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英雄 > 正文

纪念丁锡山、汤景延等苏浙边区游击纵队英烈

作者:火草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9-01-08 07:56:00

一九四八年初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华中工委,华中军区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苏浙边区游击纵队,任命丁锡三(也写作丁锡山,化名丁旭文)为司令员,汤景延为党委书记兼政委、副司令员、参谋长,派他们进入浙东山区,“深入敌后,开展游击,发展部队,迎接大军过江”,招集新四军北撤时留下的游击队员,配合我大军正面战场开展对敌斗争。

1948年2月9日,苏浙边区游击纵队60余名指战员,一律便衣,分乘二艘海船,从苏北斗龙港下海,一路南行。约于13日夜零时左右,在奉贤县钱桥西南石桥头外胡家码头登陆。由于先遣人员孙皎等已遭逮捕,接应无望。

据后人调查,因丁属旧部徐顺庆告密和外甥王荣叛变,遭致国民党当局布重兵候歼。淞沪警备司令宣铁吾调集青年军二零二师二旅、陆军六十三师一五二旅及奉贤、松江、金山、青浦等县自卫团严密设防“围剿”。

苏浙边区游击纵队自13日起,连日激战,借助河川纵横,边打边撤,形势险恶。几经转战突围,于17日越过沪抗铁路,经松江卖花桥、塘桥、辰山、天马山进入青浦县境,准备取道淀山湖,撤往太湖地区。至18日上午8时许,苏浙边区游击纵队余部约56人撒至今青浦县沈巷乡安庄地区尤浜村附近,遭敌数重围困,战斗相持七八个小时,毙伤敌多名。

战斗中,为了不让当地农民受伤害,丁锡三下令部队不准撤进村庄,硬是在开阔地无屏障地拼命搏杀。战斗到最后,部下执意要掩护他突围,丁锡三厉声说道:“我哪能丢下你们自己去求生?!”

但因敌众我寡,强尽粮绝,丁锡山与童萌等14人战死,副司令汤景延等42名指战员,终因无法突围而被俘解除武装。

丁锡三牺牲后,凶残的敌人将丁锡三割头示众,先是在青浦示众三天,接着移尸到闵行,将脑袋又挂到一根电线杆上。解放后,遗体移葬于上海烈士陵园。

在狱中,汤景延继续坚持斗争,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在上海江湾慷慨就义。上海解放后,遗骸移葬龙华烈士陵园。其余同志,也迅速被集体屠杀,陈尸于河边。(火草曾两次去过龙华烈士陵园,也曾到墓群敬拜英烈,下次希望再去看看汤景延烈士之墓)

牛逼哄哄肆意收割韭菜的赵家们可还记得,赵家的地位正是这千千万万烈士们抬起来的。烈生们缔造新中国,是想让新中国成为中国人民的幸福家园,不是让少数官僚和资本权贵让老爷,否则英烈在九泉之下也无法瞑目。

关于英烈,推荐阅读炎黄之家文章《向时常想念的人告别——每一寸土地下都躺着烈士冰冷毫无知觉的尸骨》。

面对死亡,笑着走向刑场的华中军区海防纵队司令员、苏浙边区游击纵队政委、副司令员汤景延。

面对死亡,笑着走向刑场的汤景延

汤景延

国民党匪军官员点验缴获的游击队枪支。

国民党官员点验缴获的游击队枪支

被俘的游击队战士背着受伤的汤景延。

被俘的游击队战士背着受伤的汤景延

即将牺牲的游击队战士们

被俘的游击队战士们

被俘的游击队战士们

城墙下,水岸边,被集体屠杀后的游击队战士们尸体

城墙下,水岸边,被集体处决后的游击队战士们的尸体

城墙下,水岸边,被集体处决后的游击队战士们的尸体

丁锡山烈士尸体后被砍头,头颅挂城门墙上示众

丁锡山烈士尸体后被砍头,头颅挂城门墙上示众

被固定在城墙上的游击队队长丁锡山烈士的头颅。

被固定在城墙上的游击队队长丁锡山烈士的头颅

附录1:汤景延(化名张玉)就是著名的“汤团”,极富传奇色彩

汤景延,江苏如皋人,生于一九零四年。少年时期,先后就读于陆庄小学和如城安定小学。后入南通商业学校读书,因反对校方克扣伙食被开除。一九二一年进上海东亚体育专科学校。一九二四年毕业,同年加入国民党,先后任如城体育场指导专员兼县童子军教练,国民党如皋县党部监察委员和宣传干事。一九二七年冬,在国民党的“清党”中,以言论“过激”,与共产党人“接近”,致遭解职并被排挤出县党部。自此,愤然脱离了国民党。

