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专题 > 正文

专题:米国政界特色的腐朽:腐败合法化,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登堂入室

作者:徐实 来处:观察者网 点击:2019-02-20 16:18:34

用“米国政界何等廉洁”来论证“中国体制非常腐败”,实属情绪化的发泄,缺乏起码的客观依据。抨击腐败理应就事说事,何必捎带着贩卖“米国政界何等廉洁”的私货?说到廉洁,无论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还是当代的北欧国家,都是说得过去的案例。但是米国无论如何不适合作为“政界廉洁”的典型加以宣扬。某些人根本不了解真实的米国,不过是把自己的主观臆想贴上一个“米国”的标签罢了。

延伸阅读:米国政治暗杀——《希拉里疑似频繁发动政治暗杀》、《为米国政客提供妓女的老鸨曝光后总是被灭口暗杀:洛丽塔航班Lolita Express爱泼斯坦、华盛顿鸨母都被自杀》、《爱泼斯坦必须死——米国政坛上流社会实在太黑暗了》。

某些人可能要问——如果说米国政界并不廉洁,难道腐败遍地吗?我看米国没有几个官员因为腐败问题锒铛入狱呀?之所以有这种疑问,正因为不够了解米国社会的游戏规则。今天我们就做一些必要的科普。

对于米国政界生态最确切的评价是——米国政界非常腐朽,但是官员往往给普通百姓以“廉洁”的印象

米国政界腐朽在何处?

请注意,用于形容米国政界的词是“腐朽”——这个词比“腐败”更为确切。按照人们的直观理解,“腐败”必然意味着违法,而违法行为是以当地的法制环境来界定的。中国和米国的法制环境不同,某些行径在中国法制环境下必然被界定为“腐败”,而在米国法制环境下却不被视为违法。例如,张三掏钱为某官员“铺路”,希望他当大官后至少给自己封个小官做做。这在中国叫做“卖官鬻爵”,哪怕开明一点的封建统治者都不能容忍这种行径,更不用说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当代中国。而一模一样的做法,在米国却可以大行其道——米国总统将自己的政治盟友或大捐款人任命为大使,已成惯例。花钱买来的“钦差”在驻外大使中所占比例,在各位米国总统的任期中呈现这样的分布:卡特26.7%,老布什31.3%,克林顿27.8%,小布什30.0%,奥巴马35.2%【1】。

网络杂志《Slate》列出了奥巴马上台后任命的29位有大捐款人背景的大使。其中包括驻英国大使马修·巴镇(Matthew Barzun),互联网大鳄CNET的高管,捐款120万美元;驻新加坡大使柯克·瓦加(Kirk Wagar),律师,捐款120万美元;驻新西兰大使马克·吉尔伯特(Mark Gilbert),巴克莱银行高管,捐款120万美元;驻荷兰大使提摩西·布劳斯(Timothy Broas),律师,捐款94.5万美元,等等。最搞笑的是驻挪威大使乔治·楚尼斯(George Tsunis),这位旅馆业的老板给奥巴马捐了130万,上任之前甚至不知道挪威是个王国,有国王和首相【2】。

米国特色的“腐朽”,指的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登堂入室的政界生态。“腐朽”的行径与米国的法制环境并不产生冲突,但是对人民福祉和社会发展起到负面作用。米国是一个商人的国度,其政治制度的设计优先保证商人的利益,为权钱交易提供充裕的操作空间。对米国商界来说,钱就是最大的特权,可以很方便地买到政治影响力;而对米国政界来说,从商界获得好处本来就是维持政治体制运作的常规操作

米国政界有两类大生意可做。

第一类大生意是政府采购。米国政府的财政预算全球第一,军费开支更是全球第一,这就有足够的生意了。2018年末,米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因为与特朗普总统政见不合而离职,特朗普随即任命原任副部长的沙纳汉代理国防部长的职务。这位沙纳汉就是典型的生意人,曾担任波音公司高管多年。自2017年加入米国国防部后,他在国防部的内部会议中仍不避嫌地大力称赞自己的“前东家”波音公司。在他的推动下,2018年米国国防部与波音公司签下三笔采购大单,总额超过120亿美元【3】。

