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名校作弊案背后更严重的是体制性、合法化的权贵子女优先上名校特权

作者:网络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9-03-25 08:55:00

资本主义会教中国人民做人!汉奸公知向中国人洗脑米国梦时,对这种赤裸裸合法化的贫富分野,从来都避而不提。米国教育是典型,权贵子女进名校,后门就是那么赤裸裸,重要的是,米国人居然多数还习以为常。改革开放以后,这种肮脏现象日益增多,好在,《2001年最肮脏事件:上海交通大学关系户内定招生名单》这种事件,还会激怒国人,《大路朝天:中国道路与中国革命》也说:你或将憎恶那个出现哈佛大学的中国

关于米国教育,以及盲目复制米果教育的狗屁教育改革,大家还可以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文章:《美国华人讨论美国寒门贵子在名校的遭遇》、《黑人学生成绩单系统性造假欺骗丑闻曝光后,美国知名高校全都拒绝澄清录取过程》、《我们需要浪漫主义式的高考改革吗?葬送中国教育,加速阶层固化,增加社会风险》、《清华乱性情侣马艺妮宋思睿事件背后的大学自主招生黑幕》、《素质教育变成了声色犬马教育》。

大学招生舞弊丑闻!美国大学招生的水究竟有多深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戴雨潇]

日前,美国爆出史上最严重的大学招生舞弊丑闻。根据联邦调查局(FBI)公布的起诉书,多位富豪家长、好莱坞演员、名校教练和大学申请机构主管参与了一系列在全美范围内的大学录取诈骗案件。这些父母通过付巨款给一个“大学预备组织”的方式让自己的孩子得以被名校录取。事件曝光后立刻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应,这几日美国的电视和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各大媒体关于此事的报道。

已被检方起诉的家长中有曾出演《绝望主妇》的艾美奖影后菲丽西提 · 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和《欢乐满屋》演员洛莉 · 路格林(Lori Loughlin)等不少美国社会的知名人士及大型企业高管。涉案的大学包括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学、乔治城大学等无数学子梦寐以求的世界名校。

美国著名演员菲丽西提 · 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和洛莉 · 路格林(Lori Loughlin)

案件还波及到了两任美国总统。其中一位被指收受贿赂的大学教练正是奥巴马女儿的网球教练戈登 · 厄恩斯特(Gordon Ernst)。起诉书显示,他在2012-2018年间以“咨询费”的名义总共收受了至少270万美元的贿赂[1]。而特朗普的女婿(兼白宫高级顾问)贾瑞德 · 库什纳(Jared Kushner)当年靠他父亲250万美元捐款进入哈佛大学的往事也被媒体挖了出来[2]。

一、史上最严重的高校招生弊案

这起被美国司法部称为“史上最大”高校招生弊案情节十分荒诞,极具魔幻现实主义色彩。

据检方指控,弊案的核心人物名叫威廉 · 辛格(William Singer)。他通过自己创办的“钥匙大学录取辅导公司”(The Key)和“优势大学和就业网络”(Edge College and Career Network LLC)等多家企业和基金会操作一切。“钥匙”的官网上写着“这就是你需要的大学录取辅导帮助。我们会让你的孩子释放他的全部潜能。”看起来和其他普通的辅导公司没有区别。

然而根据美国司法部检察官公布的信息,这家公司实际上涉嫌多类欺诈。辛格对其中一位家长说:“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想方设法把美国最富有家庭的孩子送到大学里。保证成功。”

FBI特工在长达204页的指控书中详细地描述了弊案的全过程。辛格和他所控制的几家违法公司主要通过两大渠道“释放孩子的潜能”。其一,在标准化测试中作弊。辛格通过贿赂 SAT 或 ACT(相当于美国高考)监考官的方式,影响自己客户子女的考试分数。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可谓是煞费苦心。

美国标准化测试的考场环境和中国高考在大多数情况下差不多,考生通常会在教室或体育馆里统一集中答卷。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想要大摇大摆地作弊不被发现比较困难。但是通过细致的调查,辛格发现“残障”(disabled)考生可以在单独的环境下考试,考官也会给他们更长的答题时间。

于是辛格就指示那些家长向监考部门撒谎说自己的孩子有“学习障碍”,需要单独监考。(“学习障碍”(learning disability)是一种“美国特色残疾”;在中国这种“障碍”大多说情况下会被家长以“笨”或“懒”替代)。然后他再通过自己控制的公司向单独监考的考官行贿。有时候他会让考官直接把答案发给考生,有时候会让他们在收卷之后手动修改考生的答案。

如果不巧碰到两袖清风的考官,辛格也有办法。他的公司除了专门贿赂考官之外还雇佣了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天才枪手”马克 · 里德尔(Mark Riddell)。现年36岁的里德尔不仅是个名副其实的哈佛大学毕业生,而且还是大学校队里的网球明星,曾短暂地打过职业比赛。2011年到2019年2月期间,马克同该案“总操盘手”威廉·辛格合谋,修改学生SAT或ACT考试答案,或以1万美元每场的价格替考。

