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九十年代国企改制惨烈后果,如果再来一次大失业中国会动荡吗?

作者:炎黄之家综合 来处:鼎盛 点击:2019-01-07 09:41:00

中国经济走到一个很微妙的节点,复兴在望,同时内外交困。我们当然要努力团结,停止瞎做为,努力应对新形势,但同时必须考虑,如果真发生了最坏的情况,比如出现了经济衰退和大失业,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顺便,再感慨一下:改革为什么总是要平民付出代价?

延伸阅读炎黄之家文章:《中国现在会不会发生革命性的社会动荡?》、《苏联激进政改导致种族灭绝苦难——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历史长河中大多数人都在默默忍受

90年代末期,南京4号码头有次捞上来一家三口的尸体,估计是上游安徽的下岗职工跳了长江。我外婆讲48年的时候在上海十六铺码头看到一家三口可能是从北方逃下来的难民,吃了最后一顿饭,用绳子互相绑着跳了黄浦江。

原来公司的同事,我说过的,一个83年硕士高工,一个正教授级高工,研究所撤并。双双下岗,给了套房子五万块钱滚回家,40出头。俩人结伴去诺基亚应聘打工。

写出来的都是国企下岗,感觉特别的委屈,当年街道集体所有制的职工和现在私企的职工好像很少发表这类文章,没有铁饭碗他们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历史长河中大多数人都在默默忍受。

大失业后面更可怕的是高负债

涨价去库存后迎来的失业潮和九十年代末的下岗潮,现在城里发生了估计熬不过了。

主要那会居民负债不高,现在这负债和那会可不一样。这就是最麻烦的,透支民力,用借贷的形式,现代金融的信用工具,一次性透支几十年,营造繁荣。透支本身如果细水长流不是问题,大规模集中短时期巨量透支是巨大的问题,平民承受不了。

过去没现金收入就得节衣缩食大多数人能挺过周期,现在大规模失业就不是节衣缩食的事了,债务怎么还,可能被甩下车的家庭就没翻身的机会了。

现在再来一次的大失业,猜猜人们会不会再忍气吞声?

当年老家那边出过刚公布改革领导小组名单,当天晚上一名成员就被捅死在家,之前那单位分房子也有亮刀的。那会儿手段少,要么忍,要么暴力。现在拍是刚有苗头就各种拆台,搞不好就是整个单位一起整垮了事。

现在的人可没有那个时候老实,那个时候的下岗工人老实简直到了麻木的程度。

现在失业一多,你们看着吧,各种攻击事件肯定层出不穷。

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和制造业化工业技术设备的扩散,已经大大降低了进行大规模攻击主义活动的门槛。

回顾九十年代国企改制——改革为什么总是要平民付出代价

@老诺95:是的,我原单位一总师是恢复高考一届的,抵不住诱惑跑美国去了!朱棺材改革让大量航天技术人员打工去了,我就是一个,97年离开的。与我一起到单位的有个总师侯培的也下海了!朱的改革对航天破坏太大!最大的质量事故和航天人才断档期发生在朱的任期!//@师伟微博:错,是改开后的断层

九十年代那些年国企改制,我们没项目,最惨的时候,有半年多没有发出一分钱,那些年有一个景观,每天早晨涌出一队队下岗干部职工扛着糖胡芦草棒去市里卖。卖豆腐是机关王前处长。我父亲以前单位的一副主任在市场里贩卖玩具,让我父亲撞上了,老泪纵横. 将将擦干眼泪,一回头发现承包这个市场的公厕的是傅科长两口子!