沙纳汉得陇望蜀,进而更改国防采购计划。他将波音的竞争对手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战斗机项目贬称为“垃圾”,甚至当面怒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首席执行官玛丽琳·修森。与此同时,沙纳汉大力推动采购波音公司的F-15X战斗机,这吃相就很难看了——F-35再不济也是具有一定隐身能力的第四代战斗机;而F-15X不过是给已有45年历史的第三代战斗机“老黄瓜刷绿漆”,且单价高达9500万美元,并没有比F-35便宜多少。

站在空军内行的立场上看,沙纳汉此举纯属瞎折腾,够得上败家子的水准。但是站在政客的立场上看,将政府采购的绣球抛给谁,与他们的个人利益密切相关,所以肥水不流外人田。具体的操作模式就是:政客给商人制造生意机会,商人赚到钱之后,把一部分红利经过几次倒手、注入政客自家开办的基金会。这实质上是非常隐蔽的回馈机制,说穿了就是“官商一体发大财”。

第二类大生意是政策制订。并不是只有中国企业才需要产业政策,米国企业同样仰仗政策环境。比方说,奥巴马政府以环保为名出台一些扶持新能源的政策,做太阳能供电系统的公司跟着过了几年好日子;特朗普政府则向传统能源企业倾斜政策,不仅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的节能减排计划,甚至连某些节能灯泡的补贴都要取消。礼之所至,利必加焉。米国大企业普遍希望影响国家政策的制订,使得政策环境对自己更有利。欲达此目的,商界和政界之间需要中间人——于是,专业说客(Lobbyist)便应运而生。

由专业说客组成的游说集团,堪称米国首都华盛顿的一大产业。据不完全统计,在华盛顿的游说公司约有2000多家。2013年,正式登记在册的说客数量为12281名。这意味着,平均每位米国参众两院的议员身边,有20多名说客出没。据此前统计,仅2012年,各大机构花费在米国游说公司上的金额高达24.5亿美元【4】。各州议会也有游说集团,只不过规模小一些。

游说集团很好地诠释了米国政界和商界之间的“旋转门”:最喜欢做说客的往往是卸任的官员或议员,他们接受米国企业的委托,专门致力于影响政策制订。他们熟知处理问题的程序和细节,并拥有前同事和在任议员的人脉,知道与客户企业相关的何种政策正在制订或筹划中,知道哪些人是影响决策的关键人物,谁会支持或反对建议,如何寻找盟友并施加影响,等等。他们竭力争取对客户最有利的结果,有时候法律条款看似微小的变动,对一个企业或者集团的影响都可能是巨大的。对于这些说客来说,游说业使他们在卸去公职后,仍然产生政治影响力,而且还有一份相当可观的收入【5】。(炎黄之家有篇文章讨论了这个问题:《米国前总统克林顿夫妇疯狂合法受贿》、《美国国会议员高收入怎么来?》、《邮件门曝光美式民主之肮脏》、《高盛为什么盛产高官:圈子和影响力》)

只要能够看清米国政界的这两类大生意,就能理解米国为什么很少有官员因为腐败坐牢:

1)合法的腐朽都不算腐败,“法无禁止皆可为”

2)有这么多现成的来钱路子,只有大笨蛋才会采取贪污公款的下策。

米国政界的大生意,说穿了都是为商人的利益服务的,到头来反而会损害国家和公众的利益

例如,米国空军在2016-2018年间,花费超过32万美元购买单价高达1280美元的咖啡杯【6】。米国空军部长出来道个歉,此事便不了了之。(参考炎黄之家womenjia.org文章:《美军系统性的腐败体制:咖啡杯1280美元,插座299美元,马桶盖1万美元》)

又如,2018年3月,佛罗里达州一座刚建成的天桥倒塌。该天桥长约53米,重约950吨,造价超过1400万美元,约合9300多万人民币【7】。放在中国,这造价足够修1公里多的城市高架桥,佛罗里达就修了个破人行天桥、然后还塌了,天理何在?上述政府采购只能用“荒谬”来形容,然而事后并没有什么官员受到严厉惩处,因为当初的采购都是按照程序进行的。换句话说,只要是按照程序来的,无论结果如何,经手此事的官员都不会被追究责任。(延伸阅读:《腐败了就会无能》、《美国人说美国为啥基础设施建设不如中国:钱都打仗了,战争为他们带来更多贿赂》)

资产阶级法权下的“程序正义”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各位看官最好心中有数。

米国如何维持官员表面上的“廉洁”形象?