他的本领是在事先不知道题目和答案的情况下,考生想要考几分,他就在现场替他考出几分。每次作弊他大概能从辛格那里得到10000美元的酬劳。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是个天才”(He was just a really smart guy)[3]。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马克去年7月曾飞到休斯顿为一名生病的学生替考。该学生家长提供了一份孩子的手写样本以供其模仿。随后,一名以5000美元被贿赂的考试工作人员把试卷给了马克,让他在酒店房间里答题。完成后,他给里克电话称,36分的试卷他应该考了35分,事后证明他的估分完全准确。

除了在标准化测试中造假以外,辛格还发现了美国高校招生的另一个制度漏洞。对于那些参加全国性体育赛事的大学来说,学校通常会保留几个“体育特长生”的名额(athletic recruiting)。和我们的“体育特长生”高考加分政策类似,美国名校对于这类考生的成绩要求会比普通考生低一些。

但和中国不同的是,美国社会非常看重各个大学校队在体育竞技中的表现。很多大学体育协会(NCAA)比赛的门票价格甚至高于 NBA 或 NFL,绝大多数 NBA 职业球星当年也都是从参加 NCAA 比赛的大学校队中走出来的。

很多国人梦寐以求的哈佛耶鲁等“常青藤联盟”(Ivy League)名校,之所以叫做“常青藤联盟”,并不是因为这几所大学排名最高,而是因为他们地理上离得比较近,方便校队之间办联盟打比赛。

在美国这个资本主义社会,体育竞技市场的庞大规模必然导致校队教练在美国高校里拥有某些特殊的权力和地位,比如他们可以享受着数倍于校长的工资,并独揽“体育特长生”的招生大权。

美国大学里各职位的年薪(从左至右依次为:校长、教务长、系主任、终身教授、非终身教授、研究生、橄榄球队教练,Image: phdcomics)

辛格正是认准了这点,所以决定把目标锁定在体育特招。他首先通过贿赂买通了包括耶鲁大学女子足球队主教练、斯坦福大学帆船队教练、南加州大学体育部高级副主任、水球教练、女子足球队主教练和助理教练等在内的10位校队教练和学校高层,让他们提前预留好位置。

然后他再协助自己的客户伪造子女的运动经历和体育证书——辛格将自己的顾客、某上市金融公司CEO恩里克斯和(Manuel Henriquez)的孩子包装成了他们高中的“网球冠军”,然而实际情况是他的孩子从未拿过任何比赛的冠军;

某水处理公司CEO德温 · 斯隆(Devin Sloane)的儿子以“水球特长生”的身份成功进入了南加州大学,然而在申请材料中那张他儿子打水球的照片是他临时用亚马逊上买来道具摆拍出来的。他儿子根本就不会打水球;

某娱乐企业董事长伊丽莎白 · 基梅尔(Elizabeth Kimmel)的儿子以“撑杆跳特长生”的身份被南加州大学录取,这次摆拍的工夫也省了,辛格直接在网上随便找了一个运动员的照片然后用 Photoshop 把她儿子的头拼了上去……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情节之夸张离奇令人咋舌。

二、事件持续发酵——“这不过是冰山一角”

据检方控诉,辛格在2011-2018年这七年多的时间里通过以上眼花缭乱的操作总共赚了2500万美元(约合1.7亿人民币)。他所涉及的“组织性敲诈勒索”(racketeering)属于极其严重的罪责,按照美国法律最多可能被判65年监禁和125万美元罚款。据悉,辛格已经对检方的全部指控认罪,以此换取减刑。他将于6月19日被正式审判[4]。

其他几位尚未被定罪的家长和教练也已经开始在为自己的违法行径买单了。东窗事发之后,花了50万美元把自己两个女儿买进南加州大学的演员路格林日前被老东家赫曼娱乐公司(Hallmark)正式解雇,她的网红女儿奥利维娅 · 杰德(Olivia Jade)前天被法国著名化妆品零售商丝芙兰(Sephora)终止合作关系[5]。德克萨斯大学开除了涉案的网球教练,斯坦福大学开除了帆船队教练[6],其他多位涉案的大学教练和高层也被所在的学校停职调查……弊案的后续影响持续扩大。

在被起诉的十名大学教练和官员中,有四位来自南加州大学。整个案件中的所有赃款有一半都流入了这个四个人的腰包,其中南加大体育部高级副主任一个人就受贿高达130万美元。

本案中一位被起诉的家长正是南加大牙医学院教授、国际牙周病学权威胡马云 · 查德(Homayoun Zadeh)。他给辛格支付了10万美元,帮助他不会打曲棍球的女儿以'曲棍球特长生'的身份被他所任职的南加大成功录取。

随着事件的延烧,处在漩涡中心的南加大赶忙宣布学校正在开展调查,目前已经发现了至少130万美元的捐款与辛格的诈骗公司有关。代理校长称将会把这笔钱以奖学金的形式发放给穷困生。同时南加大承诺对正在进行的录取过程进行复查,并且已经取消了几位申请者的录取资格[7]。其他几所涉案学校也都在尽可能地降低弊案带来的后续影响。

