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与福建福州三坊七巷文化遗产项目房地产化争议

作者:宇童大飞哥 来处:微博 点击:2019-09-10 19:08:31

1990年,大陆经济处于内外交困之际,跨国公司纷纷在观望。那一年1月16日,已经贵为“香江首富”的李超人再次应邀到帝都,受到热烈欢迎,在被会见中,领导人希望李超人多投资大陆,表示会尽力支持。

从那一年起,李超人成为全国炙手可热的爱国富豪,全国各地都向他发出热情邀请,请他过去投资,什么条件都可以满足。

彼时的大陆,实在没有多少可拿的出手的条件,无非,就是土地。恰好,李超人最擅长的是地产生意。

此后,李超人的内地生意开挂了,在帝都、魔都、深圳、汕头、顺德等等城市都拿到了大量土地,还是市中心核心地段的。最荣耀的一刻是1993年4月2日,李超人与东方海外合作成立了汇贤投资有限公司,与北京市东方文化经济发展公司签订一项合作协议,在北京市中心最繁华的王府井建造东方广场。

十里长安街,寸土寸金,全国最瞩目的地方,李超人能拿下这项目,足以证明其在内地受到的优待。

李超人在香港曾有“屋村之王”的称号,最擅长的是“旧城改造”,在内地城市拿下核心地段的“老城”,当地官员是希望他能带来时髦的香港设计,一举打造出新地标,东方广场无疑是个风向标。

那时候,内地是真穷,所以“首富”带着真金白银来投资,谁不欢迎,地方官员是需要动用关系才能请到这位财神爷的。

拿下东方广场项目一个多月后,5月13日,李超人被请到了福州,为了迎接他的到来,福州政府打出大大的横幅“热烈欢迎香港长江实业集团李嘉诚先生一行”,市委领导亲自迎接,李超人捧着鲜花,带着他那招牌式的笑容。

​李超人到福州,是为签一个大项目,那就是福州城的核心区“三坊七巷”的改造项目。所谓“三坊”是衣锦坊、文儒坊和光禄坊;所谓“七巷”是杨桥巷、郎官巷、塔巷、黄巷、安民巷、宫巷和吉庇巷,还有一条南后街。它的来历就很久远了,最早在东晋末年就有雏形。五代十国闽国的建国者王审知,还是大唐威武军节度使时,在大唐天复元年修建了一座城池“罗城”,城墙为夯土包砖,方围40里,开八个城门,城内居民居住地以三坊七巷一条街布局。

可以说,三坊七巷就是最早的福州城,历史沉淀深厚。三坊七巷是福州的经济中心,南后街商贾如云,行人如织,生意兴隆,又是闽地的文化圣地,曾有不少刻书坊、书肆和裱褙店。清末举人王国瑞曾赋诗:“正阳门外琉璃厂,衣锦坊前南后街。客里偷闲书市去,见多未见足开怀。”

把它比作帝都琉璃厂了。

三坊七巷的辉煌一直到近现代,里头有沈葆桢故居、林觉民故居、严复故居、欧阳氏民居、小黄楼、林则徐之子林聪彝故居、二梅书屋、陈承裘民居、水榭戏台。单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就有11处,1600年历史,200多座明清时期民居,中国古代城市中里坊制的典型代表,被专家誉为“可申报世界遗产”的,历史文化价值怎么说都不为过。

当时福州的一把手是位“文化经济”的高手,在河北正定县任职时,就开创了旅游业“正定模式”,通过招商引资,将央视《红楼梦》拍摄地落地正定县,打造出“荣国府”景区,电视剧热播后,游人蜂拥而至,仅一年就收回了投资,“荣国府”景区极大地带动了正定旅游业的发展,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成功之作。

所以,他到福州后得知市文保单位林觉民故居面临被拆,就在1991年3月10日亲自主持召开福州市委市政府文物工作现场办公会,决定对林觉民故居进行保护和修缮,并议定了“四个一”机制:成立一个文物局、一支考古队,增加文物部门一颗“印”、每年安排文物修缮经费100万元。

光有保护还不行,还需要在保护中开发,所以当时福州准备把三坊七巷也开发起来。能请到华人首富来开发,自然是一件好事。根据规划,三坊七巷将改造成集文物、旅游、文化、商贸、住宅、娱乐于一体的街区,带动福州的发展,在保留福州的历史底蕴、文脉的同时,发展福州经济。

