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怎么把自己作死的

作者:佚名 来处:超大 点击:2018-12-18 13:25:59

本文转自超大,文中的观念也是本人所主张的:在一个第二产业尚不发达的时候直接搞第三产业甚至高端金融业是空中楼阁,没有制造业作为支撑,没有发达的工业作为基础,虽然能实现一时的繁荣,但要想长治久安,无异于痴人说梦。香港可以作为我们发展中的一面镜子,即发展要遵循经济规律,不能揠苗助长,更不可能短视自毁长城,今人哀香港,勿使日后后人复哀今人。香港的减速源于大陆的开放,我从来不把香港经济减速视为所谓的“衰落”,更认为是一种 “本质上的回归“,香港本该如此,一个不生产任何东西,不产生任何科技的地方能这么繁荣本身就不正常,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例子。

我来给你们说一个真实的香港。香港的gdp从97年后基本就没有增长过了,人均收入还比不上十年前 ,深圳的人均收入都已经快要赶上香港了。以前香港GDP是新加坡两倍,现在呢,呵呵呵。

如今的香港,只能用作死两个字来形容,验证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香港是有很多好的地方,免费教育,医疗,公租屋这些看起来很美的政策。香港作死的第一步,就是自己放弃了制造业,搞起了金融贸易地产免税自由贸易,和印度如出一辙,典型等位殖民地教育体系,没有工科没有制造业,依托大陆强大的购买力和差价,外加特殊的金融和贸易政策,确实繁荣了一段时间。香港是免税港外加自由贸易港,却不知道自由贸易最重要的一点,实力,经济学书上都有写,结果显然易见,在外国低价产品的冲击下,香港制造业全部完蛋,虽然某些东西是很便宜,我也经常去香港买这些东西,但是你能靠奶粉黄金化妆品这些吃饭么?绝大多数东西还是中国便宜的多。

既然免税,这就引起了另外一个问题,政府没有收入,怎么去维持高薪养廉和高福利呢,所以政府就控制土地,一套房子,把你刮的干干净净,香港80%的土地还是原始森林,相比之下深圳已经开发了50%土地,新加坡开发了80%土地,香港人民需要十万套房子,政府就供给八万套,让你们去抢,剩下的两万人住政府公屋,说到公屋,香港的公屋基本就是给你张可以摆床的地,和贫民窟没啥区别,以至于香港80平都算豪宅了,人民居住水平和条件连内地县城都比不上。

香港人均收入两万,乱七八糟扣完乘以汇率差不多就一万二了,这还是算上李嘉诚同志,扣掉了李嘉诚,人均收入再减去10%,十年前这个工资是很高,那时汇率还高,现在放在北上广深都不算高,十年后呢?还要忍受深圳三倍的房价,不过把住房水平降到30平还是买得起的。香港还有一两百万一个月收入几千港币的贫民,其中一百多万人收入低于4800港币,基尼系数冠绝全球。十年后呢,香港只会继续跌不会涨。说到嘉城同志,垄断香港地产和公共服务,干的事情比中石油和中石化还要龌龊,最近卖了香港一堆公司的股权,大陆常年低价供应香港的水电食品,到香港就另一个价了,你看李嘉诚舍得卖大陆公司的股权么?那都是印鈔机啊。最多卖两栋炒房买的楼。

再说一下香港的免费医疗,一个排队都能搞死你,那么多香港人揣着钱来中山医做手术,港大深圳医院已经被证明是失败得了,拿着大陆医生几倍的工资,干的活比不上大陆医生1/3,医疗效率比不上中国1/5,gzjy只看到免费,没看到直接从香港人民工资里扣掉的钱和排队。

再说香港的交通,香港的交通可以说是全世界最扯蛋的,没错,香港是不堵车,在gzjy口中香港治堵很成功,原因呢,更简单,大家都没车,买得起用不起,没地方停车,香港的cbd是没有停车位的,你只能坐地铁和步行,中国虽然堵,但是好歹每年能卖出去2000w辆车,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随便一个内地富一点的小城市私家车拥有率都高过香港,广大中产好歹有车也能开车。地铁也正在铺天盖地的建设。说到地铁,更他妈扯蛋,gzjy说香港地铁收费透明,很科学,尼玛香港地铁比大陆地铁贵了十倍好不,罗湖到上水那一站22块,机场前到机场那一站100块!而且垄断,罗湖站都没有出口,你想出罗湖口岸,只能坐地铁,赤裸裸的垄断,香港地铁还有头等舱这种他妈以前服务英国权贵的东西 ,本来还想在深圳地铁搞,结果被喷的体无完肤,香港地铁自负盈亏,大陆地铁都是政府拿钱补贴的,香港地铁洗手间都在地铁里面,想上wc?先进站,深圳地铁洗手间都是服务所有人的。

