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专题 > 正文

炎黄专题:中国教育官僚跪舔外国留学生

作者:炎黄之家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9-09-21 19:27:48

政客们崇洋媚外的臭毛病,这几年开始遭遇越来越多批评,但有些教育官僚依然我行我素,肆意挥霍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去奉养众多洋垃圾,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逆向种族主义行径?

教育官僚们跪舔留学生怪现状

有关恶劣案例可见炎黄之家文章《中国大学纷纷秀下限跪舔外国留学生》、《北大47万奖学金录取支持港独分子的外国留学生》。

2010年教育部《留学中国计划》鼓吹推进留学生规模大跃进

2010年出台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为中国高校发展提出了明确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建成一批国际知名、有特色、高水平的高等学校,若干所大学达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学水平,高等教育国际竞争力显著增强。”

为了落实这份《纲要》,教育部随后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留学中国计划》,表示到2020年要将来华留学人员提升至50万人。中国教育政策的决策者意识到,国际化是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标志。留学生招生规模扩大,尤其是学历生人数增长,正是接近世界一流大学水平,增强国际竞争力的表现。

在这种规模优先的指导思想下,教育部于2003年确立了“扩大规模、提高层次、保证质量、规范管理”的留学生工作指导方针,《留学中国计划》又将其修改为“扩大规模,优化结构,规范管理,保证质量”。政策目标的叙述次序往往意味着它们的重要程度,“扩大规模”总是重于“保证质量”的,而且该计划强调的“质量”,主要指“来华留学教育质量”,即教学质量,而非学生质量。

留学生的数量达到什么比例就够了呢?中国人民大学留学生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曾指出:“纵观国际上知名大学正式注册的国际学历生比例,一般占到在校生总数的10%到20%。”言下之意,这应当是中国高校见贤思齐的目标。

根据《留学中国计划》制订的工作进度,学历留学生数量的年增长率应保持在4.66%,来华留学示范基地每年应增加10所,英语授课品牌课程每三年应增加50个。在这种大跃进式的教育政策指导下,中国许多省份和高校都奋力扩大留学生的招生规模,开发了更多的留学项目。比如,云南省教育厅在2010年表示,“云南将加大留学生的招生及培养力度,争取到2014年来滇留学生人数到3万人,2020年达10万人”。也就是说,云南省内的外国留学生规模将在六年内将增长两倍多。

 

2019年教育部预算留学生奖学金大增18%,教师进修费减少5%:

2019年教育部预算:中国政府奖学金(来华留学生6大类奖学金之一)预算39.2亿,增长18.1%。注意,来华留学生有六大类奖学金,中国政府奖学金仅仅是其中一大类。在过紧日子的背景下,教育部有力保障了来华留学生数量大幅增长。

 

中国花大钱恭请大批洋垃圾来混文凭——留学生六大类奖学金到底有多少:

中国政府来华留学生奖学金标准每人5.92-9.98万/年,,相当于中国人均收入2.4-4.2倍,相当于非洲黑叔叔年收入10-17倍。因此才有了来华留学生一人读书,养活全家的说法。

教育部为来华留学生准备了丰富多彩的奖学金体系,具体有有六类奖学金。包括六大类:中国政府奖学金、地方政府奖学金、孔子学院奖学金、学校奖学金、企业奖学金、其他奖学金,不管你是那一类,或总有一类奖学金可以适用你。很多学校奖学金覆盖率达到了90%以上。

具体可见文章(科普:来华留学生丰富多样奖学金体系介绍,标准很高,很多学校奖学金覆盖率超90%)

长久以来,人们有一种误解,把中国政府奖学金当成是唯一奖学金。产生这种误解的原因是教育部的宣传不严谨,有意或无意制造了这种误解。在教育部的宣传口径中,中国政府奖学金,是来华留学生唯一的奖学金。其他类型的奖学金生均视为自费。