然而很多人对此并不买单。目前数位落榜学生和其家长正在对南加大等几所涉案大学发起集体诉讼,要求大学退回他们的申请费并给与额外补偿。他们认为这几所学校没有公平地审查申请者的材料、损害了他们作为消费者的利益,整个录取过程完全“被骗局操纵和扭曲”(warped and rigged by fraud)[8]。

“这绝对是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名校录取弊案,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艾伦 · 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台访问时表示,“但我认为这起案件不过是冰山的一角。这次涉案是主要是那些'比较有钱'的父母(the very rich),他们愿意花上十几万到上百万美元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名校。但是那些动辄豪掷数千万甚至数十亿、轻轻松松就给大学捐楼的'超级富豪'(the super super rich)不会受到丝毫影响”[9]。

根据辛格本人所言,他的违法业务是帮自己的顾客打开进入名校的“侧门”(side door)。或许正因如此,他给自己的诈骗公司取名为“钥匙”(The Key)。

我们知道,在汉语里这种“通过内部关系或用不正当手段牟取非分利益”的做法被称作“走后门”,为什么辛格把自己的违法业务称为“走侧门”了呢?

答案不是文化差异,而是在美国大学录取的过程中“走后门”是完全合法的。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美国《纽约》杂志在评论文章中指出,“最可怕的不是辛格等人的非法行径,而是什么才是的合法”。

三、美国名校畸形的招生制度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讲讲美国奇特的高校招生制度。在美国,绝大多数大学(尤其是哈佛耶鲁等私立名校)本科招生所依据的指标众多,包括申请者标准化测试(SAT/ACT)成绩、中学平时成绩、大学预科课程成绩、课外活动表现、体育特长、申请文书以及推荐信。

美国大学设立如此复杂的招生制度从表面上看是为了录取“全面发展”的学生。但与此同时,主观性强、透明度低、结果难以预料的大学录取过程也成了滋生腐败的温床。

一个想光明正大“走正门”进入名校的高中生即便在这些方面都足够优秀,他也未必能拿到自己报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因为学校除了综合评估以上指标,还会将“种族多样性”(diversity)和“家族遗产”(legacy application)这两个申请者本人完全无法控制的因素考虑在内。

1.“积极平权”还是“逆向歧视”?

“种族多样性”考量(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少数民族加分”)向来是美国大学录取制度下一项备受争议的举措。

几年前,一位名叫阿比盖尔 · 费希尔(Abigail Fisher)的白人姑娘认为德州大学刻意提高某些少数族群录取率的“积极平权”政策(Affirmative Action)是一种对她的逆向歧视,因此将德州大学告上法庭。案件一路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最终在 2016 年,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以非常接近的 5:4 判决德州大学的录取政策没有违反宪法,费希尔败诉。

德州大学的政策没有违宪,但是围绕其他大学的类似诉讼并未随着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而停止。目前,“学生公平录取促进会” (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已经起诉哈佛大学,控告后者在本科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

去年10月,代表学生公平录取促进会的律师在开庭陈述中表示,通过详细对比6年逾16万名申请学生的录取数据,足以认定哈佛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就“个人评估”打分时故意压低亚裔学生,“对哈佛将近一半非裔学生和三分之一拉丁裔学生来说,种族是他们被录取的'决定性因素'。哈佛校方发布的报告显示,如果招生过程中完全不考虑种族因素,哈佛本科录取的非裔学生比例将从14%降至6%,而西裔学生的比例将从14%降至9%。”[10]

哈佛大学(Image: boston business journal)

根据一份相关研究,在同等条件下,亚裔申请学生被哈佛录取的几率只有25%,低于白人的35%、西裔的75%和非裔的95%[11]。亚裔学生需要在 SAT 中高于同等水平的白人申请者140分,高于黑人申请者更多,才能获得同等的录取机会[12]。

学生公平录取促进会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说,“哈佛大学今日对亚裔申请学生的歧视与成见,与其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配额录取犹太申请学生并为之自辩时如出一辙。”随着这起持续至今的诉讼,目前美国教育部正在对哈佛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的录取过程展开调查。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者拉塞尔 · 聂里(Russell Nieli)也直言他认为自己的学校在招生中存在“亚裔录取人数天花板”[13]。

2. “富者恒富,穷者恒穷”

在法院调查哈佛是否歧视亚裔的过程中,发现了更多关于富豪是如何把自己的孩子送入哈佛的内幕。在法院获得的内部邮件里,哈佛高层明确无误地表达出自己对校友和捐赠者子女的录取倾向。这就是美国大学录取中传说的“家族遗产”(legacy application)。

在很多美国私立名校,“家族遗产录取”有两种,第一种是如果你的父母或家人是该学校的校友(通常只有本科毕业于该学校才算校友,少数学校将研究生也计算在内),那么学校会择优录取。

这么做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基于收益的考量,哈佛大学这类学校十分希望每一个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学生都能来上学,毕竟少一个学生就少一份收入,而子弟通常会选择他们父母的母校,所以这些大学也更愿意招本校子弟。普林斯顿大学官方网站上显示,在即将入学的2022级本科新生中有14%是子弟[14]。

