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资本财阀豢养的公知华奸怎么把你忽悠瘸

作者:继续者张付 来处:知乎 点击:2019-09-08 21:08:36

《美国大资本财阀豢养的公知华奸是怎么把你忽悠瘸的?》——从公知华奸的淤泥中走出来

继续者思想随笔15

应该是十五年前,我是在年轻时被公知忽悠的一分子,直到我读了大量的书尤其是去美国后发现自己被当时的公知所骗。

作为一个曾经被公知华奸所骗的人,现实在一次次打我的脸,逻辑在一次次打我的脸,最终让我看清世界,认清华奸的险恶用心。

我是大华人主义者,以下用华奸代替汉奸。中国是华人的中国,中国是中华民族的中国。

我是在年轻时被公知忽悠的一分子

我确实关注过公知华奸的文章,读过《丑陋的中国人》,觉得龙应台的小确幸仿佛有过道理,看过微博大V作业本的段子,甚至阿拉伯之!春刚开始时我见到的网络流媒体文章几乎都是歌颂夸阿拉伯之!春各种好,当时的罗永浩也是公知中的封神干将…………

从04年到18年,甚至今天,跪舔美国派公知几乎占据了所有网络媒体的平台,从博客、微博、豆瓣、公众号、到知乎。人的信息获取渠道如果都被公知谎言堵死,人很难再有独立思考能力。就好比十聋九哑。我去美国后,发现美国资本控制下的媒体就是这样给美国劳动力阶层洗脑的,中国公知华奸学的就是美国资用文人那一套。

十年前,网络流媒体充斥着三峡大坝各种坏,阿拉伯之!春各种好,小国寡民各种优越中国最好快点分裂,人民才能过上幸福生活。

当时,在网络媒体的全覆盖洗脑下,真的很多人想让美国分裂中国,很多人觉得美国打进来自己就有机会成功了。当时,微博上很流行北京城老百姓给八国联军扶梯子的那几张图,暗示外国侵略者打进来,扶梯子是一种正义。当时的叛国主义,逆华人主义已经开始泛滥。

华奸公知以跪舔美国派为基本核心,由于华奸公知的发展壮大,后来也产生了跪舔欧洲派,跪舔白人派,跪舔日本派,甚至跪舔印度派,连学个屁佛都要去尼泊尔净化心灵,求个平安都要去泰国跪舔着求个佛牌养个小鬼儿——华奸公知简直让华人对华人以外的种族,全跪遍了。

除了按照跪舔对象的不同划分华奸公知,也可以按照职业划分华奸公知。华奸公知的重灾区力跨了教育、文化、法律、媒体、外语、买办商人,艺术领域的作家、导演、音乐人等……各个领域,文科生是华奸公知的重灾区。曾经微博的各种华奸公知大V,有靠抄袭起家的作家,创业做手机的段子手,有写段子的作业本,有五XX,杨恒X,王小X,于建X……

我曾经有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朋友,和他一起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的一个关于《法治与乐治》的研讨会,这个研讨会在中国政法大学一间会议室,五XX竟然是座上宾,何兵亲切的介绍五XX多有知识多有洞察力之类(实际他职高毕业)。到研讨会最后,五XX竟然开骂一个西安过来的大学老师“扯淡,傻逼”之类。——自此之后我意识到了,中国的大学沦陷了,教育部门很多跪舔外国派。

那是一个盛赞龙应台和台湾小确幸的时代,那是一个韩寒一条无意义的微薄转发上千万的时代,那是罗玉凤都能当专栏作家被摩拜的时代,那是一个苍井空被叫做老师的时代,那是一个大骂卡扎菲、箪食壶浆迎接茉莉花-革命的时代,那是一个跪舔美国白左的时代,跪舔美军的时代,跪舔日本寿司之神和日式工匠精神的时代……

那个年代崇拜蒋介石,崇拜奥巴马,崇拜民国文科大师和民国时代……

那个年代,人权高于主权提的更多,而后被白左发展成了某些狗奴的狗权等同人权……

那个年代,特别信美国NGO或者美国人打着联合国旗号各种人文社科组织发布的各种自由、人权、幸福指数报告,觉得通过这些美国人文社科网站学英语都倍儿有优越感。

我的觉悟:跪舔外国派已经是一股相当大的势力

直到我来到知乎的某一天,发现一个中国年轻人穿着日本军旗装爬泰山,被强令扒下军旗装后,我支持了扒衣的行为。终招来了知乎上百人的围追谩骂,多次建议修改我答案,删答案,修改提问,甚至有黑客过来威胁黑我知乎账号甚至支付宝账号。勉强我去顶住,

力挺日本军旗装即为正义的一帮中国男儿们轮番对我进行文革式的批斗。

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跪舔外国派已经是一股相当大的势力了,结合线下我了解的一些军迷群体。中国军迷群体里就有崇拜日本皇军的,他们玩线下活动甚至用日本战刀模仿砍中国人头,然后学着南京大屠杀杀人竞赛那几个日本士官的pose进行拍照,还哈哈大笑。

