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香港到台湾:笑看衰败失落港台屌丝那可怜可悲的自尊心

作者:卢克文 来处:卢克文工作室 点击:2020-02-05 23:48:21

2012年11月9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发布了一篇耸人听闻的报告,称最快2016年中国GDP将超过美国,未来美国还会被印度超过,到2030年,中国GDP占世界总GDP份额将从2011年的17%上升到28%,美国将从23%降到18%,日本将从7%下降到4%,欧元区从18%降至12%,印度则会从7%上升到11%。

报告甚至说,到2060年,中国继续占全球GDP的28%,印度将占18%,美国只仅17%,日本仅占3%,中印两国将在2025年GDP超过七国集团总量,2060年超过经合组织成员国总和。

我没有见过比这更猛烈的捧杀了。

事实上现在离2025年已经非常近了,2019年预估美国全年GDP超过21万亿美元,中国约为14.3万亿美元,中国仅有美国总GDP的67%左右,而印度预估2019年总GDP是2.9万美元左右,仅为美国的13.8%,中国的20.3%,而日本预计2019年略微超过5万亿美元,印度占日本GDP的58%,看这个状况,经合组织预测的中印两国可怕的增长,和发达国家可怕的衰落,根本就不会在2030年发生。

印度的经济发展从2019年开始剧跌,从8%一下跳到4.5%,目前暂时看不到回暖的迹象,离经合组织提出的2030年预估差得十万八千里,如果经合组织在2011年就打算开始捧杀中国和印度,他们至少成功了一半。

与经合组织可怕的捧杀相比,是中国自己制定经济政策时可怕的务实。

2002年11月8日,中共十六大召开,当时中国总GDP刚超意大利,感觉对前五大发达国家还十分谨慎,虽然已经加入了WTO,国家开始高速发展,但我们当时制定的计划仍然是到2020年,GDP总值达35万亿人民币,到2050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幸好当年新华社的通稿还在。

2005年时在天涯论坛有个ID叫“雪亮军刀”,推测到2030年中国就有可能超过日本,被一群人跟帖疯狂辱骂体无完肤,跟今天的恨国党表现得一模一样,我那时候也混天涯,亲眼见证了这件事情,结果中国在2010年就超过了日本,现在2020年体量差不多是日本的三倍左右,根本就不用等到2030年来分胜负。

可惜“雪亮军刀”2013年因癌症去世,时光弹指,真想看看他今天能亲手打打这些恨国党的脸。

2000年中国人均GDP是800美元,2002年中共十六大制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人均GDP能到2000年两倍,到1600美元,还显得十分忐忑,当心做不到,结果到了2019年,中国人均GDP居然跑到了10000美元!

这就是战忽局同志的不对了,说好20年翻两倍,结果翻了十倍,也不注意下剂量,连国内的同志们都忽悠瘸了。

回过头看看十六大时布置的目标,其实所有中国人可能都觉得现在的成就如梦似幻(但我们很冷静,有开心,没有骄傲)。

西方世界早先年对中国的主要腔调是崩溃论,超过日本后,就变成了威胁论,经合组织发表的2030年经济预测,威胁论连印度都拉上了,但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发达国家的名单从来就没有变过。

面对这些言论,中国的态度很简单,无论是棒杀我们还是捧杀我们,只管做好自己:谦虚低调,谨慎前行。

中国物质文明的极速发展,对整个世界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冲击波,这个冲击波由近到远,首先冲击到的,其实是台湾和香港。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村里如果有台湾、香港同胞回来探亲,那是不得了的事情,全校师生都要列队欢迎,希望港台同胞能给学校捐点什么,当时港台经济如日中天,1992年时,大陆人均GDP才366美元,台湾省人均GDP超过10000美元,领先韩国两年,台湾人均是大陆的27倍,香港更牛逼轰轰到了人均18000美元,是大陆人均的49倍,港台人看大陆人完全是俯视,人穷就得认命,1997年时,香港大货车司机年薪40万人民币,一共只要工作几小时,干大货车司机的一般文化程度不高,有钱了就到大陆来包二奶,当时主要有两个点,一个是深圳罗湖向西村,一个是东莞樟木头,当时包养一个人只要3000-5000一个月。

1997年,天津市人均工资690元,那时候的5千块人民币,大概相当于现在的4-5万左右了。

2000年初东莞樟木头这边的楼盘直接在香港开盘,面向香港中底层人士,2000块钱一平,香港人就笑呵呵都到这边买房,这里还有一些很老的设计很古怪的房型,比如荔景山庄一类,都是模仿香港那种毫无人性的室内格局设计的,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格局吓一跳,客厅和卧室特别小,住得很压抑,大陆房地产商从没搞出过这种户型,这种户型全世界我也只在香港见过,很多穷一点的香港货车司机,就会买这种房子,再花一点钱包养一个女生。

