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部分媒体的堕落,揭示肮脏媒体有多脏,别神化媒体和新闻自由了

作者: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9-09-11 12:25:08

社会有多堕落,媒体就会有多堕落。媒体是社会结构平常一份子,有其功用,也会有其负面问题,下做起来没底线,就别抬高神化这批普通人了,让里面的人渣滥竽充数。香港案例很生动。

煽动革命港独最起劲的是轮子党。丫矛头对准中央。其次是苹果日报,目前丫们公然称警察为恐怖分子,制造仇视敌视警察事件。最后是新冒起的立场新闻,丫煽动仇视警察,煽动本土意识香港自决。这三家分工很好。。

现在闹的最起劲的是大部分香港人都不看的新唐人大纪元轮子党。不少临时演员无毒辱骂警察的估计很多都是轮子党花钱雇的。

你看文学城,谈香港最起劲得就是新唐人,大纪元那些。外加RFA和VOA。最近文学城估计大家看到这些媒体的新闻,直接不看了,就找了这些媒体的马甲媒体,比如看世界之类的。【虎武帝】

据文汇报2019年9月4日报道,香港警方在旺角采取驱散行动时,有身穿黄色反光衣的“记者”,涉嫌趁乱袭击警员、企图抢夺嫌犯,被警员用胡椒喷剂驱散。在此之前,香港警方9月1日在西环以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逮捕6男2女,现场还搜出多张疑似假记者证。

对于警方“假记者”的指责,香港记者协会不仅没有正面回应,反而“反咬一口。香港记者协会在9月8日发布联合声明,指责香港警方向记者“喷洒胡椒喷雾”,并要求警察“正视”。随后香港“记协”号召记者在出席警方例行记者会时穿戴防护装备以示抗议,并在记者会开始前,由记协代表宣读联合声明抗议香港警方“攻击记者”。

此次打断内地记者提问的记者,也穿着反光衣戴头盔。

面对香港记者打断内地媒体记者的行为,香港《大公报》在9月9日的社论中指出,昨天警方记者会出现的一幕“令人发噱”,恰如一面镜子,映照今日香港社会的黑白混淆,反映新闻行业的鱼龙混杂,更凸显假记者与黑衣暴徒狼狈为奸的冰山一角。

大公报评论指出,黑衣人与暴徒是一伙的,穿上反光衣就是记者,脱下反光衣又变回暴徒,角色可以不断切换。这些记者无非是为“颜色革命”服务,不仅严重破坏香港的法治、文明、安全形象,也毁掉记者的尊严,暴露记协的邪恶。香港要拨乱反正,新闻行业清理败类也是应有之义。

延伸阅读:《文学信息战:美国情报总署雇佣张爱玲背后的冷战媒体美学驻港办事机构》、《资本控制下媒体的舆论专制》、《美国白人控制日本机制总结——媒体文化审美、政客、黑社会、经济的全面控制》、《香港《苹果日报》上至老板下至主要采编人员都持外国护照》、《香港暴乱颜色革命由米国和台湾等外部力量组织和领导》。

附录:新闻自由旗帜下的香港媒体黑幕重重

徽剑 · 2019-08-17 · 来源:徽剑

在香港真理部是掌握在反对派手中,所以你说什么都是白搭,就这么简单。

今天谈谈香港的新闻媒体问题。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只要不是那种偏见到了极致,或者别有用心的人,都能觉察到香港媒体的问题。

有观察人士指出:

香港媒体问题,其实说到底还是主流传媒的问题。第一个见血的不是暴徒,是警察,6月12日晚上一个警察流血满面,主流媒体有报道吗?轻描淡写就算了,反过来警察执法,打催泪弹的时候就拼命把它渲染,警察被人打倒在地的时候,主流媒体的镜头马上就不拍,整个民意就被营造成警察过多暴力,造成支持暴徒的人越来越多,鄙视警察的越来越多。

暴徒们在冲击警方时候,一批穿着所谓记者字样的人,站在警察和黑衣暴徒中间,镜头专门对准警方,警方有任何动作,就举起相机拍摄,而黑衣人任何动作,都视之不见。甚至故意阻挡警方的行动,当警方采取措施的时候,就抨击警方干预新闻自由。

有人早就指出,如果这种所谓记者,去采访两军交战,站到两军阵地中间,早就尸骨无存了。真正的记者,应该是旁观者,站在旁边,两边都拍。

事实上有人指出,所谓的记者证几十块钱就可以买到,为此香港记者协会矢口否认。不过还是让人拍到了,几十块钱可以买到记者马甲!