既然米国政界非常腐朽,为什么官员往往给普通百姓以“廉洁”的印象呢?原因很简单:米国那些腐朽的政客,普通百姓在生活中根本接触不到;而普通百姓在生活中能够接触到的官员,确实是廉洁的。

米国的“官员”和中国的“机关干部”在实质上有很大的差别。米国政界的职位,分为政务官和事务官两种。政务官由选举产生,有任期和换届之事;事务官由各政府机构通过招聘和雇佣程序选录,不经过选举产生,不因选举产生更迭。米国的政务官主要有两类,一是国会议员和州议员等代议制议会代表,这其实是收入不菲的全职工作(中国的人大代表不属于全职工作,也不领取薪酬);二是联邦总统和各地政府的掌门人,如州长、县市长等等。

政务官和事务官的职业路线完全不同。前面所说的“腐朽”其实和政务官的关系比较大,因为政务官手里掌握的资源才有“变现”的价值,比如安排议案、推动政府采购等等。事务官从事的往往是一些程序性的工作,在重大决策上服从政务官的安排。例如,任职于交通局(DMV)、税务局、警察局等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属于事务官的范畴。

中国的机关干部没有政务官和事务官的区别,例如,省厅的副处长被安排到本省某个县当县长,属于很正常的人事调动程序;但是放在米国,哪怕资历再深、能力再强的事务官,也不能直接转任政务官。这是中美两国在政治制度上的重要差异。

米国普通百姓在生活圈子中很少能接触到政务官——国会议员和州议员的社交圈基本为名门显贵预留,他们跟普通百姓握个手、合个影属于维持选民关系的范畴,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和普通百姓有实质性交往。各地政府的掌门人公务在身,普通百姓哪能想见就见?也就是在电视上瞧瞧罢了。普通百姓在日常生活圈子中能够接触到的政府官员,基本上是事务官:例如,去交通局办理车辆登记,去市政厅办理企业执照,打电话叫警察处理交通事故,都是在和事务官打交道。而米国政府的事务官,平日里还真的相当廉洁。

米国联邦政府道德办公室管辖着400多万联邦政府官员和雇员,它为行政机构确立道德行为准则,并进行相关培训和教育。1992年,米国政府颁布了《行政部门雇员道德行为准则》,其中包括如下规定:

1)雇员之间基本禁止送受礼品,仅有生日和其他有交换礼物传统节日除外

2)礼品价值超出相关限额,按规定或上交或自费买下或上报登记,违者予以重罚

3)外交收礼,礼物不得超过305美元,如果超过收礼者须自费买下才可归己

4)单份礼物价值不得超过20美元,每年从同一个来源中收到的礼物价值不得超过50美元

上述规定确实得到了较好的执行。例如,给交巡警私下塞点钱、让他们对违章驾驶网开一面,这在米国几乎不可想象。更有甚者,税务人员去企业查账,都是自带瓶装水,连企业的饮用水都不喝。

(其实,上行下效,米国基层很多现象也很糟糕:如《美国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效率低下、浪费高昂、优待特权》)

米国政治体制值得肯定的地方在于,对直接和普通百姓打交道的事务官构成了有效的行为约束,使得他们极少对普通百姓搞“吃拿卡要”。这其实是一种高超的统治艺术。假如米国普通百姓都意识到政界的极度腐朽,资产阶级的统治就岌岌可危了。所以,米国资产阶级塑造了“二元化政治制度”:一方面在法制上为政务官和商界的权钱交易预留充裕的空间;另一方面严格约束直接和普通百姓打交道的事务官,竭力维持政府官员在普通百姓眼里的“清廉”形象。正可谓“舍卒保帅,瞒天过海”。

米国政界现状给中国什么启示?

