然神伤。

军委两个副主席都是腐败分子,各军兵种更是全军皆没,大小贪官无数,这与当初的国民党军队有何区别?在有些地方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军队是国家的柱石,军队如此国家堪忧。

在此历史紧要关头,习总书记出任了党的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

习总书记大行反腐倡廉之风,对军队内的腐败分子痛下杀手,整顿了军队,弘扬了正气,让军队再次回归到人民军队的金光大道上来,恢复了人民军队为人民的宗旨,恢复了人民军队战无不胜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

习总书记拨乱反正、挽救了军队,再次树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其历史意义不亚于三湾改编,是我党我军历史上重大的事件,必将被载入史册!本贴由【pop3】于2018-12-18 19:46:56发表。

附录2:刘源的讲话摘录

总后勤部刘源政委在总后机关党课学习中的讲稿和2011年年底在总后党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稿

一、刘源政委党课讲稿摘要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敌人要想用武力打垮我们这个拥有8000多万党员的大党,简直是痴人说梦。关键看我们自己能不能保持纯洁性。美国兰德公司一位教授说:现在我们对付中国比过去对付苏联难多了。我们搞垮苏联只用了“两化”,就是“西化”和“分化”,要搞垮中国至少还要再加“四化”,就是要让中国老百姓对政治“淡化”,让中国官员“腐化”,让中共领袖“丑化”,让马列主义在多元化意识形态冲击下“溶化”。这“四化”,说到底就是化掉我们的政治信仰,化掉我们的大局观念,化掉我们的组织纪律性。如果这样,我们党就会蜕化变质、走向衰败,就会重蹈世界上一些大党老党失去执政地位的覆辙。而中国共产党一旦失去执政地位,13亿多人的中国,谁还能统一起来,那必将是一场巨大灾难。

“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是从思想上政治上掌握部队的重要前提。当前,敌对势力利用各种时机、采取各种手段,对我军掀起了新一轮渗透破坏的逆流。去年,他们借西亚、北非政局突变,把炒作攻击矛头指向我军,恶意攻击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挑拨我军与党的关系,煽动军队与党对立,鼓吹 “由军方强势主导向民主过渡,是埃及给中国做出的榜样,木乃伊已醒,兵马俑还会沉睡吗?”还抛出《告全国军人书》,发起所谓“中国人民解放军茉莉花革命运动”,煽动教唆我军官兵效仿突尼斯、埃及军队,在关键时刻“保持中立”、甚至“倒戈”。由此可见,敌对势力的用心何在。而他们说的,起码有一条是事实,无论是苏联东欧的解体易帜,还是西亚北非的政局突变,军队确实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我们必须筑牢防火墙,打好主动仗,把“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落实到具体行动之中,坚决抵制敌对势力的渗透破坏,确保部队政治合格和纯洁巩固。

现实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必须清醒地看到,面对各种思想文化的冲击,一些同志还做不到“不畏浮云遮望眼”;面对敌对势力的渗透诱惑,一些同志还做不到“咬定青山不放松”。去年,《人民论坛》杂志进行了党的优良传统流失状况专题调查,34.9%的人认为我们的党员干部“不讲政治,信念缺失”。中宣部和国家统计局的一个调查发现,党员干部中有17.6%的信仰非马克思主义。一个台湾作家撰写了一部诋毁解放战争的书,令人不解的是,这部书竟然在大陆公开发行了,而且一些领导干部还到新书发布会上去捧场,有个领导干部握着那位作家的手痛哭流涕,说“当年那场战争血流成河,不该打呀”。这些人是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还是站在国民党反动派一边?我们不禁要反问:当时中国内战究竟是谁先杀的谁呢?4·12大屠杀是谁杀了上万共产党人?长征中是谁在围追堵截红军?皖南事变中又是谁来围歼新四军呢?而1947年国共在和平谈判时,又是谁破坏了谈判、突然袭击攻打延安?还说要3个月就扫平共产党。接下来再问问:是谁为了抗日,为了民族的利益不记血海深仇,力主组成统一战线呢?今天又是谁为了中国的统一而不记前嫌,联合、支持国民党?最简单的历史常识和政治常识,很多领导干部却没有,实在可怕!

脱离群众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危险。对我们党员干部来说,最致命的就是忘记了自己代表谁、为了谁、依靠谁,缺乏对党和人民的忠诚。有的党的意识淡化,想问题、办事情没有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失去了为民谋利的动力,形式主义日益规范普遍,官僚主义更加冠冕堂皇,贪污腐化分子甚至已经到了猖獗的地步;有的以自身利益决定政治立场,处于顺境时立场就坚定,处于逆境时就发牢骚、讲怪话。

许多地方有一种怪现象,个别人拿公家的钱、物、官、事做交易,明目张胆地违法乱纪,甚至公然放话威逼,私下暗算诬告,打击残害忠良,绑架敲诈领导,拽上级当人盾,在军内搞黑社会那一套;而反腐败、抓纠风、查违纪、打黑除恶,倒变得像搞秘密活动似的,动不动还被扣上“闹矛盾、不团结、故意搅局”的帽子,甚至出现反腐败的人被搞腐败的人逆向淘汰,正义受压、怕挨报复,败类却弹冠相庆、升官发财,这样下去还有公理吗?风气能好得了吗?

