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狗肉是天赋人权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8-12-18 12:34:07

狗肉背后的真相

玉林狗肉节的风波,其实并不新鲜。在日韩世界杯期间,吃狗肉也成为西方舆论与韩国反复拉锯的热点。多个西方国家的动物保护团体在韩国驻当地大使馆门前示威,并威胁如韩国不制止这种“残忍”的饮食文化,他们将联合全球动物保护组织共同抵制世界杯。欧美电视台则把韩国人宰狗场面拍成纪录片反复播出,一些人则直接称:“吃狗肉的野蛮韩国人”。

对于这种情况,韩国人则反击,食用狗肉是韩国历史与传统文化,不容侵犯与干涉,“韩国人都不管法国人吃鹅肝、马肉与蜗牛,法国人也不应该干涉韩国人吃狗肉”。但最终,世界杯毕竟是世界的,而文化也有强势弱势之分,韩国抵不住国际舆论的压力,虽然未禁止狗肉,但也采取侧面措施,在世界杯期间抑制狗肉经营。

有人说狗的特殊性在于是人类的伴侣动物。其实,这种说法本身就暗示着,对狗的保护还是出于人的心理需求。这个世界是多姿多彩的,有民族喜欢斗牛,有民族喜欢过节吃狗肉,而另一部分则视耕牛为伙伴,视狗为伴侣。那么,为什么单单在狗肉问题上,一部分人的“伴侣动物”的价值观可以凌驾于另一部分人的呢?

随着资本主义的兴起,工业革命,技术的发展,在帮助、爱护动物方面,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在支配自然方面,在有些时候,人类的确是心有余而力已足。

动物保护主义率先在欧美兴起不偶然,工业革命以来,在农业生产中,人类对自然的支配能力也加大了,人类的主要生产活动也逐步从农业转为了工业生产,而人类生活的环境也由农村转变为了城市。这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人们对自然的态度从实用主义转为浪漫主义,比如,暴雨这类对农业具有毁灭性打击的灾害天气,在城里人眼里变得诗意化——当然,前提是城市排水系统运行良好。

而宠物,则是这种诗意化的另一种体现。宠物不仅可以营造一个“人与自然浪漫相处的场景”,更可以显示“人类的爱心“,而且是“具有支配能力的爱心”。所以,有人说,主张保护野狼的美国年轻一代可能一辈子都没见到狼,但蒙大拿牧民因野狼的牛羊损失却实实在在

这种诗意化的另一面则是无知。随着技术发展,社会化分工的发达,一部分人远离了基本的生产,只知道有真皮的LV,不知道有养殖产业;只知道有肯德基,不知道有养鸡场;只知道有精美的首饰,不知道有粗笨的冶金工业;只知道有鹅肝酱,却不知道背后灌食的残忍。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些人待在现代技术营造的大厅中,远离了现代社会的“厨房”,对厨房中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无知带来傲慢与指责。那些反对吃狗肉的做法,无非是小清新们在远离厨房之后,反过来指责厨房中的人犯了罪。这样的指责还有很多:舍不得开低空调,却要谴责发电;要开大排量的SUV,却对石油工业义愤填膺;要争抢名牌包包,却指责高碳生活。但是,小清新们不愿意接受的残酷真相仍然顽强存在。

在网上流传这样一幅图片,一只小鸡站在一条传送带上,不远处两个女工,望着小鸡。画面平淡无奇,但配上文字,画面就极具震撼。残酷的事实是,由于雄性小鸡不下蛋,长得也慢,所以,一旦孵化出来后,所有的小鸡都要在流水线上经过人工挑选,被挑选出来的雄性小鸡就会被放在传送带上直接送到机器中碾碎,然后做成饲料或者其他蛋白质产品。(网站小编提示,其实不只鸡禽如此,美国的养猪场,对那些预计成年后重量不足的幼猪,也是直接碾压做饲料的。)

对于大型养殖场来说,这么做的最终压力来自消费者。消费者挑选便宜鸡肉的市场竞争压力,通过超市、供应商的层层传递,最终使雄性小鸡与雌性小鸡的生长率差异,对养殖场具有重要意义。

那么,当某个厂商的鸡肉产品上标志上“我们不碾碎小鸡”的口号,但却要贵一些的时候,会赢得消费者的认可吗?想必在现实中很难。采购的主妇们在“远庖厨” 的心理下,仍然会斤斤计较的选择便宜的鸡肉。

