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新兴公民社会领袖”带路党培训班为颜色革命储备骨干

作者: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9-09-09 20:17:57

美大使馆公开招募“带路党”遭揭批,幕后培训机构Atlas Corps内幕惊人!

林思义,察网

2017年5月16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消息,要给所谓“新兴公民社会领袖”提供一次培训的机会。这条消息一出,在微博上立即炸开了锅。网友认为,美国这是在公开招募“带路党”,大使馆方面不得不关闭评论。

美国驻华大使馆:

美国国务部愉快地宣布,为新兴公民社会领袖提供一次特别的机会,参与一个为期12-18个月的奖学金项目,地点在美国。所有参与者都将被分配到美国领先的社会变革组织。具备2-10年社会问题工作经验、大学学历、英语合格的个人都可申请。Atlas Corps已为87国的550名新兴领袖提供了支持,现正寻找申请人尽快申请这一奖学金项目。项目全年接受申请,但6月19日之前提交的申请可获优先考虑,申请2018年开始的项目。申请及更多信息请见:网页链接

根据美国大使馆的微博链接,承担此次培训的机构——Atlas Corps,也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这个Atlas Corps到底什么背景?由谁创办?他们以往的培训具体内容是怎样的?到底是不是在招募“带路党”?

本文将揭开Atlas Corps的惊人内幕。

一、AtlasCorps领导者:与美国政府、情报机构关系密切

Atlas Corps由斯科特·贝莱(Scott Beale)于2006年创办,现今斯科特依旧担任首席执行官。

斯科特曾在美国州政府、白宫工作过,并为克林顿总统服务,担任白宫政府间事务副主任(Associate Director of Intergovernmental Affairs at the White House)。

斯科特的妻子考特尼·比勒(Courtney Beale)是美国外交官,曾担任莱斯和克林顿秘书的特别助理、美国驻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大使馆发言人、墨西哥蒙特雷公共事务干事等。

斯科特是“千禧一代”的公认领袖,是“千禧年宣言:青年活动家手册”(2003年)一书的作者,他发表了许多文章,发表了关于“十个改变世界的步骤”的300多场演讲。2004年,青年投票联盟将他命名为“美国改变政治的30人”之一。

斯科特之所以能够在美国社会中获得如此高的评价,是因为,早在1996年,年仅20岁的贝莱就成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安组织)最年轻的核心主管,并负责监督波斯尼亚的政府选举,保证波斯尼亚新政府倒向美国与北约。

斯科特如此年轻就身任要职,实际上扮演着美国与北约的代理人的角色。

90年代苏联解体后,美国热衷于通过“非暴力革命”手段与暴力手段结合推翻目标国家政府。2004年,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资助下,“非暴力行动与战略应用中心”在塞尔维亚成立,用以开展“非暴力革命”,培养年轻革命分子,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和埃及组织“颜色革命”,在白俄罗斯、委内瑞拉和伊朗企图搞政变

在这个背景下,斯科特于2006年建立Atlas Corps,旨在培养全球“新兴社会变革领袖”,并与NED有着密切合作关系,为70多个国家300多名所谓“社会领袖”提供支持。

斯科特在美国获得极高的评价,如美国公民外交中心颁发的“国家公民外交奖”,如“华盛顿特区三大顶尖非营利首席执行官之一”,再如“普林斯顿大使莱曼全球领导奖大奖”。

对于斯科特而言,最重要的荣誉之一,是在2010年成为“白宫学者”(White House Fellow)。

“白宫学者”计划成立于1964年,由林登·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创办,是美国最负盛名的领导和公共服务计划之一。

成为“白宫学者”必须担任过美国一级政府官员,包括最高法院法官、内阁秘书、白宫高级官员、国会议员、军事领导人等,必须熟知美国国内政策与国际战略。

在白宫学者官网上还特地强调,白宫学者的课程之一,是研究新兴民主政体,还要研究中国与越南的人权问题,显然,对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抱有敌意:

“学者前往土耳其,波兰和俄罗斯研究新兴民主国家和国际安全……研究员研究了中国和越南的人权问题,并前往印度和巴基斯坦研究核政策和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问题。”

https://www.whitehouse.gov/participate/fellows/about

“白宫学者”计划在冷战中成立,服务于美国和平演变其他国家的政治需要,在介绍白宫学者计划的历史中,“白宫学者”官网这样介绍:

“‘真正自由的社会不能成为一个观众社会’,林登·约翰逊总统宣布在1964年10月在白宫的东部房间建立白宫学者计划。由于约翰·加德纳的建议,随后得到了卡内基公司总裁、约翰逊总统的支持。”