俄罗斯衰落之后,米国成为全球唯一与中国具有相似体量的大国。国家体量相似,意味着中美在社会治理方面也会遇到一些相似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研究米国,是为了更好地读懂中国、建设中国。米国政界的现状,给中国的启示大致有3个方面:

1)“老虎”和“苍蝇”都要打

“老虎”是破坏政治生态的始作俑者。腐败的高级干部只会提拔腐败的中层和基层干部,最后把整个干部队伍搞垮。十八大以后,多个省份被查出“塌方式腐败”,根源就在于出现了“土皇帝”。但是“打苍蝇”和“打老虎”同等重要。与米国普通群众相似,中国普通群众在生活圈子里也很少接触到高级干部,而从工作职能上说,正处级以上干部也是很少和普通群众直接打交道的。

因此,普通群众对党和政府的观感,来源于对身边基层干部的感性认识。基层干部积极为人民服务,群众就觉得党和政府是亲人;基层干部吃拿卡要,群众就觉得党和政府烂透了。米国政府管好了基层的事务官,就能够维系现有的统治。那么同理,只要中国能够营造良好的基层政治生态,防止孽生“苍蝇”,就足以凝聚士气民心。

2)坚持“资本不干政”的政治制度优势

“资本不干政”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制度优势之一。自建国伊始,共产党的领导保证了国家在制订大政方针时,能够较多地考虑到国家整体利益和全国人民的福祉,而不是仅为某个狭隘的利益集团服务。

2016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民建、工商联界政协委员联组讨论时,提出了“新型政商关系”的概念:

新型政商关系,概括起来说就是“亲”“清”两个字。对领导干部而言,所谓“亲”,就是要坦荡真诚同民营企业接触交往,特别是在民营企业遇到困难和问题情况下更要积极作为、靠前服务,对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多关注、多谈心、多引导,帮助解决实际困难,真心实意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所谓“清”,就是同民营企业家的关系要清白、纯洁,不能有贪心私心,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

总书记对于新型政商关系的阐述,正是为了防止私人资本拉干部下水、导致政权腐化异化。党和政府唯有坚持“资本不干政”的政治制度优势,才能维系与劳动人民的血肉联系,社会发展的成果才能得到充分保障。

3)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价值取向,不宜将“法制社会”的概念片面化、极端化。

现在国内有些人,把“法制社会”当作一种至高无上的理念。在他们看来,只要某一天法制健全了,什么社会问题都能自动得到解决。极具讽刺意味的是,米国是他们眼中的“法制社会”样板,而米国腐朽的金钱政治与健全的法制环境并行不悖。由此可见,法制不能也不可能自动解决所有社会问题。如果一个社会的法制完全是为维护资产阶级法权而设计的,这样的“法制社会”仍是极为腐朽的,正如前文所说——官商一体发大财,权钱交易不算腐败。(米国法治腐烂案例:《美国法官收受私人监狱老板贿赂,冤判6500名少年坐牢》、《米国私营监狱为牟利行贿政客囚禁更多人》)

要谈法制,就必须先明确法制的阶级属性,即法制究竟为哪些群体和阶级服务。谁刻意回避或模糊这个问题,谁就是想混水摸鱼。

结语

“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边。”——正如毛主席的诗句所说,放眼看世界,贵在实事求是地研究别国社会状况,总结出真正有价值的经验教训,提出可操作的方法指导实践。

可叹的是,国内某些所谓的“社科专家”、“财经人士”,严重缺乏认真思考的能力,仅凭一些被盘出包浆的道听途说就敢大放厥词。倘若没有必要的知识储备,谈何独立思想、自由精神?无非是变着法儿地人云亦云罢了。求真务实,不为既定的话语体系所绑架,才能打造真知灼见。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2/1223.html

继续阅读: 腐败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