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者制作的《决胜时刻》是个什么东西

作者:郭松民 来处:郭松民公众号 点击:2019-09-27 20:24:17

郭松民老师原文标题见下面正文,上面的标题是我们自行草拟。关于历史虚无主义,可参阅炎黄之家文章《苏联解体崩溃前的历史虚无主义》。欲灭国先毁史。

评《决胜时刻》中两个意味深长的桥段

01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时候,《决胜时刻》这样的电影,理应受到特别关注。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之所以要庆祝国庆,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重温建国的初心,寻找建国时最原初的政治理想,并以此对照今天的现实,校正今后前进的方向。

《决胜时刻》表现的是从1949年3月毛主席和中共中央离开最后一个农村根据地西柏坡,进入古都北平直到举行开国大典期间,几个月的时间里所发生的重大事件。这段时间,不仅是“决胜时刻”,同时也是决定命运的时刻,当代中国的命运,很大程度都在这段时间内被决定了。

这就要求拍摄《决胜时刻》这样的电影,必须怀着一颗虔敬真诚的心,去探寻、发现建国时的初心,而不是根据自己的偏见或立场,去“发明”一个当年并不存在的“初心”,并强加给建国时的领袖们

如果这样,就构成了对历史的强奸,也构成了对当代观众的蓄意误导

02

总的来看,《决胜时刻》像一本杂乱无章的流水账,但有两个特别刻意的桥段,可以说是“画龙点睛”,令观众看到了编导的真实意图。

第一个,是毛主席进驻香山之初,带领中共中央书记处五大书记中的三位,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拜谒碧云寺的孙中山衣冠冢,以中山先生继承人的身份报告革命成功,告慰中山先生的在天之灵

当时的中央书记处相当于后来的政治局常委,任弼时因为生病暂时脱离了工作,毛、刘、周、朱四大书记就代表了中共中央。

这个仪式进行的简单、庄重,但非常重要,是整部电影的真正要害和重心,它明示(而非暗示),孙中山才是中国革命以及新中国真正的精神领袖,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事业仅仅是完成孙中山的未竟之业罢了。

03

四大书记共同谒陵的事,于史无征,纯属虚构。

根据《毛泽东年谱》,毛主席在1949年3月25日入驻香山双清别墅后,仅在5月5日陪“牢骚太盛”的老朋友柳亚子散心,一起游览了碧云寺,同时拜谒了中山先生的衣冠冢。显然,毛主席这次行动带有明显的私人性质,和四大书记以中共中央之名谒陵完全是两回事。

那么,《决胜时刻》中虚构的“四大书记”谒陵的灵感来自哪里呢?

看来,是来自于1928年7月6日,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等四位国民党实力派大佬在碧云寺举行的谒陵仪式。

那一年,蒋介石在背叛国民革命后举行了“二次北伐”,把持北京政权的奉系军阀退往关外,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张学良已经打算“易帜”,蒋介石宣布“北伐成功”,要告慰孙中山了。

在谒陵仪式中,蒋介石宣读了长达3000字的祭文,并且“哭的像孝子一样”(冯玉祥语)。

《决胜时刻》把蒋、冯、阎、李举行的谒陵仪式“移植”给毛、刘、周、朱,是不是在暗示他们是一回事呢?是不是暗示被蒋介石出卖而早已归于失败的“国民革命”同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是一回事呢?

这里有必要做一点辨析。

(延伸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相关文章:《蠢货为反毛刻意抬高孙中山》、《毛主席不卑不亢纪念孙中山》)

04

孙中山是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领导者,而毛主席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领袖。

旧民主主义革命是民族资产阶级领导的革命,目的是要在中国建立一个欧美式的资产阶级共和国,但由于民族资产阶级先天不足以及固有的软弱性而归于失败。

中山先生一生,赶跑了一个皇帝,却没有改变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状况,不能说一事无成,可远没有达成预期的国民革命目标,他在生命的最后几年,求助于苏联和中共的帮助,实行“三大政策”,刚看到一点希望曙光,就撒手人寰了。

毛主席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虽然也要完成旧民主主义革命所无力完成的任务(即推翻三座大山),但源头并不是孙中山,而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民族资产阶级仅占据一个“同盟军”的地位,主力是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新民主主义革命也不以建立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为满足,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才是革命的最终目标。

所以毛主席在1949年7月1日发表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在总结了孙中山和旧民主主义革命失败的教训之后,无限感慨地写到,“谢谢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他们给了我们以武器。这武器不是机关枪,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用旧民主主义革命冒充新民主主义革命,用孙中山取代马克思,自动排除新中国成立后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历史正当性,在这一点上,《决胜时刻》和《建国大业》如出一辙。