第二种“遗产录取”就是真正靠物质遗产了——父母通过对学校进行巨额捐款的方式来确保自己的孩子可以大摇大摆地从“后门”进入大学。至于父母捐多少钱能把孩子“买进去”,各个大学从来不会明码标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类子女获得的“加分”(boost)比其他所有方式都要多[15]。

在庭审中曝光的内部邮件里,前哈佛肯尼迪学院院长深情地感谢哈佛招生办主任菲茨西蒙斯(Fitzsimmons)录取某几位捐赠者的子女,“招到某某某(被法院涂黑)和某某某都是大胜利。某某某一直非常有兴趣给我们捐楼。”

在另一封邮件里,哈佛大学负责校友事务和大学发展的副校长权衡了招收某位学生的利弊,“某某某曾经是个慷慨的捐赠者。但是展望未来,我觉得他可能不会捐那么多了。不过某某某有不少艺术收藏未来可能会是我们的。”在邮件最后,副校长给出的结论是”给他的孩子来个"二等加分"吧(call it a 2)。”

当事人在庭审中解释,“二等加分”是他们之间的黑话,意思是给这个学生“比较多”(reasonably serious)的加分,但是不如“一等加分”加的多。招生办主任承认,父母捐钱越多,这个学生的“等级”就越高,也越容易被录取[16]。

《纽约时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哈佛大学学生里的15%来自全国最富裕1%的家庭,3%来自最富裕0.1%的家庭[17]。据统计,校友捐赠占了美国高校募集到各类款项的四分之一以上[18]。

富人的孩子更容易靠捐款上哈佛,他们上了哈佛的孩子的孩子更容易上哈佛,造成不断加深阶级固化“富者恒富,穷者恒穷”(the rich get richer and the poor get poorer)的恶性循环。

哈佛大学学生的家庭收入中位数约为17万美元,毕业生在34岁的收入中位数约为8万美元。学校越好,富人学生越多,他们毕业后也挣得越多。高度正相关。(Image: New York Times)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所谓的“遗产录取”并不是什么西方传统,它完全是一种地地道道的美国特色。在世界上的其他任何国家的高教体系里,这种奇特的录取偏好都是闻所未闻的。同样属于世界一流学府的英国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长期以来都拒绝“遗产录取”。

英国地理学家、前华威大学副教务主任在美国《高等教育报》(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上撰文批判道,“大多数英国人对美国精英大学会专门为富人和显贵的子女保留位置都感到非常震惊。这可能是关于美国高等教育最令人不安的一个事实。”[19]

3. 富二代的安全网——“绩点通胀”

讲到这里一些敏锐的读者可能会产生一个疑问,美国的富豪和精英靠走后门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大学之后怎么办?那些富二代如何从常青藤名校成功毕业?

首先明确一点,很多靠家里关系进名校的孩子确实才能不及中人(国内一些人对西方“贵族精神”的迷信可以休矣)。毕竟话都说不利索的小布什和“演讲词汇量不超过四年级”的特朗普[20]也都是常青藤毕业的。“老子英雄儿笨蛋”的普遍情况从辛格案中曝光的几个家庭可见一斑。

辛格在帮助他的一位顾客,某时装营销公司的CEO的孩子准备**工作的时候让她给自己发一份孩子的笔迹样本,方便让枪手模仿,结果收到了一张看起来像幼儿园小孩的鬼画符。这位CEO自己可能也觉得有些丢脸,对辛格说自己的孩子“写字不很好”。

在这一细节在社交网络上传开之后,美国网友纷纷表示实在难以置信——“天哪,我以为这是搞笑的”;“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再也不会嘲笑我弟弟的字写的烂了”。

去年被影星路格林“买”进南加大的网红女儿曾经在社交网络上表示,自己根本就不在乎学校教的任何东西。这几日得知实情的愤怒网友纷纷在她的 YouTube 和 Instagram 页面上留言“送她去监狱”(Lock her up)。

对于如何让这些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成功毕业这个问题,美国名校的给出的答案就是“绩点通胀”(grade inflation)。据统计,常青藤大学的平均成绩从1950年的B-以下持续上升,到2012年学生的平均分已经超过B+,最夸张的布朗大学学生接近A-。《哈佛深红报》揭露,大部分学生都能拿A[21]。

对此哈佛大学的德肖维茨教授教授抱怨道,“现在已经没什么人挂科也没什么人拿烂成绩了,得C都很罕见。有的学校甚至连打分都取消了。我们根本没法判断一个学生的学业是否合格。大部分孩子进了学校大门之后就后顾无忧了。”

总而言之,这起“史上最大”大学招生丑闻所暴露出的只是黑幕的一角,美国高等教育中的特权问题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

负责辛格案的联邦检察官莱林安抚大众说“这个案例是通过应用财富和欺诈行为来扩大精英大学入学的腐败现象。对于富人来说,既没有单独的大学入学录取制度,也不会有单独的刑事司法系统。”

