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孩子千万不要去香港上学的五大原因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9-09-21 18:58:04

下面前两篇文章发于2014年,介绍了香港大学劣质低级的宿舍文化,以及当时香港学校已经开始冒头的反华氛围,这都是内地学生明显不应该去香港上学的理由。而这几年形势更加恶劣,2019年更发生反华暴乱,见下面的《我非常后悔没有留在内地读书》。搜易总结起来有5个不应该去香港上学的原因:

  • 香港随着反华势力猖獗,香港优势快速流逝,为什么你要去一个注定沦落的地区去念书呢?
  • 香港大学现在有极强的反华政治氛围,严重影响了大学质量,牛人陆续流逝,香港诸多大学迅速变成本地人自娱自乐的菜场大学,为什么你要去注定衰落的学校去念书呢?
  • 随着香港反华通识教育滋养的畸形年轻人进入大学,大陆学生在香港大学的处境更加恶劣,遭到很大压力,有些心智不坚定、容易被吓唬的孩子,还可能被对方拉进反华圈子,最后被记入档案,永无出头之日。
  • 随着香港和香港高校光环的飞速流失,学生毕业后求职,不仅没有优势,还会被另眼歧视,唯恐有政治黑背景,影响自己,导致职业发展受重创。
  • 最后是下文提到的,香港大学劣质低级的宿舍文化。这鬼地方地小人丑还多作怪,行事下作又恶心。

现在你知道香港上学安全不安全了吗?别犯浑,考虑其他地方上学吧。

今后再去香港读书的,勿谓言之不预

兔主席2019.11

本博一直认为,香港的运动最后将退回校园,校园未来犹如原教旨伊斯兰里的清真寺,是是传播极端思想的温床。学生斗学生,学生斗老师,老师斗老师,学生斗校长,老师斗校长。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文斗、武斗,一样不缺。香港的校园就是在闹革命。

所以未来几年,考虑赴港读大学的内地学生一定要慎重考虑。

你面临的不再是一般性的不友好和歧视,而一个政治斗争的战场,面临高度政治化、激进化、极端化的政治环境。族群矛盾(香港 vs 内地)和政治阵营矛盾尖锐。正常的、温和的校园学术气氛已经一去不复返。

另外,

一,不要认为政治斗争是势均力敌的。内地学生/蓝营是少数派,敢于公开表达的更是少数派。而且这种局面预料会在未来持续恶化。

二,不要真的幻想你和本地香港学生能够找到政治共同点。香港的本土政治已经激进化、极端化。他们处在一个平行宇宙里,使用你不熟悉的社交媒体,使用你不熟悉的政治语言,拥有和你完全不同的政治认知和思维模式。而且平行世界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三,不要认为不参与政治就可以相安无事。香港校园里一切都已经政治化。吃喝拉撒都是政治。你出来说普通话,就是政治。不参与不介入政治是不可能的。你作为内地人选择进入“他们”的校园,作为一个存在,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政治。

四,不要幻想学生会可以保护你。学生会就是激进化的本土政治组织。

五、不要幻想学校和老师可以保护你。学校和老师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只是想尽办法躲起来、回避政治。他们不像有情怀、有立场、有担当的知识分子,更像恐惧政治的香港高层公务员。至于年轻老师,则更有可能是激进运动的同情者,或者一般的泛民反对派。

纵然在毕业之后,可以选择离开香港。但这几年的学习时光,你是要郑重考虑的。

去香港就读是一件大事,这和参加一个旅行团到香港玩个两三天是不一样的。我相信学生和家长都会一起审慎评估。

我也相信未来几年赴港就读或从事教研工作的内地人会大比例减少,这将进一步影响到香港高等院校的国际学术地位及影响力。他们将为他们的反中政治付出代价,也应当遭受这种代价。

香港学校内地生因为政治问题以后很难找工作

港校内地生的政审是个大问题

有一个学弟今天跟我诉苦,今天应该是毕业典礼吧,他的工作还没着落。他其实准备入职的是省内的一家事业单位,但还迟迟未定,卡在政审上了,他说再多还能拖半年,其实现在已经比较迟了,不行的话,他只能和内地应届生去一起去求职春招了。