所以那时候樟木头叫小香港,有很多香港人,但大部分是香港的底层人士,体力劳动阶层。

香港大货车司机的好日子在大陆经济好起来以后就不行了,大陆港口一开,货都走泉州、走大连、走天津,不用全走香港,香港货车司机的社会地位骤降,现在收入较1997年减半,还干得累死累活,换成你是香港人,你心态能好吗?

不仅是货车司机,我在香港电讯业上班的朋友说,他们老员工一九九几年月薪就一万多了,现在还是一万多,工薪收入都凝固了。

大陆那时候为了追赶世界,发展经济跟玩命一样的,东莞当时是珠三角制造业中心,每天各种各样的大货车哐起哐起跑得飞快从国道上驶过奔向港口,将中国人生产的各种东西发往全世界换外汇,2000年初我刚到东莞,身边的人就警告我,过马路一定要非常小心,这里要是撞死人跟在湖南撞死人是不一样的,在湖南你可以哭哭啼啼闹半个月,这里撞死人半小时迅速解决,现场马上清理完毕,“死个人跟死个鸡一样的。”

我后来才知道,因为东莞通向深圳的国道是中国当时重要的经济命脉之一,只要这条路一堵车,全球硬盘跟主板立马涨价,马上断货,一切阻止经济发展的事物都要扫除,珠三角那时候感觉所有人都在一边擦汗一边飞奔赚钱。

大陆经济没起来之前,港台人对大陆人就一直是俯视态度,你偶尔会碰到几个特别懂礼貌的港台人,很绅士、很君子,说话温柔,衣着光鲜,但他们永远跟你隔着距离,在贫富差距面前,血缘什么的都显得苍白极了。

台湾跟香港在物质文明繁盛之时,产生了大量优秀的精神文明,在任何国家或者地区,只要经济一发展起来,并且有一定人口基数(澳门就是因为人口基数太少),就会产生优秀的精神文明,香港这边有成龙、金庸、四大天王,台湾那边有罗大佑、周杰伦、各种偶像剧一波波向大陆袭来,人一吃饱就需要更高级的精神需求,而且是跟着时代走的精神需求,精神产品就会被催生出来,特别是在整个地区经济昂扬向上的时候,精神文明的发展拦都拦不住,为什么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为什么台湾偶像剧只能到《流星花园》就崩了,为什么韩国人从2002年开始用《我的野蛮女友》向全亚洲传播流行文化了?这里面的规律其实很简单:

谁的经济昂扬向上,谁就会产生优质的精神文明。

香港从2000年后电影和音乐全面衰落,台湾从2000年以后再也没办法向大陆输出偶像剧,就是因为经济不行了,韩国人为什么文化产业全面超过港台?因为韩国经济高速发展,整个国家在当时昂扬向上。

现在中国的00后再也没见到有年轻后生说我在追台湾或者香港的某某明星了,他们都在追易烊千玺、肖战、吴亦凡、杨超越等等,全是大陆年轻人,港台娱乐圈完全断档,成龙今年都66岁了,拍打戏动作比以前慢上好几拍了,香港电影还在看他玩命。

经济不行,文化产业就一定不行,文化是建立在自信上面的,经济行,人就自信,经济下行,人就不自信,搞文化都搞不出来。

今年b站搞的那个跨年晚会,把老汉我都快看哭了,不是因为他晚会搞得青春洋溢有共鸣,而是晚会里出现的十几二十岁的中国年轻人,都个个脸色红润、衣着光鲜,一看就是在富足生活中长大的,说话表演时不卑不亢,都特别热爱中国本土文化,好多好多年轻人穿上汉服表演中国风的原创作品。

我看这部晚会前正在看张国宝先生的《筚路蓝缕》,刚看完老一代人如何拿命去完成中国的大基建,回过头看到这些充满自信的年轻人,眼角就不由得泪花泛起,你们这些95后、00后,可能不懂我们70后、80后中老年人的心情,三代才能出贵族,新一代年轻人能培养得这么大气自信、这么才华横溢,是我们多少代人奋斗后才有的结果,我们80后当年读书时,是要排着队欢迎港台同胞来给学校捐款,而在你们长大时,你们可以尽情地吸收各种营养,尽情地发挥自己的才能,你们不用对发达地区的人卑躬屈膝,你们可以昂首挺胸地说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而这么多年来,一代代中国人牺牲了自己,一代代中国人痛苦的找寻中国的出路,不就是为了今天的结果吗?

