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智力概念是真的吗?智商测试是虚假骗人的吗?先天基因决定智商吗?

作者:火草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9-01-14 13:55:33

讨论世界智商种族差异时,智商问题经常被提起,这个问题一方面被种族主义化,成为白人殖民者殖民世界其他国家的借口,另一方面现在有些白左小清新又打起政治正确大旗,专横不让任何人讨论。炎黄之家火草觉得,还是应该对其进行事实分析,而非闭口不言腹诽,或各说各话。所以这里从智力、智商测试等基础概念,介绍对立两方的观点。

另外插一句,东亚人似乎对这话题不敏感,因为假如智商概念真实,东亚人智商是被排的很高,没有被蔑视的问题,自然也就不会有下意识驳斥白人攻击说法的必要。所以中国人往往不掺乎,还带有优越感的看白人黑人吵架。伤口长在哪里最不疼?当然是别人身上。除非,中国像当年被爱因斯坦种族歧视一样,智商成为殖民借口,那就不能忍了。(延伸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文章《怎样看待爱因斯坦日记里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对中国人持有种族主义态度真没问题吗?》)

当下中国人也遭遇类似套路的攻击,工具不是智商,可能是所谓的创造力等等,比如下文提到的詹姆斯·沃森,他除了说黑人智商低,还说“中国人没有创造力”,为用剽窃手法打贸易战、压制中国科技和中国制造提供弹药,妖魔化中国人。大家还是要多看多想,知道每位发言者都有基本立场,会甄别种族歧视偏见,区分开批评和恶意人身攻击,不要过分谦虚的一股脑接受对方的攻击,话语即权力,你接受了对方的话语,就臣服于对方的权力,所以《边芹呼吁打赢“审美权、道义权和历史解释权”的文化舆论战》。

“智力”这个概念存在么?

正方:智力概念明确

有人认为,某些人就是「先天」高智商,有些人「先天」比较笨。

智商,即智力商数(Intelligence Quotient),系个人智力测验成绩和同年龄被试成绩相比的指数,是衡量个人智力高低的标准。

20世纪初,法国心理学家比奈(Alfred Binet,1857年-1911年)和他的学生编制了世界上第一套智力量表,根据这套智力量表将一般人的平均智商定为100。

智力表现多个方面,如观察力、记忆力、想象力、创造力、分析判断能力、思维能力、应变能力、推理能力等,其包括文商(CQ)。当前认为智力由三种能力组成:短期记忆力、推理能力和语言能力。

后来,特曼教授把这套量表介绍到美国修订为斯丹福-比奈智力量表,并用心理年龄与生理年龄之比作为评定儿童智力水平的指数,这个比被称为智商,用公式表示即是:IQ=MA(心理年龄)/CA(生理年龄)×100。人们称这种智商为比率智商。

反方:智力实质到底是什么,还没有答案

有关智力的历史,就是一部为阶级社会而作,一部充满宿命论、悲观主义甚至是纯粹“伪科学”的意识形态历史。

比起科学,智商的概念其实更像迷信——执着的相信一些自己并不太了解的事物,人们对“智商”的实质其实根本就没多少了解。

脑神经、分子生物学、表观遗传学、发展心理学等领域的科学家,越来越多的对「智商」持否定态度。

传统的智力观念错误,就目前人类智力发展研究的结论而言,科学家总结道:这部分描述涉及细胞互动、基因编码、神经元复杂系统等,过于晦涩。人类智力是自我组织的动态系统,具备自发属性,具有终身可塑性,严格来说,智力的起点是准父母受孕前,而终点是——死亡。生命即智力,智力即生命。

公众为何相信智商

正方:公众直观能感受到

为什么智力理论(或者说基因智能),会在公众中大量传播,且轻易就说服了大众?

为何普通民众比科学家更确定智力的存在(先天遗传且固定不变)呢?原因是,它更符合人们的日常经验,直观的东西总是有说服力。

智力源自先天遗传的观点,存在太多“明显证据”:孩子的身高、肤色、头发、瞳孔颜色、五官等显然直接遗传至父母。而且,一般“书香门第”的孩子,成绩也普遍优秀。

有了这么多“肉眼可见”的证据,还用怀疑么?