另外,X司作为总部在香港的超大型央企,今年真的不招港生了,内地生还招,但明显缩了。

补充一下,其实港前四的学校之前和X司是有点联系的,每年还会去校招,今年就只有网招了。究其原因呢,其实蛮搞笑的,八月份还准备观望一下,没想到九月份的时候,X司母公司总部大楼一楼也被砸了。丢脸啊,领导也要脸的,校招就取消了,港生要不得了。(黄泉)

  •  换我管招人,但凡有得挑选,肯定也主动回避港生啊,平白凭什么担这个未知风险。没办法,对于港生来说,这也算是近似于不可抗力的悲剧了。
  •  正常啊,谁知道你当初在港校干了点啥?万一日后查出干了不该干的,HR还得跟着吃瓜落,何必呢!
  •  砸公司总部全是蒙面人,大部分还是学生,要是招人的话,招进一个砸自家的楼的人就太扯淡了
  •  说起来我们在香港也有人数很少但是管海外业务的一个分支,港招是一定要停的。这个政治风险没人担得起。
  •  今天被打的那个内地生,是南科大本科然后过去读研的,已经回深圳了……想当年南科大创校时可是以与香港各高校合作密切为招生卖点的
  •  这个局面下没那个企业人事会招港生,而且将来很多年也不会招几个的,政治风险太大。
  •  香港的大学早就不受欢迎了,对,包括香港自己,香港很多金融机构现在喜欢从大陆招人,起码有5个高中和大学同学在香港干这个
  • 迷信港台的大陆人送上门去挨打
  •  风向标其实是香港自己,香港的金融机构好多年就喜欢直接从大陆招人二不是本地招人了,很多团队过半的大陆人
  •  勿谓言之不预,这词儿看的后脑直冒凉气。不过对那些就读的内地生来说,事情确实就是有这么严重。
  • 去港台读大学的只能说是脑子有坑

香港大学劣质低级的宿舍文化(2014)

2013年辽宁省的高考文科状元刘丁宁,被港大全额奖学金录取,入读中文学院一个月后,毅然决定回到本溪高中复读,今年再夺本省文科状元,进入北大中文系。对此,不少大V表示不理解,甚至对刘丁宁进行攻击,但一位在港大读过三年书的内地学生却告诉上海观察:由衷敬佩刘丁宁离开港大的魄力和勇气。我觉得她比许多不喜欢香港的环境,却要逼自己凑合下去的内地同学要勇敢。回想我在港大三年的求学经历,也正印证了这样一句话:港大,内地生想说适应不容易。

疲于应付的舍堂活动

6年前,我作为北大的委培生进入港大学习。首当其冲的冲击,并不是之前预期的生活上的水土不服,而是学习上的困难。因为,港大并非所有课程都是全英文教学,其中文学院开设的课程多为粤语教学,每门课程对应的“Tutorial”导修课上的助教讨论更是如此,这种初始的语言障碍,会令人很焦虑,学业上的挫败感会油然而生。

不过,我认为港大的HALL(舍堂)文化,也是才真正是许多内地同学感到难以适应的地方。

内地本科生在港大第一年的住宿是有保证的,但此后能否继续在舍堂住下去就要看个人的表现和造化了。许多同学都很感慨:“在来港大之前,从没想过会面临着从学校宿舍被赶走的危险。”

在港大,每间舍堂的文化都不一样,如有的舍堂比较严酷,对舍员的各方面控制和要求较多;有的新舍堂文化还没充分形成,相较而言对个人的约束管制较少。你要是运气好被分到自己喜欢的一间堂,接下来的一年会过得顺心些。

我入学那年,港大共有十三间舍堂,分别是:大学堂、圣约翰学院、何东夫人纪念堂、利玛窦堂、太古堂、李国贤堂、伟伦堂、利希慎堂、利铭泽堂、施德堂、马礼逊堂、李兆基堂和孙志新堂。