如果扩展开来,阉割、夺取幼子何等残酷,这种情形在养殖行业中普遍存在,不仅在中国,在世界各地都存在。只要要吃肉、要吃蛋、要喝奶,只要在市场竞争下有成本压力,动物的遭遇就必然服从于成本。在这一点上,人类和狮子、老虎并无太大区别。老虎、狮子不单纯杀戮,而人类也仅仅是在成本的指挥棒下挥起“屠刀”。

所以,如果说吃狗肉的人目的就在于狗肉,别无选择的话。那么,为了消费便宜的鸡肉、鸡蛋,就是为了省3毛钱而杀死一只小鸡,而消费一个皮包而不是选用人造革或者塑料,则完全是为了虚荣而杀害生命。讽刺的是,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这类人却和反对吃狗肉的群体高度重合。从这个意义上看,这种有选择性的“君子远庖厨,眼不见为净”之后的指责是无知、傲慢、伪善的。

在《楞严经》卷六中,佛这样告诉阿难:"我令比丘食五净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无命根。汝婆罗门地多蒸湿,加以砂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为肉,汝得其味。”在后世中,五净肉则变为更为现实的标准:眼不见杀、耳不闻杀、不为我故杀、是为三净肉。加上自然死亡,以及被其他鸟兽杀死食余残留的肉,被称为五净肉。

随着生物科技发展,在不远的将来,人类就能够在流水线上制造出各种肉类。这个时候,肉就成为了真正的五净肉。也许到那一天,人类吃什么不吃什么的纠结才能最终结束。但是,这个时候,那些宣扬纯天然的人群是否又会激烈反对呢?(文章来源:TX大家,刘远举)

反对吃狗肉现象下的几滴狗血

董玉振博客 http://blog.sina.com.cn/nanyangbook

最近广西狗肉节再度引起一些人士的不满,包括陈坤、杨幂等演艺人物都纷纷在博客表态反对,成了反杀狗运动的旗手。

这里有个问题,那就是所有这些反对吃狗肉的人,几乎看不到反对吃别的动物,这就有点值得玩味了,这里面还真能挤出几滴狗血来。

吃狗肉在中国南北都是有传统的,和吃其它动物肉食其实没什么区别。只是狗肉热量大,狗的运动量大也导致肉质比其它动物来得好。从广西到寒冷的东北,吃狗肉都是有传统的。但在所有这些反对杀狗的呼声中,似乎没有人为牛做过任何的辩护,这些反对吃狗肉的人还在大口吃着牛肉,又是为何呢?

其实这里面暴露的第一滴狗血,是人性浅薄的现实主义在作祟。

在人类历史上,家里养狗看院都是有传统的,但如果说对人类的贡献而言,狗则远远比不上牛,没有狗人类生活没大问题,但没有牛,中国几千年的农耕时代将大受影响,牛部分解放了人的体力。

但很遗憾,牛因不会象狗那样讨巧,而无法博得人类的同情。这也难怪,即便在职场上,那些善于围绕上司转的人更容易获得擢升机会,而那些只知道辛苦工作而不善于讨上司欢心的人,则吃亏甚大,出力不讨好。

狗和牛反应了人性中的两个类型,对狗和牛的态度则反映了人的认识高度。只有一些左派作家们才会大声为牛颂歌,而贬斥走狗们。

中国人讨伐杀狗还有着一滴变味的狗血:西方价值观潜移默化的影响。

反对吃狗肉在西方是非常具有普遍性的价值观,因为西方早已完成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导致城市人普遍的孤独,狗成了很多城市家庭里的重要成员。因此,逐渐形成了人狗之间的亲密关系。

再加上牛在百年前就已经退出了西方农业社会,因此,当代西方人对牛不会有特殊的感觉。

很多年前,当中国一些媒体引述西方人对中国人吃狗肉的不以为然时(中国媒体人中欠缺文化涵养的俗物甚多),已经预示着西方价值观开始冲刷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并且已经逐渐内化为一些国人的思维惯性。

可问题是,就在今天,还有大量的牛活跃在中国落后地区的农业一线作业中,中国人至今还在享受着牛辛苦劳作的成果。

但在对这种“狗道主义”喝彩时,我更希望能将佛家之不杀生观念推而广之,方显得人类的大善和慈悲。只反对杀狗则反映了对西方文化的盲目接受和自身修养的局限。

反对吃狗肉仅仅是一个表象的事务,自1840年以后,中国人实际上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接受西方价值观的影响和塑造。作为一个有着丰厚文化传统的炎黄子孙,是否应该在接受西方优秀的文化内容时和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结合,才不至于闹出“反对杀狗而不反对杀牛”的东施效颦丑态来。