约翰逊认为,自由社会不是“观众社会”,显然是号召人们起来“参与”国家的政治进程,讽刺的是,也是在1964年,美国黑人发起游行,抗议美国警察枪杀黑人少年,约翰逊却不“自由”了,一开始就对黑人的游行极度反感。随着游行队伍的扩大,1967年,约翰逊终于下令对黑人进行镇压与屠杀。

支持“白宫学者”计划的卡内基公司,与美国政府和情报机构关系极为密切。卡内基基金会是最富有的基金会之一,其两任主席分别曾任美国国务院情报局局长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全球事务主任。美国冷战斗士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曾于1946至1952年担任该基金会主席。杜勒斯是“大规模报复”理论的提出人,曾任美国国务卿。卡耐基基金会为美国外交政策智库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建立提供了最多的资助。苏联解体后,卡耐基基金会在莫斯科设立了办事处。它通过俄罗斯主管私有化的副总理叶戈尔•盖达尔(YegorGaidar),向俄总统鲍里斯·叶利钦提出建议。结果,卡耐基基金会获得了中情局“特洛伊木马”的绰号。

可见,这个“白宫学者”计划入围者,主要是作为美国政治精英后备军来培养的。这个计划的入选者,都是美国政治价值观的坚定信仰和积极推行者。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斯科特·贝莱(Scott Beale),20岁就参与扶植亲北约政权、曾在美国政府工作、被美国媒体捧为青年领袖、获得“国家公民外交奖”等诸多政治意味极强的荣誉、作为“白宫学者”之一,他的政治立场,必然与“白宫学者”计划背后的美国政府与情报部门高度一致,致力于颠覆美国敌对国家,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

 

二、Atlas Corps:与美国民主基金会关系密切,培育青年领袖,旨在颜色革命

1、Atlas Corps与NED关系极为密切,长期合作,培训颠覆分子

由斯科特创办的Atlas Corps,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关系极为密切。

Atlas Corps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旗下CIPE共同推出Think Tank LINKS(领导者,创新者和知识共享)奖学金,这个奖学金,旨在培训全球所谓“青年领袖”,服务于美国霸权。

http://www.atlascorps.org/es/thinktanklinks-individuals.php

Atlas Corps和CIPE联合推出的这个项目,获得NED的大力支持。在Atlas Corps官网的一个报道中提及,项目培训对象要致力于民主与私有化改革:

国际民营企业中心(CIPE)和Atlas Corps在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支持下,推出了新的智库(LINK)(领导者,创新者和知识共享)奖学金。这一创新计划是为发展中国家的有才华的年轻专业人士提供一个机会,并对民主或经济改革问题进行研究。http://www.atlascorps.org/es/thinktanklinks.php

Atlas Corps官网毫不讳言,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IPE)通过私营企业和市场化改革,加强全球民主。CIPE是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四个核心机构之一。

Atlas Corps举办的培训班,有许多学员正是替美国民主基金会和美国国际开发署服务。事实上,阿特拉斯公司的培训学员中,在学成之后的就业去向之一,就是投身NED,比如2013年第13期培训班的这位来自南苏丹的名叫Lukudu的小哥:

这位南苏丹小哥,就通过NED参与了世界民主运动和非洲计划两个项目。南北苏丹的分裂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情,事件背后与美国黑手的干预密切相关。正是美国一手制造了苏丹的分裂。苏丹内战期间,美国为了达到在非洲东部获得战略支点和攫取南苏丹石油资源等目的,给予苏丹分裂势力大量军事援助,是其最大外部支持者。美国还对苏丹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并以苏丹政府侵犯人权和支持恐怖主义为由,在南苏丹独立后拒绝解除制裁。

2014年第15期培训班中,成员Ali,曾担任国家民主国际事务研究所(NDI)的助理项目经理,并受NED资助参与培训。

NED推出的推墙报告,在Atlas Corps看来也是学习与研究的教材。2013年7月份Atlas Corps的一次题为《白俄罗斯智囊团》的学习活动,开篇就把NED的报告《行动中的民主智囊团》作为指导教材加以引用。称:

“NED民主研究国际论坛最近发表的报告,分析了九个国家(阿根廷,厄瓜多尔,格鲁吉亚,加纳,黎巴嫩,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南韩和土耳其)的智囊团,并显示了智囊团运作背景下的异同,克服各国困难的方式和最佳做法。这一举措应该扩大到包括白俄罗斯在内的更多国家。”

