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罪恶自供状:《最前沿出现异常———因屠杀而对立的南京攻击战的士兵们》

作者:日寇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9-08-11 18:17:53

最前线出现异常———因屠杀而对立的南京攻击战的士兵们

不过,茨城县水户市的神官田所耕三先生(53岁),比这些人则坦率得多。

田所耕三于昭和11年毕业于东京芝浦工业中学。刚满18岁的田所先生作为一年志愿兵参了军,次年6月,作为安装重炮的必要人员被派往马绍尔群岛等地①。10月,刚返回原部队就被派去参加杭州湾敌前的抢滩登陆。所以,在南京战役中,他是第一一四师团(宇都宫)重机枪队的一等兵。该师团自杭州湾登陆以后,基本上是与第六师团协同作战的,攻城时也同样是从中华门进去的。

以下是田所先生的谈话:

去南京之前,可以说是没吃没喝的两星期。开始还有米,但补给跟不上,看到农民吃红米饭,反正语言也不通,就用枪砸他们脑袋,然后抢红米饭吃。头一旦被砸基本都死了。反正跟他们说他们也听不懂。一路烧光了一座又一座村庄啊,为的就是让对方感到“敌人来了!”

①原文有误,当时太平洋战争尚未爆发,不可能被派往马绍尔群岛。

估计居民一看到火,就认为“大军来了”。尽管如此,还是佩服支那百姓胆量大,因为他们冒着不断飞来的子弹,还能不慌不忙地用木棒敲打着灌入葫芦中的种子在田里播种。

胡扯什么占领区孩子们唱“士兵先生啊,谢谢你”的歌,全是一派胡言。我们在中国没走多远,只是在靠近海的地区。不过我们经过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孩子唱歌这些事。因为日本兵所到之处,道路两侧都是一排排被刀砍下的人头。那是在南京城外,那些都是仙台的辎重兵干的。

虽然我们是南京沦陷那天进的城,但次日就被派往城外了。当时虽然分得一壶恩赐的酒,但因为是大伙的,所以每人只能象征性地尝一点。士兵们都流着泪激动地分享了那点酒和十支恩赐的香烟。……入城仪式上列队行进的只是一些没有受到损伤的部队。

从田所先生说话的表情中看不出犹豫,倒是显得极其平淡。

再继续说点吧。

在城里扫荡残敌,逮到军官及士官学校毕业的家伙时,便将他们绑在柳树上,教新兵射击及刺杀的方法,并让他们实践。让军官及下士官砍掉坐在坑前俘虏的头。我吗?因为我是二年兵,是学习刺杀方法的。……城里城外,这样的事大概持续了十天左右吧?当然,这都是奉命行事的。那段时间,我们在下关解开铁丝网上的铁刺,用它将抓来的家伙每十人一组捆起来,塞进井里,浇上油烧。我们称之为“捆麻袋”。感觉就像杀猪一样。经常干那种事的话,杀人就满不在乎了,因为成了家常便饭了。……而且,因为是命令,就肆无忌惮了。

还用机枪扫射杀人。把机枪架在左右两边的山上,“哒哒哒”地扫射。刚开始时,支那人还哇哇哭,但到最后关头都成了勇敢的人。看到日本兵出去侦察时当了俘虏,被逼着在敌人阵地那边打水干活,因为看着可怜,我们这边就“乓”地一枪打过去。如果没打中,他就趴在地上逃掉了。我们本来打算不让他受羞辱,这是出于“日本人的爱”而干的,但……

我也干过为警告俘虏而打伤人的事。割耳朵、砍鼻子,将剑插入对方口中划开,将剑横着划过眼睛下方,结果眼球就会有鱼眼似的粘糊糊的白东西耷拉下来,拖有五寸多长呢。如果连这种事也不干的话,就没有其他乐趣了。

这是登陆后很久没有过的娱乐啊。你问军官吗?他们都假装不知道。但是,妇女是最大的受害者。老的小的,全给强奸了。从下关坐烧木炭的卡车去村子,抢来女人分配给士兵。每个女人要接待15—20个左右的士兵。挑选仓库周围之类的向阳之处,铺上树叶什么的弄个地方,士兵们手里拿着盖上中队长印章称作“红票”的纸条,解开兜裆带排队等候。我曾干过几天抢女人的班长。每到一个地方,女人都陆续逃跑了。因为不能杀人,所以抓她们也很费劲。支那女人技巧不错,大概是不想被杀,所以就拼命配合吧,相当不错。总之,大家自登陆以来一直没有碰过女人身体,所以就摸个遍,还上下舔。我们把这叫做“舔死”她们。

有个新泻的家伙,一个人去城里强奸妇女,很晚了还没回来,大伙就去找他。将那里的男人全抓起来,要他们告诉我们那个士兵在哪儿,并当着大伙的面用力砍掉一个人的头,于是他们就坦白了。在一处防空洞里有一个储存苹果的仓房,在那里找到了他的尸体。他带女人刚进去,就被人用三齿耙砍在背上,倒在苹果上了。那是……

没有哪个士兵没干过强奸的事,而且大部分是强奸后就杀掉。一松手,她们就会飞一般地跑走,于是就从后面“叭”地一枪把她们打死。如果不杀死,以后会带来麻烦的。宪兵知道了会召开军法会议的。不想杀也得杀。……不过,南京几乎没有宪兵。

在南京待了两个月左右,就前往武州。此时我已当了班长。是以上等兵身份被命令从事下士官工作的。就在那时啊,干了撕裂大腿的事。在一个村落,为了警告其他人,我把一个女人绑在柳树上,将捆在两只脚脖子上的绳子绑在两匹马的马鞍上,分别给左右的马一鞭子,人就从大腿处撕拉开了,一直撕裂到乳房那里。部队士兵观看了整个过程,中队长什么都没说。田所先生平静地叙述着。在谈了前线下层士兵怎样拼命战斗后,也坦率地提及有关屠杀和强奸的事。

身为二年兵被提升到担任下士官勤务的上等兵,从这点来看,可以看出田所先生是多么有能力的士兵。是的,是忠实服从命令的士兵。虽然做得多少过分了些,但他身上表现出来的不正是前线浴血奋战的皇军士兵的形象吗?

[太平洋战争研究会:《最前沿出现异常———因屠杀而对立的南京攻击战的士兵们》,载《アサヒ艺能》1971年1月28日。](罗文文 译)更多内容详阅《炎黄专题:纪念并牢记南京大屠杀,血债还需偿还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8/1386.html

继续阅读: 抗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