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医院不是医疗,是谋财害命,是特大医疗诈骗团伙

作者:沿海观察记录者 来处:微博 点击:2019-03-10 12:24:51

什么是莆田系医院,莆田系是什么意思?莆田系不是医疗,是卫生部早就定性的特大医疗诈骗团伙,我是医生,只讨论医疗。

莆田系首创在手术台上给患者加价!1999年,卫生部纠风办曾针对莆田系专门发文直接点名定性其为诈骗团伙:

福建省莆田市农民游医詹国团、陈金秀诈骗团伙在全国各地以金钱铺路,承包经营国有、集体医疗卫生机构开办的性病、泌尿专科门诊,甚至承包整个医院或皮肤性病研究所,大肆进行诈骗钱财、坑害患者的非法活动,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我再次呼吁大家重新看待莆田系,他们不是医疗,是谋财害命,触犯的是刑法而不是简单赔钱就完了。

我再次呼吁有莆田系就医经历的病人,拿着你的原始病历,核查你的医疗行为,如果发现有违背医疗伦理的行为,请不要到卫计委上诉,而是到公安局以“诈骗罪”“故意伤害罪”来起诉,特别是哪一些接受过“宫颈糜烂”、“中医离子导入疗法”、“中医全息疗法”等治疗手段的病人,这都不是医疗手段,而是骗人骗钱的骗术,请向公安局报警,而不是向卫计委投诉。

在莆田系混了25年从游医做到院长的元老陈永利,考虑彻底退出行业。“这次彻底完了!营业额不到以前一半,一些病人要求退款,股东们连续开会不知所措。”

对于莆田系野鸡诈骗医院,他坦言,目前很多接管莆田系医院的年轻一代都只考虑暴利,底线连上一代都不如!

莆田系内部对于莆田系医疗接下来该何去何从,也早已产生巨大分歧。莆田人也对莆田系恨之入骨,破口大骂莆田系败坏了妈祖发源地的名声;对年轻人要不要接班,要不要继续“从医”的问题上,莆田东庄镇的游医世家,发生过无数次的家庭内部争执,个别已闹到家庭破裂、妻离子散。

莆田系该被查了,恶不过三代 ​​​​。

近20年前调查莆田游医集团,以治疗性病敛人钱财。后游医福建莆田詹氏家族电话恐吓,说逼急了炸大楼。回答:我们上楼宇保险了,正好想盖新楼,欢迎你来炸。二十年弹指,莆田游医已席卷中国,占民营医院版图之2/3。仅在上海即有200余家小医院为之收购,电视医院多此辈办。 ​​​​

王永庆欲投10亿美金建长庚医院于沪,上海主任医师来者年薪10万美元起,此乃正常市场收入,在公立医院亦有此收入,但66%取自红包,心有愧意,上海主任医师欲投长庚者众,但数百家莆田系野鸡诈骗医院一致反对长庚来上海,王永庆只得罢手。

从早年找患病小姐设局销售渗漏的安全套害人扩大性病患者数量,到今天推出基因编辑婴儿骗称拥有可以治愈一切性病的基因编辑技术,计生委防范基因编辑生育职责更重了,这是莆田系给主管单位卫计部门扩权的利益输送方式。

莆田系医院找患病小姐设局销售渗漏的安全套害人扩大性病患者数量

莆田系医院资深从业人员揭秘诈骗患者有手段与历史

莆田系的价值观是,在外边名声再坏,只要不坏圈子里的规矩就行。这个月要是挣来十万块,他们会把一半以上的钱放出去打广告,这个城市里的某个医院搞砸了,他们收拾下行李,马上开拔到下一个城市下一家医院,从来不会为没办法挽救的事情浪费时间精力。

我们对医护人员的培训,话术和礼仪要占很大一部分。简而言之,导医和医生要学会察言观色,为进来的病人洗脑,让他们重生康复的希望。这类似于传销吧。我们把这叫做“开发”,我就曾经让一个男人花了12万多治前列腺炎。

有经验的医生想多让你掏钱很容易,一个小病假设你躺两天就会好,他们都有办法让你输三天液才好,你还感谢他们呢。

我们对医生的考核,除了医疗费总额,对每个病人,医生开出的疗程不能低于3天半。一些可做可不做的检查,都一般都得做。比如男人前列腺炎,和女人的宫颈炎,大部分都不用治疗,可私立医院哪里是做科普的地方?越是这种治不死人的病,赚钱机会就越大越安全。

还有一个很赚钱的项目就是流产,流产的女人,和陪她去流产的男人,掏钱都会很利索。其实一般的流产三百块钱就可以搞定,可是你要一进妇产科,不必做的检查让你做,不必要的消炎给你挂十几瓶,没必要吃的药给你开一大包,再给你挂几天水,至少得三千块吧。

假医生的事情比较多。

我呆过的第二家医院,有些科室的专家就由护士冒充,这些护士每人每天可以产生两三万的营业额,月薪就可以拿到一万多。

我们企划部帮助她们包装下,头像资料就挂到外边招徕病人。一些妇科病本来就没有多大门槛,别说护士,我这个无任何医药学背景的只有中专文凭以前做记者的人都会开药,不是进入莆田系,我月薪3万元打死都不敢想。