舍堂都有自己的学生会,每年学生会的年审都会评估舍员对舍堂的贡献度,以决定其下一年的舍位是否予以保留。贡献度一般通过舍员对舍堂活动的参与度、舍堂间各类比赛中争取到的荣誉奖项以及在舍内的人际关系等方面来评定。舍堂活动包括文化类(辩论、戏剧、歌舞、合唱和桥牌等社团)、体育类(球类、田径和游泳等社团)以及其他类。

如果一年下来,你太过潜水以至于被认定为可有可无的话,学生会年审时就会“踢”掉你(Quit Hall),让你卷铺盖到校外租房去。所以内地同学参加舍堂社团和活动时必须要认真对待,不能随便溜号,才有望保住下一年的舍位。这也就意味着,各类社团活动将占用你大量的学习时间,这对于很多一心想在港大专心念书的内地同学来说,是特别苦恼的。

举例说,我参加的曲棍球队,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训练2个小时,队友间相互监督考勤,督促彼此“搏尽”(港大舍堂最为崇尚的一种态度),甚至到了不近人情的程度,对学习时间和期末的GPA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话说回来,你即便参加了一堆社团,勤勤恳恳地去参加舍堂活动,也有可能一分贡献度没拿到,或是因为与楼友没相处好而被踢出舍堂。这里的关键,在于你参加的社团能否在舍堂搞出声色,取得成绩。

舍堂生活中,最让人不适应、甚至让内地同学非常反感的就是各类活动,因为对舍堂活动的参与度是一项硬指标。很多活动都是强制性的,不管你是否喜欢。但要是经常不参加,就会成为当地学生眼中不合群的人。

我刚入舍堂那个学期,差不多每星期都有4-5个晚上的时间分配给了舍堂的各种活动。但与此同时,我的课程是从上午8点半到下午6点半,经常是上完最后一堂后就急急忙忙吃晚饭,然后赶回Hall参加高强度训练,以帮助舍堂争取Malayan Cup的上佳成绩。有的舍堂活动还经常延续到凌晨2-3点,第二天早上我又要赶早起床,整个人非常疲惫,曾经有一段时间感觉都快崩溃了。

因为实在没法支撑下去,最后我还是退出了个别社团,舍堂活动也参加的少了。在承受被踢走的风险与保住自己的GPA(绩点)之间做出了选择。

大有差异的文化

一般而言,当地生很少能够理解内地文化地域的多元性,经常用有限的刻板印象,去硬套到所有的内地同学身上,结果自然是啼笑皆非。

更让人无奈的是,当地生大都是夜猫子,经常熬夜,半夜三更却总是召集楼友通宵开楼会。这些楼会的话题包括学生会换届大会上该如何来发起动议来维护香港社会民主,迎新营应该增加哪些整蛊项目来玩残新人,甚至连每个人的感情隐私都要拿出来讲,还美其名曰“兄弟会”分享。

强忍着睡意参加这些会议的我,慢慢体会到了这其中冗长的发言和争辩是多么无聊和没有意义,但即使你保持沉默,也免不了会被攻击,被排挤,或被扣上一顶“无归属、不合群”的帽子。

以对舍堂文化的忠诚度为准绳,我们经常会被要求参加各式缺乏意义的活动,如半夜一起爬到太平山顶高呼舍堂口号,或舍堂之歌(通常伴以一整套肢体运动),或是夜晚下到西环疯玩撒欢。夜深人静两三点街坊四邻正准备休息时,要我们一起在街上惊声尖叫制造各式噪音,游荡在校园里要求每个人在港大门口问10位路人港大怎么走,诸如此类无厘头的事。

如果你对此表示不认同,或是不愿意参加此类活动,很快就有一群舍友来你的房间夜访,主题通常是对你进行舍堂文化的洗脑教育。碰上心直口快的内地同学时,双方常常会陷入激烈的争论中,实在说不过,则动辄以quit hall为要挟或是直接的谩骂和压制。