香港依托大陆,确实过了不少好日子,好比当年的拉美,现在大陆对香港很像以前的美国对拉美,表面看,给你优惠,支援,大肆进口你的资源,推高汇率,让你的人民过上好日子,没几年,产业废了,人废了,反手一刀,直接把阿根廷从发达国家阉割成发展中国家了,巴西好一点,也废的差不多了。亚当思密说过得,养肥了再杀,当然这是我的渣翻译。中国现在搞上海自贸区,只是个开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身实力强了,可以搞了,顺便杀点猪喽,实验后将来肯定会全面推广,人民币很快也会自由兑换,汇率利率市场化也不会远,这些都取决自身实力的增强,你才能去搞这些,没有强大的工业和制造业,搞服务业第三产业就是作死,典型案例三哥,先工业化才能后工业化,跳不过的。虽然现在高端我们还不行,但是我们在追赶,美国对华禁运条目在越来越少。关税也会越来越低,中国平均关税只有四点几,低于最惠国待遇的7%,更远低于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17%,产品还是有竞争力,我们的防空导弹都出口到北约国家了,我们至少有完整的产业链,有自己的军工航天。没有了免税港和金融优势,香港只能剩下一地鸡毛。而人民币国际化第一只杀的猪就会是香港。

再说教育,香港和印度一样,典型的殖民地教育,只有金融法律医学管理这些,工科和基础学科就是渣,一所中科大,基础学科秒全港学校几条街。培养出一些殖民地精英来统治就行了,其它产业什么的,不要有了。全港人民玩金融管理,我只能呵呵呵了。所以这些统治者jy在指定政策时候出发点就和中国是不一样的,只知道叫主子多给点,自身发展么,呵呵呵。而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再说一下香港人,很多香港人以被殖民过为荣,就好像印度人自己把自己当英国人一样可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直接骂到浑身发抖给我道歉,当自己是特等公民,几句一凶就变孙子,典型的殖民地态。现在香港已经搞笑到当大陆人民想给它送钱他都收不下的地步了,因为香港的公共系统承受不了了,口岸长期限流,公交系统也承受不了,当然大陆人民影响到了人家生活么,人家有优越感呢。国人当自强。最后科普个事,很多人以为香港是租界,99年到期收回来不算什么。其实只有新界是租界,港岛是永久割让的也收回来的。。

总结下,可以预见,以目前的速度(2013年),深圳人均收入会在5到八年超过香港,十五年后,香港只能是中国的二线城市,那些拼命花钱给娃弄香港户口的,要不了十年就得歇屁。这还是在香港不衰弱的前提下,如果中国进一步发展,香港的衰落几乎已经是必然。

我们此前描述过港独占领割据广东的香港国美梦,也指出香港经济制度的罪恶性仅次罗马奴隶制,成龙评论2013年香港元旦散步时,其实也指出了香港败亡,实在是自作孽不可活。

附录1:成龙评论2013年香港元旦散步

香港艺人成龙近日再度评论香港元旦散步,表示香港变成游齤行之都,“我还是那句话,无理取闹”,“有相当多的反洗脑者和很多民主人士竟然说是没有大陆,一切将繁华,无病无灾。”他曾说「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其后遭到香港民主派及个别报章攻击,成为显示香港是怎么把自己作死的新案例。

他说:「……现在香港变成游齤行之都,全世界讲的,以前是韩国,现在是香港。骂中国,骂领导人,什么都骂,什么都游齤行。应该规定什么可以游齤行,什么不能。我看过一些要求民主的游齤行,但是竟然有人为了反大陆举起了雪山狮子旗,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拿民族开涮」

成龙又说:「现在很多无理取闹的游齤行都来了,有些人没事就游齤行吧,有假期就游齤行。我就每天看见游齤行。我们今天回归了中国,怎么还可以老骂中国的领导人?你们谁有本事谁来管,你们又管不了,只是在骂。你有这时间搞破坏,怎么不去好好搞香港建设!」