例如,我们曾从网站可以看到一条新闻:《教育部:2017年来华留学人数达48.92万》 。文中提到:“2017年共有来自180个国家的5.86万名中国政府奖学金生在华学习,占总数的11.97%……此外,2017年来华留学生中,自费生达43.06万人,占总数的88.03%。”也就是说,教育部完全无视其他5类奖学金的存在。

在教育部的宣传口径中,中国政府奖学金,是来华留学生唯一的奖学金,而其他5大类奖学金生统统称为自费生,从而得出来华留学生中,自费生为87%,不得不说,这个数据不过是玩弄文字技巧的结果。

这六大类奖学金的数量,合计有多少?这个问题是个迷。对于教育部来说,要统计这个数字是很容易的,但不知道有没有人统计过,教育部也从来不公布,也不知道教育部为啥把其他五类奖学金生都称为自费生。

在六大类奖学金中,仅一类就39.2亿,六大类合计,想必总额惊人(有人猜想200-300亿)。转自:沙和尚的地盘

网友@远道参荆棘 以电子科技大学(985高校)为例,分析了该校留学生中获得各名目奖学金的比例以及,奖学金的总覆盖率,得出结论,奖学金总覆盖率超过90%。

再比如中国石油大学2018年录取留学研究生108人,其中多达103人获得了各类奖学金,奖学金覆盖率高达95%。

甘肃交通职业技术学院2018年来华留学生招生简章直接就明晃晃地写着,本年度招收全额奖学金学历生15人(该校留学生招生计划也仅仅只招纳15人)。

苏州职业大学招收缅甸仰光留学生的招生简章,其中明明白白写着,为留学生免费提供优渥宿舍,以及覆盖学费的全额奖学金。而这又并不影响学生申请江苏省政府的相关留学奖学金。

江苏师范大学仅自设的“江苏师大来华留学生奖学金”一项,就提供高达300个名额,但根据检索,该校留学生2018年的总人数还不到300人。也就是说,江苏师大想发出300人份的留学生奖学金,都找不到足够的学生来领,这就让人尴尬了。

中国人民大学在苏州设立的“丝路学院”,明晃晃地说,丝路学院学生享受全额奖学金(当然,这里是不招中国学生的,仅限留学生),包括学费、住宿费、来华留学生医疗保险等费用,并适当提供生活补助。

这些活生生的案例不胜枚举,所以说教育部与薛澜所谓的87%的留学生为自费生,可以说是以偏概全的重大谣言了。来华留学生真实的奖学金覆盖率几乎接近百分之百。面对如此大的优惠力度,老外当然愿意来中国“学习”了,毕竟我们也是花了大价钱请人家进来的,如果用这点来印证所谓的大国自信的话,那实在有点令人啼笑皆非了,老外喜欢来中国,并不是因为中国本身具有多么大的魅力,而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心理罢了。

 

留学生增长速度远高于中国新生扩招的幅度:

据《中国教育统计年鉴》,中国大学录取的留学新生从2005年的6.1万人上升到了2014年的11.1万人,增幅为82%。相比之下,同期每年录取的国内大学生则从504万人上升到698万,增幅为38%。根据教育部发布的年度数据,如果将各类留学生加总,他们的存量已从2011年的29万人上升到2016年的44万人,接收留学生的高等院校则从660所增长到829所。中国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留学目的国。

很多留学生来中国只是参加汉语培训,更值得关注的是拿文凭的学历生,即读本科、硕士或博士的留学生。他们的增速尤为惊人,在2005年之后的十年间从每年录取1.5万人上升到3.8万人,增幅为158%。

一般来说,中国高校的排名越高,留学生的规模和比例也越大。从2000年到2005年,中国人民大学本科生中的留学生比例从3.8%迅速发展到8.3%。2010年,有3219名留学生在清华大学就读一学期以上,其中有2263人为学历生,留学生规模和比例均居全国高校首位。2016年,北师大计划招收245名本科留学生,同年北师大招收国内本科生2590人,留学生的比例接近一成。

