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米国政客提供妓女的老鸨曝光后总是被灭口暗杀:洛丽塔航班Lolita Express爱泼斯坦、华盛顿鸨母都被自杀

作者:火草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9-08-15 17:58:04

类似国民党那种从不忌讳进行暗杀的流氓青帮政权,米国资本集团也从不吝于进行无下限暗杀,他们敢于暗杀不服从指令的前台代理人——米国总统肯尼迪,对自己的妓女总管家仆更是毫不客气的想杀就杀,哪怕明目张胆在戒备森严的监狱里扼死目标也无妨,米国司法力量会替他们遮掩,控制在他们手里的垄断性传媒集团,也会识趣的认同“自杀”结论(参考:《西方媒体神教使命是传教、反异教和圈养信徒》)。中国人要走出汉奸们营造的米国理想国,认清资本主义米国政客的无下限卑鄙本质,在文明命运的斗争中,保持警惕,避免幼稚天真。

延伸阅读米国政治暗杀:《希拉里疑似频繁发动政治暗杀》、《美国被指用致癌基因毒杀拉美国家6位总统》、《西方或将暗杀中国政治家》,还可以自行搜索米国政府对卡斯特罗进行的上百次暗杀行动。

2019年8月,与克林顿、希拉里、川普有的爱泼斯坦被自杀

被自杀的倒霉蛋

2019年8月10日早晨,美国亿万富翁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被人发现在曼哈顿监狱的牢房中死亡,爱泼斯坦在牢房里被发现时,脖子上缠着一条床单。为什么爱泼斯坦被单独监禁?在第一次自杀以后,他的牢房和监视改变过吗?摄像头有没有持续地监控他?囚犯如何能在狱警没有看到或作出反应的情况下,吊死自己?标准止损程序,现场处置完美,未发现......所以不存在,掌握宣传工具,就是敢为所欲为。

同月,另一场涉及爱泼斯坦性侵案受害者吉尤弗里(Virginia Giuffre)的单独诉讼宣布判决结果,并发布了超过2000页相关受害人的证词文件。在这些首次公开的资料中,多位知名人士被指控涉及爱泼斯坦组织的性交易,包括:英国王室成员安德鲁王子、已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马文·明斯基、前缅因州参议员乔治·米彻尔、前新墨西哥州长比尔·理查德森等。

爱泼斯坦入狱后十分惶恐,跟政坛人物打交道几十年,他当然知道现在形式有多凶险,现在矛头指向了民主党要员,而自己被关在民主党地盘,《英国每日邮报》调查说他进去后急得到处告诉狱友和警备,担心有人想要杀害自己。

2007年,爱泼斯坦极具争议的认罪协议中包含这样一条,“当事人认罪后,全部潜在共犯将免于进一步指控”。受这道“特赦”的庇荫,协助爱泼斯坦搭建其罪恶王国的共谋者均被免于追责。

吉尤弗里的律师认为,爱泼斯坦在文件发布不到24小时后就死在牢房“绝非偶然”。她呼吁当局继续调查,并将重点放在那些“参与并怂恿性交易阴谋”的同伙上。

警方尚未经过调查,就草草宣布系自杀。据美媒报道,事发当晚,狱方停止对他进行防自杀监视,与他同室的囚犯被转移,两名连续加班的看守被调走数小时。爱泼斯坦死亡之夜,值班的监狱警卫涉嫌伪造日志条目,表明他们按照要求每半小时一次检查囚犯。美国司法部长巴尔说,当局已经在监狱中发现了“严重的违规行为”。

爱泼斯坦于7月6日被捕,并对涉及数十名未成年少女的性交易指控拒不认罪。知情人士透露,爱泼斯坦7月中旬一度在狱中昏迷且颈部有勒痕,随即被置于24小时的自杀防范监视下。可这一程序却在数天后被离奇取消,狱方对此并未作出解释。

