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以军管方式废除印控克什米尔自治特权

作者:环球 来处:环球时报 点击:2019-08-05 19:57:30

2019年8月4日印度当局宣布在克什米尔实行军管并切断部分地区互联网后,印度8月5日正式宣布取消查谟克什米尔邦的“特殊地位”,成立“拉达克中央直辖区”,因侵犯中国领土,遭中国抗议,“这地象征意义很大,昔日英国侵占此地目的是针对新疆西藏的”。

印度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在议会中提出,给予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特殊地位的370条款不再适用于两地,印度政府因此取消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印度总理莫迪随后召开了重要内阁会议。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Mehmood Qureshi)谴责印度取消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特殊地位”的举动,称此举违反了联合国关于该地区地位的决议。

克什米尔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地区,穆斯林人口占到78%左右,印度控制了大约45.5%的地区(10万1387 平方公里),在控制地区成立了查谟-克什米尔邦。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穆斯林比例占六成左右,多数居住在克什米尔地区,印度教只占约30%,居住在查谟地区,其他为锡克教徒和佛教徒,一直以来,克什米尔地区的族群冲突不断

由于地区特殊,印度宪法的第370条款赋予查谟和克什米尔在印度联邦中“特殊地位”,因此克什米尔更多的自治权,该地区可拥有自己的宪法,单独的旗帜,可拥有除外交、国防以及通讯领域外的独立,还包括外地公民不得永久定居克什米尔地区、不得购买土地、不得在当地政府任职、不得获取奖学金。(这一条废除之后,意味着大量印度教徒将可能移居克什米尔,人口结构的重大变化,将彻底改变克什米尔的现状。)

虽然印巴双方均宣称拥有克什米尔的主权,但是1989年以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武装力量一直在要求独立。

在此之前,印度在8月4日开始对查谟克什米尔邦进行军管。8月4日午夜,出于对安全形势的担忧,印度政府开始在查谟克什米尔邦实施“刑事诉讼法”第144条命令(Crpc 144),并出动40个连的“准军事警察”上街进行军事管制。印度政府切断了部分克什米尔地区的互联网,并出动军警上街进行强制管理。

印度有关部门表示:“在144条命令执行期间,部分查谟克什米尔邦地区将完全禁止举行任何形式的公开会议或集会,民众也不得携带武器上街,印度查谟克什米尔邦政府也切断了斯利那加地区的移动互联网服务。”

除了切断互联网和实施军管以外,包括奥马尔·阿卜杜拉、迈赫布巴·穆夫提和萨贾德·隆在内的查谟克什米尔邦前任领导人也已被要求软禁在家中,他们在近期一直呼吁不要取消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

印度有关部门补充称,144号命令不完全等同于宵禁,只有接到进一步命令,才能取消144号命令。

印度此举引起了当地居民的紧张,从7月31日印巴冲突开始,该邦的穆斯林居民担心印度政府会取消克什米尔地区的自治地位和特殊权利。

一直以来,印度总理莫迪的人民党(BJP)曾承诺要取消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查谟克什米尔邦的“特殊地位”,并废除印度宪法中关于禁止非该邦人员在该邦购买土地的规定

别说魔笛还真有点本事,能废一国两制。【ctrlz】 不过这事也是个定时炸弹,除非能根本改变印控区人口构成,否则印度将承担很大的安全压力【水寒2014】

附录:这个中国还未放弃的领土叫做拉达克

在地球上,有一块已经被世人所遗忘的土地,这里曾经是军家必争之地,他的面积是上海市的七倍,至今没有被收回,只是中国从未放弃。毕竟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一个国家的根本,我们必须捍卫领土完整,属于我们的在将来一定要收回。

这个中国还未放弃的领土叫做拉达克,它曾经是中国西藏的最西处,是藏族的传统居住地,现在大部分掌握权在印度的手中,拉达克的面积有45110万平方公里,有小西藏之称。根据历史的记载,拉达克是中国西藏的一部分,在唐朝时期,就成为了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清朝时期为受驻藏大臣节制的西藏藩属,但1834年,因为英国支持锡克帝国入侵拉达克王国,拉达克从此落入外国之手。

虽然从清朝开始拉达克就落在了外国的手中,但是中国从未承认过这块被侵占的土地属于外国,在19世纪40年代,印度方曾经声称西段的中印边界已经划定,但是遭到了中国的驳斥,因此直到今天中印边界问题仍然是悬而未决。二战时期,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宗教存在着巨大的矛盾,他们各自独立也成为了死敌,但对此拉达克一直保持着中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印度趁机而入,他们宣称拉达克的问题早就划定了,并认为拉达克本就是印度的领土,一百多年过去了,中国从未放弃这块地,只是如今这块地大部分还是被印度所掌握着。

