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严打”历史与反思

作者:pop3等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2-08 11:33:47

关于1983年严打有一系列主题的讨论:

1983年严打简介

上世纪80年代,恶性刑事案件频发。1983年8月25日,经邓小平拍板中央发出《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决定》。"可抓可不抓的坚决抓;可判可不判的坚决判;可杀可不杀的坚决杀"等口号蔚然成风,流氓罪被课以重刑,3年间共逮捕177.2万判刑174.7万。

1983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决定》,提出从1983年起,在3年内组织3个战役。从1983年8月上旬开始到1984年7月,各地公安机关迅速开展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第一战役。“严打”,即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最早提出这个词的人是邓小平。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社会治安不好,成为当时面临的突出问题。

据公安部统计,1980年全国立案75万多起,其中大案50000多起;1981年立案89万多起,其中大案67000多起;1982年立案74万多起,其中大案64000起。1983年头几个月案件继续猛烈上升,虽然后4个月开展了“严打”战役,发案大幅度下降,但全年立案总数仍达61万多起,其中大案65000多起。

 

1983年严打有多少人被判死刑

在《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称,“在三年内组织三个战役,依法将刑事犯罪分子逮捕一大批,判刑一大批,劳教一大批,注销城市户口一大批,并且杀掉一批有严重罪行、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犯罪分子”。严打期间到底有多少人被判死刑,至今未见公布。目前仅见的公开数字,是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一书的记载。该书提到,1984年10月31日,《关于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第一战役总结和第二战役部署的报告》说,在第一战役中,法院判处861000人,其中判处死刑的24000人,“这是1950年镇反运动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中打击”,是严打运动第一战役一年时间所取得的成就,后续两次战役的数据目前没有官方的公布数据。

 

1983年严打降低犯罪率了吗?

1983年严打对社会风气以及减少犯罪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犯罪率统计数据不支持这种说法。

严打在短时间内造成的威慑力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犯罪规律。据《中国刑事政策检讨:以“严打”刑事政策为视角》一书统计,1983年严打后,1986年以后就直线上升。

根据历年《中国法律年鉴》提供的数据,中国犯罪率1983年约5起每万人,随后三年仍保持该水平,到1988年,犯罪率继续大增,1988年约7%,1989年味17%,1990年约18%,1991年约20%。

Pop3:1983年严打回忆

午休时间刚过,广播喇叭里广播通知,15分钟后全体在操场集合。

列队完毕,领导讲话,明天要配合地方部门执行任务,为武装任务,下午领枪后每人都要对枪械进行保养检查,然后要对每个人的枪械情况进行检查,子弹配置为每人五发,在明天出发前发放,子弹压入枪内,但不准上膛并关闭保险,出发前要再次进行枪械检查。下午,领枪了,俺领的是一把54式手枪,随后就是大家乱哄哄地擦枪。俺把厚厚的枪油擦掉后,很是嘚瑟,可惜那时没有照相机更没有手机,没有留下俺嘚瑟的照片。

说来惭愧,俺从军几十年一共只打过10发子弹,是刚入伍时训练时打的,

不过,要说各种导弹、炮弹、深弹、干扰弹和鱼雷之类,俺亲爪打的就太多了,但是,按电钮(踩踏板)的感觉与扣扳机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去年,俺高中同学聚会,俺一个同学刚从美国探望儿子回来,他儿子在美国博士后工作了,他拿着手机炫耀他在美国射击各种武器的照片。我这个同学是我同一个公社的,高中毕业后去了越南战场,上战场时距他入伍还不到一个月,挺老实的一个人,后来也立功了,可见战争环境是能改变一个人的。几十年没摸枪了,他乘着去美国看儿子的机会狠狠地过了一把枪瘾。

扯远了。

晚餐后再次集合,领导讲了明天的任务,原来是配合地方枪毙犯人,我们承担外围警戒,领导讲了几个要点,主要的原则是威慑和维持秩序,以及动用枪械的原则等等。

第二天,我们乘坐几辆大卡车到达预定地点。不久,几辆卡车开来,这些车上五花大绑地绑着一些人,脖子上插着大牌子,看上去这些犯人都很年轻,与我们的年龄相仿。在游街的过程中,我们几辆卡车分别在这些押犯人的车的前后警戒。