05

十年前的《建国大业》,以全明星阵容为噱头,赢得了不少票房,但对新中国的建立却做了一个完全错误的解读——新中国是建立在人民革命,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基础上的,但在《建国大业》中,却悄然被置换成了建立在对“知识分子”和民族资产阶级承诺的基础上。

《建国大业》体现了长期掌握话语权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历史观,按照这样的历史观,中国应该建立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而不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共和国才符合建国的初心。

十年过去了,《决胜时刻》并没有纠正《建国大业》存在的问题,只是变得隐蔽了一些。

06

第二个,是任弼时用小提琴演奏以赎罪为主题的宗教歌曲《奇异恩典》,来和毛、刘、周、朱告别。

这个细节,也于史无征,就是说并不存在任弼时专门为另外四位领导人举行专场小提琴独奏音乐会的“浪漫往事”。据记载,任弼时在身体状况比较稳定的时候,曾和前来探望的朱老总一起合唱《国际歌》,这倒确有其事。

当然,本着“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原则,虚构这样一个情节来展示领袖们之间的革命情谊,也是可以的,但为什么不用任弼时真正喜爱的《国际歌》呢?“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难道不是他们的共同愿望吗?

《奇异恩典》是有歌词的,前几句是“奇异恩典,如此甘甜。我等罪人,竟蒙赦免。昔我迷失,今归正途,曾经盲目,重又得见。”

《决胜时刻》的编导让誓言“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并且信奉无神论的革命领袖们在《奇异恩典》的旋律中热泪盈眶,是在暗示他们都是有罪的吗?

07

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这是一个普天同庆的日子,但银幕上却呈现了复杂的状况。

“民国范儿”也好,美化国民党和国军也罢,这不难识别,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用国民党的主义和逻辑解释共产党的历史,并且敲黑板,划重点,说这就是共产党。

而且,居然振振有词,慷慨激昂,无限深情,热泪盈眶。

所以,《800》还不是严重的问题。一个粪团,你一眼就能识别出来,你会将它铲掉,或捂住口鼻,绕道而行。

但现在,有人端上来一份蛋糕,它看起来像蛋糕,闻起来也像蛋糕,但你吃了一口,却发现是粪团!

这就比较麻烦了。

评《决胜时刻》中毛泽东形象的塑造

郭松民 · 2019-09-26 · 来源:高度一万五千米

“你们都是资深、老练的电影人,别告诉我你们其实不知道你们想暗示什么。”

01

《决胜时刻》其实是“转折时刻”,这一时期,中国历史正在发生极深刻的转折,但《决胜时刻》的表现本身却非常浮华,甚至肤浅。

为什么呢?

因为中国革命是自下而上,翻天覆地进行的,不仅是夺取政权的政治革命,也是改变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革命,还是深刻改变人的精神面貌的文化革命。

在《决胜时刻》中,我们只看到了一个“争天下”的故事,和几千年来不断重复上演的类似故事并无本质区别。

不错,影片借警卫战士田二桥来信的方式,谈到了土改,但也只能用“惜墨如金”来形容,总共六个字“住瓦房,吃米饭”。

把土改完全等同于分浮财,这是《芙蓉镇》中王秋赦理解的土改,也是近年来“公知”蓄意歪曲的土改,和真实发生的彻底推翻“几千年以来的封建压迫”并为随之而来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廓清场地的土地改革相去甚远

02

对历史的反映是浮华的,对男一号毛主席形象的塑造,就也是浮华的。

前两天,我曾在《评<决胜时刻>中唐国强的表演》(见下)中涉及到这个问题,主要是从演员表演的角度切入的。但我们都知道,演员只能在编导划定的圈子里跳舞,人物形象的成功与否,演员并不能承担全部责任。

《决胜时刻》问题在于,它就像一本琐碎的流水账,没有重点。

新中国成立前夕,毛主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他最急于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国共和谈?渡江战役?新区土改?政协会议?制定共同纲领?新中国的政权架构?中苏关系?中美关系?民族问题?