经尸检之后发现美国亿万富翁爱泼斯坦的颈部有多处骨折,其中含舌骨骨折。专家称,如果是上了年纪的人自杀,舌骨骨折是有可能的。但通常情况下,舌骨骨折在他杀案中较为常见。

美国国家体检医师协会主席亚登(Jonathan L. Arden)表示,舌骨在许多情况下都有可能骨折,但更常见的是在谋杀中。

这些细节给爱泼斯坦的死亡再增添悬疑色彩,并引发一系列关于爱泼斯坦是如何在联邦监护下死亡的问题及某些阴谋论。

“国会山”网站称:“全美最臭名昭著的囚犯在监狱自杀,这不符合逻辑,也难以让人信服。显而易见的是,美国的刑事司法体系有瑕疵和败笔,这让我们所有人感到不安。”

纽约监狱一名前囚犯表示,爱泼斯坦根本不可能在那里上吊自杀。监狱囚室有三米高,根本够不着;床是固定的,根本拖不动,也没有床架护栏;床单材质很容易断裂,一个180多斤的人根本挂不住;为了防止自杀,监狱没有坚硬或者金属制品,甚至连笔都是软性的;那里关押着80个囚犯,狱警每隔几分钟就会看一遍。

但是,爱泼斯坦还是“自杀成功”了。在他“自杀”前几天,监狱还关掉了避免自杀的监控。

根据规定,联邦监狱必须为有自杀倾向的犯人安排专门的房间、服装与看护,避免其尝试利用手边的工具自杀。工作人员会24小时轮流观察并记录行为,直到确认犯人没有显著自杀倾向为止。而若要被移出观察名单,需要得到典狱长及心理医生的同意。《今日美国》向监狱方面质询这么做的理由,但未获回应。

爱泼斯坦之死又添新疑点:牢房外监控片段遭损坏

《华盛顿邮报》2019年8月26日报道,三名消息人士透露,关押爱泼斯坦的牢房走廊外至少有一个摄像头拍摄的监控片段因受损无法使用。

目前尚不清楚为何这些视频片段会受损无法使用,也不清楚其他可用监控视频的具体内容。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监察长办公室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以确定发生了什么,以及其中是否存在违法或犯罪行为。

美媒指出,这些视频片段被认为是爱泼斯坦死亡案件调查的关键,大都会管教中心此前曾被曝出关押爱泼斯坦的人手不足,而监控片段无法使用是狱方的“又一次失败”。

那些惧怕爱泼斯坦说实话的米国政客

爱泼斯坦称,自己掌握很多有权势人的黑料爱泼斯坦利用摄像机记录名人与未成年少女的性活动以敲诈勒索

必须要澄清一件事情,现在全世界媒体都把爱泼斯坦说成是“淫媒”、“拉皮条的”、“老鸨”,其实这个定位是错的,他的正确定位应该是“有豪华私人会所的超级金融大亨”,那个私人岛屿只是一间全球顶级会所,是他招待政治名流的地方,说他是老鸨实在太低估他了,他比中国的王林高好几个段位,只有搞清楚他的人生定位,才能弄明白背后的是是非非。他招待过的那些人,全都是社会顶尖名流,而且有很多,是你们根本没有想到过的人。

66岁的爱泼斯坦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1988年,他创办了爱泼斯坦投资公司,自此与华尔街的金融大佬们建立起密切联系,并与政商学界和时尚界人物交往甚密.

这份长长的名单包括:比尔.盖茨、英国安德鲁王子、哥伦比亚总统帕特拉纳、哈佛大学教授德肖维茨、凯悦酒店董事长汤姆.普里茨科、对冲基金经理杜宾、科学家明斯基、民主党参议员米切尔、前墨西哥州州长及克林顿政府高官比尔.理查森,以及......霍金,没错,就是大科学家霍金(霍金可能没上岛,只是上了他游艇玩)。

