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英雄 > 正文

倪光南呼吁中国发展IT核心技术,长期被买办迫害嘲讽

作者:佚名 来处:微信 点击:2019-05-30 15:47:03

他说:对于人生,我的理解是不要计较小事,不要急功近利,要看得长远一些。如今,历史已经在一步步,证明他的远见与卓识,我们终于能够客观地评价他。他用研究成果和洞察力,奠定了联想集团的基石;他居安思危,忍受非议,为中国信息产业和国家自主创新,奔走呼吁、摇旗呐喊20余年。

这两天,任正非最担心的事情发生,美国直接发起了,对华为无理由的全面封杀,引发国内一片热议,上至中国高层,下至普通中国老百姓,都终于看出了“中国芯”的分量。

但是今天的华为,不是以前的中兴,又岂是说封杀就能封杀!就在刚刚,华为在英国伦敦发布最新5G手机:Mate 20 X 5G版本手机!

这是一次绝地反击,华为Mate 20 X 5G手机,搭载“华为最强”芯片:全世界首款7纳米工艺,多模5G芯片巴龙5000+麒麟980!

硬气华为,终结无芯之痛,

向全世界宣告:7nm级的最顶级芯片,苹果有高通有,华为,也有!

他是一个极具远见的中国院士

早在23年前,就拼命告诉人们中国芯有多重要,可他却被赶出了所在公司,还被人们嘲笑……

看完这篇文章,你才会发现他究竟有多厉害!

他,就是倪光南

倪光南生于1939年,浙江镇海人。

当时正值日本侵略中国,幼小的他不得不跟着父母四处逃难,这段痛苦的经历,让他深刻意识到,国家富强才能不受欺负,从那时起,他就立下了强国的志向。

到了和平年代,他开始了自己的求学之路。1950年,11岁的他进入上海复兴中学,1956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南京工学院无线电系,5年后,又以全5分的优异成绩,完成了大学的全部课程。

毕业后,他到中科院计算所工作,这一工作就是几十年,他在中科院参与研制了,我国自行设计的第一台电子管计算机,首创了在汉字输入中应用联想功能,跨越了从“汉字”到“计算机”的巨大鸿沟。

1981年,加拿大国家研究院,邀请他担任访问研究员,他在加拿大的年薪高达4.3万加元,相当于当时国内工资的70倍,这是多少人羡慕的工作啊,

就算在加拿大,这薪水也属于5%的高收入人群啊!

然而他却因为一件事,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回国。

1981年,倪光南在加拿大渥太华街头。

一天,他逛街时看到一家鞋店,橱窗里陈列着各种外国生产的皮鞋,而“中国制造”的鞋,被乱七八糟地丢在一个筐里,1.99元一双任拣。

这件事深深触动了他,他心想:“中国制造”什么时候才能,不与“简陋”、“低级”连在一起?

于是1983年,他毅然放弃加拿大的高薪回国,朋友们都说他傻,可他却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他说:

“如果我不回来,我此后所做的一切,不会对“中国制造”有所帮助。”

他打算将自己的知识和智慧,毫无保留地,全部献给祖国!

80年代的中国,个人计算机市场日渐萌芽,那时国外进口的计算机又昂贵,又无法识别汉字和操作中文系统,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发明了“联想功能”:利用中国文字中词组和同音字的特性,

建立起自己的汉字识别体系。

他将自己这项跨时代的技术研究,命名为“联想式汉字系统”。

1984年,中科院计算所,为转化科技成果创办了计算机公司,而他被聘请为公司总工程师,他觉得自己有了一个更大的梦想舞台,便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渴望带领这家公司走上世界!