被问到有很多港人感谢当年英国管治时期建立起来的制度和习俗,成龙说:我对港英时代非常难受,中华民族之耻,现在香港年轻人竟然怀念这种日子,甚至还有港独占领割据广东的香港国美梦,孔教授骂香港人是狗,我觉得很过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这种以民族之耻为乐的,只能说狗都不如。

他指出,「我们小时候没有受到他们(英国)保护。我在师傅的那个学校里面,一直挨打挨打,只是在想怎么可以生活好一点,怎么可以赚点钱。」

成龙说:「我还是上次那句话,不能刚种下种子,就说,还没开花!还没开花!」

成龙此次评论再次成为民主斗士的靶子,民主斗士要求港府立法禁止成龙言论,取消他的言论权,理由是破坏民主和人权,是港奸。对成龙的发言,已有许多香港的网友在社交网站推特骂成龙是为极权撑腰,指成龙「不代表港人,港人最恨他」;更有网友呼吁港府立法,限制成龙「在公众地方发表意见」。看来,民斗的本质就是“闭嘴,我们在讨论民主”,我骂得,你骂不得,我骂是民主自由正义,你骂就是独裁封建邪恶。

附录2:香港人多是狗或乡愿

西西河论坛,李根

香港实际上回而不归的,魂还是傍着洋大人的。大陆人民的钱要赚,同时大陆人民的脸要抽的,中央的支持、政策、庇护都是要的,转过身来亲痛仇快的事情是干了一件又一件的。香港没有给中央交过一分钱的税,没有承担任何兵役,连驻港部队的开支都由大陆人民担负。为了保证香港,中央用行政手段压制了很多大陆城市与之竞争的产业的发展;当金融危机到来,中央提着当时尚不丰盈的钱袋为香港当了后盾。

而这一切换来了什么呢?

港人对大陆人民的歧视自打有狗那年就有了,逐渐发展成贱视和敌视。大圈仔也好,蝗虫也好,逼内地游客购物也好,辱骂内地游客也罢,竟然搞出了围攻憋尿孩童一家的壮举。更有甚者,搞出“港独”组织“香港人优先”,冲击驻港部队军营,占领中环,现在已经蹬鼻子上脸到“打出港英殖民政府旗帜,向英国领事馆请愿,要求回归大英帝国”的地步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自绝于人民”的节奏吗?

历史经验告诉俺们,任何无原则优待,不管是经济上的、政治上的,还是司法上的、意识形态上的,都会造就特殊利益集团,使得身在其中的各方身不由己,统统成为输家。且不说大明不交税不纳粮的读书人东林党们、大清吃铁杆庄稼的八旗子弟们,美国吃福利的全光谱吸收人群们、以色列不交税不当兵不承担社会义务只管念经生娃的正统犹太人们,就只看现在的南疆的某少民族和内地不守法爱闹事的某个同宗教的少民族,就能明白这个道理——跟具体的人种、族群、职业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有基于某种条件的无原则优待,就会有特殊利益集团,就会导致堕落和邪恶。

每一个依靠无原则优待为生的特殊利益集团,里面有出来闹事捣乱甚至杀人放火丢炸弹的,有唱红脸要求中央顾大局下大棋的,有提困难要求更多的优待和好处的,有装积极装忠诚表示尽力为中央服务的,最后形成的合力就是要更多的好处和优待,甚至对于这个好处和优待的来源,还要时时打脸以示优越感。

每个特殊利益集团里面,沉默的大多数是不是好人呢?当然不是,因为他们的本质是乡愿

何为乡愿?就是貌似忠厚老实,而实与流俗合污的伪善者。“乡愿,德之贼也。” 具体到香港这个特殊利益集团,每次那些渣滓出来闹事捣乱添恶心的时候,都听不到沉默的大多数的声音,可知他们实际上是默许的,尤其是这些行为实实在在地带来了更多的好处的时候——除非事实证明这些行为会损害每一个身处特殊利益集团中的成员的利益,他们并无意愿去阻止之。

