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武选谈戴季英与鄂豫皖苏区肃反

作者:佚名 来处:中共党史 点击:2018-12-21 21:07:54

丁武选(1897—1993),安徽阜南人。1929年加人中国共产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随商城5区游击队,参加了马岗、大小周寨战斗。同年商城5区游击队编入商固独立团,参加了强攻邓沟、智取王家围子战斗。后任皖西北道委保卫局第2科科长,红四方面军4军10师政治部保卫科科长,川陕省保卫局副局长,独立2师师长兼省保卫局局长。长征后,1936年入红军大学学习。抗战时期,任八路军129师政治部军法处处长。解放战争时期,任辽东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处长,东北军区军工部第8办事处副任,四野后勤部兵站部政委。新中国成立后,任21兵团后勤部副政委,中南军区后勤部军法处处长,武汉办事处副主任,武汉军区军事法院院长。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3年1月27日,病逝于郑州,终年96岁。

丁武选关于鄂豫皖苏区有四份谈话材料料,目前存档于湖北省党史办和六安党史办。《丁武选谈鄂豫皖苏区保卫工作》(1982年8月7日)存湖北省党史办;《丁武选口述材料》(1960年7月8日)、《访问丁武选同志笔录(一)》(1984年4月27日)、《访问丁武选同志笔录(二)》(1984年4月28日)存于六安市党史办。

这四份谈话录材料,其中最有价值的当是有关戴季英与鄂豫皖苏区疯狂肃反问题的佐证材料。

在《丁武选谈鄂豫皖苏区保卫工作》(1982年8月7日)一文中,丁武选说:“鄂豫皖苏区政治保卫局的工作戴季英同志最了解,……审讯在西关外一个小院子里,一九三一年十月,许继慎、熊受暄、周维炯等红军将领都是那时杀害在此处的。那时戴季英带着几个人到这里审讯许等,被害在这所院子里,将他们用绳子勒死的。保卫局一个勤务员来通知叫我们一个班的人把许继慎、熊受暄、周维炯等几个人的尸体抬到西门外一个山沟里埋掉。回来后,我几天都没吃好饭,回想起那时的事,心里就不好受。再就是光山独立团,一团人全杀了,炊事员、马夫都杀了,当时只放走了一个团长戴季伦(戴季英的哥哥),戴季英说他哥是改组派咬的(注:据查,戴季伦同志以后再皖西北工作,仍被当作‘改组派’杀害)。解放后,我见到徐海东同志问皖西北道苏吴保才和边去保卫局长王建南的下落,徐说都被杀害了,(红二十五军时期)他们还要杀郭述申同志,我定住了。”

在《访问丁武选同志笔录(一)》(1984年4月27日)一文中,丁武选又说:“肖方、许继慎、方英、熊受暄、周维炯十几个高级干部是1931年古历八、九月间(已经下霜了,感到有些冷了)被害的。头天晚上执法队都把他们一个一个叫出去,我在放哨,没有见送回来。第二天晚上,我们一个班都叫去了,两个人拿一根毛竹抬尸首,一看都是我们看守的‘犯人’。他们都是用绳子勒死的,脖子上有印子,十多个尸首都放在新集西门外一个门朝南跟戴季英的一个院里的一间房里。当时我们把尸首埋在西边山洼里。这是千真万确的,以后知道这是被张国焘肃反杀害的。当时戴季英担任省保卫局审讯科科长,前几年,我一次在北京开政协会议时,徐向前元帅也证实戴季英当过保卫局审讯科长。徐帅说:‘张国焘带我到保卫局审讯科去看过,并在审讯科见到了戴季英’。当时省保卫局局长是周纯全(当时皖西北道委保卫局长是王建南,黄安人,以后也被张国焘杀死了。道委保卫局营长姓李(李泽纯),现在住金寨古碑区哪个公社,前年他还写信给我)”。