 

教育官僚红口白牙造谣三流留学生为国际人才:

除了有助于提升大学排名,教育官僚也经常把来华留学生视为“国际人才”。

在2014年12月召开的全国留学工作会议上,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任王辉耀发言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输出国,但引进的来华留学生却还不多。广纳天下英才,大力吸引外国留学生,可以很好地平衡当前的留学逆差,让我国成为世界上真正的留学大国,同时参与到全球人才竞争中,享受全球智力共享、留学经济等‘留学红利’。”王

由王辉耀主编的2013年度《中国留学发展报告》指出,中国面临严重的“留学赤字”,我国出国留学生与在华留学生人数之间的“逆差”由2004年的31.6万扩大到2012年的80.9万。“留学逆差”和“留学赤字”显然借用了国际贸易的概念,它们为中国的留学生扩招政策提供了进一步的理论支持。留学教育属于一种服务贸易,中国留学生对外支付的学费显然高于外国留学生支付给我国的学费。

问题在于,一个国家在高等教育领域是否应当保持流出人数与流入人数平衡,就像做国际贸易一样?一个非洲学生就读于广州某大学,这对中国的意义是否相当于一名北京学生就读于美国某大学?

如果只考虑学生数量而不计生源质量,我们很容易计算“留学逆差”。然而,此留学生非彼留学生。中国吸引的留学生,其平均质量不仅逊于美国吸引的留学生,而且明显不如中国本土的大学生,在各个层次的中国高校都是如此。

中国的一流大学招收留学生,不得不参与国际竞争。除了对中国文化抱有特殊兴趣的青年,国外学生首先会考虑申请欧美大学,和中国学子的留学趋向一致。因此,中国的一流大学也只能招收到其他国家二三流的学生,而中国二三流大学能招到的留学生素质就更等而下之。

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巨大,高考竞争激烈,北大清华的本土生源质量不见得逊于哈佛耶鲁,而留学生的水平却不如美国一流大学。这就造成了同一所大学内,中国学生与留学生具有显著的成绩差距,也解释了为什么最差的学生总在留学生中间。

高校管理人员的观察为我们也提供了佐证。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曾编辑过一本留学工作论文集,其中收录了各高校留学工作人员的经验总结。中国人民大学的留办人员张伟发现:“留学生的素质与中国同学有较大差距是客观现实,但是不能因为生源素质相对差就放宽培养要求,而是要在平时多指导,努力帮助他们,以缩小与中国同学的差距。”

北京大学的留学工作人员谢新则称:“虽然留学生学位生的教学计划、课程设置、考试成绩与中国学生的要求基本相同,但由于语言、文化和知识背景等方面的差异,留学生的特殊性和差异性是必须面对的现实。”

由于留学生平均素质较差,高校教师不得不多花时间教导他们,这其实是将教育成本转嫁到了教师身上。某名牌大学的留办人员提出,对留学生应当“同等对待,适当照顾,严格要求,加强指导”。“适当照顾”其实就是降低考核标准,“加强指导”则意味着增加工作量。每当为水平很差的留学生批改论文,我都会思考一个问题:“当初为什么要招他们?”

由于国内外生源质量存在较大差距,中国高校是不可能通过多招留学生平衡所谓的“留学逆差”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成了“韩国化”:

北大每年招收约二百名韩国本科生,在整个山东省才招一百多人,山东的人口是韩国的两倍多。北大放弃了中国本土的优质生源,却招来二三流的韩国学生提升“国际化”,实属得不偿失之举。

由于韩国学生学风不佳,北大学生积怨已久,他们之间还为此爆发过冲突。

在很多大学,韩国学生在留学生中占有很大比例,所谓“国际化”很大程度上就是“韩国化”。例如,北师大今年招考本科留学生,在全球设了两个考点,一个在北京,另一个就在首尔。

 

2018年海南行政指令留学生要超过3500:

2018年6月,海南省发布的《提升海南旅游国际化水平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就明确列出了提高留学生数量的目标,“扩大在琼留学生的来源国别、留学类别和规模,全省外国留学生数量超过3500人。”(延伸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官僚好大喜功与崇洋媚外杂糅的怪胎:海南把引入5万洋垃圾当荣耀目标》)

网友对此很有意见:

2017年我国共有48.92万名外国留学生,3500人看上去数字不是很大,但是考虑到海南高等教育水平在全国来说还有努力的空间,因此虽然这个政策看上去最不离谱,但也异常天马行空。特别注意,此次不止要扩大人数规模,还要扩大“来源国别”,也就是说光人数多还不够。 打个比方,假设A、B两国赴琼留学热情高涨,现有3000人,且海南现在仅有A、B两国的留学生,那么即使未来A、B两国的留学生达到10000也是不满 足要求的,必须还要有其它国家的留学生。至于如何才能让那些本来没兴趣来海南的留学生过来,大家可以发挥想象力。这一要求虽然是2020年完成,但同样要 “争取2018年出台相关政策”。不知道海南的教育发展规划是什么,教育水平能否如此飞跃,所以很好奇到底要用什么办法“扩大”。

 

“假洋鬼子”与申请入学:

我只是反对使用双重标准招收中外学生,尤其当他们都就读于中文授课的学位项目。

长期以来,中国大学针对学历留学生采取了单独招生的政策。例如,申请本科的外籍学生不需要参加高考,只须参加专门为其组织的入学考试。考试内容接近高考,难度一般低于高考。高校降低录取标准后,就可以保证留学生的规模,可清华大学今年为什么还要从笔试改为申请呢?

清华大学改用申请方式后,申请比考试的主观成份更多,人为操作空间更大,不见得能保证招收到比以前更优秀的留学生。

一位北大的留学工作人员承认:“(考试)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公正和质量,但也因为缺乏灵活性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高层次的学位生生源。”也就是说,申请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公正和质量。决定竞争难度的根本因素不在于录取方式,而在于录取人数。

 

中国高校为了显示自己“国际化”,倒贴钱引进大批洋垃圾留学生骗钱骗色传染爱滋病。

对待自己公民不如外国人,连基本的平等对待都做不到,主席台上还是传统跪式服务思想。难怪网友愤愤不平的说:“宁予友邦,不予家奴。再苦不能苦洋人,再富不能富国民。”

这种荒谬现状是怎么形成的?

 

为什么教育官僚们会跪舔留学生

“留学生问题,只要数量不要质量就是问题的根子,还有那句话“舔狗不得好死”。几个高质量留学生比一大堆lowb有用多了。非要质量的话,可以和语言学院、技校合作啊,找适应这些家伙水平的教,可造之才可以再保送嘛。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是借着政策把这些玩意做成生意了。”

这就导致把留学生数量当国际化政绩,千方百计为提高留学生数量而提高留学生数量。

教育官僚政绩动机:提高留学生比例提高大学排名

读者也许会问,为什么留学生比例对中国高校这么重要,没有他们就不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了吗?问题在于,是否“一流”并不取决于中国大学,也不取决于教育部的官员,而是由某些国际媒体发布的全球大学排行榜决定的。目前,世界上影响力较大的大学排行榜主要有三家,一份由QS咨询公司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合作推出,一份由《泰晤士高等教育》(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制作,还有一份由上海交通大学的高等教育研究院发布。交大排行榜(ARWU,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完全基于科研成果指标,而且由本土大学评估,因此在学术界之外的影响力不如前两者。那么,QS排行榜和泰晤士排行榜又是根据什么标准排名呢?