显然,颠覆目标国家后,NED和Atlas Corps就试图从政界到学界扶植一批自己的代理人(所谓智囊团,又名公知),按照美国的核心利益,对目标国家进行政治模式、经济制度与思想文化的改造,保证目标国家丧失独立性,永远沦为美国资本集团的傀儡。

 

2、NED:美国第二中情局,大力支持占中、疆独、藏独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成立于1983年,是冷战的产物,服务于美国霸权,致力于颠覆社会主义国家。冷战结束后,NED依旧高度活跃,其身影频繁出现在“阿拉伯之春”、中东“颜色革命”、利比亚战乱、香港占中等事件中。

在香港占中事件中,NED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危害十分巨大。媒体获取的一份曝光的报告披露,受美国政府资助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及旗下的“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自1995年起,共投入逾3000万港元,操控本港反对派组织及大专院校,启动多个青年项目,间接介入示威行动、煽动学生抗议、资助大学从事“民主运动”。美国在港学界长达20年累积与渗透,已严重影响香港大学生。

NED还不遗余力支持疆独、藏独活动。据其公布的资料看,NED2009年对藏独组织拨款469,781元,2010年的拨款数额391,000元,同期对中国疆独组织的拨款从2009年的529,502元暴增至2010年的821,804元,其增长幅度为55%。

NED所承担的使命,正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过去一直从事的工作。唯一的区别是,中央情报局是美国政府机构,它用隐蔽的方式从事输出民主的战略,而国家民主基金会则是以非政府组织的身份公开从事输出民主的活动。美国学者威廉•布卢姆在谈到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建立时说,建立国家民主基金会就是基于这样的观念:

“国家民主基金会将公开去做那些过去几十年来中央情报局一直秘密去做的事情,以便洗去与中央情报局联系在一起的恶名”。

而帮助建立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艾伦•温斯坦对此供认不讳。他说:

“今天我们(国家民主基金会)所做的很多事情,正是 25年前中央情报局秘密去做的那些事情。”

冷战结束后,中国即成为国家民主基金会集中主要精力全力对付的国家之一。

 

3、Atlas Corps鼓吹NED成就非凡,鼓吹NED对中国的分裂工作

2013年11月份,阿塔拉斯公然高调在网站上发布庆祝“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成立30周年的消息,足可见两者的关系紧密程度。

Atlas Corps歌颂NED在国外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为全世界数千名民主人士提供技术、物质和道义支持。”

Atlas Corps这篇文章把NED旗下四个核心组织吹了个遍,长期以来,NED正是把部分经费发放给4家“核心受让机构”,即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CILS),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IPE),美国国际共和研究院(IRI),以及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再监督这四家机构将经费继续分发给最终受让人。

Atlas Corps这篇文章还特意强调来自中国西藏、白俄罗斯、朝鲜的三名颠覆分子,将它们美化为青年领袖,鼓吹民主输出,鼓吹“青年领袖”与现政权的斗争,实际上就是对中国、白俄罗斯、朝鲜现政权的颠覆:

“来自西藏,白俄罗斯,朝鲜的三位青年活动人士介绍了社会媒体对民间社会影响……所有这三个都在NED 30周年纪念活动中被列出,其中介绍了30名年轻活动家的工作。致力于人权、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在内的民主价值观输出,是一项长期的项目,需要很大的勇气,创造力和承诺,为了实现公民社会,必须对现政权进行斗争。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有幸支持数百名在100多个国家寻求民主未来的活动家的工作。”

在文章的最后称:“特别感谢Atlas Corps和NED有机会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这篇发表在Atlas Corps官网上的纪念NED成立30周年的重磅文章,充分表达了Atlas Corps与NED在政治立场、政治目标甚至行动方式上的高度一致。最后的结语直白点翻译就是,Atlas Corps与NED,将在颠覆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道路上,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http://www.atlascorps.org/blog/ned-30/

不过,从Atlas Corps借助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进行招兵买马、却遭遇惨重失败的事实来看,Atlas Corps联手NED颠覆中国的目标,恐怕没那么容易实现。

事实证明,美国特朗普上台后,并没有对中国执行所谓的“战略收缩”,更没有放弃对中国的和平演变。Atlas Corps招募带路党一事说明,美国第二中情局NED已经臭名昭著,不好公开活动,但是,它可以通过其他组织继续对华输出颜色革命。特朗普上台之后中国网络疯传的【美国从2016年11月15日开始,正式终止“一切联邦财政开支里的民主款项”】一事,是一则如假包换的谣言,这则谣言中提及特朗普的发言人“桑利加”和“加莉”,实际上也并无此二人。这则消息随后以“断公知狗粮”等标题迅速流传,许多民众接受了特朗普不对中国进行“颜色革命”的观点,疑似美国情报机构对中国发起的一场舆论战,旨在误导中国网民,消解中国对抗美国的战略意志。