 

于山:食用狗肉的历史与现状

中国历史研究院,2020-04-29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将马、牛、羊、鸡、犬、豕并称为“六畜”的传统。据考古发掘的不完全统计,河南新郑裴李岗及河北武安磁山遗址均发现有狗的残骨,磁山有18块,属于9个个体,后来又在灰坑中的粮食窖穴底层发现了一具完整的狗骨架;浙江余姚河姆渡发现狗的残骨属于12个个体。

磁山文化遗址中出土的家狗骨骸

其它如陕西西安半坡、辽宁大连郭家村、山西夏县东下冯、云南元谋、江苏邳县大墩子及甘肃永靖大何庄等处都发现有狗的残骨。同时有的遗址中还出土过模拟家犬形貌的史前陶塑等,其中造型最逼真的应属山东胶县三里河遗址出土的狗形陶鬶。

山东省胶州市三里河遗址出土的狗形陶鬶

众多文化遗址家狗骨骸的发现,说明我中国在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时期,无论南方和北方狗的饲养都得到了一定的发展,夏商周时期狗已成为主要的家畜之一。

而从文献记载上看,古人养犬,依其用途至少有三种,《礼记•少仪》:“犬则执緤,守犬、田犬、则授摈者。既受,乃问犬名。”疏:“犬有三种,一曰守犬,守御宅舍者也;二曰田犬,田猎所用也,三曰食犬,充君子庖厨庶羞用也。田犬、守犬有名,食犬无名。献田犬、守犬,则主人摈者既受之,乃问犬名。”正因为犬有以上三方面的实用价值所以中国古代将犬列入“六畜”之一,普遍喜欢豢养。

一、中国食用狗肉的基本历史情况

狗是原始部落的主要食物之一。传说中国早在虞舜时代就以敬老的狗肉席作为“养老之礼”。商周时期狗肉已在宫廷宴饮、祭祀大典上不可缺少。据康殷《文字源流浅说》:甲骨文中“献”字其形似在甑里蒸狗。《礼记•曲礼》:“凡祭宗庙之礼……鸡曰翰音,犬曰羹献。”

据《周礼•天官》记载,当时狗肉已是“六膳”(牛、羊、豕、犬、雁、鱼)之一。食狗肉也已相当讲究,如因季节不同,天子所食粮、肉有异,规定秋季“食麻与犬”。而“食医”则要求“凡会膳食之宜,……犬宜粱”,因为“犬味陵而温,粱米味甘而微寒,亦是气味相成。”指出食狗宜食粱米,这里“粱”是指粟,即小米。讲究食医,为求温寒相配。

春秋战国时期在齐、燕等国民间闹市上已有屠狗、卖狗肉的专门行业了。《史记•刺客列传》载:战国末年的刺客荆轲游历至燕国,“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秦时,樊哙就是一位有名的狗屠。《史记•樊哙列传》:“舞阳侯樊哙者,沛人也。以屠狗为事,与高祖俱隐。”

汉代养狗、玩狗及食狗肉之风更甚于秦,盛世时不少地区“屠羊杀狗,鼓瑟吹笙。”由于普遍养狗,加以狗繁殖又快,所以当时狗的价格较低。据劳干《居延汉简考释•释文之部》记载,某些地区马价(均指单价)为十千钱、五千三百钱者;牛价为二千五百钱,羊价为九百钱,胡狗价为六百钱。可知边地及中原狗价皆低于牛、马、羊的价格。狗价较低也推动了喜食狗肉之风。在出土的汉代反映庖厨的画像石(砖)中,宰狗是常有的内容。

江苏徐州铜山区汉王乡出土的庖厨图

汉人食狗肉异常考究,据《秦汉社会文明》一书中说,当时食狗要经过严格挑选,原则上是:“选幼不选壮,选壮不选老”,以食仔狗为上。汉人不仅对食用狗进行严格挑选,而且善于钻研用狗肉烹制美食。如《盐铁论•散不足篇》载有“杨豚韭卵,狗䐲马朘”,狗䐲就是用切得很薄并佐以精选的调料制成的狗肉片。

