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西方人讨厌犹太人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9-02-06 08:21:00

犹太人在中国发动不少公关活动,在中国社会塑造了犹太人聪明、可怜的印象,但真实情况比这复杂的多。炎黄之家这里将陆续整理一些西方人对犹太人的批评,国人可以了解问题的另一面。

“凡是在米国掀开犹太人面纱的人都没好下场。”

其它相关文章:《犹太人如何操弄美国选举制度挤压他人生存空间

犹太人生活方式建立在投机、货币泡沫、高利贷/通胀利率上

identitaevropa:

真正的经济增长来自于对基础设施、生产性行业及相关服务和工作的投资,而不是投资在炒作公司股价以获取高额股息和交易佣金,或者人为抬高房地产价格上。后两者不创造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是让已经存在的东西不断膨胀(猜猜怎么着,气球吹胀了会爆的)

哈哈这后两种不正好是犹太人的“赚钱方式”么,而如今所谓的“西方”早已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了。他们的整个生活方式都建立在投机、货币泡沫、高利贷/通胀利率之上,“专家们”唯一想要的就是随着时间推移把骗局越做越大。

知道吗?当天主教会统治欧洲时,我们西方人曾经是禁止高利贷的。现在你知道是谁在不遗余力要摧毁西方文化了吧……

北朝网友:犹太资本对中国很恼火,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不让他们控制、不让他们薅

犹太人索罗斯2019年9月9日公然宣称,“作为开放社会基金会的创始人,我对打败当下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的国家利益的关心。”

简单说就是超级资本在寻找对手盘,并且吃掉对手。放眼世界,最佳也是最肥的对手盘,非中国莫属。那么这时候肯定是不遗余力贬损中国,这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更何况,这厮当年还在香港吃过大亏。

索罗斯这种人不是反什么主义,只是记恨不让他们控制、不让他们薅的

这老狗当年是亲手把同胞送给纳粹换自己荣华和安全的,而且毫无悔意。

索罗斯是犹太人内部解决流浪问题两条路中的另外一支。复国主义的目标是重建犹太人民族国家,成为正常有母国的民族;索罗斯这一支的目标是把寄居的国家变成自己的国家,从而无母国之名而有母国之实。

索罗斯这帮人的梦想是打着民主的旗号摧毁别国主权,然后让这些国家把权力让渡给他们这些大资本大财团,TPP协定背后这老东西就是关键推手。

这两支路线是背道而驰的,相互之间关系跟共产党和社民党之间关系差不多。

这两条路走到极端都差不多,都是坏种。相对而言,复国主义还可以利用一下,毕竟直接祸害的不是中国人,中东又不是中国的基本盘,就算美国倒霉了。做为域外大国,地位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不会让阿拉伯人团结在一起,那么以色列还有继续存在的必要。

而索罗斯这群嘛,还是死了才是最好的。

此外,那就是从苏联时代出走美国或者西方国家的犹太人对于打着共字的国家体制有刻骨仇恨。索罗斯,谷歌的那个谢尔盖布林

 

金灿荣来本单位做讲座时说:“如果米国完蛋了,犹太人的结局不会太好,他们吸血寄生的活法、没有国家认同的态度......都是被人清算的理由。”中国要坚决提防这个寄生虫(犹太财阀)侵入体内【wolaiye】

犹太人曾经妄图占据中国东北建国

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犹太人曾与日寇勾结,妄图占据中国东北建国

犹太人成为米国不能批评的存在

犹太人游说米国政客批评者被围攻要求辞职

2019年2月,米国总统川普呼吁新当选的民主党女众议员奥马尔辞职。

川普说,奥马尔的道歉“站不住脚”,并说,“她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川普呼吁奥马尔辞去国会议员职务或者至少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辞职。

索马里穆斯林难民奥马尔上任代表明尼苏达州的联邦众议员。

她在推特上发表一系列评论说,美国的亲以色列游说团体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正在收买议员来支持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

她说,议员们之所以支持以色列,是因为得到了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的资金支持。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作为一家非营利组织并不直接向美国政界人士提供竞选捐款,但该组织的成员可以以个人名义为政治人物捐款。

奥马尔发推文称:“我每天都被告知,如果我不亲以,我就是反美的。我发现这很成问题,我不是唯一这样认为的人。我们的国家正在进行一场艰难对话。”

奥马尔此番言论受到广泛的批评。美国犹太人委员会表示,她的言论”明显错误和惊人的反犹。”

包括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内的众议院民主党领导层表示,奥马尔“对以色列支持者使用反犹主义措辞和带有偏见的指控是非常无礼的。我们谴责这些言论,我们呼吁国会女议员奥马尔立即就这些伤人的评论道歉。”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和其他共和党议员呼吁民主党领袖因奥马尔和另一个穆斯林众议员、代表密西根州的拉什达·特拉比针对以色列的批评而对他们“采取行动”。

奥马尔是“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的支持者,该运动旨在就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的方式向以色列施压。

为什么中俄游说就要被扣帽子,以色列游说,说两句话就成了反犹?因为犹太人真的是后台。更加证明了犹太人在美国政治的主导地位,任何质疑的声音都不允许存在。犹太人把埃及搞砸了,把欧洲搞砸了,这要是把米国也搞砸了,就没地方去了吧。中国轮不到他们。