他将自己辛苦研究出来的,联想式汉卡的全部技术带入公司,而且一进公司,就开始通宵达旦地工作起来。

经过几个月的奋战,1985年5月,他向市场推出了适用于,PC机的第一型联想式汉卡,他的“联想”汉卡当年就销售了300万,创造了重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也彻底改变了整个公司的命运。最终,连公司名字都改成了“联想”。

之后,他担任公司董事兼总工,主持开发了联想系列微机,确立了公司的主营业务。

1992年,他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1994年,他众望所归,成为了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也许是作为科学家的敏感,在联想集团势头一片大好时,他考虑的不是,如何赚更多钱,如何扩大规模,而是考虑,如何拥有联想自己的核心技术,

他希望下一步全力开展“中国芯”工程。

然而公司高层却认为,有高科技产品不一定能卖得出去,只有卖出去,才有钱。他和总裁柳传志的意见不合,因此开始了一场持续半年的“战争”,每天的会议上两人都要辩论。

而在1995年6月30日,就在联想上市的前夜,他这个联想的大功臣,居然被免去了总工程师的职务!

这场“战争”最终以他的失败告终。

之后联想在柳传志的带领下,生意是做得越来越大,钱也赚得越来越多,2013年,联想电脑销量升居世界第一,2014年,联想完成对摩托罗拉移动的收购,……

柳传志也成为了中国商界的传奇人物,被称为“中国商业教父”。

从结果看,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当初真的是他错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肯放弃自己的想法。他觉得我国IT产业规模虽大但利润低,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CPU和操作系统都不是中国自己的,50%的利润是外国的,而自己只占大约2%的利润,

因此,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脑”和“芯”。那时加拿大华人李德磊,创办了一家企业叫方舟科技,1999年,李德磊带着一支,做CPU的完整技术队伍找到了他,希望能一起合作,这也正是他梦寐以求的。

他急忙帮方舟科技找钱、找政府,找任何他能找到的资源,而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利益,完完全全的零股份。

之后在他的努力下,2001年,方舟1号横空出世,

媒体惊呼:“改写了中国‘无芯’的历史。”

他们的项目也成了政府支持的重点项目。

然而谁能料到,开始是辉煌的,结局却是无比地惨淡!

有做CPU的技术了,政府也给了支持,芯片也做出来了,可他找遍整个中国,居然都没有一家公司有能力,基于一块CPU开发产品原型。

他们捧着中国芯,捧着CPU,想把它献给国人,中国却没有一家企业能接。

无奈之下,方舟科技又建立硬件团队,自己做产品原型,结果原型做完,

又发现没有配套软件可用,更令人头疼的是缺钱。

“方舟3号”研发经费拨款1538万元,按照“863课题”的项目预算要求,给科研人员的工资部分不得超过15%,约230万元,也就是说,方舟科技参与研发的近60位工程人员,

每月工资也就2千多块钱。而微软一年研发能投入1000亿人民币。

他们哭诉钱太少了,连发工资都不够,结果有专家还嘲笑他们说:芯片项目资金,主要用在流片和EDA工具上面,人员工资只是小头。

最终在种种阻碍下,国家重点支持的项目彻底失败了,倪光南也沦为了人们眼中的笑柄。

可他还是没有灰心,他又不遗余力地到处奔走呼吁。

从1995年离开联想后,他就开始不停地跟人们强调,中国要发展IT核心技术,特别是自主操作系统和国产CPU,这关系到信息安全,也关系到产业持续发展的问题。

他说:

“我国现在应该大力开发自主操作系统,不可不搞,不可慢搞”。

2013年他更是直接上书中国最高领导人:

基于共享软件架构,开发发展中国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

而习手写批示了200多字:

计算机操作系统等信息化核心技术,和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显而易见,我们在一些关键技术和设备上,受制于人的问题必须及早解决。

2016年,他又公开说:

“航空飞机被波音、空客所垄断,总数量也可能只是数十万级别。但全世界几十亿台智能终端,只有三种操作系统:苹果、安卓和windows,

这种垄断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例。智能终端操作系统的垄断不打破,终端安全和大数据安全也就无从谈起,中国要成为网络强国,必须解决智能终端操作系统被垄断的问题。”

2017年,他又提到:

