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西方人讨厌犹太人

作者:火草整理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9-02-06 08:21:00

犹太人在中国发动不少公关活动,在中国社会塑造了犹太人聪明、可怜的印象,但真实情况比这复杂的多。炎黄之家火草这里将陆续整理一些西方人对犹太人的批评,国人可以了解问题的另一面。

其它相关文章:《犹太人如何操弄美国选举制度挤压他人生存空间

犹太人生活方式建立在投机、货币泡沫、高利贷/通胀利率上

identitaevropa:

真正的经济增长来自于对基础设施、生产性行业及相关服务和工作的投资,而不是投资在炒作公司股价以获取高额股息和交易佣金,或者人为抬高房地产价格上。后两者不创造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是让已经存在的东西不断膨胀(猜猜怎么着,气球吹胀了会爆的)

哈哈这后两种不正好是犹太人的“赚钱方式”么,而如今所谓的“西方”早已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了。他们的整个生活方式都建立在投机、货币泡沫、高利贷/通胀利率之上,“专家们”唯一想要的就是随着时间推移把骗局越做越大。

知道吗?当天主教会统治欧洲时,我们西方人曾经是禁止高利贷的。现在你知道是谁在不遗余力要摧毁西方文化了吧……

北朝网友:犹太资本对中国很恼火,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不让他们控制、不让他们薅

犹太人索罗斯2019年9月9日公然宣称,“作为开放社会基金会的创始人,我对打败当下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的国家利益的关心。”

简单说就是超级资本在寻找对手盘,并且吃掉对手。放眼世界,最佳也是最肥的对手盘,非中国莫属。那么这时候肯定是不遗余力贬损中国,这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更何况,这厮当年还在香港吃过大亏。

索罗斯这种人不是反什么主义,只是记恨不让他们控制、不让他们薅的

这老狗当年是亲手把同胞送给纳粹换自己荣华和安全的,而且毫无悔意。

索罗斯是犹太人内部解决流浪问题两条路中的另外一支。复国主义的目标是重建犹太人民族国家,成为正常有母国的民族;索罗斯这一支的目标是把寄居的国家变成自己的国家,从而无母国之名而有母国之实。

索罗斯这帮人的梦想是打着民主的旗号摧毁别国主权,然后让这些国家把权力让渡给他们这些大资本大财团,TPP协定背后这老东西就是关键推手。

这两支路线是背道而驰的,相互之间关系跟共产党和社民党之间关系差不多。

这两条路走到极端都差不多,都是坏种。相对而言,复国主义还可以利用一下,毕竟直接祸害的不是中国人,中东又不是中国的基本盘,就算美国倒霉了。做为域外大国,地位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不会让阿拉伯人团结在一起,那么以色列还有继续存在的必要。

而索罗斯这群嘛,还是死了才是最好的。

此外,那就是从苏联时代出走美国或者西方国家的犹太人对于打着共字的国家体制有刻骨仇恨。索罗斯,谷歌的那个谢尔盖布林

犹太人曾经妄图占据中国东北建国

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犹太人曾与日寇勾结,妄图占据中国东北建国

犹太人成为米国不能批评的存在

犹太人游说米国政客批评者被围攻要求辞职

2019年2月,米国总统川普呼吁新当选的民主党女众议员奥马尔辞职。

川普说,奥马尔的道歉“站不住脚”,并说,“她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川普呼吁奥马尔辞去国会议员职务或者至少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辞职。

索马里穆斯林难民奥马尔上任代表明尼苏达州的联邦众议员。

她在推特上发表一系列评论说,美国的亲以色列游说团体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正在收买议员来支持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

她说,议员们之所以支持以色列,是因为得到了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的资金支持。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作为一家非营利组织并不直接向美国政界人士提供竞选捐款,但该组织的成员可以以个人名义为政治人物捐款。

奥马尔发推文称:“我每天都被告知,如果我不亲以,我就是反美的。我发现这很成问题,我不是唯一这样认为的人。我们的国家正在进行一场艰难对话。”

奥马尔此番言论受到广泛的批评。美国犹太人委员会表示,她的言论”明显错误和惊人的反犹。”

包括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内的众议院民主党领导层表示,奥马尔“对以色列支持者使用反犹主义措辞和带有偏见的指控是非常无礼的。我们谴责这些言论,我们呼吁国会女议员奥马尔立即就这些伤人的评论道歉。”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和其他共和党议员呼吁民主党领袖因奥马尔和另一个穆斯林众议员、代表密西根州的拉什达·特拉比针对以色列的批评而对他们“采取行动”。

奥马尔是“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的支持者,该运动旨在就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的方式向以色列施压。

为什么中俄游说就要被扣帽子,以色列游说,说两句话就成了反犹?因为犹太人真的是后台。更加证明了犹太人在美国政治的主导地位,任何质疑的声音都不允许存在。犹太人把埃及搞砸了,把欧洲搞砸了,这要是把米国也搞砸了,就没地方去了吧。中国轮不到他们。

为什么很多犹太人反华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2/1190.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