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清政府对维吾尔人那么好,维吾尔人却依然要跳起来造反

作者:灼识新维度 来处:罗马主义 点击:2019-02-27 15:08:54

为什么清政府对维吾尔人那么好,可是维吾尔人却依然要跳起来造反。

当时间进入了19世纪,来到了一八一几年以后,距离乾隆收复新疆的时间,已经超过了60年。

老一代的维吾尔人已经死去,新一代的维吾尔人,他们已经不知道,新疆在伊斯兰教统治下的残暴,反而在阿訇们的忽悠下,以为那是一个天堂般的年代。

这种情况就和我们今天的一些人,已经搞不清楚解放前,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悲惨社会,反而被所谓的公知们,忽悠的认为那个时代挺美好,以为穿越回去,还可以来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一样,分不清真伪了。

与此同时,被清廷委以重任的维吾尔贵族们,虽然素质有所提升,但是比内地还是差很多,所以诸如贪赃枉法,欺压百姓的事情,也比内地要严重得多。

可是即便是这样,清政府的治理水平,也依然比伊斯兰教统治的时代,好的可不止一丁点儿,毕竟双方不在一个文明级别上。

但是,普通的维吾尔族老百姓并不这么想,过去已经是上两代人的事情,记忆也已经被阿訇们的宣传所扭曲,现实则是他们能看的到的。

他们已经对清政府带来的好处习以为常,反而对清政府治理中的一些黑暗和腐败现象,不能客观看待,所以他们对清政府非常的不满。

在阿訇们的诱导下,他们开始怀念起来,那些曾经残酷的剥削和压榨他们的和卓们,就像今天有一些人,憧憬着回到国民党和北洋军阀的统治时期一样。

而且恰好在这个时候,维吾尔人的生活水平也有所下降,不过这是和清政府刚收复新疆以后相比,如果和伊斯兰教统治时期相比,那依然是冰火两重天。

由于乾隆时期,清政府在新疆实行非常低的税赋,同时又带来了大量的白银,刺激了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飞速提高,所以新疆的人口激增。

到了嘉庆道光的年代,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口,增加了一倍以上,可是他们的生产力水平,还有土地的耕种面积并没有扩大,所以就落入了马尔萨斯陷阱,生活水平实际有所降低,因此,这笔账也被算到了清政府头上。

不仅仅维吾尔人下层不满,上层也开始有怨气,废除世袭,异地做官,定期汇报,年终考核,这些清朝官场的清规戒律,都让维吾尔贵族非常的不快。

他们希望能去掉清政府在他们头上的紧箍咒,让他们能随心所欲的鱼肉老百姓,他们也开始怀念起伊斯兰教统治时期了。

同时他们也忘记了,小和卓霍集占当年是怎样的排挤他们,以及双方之间斗的你死我活的往事了。

这些日渐积累的矛盾,被流亡在海外的和卓后裔们注意到,他们开始通过浩罕人的贸易商队,加强和南疆的联系。

一些维吾尔族官员和宗教上层,都开始秘密的同和卓的后裔们,暗中勾结,同时在南疆地区散布谣言,诋毁清政府的统治,煽动不满情绪。

当时南疆最高的维吾尔族官员,喀什阿齐木伯克玉素浦,大概相当于现在喀什市长的这样一个官员,也成了和卓后裔们,在南疆的卧底,而至于阿訇们,早就同和卓后裔沆瀣一气,成为他们在南疆的宣传机构,代言人。

就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我们前一篇说了,由于清政府的国际白银收支,出现了逆差,引发了激烈的国内矛盾,所以就想减少在新疆的对外贸易。

时间很快就到了1817年,当浩罕再次向清政府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希望清政府对浩罕的贸易,能进一步的减税,同时期望能在喀什派驻商务代表。

浩罕再次在谈判中威胁清政府说,如果他们的要求不能得到满足的话,他们将会放出和卓们,来清朝境内捣乱。

这个威胁激怒了清政府,对于每次一谈判,浩罕都拿和卓们来威胁清政府的这种做法,清人非常的反感。

再加上清政府本来就想减少对外贸易,于是一怒之下,决定对浩罕的商队征全税,同时不再为了和卓的事,向他们交保护费。

于是,浩罕愤怒了,就怂恿大和卓波罗尼都之孙,萨木萨丁之子张格尔,纠集了数百个吉尔吉斯游牧者,当时称做柯勒克孜人,对清朝边境发动了进攻。

这场战争在军事上不值一提,双方都表现拙劣。

清军由于承平日久,再加上屯垦的缘故,军官变得像文职人员,一天到晚舞文弄墨,吟诗颂月,士兵变得像一群农民,专心于种菜锄草,养鸡养鸭,疏于训练,缺乏基本的军事技能。

而穆斯林方面,由于伊斯兰教已经蜕变成了一个落后文明,无论在组织能力和管理水平上,都极端低下,所以虽然气势汹汹,但其实不堪一击。

刚开始的时候,张格尔在浩罕的资助下,带着500名骑兵,入侵南疆。

结果,被驻守喀什的,都快变成农民的清军,打的大败,当场被击毙400多人,张格尔带着剩下的几十人逃跑回了浩罕,这次冒险以失败而告终。

浩罕一看和卓这张牌无效,于是又在1821年,厚着脸皮再次和清朝驻喀什噶尔参赞大臣交涉,请求获得免税权,再次被清政府拒绝。

然而,就在这一年,浩罕的老王死了,不甘心只当做一枚棋子的张格尔,趁乱逃进了他的脑残粉聚集地,今天的吉尔吉斯坦(当时叫柯勒克孜)的领土上。

于是,形势迅速急转直下,不再受到约束的张格尔,决心挑起南疆的穆斯林,发动一场全面的叛乱,他达成了目标吗?

美国穆斯林女子穆塔娜的遭遇,其实在穆斯林中,就是一个常态,他们常常被阿訇宣传的极端主义思想所蛊惑,去参加恐怖活动,然后又发现,事实和阿訇们所宣传的,完全是两回事,最后又懊悔不已。

1826年,南疆的穆斯林们,也经历了和美国穆斯林女子穆塔娜一样的人生经历,他们在阿訇们的长期蛊惑下,终于决定,发泄自己对清政府的不满,加入了和卓的后裔,张格尔的叛军之中,以为从此就可以走上了光明大道。

可是现实很快就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他们以为迎来了一个圣人,可是实际上却是一个魔鬼,然后他们才知道了,最差的清政府的统治,也比最好的伊斯兰教圣人们的管理,仁慈一千倍。

他们以为是跳出了苦海,其实却是坠入深渊,等到他们终于后悔的时候,他们已经把自己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

从此,南疆的穆斯林们,就开始了不断的重复这个循环,始终不长记性,直到他们把自己搞的惨不忍睹。

我们唠唠叨叨的说了这么多,目的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让读者知道,史学界长期以来,声称新疆历次叛乱的根源,都是由于清政府残酷压迫维吾尔人所造成的,这完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穆斯林自己,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张格尔的叛乱,不仅仅是中亚穆斯林,对中华文明的集体反弹,也是英国第一次插手中国的内政,这一仗也让他们看透了大清的虚弱,为10多年之后,英国敢于发动鸦片战争,奠定了心理基础。

关于这场战争的具体进程,以及南疆的穆斯林们,是如何的前后摇摆,又如何被和卓的后裔们,搞得家破人亡,还有英国人是怎样插手其中的?我们将在下一篇详细介绍。(进一步阅读作者前文、后文,包括《晚清沧海事》系列,可关注作者wx号:“灼识新维度”)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2/1272.html

继续阅读: 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