要活下去,就要死皮赖脸。为活着没什么好丢人的,我自己也能充分体会到这一点,因为我也半多年没拿到过一分钱了,当时管你多技术大牛,要走没人挡住,这时就反映出前女友的前瞻高明之处了。

这几年,我兼过技术科长,部门里面,技术科到最后跑的就刘工一个人了,小兄弟张工下岗去汉口卖了几年热干面,不敢在家门口,怕别人知道丢人,直到我说的上话后才把他找回来。但很可能他从此对钱入了魔障,他只在项目上呆了半年后回来,多兴奋对我说这半年就捞了五万块钱,够房钱了!但我心里清楚,这钱十之八九肯定不是合法收入,但是,这时的我己经很能理解,他入魔障,我又何曾未入?

刘工张工后来终于思想开窍了都辞职出去做了老板,张工小名三多,也是将军楼子弟,现在手上项目经常几个亿计,现在很可能是亿万富翁,因为有次吃饭我说到千把万又不是小数目时,他笑出声来,很瞧不起这点数,听说这几年媳妇儿也换了。

所以说后来看到成都所歼十宋总师那几年出去卖面条是绝对相信的,同时期我当时也还在为奶粉钱着急,出去画图纸为挣百把块。当时单位有夫妻两口缴不出开学学费和孩子的衣服钱之后,一家四口跳水自杀。

这年父亲同乡肖叔失明,单位上付不起住院费找父亲求助,父亲打电话给小丁总,老总居然哭了出来,帐户是红字,倒欠银行的,但居然人性化到还可以继续开出支票,也是奇怪,这是个两万人的单位,该老总现在入京居中字号单位一把手。

这第一套房钱五万块要熬到我多年后回国后才付清,中间记得其中有次帮人接私活搞了个设计,赚了五千可喜疯了,顶半年多工资,够房十分之一了!后来另一次一女老板称不满意嘲笑我穷酸之余,把200块钱轻蔑的丢在桌子上,爱要不要?现在就算两百万,我也会去你娘的砸回去,但是当时人穷志短。

另有一次翻译活被转了几次手的,几百页特种设备资料,费时半个月只收到一百块。边上的同事说毕竟还拿到了,我上次的还没拿到!

终于穷怕了,也羞愧到米钱都要借,到这个份上单位是呆不下去了。 背井离乡后生活才彻底改观,把妻子接了出来。

这可都是中央直属单位90年代中后期真实写照。九十年代很容易是吧?有知识和能力是不是能赚钱?

父母双双下岗带着孩子跳长江的也有,只用了十年,系统正式非正式职工从二十万减少到五万,现在是三万,领导宣布中国xx集团机制改革减员增效取得明显成效,高调入京,宣布开始推行年薪制,副处五十万起步不封顶。

(你仔细看仔细想,剩下的都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会拿到50万年薪?因为需要靠人才能经营发展的项目全部砍了,只保留固定资产租赁或者水电煤油这种无需思考的垄断性项目,所以才能拿到50万。今天他们妄图再来一次下岗减员减项目继续保持收益?人才早跑光了,剩下的都是拍马屁天才,没有一个懂得经营的。固定资产租赁与垄断项目没法砍,所以也没法缩减支出。一群没法缩减成本又没法开拓收入的国有企业,你觉得还会再次发生过去的事情吗?我是在旁冷眼旁观,等看笑话。找找机会能否发发国难财。)

现在经常告诉自己不忘初心,当年的初心是什么?就是出来挣钱养家糊口,别tmd和我再讲理想奉献了,当年的情怀全穷死在那了!

领导们经常说的不惜一切代价推进改革,改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我想,我们这些人就是代价!至于收益,那是赵家人的事儿。

这个大时代并不会记录下我们这些代价的命运。这条大江裹挟泥沙滚滚而下,一路奔腾到海,留下姓名的,终归只是那些弄潮儿。

这条大江绝不会为你我这样小人物的悲欢离合而做片刻停留。就算小人物们多达数十万,百万,千万,亿也不会。

(九十年代所谓改革,请阅炎黄之家womenjia.org《九十年代新自由主义改革敲骨吸髓》、《襄阳轴承厂老工人党员:补交党费引起的风波》、《改制与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命运》)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901/1105.html

本文话题: 改革开放 劳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