为什么很多犹太人反华

犹太人为何主张多元主义、致力于消解主体族裔向心力

多元文化少数族裔有利,说得明白一点,这本来就是一个利用政治正确从主体族裔手里夺取权力的问题。好莱坞的犹太裔也都是多元文化的支持者。”

 “我们要一直坚持多元文化,但我们自己不能过于相信这个词。就拿最喜欢拿这个词说事的犹太裔打比方好了,他们一方面推动多元文化,一方面自己内部搞起了甄别和歧视,德国来的歧视波斯来的,波斯来的歧视毛子来的,二战前毛子来的歧视冷战时期才来的,还有他们在中东搞的一些小动作,你说他们自己信吗?不一定,但必须要表现得令主体族裔深信不疑,这是大方向。”

所以要大力宣扬、鼓吹、推行多元文化,但自己不能真信了这一套把自己族裔绕进去了。

犹太裔为什么喜欢米国,因为被欧洲的主体民族杀怕了,所以这里是他们生存最好的土壤,这也就注定了其他任何主体族裔占统治地位的国家对他们毫无吸引力。米国一开始就是多元但族裔之间又泾渭分明的,每个少数族裔反复鼓吹说这里是多元的,但几乎没人任何一个族裔在各个机会来临之时不照顾自己族裔,首先消解掉的必需是主体族裔的向心力,那才是盘子里的食物。

黑人有米国百分之十左右的人口,如果靠这个策略拿到了百分之二十的议席、工作机会或者其他任何的什么,那就是既得利益者。”

黑人和犹太裔之间多年相互配合得很好,别看彼此没有好感,但大家的总体目标是一致的,少数族裔宣传机器开动的主要目标是主体族裔——那些白人或中国人。华丽的马赛克,多姿多彩,不会有任何一个色块占主导地位,这个道理置换到世界任何一个其他国家也适用,比如中国。(来源:《芝加哥1990》第六百六十一章 丁金斯的华丽马赛克理论)

法国极右翼同时登场,他们认为一切不幸都是外国人造成的,最极端的认为是犹太金融势力吞噬了人民的财富,犹太人还故意大规模引进了异教徒和黑人。

大罢工之前,极右翼就已开始行动,12月3日,法国东北部一座犹太人墓园遭到了蓄意破坏,有107个墓碑被喷上了纳粹符号。(《后沙月光:内外交困的法国,进退两难的马克龙》)

凯勒奇移民混血计划

凯勒奇是共济会高级成员。凯勒奇的名著《现实的理想主义》,提出了著名的凯勒奇移民混血计划。

他的理想是由“犹太贵族”统治的一个由欧亚非混血组成的统一的欧洲。

奥地利共济会杂志《灯塔》(1925年3月出版的一期)对此计划曾经评论说:

''Freemasonry, especially Austrian Freemasonry, may be eminently satisfied to have Coundenhove-Kalergi among its members. Austrian Freemasonry can rightly report that Brother Coudenhove-Kalergi fights for his Pan European beliefs... Bro. Kalergi's program is a Masonic work of the highest order, and to be able to work on it together is a lofty task for all brother Masons ''.

“共济会,特别是奥地利共济会,非常满意有凯勒奇Coundenhove-Kalergi这样的成员。

奥地利共济会正确地评价,库登霍夫·卡勒吉弟兄为他的泛欧洲信仰而战。 凯勒奇的计划是共济会的最高纲领,而为之奋斗对所有石匠兄弟Masons来说都是一项崇高的任务。“

实际上,犹太人精英早在上世纪20年代就设计好的大移民混血计划——“瓦解主体民族、创造混血儿、抹杀主体民族的记忆和历史的计划”。

他们最终的政治理念就是创造一个“没有国界/没有种族/没有道德感/没有历史/没有文化”的新人种。

凯勒奇移民混种计划的流程:

1)用各种名义设立政策法规,从政府财政中取得资金。执行计划消耗政府财政以加速国家消亡垮台。

2)给难民或留学生超国民待遇,以吸引黑色移民参与。

3)让参与的相关人获利,他们就会以各种名义推动接收难民或高价购买低素质黑人进入。

凯勒奇所著书,《现实的理想主义》。

反华的《纽约时报》实际控制者是犹太人

我敢保证他永远不会曝光纽约时报背后的做决定的家庭(你知道这是个犹太家庭吗?)。股权是他们的,最高经营者也是他们的。

    https://en.wikipedia.org/wiki/ The_New_York_Times

    The paper is owned by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which is publicly traded and is controlled by the Sulzberger family through a dual-class share structure.[11] It has been owned by the family since 1896; A.G. Sulzberger, the paper's publisher, and his father, Arthur Ochs Sulzberger Jr., the company's chairman, are the fourth and fifth generation of the family to helm the paper.[12]

纽约时报是 Sulzberger 家庭的的家传之宝。现在 出版人/总裁/总编辑 就是 A. G. Sulzberger,现在38岁,2018年才替代他的父亲。(知乎@David Wan)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2/1190.html

继续阅读: 西方 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