可能是我比较敏感的缘故吧,常常会感觉到不少香港学生潜意识里有种救世主式的倾向,觉得我们内地同学都是被政府洗脑的,之前都是过的很可怜的生活,就像需要被拯救的迷途羔羊。这一类冲突和不适应,给港大舍堂里的内地同学和香港学生的人际交往带来了根本性的隔离。即便是像我这样一个会说流利粤语的人,也还是常常会在与当地生的沟通交流中,感到彼此间横亘着一堵无形障壁。

如果你想改变现状去尝试融入到当地生的社交圈子里去,如同我曾经试过的,即便最终你如愿以偿了,内心可能还是不那么畅顺、舒服。因为从众的前提,往往需要你失去基本的判断能力,或者不在特定的事情上注入过多的情感。一旦你有判断力,去质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当地生就会因此疏远你。我们那年同一层楼总共7个内地同学,最后被舍堂学生会踢掉了5个。

被吐槽的内地生

港大另一方面让人不容易适应的,是校园里的“反华”气氛,尤其是以港大学生会为代表的“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思潮举动。

在很多香港学生眼中,对政府、校方的反感反对都成了政治正确。其中尤为突出的,是一些港大学生会嚷着“占领中环”,参加各种反对政府的集会活动。

于是乎,我们一群内地同学,即便你是属于“政治冷感”,或是更为关心自己GPA以及随之而来的工作实习、交换项目和就业机会的沉默少数,也都成为了被攻击的对象,连保持沉默的自由也被夺去。

这种现象的产生,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港大的课堂成绩大多是曲线分布,也就是一门课里限制了多少人拿A,多少人拿B。所以一旦内地同学大量出现在某门课里,当地生也就没多少希望拿A——因为我们这些内地学生,通常都是“高分王”。港大有个海外大学交流项目,海外名校的交流机会也多数被内地同学包揽……所以会常听到当地学生说“又比啲mainland屈咗机”(被内地生占便宜了)。

港大并不一定适合每位想去求学的内地同学。毕竟,香港的社会政治环境与内地差别很大,在很多观念做法不认同的情况下,初来乍到的内地同学是很难去融入适应的。

因此,当香港的名校频频甩出高额奖学金吸引内地省份的状元们报考时,在作出选择之前,我觉得状元们的确得仔细想一想:去港大,你真的做好足够的准备了吗?

我的理解,像这种舍堂(宿舍)文化其实是一种淘汰体制,把认同一种理念(其实民主也只是一种宗教)一种生活方式(就像一些美国学校,大家都吸毒,你不吸毒就孤立你,韩国、日本表现为欺负新生)作为淘汰的依据,最后丧失了大学的包容并蓄,到底什么是民主,我觉得台湾和香港已经走上歧途了。

安全壳网站阿锋觉得,香港在逐渐丧失自己,它们的大学也在丧失自己,900万人口终究无法选出精英在世界上竞争。正文所述是80年代之前的英国大学生活,不过就是那时的英国大学也没这么多烂事。捡英美兄弟会姐妹会的牙慧而已。不过英美学生这么搞依托常春藤的人脉,学生为未来建立人脉圈子铺路。香港这么个鼻屎大点地方能搞出个毛。这种东西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糟粕,大阴蒂国精英们都已经落伍了,一个殖民地还玩这个?难怪有人直斥,香港把自己作死。民主洗脑运动,类似于传销……我是第一次知道港大搞的这么烂,人的精力有限,同时兼顾根本不可能。这是啥深井冰文化啊,凭啥内地生不能好好学习打工挣钱要浪费时间和深井冰脑残一起半夜不睡地折腾?港大有什么专业什么资源是大陆大学不能比的?有病吧这是,合着不跟着一起胡闹还不行,难怪港大教出来的都是一群废柴。

小知识:舍堂文化

这玩意是英国先搞起来的,起先是贵族在大学里搞小圈子骷髅会拉帮结派的东西,后来逐渐演化成学院,每个学院相当一个小型的社区,在这个社区里的人生活在一起,但学的东西都不一样,相当于组成了一个小社会。