当中央考虑调整优待政策的时候,就会冒出声音说大多数是好的啊,达成投鼠忌器的效果,然而实际上哪有多少器,大部分都是伪装成器的鼠

港人不是一向瞧不起深圳吗?去年深圳GDP总量还不如香港多,人均更是比不上,但上缴中央超过三千亿元,支撑着国家的财政。而一河之隔的香港不向中央财政交一分钱,逃避的税负是天文数字。港人经常拿各种捐款慈善说事,似乎大陆人民欠他们很多人情很多钱。实际上跟香港少缴的税相比,简直是细壤之比泰山,一毛之比九牛。三千亿元是什么概念?今年中国国防开支一共才八千亿,三千亿足够把海军实力翻一番了,研发、建设和维护五个航母战斗群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每年香港向中央交三千亿人民币,那才是有诚意,那才是真爱国。别的都是假的。若是深圳有这个不用上缴一分钱的政策,早就建设成人间天堂了。

人类的本性是下贱的,但是无原则优待导致的特殊利益集团成员更下贱。

香港到现在还是外国势力的乐园,损害中国人民利益的桥头堡,连基本法的第二十三条,有关叛国罪、分裂国家行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颠覆国家罪及窃取国家机密,反复搞都通不过。自九七回归以来,中央对香港实际上是真心扶持、一再维护和让步,但是特殊利益集团的堕落定律是不以人的主观意愿为转移的,已经从针对大陆民众升级到针对驻港部队和机构,升级到要搞港独。网站小编很同意上面这篇文章的分析,孔庆东老师已经犀利指出“有些香港人是狗”,而剩下的人中,坐看这些香港狗肆虐,可见其中也是多数无德的乡愿。(信源

附录3:香港人在想啥——港灿之贱:对大陆人之凶悍如虎,对外国人之无骨谄媚

由于工作和社交的关系,结识了不少香港人(十多个吧,也算不少了我想),基本上都是35岁左右派驻内地的管理层。最近跟其中一个经常一起打球的聊起歧视和偏见的问题,摘录部分如下:

注1:由于我强调了无须考虑个人交情,务必直言,所以以下摘录我基本上认为属于对方的真实想法

注2:并非原话引用,而是归纳

Q:你是中国人么?

A:我是香港人,在国外被问起我会说i'm hongkonger,我们管回乡证叫china visa,很多时候我们会以“中国”代替“大陆”

Q:你怎么看待自由行?

A:十几年前刚刚开放自由行的时候,香港的旅游、餐饮、酒店、零售业者是非常兴奋的,旅游署甚至找刘德华做了系列公益广告,有一句话深入人心,就是“今时今日,这样的服务态度是不行的”,就是在告诫香港人面对中国游客的时候必须提升服务质量,这样才能在自由行中获益。不过现在,你也看到了,中国游客给香港带来了太大的压力,即便是旅游及相关产业从业人员,也都开始反感中国游客了——除非他是老板,直接赚到了中国人的钱,但毕竟那是极少数的

Q:你怎么看待自由行中的大陆游客?

A:当你歧视一个人或一个族群的时候,你的眼中就只有对方的缺点。我曾经在广东道海港城一带观察过,虽然说话声音普遍比较大,但至少过半数的中国游客没有任何失礼的行为,甚至表现出比他们在国内还要更高的素质,比如会在指定吸烟区吸烟,过斑马线想冲红灯时会注意旁边是否有人在等候。然而因为固有的歧视,一旦港人发现个别不检点的中国游客,就会把他们的“个性”与想象中的中国人“共性”重迭起来,继而得出中国人果然如此的结论,并促使他们更加歧视中国人。

Q: 港人是否普遍歧视大陆人?

A:基本上是吧,讲真我还从未见过完全不歧视中国人的港人。我知道在中国流行一个论调,就是说歧视中国的香港人基本上都是底层民众或生活不如意者或在中港竞争中失败的人,但事实不是这样的。港媒在报导和评论中国新闻是存在着严重恶意倾向的,而8、90年代的香港电影电视,拿中国的落后与中国人的低素质作为搞笑桥段是必备的。试想我们这一代香港人,成长于香港发展速度最快、历史地位最高的年代,却又被传媒如此引导,怎么可能不歧视中国?很多社会地位或受教育程度较高的港人,在与中国人交往时会表现的彬彬有礼,表达观点的时候也滴水不漏,但这只能说明他们很聪明,并不代表他们不歧视你。如果一个中国人跟一个香港人有着很好的私交——例如你我——那也只是他改变了对你个人的看法,却很难改变对你们整体的看法。

Q:港府颁布法令禁止中国籍双非父母在港产子,是否涉嫌种族歧视?

