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舒红兵和他老婆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的学术权力腐败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2-04 17:45:13

舒红兵主要从事免疫相关的细胞信号转导研究。1967年1月出生,201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武汉大学教授、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

王延轶出生于1981年,西安艺术特长生上的北大生物系,连当年高考的考号都没有,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分子免疫学学科组组长,致公党武汉市副主任委员。

学术圈是典型讲“圈子文化”和“门第”的,王所长的步步高升太正常了。在掌控学术话语权的学霸梯队里或多或少都存在这种人。【wmdszmr】

炎黄之家womenjia.org讨论学术腐败:

扒一扒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的成功史

时间:2020-02-02  来源:仝麟阁

这两天我们被一则新闻震惊了!

果不其然,在这条新闻发出后,不少人的第一反应是排队抢“双黄连”口服液。有人感叹,钟南山院士花那么大辛苦,把人们劝回家里,一条新闻就把人们又勾了出来。

双黄连能抑制病毒这种事有多扯淡,太多媒体和专业人士有过普及了,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了。

让我眼前一亮的是这个武汉病毒所。

我们前几天被一个短视频刷屏了,视频描述的就是世界仅有的9个P4实验室之一的武汉P4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先进的生物安全研究实验室,隶属于武汉病毒所管辖。

能管理这个武汉病毒所的所长有多牛逼呢?这么说吧,所长的行政级别为正厅级,和地级市委书记、市长平级,什么卫健委主任,只不过是个小弟弟。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位所长从一个基层研究员,一个连行政级别都没有的公职人员,一路干到正厅级、和地级市市长平起平坐,你猜猜用了几年?

答:六年

这升官速度,跟坐了直升机一样。

最后,轻松获得了绝大多数人努力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位子的王延轶所长,只是一个81年出生的小姑娘。

不过,我们不能否定一个人年少有为,要知道约翰纳什、艾伦图灵都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我想着,这位所长没拿过诺贝尔医学奖,也得拿过什么国际大奖,至少顶尖期刊的论文发到手软吧。

我还是天真了!

百度百科显示:

这位所长,在国际权威或主流期刊作为通讯作者(拥有研究成果所有权的)发表11篇;通讯作者论文包括:Immunity1篇,Cell Research2篇,Cell Host & Microbe 2篇,PNAS 2篇,Cytokine Growth Factor Reviews 1篇,Journal of Molecular Cell Biology 1篇,Protein & Cell 2篇等。

王延轶到病毒所做研究员了......这是个什么剧本 她居然只有两篇PNAS,一篇cell子刊.....

我们来对比一下,前两天去武汉病毒所、市政府吃了瘪,官位连王所长尾巴都探不到的管轶教授,他的学术成果。

据2020年1月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官网显示,管轶已发表同行评审论文300余篇,论文引用次数超过36000次,H指数达92。10篇science,9篇nature,3篇NEJM,10篇柳叶刀,7篇nature子刊,14篇PNAS,h因子96,连续五年高引学者,微生物领域排名世界第十一。

我知道,拿一个学术大牛和一个小姑娘作比较,未免有些残忍,但我想说的是,以我对中国医学界的浅薄了解,比王所长更有资历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大有人在。

那么就会有人问,王所长是怎么坐上直升飞机的呢?

这要从2000年和舒红兵的那个邂逅开始说起

戴珍珠耳环和隐适美的吃草少女@微博:武汉病毒所所长原来是北大艺术特长生…突然觉得生物门槛好低。我的意思是,这是一个励志的科学家故事,艺术和科学是相通的,大家不要误解我。另外,艺术特长生和艺术生是两件事情,至少现在的艺术特长生是有高考分数要求的,只是进校以后,会强制参加很多学校的排练活动,在功课上的精力不会特别够。但王所长可能真的是艺术和学术兼顾的良好典范,大家应该多向她学习。

百度百科显示,2000-2004年,王所长曾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读取学士学位。而舒红兵正是该学院的特聘教授。

大学一毕业,舒红兵和王所长就结婚了,舒红兵1967年出生,据说已不是第一次结婚。

到了2005年,舒红兵被一纸调令,到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做院长。

“2005年武汉大学面向海内外公开招聘,舒红兵参与竞聘,成为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随后不久,舒红兵动员在美国读博士的妻子提前回国,他则全身心投入学院建设和学科发展。在其带动下,武大生命科学学院申请到一个“973项目”,在学校理科实现零的突破,学院还成功引进了十多位优秀的青年学者。”

(该段材料来自于教育部引用的人民日报节选)

2006年,王所长留学归来,去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读取博士学位。

扯淡的事情要开始了,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2010年11月,刚刚拿到博士学位5个月的王所长,直接成为武汉大学生命医学院副教授。这时,该院院长是她老公舒红兵。