从2005年开始,不断有女性报案指控他性侵、性犯罪、当皮条客组织卖淫,受害者涉及众多未成年女性,有不少和他相识的权贵也牵扯其中。

面对这些严重的指控,Epstein不是获得轻判就是轻松脱罪,上至司法系统下至媒体和普通老百姓,都对他的案件充满问号,也一直有人在追查。

爱泼斯坦曾被控于2002至2005年间性侵多名未成年少女,并组织庞大的性交易网络,包括让公司员工甚至受害女孩“招聘”其他女性。

爱泼斯坦出生就是左派犹太圈子,为洛克菲勒基金会干活,和基辛格是同僚,推动发展中国家计划生育,当年给了中国5000万美金巨款作为计划生育说课。

而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与前任总统克林顿,很早以前就与爱泼斯坦有所瓜葛。

川普跟爱泼斯坦之前交游甚密,曾称他“a terrific guy”,两人曾互相到对方家里做客,参加美女派对。一个当时13岁的女性指控川普在爱泼斯坦举行的派对上强奸了她,被特朗普绑到床上强暴,案子将在大选后开庭。她后来取消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理由是收到了很多死亡威胁(就像其它指控川普性侵的女性一样)

川普有过一次萝莉航班的乘坐记录,稚妓弗吉尼亚也说在岛上见过他一次,妹纸回忆说,看到岛上各种狂欢的场面,当时还没有从政的特朗普还夸爱泼斯坦“真会享受生活”。

爱泼斯坦与特朗普及克林顿夫妇都有多年的交往联系。有消息称,克林顿夫妇与特朗普都曾经搭乘过爱泼斯坦的“洛丽塔航班”(lolita express)。

2011年,曾被Epstein“贩卖”的受害者Virginia Roberts接受采访时说,她看到克林顿和两个年轻女孩一起在“性奴”岛上,她问Epstein:“克林顿在这儿干什么?”Epstein笑着回答她:“他欠我一个人情。”

被搜查的爱泼斯坦豪宅里,还有一幅克林顿身穿蓝色裙子在白宫的画像——克林顿的“蓝裙女装像”。

川普转发推特称:“公布文件显示,包括比尔·克林顿在内的民主党高层曾私下造访爱泼斯坦的‘恋童癖小岛’。”他还转发了一条评论:“爱泼斯坦有克林顿的‘黑料’,然后他就死了。”川普的支持者更是将“克林顿一家是罪犯”炒成推特上最热话题之一。

中国网友开玩笑的说,这可真是绝好的小说素材:强势腹黑女配希拉里,弱势鬼畜受男一号克林顿,霸道总裁型男二号爱泼斯坦。再加插妖艳贱货女三号莱温斯基,不解风情男三号川普……

纽约曼哈顿东71街9号是爱泼斯坦生前居住的豪宅,这栋价值7700万美元的联排别墅其实也是这位亿万富翁的“淫窝”,不少女性受害者曾将此地称作“恐怖屋”。根据最新视频显示:9年前的一个寒冷冬日,爱泼斯坦身着白色羽绒服和一名年轻女子从正门先行离开;大约一小时后,别墅大门再次开启,这一次镜头却非常清晰地捕捉到了安德鲁王子——只见他亲热地将一位褐发美女送出,之后扫视了一下四周、随即关上房门。

《每日邮报》称,这部视频拍摄于2010年12月6日,当时安德鲁王子担任着英国国际贸易与投资特别代表职务,而爱泼斯坦刚出狱没多久——2008年,他因诱使未成年人卖淫而被判入狱18个月。知情者反映,视频拍摄当日,不少年轻女孩从这栋“大宅门”频繁进出;而安德鲁王子表现得“无比闲适”“仿佛是在自家”。事实上,安德鲁王子和爱泼斯坦的交情在坊间流传已久。