反方:公众被误导

这些表象证据犯了一个基础假设的错误,即假定“人类智力”与“表观”(长相、肤色、骨骼结构等)是同一类事物。

事实上,两者完全不同。诚如上述所谈,“人类智力”是人为定义的抽象概念,跟姚明身高来自遗传完全是两码事。

再自傲的人也明白,你老板说你聪明,那是夸你的“智力结果”(即你过往努力塑造的智力),而不是夸你家的“基因好”。

智商测试:真的,还是假的?

正方:智商测试是客观度量

在1904年法国人Alfred Binet设计一个测试来筛选出能够获益于特殊教育程度的低能儿童。与另一个人Theodore Simon共同发布了第一个使用的心理能力测验。在这个测验中的“心理年龄”就是一个智商对应的指标。

在这之后,生成能准确测量智商的测试层出不穷。

反方:智商测试有严重的文化、阶级偏好

智商测试本身问题很大,智商测试是特定社会阶级(或者说文化背景)的相关性衡量手段。

测试题目与被测者的“文化相似度”很大程度的影响了测试的结果,智商测试的题目也全然不是“人类认知系统”的使用方式。

多数智商测试,其问题主要是根据“中产阶级偏好”来选择并加以抽象化,这自然对中产阶级的孩子有利。

智商测试的测试内容太狭窄。

教育学家戴维·珀金斯提出的真智力理论认为,人的智力分三大类:神经智力、经验智力和反省智力。而现今的智商测试测量的主要是神经智力和经验智力,还有更多的智力领域没有涉及,如求知欲、自控能力、创造力和沟通能力等。智商测试并不能反映一个人的智力。

比如你测试分数高,只能说明你的思维模式跟中产阶级思维类同。但对于解决实际社会问题需要的能力而言,毫无相关性。

如果你做过智商测试的题目,就会发现那些高度抽象的空间、规律、逻辑等问题,其实相比现实中的问题,对于大脑的使用率是非常低的。

大量追踪实验表明,一个人的智商测试结果跟工作业绩的相关性几乎为零。

现在测智商的题目,比如图形和数学逻辑推算,明显是有利于接受过系统化教育的城市居民,如果换个出题形式,考试鸟兽和动植物习性,也许常规智商测试垫底的俾格米黑人就能完成对东亚人的逆袭反转

基因决定智商吗?

正方:基因决定智商

达尔文的表弟,著名而富裕的科学家弗朗西斯·高尔顿(FrancisGalton),在进化论思想的影响下,开创了优生学,正式从基因遗传的角度研究个体的智力差异。

高尔顿给“人类智力”定下了基调:高智力是上层社会占据优势的“先天特质”,而这个理念还是建立在“科学实验”的基础上(尽管非常粗糙)。

这个理念意味着,如果你是农民,那是因为你先天就只有农民的智商,那么别想其他的,种好你的南瓜马铃薯就是了。

高尔顿的继承者们还认为,整个人类社会,必须确保“孕育足够的优秀族群以防止社会衰退”。

20世纪初,这些继承者们开发了更多的智力测试方法,并大肆宣传“智力是天生”的观点。自此也开启了智力的“先天-后天”百年之争。

到了21世纪,“先天智力”的意识形态,被基因科学继承且取代。这些科学分支试图证明“基因决定头脑,凭基因就能解读出智力”。看似更加“科学”的智商测试由此成为社会风潮,在西方国家成为入学教育、人才选拨、制定政策的重要依据。

反方:当代基因智商论是利益压倒真理

人类智力是“动态且终生可塑”,基因在其中的影响微乎其微。

科学家也是人,自然要面临是人都要考虑的伦理问题:是服务于财主,还是服务于真理。

想象一下,你是遗传基因领域的科学负责人,某财团向你斥资数10亿美元期待你寻找基因片段中与“智力”相关的“遗传力”,该财团的目标是利用基因工程为有钱人的孩童提供“基因疗法”。

但你们团队的研究结论是:目前没有任何严谨的证据证明人类智力的存在。你敢这样禀报么?

相反,你会汇报,“研究取得了重大进展,有2%的基因差异与学习成绩存在相关”等模糊的结论。

但这就已经足够,有了权威科学期刊的刊登以及媒体的煽风点火,要说服普通大众就是干柴烈火的事儿。

比如,社会科学遗传学协会联盟自2013年以来,扫描并研究了数以百亿的单核苷酸多态性后,研究人员声称发现了“少量与学习成绩呈数据相关的基因组。”

这里的少量是2%,科学界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媒体报道对“2%”只字不提。

但如此低的相关性究竟能说明什么?能够确定的是,我打个喷嚏也能跟大西洋飓风的成因存在少量相关系数。

就连长期鼓吹智慧基因的科学家特克海默(Eric Turkheimer),也在2015年公开承认,“科学家目前还没发现任何基因能够满足相应的标准进而被称为智慧基因、抑郁基因或外向性格基因。”

智商是先天还是后天的?