我国在这一地区主要是拉达克地区,而且拉达克地区所占面积是印控部分最大的。关于拉达克,那必须是我国西藏所属,尽管有过独立王国,但无论是文化、人种、还是地形的主要特点,都属于我国西藏高原,这一点毋庸置疑。只不过从1947年之后就一直被印度控制,我国到现在也没有对拉达克地区提出主权主张,但是,并不等于以后不会提。至于阿克赛钦,基本为我方控制,这个毫无疑问。——军美

克賽钦具有战略地位,是必保的, 拉达克道光年间就丢了,又没有什么战略意义,不是必争之地。西部安全的首要任务是新疆的稳定和汉化,长远必须改土归流,废区建省。克什米尔就留给绿教和缠头争斗去吧,给印度放放血【    acap】

华春莹:中方一直反对印方将中印边界西段的中方领土划入印行政管辖范围。这一立场是坚定、一贯的,从无任何改变。近日印方以单方面修改国内法律的形式,继续损害中方的领土主权,这一做法不可接受,也不会产生任何效力。我们敦促印方在边界问题上谨言慎行,严格遵守双方达成的相关协定,避免采取导致边界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的举动。

附录:从印控克什米尔谈起

影子,2019-08-09

魔笛政府选在8月5日宣布解除印控克什米尔的自治,是一招国际政治中的大旗,对周边和国际形势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本穷不是专业人士,只是试着从普通人的角度来做点分析。

首先,此举将改变印控克什米尔的宪法地位。取消自治,就是中国人说的“改土归流”,从此克什米尔人自己治理自己内政的权利被取消,大批来自印度本土的官员将取代本地人。随着非本地居民不可置地等限制的取消,大批印度教移民将迅速占领地价低廉而旅游资源丰富的克什米尔,改变本地穆斯林和藏族居民的优势地位,从而实现克什米尔的永久性印度化。

这一点给阿三带来的好处是无法估量的。长久以来,印控克什米尔之所以动乱不已,根本原因是印巴分治时,阿三背信弃义,通过欺骗手段取得了穆斯林占多数的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违背了两国按照宗教人口进行地域划分的约定。而印控克什米尔的穆斯林自然心向巴基斯坦,一直视印度为侵略者,占领军,通过游击战等形式与巴基斯坦军队遥相呼应。取消自治之后,在狂热的人民党党徒带领下,本就面临极大人口压力的印度本土诸邦必定会产生移民克什米尔的热潮,克什米尔人口构成会迅速发生变化。一旦印度裔人群取得优势,克什米尔的游击战基础将消失殆尽,印度对克什米尔才能从占领转入消化的进程。克什米尔一旦消化,印度实际控制领土又将实现一个大的增长,对印度的国家综合实力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提升。

其次,除了印巴之间,不要忘记了印控克什米尔除了毗邻中印争议的阿克赛钦地区(大部分为我国实控),还包括一块持藏语民族的传统居住区,拉达克。这块四万五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传统上一直是清朝治下,生活的人民实际上就是藏族,我国也从未承认过印度对这块地区的主权。这次的去自治化,不出意外的话也会将拉达克地区纳入印度直接行政管辖之下,这是对我国领土主权的又一次直接挑战。如果我们依然只是口头抗议,结果只能是坐视又一块领土的永久丧失,又一部分中华民族的后裔沦为异族 – 而众所周知,藏族同胞在印度,是收到种种歧视与限制的,是事实上的二等公民。

再次,这件事再次凸显了中印关系中一个非常令人不舒服的事实,即印度方面虽然是弱势的一方,却在绝大多数时间里(换言之,从1949年至今的七十年间,除了1962年中印战争,和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期间周总理发出最后通牒的那两个短短的时间段之外)是处于主动挑衅的一方。最近的一次就是两年前的洞朗事件。在中国召开一带一路大会前夕,在军改从脖子以上向脖子以下延伸,人民解放军处于不可避免的一个最虚弱期间,印度动手了,而且是以一个完全不着调的理由,以不丹的宗主国的身份,跨过第三国悍然入侵了我国领土,阻止我方在自己境内的筑路行为。这不能不令敏感的中国人回忆起一百五十年前,一个帝国主义国家只要在国境线上架起大炮,就可以颐指气使的屈辱历史 – 况且这个盛气凌人的家伙只是个贫穷落后的阿三呢!

