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远子公司被米国肆意野蛮制裁说起:中国何时反击米国肆意操弄长臂管辖

作者:佚名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19-09-28 19:05:28

2019年9月初,中美双方经贸团队在华盛顿举行副部级磋商,双方均释放除了不少缓和贸易战的信号。中方企业已经重启美国农产品询价和采购,并已经成交相当规模的大豆和猪肉—而且中国对这些采购予以加征关税排除。

这显然是对美方近日公布第九批对华加征关税措施排除清单的一种善意回应。正在秋天的凉意里苦苦挣扎的世界经济似乎看到了一丝复苏的曙光。

然而,9月25日深夜,美国财政部突然宣布,以涉及运输伊朗石油为由,对六家中国公司和五名中国公民发起新一轮制裁。美国财政部OFAC随即发布更新的制裁名单,其中包括了两家中远旗下子公司:中国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Co.)和大连中远海运油运船员船舶管理有限公司 (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Seaman & Ship Management Co. )。

这不啻是对脆弱的全球经济和中东局势投下的一颗重磅炸弹。坊间消息,从中东运输原油至亚洲的关键运费在当周周五暴涨将近20%!

中远集团COSCO是全球最大能源运输企业之一,占据全球超大型油轮7.5%的市场。据报道,随着一些大型的亚洲石油买家抢夺航运公司以确保运输安全,Worldscale(新世界油轮名义运费指数,该费率表列明WS100所对应的油轮各航线的基本运费率,反映即期市场油轮的运费价格水平)从中东运往亚洲的超大型邮轮(VLCC)费率一夜之间飙涨19%,其中装运中东和美国原油至亚洲的油运船只会受到最大影响。相应的,美股油轮股价大涨;消息公布的次日,即9月26日,中远旗下上市子公司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中远海能)发布停牌公告。

不同于中国宣布了很久却不见落地的不可信实体名单,美国的制裁是立即生效的。这也是其影响立竿见影的原因。除部分石油买家已暂停雇用中远的油轮外,连同为国家队的中国石化旗下交易部门联合石化也只能取消对中远洋部分船只的预定,赶紧寻找其它油运公司。

沙特的油田和炼油设施刚刚遭到袭击,现在航运价格又在暴涨,除了势必将推高全球油价之外,也严重打击了本就脆弱的中东局势。除原油之外的其他航运以及保险价格显然也将高企。刚刚有点起色的全球经济,能否承受这个冲击,从衰退重回复苏的趋势会不会就此打断,都被特朗普政府的这个举动,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

制裁中远的风声已经吹了十几年,每年这份动议都会摆上椭圆形办公室的桌子,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点燃了这颗炸弹呢?

川普可能没意识到,这件事有多严重。他可能只是觉得,反正已经因为华为的事情跟中国闹翻了,再多一件小小的制裁,不会带来多大的实质后果,反而可以期待预期中来自中国的反击(至少是口头的?)为他转移大众的注意力,也把美国民众的怒火对象重新集中到中国方向上。

可悲的是,这位房地产大亨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次的制裁,可能是世界经济统一秩序正式解体的开始。随着华为事件而若隐若现的世界经济体系的割裂,可能因此变得彻底无法挽回。

举例来说,由于中远子公司受到制裁,那么理论上,各家美国公司、在美有业务的公司都必须停止与这两家中远子公司的业务往来;甚至中国的各大银行也需要中断与受制裁公司的各项业务,否则这些银行的在美分行以及美元结算都可能遭到美国人的制裁。

换言之,在国际贸易领域,这等于宣判了这两家公司的死刑。

这也是为什么同为国家队,连中石化都只能赶紧撇清自己,另寻运输公司的原因。

连带的,与这两家公司存在业务关系的供应商、代理商、服务商等,只要存在美国业务,都将被迫中止与这两家公司的合作,否则自己就可能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这就是制裁的效应,具有传递性。

因此,如果你是一家跨国企业,与这两家中远子公司具有广泛的业务合作,你怎么办?

你的法务一定会建议你立即终止合同。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双方在合同中没有约定制裁作为终止条件,你终止合同之后,是否需要赔偿中远子公司呢?尤其是,如果这些业务发生在中国,最近中国官方的表态可是反对美国的单方面制裁,反对长臂管辖 – 换言之,中国的行政与司法系统可能将美国的这一制裁视为非法,不支持你单方面与中远子公司终止合同。

有人可能会说,那我就赔呗。大不了损失点钱,总不能去跟美国制裁硬碰硬。没错,如果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大概大多数处在夹缝里的公司,只能这样选择。只是如今世道艰难,失去中远这个大客户(主动终止与这两家子公司的合同,遭到整个中远系统的报复是可以期待的),再加上这份绝不会无关痛痒的赔偿金,以及可能就此被中国政府视为不友好的前景,对任何跨国公司来说,都将是一个巨大的痛苦。

你也许会说,这都是假设;毕竟,还没有一个实际案例,是中国司法系统判定美国制裁非法的。的确,现在还没有;但是这一天,恐怕不会远了。

毕竟,我们官方的声音在变了。

FCPA,出口管制,单方面制裁。。。美国人曾经利用这些国内法,实行实质上的长臂管辖;而最近的关于数据获取的云法案,更是企图将美国的管辖权从实物贸易延伸到了数据领域

(米国这种手法分析可参考:《米国司法利益集团利用“域外管辖权”敲诈外国企业》)

事实上,中国从九十年代以来(如银河号事件),对这种单方面的长臂管辖是吃够了苦头,却没有有效的应对手段。到了二十一世纪,更是在事实上予以了默认,甚至在各种场合倡导中国企业要针对美国法律进行合规,其标志就是中兴事件

然而,中美两国的法律毕竟不同。在贸易战背景下,两国法律作为保护各自利益的武器,势必要直接交锋了。

今年以来,中国官方已经在多个场合,由多位来自不同部门的官员直接说出了不承认美国单方面长臂管辖的言语。

伟创力,联邦快递等即将首批荣登不可信实体清单的公司,正是中美法律冲突中的第一批美方牺牲者。(见炎黄之家相关文章:《西方鬣狗群起攻击华为:联想、联邦快递、IEEE》、《米国绑架华为任正非女儿孟晚舟显示西方强盗下作无底线》)

从前,中国公司只要有在美业务,就必须无条件地遵循美国法律和行政规定,而且还不单单是在美子公司,连总公司都需要慎之又慎地对待FCPA,美国出口管制,美国制裁。。。

而部分美国公司在中国开业,首先考虑的还是美国法律(Again,伟创力,联邦快递。。。)

这种局面,终将纸包不住火,走到图穷匕见的那一天。

2019年9月26日,会不会就是历史记录上的这一天?

我们还不得而知。毕竟,美国财政部的这道制裁令还留了一扇窗,特地用一个FAQ的形式说明中远集团本身不在制裁之列,中远其他子公司也不在制裁之列。另外,此次遭受制裁的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有限公司是原中远和原中海重组前的超大型油轮(VLCC)运营公司,但去年它已经经过了改组,将旗下所有的VLCC都拆出去成立了香港单船公司,自己只做管理业务,因此对中远的实际影响可望被限制在有限的范围之内。

还是让我们在担心的同时,别忘了欣赏川普如何应对皿煮的总统弹劾吧,大戏才刚刚开场呢。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909/1487.html

继续阅读: 法治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