上文丁武选的两次谈话录都直接点出了戴季英与鄂豫皖苏区疯狂肃反的直接关联性。

据袁克服等回忆录记载:张国焘等主持鄂豫皖苏区肃反时,“戴季英是很老的同志,也被不相信,特委省委都不要他,以后调到保卫局工作,名义上是工作,实际上是监视”(《袁克服等同志回忆》,安徽省党史办藏)。可以说,处于监视与不被信任状态下的戴季英,在担任政治保卫局审讯科长时为换取张国焘等的信任,即在疯狂肃反中急于献出自己的一颗忠心。正因为如此,戴季英与鄂豫皖苏区疯狂肃反有着最为直接的关联。建国后,戴季英被开除党籍并处于“永不启用”状态,于此有相当关系。

存于湖北省党史办的《丁武选谈鄂豫皖苏区保卫工作》(1982年8月7日)一文已刊于《湘鄂赣、鄂豫皖、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内部反“反改组派”斗争问题的综合研究报告》中,附录不在收录。存于六安党史办的《丁武选口述材料》(1960年7月8日)、《访问丁武选同志笔录(一)》(1984年4月27日)、《访问丁武选同志笔录(二)》(1984年4月28日)三份口述材料,属于未刊档案材料,因此录入文末,以飨读者:

附录1:《丁武选口述材料》

口述:丁武选(现任武汉军区军事法院院长)

访问:薛国明

时间:1960年7月8日

校订:黄文治

我是安徽阜南人,参加革命是在河南固始。1930年我任皖西北道委会保卫局科长,到1932年8月间离开鄂豫皖苏区,前后在安徽工作了二年时间,虽说我是安徽人,但对安徽革命斗争知道的很少,感到惭愧,现在我将知道的一点东西献给你们。

皖西北道委会的组织是于1931年秋由特区改编的。当时道委机关驻麻埠街上,特区机关原住在金家寨,道委书记是王平章同志。后王平章调红二十五军任政委,由郭述申同志接任的,道委会分中共道委会和少共道委会。道委会里面有组织部、宣传部妇女部等,皖西北道委会有常委七人,我现在记得的有王平章(书记)、王建南(保卫局长)、吴宝才(道苏主席)、雷振一(指挥部指挥长)、丁武选(工农监察委员会主席兼)还有两个记不得他们的名字了,只知道一个是组委部长,一个是妇女部长,另外,当时除常委,还有尚委,人员比常委要多,包括各县工委书记和县苏主席参加。具体的有哪些人,现在都记不起来了。

皖西北道委会,下设有霍邱、六安、霍山、合肥、英山等几个县委会。六安县委会机关设在独山,霍邱设在顾店子。当时各县的范围很小和现在比起来,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区的范围。

皖西北道区苏维埃组织系统结构图(略)。

各委员会的负责人,我现在都记不起来了,知道王建南同志是政治保卫局局长,工农监察委员会主席是我兼的。

此外,我记得还有个反帝拥苏大同盟组织,这个组织接收的会员很广泛,不管党员也好,团员也好,非党团也好,只要愿意参加都吸收为会员,这个组织主要任务是搞宣传。

附录2:《访问丁武选同志笔录(一)》

时间:1984年4月27日下午

地点:郑州河南省军区干休一所

访问:王导平、许正刚

校订:黄文治

丁武选同志说:我老家在安徽阜阳,逃荒到了河南固始商城。参加党是在固始,参加部队也是在固始独立团。我当时在独立团政治处当宣传队长。1930年四、五月间,固始县委在松树岗区成立,选我当县委宣传部长。晚稻割完时,鄂豫皖省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皖西去二十多人去开会,由方英带队。到了商城飞机山时,接到来信说会期改了。方英动员说,哪个要学习就到省委办的训练班学习半年。这时我们有四个人去训练班学习,其余的人都回去了。方英就带着我们到了新集。1930年九、十月去学习,到了1931年五、六月间毕业,我们皖西北道委把四个人都留下了:有英山一人,太湖一人,霍邱一人,六安一人名字记不清了。他们三人都有点文化,省里成立保卫局而没有人,把他们调去。有的当文书、当秘书的、当事务长的,我没有文化送到看守队当战士看“犯人”。我们没有回皖西,1931年11月间省保卫局又派一批人到皖西。我要求回皖西,他们三人没有见回去。回去以后,这时道委已经搬到麻埠,我被道委分到保卫局当二科科长,搞侦察敌情,跟机关工作不大接近,我带手枪队不很在家。春天麻、茶下来了,我们和游击队配合打民团让商人进来,那时对工商业是保护的,机关工作不太熟,因我主要搞审查敌情的。到了1932年七、八月敌人进攻时,道委机关搬到金寨街上,有一部分向南庄畈那边运动。保卫局搬到金寨河西汪家祠堂。1932年八、九月道委叫我把银行十挑钢洋分给伤病号。几个医院分掉六挑,还有四挑带到南庄畈。这时张国焘到了南庄畈,他叫我跟着十二师二十九团。到了英山石头嘴,撵到部队,把钱送到了参谋部。张国焘叫我回去。这时道委书记王平章到部队去了,书记换成郭述申。这时我带几个小鬼在路上小界岭遇到了敌人,回不去了。我们又回头撵队伍,一直撵到黄安西十五墩,这时张国焘正在那开会,参谋主任苏玉章报告说我们回不去了,张国焘叫我跟参谋部一起走,走了一天。第二天张国焘又叫我到铁路游击队当指导员。这时我得了疟疾。参谋主任说,你要他命啊,他病成这样子怎么去打游击。所以我又随参谋部离开了苏区到了四川。