游街完毕后,直接开赴郊外的野地,到达指定地点后,我们迅速下车,在地方同志的引导下形成了警戒圈,人都是对外站着枪口对外。警戒圈布置完毕后,犯人们开始下车,这时看热闹的人也都赶到了,人山人海的,不过,在我们的枪口下没人敢越过警戒线。人群中不时有嚎啕之声和大喊之声,乱哄哄的也听不清喊的啥,过了一段时间后,身后传来枪声,再然后,我们面前的人群中有人昏倒。

整个枪毙人的过程中,其实一直想回头去看看的,毕竟从没见过枪毙人的场景,但是有纪律,不许回头。枪声响过以后,俺终于忍不住扭头看了看,只见刚才那些在车上游街的年轻人都脸朝下俯卧在地,脑袋旁边是一堆带有色彩的液体,当时俺就忍不住干呕起来。

很清楚记得那天的菜是红烧肉,据说是地方部门慰劳的,看见那些肉俺实在忍不住干呕,那天很难得,红烧肉竟然剩下了,看来偷偷回头看的不止俺一个,此症状持续数天后才得以缓解。

我们高中同学中有个同学,当年毕业在公社(乡)里当干事,也曾被抽掉去参加过那次运动,曾判过几个人的死刑,不判也不行,有指标的。我这个同学是文质彬彬的一个人,一次老同学聚会时,大概是酒喝多了,席间嚎啕大哭,说几十年来老做噩梦,梦见那些被他判死刑的人,唉!

1983年严打其它资料:

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积累的待业人员已达2000万,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待业人数的最高值。如北京市待业人员40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8.6%,平均每2.7户城市居民中有一个待业人员。天津市待业人员最多达到38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11.7%。待业人员包括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以及新增的城市闲散人口,其中前者占多半 。

1980年,中央结束了持续25年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1980年代初,大批知识青年陆续返城,许多成为待业青年,加剧了社会治安恶化。当时根据全国调查,要求回城及复职的人员共有9类,除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外,还有1960年代初被精简回乡的职工要求复工,“社来社去”的大学及中专毕业生要求国家统一分配等等。城市积累了大批待业人员,同时还要接纳大批返城人员,这使就业形势进一步困难,社会治安恶化 。

网友讨论1983年严打:

当年还小那卡车游街模糊有点印象,后来知道了点“三结合办案”的东西,说实话这些情节要是拍成影视作品估计永远过不了审片  (对置活塞)

当时司法能力不够,抽掉了很多人去帮忙判案,我一个高中同学是乡里的干事,也去判案还判了几个死刑。此事都成了他的心病了,有次喝酒后痛哭说,老梦见被他判死刑的人。 (pop3)

初中时的女同学,早上起来上厕所的路上被大她几岁的邻居摸了几下,邻居被判处15年徒刑。  (yxph)

所以说能力不行,简单粗暴,什么白猫黑猫就是典型  (出租屋)

一个同学的哥哥,因为抢了另一个同学的军帽,被打靶了,因为帽子里头夹有一毛四分钱 (举例)

1983年严打判了很多冤假错案,比例还挺高的,执政能力差啊  (高空鹰眼)

我妈厂里同事的儿子,几个小年轻打架,他在边上看没动手,被说是望风的,一起枪毙了,真人真事,那时候太多枉死的了。【wf1979】

有指标的,这也是一贯以继之吧,当年某人在反右的时候就搞过,导致反右扩大化,结果现在把脏水全泼在毛泽东身上,而那些当年“右派”的后代,也跟着骂毛泽东,呵呵。【pop3】

70年初的“一打三反”事后看过火之处也非常多,也有滥杀。遇罗克就是这个时候枪毙的。九院折腾也是这段时间。极左极右,过弄,这似乎是我党诞生起就一直存在的的问题,断不了根。清理五一六分子也一样,光许世友,在南京就抓了20万。宋文骢当年在601,就是被打成516,晾着,然后拎着包袱跟到成都。【老老狐狸】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2/1531.html

继续阅读: 改革开放 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