福州是诚意满满,与李超人的长江实业(福建)有限公司(后改名为福建闽长置业有限公司)(闽长公司)就三坊七巷范围内的661亩地签订房地产开发合同,每亩地价98.95万元,合计6.5亿,把“三坊七巷”的土地使用权出让给了李超人。

李超人也是给足了福州面子,表示要投资35亿港元改造和重建三坊七巷,5到7年内完工。在签约时,他对当时的福建省委书记陈光毅说,李家的祖先有几代在福建莆田居住、生活过,他自己可以说是半个福建莆田人。

按理说,老乡是不会亏对老乡的,特别是从福州一把手到省里都给足了支持。

1993年8月,项目奠基,李超人亲自参加奠基仪式。闽长公司请香港的设计师做改建规划,拿出了一份方案:三坊七巷原共有古建筑268处,开发改造工程保护其中42处古建筑、名人故居和36棵古树名木等,其余老旧的民居集中搬迁保护,所需费用由闽长公司负责,在腾出的土地上,盖一圈38层的高层住宅,小区中央设计一幢巨大的中央商场,其他是绿化用地。

闽长公司的方案一经公布,立刻引起了文化保护学者们的强烈反对,长期关注三坊七巷的著名文化遗产保护专家阮仪三就是一位。李超人的首席顾问、香港著名建筑师陈藉刚听说后,专门找到阮仪三征求意见,阮仪三劝他放弃这个项目,深受触动的陈藉刚坚决请辞,退出了设计,不再参与“三坊七巷”的改建。李超人只得找人接替陈藉刚,继续动工,不断拆掉老宅。

项目的进展逐渐偏离了“开发老城,以文化促发展”的初衷,1995年10月27日,一把手主持召开福州市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会议通过了《福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条例》,条例规定“三坊七巷的保护性建设,应保持其传统空间格局、坊巷结构”。只是,一年后,福州原一把手升到省里,市里一把手换了人。

到了2000年4月,阮仪三受邀上崔永元的《实话实说》节目,在节目上,他痛陈“三坊七巷可能保不住了”,他说:“这么一个完整的历史街区,很好的三坊七巷,结果给爱国侨全部弄光了。我说爱国华侨不爱古建筑,我是真没办法。”

节目播出后舆论哗然。两个月后,当时的建设部给阮仪三打了个电话,让他去一趟帝都,时任俞部长亲自主持召开专门会议,讨论“三坊七巷”问题,会上要求“三坊七巷”的开发工程全部停止,重新规划,重新审定。

之后,李超人将三坊七巷项目转包了出去,2003年,换了主人的闽长公司一期72.12亩地的开发建设工程完成,衣锦坊以北的大片老宅被拆除,在老宅的瓦砾上,修建了4座13层商住楼,被命名为“衣锦华庭”,很普通的南方商住两用楼,在一片老宅中突兀耸立,很不协调。

三坊七巷的古街区被削掉一角,加上三坊七巷南侧的光禄坊和一街之隔的吉庇巷被辟为马路, “三坊七巷”实际上只剩下“二坊五巷”。

各方意见更大了,2004年,福建省政协与省民盟、省建设厅、省文物局组成联合调研组,在福州市进行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与中心城市建设”专题调研,调研结果是:认定三坊七巷的一期保护改造工程从根本上破坏了原有格局和历史风貌。

时任福建省委代理书记、省长卢展工将这份调研报告批转给省市有关领导阅办,福州市政府领导表示,将积极采纳政协委员的意见和建议。

2005年12月,经过多年谈判,福州市政府与闽长公司终于终止了“三坊七巷”保护改造项目合同,政府收回“三坊七巷”土地使用权。

在签约了12年之后,合同终止,但三坊七巷已经遭到了破坏,为了修复破坏,2006年开始,福州市政府筹措30多亿元巨资,着手进行三坊七巷的修复保护工程。

受损的不仅仅是三坊七巷,还有曾打算把三坊七巷复制“正定模式”的前领导,1993年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三坊七巷最后成了这模样,所以24年后,在帝都新版规划纲要里,北京核心区的“旧城”改成“老城”,不让再拆了。

福州往事,在李超人那大概只是一件小事,因为李超人很忙,一直都是内地各级的座上宾,在内地不断拿地,还拿的是最稀缺最好的土地。当时内地的地产商还远没有今日的雄厚实力,港商攻城略地,占据了城中最好的地段,那是他们的黄金年代。