像很多“量化考核”使用的指数一样,QS排行榜和泰晤士排行榜基于各国高等学府的多项数据,比如教学、科研、成果转化、声誉评价等。将这些指标标准化,再赋予一定权重,分析人员就可以计算出每所大学的分值和名次。

QS和泰晤士的计算公式都包含一项指标,即国际学生相对于本国学生的比例。前者赋予它5%的权重,后者则赋予2.5%。因此在这两个榜单上,一所大学留学生的比例越高,评分也就越高,而与生源质量无关。比如,在泰晤士2016年的榜单上,牛津大学排名第一,芝加哥大学排名第十。就留学生与本土学生之比而言,前者为35%,后者为24%。芝大招收的留学生素质也许高于牛津大学,但由于比例较低,就会失掉一些分数。

为什么这两大排行榜只看重相对规模,而不是绝对质量?我猜想有两个原因。一是生源质量难于比较——清点人头总是易于测试水平。二是这两大排行榜都有英国背景,而英国大学的留学生比例较高。给予这一指标更多权重,可以提升英国大学的排名。与纯粹基于科研指标的交大排行榜相较,这一点就显得更清楚。在2016年的泰晤士榜单上,有三所英国大学进入前十,分别排在第一、四、八位;而在当年的交大榜单上,只有剑桥大学进入前十,排在第四位。

我们是否应该更看重交大排行榜,而非另外两家的榜单?中国教育界的领导们很可能不会这么想,因为国内高校在QS和泰晤士排行榜上爬升得更快,更容易“达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学水平”。

例如,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在2016年的交大排行榜上分别处于第71位和58位,在泰晤士榜单上则处于29位和35位,在QS榜单上则处于39位和24位。这不仅是因为这两家的排名参考了很多主观因素(如同行和雇主评价),它们的客观指标也更具操作空间。针对排行榜的各项指数,有些高校的领导班子积极应对,采取多项措施提升本校排名。进一步扩大留学生在全校学生中的比例,无疑有助于做到这一点。

 

《孙锡良:外国留学生难题有解吗?》介绍10个原因:

原因一:大学国际排名是死指标,不可动摇。

全世界都流行大学排名,中国又是其中的狂热者,官员狂热,百姓也狂热,没有人会去认真考究这个“排名”到底会对学术研究有多大作用,只要排名上去了,管理者的面子就有了,尤其那些不断往前排靠的大学更是有了宣传的资本,在竞争激烈的招生宣传中,排名比鸦片还管用,谁不重视?

现在,中国又提出要建“双一流”大学,对部分重点大学,有“国际一流”的要求。要做到国际一流,学术进步指标是比较缓慢的,但“国际化”这个指标是很容易快速达到的。我们中国人,有一种能力居世界第一,那就砸钱的能力,凡能拿钱解决的事情,就不用大脑去解决。招收外国留学生大跃进就是花钱的事,中国教育很有钱,令旗一挥,四海庸才莫不纷至沓来,某某部门只需要在纸面上定个国际化指标,之后就看各所学校大显神通了。

有人认为,经山东大学这么一闹,估计对外国留学生政策会有所调整。我跟大家打赌,绝对不会真调整,凡影响排名指标的事,到了黄河,有些人还是不会死心的。

原因二:教育经费都是公钱公花,公民在其中是无关者。

国内公办高校,经费几乎全部来源于财政拨款(中央和地方),这些钱都姓公,每年预算安排好之后,公钱就转移到公姓部级,该怎么分配,怎么切块,全凭那么一小撮人说了算,没有非常严格的法律法规约束。这就造成一个全国人民可见的现象:严重的分配不公。相同规模的学校,拿到的办学经费和研究经费可能相差达十倍至一百倍。标准是怎么定的?官家和专家拍脑袋。

前不久,网上有人质疑中国出钱养的公费留学生太多,某部回应讲,只有不到两成留学生享受完全公费,其余都是自费。实事是不是这样呢?当然不是,除了部级公费,还有学校公费。下面各学校变通的法子多得很,部里下来的经费是大块拨下来的,大块如何分成小块,就是大学领导说了算,自由空间很大,这就是为什么不同大学留学生待遇也相差较大的原因。各高校不计成本地扩招外国留学生,钱从哪里来?都是上面拨下来的那一大块,外国人多花了,中国学生的经费资源一定会被占用。