一九三七年“芦沟桥事变”后,汤景延到驻海门县国民党江苏省第四行政专员公署军事谍报处工作。次年春,茅镇沦陷,又去灵甸港,参与组织成立海门人民抗日游击总队,任副总队长。总队改编为江苏省保安九旅五团时,任少校团副。一九三九年前后各保安旅火并中,五团被缴械,他转往泰州鲁苏皖边区游击指挥部二纵队(颜秀五部)任中校机炮营长。驻军江都时,驻地与新四军挺进纵队相邻接,这期间,他对中国共产党和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有了进一步认识,赞成坚持抗战的方针,曾以弹药支援新四军。

一九四零年六七月间,颜秀五反共媚敌,他弃暗投明,以伴送家属回乡为名,在如皋西乡参加了新四军。七月末,受新四军苏北指挥部之命去刚反正的原伪保安四旅孟宪平团任参谋长。一九四一年二月,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指挥部副总指挥李长江投敌,孟宪平尾随效尤,公开叛变,他带着部分人枪,返回新四军一师三旅。不久,转入地方,任南通县第十区区长。同年秋,通海行署成立,调任通海人民抗日自卫团团长。

一九四二年,汤景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九四三年春,日伪准备对苏中四分区实行“清乡”,为了应付严重困难局面,中共中央华中局、中共苏中区委出于对敌斗争的策略,决定他率部(通海自卫团,简称“汤团”)打入伪军,相机配合反“清乡”斗争。四月十六日,“汤团”接受伪“外勤警卫团”的番号,分驻海门,姜灶港、张芝山一线。他打入伪军后,巧妙周旋于日伪之间,紧紧依靠党组织,挫败了日伪一次又一次企图化掉“汤团”,吃掉“汤团”的阴谋。

一九四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夜,他根据苏中区党委的决定,率领“汤团”举行军事暴动,在敌阵中破腹而出,给予日伪以狠狠打击。(延伸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新四军汤景延率部假投敌打入日伪军内部》)

此后,率所部以新四军一师独立团的番号,参加二分区反“扫荡”斗争。同年十二月,所部编入新四军苏中军区联合抗日司令部,任联抗副司令员。一九四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如皋县城光复,任城防司令员。解放战争开始,任华中军区海防纵队司令员,为组建“海纵”机关和海防第一、二、三大队,竭尽心力。一九四八年初,中共华中工委,华中军区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苏浙边区游击纵队,任命他为党委书记兼政委、副司令员、参谋长、派他与司令员丁锡山,进入浙东山区,招集新四军北撤时留下的游击队员,配合我大军正面战场开展对敌斗争。二月十八日上午,在青浦境内,向淀山湖进军途中,陷入国民党军重围,奋战八小时,因敌我力量过于悬殊,丁锡山等牺牲,汤景延被俘。在狱中,继续坚持斗争,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在上海江湾慷慨就义。(再有一年,就能迎来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解放大军了。就在上海解放前夕,还有大批的地下党英勇就义。大江大河的婊子们是不会看这些照片的。)

附录2:叛徒徐顺庆的下场(1907~1950年)

徐15岁丧母,后也沦为二流子。不久,将15岁的胞妹卖入妓院(后从良)。民国16年,认马柏生为义父。在南汇抢劫时被捕,出狱后在柘林镇开茶馆数年。抗战期间参加国民党忠救军,曾任八支队中队长、海巡队长和马丁行动总队一支队长等职。抗战胜利后,曾任本县保安大队长、松江专署奉松区“清剿”小组副组长、县参议员、县保安司令部副司令等职。丁锡三起义时,徐密报国民党县政府,使运送武器船只险遭查获;后丁汤部队自本县登陆时,徐又密告上峰,致使该部全军覆没。徐本一贫如洗,抗战时期大发国难财,并曾雇专人大量制造吗啡,从中获暴利,先后在胡桥、柘林等处开起油车、花米行和渔业合作社,置田396亩,妻妾4房。解放后,隐匿轻机枪、步枪、短枪等30余枝,以图变天。1949年6月17日在上海为市公安机关捕获,次年8月26日镇压于南桥镇。

没逃得了的叛徒,基本都被清算了,建国后对那些杀害烈士的凶手有专门追捕行动。不过如果逃到了台湾香港以及国外,然后改革开放以后再回来,就没事了,甚至还能成为座上宾。

附录三:牺牲在解放前夕的丁锡三烈士

延伸阅读:炎黄之家《牺牲在解放前夕的丁锡三烈士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1/1107.html

继续阅读: 英烈 解放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