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陈世麟其实是忽悠傻逼的军统老特务

作者:竹山吃山竹 来处:微博 点击:2019-09-09 11:09:46

@中国历史研究院  发了条微博,提到民间发掘的“抗战老兵”,有的是潜伏大陆的间谍特工、有的在解放后因触犯法律被判刑、有的参加过日伪军、有的冒领军功、有的真实性严重存疑。

@中国历史研究院:【网友投稿】解放后,绝大多数抗战老兵都得到了妥善安置和公正对待。解放后被镇压,被管制的,是那些身负累累血债,死不悔改试图颠覆新政权的国民党特务和少部分中下级军官。例如该组织发掘的“抗战老兵”典型陈世麟、朱铭富等,至死依然在联系台湾情报机构。此外,民间发掘的“抗战老兵”,有的是潜伏大陆的间谍特工、有的在解放后因触犯法律被判刑、有的参加过日伪军、有的冒领军功、有的真实性严重存疑。

提到了民间发掘的“抗战老兵”典型陈世麟、朱铭富这两个人的名字,没写详细经历,这条我先详细写写陈世麟

陈世麟,这个军统老特务像忽悠傻逼一样忽悠那些“志愿者”说, “ 抗战时期参与刺杀过武汉市伪市长” (这点已经被证明可信度几乎为零)抗战后,归隐山野,行医积德,深得当地百姓爱戴 ,后来受生活所迫,不得不公开自己抗战老兵身份。就这么简单的经历,就把那些傻逼忽悠的团团转,如获至宝大加宣传,当然免不了抨击下共党亏待国民党抗战老兵。

虽然这货抗战时经历已经不可考,估计也没干啥好事或者没干事,否则也不会编个刺杀伪市长的经历。

但是这货在军统中确实是一号人物,八十年代,前军统中将,也是军统“四大金刚” 军统“三剑客” 之一的沈醉,亲自给陈世麟写证明,找共党要优待,光沈醉给他写材料这点就足以说明其建国前的经历很不简单,但是共军资料中明确记录着:陈世麟在沿江被解放军俘虏时身上带着两部电台,不能依照起义投诚人员对待。”。

香港回归前,陈世麟这个军统老特务,凭借着暗语找到了台湾情报机关设在香港的接头点,说起这个暗语,真有点天方夜谭 的意思,是印在共党报纸《参考消息》上的台湾情报机关的暗语,怎么印上去的呢?看过《参考消息》的都知道,这份报纸上没有原创内容,都是原封不动转载外媒和港台媒体的报道,台湾情报机关就是利用了这点,在台湾媒体新闻里加入暗语,然后被不知情的《参考消息》转载,在大陆广泛发行传播。找过去干啥,要待遇要补偿呗,但是也进一步说明他建国前的经历有 “料”,只是这个“料” 他可能已经带进土里去了,也可能台湾那边还有存档。不过当时在香港的台湾情报机构的小年轻也像忽悠傻逼一样忽悠这个八十来岁的糟老头子,上峰有令,这事得你自己去台湾跑一趟,怎么去台湾呢,我们也没办法解决,您老自己想办法吧。结果这老特务在香港“弄” 了条船,自己开金门去了,在台湾被晾了三年后又回大陆了,台湾那边通知这边公安去接人的。

建国后他的档案是很齐全的,至于共党是否亏待他了呢,看完下面这段后就知道了,不光没亏待,还大大优待了 :

这货在解放战争中被俘后,五零年被判刑七年,到了五七年刑满释放前夕,这货在监狱里策反了三个傻逼,成功越狱,这么急着逃跑,不简单哦。越狱后准备逃去缅甸,去缅甸找国军的“反共救国军”,也就是后来的金三角毒枭,都已经逃到楚雄了,因为那三个傻逼忍受不了山里的恶劣环境,下山找吃喝,被民兵把他们四个全给抓了,送回监狱后,其中一个被毙了,这货作为主犯只是被加刑两年,五九年刑满释放,七零年二进宫,七五年被 “平反” ,不光被 “平反” ,还给安排工作了,在昆明蓄电池厂上班,吃上公粮了,在那个年代,这可是很多身世清白的农民所梦寐以求而不得的天大的好事,甚至很多共党退伍兵都享受不到这个待遇。后来还给分了房,那些傻逼“志愿者” 最初就是在老公房里找到这个“抗战老兵” 的。

曾有政府的人来帮他落实投诚人员的待遇,让全家惊讶的是,他竟然回绝了,“后来我们才明白,他不接受投诚,是认为这样,台湾就会给他补偿。”

按照陈世麟养子 的说法,养父陈世麟和他的母亲是1975年认识的。在他小时候,这个老特务,每天七点,雷打不动,准时听收音机,还会记录一些数字,“后来开始看《参考消息》,特别认真,看后都会整整齐齐留存起来 ” 为什么呢?大伙自个想吧

延伸阅读:《审查“国军抗战老兵”,清除骗子——樊建川包装杨耀辉、刘景轼诈骗大曝光

附录:我手撕的“老兵”

@就不选七个字儿的朱虚侯

看这几天@中国历史研究院 撕那些“抗战老兵”,又想起我当年在镇里工作遇到过第一件事儿:当初我所在的镇有一位退伍老兵,当年战争年月这位老兵给一位我军高级将领当过警卫员,屡立功勋,堪称我们这双拥工作的“宝贝”。

于是乎,有人看着老兵待遇好就眼红了,非拉着他爹来我这要待遇(我当时帮忙做征兵双拥相关工作),说他爹也是老兵(还是1945年以前的),给大领导当过警卫员(不过老爷子记不清大领导是谁了),因为年代久远缺乏证据,我很客气的说这个好像没法给啥待遇,于是老头的儿子夹七夹八把我好顿埋汰。

当时,刚上班不久,我还算有点“血气方刚”,凭着一股气就非要把他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于是自己掏饭钱、交通费、复印费区省里市里档案部门查历史。

最后,查明白了,老爷子的确当过兵(还真是45年以前的),只不过是伪满洲国军;老爷子也的确给大官站过岗,这位大官就是关东军最后一任参谋长、末代伪满哈尔滨卫戍司令秦彦三郎。当我把当年苏军遣散伪满人员的单子复印件摆在这爷俩面前的时候,嘿嘿嘿.....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18.html

继续阅读: 果粉 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