培养年轻人,将青年培养成反共的“公民社会领袖”,是美国非暴力革命的核心方式之一。早在2004年,美国“颜色革命”推手之一罗伯特·赫尔维推出了《论战略性非暴力冲突:关于基本原则的思考》一书,书中认为,颜色革命的核心,是吸收学生与年轻人参加民主运动、针对警察并尝试使其中立化、使用“关键性传播者”,如宗教领袖、反对派政治领袖和教师等,以及把对民众有不良影响的一切“事实”怪罪于政府等等。从去年到今年频繁的针对中国警察的舆论战,让我们看到了“使警察中立化”的手段运用,Atlas Corps招募“青年领袖”一事,让我们看到了“吸收青年参加民主运动”的手段运用。

颜色革命就在身边,需要每个中国人高度警惕,对于那些甘愿为美国带路、万事为美国粉饰、在Atlas Corps一事上继续为美国洗白、试图将中国推向分裂与灾难深渊的公知、媒体,中国人应该对其持何种态度,相信不用笔者多费唇舌了。

小说:“民主领袖”培训班

后沙月光 ,2019-08-24 ·,后沙公众号

在目标国家之内策划“颜色革命”对美国而言,是一件一本万利的好买卖,但如何找到那些卖国求荣,形同僵尸的“街头代理人”?则是一件细致的工作。

美国驻外使馆组织的地下“民主领袖培训班”,就是这类僵尸的养成基地,表现优异的还能去美国深造,让它彻底地变成美国手中的暴乱工具。

这种人渣,就是成品之一, 它还上了《时代周刊》,那年它才十五六岁,这样一个年纪的少年,居然能对政治产生异乎常人的兴趣,培训班洗脑之厉害可见一斑。

书可以不读,国可以出卖,破坏了秩序,撕裂了社会,它们倒是可以拍拍屁股一张机票去哈佛当个保送生,去耶鲁混张文凭。可是被它们带到疯颠的青年人又要找谁要前途?

2017年5月, 灯塔国大使馆在网络平台公开发布这种公开招聘,所谓“新兴公民社会领袖”是什么玩意?大家都心知肚明。

培养起来决不是留在灯塔国闹革命的,而是要派回本国为“美式民主”传经送宝(搞事情)。当年在中东欧培养了多少?现在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又培养了多少?

走贱人的路,让贱人无路可走,两年前我果断报名了!现将经验偷偷与大家分享一下:

去报名那天,天是阴的,风是冷的,我穿着一件黑色T恤,上印三个大字“时伐革命”(我不识数),拖着一双人字拖,带着履历表,叨根香烟,就去了灯塔国使馆。

为了不让路人认出我那张帅气逼人的脸,我戴上了“V字仇杀队”的面具。

面试很顺利,管事的挥一挥手,几位西装革履的大汉就将我带到一间小黑屋。

大汉们退出后,屋里灯突然亮了赶来,我用手挡着直射双眼的强光。

一个和蔼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你了解培训班吗?”

“点开报名链接我就知道了,这是斯科特.贝莱的ATLAS CORPS。”我尽量保持着镇定。

“你对贝莱先生怎么看?”

“青年领袖,白宫学者,为全世界70多个国家培养了300多名核心带路党。”

灯光后的声音变得有些严厉,“请注意你的措辞。”

“好的,谢谢,是培养了公民社会民主领袖。它还跟民主基金会(NED)合作,最终我们都将为CIA效力,有拿不完的美钞……”

他严厉地打断了我的话,“你会说英语?”

我说:“OK,OK,OK,相当GOOD,汪,兔,碎,佛……”我突然想不起五怎么说?

他又问:“你什么学历?”

我说:“幼儿园本科,正准备攻读小学。”

屋里死一般的沉寂,空气凝结着,我连忙说:“我知道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奥克肖特的《论人类行为》加顿.阿什的《自由世界》。”我努力回忆着网上看到的东西。

他问:“不错,你了解网络吗?”

我说我有两百多万微博粉丝。

马上有人进屋,给我端来了咖啡,马卡龙,那声音有些激动地说:“你完全可以直接跳过初级班报高级班。 ”

“高级班津贴会多一些吗?”我觉得有的事情直接问出来比较好,虽然谈钱伤感情。

他迟疑了一下下,说:“包食宿,保底10000美元,还有各种奖项和升职机会。”

我又问:“我还需要做些什么吗?”