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2019年8月25日报道,此前被爱泼斯坦强迫做“性奴”的杰弗里提交给美国法院一份飞行记录。记录显示,安德鲁王子1999年2月曾和俄罗斯选美冠军安娜·马洛娃同坐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洛丽塔快线”,从爱泼斯坦位于加勒比海的“恋童癖小岛”飞往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当时飞机上有爱泼斯坦、安德鲁、马洛娃等9人。安德鲁曾从爱泼斯坦的“恋童癖小岛”离开,是安德鲁王子卷入爱泼斯坦性丑闻案又添新罪证。

爱泼斯坦飞机机师的飞行记录显示,安德鲁乘飞机所去的地方,与杰弗里所说的地方吻合。不过,一名爱泼斯坦案件的审理法官没有接受杰弗里的指控,认为这些指控与“对爱泼斯坦的核心控诉而言不重要也不相关”。杰弗里在证词中称,她被迫与安德鲁在伦敦、纽约和爱泼斯坦在维京群岛的私人住所发生过性关系

和小岛有关的还有知名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母公司 L Brands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罗伊.雷蒙德,他和Epstein曾关系甚笃,如今也因Epstein深陷性丑闻,Epstein的前员工声称在岛上看到过这位CEO,还在岛上看到过不少维密超模。

爱泼斯坦昔日的同伙,首当其冲的就是当年的“皮条客”、现今法国时尚界大咖让-卢克·布鲁内尔。据英国《卫报》18日报道,现年72岁的布鲁内尔早年是活跃在时尚界的模特星探,之前至少有3名模特对他提起控诉,所涉及的情节包括性骚扰和迷奸。有业内知情者咒骂道,布鲁内尔就是“一头肮脏的猪”,他麾下的模特只有陪睡一条出路,拒绝者几乎只能被“雪藏”。

布鲁内尔和爱泼斯坦的交情最早可追溯到2002年,他曾多次为爱泼斯坦牵线搭桥、物色未成年少女供其淫乐,被媒体讽刺为“皮条客”。媒体透露,布鲁内尔有一次吹嘘道,爱泼斯坦“至少睡过我手下1000个女孩”。二人之间还有一套独特的暗语,比如布鲁内尔曾经以“学外语”为幌子给爱泼斯坦“拉皮条”:“我方现有俄文老师一位,年龄二乘八……如来电垂询,可优先试听。”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B Stewart)撰文称,杰弗里·爱泼斯坦接受他的采访时透露,掌握了大量权势人物的黑料证据。

采访过程中,爱泼斯坦向詹姆斯展示了他与富人、名人和有权势人的照片,其中就有克林顿、沙特王储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伍迪艾伦。这也似乎印证了爱泼斯坦与前面提到的“名流人士”瓜葛很深。爱泼斯坦向他透露,硅谷技术界人士是享乐主义者,经常使用“娱乐性”药物,亲眼目睹科技巨头吸毒、安排性交易。

另有媒体曝光,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也是爱泼斯坦友人,还乘搭过爱泼斯坦的私人“性爱包机”,前往加勒比海小岛享乐。发言人没有否认盖茨曾与爱泼斯坦会面,但表示两人没有正式的工作关系。

但就在8月9日,一份长达2000页的调查资料刚刚公开,转天Epstein就在狱中“自杀身亡”了。

爱泼斯坦的萝莉性奴岛

爱泼斯坦的小圣詹姆斯岛上全是未成年少女,专门用来招待世界名流。

招聘少女的方法很简单,他会先高薪请一些白人少女(他只要白人少女,不接受其它人种)在纽约别墅上门给自己按摩,按摩过程中他会性侵这些女孩,女孩们当然会受到惊吓,他会出高价拿钱砸到这些妹纸满意为止,搞定第一个以后,他会再出钱让这个女生出去寻找一些的未成年少女过来,其中一个女孩罗伯茨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她一个人就介绍了70个未成年少女给爱泼斯坦。