我还认识一些人,漂亮的小护士出身,在莆田系认真干几年,都会升职加薪。老板要是想培养她们做院长,还会花大钱送她们去国外学习考察,在公立医院,即使把全医院的领导全睡完估计下辈子都轮不到你。

莆田系医院资深从业人员揭秘腐蚀行贿体制内人员的手段与历史

这些都归卫生局管,可是你去卫生局投诉试试?很简单,老板钱都花到位了,逢年过节,我们内部也会弄一个表,按照权力大小以及帮助我们的程度,决定礼金多少。

网上现在流传的那份送礼表格,恐怕就是这么来的。莆田系一出事,人们就喊着让卫生部门去查医院,为啥不让去查查卫生部门呢?医院都会装修数量不等的豪华病房,主要为官员及其家属服务。

同样按照权力大小,他们可以享受从打折到免费不等的待遇。有些关系户,我都可以拍板免费。为了表示尊敬,我会代替导医帮他们跑上跑下。

除了卫生部门,其他凡是有业务管理关系的部门,都得送礼。媒体和记者也是大头,不安置好媒体,光负面新闻你就受不了。媒体那厢花钱到位,有病人投诉他们就不会理,即使偶尔有报道出来,也会很快删除。

部分老板特别注意跟当地党委机关搞好关系。我曾有个老板,花了很多钱买日报的版面,报道我们医院搞党建的成绩。他们自己也会弄个政协委员,优秀青年啥的称号,有机会再搞搞慈善,多一层体面的身份,就多一层保护色。

几天来,我看到网上不少揭批莆田系的报道,比如揭秘莆田系四大家族、莆田系医院名单,从我的了解,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那几篇写得最到位,那个莆田系的谱系表,就搞错很多地方。莆田系有三家并列的集团,幕后其实是同一个老板,而这个老板持有的其他两家集团没有被列进来。

还有一家网站,弄个网页让人们查询所在城市的莆田系医院,错没错我不知道,但漏得太多了。我当年入行的那个城市,只是一个小地级市,莆田系医院都不下十家了。媒体目前知道莆田系开诊所,承包科室,开办医院,并不太清楚莆田系跟地方政府的合作,已经到了外界难以探知、无法想象的地步。

媒体曝光的几个形式,都是明的,也是过去二十多年莆田系发展的路子,现在玩得更大。

先说承包科室,在不少地方的人民医院等公立医院,一些科室早就被打包承包出去,外界根本不知道;再说开办医院,其实莆田系很不喜欢新开医院,更喜欢承包一些有合法资质的医院再包装,比如以前的厂矿医院,还有部队和武警的医院,事实上一些部队医院无论性质和水平,都类似于厂矿医院,但它们公信力高,地方上又不太敢惹,所以很受莆田系青睐。这些本来应该破产或已经破产的医院,就这么偷偷摸摸莆田化了。

最后重点谈谈新形势,莆田系之所以被纵容,主要因为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的纵容。

还有个背景是,莆田系的项目和资金投入,也会成为官员们招商的政绩。我知道中部某省有个地级市,公立妇幼保健院几十亩地的新园区,领导就直接让莆田系接手,牌子还挂妇幼的,老百姓又没知情权,不可能知道呀。可是领导做的也有道理,这几十亩交给公立医院,他们不可能经营好。

莆田系能活动到什么地步?他们买的一些公立医院,莆田系雇的院长如果需要在卫生系统挂一个公务身份,地方政府都可以解决。不要说国家禁止这个禁止那个,国家禁止的东西多了去,不必太认真吧。

莆田系归根结底旨在谋财,害命都是无意附带的。只要他们不伤害地方领导的利益,反而让后者入干股、发好处费,谁会置他们于死地?​​​​

莆田系医院医生和护士披露令人发指的普遍性黑幕

湖北某莆田系医院护士:

从你走进莆田系医院的那一刻起就有专门的导诊护士一对一服务,你怎么来的,开的什么车,穿的什么衣服,手机用的什么牌子,钱包里面多少现金,甚至内裤是什么牌子,护士都会告诉医生。然后治到最后留一个路费给你。

各种忽悠,我待的是男科医院,因为关系到性,所以很多人还是很愿意花钱的,只要有效果,所以医生就各忽悠,一个包皮手术价格从300到10000不等,其实差别不大,只是名字不同而已,但是医生就会吹嘘各种功效。有时候只是想做个包皮,在手术过程中医生还会继续忽悠,什么哪里还有问题,可以顺道一起做了,会更性福。

妇科医院也是一样忽悠,打的广告说人流99,一些学生贪图便宜去了,结果一千都不止。应该都骗,举例就是我认识的是妇产科医院,我朋友去上个环要做各种检查和治疗,还要挂盐水。费用近两千元,我认识人就花了一个环的钱,一百多块,不用检查更不用治疗。上的环一样的。

很多莆田系医院的医生都是假医生,买的假身份证,假医生资格证从医,可能小学都没毕业,在私人门诊跟着学两个月就出去买假证当医生,一个月三万多的工资,如果出事了就跑了,因为身份全是假的,也没人可以查。

