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案例证明香港特首必须弃用港英培养者

作者:one等 来处:鼎盛 点击:2019-09-05 11:16:36

同意网友观点:“好的特首还是从大陆背景深厚的爱国商人中找。澳门特首全是爱国商人家族,香港问题是大财阀后代全是英美培养,和中国联系不大。”而现在的香港政府就是财阀六大家的管家班子。

林郑月娥能不经请示就接英国人电话,也撤回遣送条例对暴徒妥协。妥协退让绥靖第一次就能有第二次,接就能有无数次,因为反正开了头也没啥底线负担。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能为此唱赞歌洗地的到底是啥心思就真值得思考下。

相关文章见:《香港须尽快彻底清除殖民主义残存,摆脱西方的事实控制》、《【专题】围观香港怎么把自己作死

香港政府内部充斥黄尸,特首林郑月娥在哪里?

Joyce蛋 2019-08-26 实在忍不住要发一篇微博,林郑如果敢妥协、敢出卖警察,她就是中国的罪人!

@我支持刘Sir仗义执言

1小时

林郑~对话平台?嘥气啦)

请问你的政府团队在哪里?

中央明令止暴制乱

当警察在街头奋战时,他们的伙伴在哪里?

◇当商场大厦拒绝警方执法,记招需要回应法律问题时,律政司在哪里?

◇当公共交通便利暴徒逃离现场时,运输署在哪里?

◆当医院拒绝便利甚至阻碍警察执法时,医管局在哪里?

◆当涂鸦街招满布各区时,食环署在哪卓里?

◆当暴乱中发生纵火时,消防处在哪里?

◇当拘捕大量暴徒时,惩教署在哪里?

◆当大量暴徒资料需要核对时,入境事务处在哪里?

◇当暴徒由外地源源不绝输入物资时,海关在哪里?

当民居包括警察宿舍被恶意毁坏时,民政署/社会福利署在哪里?

◆当道路设施需要巩固加强时,路政署在哪里?

◇当学校面对暴乱毫不作为时,教育局在哪里?

◆当机组人员有机会影响航空安全时,民航处在哪里?

◆当政府需要宣传广播时,香港电台在哪里?

◆当需要改变恒常审判模式时,司法机构在哪里?

◆当以上各部需要居中协调时,政务司司长在哪里?

◇当以上各司局署不听统属时,特首在哪里?

#林郑月娥

#天佑香港

#政府内部充斥黄尸

 

网友评香港政府整体“叛乱”:

五十年不变的殖民地官僚的最佳写照。【正版功夫熊猫】

多米诺骨牌挨个倒,还以为一切尽在掌握?【斯德哥尔摩的冷夜】

97以后基本就是大撒把的靠输送利益给富豪代管,懒政的结果

早说过臭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港毒。你没反殖民措施,这是必然的结果【cpower】

林郑月娥的英文发言分析【one】2019-09-05

(这里“林郑月娥的英文发言”,指的是2019年9月1日左右,林郑月娥在一个闭门会上的发言。)

认真听了路边社的林郑谈话,非常鄙视林郑,一个极其不负责任的特首。完全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政治头脑,或者几乎可以说是居心叵测的混蛋特首。我们来看看这个怨妇对这场风波的认识和政治判断:For a chief executive to have caused this huge havoc to Hong Kong。她用了特首引起的havoc(大面积破坏),她说如果有选择,她会选择辞职。连我这个海外华人都看得出,这次风波完全是外国和台独势力以及代理人长期插手或者把持香港,尤其是教育界,法律界和舆论界,同时特区政府长期完全忽视对年轻人的教育,长期放任外国和台独势力洗脑香港年轻人,完全没有正确的引导香港居民应该平等和平常心的看待内地,完全没有负起应有的政治和管制责任。这点连特朗普都不如。人家还用了RIOT一词。内地和香港群众出现对立,最大的责任就是特区政府不作为,比如内地游客的问题见附录2