这些女孩大都出生贫穷,缺少父母关爱,或者来自单亲家庭,过早步入社会(家庭问题才是她们人生垮掉的第一步),最后落到了爱泼斯坦的手里。

其实把她们形容成“性奴”不算正确,爱泼斯坦是跟她们进行金钱交易,大部分是你情我愿的关系,小部分有可能受到胁迫。

根据各个媒体的报道推测,英国王子安德鲁应该是在1992年认识爱泼斯坦,并和他交往过密。原先在岛上工作的雏妓弗吉尼亚向英国的报纸透露,她第一次去小圣詹姆斯岛,在爱泼斯坦豪宅的按摩室里,爱泼斯坦一丝不挂躺在她面前,说要对她进行面试,“试试她的按摩技术”,才按摩了两分钟,就和她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她还说,在那个镶满珊瑚、360度海景的豪宅里,每次去都能看到十几个一丝不挂的少女。

安德鲁王子第一次来玩时,爱泼斯坦给了她1.5万美元,让她好好伺候英国王子,她就在豪宅的书房里服务安德鲁,书房里有一张巨大的书桌,书桌上用玻璃压着少女们的裸照,王子进来后,她跟另一名少女一人坐在王子的一条大腿上,又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个锅王子是不可能甩掉了,因为他搂着弗吉尼亚的照片现在传得全世界都是。

这张照片让安德鲁王子百口莫辩,2014年12月30日,更有一名女子向佛罗里达州法院状告爱泼斯坦性侵她,在递交的补充材料里提到当时不到18岁的她也曾被迫在伦敦、纽约、小圣詹姆斯岛上与安德鲁王子发生性关系,那次官司没有将安德鲁王子作为被告,但让王子更加声名狼籍,很少对江湖传闻发言的英国王室赶紧说“绝对没有这种事”,但王子后来还是因此被撤掉了英国国际贸易和投资特别代表这项公职。

小岛妈咪吉莲,除了爱泼斯坦在美国用招聘按摩师的名义招聘女生外,她也亲自去南美、东欧地区物色美貌少女来岛上打工,并亲自上阵,教这些妹纸如何穿衣打扮、如何跟名流调情、以及滚床单的技巧。堂堂一代传媒大亨的女儿,将妓院妈咪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

爱泼斯坦出事以后,吉莲被转为污点证人一类的角色,法院材料称她为“未提及姓名的女子”,她把爱泼斯坦卖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招了,换来免予起诉,奇怪的是,她和克林顿家族并没有因此一刀两断,克林顿女儿切尔西结婚时,吉莲是现场贵宾,他还把吉莲安排到一家自己赞助的非盈利机构上班,每个月给她发工资。

这就是小圣詹姆斯岛的来龙去脉,这座小岛就是爱泼斯坦私下开的顶级会所,只免费接待他世界顶级人脉圈的私家顾客,每名少女服务客人一次可以收到1.5万美元的酬劳,在2000年左右,对普通人这是一笔巨款,鲜少有少女会拒绝。

来到岛上的客人都必须乘坐他的私人波音727飞机(媒体称它为“萝莉航班”),为了方便客人,他还经常带着未成年少女直接在飞机上招待客人,时常一日千里。

“洛丽塔航班”(Lolita Express)

关于“洛丽塔航班”(Lolita Express)在2016年3月就有报道。

因为使用未成年人服务,所以爱泼斯坦的洛丽航空都让人戏称就萝莉航空。只在美国高层人员中发展会员。据《FOX News》报道,爱泼斯坦的这架“洛丽塔”航班早就“臭名昭著”,飞机上设有床铺,并提供未成年少女给这些乘客“享用”。 《RADAR》曾曝光Jeffery私人性奴小岛上的内部照片,房间墙上的装饰画都是幼年少女的色情照片,不堪入目

纽约警察局NYPD查恋童癖牵出希拉里卷入性奴岛和洛丽塔航班。

纽约警察局家庭用户群爆料,情况比想象中严重。在泄漏的邮件中记载了韦纳Weiner,比尔克林顿,希拉里搭载他们恋童癖富豪朋友的洛丽塔航班。据称希拉里喜欢未成年女孩是众所周知的秘密,而Weiner这个老色鬼不想要把这些精彩回忆删掉。这里面涉及了国际化儿童性奴走私产业链。