他反问:“你有受过政治迫害吗?如果有的话,可以增加津贴。”

政治迫害?我很努力地想了很久,“幼儿园大班那年,同桌TOW DOG把我推下了露天茅坑,算吗?”

他问:“TOW DOG是谁?他家是干嘛的?”

我说:“二狗他爸是个卖杂货的。“

他有些失望。

我马上补充,“他爸的表妹的老公的堂叔是镇上的派出所所长。”

”那就是受过警察迫害。“他满意地笑了笑,灯光熄灭,面试结束。

我发现我的履历表上加了一栏,“受政治迫害人士”,签完字后,他们递给我一张机票和一叠花花绿绿的生活费。

我接过机票又问:“万一我喜欢上了灯塔国的香甜空气,能不回来吗?”

几个西装大汉,做了个抹脖子动作,我马上闭嘴。

飞了好久才到了灯塔国,我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出了机场,突然有人在我耳边问了一句,“先生,普世学生妹的光盘要吗?”

接头暗号?我马上反应过来,“不要,谢谢,我只看宪政SM。”

他与我紧紧握手,马上带我进了一辆大巴,大巴里已经坐满了人,不同的肤色,不同的服装,说着不同的语言,双眼放着光芒。

我跟他们挥了挥拳头,“为了人权,请让一让。”

他们启动了三轮民主投票程序,为我腾了个座,这时学校也到了。

学校是一幢四层小楼,他们说这就是学校(基地),同车的青年们都去了初级班,共有九班,班级门口挂着一张斑驳的牌子,上写四个大字“民主宪政”,我冷笑了一声。

我被带到二楼,是中级班,门口牌子上写着:“人权斗士”,我还是冷笑。

又到了三楼的高级班,门口牌子上写着“秘制鸡汤”,下面还有一行小字“骗钱泡妞”。

四楼是什么?我一直很好奇,他们说是绝密机构“线人班”,里面有各国成名的记者,教授,专家和律师,我还不能上去。

光阴荏苒,一个学期不到,我就能给初级班当代课老师了,主要是讲一些街头运动议题发动,手势,面具,口号等技巧,重点是轮流绝食课程。

随着学业的提高,我向校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为了学习进步,我需要一对一的辅导女老师。

我希望是有个美女来辅导我,这样我才有继续努力的动力。

最好是这样的,经过长达一个月的争执,他们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

一个周未的晚上,我被一辆小车带进了一幢白色屋子,然后被蒙上了眼,香水味告诉我,辅导老师来了。

这一个月,我每天晚上都会到小黑屋里学习,熟悉的香水味,熟悉的手感。

但我心里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她有时还会说出中文来,什么“好棒,用力,讨厌”之类的。

两年时间,我顺利毕业,临别那天,校长特意将我叫到办公室。

校长说:“回中国,你明白自己的任务?”

我点了点头,“传播免煮思想,颠覆他们的国家,伟人,英雄形像,制造宗教,民族矛盾,带着粉丝一起自卑自贱。”

校长笑了笑,“这不是最重要,初级班会干,而你要负责杀掉初级班。”

我震惊了,“WHY?”

校长低声说:“在突尼斯,叙利亚,乌克兰,高级班学员,必须杀掉几个初级班学员,你这么聪明,应当懂的。”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明白,没有流血制造流血,让对方有口难辩,直到秩序崩溃,顺便减少经费支出。”

校长笑了笑,“很好,恭喜你可以回国了,到时会有人接应你,包装你。”

我心知这段经历和奖项,在国内会被高看一眼,但良心上还是有点不安。

校长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这些是你这段时间所有的不雅视频。”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

我大笑起来:“我永远不会背叛免煮的。”我想我还是太嫩了。

校长送我出门时说:“坦率的说,我们跟学员,只是主人和狗的关系,希望没有冒犯到你。”

“不介意,只是希望狗粮及时。”我平静的说。

“会的,再见,从现在起,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但有事,我们会出面干涉,美女老师会与你一同出发。”

果然,接送我的人和车都不见了,我只好独自一个拖着行李,揣着一张机票去挤地铁,前往机场。

在地铁里,我闻到了那股熟悉而浓烈的香水味,我四处寻找着美女老师。

当我找到香水源头的时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我心里开始方了,腿有些软。

在飞机上,我告诉自己,这只是相同的香水味而已,是我想多了,难道那一个多月漆黑的教室里,我是跟她……

回国的第一个晚上我就在“人和狗”之间挣扎。

为什么有的人好好的中国人不做,非要去做狗?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24.html

继续阅读: 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