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贸易战要的不是钱,是中国的命

作者:黄奇帆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9-09-23 20:20:06

黄奇帆的场面话,讲到了核心的米国是想要命,不过具体阐述没那么深刻,可参考下面这篇文章:《米国发动对华决战的原因:中国挤压米国全球掠夺空间》、《炎黄复兴,所以西方百般攻击中国:中西方对抗甚至战争是历史宿命》。经济切割是为热战扫清障碍?

中美贸易摩擦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生,大体上有以下原因:

第一个就是我们熟悉的、也是广为人知的“修昔底德陷阱”,一个崛起的老二和守成的老大之间会发生的摩擦。

这个世界几百年来,崛起的老二在几十年时间里替代掉守成的老大的案例有很多。同时,也有崛起的老二被守成的老大压制,最终不死不活、进入停滞发展阶段的。

你看米国做了几十年的世界老大,由于他是军事的老大、经济的强国,坐在老大的位置上,他最经典的就是各种“长臂管辖”,把米国国内的政治法律,国际法、政治法,肆无忌惮地通过经贸关系进行跨国执法,包括把我们华为任正非的女儿扣留在加拿大。他这种不讲道理的霸凌主义,这几十年来经常发生,没人能挡住他。

大家可以看到,40年前的1979年中国GDP是米国的4%,是全球GDP的1%;而现在我们的GDP是米国的60%多,是全球GDP的16%。人家看着你心里就发毛。40年时间,你就从4%到60%,再给你十年二十年不就超过我了?

这时米国心里就会开始盘算,如果有一天你成为老大了,你也通过“长臂管辖”等方式来对付我怎么办?可能现在不把你打趴,我以后就再也不是你的对手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是不能掉以轻心的,这会儿人家不是跟你闹着玩的,他要的是你的命不是你的钱。这就是米国打压中国搞贸易战的动机之一。

 

第二个就是米国目前处于一轮大的危机,甚至是比2008年危机还要大的“危机潜伏期”之中。

一般的主流媒体和一些经济界的大佬,都说未来两三年这个危机爆发的可能性在70%以上。那就是米国的债务规模,目前米国政府财政负债22万亿美元,加上各州的6万亿美元债务,一共是28万亿美元,而去年米国的GDP是20万亿美元。

同时,去年米国的赤字是1.8万亿美元,如果接下来5年平均债务增长率不变,保持在2万亿美元,那么5年后米国的债务总额将达到38万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呢?这意味着米国政府的负债率可能会突破150%,而一般米国政府要求债务上限不超过GDP的70%,100%便处于报警阶段。

大家通过计量经济学或者金融工程学也好,把数学模型算一下,你要是真有40万亿美元的债务,平均算十年期的话,假设每年还10分之1,就是4万亿美元。而40万亿美元的利息差不多是1.1万亿美元,两笔加起来每年是5万亿美元,差不多是米国GDP能够产生的税收,意思就是说哪怕每年的全部税收都拿来还债,都还不够。

财政总需要4万亿、5万亿吧,除非你再去发行4、5万亿美元的债,但大家知道货币发行是不能随心所欲的。现在货币学认为,国家为什么能发货币,是因为国家在收税。米国税收支撑了美元,如果说每年税收的3分之1在还债周转,剩下3分之2支付运行成本,那没问题。但如果100%都用来还债,那这个资金链、信用就打断了。可能不用等5年,提前3年2年1年,有人就提前抛掉美债,像躲避瘟神一样跟美元脱钩了,那米国经济就没落了。

在这种情况下,米国怎么避免呢?打一次贸易战,搜刮一下别人的羊毛,或者通过一场战争掠夺你1万亿美元,把我的债务还了。这是现在很现实的,但是他不会这么说。他说要打贸易战的理由有很多条,包括模式的效益之争,以及我内在危机怎么转嫁等小脑筋。

 

那么,中美贸易摩擦有这个必然性,自然就有长远性

长远性大体上跟我们国家今后十年、二十年变成世界经济强国相关联,伴随着这个过程,贸易战的可能性总是随时存在的,所以这是长期性。

另外,则是中美贸易摩擦的复杂性:

第一在于米国和中国经济事实上是非常互补,米国的长处是我们的短处,我们的长处是米国的短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市场和资本结合才能周转,我们两个国家合作才能互利;