另一种是狗肉干,名曰“庸脯”。《东观汉记》载:“(光武)帝至邯郸,赵王庶兄胡子进犬牒马醢。”据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引《食经》说,狗肉名菜“犬牒”的做法是:“犬肉三十斤,小麦六升、白酒六升,煮之令三沸。易汤,更以小麦、白酒各三升,煮令肉离骨。乃擘。鸡子三十枚著肉中。便裹肉,甑中蒸令鸡子得干,以石迮之。一宿出,可食。”可知其制作方法已相当考究。

中国历史上食狗肉之风,以秦汉为最盛,至隋而缓。据《隋书》记载,隋文帝开皇元年(公元581年)明令“犬马器玩口味不得献上”。用狗供肉食和牺牲又在禁止之列,究其原因,尚得探讨。

魏晋之后,关于狗肉的记载逐渐少起来。《齐民要术》中收录了当时许多菜肴的制作方法,但是以狗肉为原料的只有一种。到了宋代,狗肉不要说名列“八珍”了,就连一般宴席也难见其面。而且在北宋一朝,曾有一段短暂的时间内是禁止食用狗肉的。

宋人朱弁在《曲洧旧闻》一书中记载了此事的原委:“崇宁初,范致虚上言,十二宫神狗居戌位,为陛下本命,今京师有以屠狗为业者,宜行禁止。因降指挥,禁天下杀狗,赏钱至二万。”

北宋灭亡,狗肉再次上了餐桌,直到今天。但有些地区汉民族也的确流传有“狗肉不上席”之说,认为狗肉不可登大雅之堂,生活中一般也不用狗肉作菜待客,但在很多地区,特别是有些少数民族食用狗肉的传统一直历代相传。

中国的医药学家很早就懂得狗肉的医疗价值。南北朝陶弘景的《药总诀》、唐代孟诜的《食疗本草》以及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等医书中,多有狗肉饮食保健方面的记载。如《本草纲目》中引陶弘景曰:“白狗、黑狗入药,用黄狗肉大补虚劳。”所以有食狗肉以“黄犬为上,白犬、黑犬次之”的说法。

中医认为狗肉味甘咸酸,性温,有安五脏、轻身益气、宜肾补胃、暖腰膝、壮气力、补五劳七伤、补血脉等功效。但狗肉不可多食,食多则上火,生痰发渴,凡阳盛、火旺者不宜食用。疯狗、病狗肉绝不可食。从现代营养保健学分析,狗肉除含有蛋白质等一般营养成分外,还含有嘌呤类、肌呔和钾、钠、氯等化合物,以及多种氨基酸和脂类,食后可产生较高的热能。

狗肉的烹调方法很多,有红烧、清蒸、炖煮、油爆、卤制、烧烤等等。中国著名的狗肉菜肴有:江苏沛县的鼋汁狗肉,传说是秦朝末年刘邦的大将樊哙在做狗肉贩子时将尾肉烩到狗肉锅里而制成;朝鲜族的“狗肉汤”,肉烂如泥,汤汁香浓,鲜辣可口,开胃解腻;贵州的花江狗肉,是贵州布依族的传统菜;四川的烟熏腊狗肉,为巴蜀川菜一大特色;广东湛江的白切狗肉,湛江人一年四季都喜欢吃;吉林延吉的补身汤(又称狗肉火锅)、红枣煨狗肉、香辣狗肉丝等等。

二、世界各国食用狗肉的基本状况

以狗为食是世界各国历史上的普遍现象。

在亚洲,包括韩国、越南、菲律宾等国,狗肉都被认为是传统的美食。朝鲜半岛三国时代起,民间就开始食用狗肉。中国部分地区有着“伏天吃伏狗”说法,而韩国人同样认为三伏天吃狗肉汤可以补身子,类似的民间风俗与传统有很多共通之处。朝鲜半岛相较于中国纬度偏高、气候较寒冷,地形多山地少平原,农业不甚发达。食物品类与中国相比并不丰富,在肉类食物上情况更为严重,因此韩国吃狗肉传统比发源地中国更为普及、根基更深厚。但近几年受西方文化、动保组织等因素影响,狗肉行业风光不再。

狗肉在越南市场非常受欢迎,当地人普遍认为狗肉相比其它肉类富含营养和蛋白质。在越南有一种传统的想法,认为当遇到坏运气,吃狗肉可以改变运势。但不应该在阴历月开始的时候吃狗肉,否则会带来坏运气。

在欧洲,绝大部分欧洲国家都有吃狗肉传统。法国直到1910年还有专门售卖狗肉的铺子。德国常常视狗肉为羊肉的替代品。例如20世纪初,其它各类肉的价格高涨迫使德国人广泛消费马肉和狗肉。