首先,她描述中央政府为北京,然后用they去指中央政府,而不是用we. 她对国庆的安排时再一次强调是THEY and ourselves。比如她讲到中央政府和国家形象时,又说theycare about the country’s international profile. 看到了吧,又说they。她就是不愿意说we care about our country’s international profile。她不用our country。难道不是她的国家?看到没有,她不愿意把自己和中央政府放在一起。

假设你是一销售经理,你代表你公司说话,听众都是你的客户。你会说你的上级THEY吗你还不是说we。就算你说不出口,你可以说Our Company或者Our Leadership

你知道开会的时候用第三人称是什么意思,你不会不懂吧。如果是平时,或许可以原谅。现在是风口上,林郑不会不知道轻重吧。

而且,她用first of October代表国庆。无论说几次,她都不会说出our National Day Celebration。

第二,她说中央政府没有计划送入解放军(CPG has no plan to send

in the PLA)。再一次说明,我怎么觉得她不是讲自己的军队而是占领军的感觉。正确的说法就是We have no plan to increase the military power in this City.

第三,她认为中央政府和香港人民是她的两个MASTERS,而且是宪法规定的。她说,当事情已经上升到国家层级,到主权和安全的层级,更不用说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在中央政府和香港人民之间的政治空间,特首游余的空间很小。她用了这个词People of Hongkong, maneuvering。这次风波完全不是香港人民和中央政府有冲突。是一小撮香港的废青在外国势力和台湾势力的操纵下妄图推翻一国两制。做为特首,她的责任是维护最大多数港人的利益,维护香港的稳定,维护法制的权威。在特首的嘴里,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出现 People of Hongkong, Hongkong People, Hongkoners,林郑英文那么好,难道不知道这里面有强烈的政治信号在里面吗?作为特首,她应该使用the people in Hong Kong。我不信她不知道这个区别。我教育她一下,台湾关系法里是这么描述的

: “commercial, cultural and other relations between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people on Taiwan.”

美国说自己时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但说台湾时也不敢说People of

Taiwan,而林郑却把中央政府和People of Hongkong 并列。

第四,她对于国家重大利益的事情非常轻佻,显示作为省级高官,非常幼稚。下面她引

用西方的口吻,她用了have they say, not only big economy but responsible big economy。我不知道她作为中国的省级高官,说这话有什么感觉。怎么我觉得这么幼稚和轻佻。接着她又恶心和轻佻的说they are willing to play long,而且两次。她谈到国家主权和安全,中美贸易战和国家形象,她也轻佻的三次用了“the sort of”,就是中文所说的“所谓的”。说她轻佻还是轻的,我怎么觉得她在讽刺国家的重大关切。

第五,她轻佻的谈到中央政府要拖,没有快速方案以后,马上就说香港Suffers,大家生意受损,以后国家会在大湾区规划里还给大家。好像说中央不决,香港痛苦,大家受损,大湾区规划会给大家正面的东西。都是中央的问题,问题是出在中央吗? 特区政府的责任呢,她的责任呢?

这个谈话是小范围对着商界人士闭门会议的。她完全就是一个奴才对着资本家交心,她恶心的用了make a plea to you for your forgiveness。通篇下来,她的这个谈话极其恶劣,她完全丧失作为特区首长的政治立场,这个不是文字狱,这就是她现实的政治立场。

我的感觉就是,她不是特首,反而更像是暴力分子的幕后资本家老板和外国势力老板派到北京的秘密谈判代表。难怪暴乱3个月不消停。这样的特首是怎么选出来的?

可笑的是,她觉得这些商界人士是她的主子,人家一转眼就向路边社出卖了她。

22年了,他妈的,抗战才14年。香港人不是天皇老子。

就算不说we,那也不要用外族记者的口气啊。我看她是CNN看多了。

她完全可以用Central Government。用北京和THEY什么意思。

话有点多了,我通篇看了,造成香港问题的根子就是特区政府。我明白当初废青在报纸上骂蝗虫,把小孩当街尿尿放到电视上,特区政府无所作为。特区政府就是一群没有核心理念的乌合之众。