2000年,魔都第一豪宅区古北新区计划启动二期建设,由上海国企操刀,准备再造上海城市名片,其中,位于古北路黄金城道路口的地块是整个二期黄金位置,这个地块,被让给了李超人。

2005年,魔都地铁4线换乘站世纪大道2-4地块招标出让,最终,李嘉诚和陆家嘴集团各获一半土地开发,楼板价12000/㎡。

2006年魔都真如城市副中心推出核心地块,在两条地铁线交会站上,李嘉诚以22亿底价拿下,楼板价3055/㎡。当时普陀区认为李超人会把真如建设成媲美梅陇镇的高级写字楼和商场,更会建设300米高的浦西第一高楼作为长江实业的内地总部。

2007年,李嘉诚以楼板价10400/㎡从陆家嘴一级开发商富都世界手中买下陆家嘴X3-2地块,该地块与金茂大厦相邻,是富都世界在陆家嘴核心区的最后一块地。

李超人的长和系一举成为内地的大地主,最高峰时,长和系在全球拥有2092万平方米土地储备,其中中国内地土地储备为1652万平方米,中国内地土地储备占整个长和系的78 .96%。李超人的泼天财富,除了香港的地产,垄断港岛的供电、隧道、码头等公用事业,就得益于内地的土地储备。

领导们希望华人首富作出表率,在土地上再出地标。

但和福州的领导们遭遇的一样,李超人让魔都的领导们也失望了。古北项目一直拖着拖到最后一个开发,李超人把黄金城道、古北路沿街商场、店铺全部散卖,本来高大上的规划,变成了只能开小型超市、兰州拉面、羊毛衫市场。

就算建成的,也在2014年前后起,被李超人陆续变卖。

世纪大道2-4地块拖到2008年才开始环评,2011年3月才正式开工,建成投入没多久,李超人把整个项目以50000/㎡的打包价挂牌叫卖转让,最终在2016年转手,李超人净赚百亿。真如城市副中心地块,在囤了九年后,李超人把地块切割成小面积散卖的廉价公寓式办公楼。至于陆家嘴X3-2地块,李超人拿地7年后,把以82000/㎡的价格卖了。

2014年至2015年,李嘉诚通过转让资产或其他方式套现近800亿元,还将旗下的公司注册地由香港迁往了开曼群岛和百慕大群岛等离岸金融中心。

当时江湖传言“李超人要跑了”,舆论热议纷纷,连央媒都出来评论“不如目送”。

重压之下,李超人接受了内地媒体的专访“辟谣”,在专访中,李超人说一段很值得玩味的话:“香港需要寻找未来,大陆需要寻找未来,大中华区需要寻找未来,全世界都需要寻找未来,但是我需要寻找的只是利润。对我来说,谁是趋势、谁利润更大才是我要考虑的,而不是空洞的政治考量和虚假的道德说教。不要试图让商人去承担国家的政治责任,也不要试图用政治去影响商人的经营理念。”

显然,他忘了过去20多年里,各地领导因他是华人首富而给予的各种便利和机会,领导们觉得他是可靠的爱国富商,给他便利,是双赢的,没想到的是,至始至终,李超人都是冲着自己利润最大化而去的商人,只要自己的利润,自诩从不做亏本买卖。

眼里只看着自己的利润,那就只能同甘,不会共苦。趋势稍有变化,他就,跑了,并且跑得理直气壮,让各地首长们笑脸相迎,阴脸而送。

一个小小的细节是,在20多年里,李超人过去来帝都,都是与最高层谈笑风生,可2008年,某位赴港最后一次单独会见李超人父子后,2012年后再无单独会见李超人的公开报道。

而1993年,在福州,他曾真诚的迎接过李超人,希望他能改造好三坊七巷。

 

网友亲历:

1995年的时候,去衣锦坊的工地上现场学习,能看见的地上挖开的土方断面层里的文化堆积层层层叠叠,1.5米的深度内就有近十层之多,就觉得可惜,接着在工地上看见一块明朝的圣旨碑被打断成几截,成为工地水沟的盖板,顿时觉得怒发冲冠。

一位学中国文化的同学得知此事后,趁月黑风高,用三轮车分三次把残碑拉回存放于区文化馆。

而该地块李嘉诚自从拆迁和土方施工后就按兵不动,坐等涨价,围墙内只见荒烟蔓草,据说该土地还被李抵押给银行换取流动资金去其它地方炒地皮去了,到了2000年房地产市场暴涨后李转手大赚一笔,也就是说李家利用了他的名头和影响力,几乎是空手套白狼地从正在辛苦地发展经济的中国榨取了利润,还抬高了地价,然后拍拍屁股跑了。从此只有不齿了。

李嘉诚发声 到底谁该给香港人“网开一面”?