有下一代更优秀的中国人,才有中华民族更伟大的历史阶段。

而四年前我去台湾时,看到台中的士司机居然在看大陆的电视剧,还反问我“大陆的盒饭不是两块钱一份吗?”,当我站在台北101大楼观景层时,看到是略带灰蒙蒙的台北城,下面是一片片低矮的建筑,完全感受不到大陆那种昂扬向上的经济状态。

那有人说台湾人生活得也挺“小确幸”的,但其实我在台湾旅行时,根本没见到多少各个媒体宣传的“漫暖柔和、富有人情味的台湾”,我在垦丁夜市时,和同伴因为没有马上买东西,在别人摊位前沟通了几句,摊主就一脸憎恶的叫我们走,我在台北大排档找牛肉面吃,那档主听到我说普通话,没有台湾腔,收了钱后,转过脸时就是一脸的嫌弃。

越是底层的台湾省人,对大陆人的心态应该崩得最早,因为过去的优越感再也找不着了,这个来台湾旅游的大陆人,居然可能比他收入更高,而三十年前,这个大陆人还要被校方安排,排着队欢迎他的到来。

心态崩掉的不仅是台湾,还有香港,樟木头现在没多少香港人,香港人过去聚居的几个小区,现在都显得老旧破败,你偶尔还能在荔景花园看到几个香港老年人,穿着拖鞋,头发秃了大半,牵着条狗在那慢悠悠地走。

他们的好日子都过去了。

而台湾香港,又是长年饱受西方精神文明影响的地方,他们的认知和教育是西方式的,在经济下行之下,就更容易产生和大陆的矛盾。

我前面说过,巨量的物质文明,一定会催生优质的精神文明,欧美人吃饱了几百年,他们有余钱养活一批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体育明星、娱乐天王,所以他们有卢梭、黑格尔、爱因斯坦、乔丹、皇后乐队,每一项精神文明的成就,都可以把还处在贫穷时期的中国人震撼得一愣一愣的,所以中国人产生过一大波对欧美死心塌地的精神门徒,觉得欧美所有的东西都是正确的,我也挺理解他们的,有这种状态是正常的,毕竟当时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是人都会有绝望的感情产生,从而对欧美极度的精神依赖,并产生“只要是欧美的,就一定是对的”这种意识形态。

但并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会产生这种自卑的情绪,至少我不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国家和民族成长的规律,是“先建立优质的物质文明后,精神文明就自然而然产生,而不同的文化,会产生不同的精神文明。”(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堕距)

奥格本在1923年出版的《社会变迁》一书中首先提出“文化堕距”概念,他用这个概念来说明在社会变迁中由于社会各部分变化的速度不同而产生的种种问题。奥格本认为,在社会变迁的过程中,物质文化与科学技术的变迁速度往往是很快的,而制度与观念等部分的变化则较慢,这就产生了一种迟延现象。他认为,有的迟延现象可延续较长的时间,有时甚至达数年之久。这种迟延产生的差距即文化堕距。

马克思主义认为,物质文化决定非物质文化,而非物质文化一旦形成必然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和稳定性。因此,文化堕距是社会变迁中不可避免的一种现象。

比如西方世界现在治理国家的方式,他们常用的社会体系,在这么多年的教育下,香港和台湾是一定会尊为政治正确的,是不容任何置疑的,而大陆所采用的体系跟他们不一样,他们就会有一种文明人看蛮夷的俯视感,这种俯视感以前是全方位的,物质和精神都是,现在物质文明的优势缓慢崩掉后,他们就只有精神文明的盾牌还在,所以看待大陆人时,一定要突出大陆人是跟西方文明不同的蛮夷观,只要是中国大陆的,就一定是黑暗愚昧的,这也是台湾香港人唯一能保留的自尊心和优越感。

经济衰落越快,港台人心中越失落,这种优越感就明显,从而跟大陆产生的精神矛盾,就越难化解。

所以,这一次台湾大选,我根本不关心是蔡英文胜利,还是韩国瑜胜利,我对他们谁胜利,都没有任何兴趣。

台湾的年轻人,跟香港的年轻人,还在用看蛮夷的态度看待大陆,他们可怜的自尊心已经只剩这一个角落了,他们一定会好好呵护这唯一的道德制高点,依赖西方文明创造的道德高地,不容许有人置疑。(该方面内容可阅炎黄之家专题:《【专题】围观香港怎么把自己作死》)