正方:智力主要受遗传影响

心理学界大名鼎鼎的双生子实验,由明尼苏达大学的托马斯·布沙尔(ThomasBouchard)主导,该团队从1979年到2000年,持续研究高达81对双胞胎样本,并得出结论:智商的遗传力可界定在0.75左右。

换句话说,人类的智商基本上75%取决于遗传,后天能改变的非常少。

双生子实验影响深远,甚至已经被收录至“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中,目前世人多数认为智力主要受遗传影响,正是这个实验造成的。

反方:人类智力是动态且终生可塑

“双子实验”存在大量瑕疵,该实验样本数量本来就少(仅81对),再剔除掉“问题数据”后,实验结论已经大打折扣了。

随着各类研究的深入,尤其是细胞与分子生命科学、表观遗传学、复杂及动力系统论等各学科的最新进展,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

人类智力是“动态且终生可塑”,基因在其中的影响微乎其微。

除了语言及文化背景外,人的认知水平发挥很大程度受情绪、自我效能、自尊、压力等非智力因素影响。.

人类智能系统以能快速应对多变的环境而著称,大脑皮层具有终身发展可塑性——老年人通过简单训练都能对大脑产生结构性影响。

人类智力并不像历史阶级意识观所认为的那样“源自遗传”且存在“先天差异”,认为一小段基因编码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终生智力,这无疑荒谬绝伦。大多数人生来就“足够优秀”,通过后天的自我教育,能适应各种社会活动。

心理学家爱丽丝·海姆(Alice Heim)在《智力评估》中得出结论:

如果家里能提供更好的食物和更多的书籍,与那些条件优渥的同龄人相比,贫穷的孩子在智力测试中同样能跟他们势均力敌。

可见,菲茨杰拉德(Fitzgerald)确实道出了真理:

“每当你想要谴责他人时,千万别忘了,并非所有人都和你拥有一样的条件”。

世界各大种族智商排行榜靠谱吗?

正方:

英国阿尔斯特大学退休教授理查德·林恩(Richard Lynn)1977年开始从事人种智商研究。2005年,林恩公布了一项“大胆”的研究成果,称“男性比女性的智商高5点”。随后,林恩还对世界各国大学生的平均智商进行了比较,结果发现,美国大学生智商为110,居全球之首,而英国大学生紧随其后,平均智商109。

2006年,林恩出版了名为《种族智力的差异:一种进化分析》(Race Differences in Intelligence:An Evolutionary Analysis),列出“世界各大种族智商排行榜”。根据这个排行榜:

犹太人智商最高,平均达125以上,之后为德国109,荷兰107,波兰106,欧洲人、东亚人拥有全世界最高的平均智商,平均值为105。而之后排位是爱斯基摩人(91),东南亚人(87),美洲本土印第安人(87),太平洋诸岛土著居民(85),南亚及北非人(84),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人(67),澳大利亚原住民(62)。人种智商最低地区是南非沙漠高原的丛林人和刚果(布)雨林地区俾格米人,平均智商为54。

反方:

林恩的说法遭到了不少学者的批评,不仅仅在结论方面,其数据选取、研究模型都被指出存在巨大缺陷,更多是一位种族主义者刻意剪裁的结果。典型如并无依据的推崇犹太人。

2010年,科学媒体Science Daily曾经报道,阿姆斯特丹大学Jelte Wicherts、Conor Dolan以及加利福尼亚大学的Jerry Carlson等学者对林恩“选择性使用数据”进行批评,并指出在梳理了近百份研究结果后认定没有证据支持林恩的说法。林恩也被批评是“真正存在种族歧视的人”。

据悉,林恩在试验过程中,系统地忽略了具有高IQ分数的非洲人。科学家们指出,目前(2010年)非洲的智商平均水平与1950年左右荷兰的平均水平相当。然而,西方国家的智商分数在20世纪大幅上升。鉴于这一趋势,如果未来非洲的生活条件有所改善,这一情况或许也会有所转变。

讨论:如何看待“非洲黑人智商低”的观点?