所有的香港人真的要好好反思如何平等对待内地同胞。要不然,以后的日子会很痛苦

兔主席 :香港人只是在努力捍卫他们正在毁掉的三观

有人说本博没有涉及香港运动的开端。本博是涉及了的呀。可以往前翻。只是最近写得比较多,很多人是后来关注的,没有看到我之前写的。

这里为香港再补充几个新的分析维度。

一个是我的一个香港朋友贡献的。他是藤校博士。我觉得分析得非常好,我很认同。我展开讲讲。

他指出:

——“仇中的一大部分来自教育中巩固的西方文明代表人类进步方向的大论述,而香港就是华人中实践得最好的一个地方。每次国内强调中国可以采用不一样模式的时候,都是对这种思想的冲击。”

——“往大里说,确实是意识形态层面的大冲突:究竟中国凭什么认为西方大路树的成就与方向是可以不遵循的。香港人不会这样复杂的说出来,但每次工作方式差异、表达差异、制度差异等串的时候,都是这种冲击的表面化。”

——“中国越强大,疑虑越强大。认知冲突也越强大。他们仇恨的是中国这个威胁他们本来广为接受的范式(即西方模式)的存在。”

这个分析很深刻,可以用来理解西方对中国的抵触,是同源的。为什么能够会有中国这个终结“历史的终结”的模式出现?

我展开一下。他们以西方模式为基础构造了两元对立(或阴阳对立)。西方模式就是阳,其他都是西方的反题,就是阴。西方模式带来先进、成功、自由、福祉、公义、文明、现代。其他模式则是落后、失败、束缚、贫困、不公、愚昧,诸如此类。历史在这个阴阳对立中终结。西方模式将胜出。

当代中国的出现,对这个认知范式,对这个理解,提出了挑战甚至一定程度的颠覆。

而他们就是在这样认知范式下长大的。这等于在毁他们的三观。

香港的问题比西方更加复杂。他们自认为是大中华区里最面向西方、最接近西方、最了解西方的最前沿。他们是代表文明的、代表先进的、代表高级的、代表未来的,他们代表的是终局。

这里要引入被殖民者的思维。如何在一个外族殖民社会里成为精英?当然是精通殖民者的语言,熟悉殖民者的文化,能使用殖民者的话语。代表更加先进的殖民者统治自己的同胞。殖民地时期的港英精英当然要去英国留学啦。

回归后20多年,香港的精英仍然用这样的方式统治者香港社会,高傲地俯看香港平民们。而多少能沾点殖民者“仙气”的香港平民,也会这样俯看更贫穷的大陆老乡们。150多年的殖民地历史给香港留下了深深烙印。而香港长时间的先进都一直能够验证他们的三观。

所以,为了迎合这个殖民地的认知,确证西方的先进性,香港与大陆的比较,也应该符合上面的两元对立。香港应该是先进、成功、文明、发达的;而大陆除非接受香港的模式,否则不可能更加先进、成功、文明、发达。这是他们基本的三观,是他们理解现实世界的基础。这些再加上强烈的粤语及广府人认同,共同构建了一个“香港人认同”。

大陆的崛起,香港回归并成为依附,成为大陆的旗子,就是对这个三观的颠覆。

他们当然要抵抗,通过激烈的抵抗来捍卫自己的三观。

接下来,解决问题的答案也就很显然了:他们认为,香港的一切问题,根源都出在因为香港“还不够西方”。而中国内地对香港政治建制的约束,就是阻碍香港西化的原因,就是说明香港不能更加先进、成功、文明、发达的原因。

(当然本博已经多次指出,这是一个不可证伪的话题。如果双普选可以解决一切民生问题,那法国为什么有黄丝带运动?那美国是如何成为发达国家中贫富差距最严重的国家比积累如此严重的社会矛盾的?)

但这些法国、美国的案例对对这一代香港人来说就太远了。这并不重要。他们只是在努力的用一个简单的方式,而且可能他们潜意识里觉得确实是不可实现并且不可证伪的方式,在挽救他们正在坍塌的两元对立,在挽救他们正在毁掉的三观(2019.8.15,微博)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399.html

继续阅读: 汉奸 反华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