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政府干涉司法力保行贿企业

作者:佚名 来处:观察者网 点击:2019-02-12 13:13:12

加拿大主流媒体《环球邮报》2019年2月曝光了一则丑闻:加拿大的总理办公室竟然在不久前为了“保”下一家面临腐败和欺诈指控的加拿大企业,不惜动用政治压力要干涉司法!

而在华为高管案的背景下,这一丑闻所展现出的加拿大政府的“双标”嘴脸也立刻引起了加拿大和中国舆论的广泛关注。

根据加拿大《环球邮报》的说法,早在2001年至2011年间,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大型工程企业“SNC-兰万灵”(SNC-Lavalin )为了获得非洲国家利比亚的工程项目,曾向当时的利比亚政府提供了“数以百万计”的巨额贿赂。

之后,此事在2015年时开始被加拿大警方刑事立案调查。而“SNC-兰万灵”公司则认为此事不应该上升到这种严重程度,理由是当时从事违法活动的高管已经离职,公司在那之后也进行了整顿。

于是,这家承建过加拿大国内很多基建项目的大企业,便开始通过“说客”游说加拿大政府,希望官方能 “网开一面”,比如参考美国和英国的法律允许公司与政府签订一个“延期起诉协议”,通过缴纳罚款、放弃非法所得和按政府要求进行整改,换取官方放弃对公司的刑事诉讼。

加拿大《环球邮报》给出的一组数据就显示,自2017年,“SNC-兰万灵”公司的说客竟与加拿大联邦政府的官员以及相关国会议员举行了超过50次的会面去探讨“法律事务”,其中有14次会面见的都是总理办公室的高层人员,比如特鲁多的秘书和资深顾问。

但在2018年10月,“SNC-兰万灵”还是遭遇了重大挫折,加拿大政府的公诉人并不打算通融该公司,打算继续提起刑事诉讼。

于是,加拿大《环球邮报》引用“匿名信源”的说法称,加拿大总理办公室的相关人员竟给当时加拿大的司法部长威尔逊-雷布尔德(Jody Wilson-Raybould)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要求她让公诉人以大局为先,多考虑考虑这家企业一旦被起诉将引发的一系列涉及无辜股东和工人就业的负面效应,放弃起诉。

不过,这位女司法部长抗住了总理的压力,并没有去给公诉人施压。结果,按照加拿大《环球邮报》的说法,她便于今年1月14日遭到了“政治报复”,被特鲁多“降职”后离开司法部门,去负责“老兵事务”了。

更古怪的是,这位威尔逊-雷布尔德女士,虽然现在拒绝对媒体讲述此事,当时她被降职后却发布过一份很长的声明,一方面列出了自己任职期间所取得的成就,一方面还“反常”地强调司法应该“独立”于政治。

同时,取代她的新任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则被广泛视为会改变大企业“SNC-兰万灵”之前的不利处境。因为此人不仅来自“SNC-兰万灵”的“老家”魁北克省,而且当时他还是被特鲁多“破格”从“后排议员”的身份直接提拔上来的。

另一方面,加拿大《环球邮报》还曝光说,这特鲁多政府为了让“SNC-兰万灵”免于被刑事起诉,还于去年专门修改了加拿大的刑事法典,以允许违法的加拿大企业与公诉人之间签订类似英国和美国的那种“延期起诉协议”。该报还引用知情人士的说法说,这次修法就是为了给“SNC-兰万灵”开“绿灯”的,否则一旦该企业被定罪,将在接下来的10年里都不得再参与政府的项目,而这必将导致大量的裁员。

那么以上,就是这次加拿大《环球邮报》曝光的加拿大政府为了保护本国的大型工程企业“SNC-兰万灵”而直接干涉司法的主要内容。而在华为高管案引发的中加关系紧张的当下,这一曝光也直接令此前不断宣称“加拿大是一个司法独立国家,政治无法干涉司法”的总理特鲁多脸上无光。

所以,目前他也已经对媒体公开“澄清“说,他和他的总理办公室都没有人干过政治干涉司法的事情,还反过来指控加拿大《环球邮报》的报道是假新闻。

但加拿大一些有良知的媒体记者仍然继续追问:这次事件之后,你觉得现在人家中国人还会相信你所说的“加拿大的司法不受政治干涉”的说法么?