其实从战后开始,英国的大学舍堂文化已经开始衰落了,以前舍堂是身份的象征,现在则变了很多。以剑桥为例,除了三一、国王等少数几个舍堂还会对学生挑挑拣拣,别的舍堂为了吸引生源大多都是欢迎学生入驻的,特别是新成立的舍堂譬如丘吉尔学院之类的,都会开出丰厚的补贴来吸引学生。一般来说,除了少数学霸或者二代身份的人会直接选择三一、国王这些王牌学堂外,大多数学生选择舍堂都是根据补贴、伙食这些情况去做抉择,只要不太差,学院一般也会欢迎你进来而极少将你拒之门外。

现代英国的舍堂文化其实已经演变成了财团之间的生源争夺战,学院背后的财团为了吸引学生都会大量的投入资金。在日常生活中,其实英国的大学舍堂早已不是早年的不同学堂之间渭泾分明的套路,舍堂之间的流动性很大,经常听说某某学生从这个学院去了那个学院,而舍堂文化更多的演变成了一种谈资,譬如某某学院的菜怎么怎么样,某某学院组织了什么什么活动。其实在美国的大学文化的冲击下,英国的大学文化也在做着改变。

我不知道香港是怎么回事,连英国都不坚持组最原始的舍堂文化了,为什么香港人还在坚持最最老牌的那种舍堂文化。殖民地心态嘛,宗主国的东西有样学样,包括那群官僚,没个港督盯着就啥也不干,好像庄园地主的管家小心料理产业好完好无损的交到老爷手里。就跟阿三在英国人走了之后几十年也没有自己修出多少铁路一样。看三傻大闹宝莱坞里面,印度的大学舍堂也是和香港一样搞了大量的扭曲内容如强迫学生参与活动,还有些地方比香港做得更过分,比如把老生折磨新生当成校规一样执行……是不是殖民地在效仿宗主国的时候普遍会搞些画虎不成反类犬的东西出来?

附录:白色恐怖笼罩香港校园 大学生被迫噤声“归边站”

大公网2014年7月28日讯(记者 刘栢裕)特区政府刚展开政改“五步曲”的第一步,学联等激进反对派即时发出威胁,宣称若“公民提名”被否决,他们不仅会发动“佔中”,还会发动罢课罢工。年纪轻轻,却如此大言炎炎,全因在过去一段时间,他们在大学校园内製造白色恐怖,透过围攻、孤立等手段排斥不同意见,自以为可以隻手遮天、为所欲为。记者透过广泛接触,揭发不少同学已被学联等激进派逼迫成“沉默的羔羊”,多位教授也对目前“文革式打压异己”的氛围笼罩象牙塔感到忧心。

“学校入边有没政治打压?讲呢啲嘢,好大镬㗎!”中文大学某学系的学生阿强(化名)十分认真地说,但考虑一会后表示:“这种事我深有感受,不过你必须保证不公开我的个人资料,否则我一见报,肯定‘受靶’(指被围攻)。”

本报获悉,多间大学近年均出现激进的学联、学生会成员言论打压持不同意见同学的情况,遂到中文大学了解,获得令人震惊的回应。

持不同意见即遭围攻

记者同意绝对保密,但必须拍照作证明,双方达成协议后,阿强表示:“我反对佔中、反对罢课,更加唔钟意黄毓民、长毛(梁国雄)、陈云(提倡香港实行城邦制的岭大学者),但在学校与同学讨论时,却遭一些学生会成员围攻。”

记者问阿强遭怎样围攻,阿强说:“闹我‘大中华胶’、‘左胶’、‘五毛党’,之后我虽然不敢再与他们讨论政治话题,但他们仍然疏远我,现时我在学校只得5、6个同学聊得来,都系踢波、捉棋的朋友,政治方面我是怕了,不会和人谈论。”