A:这毫无疑问是种族歧视,全世界任何国籍的父母都可在香港产子并获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唯独中国父母不可。试想在现今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赤裸裸的、以法律形式存在的种族或者说族群歧视么?甚至中国父母在获取第三方国籍——比如加入菲律宾籍——后赴港产子也有可能被医院拒收,但同样的医院绝对不会拒收真正的菲籍产妇,不管菲律宾当局在人质事件上表现的多么无能与无理。而更讽刺的是,香港名义上还是中国领土。

Q: 你用“名义上是中国领土”来形容?

A:香港对全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实行免签入境,这其中包括一些最不发达国家,但却没有中国。

Q:你怎么看待大陆儿童随地便溺的现象?

A:这个绝对是小题大做,会把这种事情小题大做的一般是两种人,一种是你们一直认为存在的“一小部分香港底层市民”,另一种是青年学生。你一定很惊讶为什么会有青年学生这个群体参与到此类事件,事实上在香港任何一个年代,青年学生都是歧视中国与反中国的急先锋。年纪大点的港人的歧视表现无非就是翻白眼、发牢骚、咒骂,但青年学生却会寻求各种途径、采取各种行为通过公共渠道不加遮掩的表达他们的歧视与诉求。有一定年龄和阅历的人会很清楚公开表达歧视是极为不妥的,但青年学生不会,他们在表达歧视的时候是带着一种使命感的,即“我知道你们也歧视中国人,只是你们不敢说出来。那就让我来替你们说出来,做出来,否则香港就完蛋了! ”呵呵,很可笑是吧?不过他们真的是认为自己背负这种正义使命的,相信你也有过这种年龄段。至于其他人?可能会有些港人觉得方式——比如公开“唱蝗”—— 不妥吧。

Q:港人希望与大陆割裂么?

A: 这个诉求在年轻人当中很有市场,包括台湾也很明显,85后的一代对“去中国化”的愿望最为强烈。其实我坦白说,所有年龄段的人——除了49年以前来港来台的——都有去中国化的愿望,只不过我们对现实和利益看得更清楚。但是这里又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以前中国落后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人提“去中国化”,反而是最近十几二十年,中国的经济实力越来越强,年轻一代反到对中国越来越厌恶与畏惧。比如台湾服贸学运,这些学生真的是不管好坏逢中必反。为什么呢?我觉得除了毫无理性的厌恶和莫名的恐惧以外,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Q:香港现在的经济地位与竞争力都不如上世纪90年代了,这是回归的错么?

A:你我都知道,香港的下降是相对的,并不是香港不行了,而是中国更行了。香港能做到的跟上海广州甚至深圳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香港的崛起在我看来是有偶然性的,这个偶然就是中国在最适合发展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放弃了发展,让香港捡到了机会,甚至说占到了便宜。比如说香港曾经的支柱产业——制造业、进出口贸易和海运,有了这三样才有了现在的金融业和旅游业。但现在,制造和进出口几乎彻底回归中国了,港口货量相对沪深两地也逐年下滑。如果非要说是97回归的错也可以,那就是“以前都是交给我来做,为什么现在收回去了? ”不过现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看,大多数普通市民看不到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只是一厢情愿的认为中央任命啦,中央干预啦,GCD无能啦什么的导致香港越来越不行啦,所以要英国人回来啦,或者说干脆自治独立啦,仿佛这样就可以重拾香港辉煌了。更有无知的人把97东亚金融危机也怪到回归的头上,反正都是97 年,那就一定是你的错。

Q:你认为香港对大陆的歧视能否消除?怎样才能消除?

A:说句既泄气又可笑的话,等我们这代以及接下来的两代人死光才有可能。你要明白为什么会歧视,根源是对贫穷的歧视。那为什么现在你们不穷了,反而歧视的更厉害呢?正是因为本来穷的现在不穷了,还比我们更富了,还跑到我们地盘来了,甚至还做了我们认为你们一定会做的失礼的事——看吧,果然是暴发户,一点素质都没有!贫穷是歧视的根源,而先穷后富则是加剧放大了不满和歧视,即使你们每个来香港的中国人都彬彬有礼不做任何失礼的事情,也一定会有很多香港人瞪大双眼紧盯着你们,哪怕最终一无所获,他们也会很不服的说“装得再好也不过是一群表叔和北姑”。所以你说让中国人提高素质,这可能会减少一部分直接冲突,但真的要等到我们这些人死光了,等到所有香港人从一生下来就是看到“大陆人就是那么有钱”,这种歧视才会消除。