其实我并没有说欧美创造的这一套思想体系,这一套话语权,就一套治理国家的方式一定是错的,我的观点是,“不同文明会创造不同治理社会的方式,大家先不要急着否定别的后发文明创造的现代体系,先看一看,人类历史这么长,不用急着否定任何一方,侮辱任何一方,先宽下心,不用喊打喊杀,容不得一点点怀疑。”

西方的也许是对的,东方的也许也是对的,这里面不是对立的关系,现在西方点错了社会发展的技能点,已经被政治正确深深绑架,这个模式也遇到了大问题,东方现在正在努力追赶,精神文明也在慢慢积淀,说不定也能搞出一套完整的,全人类都能接受的思想体系。

在对西方精神文明的追赶当中,全世界现在只剩中国还能自成体系,日韩是全方位趴在欧美人脚底下了,有怀疑的想法就会被欧美人抽一鞭子,中东地区乱得一团糟,他们先要想明白内部认同,才有时间来想一想如何自成体系,而俄罗斯因为苏联解体时被收拾得太惨,国家还处于一定程度的精神分裂当中,各个国家和民族得先用物质文明的建设来证明自己,并且是独立主权国家,才能获得思考人类精神文明的门票权,这个门票权,现在全世界只有中国拿在手里了。

没有谁对谁错,也不是水火不容,再给中华民族一点时间,我们闯进发达国家的时候,就应该是我们展现完整思想体系版图的时候。

而到那时候,有了自己话语权的时候,台湾岛的回归才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现在是谁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其实放在历史的长河里,根本不重要啊。

雪亮军刀曾说,在过去的一百年中,无数的中国人为了摆脱屈辱,为了这个民族可以坚强的站立而献出了生命。在过去的一百年中,无数的中国士兵浴血奋战,出生入死,他们用意志和钢铁较量,他们用刺刀,用勇气,用冲锋,用坚强打败所有企图主宰我们的人。无数的中国人,用平型关嘹亮的冲锋号,用堵住地堡时胸膛弹孔喷射的热血,用朝鲜三八线踩过敌人头盔的草鞋,用金门决不低头轰鸣的炮声,用喜玛拉亚山脉印军绝望的惨呼,用刺进越军身体的刺刀告诉这个世界,那个中国人引颈待戮的年代已经过去了。(炎黄之家womenjia.org请大家记住那些炎黄英雄

是啊,中华民族屈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正在创造历史,不仅是物质上,还有精神上。

加油吧,年轻人!接过我们民族的旗帜,去证明中华民族的伟大。

 

台巴子和港灿的问题明显都还是米鳖的问题。为什么这俩地这几年反中国情绪达到史上最高峰,还不就是米鳖在后面煽动,奥黑重返亚洲,懂王贸易战,再加上米鳖朝野已经形成全面围堵土鳖的共识,还有这次肺炎。所以台巴子和港灿都觉得中国确实即将药丸,现在是最好的独立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还有香港和台湾的泛民和建制派斗争、民进党和国民党斗争,压根就不是西方正常的民主社会的党争,而是意识形态你死我活的斗争,这俩地的民意都是被米鳖牢牢掌控的。现在米鳖在意识形态上面占据上风。所以民进党和泛民得势。反之亦然。所以乃要是直接把港台的政治套入西方那套制度那是大错特错了。米鳖这两年是毫不掩饰自己支持台湾民进党和香港泛民。丫们不赢才怪。黄丝敢上街打砸抢,那个勇气明显是米鳖给的,不是梁静茹给的。怪就怪中国之前放弃了香港的舆论主导权,让香港的主流民意一直被米鳖操纵。【小氏灰太狼1984】

微博用户@萨伦科奇:明人不说暗话,我希望那边700万头畜生能死掉690万头[太开心][太开心][太开心]3月26日

@无心简影:港人包机抵港后,有旅客称对能顺利返港感开心,但个别人的话就不那么对劲了,一人说:“最记挂#香港# 的是自由,那边不让你外出,就不让你外出,基本上一下楼你不听话,就基本上就。”被问到有什么后果,他答:“被捉走,即是有人专门看管你。香港如果个人卫生做得好,应该问题不大,因为那边可能个人卫生差,不太重视,所以蔓延很多,现时那边很多人不戴口罩。”真尼玛委屈你了呢,请以后永远不要进入“个人卫生差”的内地。在疫区里自由的外出。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2/1526.html

继续阅读: 发展模式 台湾 香港 中国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