 

三十年前就有预谋

8月4日晚,大公报记者在铜锣湾暴乱现场正常採访期间,遭一群暴徒围攻、殴打和抢劫。同日,无綫电视台记者到观塘採访期间,采访车多处遭损毁,司机及记者身体多处被人打伤。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则发出严正声明,强烈谴责暴徒针对新闻工作者的暴力行为,指出“不仅严重干扰了记者的正常新闻採访,以及社会各界对事件的客观了解;更侵害记者的人身安全,此种暴力行径本身已构成犯罪”。

但是所谓香港记者协会不发一言。

这里,不熟悉香港情况的人一听“香港记者协会”,可能会感觉这个机构很权威,充分代表着香港记者群体。实际上,香港记协只是香港记者行业众多工会中的一个,多年以来维持在548至643名之间,不足香港记者总人数的十分之一。去年,香港记协流失的会员更多达179名。

其他的香港记者从业协会还有

香港外国记者协会、

香港报业公会、

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

香港体育记者联谊会、

香港经济记者协会、

独立评论人协会等,

以及各报业集团的协会,

.......

数量是很多的。

这个协会正事不干,但是倾向性的事情可干了不少。这还要从头说起,

以前的香港记者,是必须持有香港政府新闻处的记者证的,不是你自己活着媒体说你是记者,你就是记者。回归前香港政府新闻处负责核发记者证。但随着回归的临近,港英政府有意识地把各种官方权力下发、消解于民间。

回归后,香港政府新闻处只是特区政府的公共关系顾问和政府出版及新闻机构,不负责签发记者证。

这一件事看上去似乎很简单,但是我们今天就会发现,埋下了个地雷。

记者证主要由媒体机构自行发放,香港记协也拥有签发权。据有消息指称,这个只有不到五百名会员的香港记者协会的记者证发出去2000多份。

一大批不是记者的人,拿出所谓记者证,传上几十块钱买的记者马甲,就冲到黑衣人的第一线。

这种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些在一线的“记者”会看上去有意无意地干扰警方行动了。

英国人埋雷,从签订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协议时候,就开始了。

在80年代中后期,港府出台的《本地报刊注册条例》、《管制淫亵及不雅物品条例》、以及《公安<修订>条例》等,都是比过去放宽了对主要是印刷媒介的各种限制,如发布虚假消息的条款被撤销,《不良刊物》收窄为“淫亵”及“不雅”等。

现在我们看到的苹果日报等,也正是利用了这个宽松的环境,无所拘束,致使有违道德和法治的现象诸如色情、暴力、虚假新闻等内容不断出现。

1991年6月港英政府通过《人权法案条例》,大大放宽对言论及新闻自由的法律规范,同时还规定以前的任何条例若与《人权法案》有所抵触的都必须作出修订或撤销。

发展到今日,一句所谓新闻自由,媒体就可以随意歪曲报道,乃至造谣。在当年港英时代,谁敢?

1998年,香港一名妇女不满其丈夫陈健康在深圳包养情妇,把两个亲生儿子从14楼抛下,随即跳楼自杀。《苹果日报》为了搞出所谓独家新闻,拿出5000港元让陈健康北上寻欢,然后也推出一系列陈健康“左拥右抱”图片。经过大肆渲染后的陈健康引起了万人唾骂,陈本人尝到苦头后,转过来抖落出某些传媒用金钱作诱饵的内幕。真相大白后,舆论哗然。《苹果日报》全版刊登为此事的道歉启事,公开承认处理有关陈健康的新闻一事编排及手法不当。

2000年《苹果日报》记者涉嫌贿赂公职人员事件又是一个突出的例子,这是近年来香港首宗记者因工作关系犯刑事罪行而被判刑。香港廉政公署拘捕了《苹果日报》记者刘江群和警察通讯员杨启兴等2人,并从《苹果日报》办公室检获到42份罪案报告。两年间,刘江群总共给两个警员30.8万港元,以“交际费”名义从报社那里报销。

香港记者杜宝琪就曾对以青少年为销售对象的《苹果日报》作了抽样调查,时间是从 1999年7月1日至12月31日,便统计出有61天的头条涉及色情、暴力或血腥的内容,平均三天就有一次!

这样的事情,在港英政府时期,根本没有媒体敢干,但是现在一些媒体在大干,可是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仅仅是当事人受到处理)。

所以说,加大对这些媒体的违规处罚行为,决不允许以新闻自由的名头行非法之事,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海外势力早就渗透进了香港媒体。

