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皮山伊斯兰教为什么那么极端

作者:金陵虎 来处:网络 点击:2019-03-11 08:44:00

(本文写于新疆真正开始打击极端恐怖势力前的2014年)这个地方宗教氛围非常浓厚,当地有很多麻扎(圣战者、以身殉教者)的墓,这些墓地受到当地维族人的膜拜。当地的伊斯兰教似乎跟中东那里的还有些区别,一般伊斯兰教是禁止偶像崇拜的,对拜祭坟墓之类的崇拜是反对的,但是此地甚是奇怪,有社科院的人调研后认为,此地的由于环境闭塞,产生了一些宗教方面的变异,或者是伊斯兰教融合进了一些古老的当地宗教影子,比如说在那些麻扎前用活物祭祀,甚至杀几个异教徒祭祀的事情也有传闻............

和田地区往东的几个县如洛浦县和民丰县有些维族人甚至说,皮山墨玉的维族人比别的维族人多长两颗牙齿,那两颗牙齿是吃人肉的。当地老人给小孩讲故事,当中有很多都是关于圣战者弘道与异教徒作战,杀死异教徒或者为宗教献身的故事。小孩子从小就是在这种氛围当中长大,即使在文革时期这种事情也是非常多的,政府机关基层组织基本是失灵的。水泼不进,针扎不进去。

和田这个地区本是西域三十六佛国之一的“于阗”,伊斯兰势力在此与于阗的佛教作战当中大败佛教徒,现在留在此地的多半是以前的穆斯林军队,原来的于阗居民基本被屠杀殆尽要不就是逃往西藏。另外,在维吾尔族的历史上黑山派白山派互相讨伐杀戮的时期,有很多不要命的苏菲派狂热信徒都是来自这个地方。

在新疆这个地方现在还有苏菲派的影子,他们在南疆的戈壁当中苦行,他们衣不遮体,带着粗大的铁链子,向群众乞讨食物,从不在一个地方过夜。有个电影《最后的阿希克》就是描写了当地苏菲派的宗教聚会,几百人再一起跺脚忏悔哭泣,面对麻扎祷告。

我一个西域的朋友,当年在那里呆过一段时间,他的缠头警察朋友是外地调到那里工作的,年轻,好奇,于是乔装混进去看过,回来说那场景不寒而栗,就像吸食毒品一样,能连续好几个小时不停的歌唱、围着大圆圈打转转,边转边哭着请求真主宽恕,有些人痛哭流涕,后来这个缠头警察慢慢转到圈子外围靠门的地方溜走了。这个时候人像是在一个封闭空间当中被洗脑,只要有人呼喊一个宗教口号,那些人就能马上操刀子砍人,为真主殉教。当地机关对这个也实在是毫无办法。

这些人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人,因为在他们心中,只有真主、异教徒、以及殉教这些概念,为主道而殉教是他们的最高的追求。视频当中规模还算是小的,有记载有数万人在一起打转,他们在这种仪式当中似乎能够慢慢的进入一种类似通神的境界,似乎整个人都跟真主有交流,自我随着人群的呼喊不受本人精神所控制。

这个时候,那些宗教人士,往往就开始了大声的忏悔,比如大声说:

啊!真主,我有难以宽恕的罪过,我的家乡还在被异教徒所占领,我的亲人还在被异教徒所统治。我无法在家乡还被压迫的时候去麦加完成朝觐的功修,我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穆斯林。我愿意成为真主的殉道者,愿真主能够宽恕我尘世的罪孽,要让我成为真主的弱仆。

以上的这些忏悔都是真的,被朝廷记录在案的。但是,人家没实施,朝廷也奈何不了他们。况且,当地由于宗教氛围极浓,就是维族干部在当地开展工作也相当难。放眼望去,似乎没有一个人跟你作对,但是,其实,到处都有人看你不舒服,处处提防你。新疆工作之难,由此可见。

听起来是会跳大神的穆斯林,邪教中的邪教。

这个地方真的很邪门,事实上,维族人对这个区域的比如喀什的莎车叶城伽师巴楚,和田的皮山墨玉这几个地方的人也是有看法的。普遍认为这几个地方的人不正常,难伺候,规矩特别多,脑子坏球了。

现代维族本来就是把一群不怎么相干的人混到一块的人造民族,鬼知道当初啥意思,说好是掺沙子,可实际上不就是捆绑良民吗?

延伸阅读:《维族年轻女干部2013年工作烦恼反映新疆宗教极端势力何等猖狂》、《新疆大地,一场反宗教极端主义的思想解放运动正在上演》。

附录:新疆和田皮山县怀孕女警遭暴徒斩伤 再拖行游街身亡

2014-10-13

新疆和田再传恐怖袭击事件,当地皮山县公安局一名怀孕两个月的派出所维族女警,本月10日在闹市遭两名疑似维族男子持刀袭击,一尸两命。暴徒凶残手段如中东IS恐怖分子般骇人听闻,竟将该名女警孕妇斩伤后再绑在电单车后沿街拖行,直至其气绝身亡。另有消息指,两名凶徒当日作案后又在多个地点再连环杀害5人,当中包括警员。事发后,两人已在12日被警方围捕时击毙。

这种在车后拖人的手段是中世纪马后拖人手段的变种,对于这种生活在中世纪的罪犯适合用中世纪的刑法包括株连九族,不适合现代文明法,否则这种事情断不了根的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3/1312.html

继续阅读: 新疆 伊斯兰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