莆田系医院管事的主要就是一个主任,招人发钱都是他一个人管,我去应聘就直接带到主任那里了,有哪个正规医院科室主任直接管招聘的?不应该都是人事科么。

成都某莆田系医院医生:

我有朋友在那些医院工作过,她在检验科,医生为了卖药,让他们改检验报告,把结果稍微改好一点让患者觉得吃了这些药有效果,以便能继续在他们医院治疗,他们几个做检验的后来陆续离开了那家医院,待遇很不好,良心上也实在过不去。

护士配药不给配够,比如医生开一支,她们只给用半只,这些病人都是不知道的,就算你隔着玻璃看她们配,她们也会变魔术一样不把药用够,那里的医生会想各种方法让病人留下来,吓人家,唬人家不让转去别的医院,这些都是真的。

成都,还有那种打电话来咨询的,他们会在电话里尽量让你到医院来咨询,因为只要人来了,基本上都跑不掉的。

刚毕业的时候我在这种医院上过一段时间,当时主要做整形咨询,几个同事她们比较了解,私底下讲的这些,那个时候才知道开这些医院的人根本都不是专业人士,还有山西那边的老板也会投资医院,换了老板后,医院就会换个名字,所以这些私立医院经常都在改名字。

我有同事去一家男科医院上了一两个月,以前听她说,去那些地方的很多都是文化程度不高的人,得了病又不好意思去大医院,就去那里看,被骗得简直一分不剩。

那些病人去交钱,会有一个专门的护士陪同,就是为了看看你带了多少现金,如果是刷卡,一般会让输两遍密码,第一遍用来查你卡里有多少钱,总之会把你钱骗光光。

湖南某旅游城市莆田系医院助诊:

什么是莆田系医院呢?我在某个地级市的红十字会医院工作过,里面连真正的医生都没有,小学生文凭的莆田老板给病人做痔疮手术。

我们之前有个医生,但是肛肠科生意不好,老板节约成本就把他开除了,我就问其它同事那病人手术谁做,他们说老板自己做,其实就是假装手术,毕竟他割哪里病人也不知道。

还有个私立医院,莆田系承包科室,把b超当成先进仪器给病人做胃镜。

其实也有病人识破告到卫生局,然后赔点钱就没事了。

莆田系在我们这边就去穷乡僻壤发小广告,骗那些山区没钱的农民,莆田系所谓的医生有时候连医师证都没有。我一直跟身边的亲戚朋友说别去我们医院,但是他们只要去过一次就跟被洗脑了一样。

哦对了,莆田系还有个神器,叫红光,就是个红色的灯泡冒充什么射线,老板都要求必须开,半小时一百多块钱,完全是骗人的,就是普通灯泡。

还有莆田系五官科把雾化也吹捧成神奇的治疗方法,正规医院二三十块钱一次的,莆田系就要两三百。

山东某莆田系医院医生:

刚毕业的时候没找到工作,在莆田系医院干活半年吧,半年待了5家医院,其中4家是一个老板的,在山东不同市下面的县里面的医院,分别是(临沂市临沭县,临沂市费县,淄博市临朐县,日照市五莲县,我知道的这四家是一个老板的,因为是把我这几家医院来回掉,其他还有,但我不知道了。另一家是临沂市友谊医院)。

当时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开车去农村宣传免费查体。一车一车的往医院里拉人,农村人也没啥文化,一听免费的,还管顿饭,就都来了。

那时候我在彩超,临床医生让我们出报告单只要有症状,都得出有问题的(他们会在申请单上写病史)。最开始在临沭让我干了半个月多月的导医,从患者进门就一直陪同,当时还觉得嗯,这样的服务真好。

据我了解,他们的医生很少有证,当然那时候我也刚毕业我也没证。后来我单独上班的时候越来越发现他们很坑人,就不干了。

这都已经快6年了。不知道现在还去不去农村拉人了。还有当时在临沭的时候有一个小姑娘去流产好像给弄穿孔了。因为我这个经历我还是挺痛恨莆田系医院的,所以一直也在关注。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就知道什么是莆田系医院,莆田系医院是什么意思等小常识了,一定要防火防盗防莆田系民营医院。国人有必要彻底搞清楚这种黑心医院为何长期横行在中国大地上,挖出后台。

甘肃莆田系医院犯罪被查,25人被刑拘

2019-06-13

6家民营医院被查、25人被刑拘,甘肃临夏对医疗乱象的整治近日受到关注。记者在当地采访发现,此次被查6家医院中的5家,其法人代表均为福建省莆田市人。

6月8日,临夏市公安局发布通告,公开征集临夏6家医院的违法犯罪线索。此次被警方调查的6家民营医院,分别是临夏的协和医院、博爱医院、现代妇科医院、华山医院、新阳光男科医院和同济医院。

今年5月,临夏市卫生健康局曾联合相关部门对辖区民营医院进行整治。

6月12日,记者在临夏市卫生健康局采访时,该局医管办工作人员查询了涉案6家医院的相关备案信息——这6家民营医院,除了临夏同济医院的法人代表郭文楷来自甘肃天水外,其他5家医院的法人代表均是福建省莆田市人。他们分别是:临夏协和医院的黄德营、临夏博爱医院的吴天恩、临夏现代妇科医院的游碧光、临夏华山医院的李天赐、临夏新阳光男科医院的王清忠。