正方:黑人确实智商低

曾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有“DNA之父”之称的美国著名学者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宣称:基因差异导致了黑人和白人在智力方面的差异。

2007年,沃森曾经公开表示,对非洲的前景不乐观,因为所有的公共政策都假定“非洲人和我们的智力水平相当,当然,我也希望我们是平等的,然而当你不得不跟他们一起工作时,你会发现根本不是这样的”。

有没有能力从非洲走出去决定了智商分层。

李光耀听以前的西方殖民者说:黑人集中精力思考问题的时候,脑部温度升高的速度比黄人白人都要快,结论是黑人大脑无法长时间集中精力思考解决问题,内中意思是散热设计不好影响了黑人智商发挥,而不是黑人大脑有问题。

 

中立/含糊观点:黑人智商低,但情有可原

笼统说黑人智商低我是不信的,毕竟“黑人”之内的基因多样性要大大超过所有“非黑人”的基因多样性。撒哈拉以南的黑非洲的人种多样性超过所有非洲以外的人种。其实非洲以外的人种只是一支早年的非洲人出走的结果,现在的非洲黑人是剩下的几十几百支演化的结果

人类社会的淘汰进化效率远高于自然的物竞天择,非洲黑人的社会水平长期远低于欧亚主流文明社会,这恐怕是他们平均“智商”落后一点的根本因素

实际上他们营养水平,身体发育水平并不低,现在跑步的,NBA打球的,都可以看出来他们更偏向于狩猎的选择。其实这个应该是物种的原始选择。不像亚洲不少种族长期处在物资匮乏状况下,身材矮小等等。。

离开非洲的其实都是被打败丢了地盘的卢瑟,被迫向环境更恶劣的地方迁移,为了应对更恶劣的环境,就必须更有组织化,过去十几个人抱团能猎杀狮子大象野牛就能活下去,现在必须上百人抱团修水利种地放牧,所以离开的人组织化更高

黑人低端这没问题,问题就是这种低端是人种导致的还是环境导致的,如果只是环境,那就不算种族主义,夷入夏则夏,如果是人种,那就是种族问题了。种族论是错误的,文明决定论才是正确的

人类进步有两个属性,一是个体的体力智力的进步;但作为社会动物,还有互助过程中对弱者的保护。这后一点甚至在动物中都有表现,比如painted wolf,在捕猎过程中受伤的个体不是被群体丢下,任其饿死,而是将其和幼崽一起进行抚养。人类的医疗进步也是一例。比如骨盆狭窄的女性过去是靠难产来自然淘汰,但人类产科学的进步让这类女性能够正常生育,而骨盆狭窄的遗传特征可以被保留下来,这类反自然的生理特征甚至在以苗条为美的审美文化下进一步加强。至于智力低下者,也会因为同样的社会扶助体系,不会因此而淘汰,会因为平等的社会价值观生存而且生育后代。

东非黑人耐力好,西非黑人爆发力强,黑人普遍男根雄壮,这么说的时候好像白人、黄种人没感到受侮辱,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当这个部落或群体的社会形态还是渔猎时代,靠的是体力捕猎;种群的生育选择还在健壮的体力;而群婚时代的受孕需要的是更长大的JJ和尽量多大精子来跑赢。很符合那个文明的选择进化需求。

黑人最大的问题是,一方面不承认自己是弱者,希望得到“平等”对待,但另一方面又同时以弱者的身体份希望得到社会给予更多的资源倾斜。弱者的分配需求缺要求隐藏这种特征和社会地位的认定。

后天环境对智商肯定有影响,估计美国黑人和利比里亚黑人的平均智商很可能不一样,就象十九世纪的中国人和今天的区别一样大。中国人的国民智商普遍提高应该是和人均寿命提高是同步的,最大提升阶段是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十年。

 

反方:“黑人智商低”说法本身有问题

沃森的言论跟智力是不是基因决定的没有关系,他引起众怒的问题是认定不同种族的天生智力存在差别。

黑人智商一点儿都不低,尤其语言天赋简直是秒杀其他所有种族,黑人吃亏在社会组织形式过于落后且存在段层,这点和当初爱因斯坦看中国人很相似。

关于黑人智商这个事儿,历史难道要重演?第二次世界大战源于“优生学”—因人类还未完全搞懂基因导致的错误认识,如果真有一天人类完全搞明白了基因并能从科学上比较基因的优劣,那些“劣等基因”民族会是怎么个结局?

DNA获奖者说黑人智商低都觉得有道理,他还说过中国人没有创造力只会从众,要不要捶地大笑,觉得讲得对?整个科学体系就是西方构建的。你以为白皮看你和看黑人有区别么?

