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自然》杂志攻击中国在沙漠种树费水文章为什么是耍流氓

作者:@林瑜璟 来处:微博 点击:2019-09-26 21:36:51

炎黄之家觉得这事本身就那么回事,让人忧虑的倒是西方各种媒体建构议题的能力,这种现状导致中国舆论一味防守,而不能进行针锋相对的反击,对方不会忌惮,就会乐此不疲的进行攻击。正如前几天所说,西方媒体把抹黑中国当消遣,中国需要提高舆论进攻能力,让对方这种消遣付出惨重代价,才能阻止各种抹黑行径。

所以我们提醒:《西方媒体神教使命是传教、反异教和圈养信徒》、《洞穿媒体剪裁才能读懂国际新闻》。

我觉得很多人压根没明白《自然》Nature那篇文章的话术流氓在哪。

Nature说中国在沙漠种树费水,可能会导致水资源进一步短缺。

1.中国现在没在荒漠种费水的那种“树”,种的都是适合在荒漠地区生长,能防风固沙的植物,草本灌木都有,至于是什么自己去查去,这不是重点。【所以,就现在的行为来看,荒漠绿化和“种树费水”压根屁关系都扯不上。】

2.中国人对搞绿化的【习惯表达是“种树”,而不是“种草”、“种灌木”】。这些意思我们自己懂,也拜托白皮在逼逼的时候调查一下中国人到底种的是什么。普通人算了,你Nature作为世界科研顶级刊物能要点脸?

3.中国以前有没有在沙漠种过不合理的木本植物?种过。问题是想大面积搞根本他妈种不活OK?种不活你不知道换物种种啊?多少年前早就改了这个错误操作了,而且现在中国的荒漠绿化的经验世界领先。

【这条是这篇文章踩雷的核心问题,也是最可笑的地方。】

我打个非常非常不合适的比方:

a.你想减肥,一开始的两三天靠绝食,结果体重没减还给饿晕过去了

b.于是你决定把体育锻炼和调整饮食结构结合起来,并制定了合理的计划,最后你成功减肥了

c.结果有个人走过来跟你说,啧,靠饿减肥,你小心把自己饿死哦。然后还在你庆祝减肥成功的时候在广场打横幅【快看啊这人靠绝食减肥可能会饿死自己哦!】只有最后一行小字说现在她不靠绝食靠锻炼+调节饮食了,但是一般人看不到那行小字。

你看看你会不会抽这人两耳光?老子现在怎么健身的你瞎?

4中国林业大学的某某某教授说什么了。抱歉他只是把我们发现错误然后改正的【多年前的】事实说了出来,有你Nature屁事啊?你以为是你带着问题去问人家,人家说以后能这么解决?还是那句话,药店碧莲。

总结:中国以前为了治沙犯了技术性错误,但是很快就改了,现在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果。Nature却把中国【一开始有但是现在已经改了的错误】刻意模糊成【现在还在犯的错误】,并【担忧】以后会造成【完全背离本来的意愿】严重后果,专门挑这个时间点出来恶心人+试图颠覆中国的荒漠绿化成就+割一波韭菜。

有人说这篇没说你中国治沙不对啊。

沃日你是第一天混互联网?粉圈撕逼互扔洗脑包你见过没?说话真一半假一半模糊重点避重就轻见过没?你他妈算个及格的微博活跃用户吗?菜比。

这事情的起因也很好理解。

瑞典那个16岁精神不正常的“女斗士”跑联合国试图带路,却被很多明白人批判,尤其在中国根本没人吃这一套。

咋办啊,中国的羊毛剪不了了,红空的事情让中国人看清了三大外网社媒的真面目,到底谁去啃这个兔子头?

只好让“科研口”去直接抹黑兔子这么多年的绿化成果咯,看看能不能顺便骗一波没长脑子的死兔子当带路党。别说,还真有,问题是没什么屁用。

Science捡钱包门抹黑中国人的黑历史还在那放着呢。虽然这俩不是一家吧,但是对于平民百姓兔来讲,被恶心一次就会长一次的记性,分不分得清在这次里面还真不是太重要,看清那帮白皮的居心就够了。

至于“科普圈”某些“理中客”,拉偏架的时候真的要点脸吧。

你作为一个中国公民,跑Nature上发一个欧美的这种“过时且踩雷”的文章试试,不给你当场拒稿?

之前巴西雨林烧成那个样子了,死多少珍稀濒危种,很多窄域分布种除了亚马孙雨林以外全世界再也找不着了,死了就是真没了,没见你们批判什么,反而一个个的说不能不让人家发展,人家也要生活也要吃饭。

好了中国现在被这样抹黑,却都说Nature那篇文章是在说事实啊,骂的人看不懂英文吧。还有说中国绿化沙漠是在破坏荒漠生态的。

你但凡拿出一点点对巴西雨林大火和为了搞建设造成严重生态破坏的宽容来,都不至于双标到令人作呕。

所以为什么我要用【中国公民】而不是用【中国人】来形容这些“理中客”?不就是恶心人么,谁不会?

 

附录:实在忍不住,挖一下《自然》质疑中国植树造林文章的作者

隐德莱希2019.9.27

评论中国植树这篇文章的作者,他名字叫Mark Zastrow,出生在波士顿的韩国人,本科在明尼苏达大学学的是天文学。天文学当然算自然科学,但很多批这篇文章的读者都忽视了,这个韩国人Mark Zastrow本质上是个文科生,他研究生在波士顿大学读的是新闻学专业,虽然是搞科技新闻,但毕竟还是新闻学文科专业出身,他目前供稿最多的是一家在首尔的名叫Offing的文学杂志。

那这个Mark Zastrow的正式职业是什么呢?点开作者档案,我们发现答案是他没有职业。因为是一个full-time freelancer,说句不好听的话,他是个无正当职业的“混子”,平时他还喜欢摄影,喜欢去F1赛车场拍照片,他让笔者感到最惊奇的一点是有飞行驾照,可以开飞机。

他目前的主要供稿对象是一家名叫The Offing的杂志,这是什么杂志呢?

点开一看,全都是现代诗歌,是文青抒发个人情感的网络平台,网站这么介绍

The offing is a place for new and emerging writers to test their voices, and for established writers to test their limits.某种意义上,相当于中国的《新概念作文大赛》。

问题是,这么一个目前没有任何正式职业的文科生,怎么能给Nature杂志写稿呢?

笔者进一步深挖了一下,发现他在2014年在Nature实习过几个月,差不多半年

在Nature上查找他的发帖纪录,没有找到任何和植树造林相关的文章,换言之,这是他第一次操刀写植树造林和气候变化关联的文章。

我们看看他之前写过什么内容:

  • 日本的一些医院发现医学学术研究违反学术伦理的现象
  • 四名中国科学家在斯里兰卡被杀害
  • 中国人在南极被韩国人救了
  • 他喜欢摄影,有自己的摄影网络发布平台,波士顿的星空
  • 波士顿马拉松爆恐袭击案之后,民众在祈祷

那么,这个叫Mark Zastrow有没有什么政治立场呢?这一个推特的转推就说明了一切吧,他转了某香港废青的一篇推:

转推力挺香港暴徒的推文:

那么,Nature找他写有关科技新闻报道,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 Nature News,我原来组里小姑娘在Nature交流实习的时候一个礼拜好几篇的,很多时候就是给Nature的网站填空间。)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75.html

继续阅读: 白人 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