肖方、许继慎、方英、熊受暄、周维炯十几个高级干部是1931年古历八、九月间(已经下霜了,感到有些冷了)被害的。头天晚上执法队都把他们一个一个叫出去,我在放哨,没有见送回来。第二天晚上,我们一个班都叫去了,两个人拿一根毛竹抬尸首,一看都是我们看守的“犯人”。他们都是用绳子勒死的,脖子上有印子,十多个尸首都放在新集西门外一个门朝南跟戴季英的一个院里的一间房里。当时我们把尸首埋在西边山洼里。这是千真万确的,以后知道这是被张国焘肃反杀害的。

当时戴季英担任省保卫局审讯科科长,前几年,我一次在北京开政协会议时,徐向前元帅也证实戴季英当过保卫局审讯科长。徐帅说:“张国焘带我到保卫局审讯科去看过,并在审讯科见到了戴季英”。当时省保卫局局长是周纯全(当时皖西北道委保卫局长是王建南,黄安人,以后也被张国焘杀死了。道委保卫局营长姓李(李泽纯),现在住金寨古碑区哪个公社,前年他还写信给我)。

关于张国焘大约在1931年农历8月前后逮捕四个县委书记,情况我不清楚,因为那时我还未去省保卫局工作。

希望你们以后有什么材料寄些给我,看到一些材料,可能还能回忆一些事情。

王、许说:八十八高龄的老首长,还能和我们谈这些重要情况,我们表示感谢,以后如有材料,一定寄给首长审阅,还有一些搞不清楚的问题,我们再来请教。

(注:丁武选同志1960年因病休息,此前是武汉军区军事法院院长,三至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享受正军级待遇。)

附录3:《访问丁武选同志笔录(二)》

时间:1984年4月28日上午

访问人:王导平、许正刚

地点:郑州河南省军区干休所丁武选同志家

校订:黄文治

张国焘杀害旷继勋是在四川。我们部队1933年初到了四川准备建立根据地,我调十师当保卫科长。十师驻洪口镇南边山上小庙里。十师政委周纯全一天叫我打扫房子,说有一个“犯人”要处理。我们说保卫队没关犯人吗?到了晚上,周纯全带两个警卫员押着旷继勋进了那房子。问他,你旷继勋反革命要好好交待!旷继勋说,我不是反革命。周纯全指出他三个“罪状”:一、打霍邱,不应该打巷战。部队损失很大;二、1932年10月部队过了铁路以后,我方面军在枣阳、新集指挥他去占一个寨子失利(那时我们就是二颗子弹,一根步枪怎么能占寨子呢?)。三、部队到了四川营山,旷继勋原来在营山是杨森部队当过旅长的,四川士绅名流听说旷继勋当了军长。就背了些银耳、腊肉拜访他。人来人往,这时就说旷继勋勾结地方武装要叛变,就是这样安了三个罪状。周纯全叫警卫员把旷继勋勒死了。勒死后,就埋在庙山北头。庙门朝西,座东朝西。我给中央干部部写了材料。旷继勋死是我亲眼见周纯全叫两个警卫员勒死的。兰州军区副司令员胡炳云就是他的司号员。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994.html

继续阅读: 革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