港灿啥都不干,自己一路摆烂,还不让人碰

港灿最大的问题是不肯接受和承认香港人自身能力已经无法推进香港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净要大陆给easy money,又不跟大陆干,又不让大陆管

香港社会发展停滞,深层矛盾越来越严重,香港人的商业和专业服务竞争力急剧下降,自己解决不了问题。要大陆帮,问题是香港体量又大,不可能跟澳门那样光输血,大陆只能是两个途径,一个是加大香港跟内地的经济融合程度,另一个是大陆资本直接到香港投资。要拿我的钱,就得跟我玩,听我话,归我管,很合理吧。

港灿啥都不干,自己一路摆烂,还不让人碰。

正常人抵抗拆迁是因为钱谈不拢,正常人摊上个好村长拆出一条土豪村,港灿是闹完了没钱,广东修两条路绕过他把他那栋破楼围里面拉鸡巴倒【inimd】

香港的问题不是一国两制,是港人治港

首长们其实是希望一国两制成功,为中特社市经初持续修正找到样例,但现在从上到下很多人已经对港人治港不耐烦、没信心了。一国两制不会变,港人治港的空间越来越小了。

香港人素质缺陷太严重。我觉得,讲民主人权是大家张嘴就来几百条道理,实际上社会就如同学会,一横一竖,能打的站着,打不赢的躺下,同学里哪位总壕就当话事人,我穷就别吭声,当跟班。我要抗争,要话事,有人理我么?

港灿一直无法理解和接受自己议价能力的衰退是因为香港经济和能力已经不行了。港人治港是70年代香港gdp占大陆1/3时代的政策,港灿有没有考虑过gdp跌到比广州还低之后,还有港人治港的必要么?香港gdp由大陆的1/3跌到不如深圳,因为大陆干涉造成的?

天天讲民主自由人权,跟商业竞争力有一毛钱关系么?当代港灿,先要重拾70年代拼命赚钱的传统,知道怎么赚钱之后,自然没这么多奇思怪想。反对大陆干涉,香港得到了什么好处?工作机会?生意?用地规划?拆迁款?

港灿这十几年太高冷,面对大陆这个做事low逼的爆发户亲戚,心理不平衡,一而再、再而三拒绝大陆开的offer,给他活,不乐意,成天跑上中央狮子大开口,要给香港专营权,其他地方不能碰,大陆这么多地市,哪个有空屌你?原来香港各行业专业服务领先大陆很多,一直看不起大陆仔干活low,不肯放下身段进来一起玩,十几年来大陆都升级两轮了,香港现在还有什么非他不可得商业竞争力?讲真,香港现在除了金融服务,还有什么过硬的行业竞争力乜?

举个例子,我今年到上海搞这摊业务,最后是通过香港cepa去拿牌照的。cepa给了香港这么久,香港人做了啥?啥都没做,嫌大陆人做生意不够文明不够公平不够高大上,不想赚昧良心的钱,不做。我这一家国企,找上鬼佬转让股权到香港,把事做了。

再举个例子,三十几年前香港亲戚回老家建祖屋,让我爸管,我爸找广州设计院的朋友出设计和监理,那时候香港两个搞装修的叔叔把我爸骂得,大陆人啥都不行。三十几年后,房子漏水,那两叔叔又张嘴骂我爸当年修房子这个不对那个不对,我哥刚好在房地产这行当个管工程的副总,张嘴就把他们屌得一个字都不敢再说:懂不懂?要不要检测?上设备检测啊?找检测机构出报告啊?——土广现在的楼盘,还有港灿设计施工一毛钱的事么?

香港人想过没有,长此以往,就没港人治港的必要了。现在我的朋友圈各个同学群里的人去治港,没有任何问题,一样把资本主义搞得漂漂亮亮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我认为不是这样的。

现在香港给宗主国的印象,跟60年代末天天罢工暴动差不多。6、70年代是鬼佬要搞钱、大陆台湾在香港斗法,导致香港很乱;现在的问题系港人不懂怎么治港,怨天尤人,不知所谓,就会瞎闹。

70年代英国要开发香港,干的第一件事是换个港督、整个icac从上到下换血。现在的宗主国,会干同样的事。

中央不会容忍香港这样乱下去,港灿在自我毁灭港人治港的空间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973.html

继续阅读: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