这些问题似乎都涉及到了,但全都一笔带过。

于是,影片中的“毛泽东”就成了无事忙,陷入事务主义,谈谈这个,聊聊那个,看似做了很多事,但又什么事也没有做。

(相关文章:《有毛主席的影片那么多还能说丑化毛主席吗?》)

《列宁在一九一八》中,严峻的问题是打破帝国主义封锁,解决粮食危机以及战胜白军,巩固新生的苏维埃政权;

《至暗时刻》中,丘吉尔的困难是如何从失败主义情绪中拯救英国;

《林肯》中,林肯的难题是如何把废奴的政治成就用法律的形式巩固下来。

这些历史巨人的性格、形象就在处理这些矛盾的过程中变得立体和丰满。

《决胜时刻》中,“毛泽东”没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所以他就显得八卦、轻浮,对警卫队长陈有富的恋爱表现出了过高的兴趣,甚至借书记处讨论“共同纲领”的机会为陈有富和他的播音员女友孟予安排见面,并让陈有富坐在自己身边列席书记处会议。

这当然是严重违反组织原则的,也是真实的毛主席生前所严厉禁止的。

03

《列宁在十月》中,列宁身边有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警卫人员瓦西里,列宁与他的互动很好地塑造了世界无产阶级领袖的形象。

比如,列宁为了躲避临时政府的追捕,不得不在瓦西里家借宿,但他怕打扰主人,坚持睡地板。瓦西里则为了列宁的安全,彻夜警戒,为了抗拒睡意,不断用冷水浇头。在这一桥段中,列宁的质朴无华与他的深受爱戴,都被充分表现出来了。

但《决胜时刻》中“毛泽东”与陈有富,甚至田二桥的互动则显得刻意,甚至多余,不是自然而然的,恰如其分的,符合领袖和长者身份的,而有点炫耀,甚至强加于人。

陈有富和田二桥,则似乎一点也不体谅日理万机的领袖,不断拿自己的生活琐事和个人烦恼去打扰他——这和瓦西里上前线前去向列宁告别,发现他正在和斯大林谈话就悄然离开成了鲜明对照。

04

由于没有真正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影片中的“毛泽东”就很无聊,因为无聊,就寻求刺激,就冒着危险进城追星梅兰芳,并在不经梅兰芳许可的情况下“潜入”了他的化妆间——这对任何艺人来说都最隐秘、最讨厌外人侵入的地方。

不知道编导虚构这样一个情节想说明什么?新中国还没有成立,前线还在打仗,每天都有人牺牲,“毛泽东”就像一个“太平天子”那样沉溺于捧角,到处“微服”游荡了?

05

“毛泽东”和女儿“李讷”的互动也让人觉得相当不舒服。

“李讷”用小箩筐做了一个“陷阱”,希望抓住一只小鸟。但小鸟不来上当,“李讷”也很失望。

这时候“毛泽东”就出来指点她了,告诉她不能只把诱捕小鸟的谷粒撒在箩筐下面,周边也要撒一些,这样小鸟吃着吃着就放松了警惕,就跳到箩筐下面了。

该怎么评价这个桥段呢?

在爱护小动物、保护弱小生命已经成为城市主流观众“政治正确”的情况下,设置这样一个桥段,是想在他们心目中塑造一个什么样的“毛泽东”呢?

好莱坞电影里,除了令人厌恶的反派和令人恐惧的精神变态者,永远不会有正面角色捕捉、杀害、虐待小动物的桥段。

你们都是资深、老练的电影人,别告诉我你们不理解这一桥段的含义,别告诉我你们其实不知道你们想暗示什么。

为什么不这样设计呢?“毛泽东”对“李讷”说:“你喜欢小鸟,爸爸带你到树林里听小鸟唱歌,好不好?你把它抓起来关在笼子里,它多不开心啊!”

这样的桥段不是更能表现“毛泽东”作为一个父亲的慈爱吗?

不是让天真无邪的孩子保持光明和童真,而是让她学会怎样有效地欺骗和设局,这是一个什么父亲?联想到这些年来“公知”在1957年“反右”斗争中就“引蛇出洞”制造的各种谣言,还能认为这个桥段是无心之作吗?

电影《烈火中永生》里,小萝卜头捉住了一只漂亮的小甲虫,刘思扬送给她一个火柴盒,她把小甲虫放进了火柴盒,但想了想,又放它飞走了——她不愿让小甲虫像自己一样失去自由。

曾经为这个情节潸然泪下!这才是善良可爱的孩子,而躲在大树后面等着小鸟落入圈套的孩子则是可怕的,教唆孩子如何把无辜的小鸟诱入陷阱的父亲则是最可怕的。

06

据报道,相关创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为片中的毛泽东形象设定了“职场好领导”、“热心牵线人”及“走心忘年交”三个关键词。

如果这样,我也就无语了,影片中大部分的矫情和尴尬都得到了解释。怪不得《决胜时刻》中的“毛泽东”很像现在流行的狗血电视剧中某位多事、令人生厌的家长呢!