这些信息只有FBI能获取,但是这次是纽约警察局也参与了韦纳儿童色情的案件所以有牵连。

韦纳是希拉里闺密兼助手——阿贝丁——的老公,是国会众议员,多次身陷性丑闻。韦纳曾给15岁少女发色情短信,发自己的生殖器照片,被FBI和纽约警方调查。调查中发现,他的电脑里,有着1000多封阿贝丁与希拉里的邮件,这些邮件中,有着最新的违法违规证据。《SubjectsPolitics》报认为:搜查证据直接表明希拉里就是一个恋童癖!

据现在爆的料看,这家航班的飞行记录早就让中情局查获了。洛丽塔航班携载了比尔克林顿。Gwaker挖出克林顿超过十几次搭载该航班。接下来的调查中,这个数字被提高到26次。川普也曾去过一次,而希拉里的登机记录则高达二十六次,细查后,又更新为四十一次。

萝莉塔航班就是民主党圈子的玩物,大佬以参议院领袖乔治·米切尔和克林顿为首,包括艾伦·德肖维茨这种自称“民间”教授和好莱坞名流。搜一下强奸娈童犯  Harvard Law professor Alan Dershowitz 和trump就知道了,这家伙简直是trump跟屁虫,trump连呼吸都是违法的,时刻关注trump一举一动,建墙违法,宣布紧急状态违法,穆勒报告可以控告trump,这样一看 ,谁会说哈佛法教授和大美利坚法律不是任人打扮小姑娘。

前国务院高官史蒂夫·皮克曾尼克宣称,纽约警方握有记录,克林顿夫妇经常搭乘臭名昭著的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洛丽塔快线”,前往爱泼斯坦私人岛屿,那里有未成年人提供性服务。暗指这对精英夫妻为恋童癖。

知乎网友认为,想到希拉里为侵犯十二岁女孩的罪犯辨护的事情,想到克林顿一系列强奸事情,想到某教的九岁新娘。都是一丘之貉。克林顿基金为什么会全力支持沙特,原因就是有钱拿又有幼童玩。估计希拉里助手胡玛就是雏妓出身。

爱泼斯坦2005年被逮捕,2007年判决关押30个月。他为几十名少女付了赔偿金。

特朗普也搭乘过一次该航班,他是和很多人一起去的。洛丽塔航班的终点是一个性奴小岛/只接会员的高级妓院。

这座名为小圣詹姆斯的岛屿,就是Epstein的犯罪据点。在媒体的报道中,小岛经常被称为“恋童癖岛”、“狂欢岛”、“萝莉岛”或“罪恶岛”,

Epstein起家时,公司原本开在纽约,但后来出于税收方面的考虑,他于1996年将公司迁到了美属维京群岛的圣托马斯岛上,1998年,他豪掷795万美元,买下了美属维京群岛中一座较小的岛屿——小圣詹姆斯岛,岛屿占地约72英亩,原本覆盖着茂盛的植物,Epstein买下小岛后大兴土木,清除了一部分植物,种起了高高的棕榈树,并盖起了一系列豪华建筑,包括一个直升机停机坪,还安排了不少安保人员,如果只看小岛上的优美环境和豪华建筑群,很难想象如此平静的画面下,曾有多少罪恶滋生。

在日常相处中,员工们不但了解Epstein的性格,也看到了一些可能和“性犯罪”传闻相关的东西。比如,Epstein会乘船带着年轻女孩光顾小岛,那艘船名叫“Lady Ghislaine号”,是根据他的前女友以及参与组性交易的美国名媛Ghislaine Maxwell而命名的。

前员工透露,通常Epstein在岛上一待就是三四天,穿短裤和人字拖到处晃悠,还会带一些女性来岛上,女士们会在泳池边晒日光浴,有时直接裸晒,有些女性看起来年龄非常小,不超过十五、六岁的样子,而且身边都没有父母监护。

