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政府抗战档案曝光,狠抽国粉小脸蛋

作者:理水、双石 来处:知乎、微博 点击:2019-02-02 18:59:46

台湾地方割据政权匪首蔡英文把抗战国府绝密档案解密了,搞国民党还是民进党在行啊。菜英文虽然志在反中,不过搞转型正义把KMT的在大陆的破事都抖出来还是功在社稷的。

菜英文把中华民国国史馆的国府档案拿出来曝光,围绕老蒋的三个文件,对国民党会有不少难堪的成分,当年国民党政府竭力否认但又事实存在的何梅协定,老蒋电令张学良放弃绵州压孙科政府垮台的电报,九一八事变发生时,张学良电询老蒋日军发动偷袭,老蒋回电了解事态,不得抵抗的电报。都将能从这些曝光的档案里,拿到实打实的证据。

比如,蒋何一直高喊的卖国“何梅协议”不存在,原始资料蔡“总统”上台半年就抖出来了。

比如,果粉甩锅说南京保卫战最后撒星的下关惨剧是唐生智调走所有_船只(甚至夸张地说沉船),不下命令自己坐偷留的小船跑路,或者有矛盾的所谓口头命令才导致中央军集体跑下关的。结果蔡’崽统”拿出时任七十四军军长的俞济时事。5天的报告打脸,原来是蒋记中央军私扣船只、不遵令突围,丢下部队逃跑下关,才造成惊天惨案。

感谢阎王殿,感谢广电总局。现在果粉一堆一堆的。电视电影屏幕国军抗战的英勇身姿无处不在,满屏的青天白日旗和帽徽。红旗没见几面,搞抗日三角四角恋的八路军倒是不少。

坐视东北抗战将士走向末路

比如,—直号称蒋极力支持东北抗战,关心义勇军将士,结果蔡拿出蒋公批示打脸。1933年5月热河抗战后,东北义勇军主力邓文部退到察北,衣食无着,邓文求救于桂永清,桂永清—看抗日英雄部队落到这份田地,就给蒋公去个了电报说明情况,蒋公回复:办好你的差,少管闲事。

集宁分校重要,应专心办成,不可末于无定,分心他务,致碍正务也。

这就是蒋公对在白山黑水抗敌—年半的英雄部队的态度。

之后邓文参加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结果两个多月后的7月31日被暗杀在张家口。

匪首蒋介石在江西苏区搞焚村灭绝三光

比如,都说蒋公在苏区搞灭绝,果粉—直是不认的,结果蔡又把原始命令拿出来了:

1931.8.21蒋介石给熊式辉的手令:

“清野焚毁之策,中极赞成。请兄详细计划准备完妥后即令各部队切实施行。限十五日内焚平完毕可也。”

“对匪巢只有焚烧,才能解决,请派飞机设法暂停轰炸,而专用火油在欲烧之区域内…..每区约焚=三日,使匪恐慌,不能立足。”

评论:蒋介石这个畜生对倭寇是真爱,对中国人是真狠,用它自己的话说死无葬身之地,一把贼骨头老老实实埋台湾吧。

图1:1931年8月17日,常公手令赵观涛等:如共軍已滅,則燒燬黃陂小佈附近全部村莊,以免多費兵力分防;图2:常公令蔡廷鍇等進剿大金竹,凡匪化最深鄉村應將村落焚燬淨盡;图3:常公令趙觀濤將來部隊移動時派隊負責燒燬小佈南坑等地;图4:常公令蔡廷鍇派隊負責燒燬小佈以西之南坑等地;图5:常公令衛立煌該師由東紹所經大小村落須洗燒淨盡免貽匪患。












延伸阅读:炎黄之家《国民党匪军近百年传统就是大杀平民

匪首蒋介石要求东北不抵抗

比如,果粉一直说,东北是张学良的自留地,张根本不甩蒋公,蒋公管不了东北的事,九一八同蒋公一毛钱关系没有,结果蔡“总统”把九一八前张学良向蒋公请示电报拿出来了。

而在这两封电报里,张可不像他被洗脑半个世纪后说得对日本侵略估计不足。在1931年8月24日致陈群转蒋介石电中,张学良是这样说的:

近来对日外交性情紧迫,彼国朝野上下公然密谋侵占我东北(彼方谓为满蒙),势甚积极,不可终日。弟曾尽力设法以谋疏解,终鲜效果,所有一切经维寅兄电达左右,荷蒙鉴誉,转呈总座,至深佩感。近数日来,情况益紧,……日人方面属有意动作,现已揭开面目,必将另造事端以为借口。似此情形,恐非退避所能了事。弟为此事,日夜焦虑,我兄卓识尽筹,对日外交研究有素,当此危急之时,我方应用何法以为应付,尚祈详赐指示并请密陈总座决定方策。……总座明烛,几先对此必有良谋,亟望与外交方面负责人员切实商讨,指示遵行,不胜企祷。 在1931年9月8日给蒋介石的齐申电中是这样说的: 日人于朝鲜暴动案发生后,百计寻事,特饬文武地方官竭力避免。近为中村失踪之事,由驻沈总领事严重交涉,语多挟制,东京方面陆军人员尤为激昂,显有借端侵略状态。我方已派人前往肇事地点详查,良不能亲自回辽,万分焦急。……内忧外患,应付殊难,仅密奉闻,敬乞指示。

由以上两电可知,张学良非常清楚日本即将有超出常规的军事行动,并且十分怀疑退避是否有效(“恐非退避所能了事”)。在九一八前张多次通过陈群或直接向蒋介石汇报东北事态,请示方略。那么你猜蒋公有没有指示呢?