公办学校,公费教育,公费是怎么花的,从来不必向公众详细交待,公民可以不满,但你必须接受。

原因三:开门纳客是绝对真理。

出于某种需要,我加入到一个有几百人的微信群,群内各类人等都有。最近,因为山东留学生事件,群内有位先生转发了一篇网上文章,认同者较多。然而,没过多久,有人对该文章发话了:这是好事者故意挑事,是有意损害外国留学生形象,不符合对外开放的原则要求,中国是礼仪之邦,对外国留学生好点很正常,网上争议涉嫌种族歧视。经他这么一讲,之前表过态的不少人纷纷转变态度,有些人甚至承认自己的“错误”,这个突然转变到底是因为什么?都在怕什么?

实在看不下去,我回复了一段话,认为本次网络纷争的焦点在于“内外学生平等性问题”,并不是什么种族问题,请不要随意定性。结果,只有一人附和,一人点赞,还有一个人暗示我“不理性”。

大家想想看,依据山大的实事展开争论,也成了不理性?被视为种族歧视?影响对外开放?事情还没有得到教育主管部门的正面回应,就被打压成敏感争论了,还怎么解决问题?对外开放,就要容忍不合理的纳客?有争议,就违背绝对真理?

原因四:教师整体上都是麻木者。

有关外国留学生质量的问题,按理讲,大学老师是最有发言权的一方。然而,你看到有几位老师敢在网上讲外国留学生学习的事情?文科留学生暂且不谈,凡接触过理工农医类留学生的中国老师,心中其实都有自己的结论,就是不敢讲。我敢讲吗?肯定也不敢。不敢讲得很具体,但可以提点小疑问:他(她)们考试成绩都那么惨,怎么就毕业了?毕业成绩是谁给的?

能不能怪罪老师的麻木?真不能。群里听到几句话,群员就立即改口,几人能在饭碗问题上不过大脑?麻木,还得继续,因为“国际化”目标一定会继续向纵深推进。有位证券从业人员,因为在某群讲到“没有韭菜,只有收割刀”就被处分,老师们不可能不懂道理。

原因五:年轻人整体上也是麻木者。

大学生,对自己身边的外国留学生都是了解的,公费补贴,生活条件,学习状况,他们几乎都是清清楚楚。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任何一所学校的国内学生发出“内外必须平等”的呼声,不只是不敢,绝大多数人已经把外国人的这个“优势”看成是正常现象。

老师都是麻木的,学生麻木不是更正常吗?吵了也没用,按洋学生标准对待全体国内学生,所有学校都没有这个能力,暂只能先让“贵客”享受了。举个例子,为每两个学生配一套带厨房、带卫生间、生活设施齐全的小公寓(个别学校还配有地下停车场),中国学生这么多,大学得建多少公寓啊?

有人提到,欧美日,也给中国留学生提供了不少公费名额,中国怎么就不能为外国提供相同待遇呢?当然可以。但是,两者完全不能类比,欧美日给中国提供公费学习的全是顶尖学生,哪所大学会给中国学渣提供免费读书机会?反看中国,你能在一万名留学生中找出几个可跟国内优秀大学生水平相当的顶尖外国学生?

原因六:国人整体上过高评估了自己的种族位置。

我们的国人,近些年,心理膨胀了不少,在自家内院自豪得不行,总以为自己已经是高人一等了,还动不动告诫自己不要对某有色人种搞种族歧视。事实上呢?恐怕人家内心根本就是把你看成低他一等的人种啊!深色外国留学生一点也没把自己看成低中国人一等,是国人自己多情了。大家看看外国人在国内的各种行为,不论哪个色种,都是那么有优越感。放到国际上去观察各种族地位,大家也会经常感叹,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如果没有利益交换,单从种族上做决定,华人经常会成为受害者前置对象。