没有核心技术,只能给国外企业当“马甲”。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目前中国最大的隐患,而且不要指望能够买到核心技术,因为外国对我们的方针,从封锁禁运变为技术合作,可往往是以合作之名,行穿马甲之实,实际上,是希望中国放弃追赶,停止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这样,中国就会永远的依赖进口。

而就在2017年年末,在首届中国网络安全产业高峰论坛上,已经78岁高龄的他,还在发表演讲,再次呼吁:

我国的信息基础设施,以及信息化所需的软硬件和服务,大量地来自于外国跨国公司。由此构成的基础设施或信息系统,就像沙滩上的建筑,在遭到攻击时顷刻间便会土崩瓦解。

可尽管他如此的努力,得到的却不是掌声,而是嘲笑声。人们都说他像个唐吉柯德,活在自己的幻想里,被联想赶出去就算了,还“不识时务”非要搞别人不搞的东西,真是做研究做傻了,太书生意气,太固执、太自私!

可他付出这么多,最后自己什么都没得到,一世英名毁了,项目失败了,自己的日子还过得越来越差,他出行骑的只是一辆老旧的自行车,身上穿的棉服,居然还是2001年的那一件。

而就在2019年的5月,却让我们所有中国人,都重新认识了这位老人!

5月16日,美国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一切相关技术和产品,尤其是半导体!

这跟去年4月16日,美国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违反规定的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长达7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解禁!所用招式一模一样

导致庞大的中兴彻底“休克”了!

从规模上来说,当时的中兴通讯可是全中国第二,全球第四大的电信通讯设备生产商。可美国的一道禁令,就能立即让中兴陷入休克!因为中兴通讯约有20%至30%的元器件,都是由总部在美国的厂商来供应。

除了中兴,中国的企业,大部分都是走中国设计全球采购的道路,也就是说在这场中美贸易战里,扼杀中国企业的主动权,是掌握在美国人手里的!

只要美国愿意,还会有第二个中兴、第三个中兴,第一百个中兴………

现在回看,我们才发现,这位已近耄耋之年的老人,是多么地有远见,

可遗憾的是,他拼命呼喊了20多年,却始终没有一个人,肯去认真地,好好地听一听他说的话,结果现在,全部中国人,都不得不为“无芯”买单。

直到我们有了今天的华为

2019年,这位老人已经80岁了,可他还在坚持,还在为中国自主可控的芯片与操作系统奔走呼吁。

他很喜欢一首歌,那首歌是他在年幼时,一个老师教他唱的,

以德沃夏克《自新大陆》,

第二乐章配词的歌:

黄金的年华虚度过,

才知道从前铸成大错。

萧萧两鬓白徒唤奈何,

瘦影已婆娑徒唤奈何?

雄心壮志早消磨,斜阳景已不多。

深悔蹉跎,深悔蹉跎。

这首歌,一直是他对自己的鼓励和鞭策,他的雄心壮志还未完成,他不愿意去安度晚年,虚度光阴,他还奔跑在追梦的路上,而他一生的梦想从未变过,那就是:

“推动自主创新,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他说:对于人生,我的理解是不要计较小事,不要急功近利,要看得长远一些。

如今,历史已经在一步步,证明他的远见与卓识,

我们终于能够客观地评价他。

他用研究成果和洞察力,奠定了联想集团的基石;他居安思危,忍受非议,为中国信息产业和国家自主创新,奔走呼吁、摇旗呐喊20余年。

他是真正的学者,是真正的科学家,更是真正的中国良心!

一腔报国志,执著50载,院士倪光南,今天你值得我们所有国人的致敬和点赞!

 

网友评论:

根本的分歧不是技术问题,是倪挡了别人变现的路。有他在,不好把公家的装到自己包里。有变现需求的不止柳一人,而联想香港上市也是一些政府官员的政绩,所以他当时几乎是站在政、商、资本圈所有人的对立面【五香花生】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5/1356.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