位于福建东部沿海的莆田市,可谓中国民营医院的“大本营”。2014年6月,在全国各地经营医院的莆田籍商人成立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目前,该会有会员医院六千多家,约占全国民营医院总数的七成。

6月12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临夏市卫健局副局长虎文东介绍,今年5月中旬,临夏州、市两级卫健部门联合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对辖区民营医疗机构进行了监督检查,发现临夏协和、博爱等6家医院存在违法违规现象,主要的问题包括超范围经营、聘用非技术服务人员开展诊疗活动、医疗废物处置不当、虚假宣传和夸大疗效等。

查阅工商信息发现,临夏协和、博爱等民营医院,近年来曾多次受到行政处罚。

在这次卫健等部门的专项检查之后,5月底,临夏公安机关对上述6家医院立案侦查。虎文东说,近日与警方衔接沟通后,根据此前的调查情况,对相关医院作出了行政处罚。其中,对临夏的协和医院、现代妇科医院、华山医院,依法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临夏新阳光男科医院、博爱医院主动申请歇业,注销执业许可证;对临夏同济医院停业整顿。

今年5月底,临夏公安机关对6家民营医院立案侦查。这意味着,涉案医院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违法违规,而且涉嫌犯罪。

根据临夏市公安局6月8日的通告,临夏协和、博爱等6家医院不同程度地存在违法经营现象,包括夸大患者病情、虚增医疗项目、肆意加价收费、篡改医疗数据、超范围或者无医疗资质人员从事治疗等;6家医院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则有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诈骗、强迫交易等。

“发通告以后,到现在有600多名患者向我们举报反映情况。”马述华介绍,警方目前正对相关线索展开进一步侦查。

莆田系宗族往事

万小刀

疫情面前,神鬼殊途。

有的医院是人民的守护神,人民很感激。有的医院连发热门诊都没得,还要和某会捣鬼,将1.8万只口罩“自捐自用”……拿全国人民当猴耍,不扒皮都对不起它。

一扒发现,又是“莆田系”!

这就得说道说道了。疫情反面的“莆田系”,在中国像一个谜,宗族式兴起,病毒式扩张,华美的外衣底下,爬满了虱子。

01

1950年12月,海风微凉,一个叫陈德良的男孩,在福建莆田秀屿区东庄镇出生。

当时这里很穷。陈德良家更穷,孩子多养不起,他很小就被送给人当童养“婿”。多亏后来有了人民公社,大家都吃大锅饭,勉强可以混个温饱。

1964年,一个叫詹国团的少年,也在莆田呱呱坠地。多年后,他将成为陈德良的得意弟子。

14岁的陈德良,这一年则进了生产队,算半个劳力挣工分,主要工作是养兔子和养羊。后来长成了青年,陈德良就承担起养家的重担。

陈德良没什么特长,但有一个优点,喜欢拜师。他拜了不少师傅,学了不少手艺,像磨剪刀、补锅、配钥匙……都能鼓捣几下,于是在手艺加持下,生活逐渐得到改善。

1976年的一个夜晚,陈德良26岁时,东庄镇来了一位广东来的“耍把戏”师傅。

师傅外号“洪蝴蝶”,长相不详,只见他点了个电灯,接着变魔术,打拳,耍猴子,村民们聚拢围观,他便趁机兜售些治跌打损伤的膏药。

陈德良也在围观人群中,他眼看着洪师傅把一沓沓的零钱钞票装进了口袋,心想这特么比磨剪刀补锅什么的赚钱多了,不行,我要学这个。

于是拜师。

三年后,29岁的陈德良,跟着洪师傅耍猴卖艺卖膏药,已经走了许多地方,本事学到不少,钱却没赚下几个。因为钱都进师傅口袋了,自己跟着只能喝点汤。

陈德良便决定自立门户。

没想到他刚单干不久,忽然就迎来了一个机遇。

当时有一种叫“疥疮”的传染病,全国频发。特别是在福建等沿海湿热地带,得这种病的人很多,症状是剧烈痛痒,越挠越痒,即使擦了药水依然很快复发,患者苦不堪言。

陈德良灵机一动,用每瓶一两毛钱的成本,自创偏方:“用500毫升水兑5毫升水银,再加一点硝酸”,药膏制成后,每瓶卖一两块。

就这样歪打正着,患者使用后纷纷叫好,很快一传十、十传百,找他治病的人越来越多。

陈德良名声越来越大,每天净赚三四百,有时一天的收入,比一个科级干部一年都赚得多。于是他干脆利索地,成了东庄镇“从医致富第一人”。

02

好像没费什么劲,陈德良就发财了。一些亲朋故旧看了眼馋,纷纷找上门来:师傅,收我!