另一位前员工匿名爆料,Epstein曾有五艘船,他在这些船上看到过不少年轻女性,他认为这些姑娘的年龄都不超过18岁,看上去像未成年人。还有一位曾经在岛上负责空中交通管制的前员工透露,他多次看到Epstein从他的直升机上下来,站在全景的停机坪上,组织年轻小女孩们登机,“这件事让我印象深刻,因为那些女孩真的非常小,看上去不可能超过16岁。

不光以上这些间接证据,其实早前就有受害者表示,她们曾在Epstein的小岛上遭受过性侵犯,一些受害者表示她们一被带到岛上,就被强迫和人发生性关系,某些时候甚至被扣为性奴。比如受害人Sarah Ransome,她声称在岛上Epstein教唆她和律师Alan Dershowitz发生性关系,她想要游泳逃离小岛,结果被Epstein和同伙Maxwell发现,他们扣下了她的护照,让她没办法离开。”

韦纳邮件泄漏儿童性奴走私国际产业链,这个小岛的存在,还包括了国际人口走私,儿童贩卖,非法拘禁,豢养性奴的问题。这不是一场海天盛筵,岛上是无辜儿童而不是外围妓女,所以这不是开车口味之类的私德问题,而是儿童走私!

很搞笑的,米国表面上信誓旦旦管的最严的就是娈童、恋童癖等少年色情,死宅只能对着电脑撸,主导世界秩序16年的米国最高政治领袖就直接玩真人play。现实真的很残酷

知乎萎笑网友指出:美国政坛有很多千奇百怪的人,这些人很多都有着千奇百怪的嗜好,而之所以这样的人被大佬选中,并重用,除了基本的业务能力,关键点就在于他们的特殊嗜好,也就是秘密被掌握,这样就完全被控制,比较忠诚,不会背叛组织。早期同性恋还是社会禁忌的时候,就有很多政客是同性恋。米国政客很多都出自兄弟会,兄弟会的入会仪式就会涉及这种展示怪癖,对会员进行制约。几年前就听过奥巴马参加这类破事,而且不仅是性,还是邪教仪式,要死人的。这种邪教在西方多渊远流长。

 

2008年掌握万名米国政治精英淫虫的华盛顿鸨母被自杀

2008年5月,有“华盛顿鸨母”(D.C.Madam)之称、专门为华盛顿政客提供卖淫服务的高级鸨母帕尔弗里(Deborah Jeane Palfrey),被发现在佛州家中离奇上吊身亡,尸体在其母亲住所被发现。警方宣称,由于留有遗书,警方相信她的死没有可疑。

“媒体的表现也是欲盖弥彰。警察宣布发现尸体只有2小时,正式的尸检什么的都还没有做,结论还没有出,Fox等就跳出来说是apparent suicide,理由居然是发现了suicide note。靠,你丫找点好的理由好不好?谁不知道fox是bush的cousin控股的呀?suicide note就能定论,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帕尔弗里的死讯传出,华盛顿立刻议论纷纷,因为这个女人掌握了华盛顿权贵们太多的肮脏秘密。当时很多人揣测,她极有可能是被谋杀的。

一直支持帕尔弗里的性书大亨弗林特(LarryFlynt)公开表示,帕尔弗里不是自杀,而她死前正计划公开更多嫖妓政客的身分。“她不是那种有自杀倾向、容易被打垮的人。她对人非常友善,非常开朗。她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

帕尔弗里的客人多是达官贵人,据说还包括早年从商时期的副总统切尼

死前没有自杀迹象

帕尔弗里的76岁母亲布兰奇,于周四早上10时多刚小睡醒来,见到平时放在储物棚内的三轮车被放在其流动房屋的门外,奇怪下走到储物棚察看,赫然发现52岁的帕尔弗里用尼龙绳悬梁自尽,急忙报警。警方到场后证实帕尔弗里已死去。