毛主席说过,在中印战争之前,他想了十天也没想明白为什么阿三要打我们。我想,如果毛主席有机会,作为一个普通人去阿三的土地上游历一番,这个问题绝对不需要想十天。阿三的民族性使然,使这个民族从个人到国家,从豪门巨富到街头乞丐,都拥有着一种水浒传中牛二的脾气,便宜占到死。实际上这不难理解。这个国家的人民,文明久远却不记录自己的历史,因为他们对现世和来世有着与众不同的理解。在现世,他们不需要积累功德,也不需要在进入来世的时候被根据行为衡量善恶;他们信仰的神庞杂无序,而且基本上都是善恶掺杂,一手建设一手破坏,喜怒无常,不讲逻辑,不在意光阴的流逝。印度教诸神这种纷乱的三观,实际上就是印度人三观的一个集中写照。与印度人打交道的人都有这种感受,无论这些印度人身在印度或者身处国外,也不管高低贵贱,他们都是索取无度,既不守时也不遵守承诺,说起谎言来毫无愧疚,最喜欢用空话来换取实利。

很不幸的是,在中印的关系史上,我们一再的被这种表演和空话所羁绊,而印度人在小事情上的精明则显露无疑。从1970年第三次印巴战争起,印度人视乎找到了规避中国惩罚的秘诀 – 1987年的桑多洛河谷事件,2017年的洞朗事件,印度人都很准地在我方即将发起实质性惩戒之前主动发起了求和,从而规避了军事打击,但却并未遭受实质性的损失。近年来,印方更是通过各种手段,不断在我方各个层面制造中印友好的舆论影响,但观其实质,其在边境线上步步蚕食从未中止,利用我方的暂时困境暴起发难的企图从未放弃,随时变脸求和但坚决保持实利的做法从未改变。近年来,各种离间中巴关系,煽动境内疆独藏独,污蔑我方与印共(毛)游击队的关系,以断电断油胁迫尼泊尔远离中国等各种下三滥的小动作层出不穷。

反观我方,在这些挑衅面前,除了边境上依靠我军官兵执行的反蚕食斗争,在其他各条战线上几乎乏善可陈。此次吞并克什米尔,表面上看是魔笛老仙从上一任期前竞选期间就提出的口号,似乎是个长期的策划;但从发难的时机来看,很难不让人联想为趁香港暴乱的又一次趁火打劫。如果我方还是照例只是发表一番外交抗议不了了之,则印度此番得到的实利,几乎不亚于1970年肢解巴基斯坦。而且可以预期的是,如果印度从此次事件中得到甜头,进一步鼓励其野心,在可预见的未来,我方解决东南问题的时候,如果不能在数天之内彻底解决问题并杜绝米帝的干涉可能,则印度势必在西线趁机制造更大的危机,甚至主动发起有限战争企图造成一定的既成事实。

最后,我们也要预见到,印控克什米尔取消自治,必定会被印度官方宣传为一场各方面的胜利,我们决不能陷入这种虚假宣传中而信以为真,甚至就此被麻痹得无动于衷。比如,随着自治地位的取消,克什米尔的行政直辖化,印度当局势必将逐步取消对克什米尔地区的各种限制,例如当地糟糕的交通设施和工业有望获得一定的发展,外国人的各种禁区或许也会逐步开放,当地旅游业可望获得进一步发展,新移民也有望获取更多的财富(原住民则未必!) - 加上印度人天赋的宣传和吹嘘能力,一个貌似走向繁荣发展的克什米尔一定会出现在印度的各种宣传中。如果按照我们中国人的思维,这是发展经济提升人民生活水平的好事啊 – 抱歉,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可就太天真了。

1962年对印战争已经过去了57年,毛主席预计的一场战争可以管三十年,如今和平的红利我们已经翻倍享受。我想,是时候反思一下,该如何跟印度 - 这个巨大的邻居,下一个五十年最可能的追赶者和竞争者 – 以最有利的形式相处了?我们在全世界推行一带一路,加入我们的伙伴们有一个自然而然的需求,即由中国提供的安全保障。如果我们连一个色厉内荏的恶邻都无法应对,我们怎么去说服心怀忐忑的小伙伴加入我们的阵营呢?这一点,印度可是看得很清楚,而且始终将平衡中国的作用视为与米国联盟的重要筹码 – 我们的应对又在哪里?

中国人五千年的文明史,形成了一些独特的观念;注重大势,集中力量解决主要问题,是我们的习惯;很多事情辩证地去看,塞翁失马也可能是好事。但是,在现存国际秩序一日没有破局的情况下,国家之间的交往就是利益的交换。面对一个只占便宜的家伙,忍一忍让对方适可而止的想法不会息事宁人,反而会鼓励对方得寸进尺;而这个世界,并没有第二个国家动辄用成百上千年的目光看世界,利益明确,睚眦必报,才是国与国之间交往的通用语言 – 这恐怕也是这个恶邻最能理解的语言,即使你觉得难听,怕是也不得不时常说上一说。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8/1384.html

继续阅读: 印度 大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