这里边,就有前面提到的詹国团。此时他年纪最小,日后却是“莆田系”崛起的重要人物。

詹国团据说是陈德良的侄子,但是两人姓却不同,到底是怎么一种关系的侄子,不得而知。

1979年,詹国团刚15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他只好放弃学业,过早承担起家庭重担,为了填饱肚子,几乎什么都干。当他看到陈德良这么轻松就能发财时,就下定决心要跟他混。

陈德良一共收徒8人,年纪小的除了詹国团,还有邻居陈金秀、朋友之子林志忠。其余五人则和陈德良差不多大,都是已有家室,迫于生计才拜他为师,随他闯荡。

“陈家班”组建后跑到1980年代,改革开放的号角响彻中华大地,机遇再次袭来。

那个时代,医疗事业还很落后,医学人才尤其匮乏,当地卫生部门为了救急,就响应国家政策办了个函授班。

陈德良是人精,听到消息立马报名,很快拿到了结业证书。有了结业证书,又趁势拿到了《莆田爱国卫生学会许可证》。有了这个证,以后在当地行医,便是合法合规的了。

于是摇身一变,“狗皮膏药”经过包装,成了“国字号良药”。陈德良鸟枪换炮,江湖地位节节高升,从此便不卖艺只卖药,不耍猴子只坐诊。

几年时间,南至海南岛,北到哈尔滨,“陈家班”几乎跑遍了全中国。

每到一地,便在火车站附近的旅馆租两间房,一间坐诊,一间开药。安顿好后,全体出发,去周围的电线杆上贴小广告。

火车站人流量大,当时全国得疥疮的人也多,陈德良凭借那个“偏方”赚了不少,名气渐大。

后来,连一些听都没听过的皮肤病,也来找陈德良治,但他一窍不通,可是又不想放弃送上门来的“生意”,便先虚与委蛇,让患者照常使用疥疮“偏方”。

暗中却派人去新华书店查医书,按照医书所载配方,到公立医院抓药,加价,转手再卖给患者。为了见效快,陈德良还会在书中的配方基础上,多加药量。

这种不懂装懂,临时抱佛脚,中间商赚差价,拿患者当小白鼠的做法,很可耻,还耽误病情。

更可耻的是,有了这种伎俩,陈德良自以为得计,此后依法炮制,甚至打出了“包治百病”的小广告。

结果往往是,患者把钱花完了,病却没治好,当家属愤怒地去找他们理论时,陈德良早已带着鼓鼓的钱包,转战下一站去了。

自此,陈德良行医以忽悠为主,制药为辅,多次叮嘱徒弟们在他坐诊时,务必认真观察,好好学习“忽悠大法”。

在那个时候,年龄最小的詹国团,便在8位师兄弟中表现突出,深得师傅真传。

03

不久之后,詹国团也如陈德良一般,翅膀一硬,就自立门户,拉起了一支自己的游医队伍。

最开始,他模式照搬,还是火车站附近,租旅馆,电线杆贴广告……这时还遇上了刘永好。刘当时也在火车站卖饲料,两帮人经常会碰上,冥冥之中,为以后的跨界合作埋下了伏笔。

然而很快,詹国团发现情况不对。

时代变了,信息发达了,受骗的人多了,老一套行不通了。

有一天,詹国团在小饭店吃饭,偶然发现电视上,电视剧里也开始插播广告,他眼睛一亮,差点咬掉舌头。

詹国团判断,师傅陈德良贴电线杆广告那一套,已经过时了。新的时代,要想有新的发展,必须拓展新的平台,他认为,这平台就是电视。

电视那时在中国方兴未艾,老百姓信任度高,因此价格也不便宜,一条广告要价上千,相当于詹国团半个月收入。而且电视台收了钱,还不保证效果,一般人都不敢随便投放。

但詹国团初生牛犊不畏虎,别人不敢投,我敢。

于是,詹国团的第一支电视广告,便在连云港电视台播出了。事实证明,效果好得不得了,原本稀稀拉拉的看病队伍,很快排起了长龙,看都看不过来。

尝到甜头的詹国团决定扩大规模,招兵买马组建了好几支游医队伍,业务也扩展到更多疑难杂症,比如什么鼻炎、狐臭、风湿……广告又是“包治百病”。

此外,詹国团还把手伸到了“梅毒”“淋病”“尖锐湿疣”之类性病领域。他认为这类患者,一般不好意思去正规医院,只要打出“祖传秘方”的牌子,价格再低一点,保准蜂拥而至。

心理分析倒是不错,然而这群游医,既不懂医,也不懂药,怎么治?

办法还是那套,只要有人上门,一律诊断为“有病”,然后先卖“祖传秘方”,再去书店查书,照书上的配方抓药再卖,差不多的病症都用一种药方。

这些药物多是按斤买的,一斤几毛或几块都有,卖到患者手上则从几十到几百不等。如此暴利,很快吸引了大批莆田老乡加入。

于是,陈德良的弟子们也开始收徒,“亲戚带朋友,师傅带徒弟”的“莆田系”游医队伍,逐渐在全国开枝散叶。

然而这个时候,行医执照虽可用钱搞定,卫生许可证却不好办。没有卫生许可证就是游医,不合法,被当地部门驱逐是家常便饭。

于是“打一枪换一地”成为常见游击战术,这样治不好的病人也不用负责了,一举多得。

这样的游医经历,虽不光彩,但对莆田人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为他们完成了原始积累。其次,客观上也使得这些人,对全国各地的医疗状况摸了个底,为将来形成规模庞大的“莆田系”打下了基础。