很多人心目中的“文明上国”——瑞士,仍是保持大规模吃狗肉传统的国家。

瑞士的热门狗肉食谱包括如纸一样薄的切片狗肉,以及由盐和干燥原料制成的熏狗火腿。瑞士的阿彭策尔和圣加仑州农村有食用狗肉的传统,村民将狗肉制成肉干、香肠以及药用狗脂肪,这些传统现在仍然存在。

再说美洲,即便是在美国阿拉斯加、加拿大北部和格陵兰岛等普遍饲养“雪橇犬”的地区,从古至今狗也都被当地人视作一种紧急食物来源。雪橇狗平时拉雪橇,但在找不到食物的情况下,它们也会被宰杀食用。

而在非洲,狗主要用作猎犬,有些部落的人会在狗死后吃狗肉。

三、当前世界各国食用狗肉立法情况

各国对狗的保护以动物保护法或者反虐待动物法居多。仅有个别国家立法禁止食用狗肉。如奥地利《动物保护法》规定禁止以食用目的宰杀猫和狗。还有少部分国家立法禁止贩卖为目的屠宰犬类,也就是允许杀狗自己吃,但不得贩卖,如加拿大为肉用目的屠宰狗类必须经过政府批准,不许私宰犬类;德国《肉类检疫法》禁止贩卖狗肉。

虽然世界上真正立法禁止食用狗肉的国家和地区很少,但在东亚地区立法禁止食用狗肉的热情却很高。一方面是一些犬类动物保护组织的突然崛起,对食用狗肉提出异议;一方面也有讨好欧美的相关舆论,迎合欧美价值的缘故。

如韩国早在1945年,刚摆脱日本殖民统治获得独立,首任总统李承晚就禁止吃狗肉未果。80年代韩国两任总统全斗焕、卢泰愚先后通过颁布法律、政令的形式试图封杀狗肉,而民间餐馆则偷偷将狗肉汤改名为“补心汤”“补身汤”或“补养汤”,用改名战术将吃狗肉“复活”,韩国政府也很是无奈,几次禁止都是不了了之。2018年,韩国拆除了国内最大的狗肉屠宰厂,在平昌奥运会时,韩国政府为了不让外国人看到他们吃狗肉,政府出钱奖励狗肉馆的老板,让他们把招牌换成羊肉馆,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挂羊头卖狗肉”。2019年10月,韩国首尔市政府宣布,最后一家狗肉屠宰场将在10月底停止营业。

四、饮食习惯及相关禁忌是复杂的文化现象

在欧洲,鹅肝、鱼子酱、松露并称为世界三大顶级美食,非常受人追捧,但鹅肝、鱼子酱其背后的制作过程非常残忍。

欧洲人主要饲养的是朗德鹅,鹅刚出生后,就会被养殖鹅的工作人员带走,放进小笼子里,只给它们露出脖子的空间,再用工具固定着,训练它们的颈部肌肉。每天工作人员的工作,就是想办法增加它们的食量,让它们吃更多东西,因此每一只鹅的胃都被撑到很大,等到这些幼鹅的肠胃和颈部肌肉都变强大了,最难过的日子才刚开始,这个时候工作人员会拿个铁管直接塞到鹅的喉咙最深处,再将玉米饲料和其它饲料倒入管中直达鹅的胃部,这时鹅连消化都来不及消化,就要接着下一顿了。这种方法可以使鹅肝迅速增长到正常鹅肝十倍左右大小,重达800-1500g左右,然后再杀鹅取“肝”。

同样残忍的还有鱼子酱。工作人员提取鱼卵前,会对鲟鱼进行快速的检测,通过仪器检查鱼卵的数量和大小,如果鱼卵还没有达到要求,就放回去饲养。如果鱼卵能达到标准,那么这条鱼就要受苦了,这条鲟鱼会先被打晕,但不会打死,因为鱼死了鱼卵很容易腐坏,而且后面鱼还要留着产卵的。鱼被打晕后,会被刀活活剖开肚子,接着被快速取出鱼卵。别以为鱼卵取出来以后,这条鲟鱼的任务就完成了,有的人工饲养鲟鱼被切开的肚子会被缝起来,然后放回去继续养殖,继续提供鱼卵。等待下一次,鲟鱼又有了鱼卵,会再次重复上面的步骤,多次的剖鱼取卵再缝合养殖再取卵,这条鱼最终会因衰竭而死。