原因七:由礼仪之邦过渡到世界大同。

山东大学为什么会对留学生这么优待?因为中国是礼仪之邦,这不同于世界上所有其它国家,其它国家都没有这个光荣称号。再放大到全国高校,一曝出洋学生超国民待遇问题,它们都用这个万金油抹一抹,一抹就光滑了。

礼仪之邦之后的新理由是什么?是世界大同。这个新任务更有历史意义,更能彰显人类文明成果共享性,大规模扩招外国留学生是物质大同在教育大同上的前置表现,虽然招来的留学生所在国未必落后于中国,但能体现普遍性共享的中国式大同情怀。适度援助本不是错,错的是低水平大跃进,错的是严重侵害了自己人的利益。

欧美国家是自私性国家,它们也招了极少全额免费生。不过,大多数对外招生变成了服务贸易,它们对外来生的高额收费可用于补贴国内学生,而不是拿自己学生的资源补贴世界。

原因八:生源的吸引力除了金元还有水源。

在前面,我提到了老师的麻木性问题,主要是指任课老师对外国留学生成绩的困惑,这种困惑又主要是基于对学校教务管理的不理解。

教师自身在对待留学生问题上难道就没有问题?有,且很大。对外国留学生,高校的教师有集体放水的统一性偏好,作业放水,实验放水,考试放水,评价放水,到处都是放水。

为什么大家都习惯了放水?如果严格按中国学生标准要求,没几个学生能毕业,都毕不了业,后面怎么招生?“金元+水源”将是实现外国留学生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的两大保证,不达第一,决不罢休,大家等着看。

原因九:几乎不可回头的面上国际族趋势。

过去,我们讲中国有56个民族,这56个民族都是本地民族。十年前,我提出来一个新的民族叫“国际族”,来自五湖四海的外国人种类繁多,无法再以个数论民族,只能笼统地称为国际族。为什么叫面上国际族?因为他们已经不只是集中在广州,而是已经向全国发散。

部分官员很自豪,说咱们中国的“绿卡”最难申请,比美国还难。不过,我很想提醒大家的是,到底是哪些人在克服一切困难申请这张最难的“绿卡”?是高级人才还是颜色最深的那部分人?已经合法或非法定居在中国的大量深色人群都是领了“绿卡”的吗?有多少人是留学中国后就滞留不归的?这些人,有计划生育政策限制吗?这些人的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高于国人吗?这部分人的队伍在快速扩容中,有专门的法律规范他们吗?

不计成本、不计后果地引入大量低水平留学人员,一定会加深国际族问题,甚至可以认为,未来中国的国际族问题将是影响国际关系的最严重的问题之一。中国人为什么不敢得罪外国人?因内心深处都一个“怕”字。怕什么?怕出现“涉外事件”。好像一碰外国人就会引起外交纠纷,吃亏了,让着,受委屈了,让着,挨打了,也让着,不少中国女学生,被恶意性侵了,也忍着。很多深色学渣,花着中国人的血汗钱,过着神仙般的生活,玩着天仙般的美女,获得惨不忍睹的分数。

原因十:十几亿人国家的人口危机焦虑。

一个国家,十四亿人口,即使守不住世界第一,这个规模也已经是非常庞大的。然而,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国家,媒体的焦点却经常性集中到人口危机上面,好像中国的人口危机是世界上最严重的国家。有了“人口危机”这个好借口,引入外国人也就顺理成章,外国留学生在学业上虽然很渣,但年龄结构较好,符合用人单位的劳动力需求,这也是近些年来中国人口专家和劳动力专家们的“共识”。然而,普通高校本土毕业生大量隐性失业的现状谁又能认真关注呢?任何一所高职院校的中国合格毕业生,其学业水平均高于985高校有色群体毕业生,他们无法就业,却大量引入后者,意义何在?隐藏的矛盾何解?

有关中国的外国留学生政策,争来争去,实际上就只争一个问题:中国学生不能比外国学生低人一等,就是个平等问题。

要解决这个问题,有一个前提是:自己先要用力站起来,双膝着地跟人家讨论平等,能有理想结果吗?