04

80年代中期,随着受骗群众增加,游医引起了国家注意,监管严厉,于是如何解决合法化的问题,成了第一要务。

此时又是詹国团,抓住公立医院改革契机,跑回莆田注册公司,通过中间人牵线,以公司名义跟医院签合同,率先搞起了“科室承包”的合作。

所谓“科室承包”,就是詹国团用公立医院的牌子、场地和设备,但科室独立运作,医生薪水由詹国团付,每月他还向医院交纳一笔管理费。

詹国团开始承包的是皮肤科。因为这科不赚钱,公立医院正急于甩掉这“包袱”,詹国团呢,这是他老本行,轻车熟路,治疗简单,无须动手术,不需高科技设备,没什么风险。

医院为了扭亏为赢,詹国团图的是金字招牌,双方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接手以后,詹国团完全把这“院中院”的科室做成了一门生意。

他先找电视台、报社等各种媒体,大打广告:公立医院,从北京请来了某某著名专家、教授,从国外进口了某某先进设备……

然后要求所有医生都背KPI,看病时夸大病情,吓唬患者,力推明目繁多、费用昂贵的康复理疗,甚至请医托唱双簧,无所不用其极,目的就是为了让患者乖乖掏钱。

有部分医生良心未泯,不愿配合的,都被扣发奖金、开除走人了。

后来,逐渐有患者发现上当,从此便不再来。然而,中国人这么多,韭菜是割不完的。

1990年代,随着社会进一步开放,“失足妇女”多起来,性病市场急剧扩大,詹国团便把性病、妇科等也以承包制的形式盘了下来。

还是那一套,能不能治不管,先把广告打出去,反正这种病是隐私,治不好也少有人对外说。詹国团正是这样,抓住人性弱点,从中大赚特赚。

詹国团的成功,很快被复制,全国各地都陆续出现了,以“莆田系”游医为主力的“院中院”承包合作。

此后,詹国团发现公立医院经费有限,CT、彩超等非常短缺,于是又跟医院搞起了设备合作。他出钱买设备,订8年合同,前4年二八分成,后4年四六分成,8年以后设备归医院。

很快,成本就收回了。

1990年,26岁的詹国团索性跟中科院合作,联合开发医疗设备,一部分拿到医院投资,一部分卖给外面。一台成本三五万的设备,市场价可以卖到二十几万,詹国团赚得盆满钵满。

同年,40岁的“祖师爷”陈德良却遭遇了一场车祸,不得不回东山镇养伤。后来他再复出时,江湖已不是那个江湖。

陈德良的徒子徒孙们,遍地开花,但早已不再卖膏药,他们直接进军公立医院搞承包、卖设备,依托“传、帮、带”的宗族枢纽,逐渐形成了从业人数与财富累积,都呈几何式增长的“莆田系”民营医疗势力。

而他的开山弟子陈金秀、林志忠都发展得不错,侄子詹国团则更是以千万身家成为“莆田系”代表人物。就连年纪尚轻的徒孙辈,也出了个叫黄德峰的狠角色。

05

1990年,黄德峰在北京卖设备。

他卖的是一款号称能粉碎结石的微波治疗仪,利润可观,但不好销。最后卯足了劲,终于卖了两台,赚了好几十万。

从此黄德峰开始搞事业,在“莆田系”前辈指点下,先从科室承包入手,关系加钱,攻克了北京多家医院。

等科室承包搞大以后,黄德峰也和此时许多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莆田系”们一样,进一步玩起了“蛇吞象”的操作,直接把整个医院都承包下来,升级到“医院托管”。

那时候,有些地方医院员工少、病床少、经营差,但又承担着当地百姓最基础的医疗保障任务,不能倒闭,急于甩包袱。“莆田系”们便会看准机会,将医院托管至麾下。

一般每年上交5%-10%不等的营业收入给医院,重点发展利润高的科室,砍掉技术要求高、医疗风险大的科室。如果做成了就扩展运营,如果搞砸了,就换个医院再搞。

借着公立医院的遮羞布,“莆田系”们开始了疯狂攫金的进程,通过医托掌握病人的收入情况,看人下菜单,制定收费方案,一时间,就医状况乱象丛生。

比如,青霉素被包装成顶级进口药物,以几千倍利润卖出。

比如,“发明”某种“微创手术”,拿器械刀一划一缝,告诉患者病灶已除,其实啥都没做。

比如,明知治不了的病人,也让先住院,“设法消灭掉”几千元押金后,再找理由让病人出院。

……

鸠占鹊巢的医院托管制,导致一些眼科、内科等高风险科室,投入停滞,几近名存实亡。但这些社会问题,都未能阻止“莆田系”不断伸长的魔爪。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詹国团一人在全国“托管”的公立医院,已有近百家。他还把总部迁到上海,并在香港设立了海外总部(可以通过它抵税),扩张步伐非常强势。