2012年,王所长任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分子免疫学学科组,研究员/学科组长,这时,舒红兵是中科院院士。

2014年10月8日,Cell子刊Cell Host & Microbe发表生命科学学院舒红兵院士研究组在抗病毒天然免疫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博士生周倩为第一作者,舒红兵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王延轶为通讯作者。

2014年11月,王所长被评为国家杰出青年(博士毕业四年被评杰青),这时舒红兵是武汉大学副校长,全国政协委员。

2018年12月,王所长在升迁为武汉病毒所所长后,又被录用为武汉市第十三届政协委员会委员。此时,舒红兵为全国政协常委(副部级)。

后来,就有了我们知道的事.......1月31日,武汉病毒所宣布,双黄连可抑制冠状病毒,全国人民在这个危机时刻出门去药店抢购双黄连口服液........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拿不出哪怕一点点证据,来证明该结论是可靠的

请问,这是什么社会?

饶毅致信舒红兵:您夫人不适合领导病毒所

2月2日,一篇“扒一扒武汉病毒所所长的成功史”在微信朋友圈刷屏,舒红兵和王延轶夫妻的关系引发讨论。

2月3日,北大生命科学前院长饶毅致信舒红兵,称最好的解决办法是王延轶提出辞职,以免耽误中国科学院。

在信中,他称王延轶不适合领导武汉病毒所,有三点原因:专业不符、水平比较差、年资太低。

红兵:

刚刚注意到有关武汉病毒所所长的问题,因为她是北大生命科学学院本科毕业生,虽然是在我任职之前(在我任职之后,禁止了师生恋,恐怕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啰嗦几句。

可能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提出辞职;以免耽误科学院。

您夫人确实不适合领导武汉病毒所:

1)她的专业不是病毒学,也不是微生物学,说与免疫有关也是擦边,实际是细胞生物学。

武汉病毒所的核心是病毒,专业差的太大,估计所里很多人也不会听她的领到,在所里难以建立威信,有效领导。

2)她的水平还是比较差的。在病毒所不突出(说的是水平,不是能否评杰青)。

以她已有的CV,今天的北大、清华都不可能副教授,一般估计是不能获得助理教授职位。这样的情况下,在国内难以得到尊重,不利于病毒所发展;

3)她的年资太低,在以上两点非常突出的情况,年轻人任领导有些道理,但在专业和水平都有问题的情况下,年资低恐怕就是雪上加霜。

苦口良药,为了中国科学院好,其实也为你们好。

如果她的专业可以延伸任病毒所所长,那么一般研究果蝇胚胎发育的也可以延伸任儿童医院或者妇产科医院院帐,在平时可能没有关系,但有紧急情况(如病毒的疫情、儿童的脑外科手术、产妇的难产),恐怕这时这种延伸的所长、院长就束手无策,下面的专业研究人员或专业医生可能也不是很服气,影响工作。

饶毅

抄送:武汉病毒所所长、中国科举院院长

饶毅现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北京脑科学中心主任。

院士增选中的饶毅落选和舒红兵第一是反映目前中国科技界生态的镜子

有感而发  2011-10-09

2011年中科院院士增选,饶毅第一轮落选。这个消息在学术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美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晓东表示,饶毅是国际一流的科学家,其学术水平不仅远在同领域的第二轮候选人之上,也高于部分院士。这是一个非常准确的评价。从目前流传出来的候选人排名信息来看,饶毅排名相当靠后,施一公也是勉强进入第一轮末尾,排在基础生物组第一的是武大的舒红兵。这个结果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参照系,它完全颠覆了学术界的共识。不说它排倒了,也绝对不是候选人学术水平的真实反映。如果是的话,那只能是中国院士的水平太低了。

院士增选中的潜规则已不是什么秘密。有一定的学术成就,加上有实力的行政职务和大力度的公关已经成为进军院士的有效途径。除了清华北大,哪一个学校没有申报院士的公关费用,其方式和额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要是有这方面的数据,也许可以探讨一下它与排名的相关性。现在申报人中带长字的居多。长此以往,中科院将会变成一个官员俱乐部。

今年第一轮的结果反映了院士增选中的非学术因素正在吞噬科学的崇高精神。它实际上是过去美国科学院院士袁隆平、李爱珍被中国科学院拒之门外的延续表现。它更像一面镜子将科学院真实简洁地展现给公众和国内外的整个学术界。难怪王晓东说“华人科学界特别是生命科学领域的科研人员,鲜有不感到震惊和疑惑的”。在这种情况下,饶毅的落选和舒红兵的第一无疑是饶毅的光荣。支持饶毅,希望饶毅能够继续为推动国家科学的健康发展出力。

聊聊美女所长王延轶和他的老公舒红兵

文/肥猪满圈

坊间传闻,说刚可能有肺炎疫情的时候,武汉人从未担心过,因为武汉有全人类最先进的病毒研究所,如果武汉都舞弄不了病毒,那别的城市就等死吧。全中国,除了武汉,谁还能舞弄的了?