最后,我想问大家:对“山东大学学伴事件”,哪个管理部门最应该表态?他们表态了吗?他们能表态吗?他们的表态算数吗?

结论:不先把“十个原因”解决好,任何部门都解决不了外国留学生问题,只能让问题继续以新的方式呈现,等待新的契机进行大调整。

 

命令不要质量、不要声张拼命引进留学生的中国教育官僚刘京辉

刘京辉,曾任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秘书长,现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外国留学生管理分会理事长。

1977-1980 德国海德堡大学语言文学专业学习。

1980-1986 国家教委国际合作司项目官员;

1986-1988 德国洪堡大学教育学专业学习,获博士学位;

1988-1990 国家教委国际合作司项目官员、副处长;

1990-2001 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秘书长、副所长;

2001-2008 驻德国使馆教育处参赞、公使衔参赞;

2008-2017 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秘书长;

现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外国留学生管理分会理事长。

曾获全国外交系统优秀共产党员、教育部优秀党务工作者等荣誉。


教育官僚们跪舔留学生后果恶劣

中国教育官僚跪舔留学生闹出诸多笑话,甚至可以说悲剧,《中国留学生政策不应做外国衙内、少爷小姐、渣滓的保护伞》。

——留学生水平太差,根本不可能毕业,也不应该来留学,作业和考试都是糊弄,最后都要靠导师帮忙蒙混过关。这种货色多了以后,形成逆向淘汰,毕竟中国税低、物价便宜、去哪都有绿色通道、妞好骗、越来越多渣渣外国人涌过来。

——有些所谓留学生,其实只是中国孩子到国外转一圈,换了层皮,就能以极低分数进入中国大学。这种逆向种族主义很恶劣,中国国籍孩子上不了的大学,换个国籍,就能上了,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外国人优越论吗?

而且国际上的大学排名,是以学术成果和教学水平为主要依据!留学生数量在世界大学排名上无意义。而且外国的优秀学生看到中国高校这么多洋垃圾,就更不可能来中国。

中国高校目前实行的留学生扩招政策,是一种“打肿脸充胖子”式的国际化。这种做法不仅减少了中国考生的入学机会,长期来看也不利于国内大学提高国际声誉。

尽管大学排行榜只重比例,不看质量,可留学生毕业后的工作能力还是会通过其他方式反馈到国际社会上。就像某些大学曾经开办卖文凭的培训项目,最终还是会让这些项目声誉扫地的。

越来越多的洋垃圾扎堆往中国凑,门槛太低待遇还一级棒。更有为了逃避本国法律制裁的违法人员,想想都可怕。

中华民族的自我劣根性在悄然作祟,老觉得自己不如别人,一味的追求待客之道,须知行善要有度,我们国民省吃俭用亲手养大的白眼狼不少了。

应该提供相同的待遇,不应该区别对待,大家吃住都得一块,混编,一视同仁,更不要说犯法特殊了。学校是四人间就四人间,六人间就六人间,想多花钱,还没地方花,可以去校外住酒店。

(延伸阅读:《炎黄专题:盘点中国内残外忍的逆向种族主义》)

全民行动立即阻止教育官僚恶行

规模质量不可得兼,双重标准误人误己。中国教育界是否可以反思一下,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我们应该录取什么样的留学生?逐步缩小双重标准,看重成绩而非数量,中国高校才会真正接近世界一流大学吧。

河北工程大学留学生因猥亵被拘留并驱逐出境:国人压力奏效,官方被迫处置洋垃圾,请继续施压

本文资料源于田方萌《以“国际化”的名义,中国高校扩招留学生的低效与不公》、莫问奴归处v《来华留学生的奖学金覆盖率究竟是多少?》、《孙锡良:外国留学生难题有解吗?》等文章。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66.html

继续阅读: 逆向种族主义 官僚 政策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