就在此时,詹国团却被一个狠人盯上了。

06

这个狠人就是王海,90年代名噪一时的“打假英雄”。

90年代末,性病诊所兴起。其中鱼龙混杂,过度治疗,天价治疗,没病当有病,有病当重病的多不胜举。经常有些常规药物,还被黑心诊所换个包装,就当成“祖传秘方”来卖。

这样的事情多了,民众投诉也多,不但有关部门整治,王海也盯上了。

1998年,王海调查发现,当时中国多数性病游医均来自同一个地方:莆田东庄镇。

经过“打假英雄”的推波助澜,1999年,莆田东庄镇终于引发媒体关注,报道如潮。

暴富的莆田游医们,长年闯荡江湖,很在意“荣归故里”,村里豪宅林立,从三四层到十几层的都有。每到春节,老板们还会开着豪车,带着原配或二奶衣锦还乡,拜见父母亲人。

富裕的东庄镇和大量游医外出,形成的对比鲜明诡谲,令人震惊。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些游医无知无畏,竟然寄匿名信威胁媒体,扬言要“炸毁报社大楼”。如此猖獗,换来的只能是更深入的调查。

国家介入,很快,“莆田系”代表詹国团家族浮出水面,其与公立医院的“承包、托管”合作乱象,民众忍了好久,终于可以有仇的报仇,有冤的伸冤……

2000年,卫生部发布意见:政府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与其他组织合作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于是民营资本撤离,詹国团也带着亿万财产,全家移民到了新加坡。

如果就此打住,也就罢了,然而神通广大的“莆田系”们,很快又寻找到了“新的乐园”。

卫生部只管普通公立医院,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消防医院等,则归解放军总后勤部直接管理。于是“莆田系”又钻空子转战武警医院,为多年后一场震惊全国的悲剧埋下了祸根。

07

2002年,为缓解医疗配套短缺,卫生部开放民营医院牌照。

然而这件医疗机构改革的大好事,却又被“莆田系”钻了空子,他们控制的民营医院,因为有了正规牌照的加持,迎来了空前的爆发期。

2002年,“莆田系”二代林玉明,在太原创立了“全国第一家女性专科医院”——山西现代女子医院,拉开了“莆田系”主攻专科医院的序幕。

2003年,39岁的詹国团,在新加坡注册“中屿集团”后,以华侨身份回国,在浙江嘉兴投资创建浙江新安国际医院。

这是一家由卫生部批准的“三甲国际医院”,耗工5年,投资10亿,顾问、名誉院长都大有来头,是詹国团旗下投资规模最大的民营医院,一举奠定了其行业大哥的地位。

此后,韩剧热播,韩流引领时尚,整容业在中国兴起,连五十岁的大妈都开始割双眼皮。嗅觉敏锐的“莆田系”再次出手,医疗生意从“下半身”做到了“上半身”。

一般套路是这样:先从韩国请来“专家”,开办专科整形医院,再砸钱请美女明星站台,狂打广告,猛吹牛逼,先抢占市场再说。

至于效果嘛,以丰胸为例,采用一种来自乌克兰的英捷尔法勒隆胸注射液(奥美定),成本约1.6元,一次手术费用则要收3万元左右。

暴利也就罢了,关键后遗症还很可怕,会导致溃烂、精神混乱……几年时间,超过30万女性受害,终于在2006年被药监局禁售。

但禁售无法让“莆田系”收敛,因为市场太大了。

2009年,全国整形美容市场规模是200万人次,增速100%,对于“莆田系”来说,人为财死,为了抢蛋糕,哪还顾得了其他啊。

在整形美容领域,“莆田系”最成功的当属陈金秀,行业内品牌最响的“美莱整形”“华美整形”,都在其家族势力之下。

逐渐地,“莆田系”民营医院遍布全国。王海和媒体们绝不会想到,昔日的“莆田系”不仅没有因为曝光而完蛋,反而发展得更好了。

尤其是互联网爆发以后,借助网络推广,“莆田系”迅速抢占市场。以百度为例,当年搜索任何一个疾病,首页永远都有“莆田系”旗下的民营医院。

然而崛起的背后,却是从“祖师爷”时期娘胎里就带着的原罪:虚假广告,过度医疗,无证行医……这些关键词,几乎成了“莆田系”的代名词,很快引起执法部门关注介入。

2006年,杭州江干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虚假广告罪”,逮捕了“莆田系”杨国坤、杨文秀、杨元其等三人。

500

2008年,百度上“莆田系”的医药广告被央视点名批评,百度股票应声下跌25%,之后一个月狂跌50%,百度被迫移除当季医药广告。

2009年,“新医改”出台,允许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包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也就是所谓的医疗产业化。

财大气粗的“莆田系”再次迎来转机,动辄直接买下整个医院,或转为民营机构,或与公立医院共建新的民营机构,于是诞生了很多公立医院的附属医院。

2010年后,“莆田系”又把魔爪伸向了数量庞大的大学生群体,开拓了新的项目:割包皮、无痛人流。

他们通过学生会或赞助活动,明目张胆地在校园内做广告,以低廉价格诱导学生走上手术台,做到一半凶相毕露,突然说有多个隐形收费项目,学生此时无路可退,只能任人宰割。

至此,“莆田系”医疗帝国日趋庞大,将包括妇科、男科、泌尿、整形、皮肤、儿科、中医、肛肠等多种病症科室,全都纳入了版图。

08

2013年,国家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次年又提出“放开非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