这当然是一句愚民的空话。美国的富人是否享受单独的大学录取制度和刑事司法系统,大多数美国人和其他了解美国的地球人都心知肚明。

四、捍卫考试公平、毋蹈美国覆辙

教育是一国之本。保障考试公平应当成为政府的第一要务。美国高校招生制度这一反面案例值得其他国家深刻反思。

在美国学者迈克尔 · 哈特(Michael H. Hart)的著作《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人》里出现了六个中国人的名字,他们是孔子、老子、孟子、秦始皇、毛泽东和隋文帝。很多中国人可能会感到诧异,连唐宗宋祖都无此殊荣,你杨坚有何德何能?作者的答案正是隋文帝设立了“科举”(civil service examinations)[22]。

“设立科举制度,以公务员考试的方式选拔官员是隋文帝最重要的改革之一。”(《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人》)

不得不说,这位美国学者的历史素养值得很多国人学习。中国历来有重视考试公平的优良传统,科举制度就是明证。自隋朝设进士科、唐朝科举成型到宋朝科举进入世界主流以后,科举就成了中国上千年选拔官员的主流渠道,也是千载以来世界上最公平、最开放、最先进的选拔体系之一。

无论国家系统、还是皇帝本人,都对科举高度的重视和依赖。从科举状元能享有和天子一样从中华门(明大明门、清大清门)正门进入朝廷的殊荣里就可见一斑[23]。

在古代,科举舞弊是重罪。如果发生类似美国辛格案的情形,行贿受贿者都可能被直接处死。清朝丁酉科考案的结果就是江南闱十六房主考全部斩立决。咸丰年间的戊午科场案爆发后,主考官军机大臣、文渊阁大学士柏葰也被直接处斩。一品大员在清朝极少被处斩,由此可见朝廷是如何看重人才选拔机制的公平性。

当到访中国的耶稣会士将一个来自普通家庭的中国男孩如何通过考试和个人努力一步一步走进国家权力中心的故事传回欧洲之后,西方人感到震惊和错愕[24]。在17世纪的欧洲,对中国科举制度的崇拜在知识分子中十分广泛[25]。

欧洲启蒙先锋伏尔泰(Voltaire)终其一生都是个“中国迷”(Sinophile)。他在著作中写道,“人类心智肯定想象不出比这样的政府更好的政府。在这个政府里,重要的衙门彼此统属,任何事情都在那里决定,而其成员都是几场严格的考试选拔出来的。”

中国科举深刻地影响了诺思科特-特里维廉报告(NorthcoteTrevelyan Report),使得一套相对中立的考试招聘机制成为英国文官选拔体系的核心,这种类似科举的制度在英国实行至今[26]。一百多年前科举制度在中国被废除,原因在于当时科举所考察的内容已经跟不上时代了。这并不代表这一选拔机制公平、客观、开放的精神应当被我们遗忘。

现在的高考虽然不负责为国家选拔官员,但是考入名校的学生中的很大一部分未来会成为所在行业的翘楚,在各个领域影响国家的未来。高考也是普通人改变命运、完成阶级流动最有效的通道之一。毫不夸张地说,高考对于今天中国的重要性完全不亚于科举之于古代中国。高考作为一个简化版的科举,在某种程度上传承了千年以来科举的公平性。在这一点,我国高考制度和美国的高校招生制度相比具有无可辩驳的优越性。

一位在哈佛读书的教育博士说:“我觉得起码在中国大家还能意识到这个社会是有别的阶层存在的;在美国阶层已经完全隔绝,完全固定化了。我觉得在这里一个不同的社会阶层完全就是另外一个宇宙,两个不同的阶层之间没有任何交叉,大部分人没任何机会去意识到这个社会还有别的阶层。”[27]

五、结语

鉴于此,我认为国内的政策制定者万万不可盲目引入美国这套高校录取制度。如果说目前中国的教育制度有任何问题,只能说应试的程度还不够彻底。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目前在中国不同地域之间存在着教育机会不平等的现象。同样是接受义务教育,京沪穗的学生和偏远山区的学生考北大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面对这一问题,我们可以尽可能地统一全国的考卷。

再者,在高考前的各个阶段缺乏公平的选拔机制。目前在很多小升初或初升高的过程中比得是户口所在地和学区房而不是孩子本人的能力和水平。我们应该将类似高考的制度推广到高考之前的各个阶段。

最后,自主招生缺乏客观公正的评价机制。美国招生体制之所以会引起社会不满、扩大贫富差距、激化族群矛盾,本质原因其实就是自主招生——各个私立名校黑箱操作,以主观性强、透明度低的方式选拔他们认为“合格”的学生。

这种制度极易成为权力寻租的温床。笔者的一位高中同学当年就是靠关系在人大“自主招生”中加了至少五十分被某北京名校录取(好在三年后,该学校招生就业处处长就被抓了)。如果增加自主招生或综合素质评价在高校录取中的所占比重,无疑会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激化各类社会矛盾。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捍卫考试公平,不可东施效颦,盲目学习美国。我们应当勇于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将公平、客观、开放的“科举精神”发扬光大!