实际上,饮食习惯及相关禁忌是受地理环境、经济状况、历史传统、风俗习惯等多种因素影响的一种复杂的文化现象,并不存在绝对对错,也难强求全世界统一。许多民族或宗教都有其特定的饮食偏好和禁忌,比如西方人对牛肉的偏爱和印度教的忌食、汉族的喜食猪肉与穆斯林的忌食等等。

这其中不存在谁文明、谁野蛮,谁必须服从于谁的问题。

吃狗肉是天赋人权

罗玉凤:因为自己爱狗,就不准他人吃狗肉,这是赤裸裸的精神侵略,暴权政治,是对他人人权的践踏。不要只为自己喜欢的动物说话,实行动物种族主义,你的狗再好,它也没法穿上衣服变成人。人是社会的人,一旦离开人类社会,你将失去工作,寸步难行。无钱养活你。

那些所谓的大明星,是狗权的代言人,不是人权的代言人。

我在农村长大,我知道不光狗有灵性。其实牛羊,鸡鸭鹅也都是有灵性的。小牛很可爱,很活泼。长大后耕田非常听话农民的庄稼全靠它。家里养一群鹅,白天放河里,晚上赶回家时还会排队走。

其实我感觉是有钱人吃着鸡鸭鱼肉海参鲍鱼养着宠物狗,然后反对别人吃狗肉。没钱人吃不起山珍海味只好把看家狗宰来解馋,结果还被人唧唧歪歪。

人家养的羊跟狗一样温顺一样可爱,人家有叫你别吃羊的吗?看清楚了站旁边的是羊不是狗。还有人家的骆驼可以驼那么多东西,人家叫你别吃骆驼了吗?人家的牛比你的狗中用多了,你吃牛肉的时候人家过来抢了吗?中国人吃了几千年的狗肉,说取消了就取消了,你当你是希特勒又复活了呢?

我认为吃狗是人的权利,这是天赋人权。在道德社会,人权是不容侵犯的,我认为狗权再大不能大过人权。

吃狗与不吃狗的问题,表面上看来是文化冲突,实则是阶级矛盾。毫无疑问,城里的富人们花了几千几万买来宠物狗,空闲时与狗呆一起。得出狗高出一等的结论。农村人或其他经济状况不太好的人,无钱无闲养宠物狗。狗不过是看门之用,所以他们吃狗肉。故这不过是财富冲突而已。(更多此种观点请阅读:狗肉背后的真相)

广西玉林也走向了国际,我认为这是社会退步的标志,会导致狗肉价格上涨,穷人吃不起狗。那些把狗当宝的明星,忘记了所有狗类都爱吃屎的习性。忘记狗只对主人忠心却会咬陌生人的特征,忘记了流浪狗都是你们造成的。还有客人的狗偷吃过我放在抽屉里的饼干。

现在是有包括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时代杂志,英国每日邮报都在报道玉林狗肉节了。不过报道都比较客观。大多数美国网友评论也都是支持中国人吃狗肉的。他们认为媒体更应该多关心老虎,熊,犀牛等动物被消费的情况,或者去写写日本捕鲸也好。

刚买了些鱼鳅准备回家煎了吃,好害怕有人突然跳出来抢我的鱼,对我说可以不爱,请别伤害之类的话。狗比你爹娘都重要你未来岳父母造吗?请别说狗是人类的好朋友,狗是某些人的好朋友,但不是我们这些人的好朋友,请别扯上我们这些人类!

还有个问题,有人动辄拿狗的检疫说事。实际上,狗肉的检疫还是个空白。

对狗的“检疫”规定,目前只有产地检疫,而无屠宰检疫。产地检疫是动物发生空间移动时必须具备的证明,以防止动物疫病扩散;而涉及食用的屠宰检疫对狗并无相关规定。“法无禁止即可为”,鱼也没有屠宰检疫规程,那鱼也不可以吃了吗?事实上,除了生猪、家禽、牛、羊、马、骡、驴、骆驼、家兔,其余动物都没有屠宰检疫规范。

畜牧兽医部门的职责是对动物的传染病和寄生虫病进行检疫,至于狗肉,尚未有检疫标准。这就意味着,市场上狗肉监管属空白区,因为相对于猪、牛,狗属小动物品种,市场上流通的狗肉并无统一的屠宰场。

由于目前国家没有关于狗肉的市场检疫,动物卫生监管部门同样无权去市场施行检疫。 法律上对于犬类没有定点屠宰的规定,取缔“黑屠宰点”也就无从谈起。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968.html

继续阅读: 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