古人说:“从善如登,从恶如崩。”我们导人向善,磨破嘴、费尽力,步步为艰。从恶,则快捷得很!以权谋私,原始古旧小技;纵欲妄为,禽兽伎俩行经。凡是人,谁不会?贪污公款吃回扣,低价买进高价卖,还用教?还要学吗?拼命地捞钱,大把地送钱,买官卖官,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谁不懂啊?傻子可能胆子更大!如果大家都这么干,我们苦哈哈地寒窗苦读,考取学士硕士博士全白搭。同志们常在办公室挑灯苦熬通宵,真没留神,咦?人家那边靠送就上去了。瞠目结舌了吧?作何感悟?谁还有心工作?而靠送提升的,没坐稳就赶紧捞回本儿,急着多搂几倍好再送……再搂……这个导向还得了啊!还成解放军吗?狂泄跨塌如山崩呀! 有个别地方当个兵都要花钱、塞钱,真要是打仗上战场,谁还会听你指挥,为你拼命呢?廖部长说了,将来上战场,是要吃黑枪的。大家都有枪有弹,从背后给你来一枪,咱们保卫国家是另一回事,反正不保卫你。

背离群众,叛离正义,遑论立场?

二、亘古未变的碑铭——刘源政委在党委扩大会上的脱稿讲话

2011年12月28日下午

最近,大家在下面流传一些情况,不少人跑来问我。确实出了大事,总得交代几句,让大家心里有个底数吧?我这里只想告诉大家,一定要坚信我们的党和人民,一定要坚信胡主席和中央军委!同时,请大家也充分信任我们总后党委。在廖部长领导下,我们党委是有原则、讲党性,有正气、讲团结的,是有战斗力、凝聚力的,特别是敢于首先从我们领导班子着手整治,从严治官,严于律己,先拿自身开刀!同志们掐指数数,世界上真敢在自己身上开刀的有几个?这需要何等的胆略和勇气!钦佩起敬之时,我们大家不该紧随跟进、拥护支持吗?特别是我们总后,管钱管物管人的,更必须抓好自律,敢于割除体内的毒瘤!郭副主席就特别表扬总后,能够率先整顿自己,自查清理班子,为全军带了好头!

别以为贪官就不怕,他们总是提心吊胆。现在,又出现不少新特点,其中一个就是,成帮结伙、黑恶啸聚、串案窝案,为祸更凶、为害更烈、为患更久。但也暴露出大弱点:别看人多、势众、复杂、权大,抓一个就拉出一串,打掉俩就全盘崩溃。

看看那些军内的蛀虫,成百上千万的贪脏枉法、命都不要了,变公堂为私宅以身试法、更拼上命了!我们作为一名党员、战士,还不该兑现我们的入党、入伍誓词吗?我坚信我们党内军内的健康力量,有广大官兵支持,咱们作为军队的领导,还怕什么?作战,就是我们的天职!

这里我再罗嗦两句,以免有人故意曲解:我们说的党内斗争与血淋淋的战场厮杀,性质决然不同。“生死存亡”是指党和国家,当然也与每个人命运攸关,但不能混同于真实战场上的你死我活!尽管毛主席反复强调:“要文斗,不要武斗!”历史的惨痛教训仍让人记忆犹新。至于舍生忘死的精神,在哪里都是金刚钻,同样可贵!

如《诗》曰: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我重回总后工作,感谢大家的支持!恰巧,碰上这伙儿人,撞上这摊儿事,不论好歹,当政委的不担当,谁来担当?我不出头,谁能出头?!前一段,廖部长冲我吼过一嗓子:“老子上战场,就没怕过死!”我一怔,当即大声说:“好!我没上过战场,但我死去活来多少次了。为捍卫党,我发过誓;作为军人,就不怕上战场牺牲!我一定跟你廖部长绑定了!”

同志们,在事关党和军队生死存亡的斗争中,我们大家必须紧紧抱在一起,“合军聚众,重在激气”(《孙膑兵法》),豁出命来,终生不渝,像历史上一样,把害党祸国的乱臣叛将、贪官污吏牢牢钉在耻辱柱上,让这帮家伙遗臭万年!(信源

附录3:刘源谈军队反腐

“政事儿”:你被称为军队“反腐先锋”,对于如今的军队反腐成绩,感到欣慰吗?

刘源:我认为,目前军队的腐败情况已经得到了有效制止,正在往更好的方向走。不过,徐才厚掌管政治工作十年期间,对选人用人造成的污染和危害是全局性的、致命性的,对党和军队事业损害破坏极大。反腐败斗争一开始,虽然没有点他们两个人的名字(郭徐),但说了他们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以前他们是不遮掩、明面上腐败,到后来是遮着掩着。

因此,应该认识到,反腐是一场持久战,十八大之后,肃清郭徐影响,重塑军队,是绝对正确的。比如张阳、房峰辉的问题,都是郭伯雄、徐才厚遗毒的一部分,当时牵连出来很多人。但张阳的问题比郭伯雄、徐才厚还严重,张阳涉案数额巨大,作为政治部主任,他“五毒俱全”。

张阳的问题主要是十八大之前的,他还担任过全军教育整改领导小组组长,负责肃清郭徐流毒。我认为,对张阳的处置是天大的好事,表明我们有问题敢于去抓,敢于抓出来,不怕丑,不遮遮掩掩。

“政事儿”:有媒体报道说,谷俊山曾跟你说,“我下一个职务是总参第一副总长,上将。中央军委委员中,也将有我一个,你不挡我的道,我也不挡你的道”。谷俊山这样威胁过你吗?

刘源:这个是不言自明的,他倒没有明着跟我这样说,但是他当时确实在谋这个位置,跟别人这样说过。当时甚至徐才厚都说过,还不一定谁整倒谁呢?

我是在十八大前一年,2011年11月份,向中央反映了他们的问题。当年,徐才厚跟我谈过,暗示我,还不一定谁整谁呢?刘源你告谷俊山,还没准谷俊山把你整倒了呢?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934.html

继续阅读: 腐败 解放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