权贵的美元更值钱——美国名校作弊案揭开中产阶层的艰难上升路

又到了美国各大高校发放录取通知的日子,每年这个时候都有人欢喜有人忧。今年,一群被耶鲁或南加州大学等顶尖学府录取的学生比落榜者更加忧伤。

因为送他们入学的父母要被定罪了。

500

1走“边门”

3月12日,FBI公开了一份长达204页的起诉书,揭露了一起名校招生舞弊案。

此案调查近8年,涉案名校8所,包括世界排名第2的斯坦福、排名第15的耶鲁、第32位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第63位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剩下几所虽非世界百强,但也是无数学生抢破头的顶尖大学。比如被誉为“政治家与外交家摇篮”乔治城大学,知名校友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以及中国现任外长。

500

被起诉的家长30多个,基本是演艺圈和金融圈名流,有出演《绝望主妇》并拿下格莱美奖的女演员;也有掌管百亿美金,投资了Uber、Spotify的金融大佬。

FBI指控他们通过一名叫做瑞克辛格的人牵线搭桥,用欺骗舞弊的手段骗取大学入取资格。

辛格在一段被FBI监听的电话录音里对客户说:

“有一种途径叫‘走正门’,也就是你自己考进去;还有一种叫‘走后门’,就是给学校捐款。但捐款的话得出比现在多10倍的钱,而我创造了一种叫‘边门’的途径。” 

500

录音原文

辛格的“边门”有两种走法:

第一种:伪造学生有学习障碍或其他残疾,以此获得美国高考“ACT”、“SAT”的延后考试资格。随后将自己控制两家教育中心安排为学生的考场,再买通考试中心派来的监考官,实现修改答案或者让枪手替考。

第二种:伪造学生的体育能力和履历,再买通高校体育队主教练,以体育招生的名义减分入学。伪造手段相当低劣,从瞎编简历到直接PS应有尽有。

比如有家长花费30万美金买下南加州大学篮球队招生资格,并在辛格和球队教练指点下,为她女儿伪造了一份篮球未来之星的简历:

1. 曾在“北京青年国家队”受训(我也不知道这什么队。。。)。

2. 入选亚太活动会议全明星阵容。

3. 获得2016年中国杯冠军。

500

P图上名校示范

既然是黑色产业,本着干完这票没下次的心态,辛格收费标准起伏很大。比如考试作弊,收费就有从1万5千美金到7万5千不等;混入名校体育队的价格更是上不封顶,南加大水球队售价25万美金,同校的划艇队价格就翻了倍。可见这的确不算一个规范的市场。

马前卒工作室翻阅了200多页的FBI起诉书,发现收费最贵的一次是650万美金,但并不在本次起诉范围内,可能是多年前的事件。最划算的案例是120万美金送进耶鲁大学,而性价比最高的是花50万美金被斯坦福帆船队录取。

舞弊案被公开后,8大名校立刻发表声明,称“涉案教练已经开除,此事我们丝毫不知”,但依然挡不住全美上下各阶层的愤怒,比如两名斯坦福学生当即起诉了自己的学校。

500

在美国人眼里,有钱人捐款上名校算不得什么大新闻,“SAT”和“ACT”考试作弊更是屡见不鲜。这次全美围攻花钱上学,核心原因是辛格新开了一个“边门”,既刺激了想要完成阶级跃升的“穷”学生,又伤害了想要巩固阶级的“富”爸爸们。

2正门怎么走?

美国人想要获得一张斯坦福或者耶鲁的录取通知书,通常有三条路。

第一条自然是把过硬的成绩单和优秀的社会活动履历扔到招生官员脸上。

想要入读精英大学?从高一开始就要确保常规课程成绩数一数二,然后才能获得选修荣誉课程的资格。荣誉课程(Honor)成绩优秀,就能再修大学基础课程(AP),高中阶段就学习大一大二的内容。 

单有出类拔萃的成绩单是远远不够的,个人领导力、创造力也是招生官关注的重点,这要求你一边勤奋苦读,一边积极参与校内外各类活动刷履历。

终于,你毕业了,和几百万人一起参加了“SAT”和“ACT”等大学认可的学术能力检测,并且获得前5%的傲人成绩。你满怀着激动与喜悦,将你的“高考成绩单”、高中成绩单、社会活动履历递交给了招生官,脑海里已经涌现了你漫步常青藤校园之内,和全世界最顶尖的年轻人谈笑风生的画面。放下成绩单再细看,招生官的桌子上有几千份和你差不多的简历。而这里有多少人能拿到入学资格?