还有一些不能得到解释,比如那位与“李讷”互动的“毛泽东”。

但无论如何,我想说的是,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导师,他不仅改变了中国的命运,未来也是人类继续走向进步的灯塔,他的形象将永远是中华民族的形象!

请让我们为毛泽东的形象而骄傲,也请让我们珍惜他的形象,保卫他的形象!

郭松民:评《决胜时刻》中唐国强的表演

2019-09-21 红歌会网 (本文有节略)

01

《决胜时刻》的片末,有一段长达4分钟的“超级大彩蛋”,即当年“开国大典”的彩色真实影像,在采用4K技术修复后,以超清的视觉效果呈现在大银幕上。

在这段镜头中,毛主席在万众欢呼中从容不迫地登上天安门城楼,自带一种红日初升般的强大气场,他与人握手时有着菩萨低眉般的温和与友善,对着麦克风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又有着一种崇山峻岭般的尊严和凛然不可侵犯。

那一刻,我感觉影院里的气压骤然升高了,以至于下意识地鼓了鼓耳膜。

04

以《决胜时刻》为例,新中国成立在即,毛主席的心情当然是高兴、欣慰的,但同时,考虑到建国以后艰巨繁重的建设任务,以及还要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要保持党和国家永不变色,这些都需要继续进行艰巨的斗争,他的心情又是严肃的。正如他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所讲的那样,“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比较渺小的”。

但唐国强没有很好地传递出毛主席的这种心情,他扮演的毛主席过于兴奋,太爱笑,似乎抑制不住衣锦还乡的雀跃,尤其是执意要进城看梅兰芳的演出,又追星族似地等在梅兰芳的化妆间,并对梅兰芳感慨地说“我二十多年前在北京就想看你的戏,但每月只有8块大洋的收入,看不起呀”之类的话,就把主席的境界表现得太低了。

当然,这也不完全是唐国强的问题,主要还是剧本设计。历史的真实是,1949年4月,北平戏剧界为欢迎毛主席及中央机关迁平,在长安大戏院举办京剧晚会,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应邀观看了晚会,但并没有接见梅兰芳,直到当年7月文代会期间,毛主席才接见了梅兰芳。

网友评《决胜时刻》

@最高苏维埃:《决胜时刻》中的另一层隐喻。更绝的是,这首《奇异恩典》并没让演奏者任弼时获得救赎,导演特意告诉我们他于一年后去世,这也就是说,他的罪孽连上帝都不愿意去拯救。导演可真是煞费苦心啊。最后,本片的作曲是一个狂热的基督徒,微博上有大量十字教崇拜的内容。审核部门仿佛全部失去了文化,对这个隐喻视而不见,并且让它入选献礼.....

@捞分有理:这群人就是故意的想进一切办法塞私货

@suzaki:艾美奖颁奖结束保留节目,这歌现代化以后,基本就是西方流行符号了。

@天下无谍戴雨农:电影现在归中宣部,广电表示这锅终于他娘的甩出去了。

@JamesWilliam:所以李泌改李必天宝改天保的时候挺积极的,这会儿真需要审查的时候又不知道哪儿去了

买办汉奸心里的毛爷爷就这个样子,所以一定要警惕那些把毛爷爷塑造成神棍的王八蛋【顶起来的哨兵】

导演什么水平就是反应了现在管文化管意识形态领导什么水平【黑鸟】

话语权在改开派手里,所以才有这么多幺蛾子【爱因司机】

面罩是改开派,面目是推墙派。【dh大海】

他们借【红】传【黑】,把不存在的事情,编造,鼓吹,放大成【历史事件】,手法一脉相传,········总之,绝不能真心实意地,发自内心地赞同毛,更甭提毛的【为人民服务】。【古德猫咛】

韦小宝为什么谎话连篇却黑白通吃?他的说谎的诀窍是,一切细节不厌求详,而且全部真实无误,只有在重要关头却胡说一番,这是他从妓院里学来的法门。【散兵坑】

然而孙中山并没有赶走一个皇帝,没有袁世凯使诈,炮党实际上连皇帝都赶不走【nudt_cth】

《决胜时刻》导演黄建新就是个大傻逼,除了脸谱,啥也理解不了,还别有用心地夹带私货【爱因司机】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77.html

继续阅读: 毛主席 电影 郭松民 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