 2019年09月12日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近日,香港富豪李嘉诚再发声,称政府应该对“未来的主人翁”网开一面。

法治社会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香港少数“未来的主人翁”在街头非法集会、殴打路人、围攻警察、纵火烧街……种种暴行不一而足。提出对这样的人网开一面,无非就是纵容犯罪。这可不是“为香港着想”,而是看着香港滑向深渊。

针对李嘉诚的言论,香港特别行政区首席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0日说,不评论个别人士的发言,但法治是香港重要核心价值,政府一直坚持,违反法治的行为不应受到认同及支持,政府坚守违法要依法追究的原则。

特首不评论,但网友们可没放过李首富:

有网友回忆起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李嘉诚恪守法治契约精神,坚持向小业主追债,他们向李首富发问:怎么当年没见你给香港市民“网开一面”?

还有网友更直接:把李家的楼盘打折卖给“未来的主人翁”,这才是真正为香港好。

这个夏天发生在香港的修例风波,探寻背后的深层的社会根源,高房价无疑是其中重要的一个。

虽然不同地段有不同的价位,但香港的房价基本都在一平米20万港元以上,随便什么房子的租金都是每月1万以上,而香港大学生刚毕业的平均工资,也就是1万多港元。不仅买不起房,就连租房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大部分人只能与几个朋友合租,或者住在“劏房”中。

“劏(tang)”,在粤语中是割开的意思,“劏房”,顾名思义,就是一套公寓被隔成很多间,对于这种房子,我们有个更为熟悉的名字——群租房。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字,仅在逼仄、拥挤的“劏房”中就居住着20万香港市民。除了“劏房”,香港还有“笼房”“鸽房”“棺材房”,看名字,大概就能想象这些香港市民蚁居的状态。

在当下的香港乱局中,不少香港年轻人把房价高、租金贵的不满甚至愤怒发泄到了政府头上,但不得不说,他们的发泄,也许搞错了对象。

让住者有其居,关乎民生,关乎700多万香港人的生计,翻看自22年以来的施政报告,房屋和土地供应一直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头等大事。如何让更多的香港人住得起房,始终是首席行政长官千头万绪的工作中最紧迫的那一个。

去年,特区首席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出多项增加土地供应措施,最大的设想有两个:一个是在大屿山周边填海造岛,可新增最多40万个住宅单位,容纳110万人居住,这超过香港总人口的1/8;另一个是开发新界340公顷棕地,提供6万个香港人急需的中小型住宅单位,其中6成为保障住房……

可以说,任何一个设想如果变为现实,都将极大解决香港市民的居住问题。但是目前设想仍是设想,并没有任何变为现实的迹象,因为来自各方面的阻力——无论是填海造岛,还是开发棕地,总是会有各种环保组织、NGO、反对者站出来,“从香港的未来考虑”“理性发声”,导致这些和香港民生息息相关的议题在相关程序中久议不决,推进得困难重重,希望在一天天的拖延中变得渺茫。

有人说,各种利益集团打着“保护环境”“担心政府财政”之类的旗号出来,其实就是想维持香港的高房价,喊着最高尚的口号,来掩盖自己损人利己的目的。香港楼宇的“天价”对谁有利,答案或许并不难猜。

香港并不是没有地。新界那些大片没有开发的棕地就是最好的例证,实际上,全港棕地大约有4200公顷。有人说香港土地一半是山地不适合搞建设,但如果看看内地的山城重庆就不难发现,山对于建设居民住宅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而这些土地上有太多的利益纠葛,在利益集团的阻挠下,计划通过城规委、法院的重重关卡,机会微乎其微。

既然棕地开发有些“水中望月”的感觉,政府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填海建岛上,林正月娥更是直言,东大屿填海造岛的“明日大屿愿景”是本届政府的重点工作。但造出一片陆地来,也依然遭到了无情的阻挠。