这最牛的所,说的就是中科院武汉毒研所,其全称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毒研所,有个全人类最先进的实验室,即匹4实验室。因为这事儿敏感,我就不多说了。

毒研所的所长,是一位80后的美女。这位80后美女,本来可以靠脸吃饭,却非要靠才华,这让很多人羡慕嫉妒恨。

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所,我还是简单地介绍一下。武汉毒研所隶属于中科院。始于1956年,武汉毒研所,拥有一个匹4实验室(中国一个俩这样的生物安全最高等级的实验室,武汉毒研所就有一个)。另外一个是国家动物疫病防控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隶属于中国农科院兽医研究所,在哈尔滨(未必对啊,您凑合看)。

武汉毒研所设有5个研究中心,34个科研组,科研人员200多人。100多博士,100多硕士。有博士后流动站,博士授权点和硕士授权点。

我这么一介绍,您大概知道,武汉毒研所,还是很厉害的。

很多人都对这位美女所长感兴趣,我也简单说一下。

武汉毒研所所长叫王延轶,这名叫的咬嘴,不知道他爸咋想的。81年生,今年39岁。其29岁就是武大副教授,37岁就任毒研所所长。

从一个普通的小职工,爬到毒研所所长,其一共用了6年时间。这可能也是中国之最了吧?

中科院是正部级(或者略高于正部)单位,其毒研所低一个级别,所长是正司局级(按着省里是正厅级),说白了就和湖北文化厅厅长,山东财政厅厅长,或者是廊坊市市长铁岭市书记一个级别。

如上图,这位大美女,就是毒研所所长

我看有的网友对她的学历颇有微词,我认为网友的质疑没有问题。她属于出口转内销产品,其大学是北大上的,北大生科院生物科学本科(学士),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免疫学系免疫学硕士,武大生命科学学院微生物学博士。

在美读的硕士,却偏偏跑武大读的博士,也可能,这是学霸的操作?我是不懂。

不久前一网友写了一篇扒她皮的文章,其实也不是扒皮,就是把她大概经历写出来了,和导师结婚,导师大她一轮等等。据说,她跑人家私媒体留言威胁人家,让人家删贴云云,“闭上臭嘴”,什么后果自负之类的。“闭上臭嘴”,不像是一个她这样高贵的女人说的话。至于是不是她本人留言,我不得而知,我是坚持不造谣不传谣。

没想到人家把她的威胁留言都发网上去了,同时引发更多人写她,现在她已经没治了,人设塌陷,一落千丈。

关键是,现在毒物肆虐,所长的才华,哪儿去了呢?你倒是展现才华啊?

别看她治不了武汉肺炎,但是她能把你兜里的钱掏出来。

我不信谣不传谣,我看网上很多人把她和双黄连口服液联系在一起了。当然了,我是不信双黄连,基本纯扯淡。

再说说她的老公舒红兵,王延轶是舒红兵的北大学生。王延轶大学一毕业,就和老师舒红兵结婚了。

舒红兵出生于1967年,据说,不是第一次结婚,具体几次?不知道,不信谣不传谣。

到了2005年,舒红兵到武汉大学,做武大的生命科学院院长。

大伙儿看了吗?王延轶的博士是在武大读的,是有原因的。

2010年11月,刚刚拿到博士学位5个月的王延轶,直接成了武大的副教授,主营生命医学,此时的院长,是他老公。

2012年,王延轶到武汉病毒所,任病毒所分子免疫学学科组,研究员/学科组长,此时的舒红兵,已经是中科院院士。

2014年,舒红兵是武大副校长,全国政协委员。

全国政协常委,您可以理解为副部级,冯巩就是全国政协常委。不太准,但是只能这么理解。

2018年12月,王延轶升任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所长,同时又是武汉市政协委员。

再后来,2019年末,2020年初,病毒来了,武汉得肺炎了。

再再再后来,小王(王延轶)两口子开了一个药方,双黄连治肺炎。

再再再再后来,17年前抢口罩抢84消毒液,9年前抢盐,2020年春节前抢口罩,春节后抢粮抢菜的那批人,大年初6又抢了双黄连。再后来,没发生呢。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2/1523.html

继续阅读: 腐败 知识分子 学术 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