接着蔡“总统”还加码爆料蒋公在九一八后在山东差点立刻再来一次不抵抗:

九一八后两天,当时日海军在山东有入侵之嫌,对于可能发生的入侵,蒋介石在9月22日给刘珍年养午电指示如下:

烟台刘师长勋鉴。哿辰电悉。日军侵鲁,已提出国际联盟。此时我国应上下一致,严守纪律,确定步骤,勿为日人借口故先劝告民中(众)守秩序,遵公法,勿作轨外行动,以待国际之公理与国内之团结,须为有计划之举动。如果其海军登岸,则我方划出一地,严阵固守,以待中央之命令,此时须忍耐坚定,静镇谨守之。中正,养午。

同时,给张学良指示如下:

瀛眷及尊府家属想均已安全离沈。遥深系念。请代慰问。再青岛海军,鄙意可迅予集合塘沽。因在青或恐与日舰发生万一意外,集合塘沽,则在各国军舰监视之下,较为安全。请即酌行。中正,养印。”

此外,九一八五天后,蒋公于1931年9月23日到临时党员大会“挥泪报告”,对社会公开国府对日立场,

我国民此刻必须上下一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痛含恨,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断。我全体同志……务须劝告民众严守秩序,服从政府,尊重纪律,勿作轨外之妄动,而为有秩序有步骤之奋斗,此刻暂且含忍绝非屈服

可以看出,不抵抗或者叫逆来顺受是蒋公给所有国民党员(全体同志)和民众的要求。

比如,果粉说张学良吃喝嫖赌,一贯不抵抗,马占山等东北义勇军跟张一毛钱关系没有,结果蔡“总统”拿出张学良给蒋公的电报打脸:

1931年11月5日,张学良致蒋介石微丑电,而这个电报中提到的张学良给马占山的命令也是抗战14年中国政府第一个抵抗命令。之后江桥抗战爆发,齐齐哈尔成为第一个抵抗日军的省会城市。

南京蒋主席钧鉴;戴院长季陶兄、宋部长子文兄、外交部勋鉴:密。日军侵占泰来江桥,业经电陈在案,本日据马主席占山支电称:“日军要求占领大兴,与交涉无效。下午二时许,日军变服华装,掺杂胡匪,向我阵地发枪射击。复来飞机两架,旋绕阵地,投掷炸弹,伤亡我官兵廿余人。情况昧昧,进逼不容我方避免。现正坚持原阵地,力谋自卫中”,等情。查大兴站纯属江省境界,日军要求修桥,复逼占大兴站,连日向江桥开来兵车六列,其用意完全为掩护张海鹏军图乱江省。虽改变华装,预为狡展计,然明目张瞻,飞机掷弹,实已毫无顾忌。除令马主席力图自卫,设法抵御,并径电施使提呈国联,万一发生事变,应由日方负其全责外,谨电奉陈,敬请指示。张学良叩。微丑秘。

再比如,果粉一直说张学良一丢沈阳,二丢锦州,都跟蒋公毫无关系,结果蔡“总统”拿出蒋公给宋子文的电报打脸,原来是蒋公指示张学良放弃锦州来压孙科政府倒台。

1931年12月15日蒋公被迫下野,留了两手:宋子文架空财政,张学良放弃黄显声的以攻为守、反攻沈阳的计划,逐步将驻锦州大部分部队撤入关内,并且要求南京孙科政府组织抗战,要人要饷。

锦州沦陷当天(1932.01.03),陈铭枢、张贻惠等就致电蒋公报告日军进犯锦州,请其回京主持大局。

1月7日,在得知邹鲁提出惩办张学良案及其他孙科政府应对措施后,蒋公感叹“哲生(孙科字)何能任此难局哉”。

1月8日,蒋公致电宋子文,“此时以巩固汉卿兄(张学良字)地位为惟一要旨……汉卿兄能不辞职职务请勿辞。

1月13日,张学良通电,“当此国家危亡,宜集全党领袖于一,堂奋其智勇,以定安攘之策。”

各方压力之下,孙科被迫电请蒋介石出山。

1月15日,蒋公日记记载:“余为公、为私、对国、对友、对总理、对旧部皆不能不出而往救,以尽良知,故决赴京一行。”

1月22日,蒋公同汪精卫达成妥协,同赴南京,蒋汪合作局面正式形成。

就凭蔡“总统”的这个功绩,本人键盘支持“好的‘总统’,再干四年”,“房子拆一半,师傅不能换。”(本文缺失部分档案图片,原图见知乎文章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2/1194.html

继续阅读: 抗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