我之前写的关于索罗斯的文章,早就说了索罗斯的开放基金会,原文见这里:索罗斯对中国都做了哪些见不得人的事

“开放”项目除了于港大法律学院推广外,港大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亦是合作伙伴。根据“开放”网站介绍,港大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前总监兼创办人陈婉莹是“开放”的环球董事会成员。索罗斯及他的子女Alexander Soros、Jonathan Soros及 Andrea Soros Colombel都跻身“开放”环球董事会,去年退休的前港大新闻系教授陈婉莹与索罗斯及其家人共事。陈婉莹亦兼任“开放”旗下的“媒体发展投资基金协会”Media Development Investment Fund Association董事和“媒体发展全球论坛”Global Forum for Media Development的指导委员会董事;科技大学人文社科院院长James Z.LEE是“开放”高等教育支持计划的指定主席、经济学家Aantole Kaletskyogog出任环球董事会成员、前《南华早报》主编蔡翔祁则是顾问委员会成员。

“开放”策划多个培育公民领袖计划,都于港大法律学院及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推行。

国际事务全国民主研究所(英语: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简称NDI)建立于1983年,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下属机构。

像2005年进行针对曾荫权的民调,问题是“假若明日举行行政长官选举,你会投票给曾荫权吗?”然后NDI报告引用该份“民调数据”。2016年,NDI又拨款近8万港元举办专案研讨会等,主题则是围绕立法会选举,目的是带出两份“预定民意”,即“51.3%的人支持2020年全面取消功能组别”及“46.6%的人反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不改变2016年立法会选举办法”。这份民调后来没有公布,被质疑可能作为美国人内部资料使用。“港大民意研究经理”李伟健日前承认,的确曾收NDI的钱做民调,并按金主意思叫停公布民调结果。

网民留言说,这个民调根本只是用来攻击政治对手的工具。有港媒27日称,钟庭耀的“民意研究计划”为什么总是得出“不当中国人”和不利于建制派参选的结果?

壹传媒的老板黎智英,更是深度参与乱港事情。

上个月,黎智英在美国先后与美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及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见面。他公然要求美国政府干涉中国内政,狂妄扬言美国介入香港事务。

上世纪80年代末,黎智英就参与到了政治中。他利用自己是服装大王的身份,为暴乱分子免费提供了20万份标语T恤。此外,他还曾多次被曝出为反派势力贡献政治“黑金”,数目高达数十亿港币,是反对派中有名的“金主”。

2008年汶川大地震,李嘉诚捐出1.5亿港币救灾,却被《苹果日报》公然讥讽,甚至用“天谴”诅咒地震罹难者。

香港回归以来,每当政坛风起云涌或到了关键时刻,都能看到壹传媒为反对派摇旗呐喊。在反对派发动游行前夕,《苹果日报》势必会连篇累牍地动员港人上街,不仅详列游行时间和路线图,更会明列游行口号与诉求,以及说明游行期间的各种注意事项等,“完全是示威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这家伙最近被宗亲顺德黎氏剔除出族谱,声明说:“黎氏列祖列宗在上:今黎氏逆子智英,祸乱中国香港,黎氏蒙羞,故开祠堂,祭先人,剔除出族谱,之后智英此人一切行事与顺德黎氏无关!”落款2019年8月9日。

不过这家伙恐怕不在意。

 

我们总结一下脉络其实就能发现这个大布局

1、确定香港回归后,港英当局开始放松新闻管理(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媒体乱说)

2、一批乱说的媒体开始做大(因为只要你有新闻底线,肯定要查证等,不能乱报道。这样正规媒体无法跟乱说媒体竞争)

3、海外情报机构资金开始扶持反中媒体,让反中媒体做大(普通媒体需要考虑自己生存问题,政治性媒体没这压力。壹传媒在香港最近五年都是“仙股”,就是一股股价不到一块港币)。

4、搞事的时候,这些媒体(也包括协会、媒体研究等单位)就全部跳出来了、。

有评论说:

整个媒体都掌握在反对派的手里,你看电视新闻每天报道内地负面的多,还是报道正面的多?这是个耳濡目染的过程。有没有负面不重要,重要是媒体怎么扭曲报道这个才重要。在香港真理部是掌握在反对派手中,所以你说什么都是白搭,就这么简单。

港英政府在回归前埋了不少雷,就像在克什米尔地区埋的雷一样【hotmouth】

这些雷傻子都看得到,不拔是因为什么?你猜【yzlbei】

我老人家悬崖勒马,前几天被迷惑什么去中心非组织无领导,现在明白过味来了,凡是提到此等词语的媒体,基本上都被渗透了【炕席】

乡岗的所谓自由回头一看,也就是笑话。在人员素质和社会需求没达到一定条件时,奢谈自由就是动乱的前奏。【qmgyc】

这些自由媒体有利益集团给他们派钱买立场,政府显然不敢发钱买公义,所以市场上这些狗仔的价格和门槛是很低的【dc3】

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一定要赶快出台,对于那些在《苹果日报》上刊登广告的企业,都纳入不可靠实体清单,不得在内地经商,也不得与内地企业交往,这样就会从经济上搞死《苹果日报》!【海无涯】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32.html

继续阅读: 媒体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