第二个,米国的高科技在上游,上游的高科技如果不与下游结合,你这个高科技就是孤魂野鬼;反过来,我国大规模的制造业如果没有米国高科技的上游装在里面,也只能是行尸走肉。在这个意义上,两边合作都是效益最棒的。这也是为什么过去10年米国跨国公司惠普、苹果等,都和中国一起打遍天下无敌手,而特朗普让他们撤走,没有一个愿意行动的,就是因为互补。

那么,这一系列概念拉开来说,就是米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和欧洲专家在2009年提出的一个概念:这个世界是G2的世界。但又分成了不同的情况:理性的时候,会想到G2的意义,便有可能寻求合作;不理性的时候,就想到“修昔底德”的老大要被老二替代,又要和你拼命,然后胡说八道,比如他会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米国吃了亏;中国入世造成米国2008年金融危机等等。

总而言之,米国人是有理论有准备的,在不断地摆出各种措施。从特朗普来说,有利于选举他就这么干,摆来摆去,自相矛盾;但骨子里,这个观点是不会变的。

(最新动态,米国制裁开辟新战场:《从中远子公司被米国肆意野蛮制裁说起:中国何时反击米国肆意操弄长臂管辖》)

所以对于这种复杂性,我们当然要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性准备和打好自己手中的牌。中美贸易摩擦的必然性、长久性、复杂性,我们是要有多方面的判断和理解的。

 

应对贸易摩擦的4个原则

我们总是在说,贸易摩擦不是贸易战。这不是我们有意在掩盖矛盾,因为一年多以来的所有措施,包括500亿、2500亿已经部分操作到位,还有说3000亿是到明年的什么时候到位。但时间到了,特朗普又说暂缓几个月。

只要这些措施还停留在口头上,还是一种宣誓没有真正操作上去,我们都把它叫做贸易摩擦。如果5500亿都到位了,我们就叫它贸易战。贸易战包括5种“战”,贸易战、壁垒战、汇率战、金融战以及长臂管辖。

那么,我们对付米国的贸易摩擦或者说贸易战,应该争取以下4个原则:

第一,就是毛主席之前讲的话,“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如果想着送点小钱来化解,那是幻觉。人家要你的命,不是一个阿弥陀佛就能化解得了的。我们不想打、不愿打但不怕打,要打就奉陪到底;

第二,保持定力,增强信心。要看到我们的大国优势、我们的体制性优势,中国已经不是50、60年代,不可能把我们封闭几十年,把我们的经济逼到困难的边缘,不是这个时间,要有这个认识;

第三,就是守住底线,灵活对策。对策要灵活,底线不能丢;

第四,关键的环节、领域要自力更生,加快发展。就像我们的芯片等从0到1的核心高科技的基础性培育。

这就是四大原则。(内容整理自南开金融广东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黄奇帆所做《新时代,中国开放新格局、新特征和中美贸易摩擦》演讲。)

附录:“中国道路”将更快速度推动全球秩序变迁

尽管索罗斯有时也看不惯自己信奉的美式资本主义,例如他在2009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曾高喊“有效市场假设”理论已寿终正寝。但本质上是国际金融资本利益代表的索罗斯,内心最难容忍的,还是那些不遵守西方世界制定的游戏规则的国家和力量。在此背景下,不断发展壮大的中国,恰是索罗斯心中最不愿意看到的超级样本。

中国正积极倡导建构或改善区域乃至全球投资贸易规则,“一带一路”、亚投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国际公共产品不断发育成长,这显然不仅是对米国主导的机制化经济金融与贸易体系的挑战,也是制度与心理优越感浓烈的索罗斯们无法容忍的所谓非“盎格鲁—撒克逊”模式。

索罗斯们对中国自加入WTO之后在贸易规模、规则适应与全球价值链提升、产业竞争力和综合国力方面取得的成就非常吃惊,认为如果不加以遏制、分化与综合打击,植根于中国历史文化与制度范式的“中国道路”将以更快速度成为推动全球秩序变迁的重要变量。对西方资本主义世界而言,这岂不是如鲠在喉?——《索罗斯们为何如此执着于“打败中国”》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69.html

继续阅读: 反华 米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