绝大部分没有受到专业逻辑训练的人,总会把相关性和因果性弄混。包括黑人与智商,还有红酒能够软化血管也是个例子。统计证明,经常喝红酒的人确实血管更健康一些,但是,其实更可能是因为经常喝红酒的人就是比买不起红酒喝的人经济条件更好,有更好的医疗保健,才让他血管更健康。

他们的观点也适用于“农村孩子比城市孩子智商低”,我猜试验结论一定是正确的。

方舟子:

的确有些研究发现黑人的平均智商比白人低。但是并不能因此就推断说黑人的智力天生就比白人低。这是因为智商并不能很好地测量一个人的天生智力。智商的高低不仅受基因的影响,还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例如营养、教育等后天因素都会影响到智商测试结果。从1932年到1978年,美国人平均智商每过十年就上升3点,显然不是因为美国人的智力基因每过十年就得到改进,而是营养、教育改善的结果。营养、教育状况跟社会经济地位有很大关系。所以黑人的平均智商比白人低,不过是反映了黑人的社会经济地位普遍比白人低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不能因此说黑人的智力天生就比白人低。

 

附录:智商和阶级怎样成为压迫、奴役的借口

人类的公平感是嵌在基因中的本能需求

就好比没有人会心安理得的奴役自己的家人、朋友,因为我们坚信伙伴之间应该彼此“尊重、平等、友爱”。

这一点,无论是古代的君主贵族,还是近代的残暴殖民者也不例外。

那么,他们是如何做到“心安理得”的统治甚至残害他人呢?

以殖民者为例,他们并不把殖民地的土著当同类,他们假借上帝的名义影射他们是“低等人”,更甚者,就像希特勒那样,将一些人看成“有罪的物种”。

不幸的是,人类偏又进化出了阶级社会这一形态(一直延续到今天)。这就隐含了一个扭扭捏捏的内在矛盾:无论是统治阶级、知识分子、还是普罗大众,人们总得为“人人生而不平等”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君主怎么能心安理得统治臣民、主人怎么好意思鞭打奴仆,老百姓怎么平静接受社会的不公?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社会,都创造出了各种蕴含神话宗教色彩的“阶级”故事:

比如,古希腊,柏拉图(Plato)在其著作《理想国》中便提到上帝将人分为金人、银人、铜人、愚蠢的女人及低贱的奴隶。

古希腊的民主非常狭隘,其“公民”是排除了奴隶、女人等绝大多数人口后的群体。

又比如,古印度,一个人刚出生则则根据血统归属至祭司(婆罗门)、武士(刹帝利)、商人(吠舍)、农民(因陀罗)四类阶级之一,彼此不可通婚以免污染贵族血统。种姓制度时至今天还深刻的影响印度的政体、文化。

而我国古代,自轩辕黄帝起,每个朝代帝王新上任,必干的一件大事,就是为自己编造一个“七彩祥云,天子降生”的“出生记录”,且每一届都没太大创意。

虽然在今天看来,这些故事既荒谬又可笑(印度除外)。但在识字率极低、宗教神权统治的年代、以及人类本能的心理需求综合影响下(参见“思维简史”),上述故事妥妥的征服了人类心智五千年之久。

理由就一个:为了全人类的福祉,人们需要为阶级社会的不平等性提供一个让所有人都舒服的解释。

达尔文进化论“没有给上帝的存在留下位置”,这意味着,以神权作为统治合法性的理由开始站不住脚。那么,权贵阶级的存在合法性又该如何延续?社会不平等性又该作何解释?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进化论瓦解了神力,那么就由进化论再赋予新的合法性吧。

尽管达尔文本人非常谨慎,但这并不代表其他后继学者,尤其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保持同样的态度。

这些人对进化论进行了激进的解释,比如: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达尔文本人从未提过这个词)。

这暗示着,如果你穷困潦倒那是因为你基因劣质(被淘汰也别怨恨),而社会精英之所以享有更多资源,那是因为他们基因优秀。

我们现在不太清楚这些科学家是单纯基于自己的理解,还是受了某些政治意识形态的影响,但众所周知,这一派的极端观点被纳粹德国利用,引发了人类史上最愚蠢的惨剧。(本附录和原文主体里不少部分,都摘录自李少加的《智商简史:一骗就是五千年》一文。)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1/1131.html

继续阅读: 黑人 种族 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