记者追问阿强,如果学联发动罢课,他会否参加。阿强想了一回会,答覆道:“到时看大围(指大多数同学)啦!”暗示他在强大政治压力下,大有可能继续做“沉默的羔羊”。

在中大的採访,令人感到一股窒息的气氛,许多同学怕谈这题目,亦有不少同学持壁垒分明的敌对态度,有男同学便斩钉截铁说:“我不会接受左派报纸採访。”

反政府思潮主导校园

对此状况,正在中大当教授助理的陈天虹直言:“校园的气氛确实和以前不同,缺乏自由讨论气氛,激进派、反政府的思潮主导一切。我和一些中大或其他大学的博士生在facebook沟通,我反对他们的政见,他们就骂我是‘左胶’,骂我是鲁迅笔下的孔乙己(指迂腐的知识分子)事件影响到我们的友谊。”

陈早年在中大硕士毕业,目前在北京大学读传播学博士,趁暑假回母校做暑期工。他批评香港部分传媒渲染对谩骂式言论推波助栏,令激进派更加自以为是,“好多学生只相信《苹果日报》的言论,还以为这才是先进知识分子的表现,所以如果是《苹果日报》採访,我一定拒绝。”

记者到港大、浸大、岭大、理大和城大了解,同样感到自由气氛被窒障,只有少数学生在记者表明身份和任职的报馆后,仍够胆接受採访,原因据说反对派早就透过facebook散播对付不同意见报章记者的方法。

“系会的人经常call人参加反政府示威游行,我一次也没去过,所以我被孤立,但眼见许多同学都不认同学联的观点,却因为怕被孤立而被迫去参加,并非真正为民主而发声。”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升四年级学生阿Kel骆表示。

他续谓:“有位相熟的女同学本来不关心时事,但今年参加7 1游行后,突然变成民主斗士,但我就普选等议题向她发问,她却十问九不知,其实她也是受校园的气氛所逼。”

逼迫同学“归边站”

即使支持学联、参与游行,但只要对某些问题有异议,一样受到打压,城大的Candy(化名)自言倾向支持学联的政见,也每年与父母参加7 1游行,不过她早前表态支持国教、支持在校园举行升旗礼后,“有同学就骂我:‘你系唔系香港人嚟㗎?’之后他们就不和我一起吃午饭,又私下唱衰我,说我的言论似足大陆人。”已怕了政治打压的她,在记者为她拍照后,要求记者保证不披露其个人资料。

还有理大屋宇装备工程学系的Joseph,本身是学系学生会干事,他说:“我反对佔中和罢课,觉得学联的激进行为没有意义,我认为要改革,首先进入立法会、建制之内,但却被一些干事批评为‘左胶’、‘五毛’,甚至是‘土共’。”

Joseph续说:“我试过反击,却被群起攻之,像吵架一样,我不想气氛变成这样,最终不再出声。”对于学联策动罢课,Joseph表示绝不会参加,但他补充说:“许多同学都被迫靠边站,最终有多少人参与罢课,实在难以预料。”

学联透过各大学学生会、系会内的激进学生逼迫同学“归边站”的行为绝非偶然,因为反对派针对政改的部署,一早包括在“佔中”的同时策动罢工、罢课,将事件搞大。本报早前揭露“长毛”梁国雄策动滞港难民介入“佔中”时,便报道了他们早已制定的部署,就是“以佔领中环作为起步,以罢工罢课将运动升级”的图谋。

“我非常后悔没有留在内地读书”(2019.10)

Memo9988

我来自中国内地,在北京长大。

高考没发挥好,没能去成梦校,现在在香港大学就读。

首先,我不是洗白,我想说:抛开学生,就学校本身而言,港大不是一所烂学校。

学校的硬件设施很优越,绝大多数教授态度平和,学术水平拿得出手:这一点从港大的学术排名上也能窥得一二。

只是教授们一腔热情讲课,热心安排答疑,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学生呢?我大一有好几门课在大阶梯教室上,比如微观经济学:我最喜欢的,极幽默的老教授(现在是港大署理副校长)在台上勤勤恳恳讲课,从中排开始,入耳的全是local(香港本地学生)大声的聊天声。