反正加拿大人自己已经开始怀疑了。就在几个小时前,加拿大《环球邮报》刊登的一篇最新评论文章就这样写道:如果SNC-兰万灵的曝光属实,那么加拿大就不是一个尊重法治的国家。

后续进展:干预司法风波案 王州迪供称受杜鲁多不当施压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遇到上任后最大政治危机。时任司法部长王州迪周三(2019年2月27日)出庭作供时指,在处理著名建筑公司SNC-Lavalin涉贿案时,受到杜鲁多等人的压力、要求她取消调查。保守党要求杜鲁多辞职;杜鲁多回应指不同意王州迪的说法,强调不会辞职。

王州迪当日出席国会司法委员会作证,指2018年9月至12月处理SNC Lavalin案期间,受到来自总理杜鲁多,以及11名来自总理办公室、枢密院和财长办公室的高官施压。她指在数十次电话通话及会议上,遭到「极为恶意」的威胁。

她指出,杜鲁多在2018年9月17日向她施压。当时杜鲁多表示,若问题无法解决、SNC Lavalin搬离魁北克省蒙特利尔,会有很多人失业。杜鲁多又向王州迪强调自己是代表魁北克省的国会议员,但当王州迪问杜鲁多是否正在用政治手段干预司法事务,后者否认。

在2019年一月,王州迪被免去司法部长一职、改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她之后亦索性挂冠求去。保守党领袖谢尔呼吁杜鲁多辞职,并要求警方介入调查;杜鲁多回应指完全不同意王州迪对事件的描述,强调不会辞职。

加拿大《国家邮报》就刊发评论称,SNC-兰万灵案让特鲁多给中国上“法治”课显得可笑,你几乎可以听到北京的嘲笑声。文章称,在发现自己处于与中国陷入外交僵局的尴尬境地后,加拿大官员一遍又一遍地对中国说“法治”。但SNC-兰万灵案说明,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可能一直在有选择性地挑选他们喜欢的“法治”。

踩到痛处!秘密录音被公开 特鲁多开除前司法部长党籍

参考消息网2019年4月3日报道 外媒称,日前,处于政治丑闻中心的加拿大前司法部长表示,她已被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开除自由党党籍。这一事态的发展很可能会加深人们对特鲁多的质疑。

据法新社4月3日报道,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当地时间4月2日开除了自由党内两位前部长的党籍,他说,“此前存在于这两个人和我们团队之间的信任已经瓦解。”

上周,加拿大前司法部长乔迪·威尔逊-雷布尔德公布了此前的秘密录音,录音证明她曾遭到特鲁多政府的施压。录音的曝光让一直缠绕着特鲁多政府的丑闻再度升温,自由党因此召开紧急会议。

会后,乔迪·威尔逊-雷布尔德和因力挺她而辞去国库委员会主席一职的简·菲尔波特双双被开除党籍。

特鲁多说,未经同意就把对话录音,而且一再表态对政府和领导人缺乏信心,这两人显然都不能再继续留在自由党。

报道称,自今年2月以来,特鲁多政府一直面临着外界的指控,称他向司法部施压以帮助SNC—兰万灵集团公司免受司法审判。

特鲁多坚决否认这种说法。但就在3月29日,负责对这些指控进行调查的加拿大司法委员会公布了威尔逊-雷布尔德与加拿大枢密院院长迈克尔·韦尼克通话的秘密录音。这一录音进一步证实了此前外界的指控。

报道称,这显然踩到了特鲁多的痛处。他说,这样的秘密录音是“不合情理的”。他还说,这起丑闻使其政府的议程被边缘化,并在党内制造了分裂。

对于特鲁多这样的言论,被开除党籍的菲尔波特讽刺道:“与其承认显而易见的事实,并为所发生的事情道歉,还不如作出一个决定,否认显而易见的事实,转而去攻击乔迪·威尔逊-雷布尔德的信誉,并试图指责她。”

而乔迪·威尔逊-雷布尔德在被开除党籍后表示,“我不后悔,我说了实话。我将继续这么做。”(编译/王露露)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2/1208.html

继续阅读: 西方 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