去年香港为了推广这个计划,出了一个宣传片,给宣传片旁白的是我们熟悉的香港明星刘德华。反对者立即蜂拥而至,网上充满对“刘天王”的谩骂。政府想推行的,反对派不问青红皂白一概反对,当时鼓动民众谩骂刘德华和填海计划的人,现在却鼓动着民众把住无所居的愤怒发泄到政府身上。

楼价高企对香港的影响,除了民生和堆积的愤怒,还有更多——

住的问题扭曲了不少人的价值观,很多年轻人的目标就是尽量赚钱买楼供楼,一切都在向钱看,香港人也背上了“目光短浅”的坏名声;

高企的房价扭曲了香港的经济结构,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香港富豪三分之一以上都经营房地产,对金融和房地产的过度依赖让香港经济的抗风险能力很低;

过度依赖房地产业又进而限制了创新,十年前就有望拉动香港创新提升的“数码港计划”,提出不久就在反对派的抵制下变作了地产项目……

在香港这个充满动荡的夏天,在全球经济这一轮增速放缓的凛冬,回看香港房屋、土地问题,没有一个时候比现在更加紧迫,这关系着香港人的切身利益,关系着香港经济的健康发展,更关系着香港的未来。

香港民建联近日提出动议,呼吁特区政府援引《收回土地条例》,将目前处于私人名下的部分闲置土地收回并用于公屋建设,弥补普通市民住房的紧迫缺口,以期3年内取得实效。这个动议也是去年林正月娥的施政报告中所提到的内容。

民建联还在港媒刊登大幅广告,8个字的标语尤为醒目——

收地建屋,刻不容缓!

不知“李首富”看到这8个字了没有。不知这次反对派还会不会喊着高尚的口号跳出来,阻挠香港人的生计,把香港的路四面堵死。不知和“李首富”一样的囤地圈钱的房产商们,这次会不会对香港市民“网开一面”,对香港的未来“网开一面”。

最后,还是想再重温一遍刘德华在那个宣传片中富有磁性的声音:我们见过充满朝气的香港,我们也见过停滞不前的香港。你想下一代,见到一个什么样的香港?

长安观察:李嘉诚前后矛盾,词钝意虚,矫揉造作

因“网开一面论”遭猛批后,李嘉诚通过旗下基金会发表了一份声明——

对于李嘉诚于9月8日在慈山寺的言论被曲解,李嘉诚13日通过发言人表示十分遗憾,并指多年已习惯了那些莫须有的指责,永远会虚心接受批评,但最为重要的是“宽容不等于纵容,不等于无视法律程序”……

声明不过百余字,可字里行间满是委屈。一边称言论被曲解,指责是莫须有的,一边又不忘找补两句。前后矛盾,词钝意虚,不免给人一种矫揉造作之感。

话又说回来,是大伙儿阅读理解能力堪忧,错怪了李先生吗?

先看其之前是怎么说的——“执政者亦都能够,对我们未来的主人翁亦都能够网开一面,虽然法律与人情有冲突,但任何事,在政治问题都要两方面,大家能为对方想一想,好多大事能够化为小事。”

然而,其口中“未来主人翁”是谁?侮辱国旗、打砸抢烧的暴徒?面对种种罪行,不谈惩治,却高呼“网开一面”,要求“大事化小”,如此无视法治的荒谬言论被批,何来委屈?

更让人失望的是,李先生本想给自己打个圆场,却又抛出了“宽容不是纵容”之说。试问,不聚众滋事、打人纵火,何需宽容?光天化日违法犯罪,又怎能宽容?

在依法止暴制乱的关键时点,无视暴行妄言宽容,就是无视法治,是最大纵容。由此来看,“宽容论”其实是“网开一面论”的延续,只不过隐晦一点罢了。

再进一步看,算上这两次,这是李嘉诚第三次就香港局势发声,但每次风评都不佳,为何?

回看其首次发声,两个版本,一个“摘瓜哲言”,一个“因果论”,表态不明,弯弯绕得厉害,给人“巧言令色,鲜矣仁”之感。

前些年,“李嘉诚跑了”的传言四起,李先生直言,“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

街头暴乱持续三个月来,香港经济大受影响,此时李先生把“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抛在一边,跳出来要求“体谅大局”“大事化小”,是为了“香港稳定”,还是自身利益?

心有“未来”很好,但香港未来的主人翁,绝不是这一撮暴徒;香港的未来,更不是他们能左右的。大是大非面前,大人物还是莫和稀泥的好。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29.html

继续阅读: 政策 资本家 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