每节课都是如此,其他门课也多是如此。

后来,为了听清教授的声音,我每节课都坐在前两排,才能逃过那些肆无忌惮的交谈。

当然,我认识一些友好的,认真的local朋友,我们三观相投,相处愉快;但是有一部分对教授、对同学、对知识毫无尊重的local学生,在内地我所了解的学习环境中非常罕见,他们让我震惊。

每次我遇到迷人的、热心的教授,想到他们怀着丰富的对世界的理解,却在对牛弹琴,都特别难受。

这时候,我只有提醒自己:港大里仍然有一部分聪明的、好学的内地生和local,国际生,他们能对知识和善意所出回应,我才能稍稍释然。

这个夏天我不在香港,没见过这轰轰烈烈的“运动”开始,等我八月底回来,只能看到他们的暴怒,狂热和失去理智。

我刚刚和我的朋友感叹:到现在,香港已经容不下一张书桌了。

开学一个月,我们每天上学,从香港大学地铁站A口进入校园,都能看到刺眼的标语。

难以想象吗?我们每天上学都能看到很多针对内地生的“死全家”的诅咒。

“滚回中国”,“狗”一类更是不计其数。

墙上喷的标语被学校的清洁阿姨前半夜好不容易刷洗干净,后半夜又被他们喷上。

他们疯狂地撕掉所有内地同学贴的海报,撕碎了踩在脚下,却发邮件给全校宣称:撕掉他们贴的仇恨言论,属“刑事犯罪”——我尊重学生会的规定,民主墙可贴不可撕,但对自己人纵容,对反对者逼迫威胁,这不就是他们反对的“双重标准”吗?今天有人在校园里发口罩,我经过没有接过,被其中一人抓住胳膊不放,追问我的立场,我一时间有点儿慌了,挣脱中小臂被扣出三道血杠。

怎么,他们拥护的观点“自由”,这里不适用吗?令我感到最滑稽的是,他们宣称与港铁政见不合,采取的行动却是不付钱。

搭地铁仍然照搭,到了刷卡闸口——他们跳闸。

想要建立法制社会的人,却要自觉偷盗吗?冠冕堂皇的借口下,藏着一群流氓吗?

难以想象吗?我们在有些特殊时刻,连去图书馆都成为一件危险的事情。

对我来说,能在图书馆过一个安稳平和的周末,已经足够幸福。

我住在坚尼地城,离学校步行有十分钟的距离。

这一个月来,我不断收到来自父母,来自朋友,高中老师的关心。

“明天千万不要出门”,“注意安全”诸如此类,隔几天就要来一轮。

常去的咖啡店因为政见不合被砸;图书馆提前关门;安静的自修区能听到楼下中山广场的咆哮声;那一段十分钟的路程,中间可能因为你说了一句普通话,就有被针对的可能。

我的好朋友,甚至在地铁上不敢让别人看到微信的聊天界面,因为怕被识破内地身份会有危险。

十一那天,我们躲在家里看阅兵,心里快乐骄傲,下午却像活在魔幻世界。

我不敢去学校,在家楼下的咖啡馆里刚学了一个小时,店员就告诉我,他们来了,要锁门了,赶快回家,注意安全。

新闻里的地铁站被放火,商店玻璃被敲碎,我作为一个外来者,看到都触目惊心,那些宣称爱港的人,他们对爱的表达方式是破坏?狂热之后,这些罪恶,用一生来偿还足够吗?

……

那些在教室里肆无忌惮聊天的人,现在变成了在街上打砸抢烧的人。

他们假装的伟大感动着自己,他们一如既往的肆无忌惮,仍然烦恼着别人。

寻找自由的第一步是尊重别人的自由,强问别人良知何在的同时,摸摸自己的心,是不是已经丢掉了?

我非常后悔没有留在内地读书,但是自己的选择我无权抱怨。

我只希望,香港终于能容得下一张书桌,留下片刻的安静,让我们还能拥有自己的生活。

我恳求。

一个香港大学内地学生 http://t.cn/R2WiLnQ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64.html

继续阅读: 反华 香港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