斯坦福的录取率是4.3%、哈佛是4.59%、耶鲁稍微高一点,是6.31%。

 

500

与其说这些学府是在招学霸,不如说是在招天才。

第二条是走体育路线。做不成学术天才,当个体育天才也是上名校的好路子。

美国不搞举国体制,总能领跑奥运金牌榜的原因在于发达的校园体育联赛体系。从较冷门的水球到全美热衷的棒球篮球,商业化、全民化的体育联赛促使高校建立和培养自己的体育队。有时候高校比赛的门票甚至能比专业联赛更贵。比如前不久杜克大学对抗北卡大学的篮球赛,门票就卖到了2500美金,超过NBA常规票价。

为了展示本校综合实力,越是名校就越是热衷招募体育天才,为此不惜每年拿出几十甚至上百个名额来招收体育生。

第三条要求最高,需要你有个牛逼的爹。

捐款换精英院校入取资格在美国甚至算不上潜规则。早在2006年,因报道名校不公正录取政策而获得普利策奖的记者丹尼尔·金,就写了一本《大学潜规则》,介绍了美国统治阶级们是如何花钱进入精英院校,并借此巩固阶层的。

500

人情社会并非中国的特殊国情,美国亦是如此,且阶级越高越明显。

尽管学费高昂,但这对哈佛这样的顶尖学府只是杯水车薪,不管是给学生发奖学金还是养活一大帮老教授和他们的实验室,大学们都得靠社会捐款解决开销。

所以大学们必须吸引权贵子弟,让他们的父辈投桃报李捐个几百万,同时也扩大自己在上层社会的影响力。

贵族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一身皮。哈佛这类精英学府本就是为满足贵族教育需求而生,如今依然在履行着他们天生的使命。哈佛、斯坦福、耶鲁等精英院校都曾亲口承认,每年基于“家庭背景优势”招收的学生比例高达20%-30%

出过两任总统的罗斯福家族一连五代都进了哈佛,好几代还不止一个人入读哈佛。布什父子也是两代耶鲁人。《纽约人》就曾专门指出,小布什“SAT”成绩非常糟糕,正常情况根本不可能进入耶鲁。

克林顿时期的副总统艾伯特·戈尔则被《经济学人》揭露,其父亲给哈佛捐款无数,换取其入读哈佛。随后他又捐款530万美金,把自己四个子女送进母校。

捐款上学的另外一个代表更加有名,特朗普的女婿库什勒高中成绩不好,最终能够进入哈佛,据说价格是250万

对于这些常青藤名校来说,捐款换录取资格天经地义,读书人的事情能算贿赂吗?淘汰掉几个“SAT”满分的普通学生,改招权贵子弟也完全不需内疚,毕竟在他们口中,这个不叫花钱买文凭,叫“传承(Legacy)”

3权贵买得,你买不得

从2011开始调查到2019年结案,辛格一共收了2500万美金。换成贪污案或是其它什么经济犯罪,这数字算不得惊人。但是全美因此如临大敌,人人声讨。

分析30几名涉案父母的身份,我们发现这是一个阶级斗争的故事——权贵和人民结合起来教训新贵,不许他们随便打破社会秩序。

哈佛有一个学校资源委员会(COUR),只需捐款一百万美金,就可以获得会员资格。与其说哈佛是出售委员会会员的名头去赚这一百万美金的捐款,倒不如说哈佛借这个委员会笼络一批权贵。

而也只有进入这个权贵圈子,你才可能有资格去捐款买入学通知。直接跑去招生办,写下五百万美金支票要求入学,必然会被保安带走。捐款,也要按照基本的办法。

比如前些年我国某位名下无房的富豪,曾捐款1500万美金给哈佛,却未能给儿子换到一个入学资格。随后再捐款1000万美金给耶鲁,据说依然没能入读。

与之类似,这次舞弊案被起诉的家长,虽然相对平民是富豪,但并非把文化、政治、金钱力量完美融合的权贵。权贵们玩了上百年的教育游戏,他们既不知道怎么玩,更没有资格玩,至少这一代没资格。

尽管美国没有过真正的贵族阶级,但权贵世家与新晋富豪之间依然泾渭分明。由一个“New Money”进阶为“Nobility”需要三代甚至四代人的努力。特朗普家族就是典型代表。

特朗普的爷爷在19世纪末借助淘金热发家,到上世纪特朗普父亲就已是地产大亨,但都未进入名校。直到本世纪,富三代的特朗普才开启了从富贵商贾到权贵豪门的转变。

上世纪六十年代,特朗普进入排名不高的福坦莫就读,两年后转入大名鼎鼎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自此成为宾夕法尼亚大学校友——严格来说也不是非常纯粹的“正途”,但至少巩固了自己上层社会的身份。凭借这份“传承”,特朗普的长子长女及小女儿都入读宾夕法尼亚大学,其中长子长女毕业于沃顿商学院。连续三代富豪,再加两代名校洗礼,再加一代总统,特朗普家族这才从暴发户进阶有身份有名望的权贵世家。

再转过头来看看舞弊案中的家长们,最具知名度的只是个电视女演员。尽管也有几个身价不菲的投资者,但这些顶着“联合创始人”或者“首席执行官”头衔的大佬们在案发后迅速就被自己的公司停职或者开除,可见从阶级上看,他们还只能算高级打工者,不是老板。

《后汉书·崔烈传》记载:东汉时,有个人叫崔烈,用500万钱买了司徒官职。有一天崔烈问儿子崔钧:“人们对我当上三公有议论”?儿子回答说:

“论者嫌其铜臭。”