布兰奇坚持认为,此前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女儿要自杀。一年前,当帕尔弗里原来的手下布兰迪·布里顿自杀时,帕尔弗里还说:“她不该走这条路,她的人生就这么完了。”

帕尔弗里的万名米国政治精英客户

帕尔弗里拥有华盛顿的高端客户。“权力是最好的催情剂”,作为美国的权力之都,华盛顿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欲望之都”。那里高官、富贾、说客云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中年男性。他们手中拥有的权力和金钱,给色情服务提供了广阔的市场。

帕尔弗里经营的“PamelaMartinandAssociates”卖淫集团专做名人生意,服务遍及华府、弗吉尼亚州州和马里兰州,嫖客包括政客、军方高层、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董事等,连美国太空总署职员也曾光顾。

2006年10月的一天,帕尔弗里的住处突然遭到搜查。5个月后,帕尔弗雷因涉嫌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地经营应高级网站——“帕梅拉马丁伴游”公司而被起诉。美国的陪护公司多如牛毛,为何只有帕尔弗里被告发?

 “我坐在爆炸性新闻的火药桶上。”帕尔弗里在接受采访时说。她掌握了太多伪君子的丑闻,她手下100多名女郎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为华盛顿上万名“高端客户”提供过色情服务。

帕尔弗雷的“高端客户”多达1.5万名,其中包括国会议员、美国宇航局官员、美国海军官员、世界银行行员、国际货币基金经理人员,律师与助理国务卿等等。

美国原国际开发署署长兰德尔·托拜厄斯、五角大楼军事智囊哈兰·乌尔曼、共和党参议员大卫·维特都曾是她的常客,而这些只是冰山之一角。

帕尔弗里很有心计,她记录下了每一个上门找应召女郎的电话号码。这份客户名单打印出来重达21公斤。帕尔弗雷曾将这份“客户电话记录”交到美国广播公司手中,以便能让媒体迫使那些“重要人物”出来为其提供有利的证词。她的电话记录“像一枚重磅炸弹,投进华盛顿政界”,那些平日里满口仁义道德的大人物,因此如坐针毡,彻夜不眠,不知道自己的丑事哪天会败露。

在其接受法庭审理时,米国司法部门和拿到电话记录的媒体一直拒绝对外公开帕尔弗雷手中的各类客户详细资料。

遭起诉后,帕尔弗里原本指望她的一些客户能站出来替她作证,但没人愿意帮她一把。帕尔弗里即将沦为阶下囚,而那些身份曝光的嫖客却依然很逍遥。大卫·维特依然稳坐参议员的宝座;哈兰·乌尔曼仍是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兰德尔·托拜厄斯在辞去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职务后,回到了印第安纳州,不久就被任命为印第安纳波利斯航空局董事会主席,当地市长说“他应该得到第二次机会”。

但帕尔弗里却再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她孤独、无奈地死了。

网友blague说:上次告小布什强奸的女人被一枪爆头,这次用尼龙绳,文明多了。看美国人进步的多快。

 

更多关于米国黑暗政界资料,请参阅:《专题:米国政界特色的腐朽:腐败合法化,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登堂入室》、《从川普前竞选主席案谈美国政坛系统性腐化》、《高盛为什么盛产高官:圈子和影响力》、《希拉里通过克林顿基金会搞权钱交易》、《《金钱暗流:美国激进右翼崛起背后的隐秘富豪》》、《美国法官收受私人监狱老板贿赂,冤判6500名少年坐牢》。

在肯尼迪被刺杀后的短短三年中,18名关键证人相继死亡,其中6人被枪杀,3人死于车祸,2人自杀,1人被割喉,1人被拧断了脖子,5人“自然”死亡。英国的一名数学家在1967年2月的伦敦星期日时报声称,这种巧合的概率为10万万亿分之一。从1963年到1993年,115名相关证人在各种离奇的事件中自杀或被谋杀。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8/1390.html

继续阅读: 政客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