那时我就预料到了后来出现的去南京大屠杀纪念景点穿日本军装给日本军国主义招魂的事情,一定是历史的必然。后来深度了解这些人,在文的方面,他们几乎都推崇看跪舔日本派公知华奸的文章;在武的方面,他们很大比例都有学日本剑道、空手道等技击;也是从这方面,我才了解到利用体育运动、格斗项目进行肉体仪式型的洗脑,国外一直都在做,但中国没有同态防御只有一味被洗脑的份。

那个年代,连某些国内的中立文人都不得不去靠跪舔白人给自己保护伞,比如我认识的一位图书策划人被迫去在中国出犹太文化、基督教文化的书,他也很无奈,他的原话“这帮公知天天宣传国外好,很多人都觉得国内都该死了,觉得中国人干嘛嘛不行了,没办法,我也要生存”。

我无奈的摇摇头“就是这帮公知其实离开中国,活不了。”

策划朋友叹口气“他们如果去美国都是傻逼,捡破烂都是挨揍的,他们一无一技之长,二无流利的英语,去美国得饿死,得被黑人揍死。他们只能待国内靠洗脑自己同胞为生,去国外一代移民能立足的基本都是理工科的。”

“留国内那不就是癌细胞吗?”

策划朋友耸耸肩“没办法,他们势力太大,他们嘴太大,他们粉丝太多,我们逼急了为了生存也要帮他们出书了,悲哀呀!也没人管管”——“我曾经就策划了一本中国人写的,跨学科人文历史类的书,写的很有创新性;结果跑了几个出版社,有XXX,有XXX,结果这帮东西说‘我们都做版权,从外国买,中国人能写出人文学科的东西来吗?市场一定不会接受’,我TM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但是没办法呀,文人和文人机构都跪的妥妥的了”。

——我也只能努努嘴,做无奈状。

(不好意思,我有很多书要出版,所以就省去我朋友嘴中的这两个出版社吧,但可以告诉大家,都是知名出版社)

其实,如果美国建制派希拉里上来,继续注资,再坚持10年对中国的文化渗透和媒体洗脑,单靠公知华奸的能力,估计主动分裂中国的分裂党都能坐上高官,坐上资本财阀的高度了。好悬呀!世界也是比烂的,美国国内的问题,让其本身自顾不暇,减缓发力媒体继续洗脑中国了。

感谢那些更有独立人格的企业,比如华为,比如京东方;感谢那些有独立人格的作家、导演,比如刘慈欣、宁浩、郭帆;中国跌跌撞撞的挺过了这危急的一阵。

时代变了,但公知华奸还大有人在

时代变了,龙应台的小确幸变成了“《我的祖国》事件”和知乎er扒她是日据汉奸的后代;韩寒依然坚挺融资拍片,不提文学;罗玉凤还是要靠修脚维持自己的生计;卡扎菲死前的预言“你们拆掉的一面堵住难民的墙,欧洲将在烈焰的地狱中”应验,中东北非没有之春,只有动荡;跪舔美国白左者的女儿长成了easy girl;跪舔美国的睿智还在尬吹;跪舔日本工匠精神的罗永浩整了张假装在工作台鼓捣什么的头像做起了手机,最后让他的粉丝成为韭菜,让他的合作客户在亏损中学会识人,实在不应该他在公开演讲中高喊“如果有一天连傻逼都用这手机了,你们要记住这手机是给你们做的”——不说善待你的粉丝,至少你不能骂他们呀!……

人总要成熟,人总要长大。

但是,今天那些公知华奸大V都还在微博上一派指点江山状,那个众筹开饭馆坑了粉丝钱的还是在公知媒体中被广泛传送;韩寒这个伪文化符号还没有被抹去;苍井空依然还是那么多粉丝,本应该继续去当她的肉便器生涯的;跪舔白人的那帮子东西还在继续跪舔并把中国的00后10后女孩洗脑成easy girl。

正因为我被中国公知华奸忽悠过,我知道他们的厉害,他们方法就是把所有的新媒体渠道都添上他们的跪舔白人与逆华人主义言论,青年人涉世未深,只能根据看到的信息进行思考,所以他们很容易变成公知华奸的思想奴隶,变成公知华奸白人爸爸身下的easy girl。

公知华奸对于大中华所有领域从业者的独立人格都有毁灭性影响,很多技术我们可以在国外的基础上有所提高和突破,很多领域我们可以提出更创新的系统与技术方案。但是,读多了华奸公知的文章,行业从业者不是不能做,是不敢做,觉得洋人还没做呢,自己是不是做了就错了。中国大批跪舔洋垃圾的easy girl,行业逢美必跪派,都在用他们的精神与肉体给华奸公知祭旗。

世界应该是对称的,有功应有奖,有错必有罚。这帮华奸公知,还在逍遥于世,我觉得未来应该对他们进行清算。

目前公知华奸还大有人在,甚至一些透透到了教育与人文学科队伍中,被他们洗脑的人口比例还很大,必须铲除他们,否则华人永生是被矮化的,华人永生无法站起来做人,华人永生无法团结。

血债血偿,必须铲除公知华奸!严惩公知华奸!他们杀死了中国人挺直腰杆做人的信心和胆量。(作者在知乎回答了个问题:《八十年代孕育的“坏”蛋:清华大学科学史系教授吴国盛公知被知乎网友扒皮》)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17.html

继续阅读: 公知 洗脑 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