格莱美得主也好,掌管百亿美金的投资人也罢,如果还称不上权贵,那他们的钱就是臭的。

所以,他们只能换一种花钱方式,另走 “边门”给子女开一条能进入这条圈子的路,却不知这种暴力钻漏洞的办法,同时触怒了美国上下所有阶级。从上到下没有人同情他们。

最后的话

今年的普查数据显示,美国贫富悬殊继续扩大,1%的最富有人群拥有全国38.6%的财富,而普通民众的财富总量和收入水平在过去25年总体呈下降趋势。阶级对立日益严重。

但是在舞弊案面前,上流社会和普通民众同仇敌忾。

想要维护贵族特权,第一要务就是保证贵族头衔的稀缺性。上流社会的权贵在震怒,这套被他们用来维护圈子纯洁,偶尔吸纳部分潜力卓绝的年轻人入局的游戏,竟然被一群他们看不起的暴发户绕过去了。

普通学生们更是生气,概率虽小,但是这入读名校改变阶级的希望总还是有的。高官名门子女挤占自己名额这么多年,至少还能替自己分担一点教育费用,现在刚发财的爆发户自己往上爬,砸钱都砸给了作弊组织,而不是学校,是可忍熟不可忍!

事后起诉母校的学生称:“如果我当时知道耶鲁大学的录取系统是被操纵的、存在欺诈,那么我不会花钱申请。正常申请的学生们根本不知道,在自己被拒绝的同时,那些不符合录取条件的学生却通过欺诈、贿赂、作弊和不诚信的手段“从后门溜进来。”言外之意,权贵们和平民天才走的都算“正门”。

500

进化论

社会中层被上下同时围剿,是一个全球的普遍现象。“社会中坚”在攒了一点钱后,不甘心还像底层那样靠个人劳动(学习)改变生活,总想把刚刚到手的财富转化为统治社会的资本,必然会反复尝试各种“超常”的阶级通道。然而,上层希望维持统治,所以厌恶这些要重新分配特权的新人;下层希望重构社会,不喜欢这些维护社会原有秩序,只想轮流坐庄的保守主义者。两边都得不到支持,那些最活跃的中产集团当然会经常变成全社会的靶子。

不过这也正常——如果中层社会上升为权贵那么容易,这个社会又怎么会维持金字塔或者说埃菲尔铁塔式的结构呢?(作者: Bruce Wayne)

米国网民评米国名校作弊案

Mitski

当我高中毕业时,我本来是毕业演说的学生代表,但这个位置被人骗走了。虽然我的GPA(注:平均成绩)最高,但GPA第二高的女孩有一个家庭成员在学校董事会。他说服校长给我打个电话,当时我只有17岁,他问我是否可以让第二高的女孩做告别演说的代表。享有特权的人需要明白的是,他们的子女或孙辈正在抢夺一个别人应得的合法位置。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声望的荣誉。在许多其他情况下,它是进入法学院或医学院或著名大学的许可证。

MDWthefirst

作为一名刚刚退休的大学教授,我看到班上有很多来自富裕家庭的学生,他们要么不合格,要么勉强合格。他们穿着昂贵的衣服,谈论他们在哪里“避暑”,在哪里放春假,反复逃课,设法保持至少2.0的平均绩点,以便继续上学,总的来说,如果大学的功能是教育的话,他们就不属于大学。但现在我不再这么认为了,这也是我早早退出“游戏”的原因之一。

Kenna

很高兴看到黑暗的一角已被揭开…每个人都想知道为什么名人和富家子弟总是能进入哈佛、耶鲁、斯坦福等名校?

Anon

大学里到处都是腐败……我看到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运动员参加过一次课程,参加了期末考试,并通过了考试。不可能有人一学期只上一节课就能通过考试的…但我一再看到,适用于我们所有人的规则并不适用于他们……因为那里的体育项目能带来很多钱…

semper fi

他们有知名度和很多钱。他们将能够找到最好的律师和富有同情心的法官。

My Two Cents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几十年,并将继续发生。这就是富人的制度,以及名牌大学的制度的运作方式。联邦调查局是否会追查那些招收明显不符合入学要求的运动员的学院和大学?

nathan d

与此同时,我的一位家庭成员以4.3分的平均成绩和1490分的SAT成绩被南加州大学拒绝,而这两名女演员的孩子被录取了。南加州大学是她填报的保底学校,她最终在一个更好的学术学校毕业,这是一个笑话但一直在发生……我猜这是一个比本文所暗示的更大的问题。

Mr. Realist

是啊——我女儿以4.0的平均成绩和2200分(三次考试)的SAT成绩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拒绝了(她自己参加了考试,没有找人冒名顶替),所以条件差得多的富人可以通过贿赂和作弊进入大学。我对此并不感到惊讶。最好的做法是找出并驱逐所有参与其中的学生,解雇所有参与其中的教练/辅导员——我认为出于某种原因,这不会发生。

Phillip

富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不受普通美国人必须遵守的法律的约束。钱能让你出狱纳税,而现在,钱能让你进入名牌大学……

评论出处:雅虎网站《美国顶尖精英大学招生史上最大舞弊丑闻Celebs charged with fraud in buying their children's admission to top colleges》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3/1329.html

继续阅读: 教育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