对于“莆田系”来说,这是天赐良机,迅速开始以品牌化、高端化、联盟化来为自己洗白。

2013年11月,华夏医疗的翁国亮,和刘永好、冯仑,联合成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刘永好任名誉主席,冯仑任主席,翁国亮任执行主席。

成立大会上,刘永好再次见到了老朋友詹国团,并认识了也到现场的新朋友黄德峰。

而刘永好担任名誉主席的这个联盟,共有14家创始成员企业,其中11家就来自“莆田系”,旗下拥有医疗机构和医院超过1000家。

随后,“莆田系”医疗机构迎来了鼎晖、建银、红杉等的注资。向来低调神秘的“莆田系”医院走向前台,玩起了多元化的产业链,涉足土地、地产、传媒、金融、医药,等等。

而“莆田系”内部,也加快了洗牌兼并的步伐,最终形成了以詹国团、林志忠、陈金秀、黄德峰为首的“四大家族”。

詹国团家族以上海为基地,通过土地跟医院结合的模式发展,旗下的三甲医院已经遍布全国,成为“莆田系”民营医疗的代表人物。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都是其家族集团控股。

陈金秀的西红柿医疗集团,以长三角为重点区域,打造特色专科,控股了所有的“美莱”“华美”整形医院,还发展了“华夏”“华康”“华东”等医院。

黄德峰的家族,通过妇科这个切入口迅速扩张,以“五洲”“现代女子医院”为主的妇科医院,开了一家又一家。

林志忠则把最难啃的眼科、内科攻下阵,“博爱”“曙光”“远大心胸”相继打响名头。

“莆田系”合力,控制了全国八成的民营医院。2013年时,莆田市常年在外从事医疗行业的人员就已超过6万人,年营业额2600多亿元,超过了西部某些省份一年的GDP。

09

然而,无论创造再多的财富,都无法告慰那些在“莆田系”医院中逝去的生命。

2014年7月,新东方一名女员工入住“莆田系”旗下的云南玛利亚医院,分娩时意外死亡。随后,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发微博炮轰,事件引发网民对民营医院黑幕的声讨。

很快,医院背后的“詹氏”被媒体寻根溯源揪了出来,成为众矢之的。

作为“莆田系”医院主要网络推广平台,百度官方也明确表态:不会动摇“高门槛、严审核”决心,将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2016年4月,陕西大学生魏则西,因通过百度广告找到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在花费20多万医疗费后,被告知该疗法在美国早已宣布无效,病情耽误,肿瘤扩散,在咸阳家中去世。

这个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肿瘤生物中心”,是康新公司通过承包科室的方式成立的。而康新公司,正是“莆田系”陈金秀家族的产业。

舆论之下,“莆田系”原罪深重,百度和武警二院也成了“帮凶”,遭到全网讨伐。

2019年7月,大连一名32岁女子在隆胸时心跳骤停,不幸去世。

实施“夺命隆胸手术”的正是医美时尚连锁品牌“Yestar艺星”旗下整形医院,又是一家“莆田系”医院。

这家宣传自己是“大连唯一一家卫生局批准的具有医疗美容专科医院资质”的整容机构,早在几年前就已犯下多重违法行为,包括“虚假宣传”“不正当有奖销售”“不正当竞争行为”,更因商用明星照片,牵涉了77宗肖像侵权和名誉纠纷案。

这些畸形的商业操作背后,沾满无数人的鲜血和泪水,改变了医者仁心的初衷。

把治病救人的医疗保障机构,改造成了道德泯灭的赚钱机器,“病人进去,死人出来。富人进去,穷人出来”,失去民心是迟早的事。

10

名声臭了,但是“莆田系”还在。

只是在后续的商业操作中,他们不再那么高调,竭力想要去掉身上“莆田系”的标签。

500

已经有一批新生代的莆田人,继承衣钵,正在谋求“突围”之道。这批社交活跃的新一代,建立多个社交群交流想法。

有人提出一个挑战性的难题:如果医疗事故死了人怎么处理?

在“搞定卫生部门、搞定媒体、用钱砸平安”等泛泛而谈的方案中,有一个方案被一致认可:

1、人死了尸体一定不能留在医院,能回家的一定要让他回家,不能回家的也要让他到殡仪馆去,由医生去说,这个时机大概1~2小时,趁家属根本没反应过来时搞定。

2、医生跟病人家属解释后,要让家属签字是自动要求出院或回家的。

3、以上搞定后就可以感情公关了,死人这种事千万不要想坏事变好,这种事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才能保证医院正常营业下去。

4、以上几事最好在一天之内搞定。

由此看来,原罪也是可以遗传的。“莆田系”新一代处理医疗事故的手法,堪称老练,只是唯独少了一样东西——人性。

80年代至今,“莆田系”从无到有四十年,由开始的散兵游医到现在的医疗帝国,积累了巨量财富的同时,也留下了难以洗刷的污名。

而“莆田系”的“祖师爷”陈德良,今年已70岁。

500

两年之前,陈德良因视力不好驾车撞死了人,被判刑,但因年老监外执行,每周四须去镇政府报到一次。

据说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善终”。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3/1307.html

继续阅读: 权钱交易 改革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