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中情局控制瑞士加密公司窃听120国长达五十年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2-12 18:07:49

今日俄罗斯2020年2月11日报道称,根据《华盛顿邮报》和德国公共广播公司的联合调查,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米国中央情报局(CIA)和德国联邦情报局秘密收购了瑞士一家加密公司,利用其设备窃听了全球120个国家。

据报道,克里普托(Crypto AG)是一家瑞士加密公司,为大约120个国家提供通讯加密设备,其客户包括伊朗、多个拉米国家、印度、巴基斯坦和梵蒂冈等国。在2018年被收购,改名为“克里普托国际”(Crypto International)

在过去超过半个世纪,全球多个国家政府的情报人员、士兵、外交人员都是依靠瑞士公司克里普托所生产的加密机器作为沟通的渠道。

但事实上,许多客户不知情的是,美国中情局是这家公司背后的主人,Crypto公司销售的产品中被植入了加密漏洞,这使得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和西德的德国联邦情报局(BND)很容易可以破解其他国家发出的加密讯息。

该行动代号为“知识宝库”(Thesaurus),在上世纪80年代更名为“卢比孔河”(Rubicon)。

中情局的内部报告称这项计划为“世纪情报政变(the intelligence coup of the century)”,“外国政府一边向美国和西德提供丰厚报酬,一边让至少两个,其至五六个外国政府,得到其秘密通讯”。

媒体取得了一份中情局内部机密历史文件,并访问了多名匿名的情报部门现任及前任官员,以及这家瑞士公司的员工,详列了美德历次秘密行动。

不过中国和俄罗斯因为不信任西方国家的产品而一直没有使用克里普托的加密产品,上述国家「使用了几乎无法破译的编码系统」。但报道称美德两国透过其他国家与中俄两国的接触,也得到情报。

调查指出,这家公司在二战后越做越大,一开始这个公司本来要卖给德国和法国的情报机构,但是CIA先接触了,而美国人不和法国人合作,所以法国情报机构没有入局。1970年代被美国情报部门秘密收购,并交由德国(西德)作为合作夥伴,研究这些机器,和决定销售对象。

在60年代,加密技术由机械发展到电子加密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操纵了Crypto公司的算法。1967年推出的H-460型加密机,内部算法完全由NSA设计。该公司当时制造两个版本的机器——供给“对美友好政府”使用的“安全版”和给其他国家使用的“可操纵版”。《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将这一段历史取名为“美丽新世界”。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这家加密公司就一直为CIA和德国联邦情报局服务,为他们提供客户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秘密情报。据调查,上世纪80年代,米国国家安全局分析的所有外交电报和其他政府信息中约有40%来自该加密公司的设备,这证明米国从窃听行动中获取了大量材料。

NSA的窃听列表中有三个重要代号,A代表苏联,B代表亚洲,G代表世界其他地区。而在80年代,“G”地区中一半以上的情报都是通过Crypto加密机传播的。报道评论称:“整个80年代,Crypto的主要客户名单简直是全球动荡地区的目录。”1981年,沙特阿拉伯是Crypto的最大客户,其次是伊朗、意大利、印度尼西亚、伊拉克、利比亚、约旦和韩国。

在该行动的巅峰时期,“知识宝库”为美国提供了强大的情报优势。在1978年美国前总统卡特与埃及前总统萨达特举行埃及-以色列和平协议会谈时,美国能够监听萨达特与开罗的所有通信。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期间,CIA和NSA也借此监听伊朗革命政府。在两伊战争的十年时间里,美国甚至截获了19000条加密机发送的伊朗情报。

此外,调查还显示该公司的设备在一系列地缘政治事件中被用来收集情报——包括1979年人质危机期间监视伊朗领导人,1982年,英国和阿根廷就英国海外领土福克兰群岛爆发福克兰战争,美国把收集得到的阿根廷军事机密,传给英国。

情报不仅被米国和德国所掌握,还有可能被「五眼联盟」(Five Eyes)成员英国、加拿大、澳洲、新西兰共享。报道指,最少四个国家,包括以色列、英国、瑞典和中立国瑞士得悉美德的「鲁比肯行动」(Operation Rubicon),或容许对方取得部份机密。

“这是本世纪最好的情报行动。”CIA的报告中总结到:“外国政府向美国和西德支付了大量的资金,获取的是至少两个(可能多达5-6个)国家能看到他们最高机密的‘特权’。”《卫报》称,这份报告中提到的“5-6个国家”可能指的是美、英、加、澳、新组成的“五眼联盟”。

关于五眼联盟,详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揭秘盎格鲁·撒克逊五眼联盟及其梯队电子间谍监听系统

出售设备获得的数百万美元利润由中情局和联邦情报局瓜分。

根据德方的纪录,CIA和BND每年瓜分了Crypto赚取的利润,CIA特工对BND方面“忙于赚钱”感到不满,经常提醒德国人:“这是个情报行动,而不是个赚大钱的企业。”BND方面则对美国的“希望监控其最亲密的盟友”感到震惊,因为美方甚至将意大利、希腊、土耳其、西班牙等北约盟国列为了目标。

在长期执行作战任务的过程中,米国和德国经常就作战目标展开斗争。尽管联邦情报局官员对米国拒绝将对手与盟友区分开的做法感到反感,但米国的立场是「谍报世界没有朋友」。

到1975年,Crypto公司的销售额从五年前的1500万瑞士法郎增长到了5100万瑞士法郎(约合1900万美元)。

直至1989年,东西德合并后,德国联邦情报局认为这项计划风险太高,害怕遭到曝光和失去了德国政府高层的支持,在1990年代初退出,但美国继续暗地里使用克里普托收集情报,CIA用1700万美元收购了德方的股份,一直实施窃听行动至2018年。

不过目前,Crypto AG公司否认与上述情报机构有任何牵连。该公司董事长安德烈亚斯林德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依然说谎:“我们从未与CIA或德国联邦情报局有过任何关系,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感觉是被背叛了。”

瑞士政府一早知情,她是唯一一个政府,买到了没有牵涉美国中情局的Crypto机器。

瑞士一贯想摆脱“他们为了钱可以做任何事”的刻板形象,在这次事件中再度显示出来。瑞士的银行曾经看管独裁者数以亿计的存款,以前更对大规模逃税视而不见。近年,银行规管慢慢改善之际,今次事件却令瑞士另一感骄傲的产业工程界,也走向庸俗。中情局利用克里普托正是看准了瑞士中立的声誉和质素,可以吸引外国买家。瑞士拿了钱,出售有漏洞的机器,如今全世界都知道了。

1977年,有个Crypto员工发现叙利亚使用的设备有安全隐患,就修复了这个漏洞。随后CIA投诉从叙利亚窃取情报变的很困难。Crypto查明原因后,炒掉了这个工程师。

1992年的时候,伊朗在长期的怀疑Crypto的问题后,逮捕了它的一名销售员。后来Crypto给了伊朗100万美元,伊朗释放了这个人。这一百万美元是德国情报机关出的。

1993年,这名被释放的销售员猜测伊朗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关于Crypto的事情,开始在电视上讲述他对Crypto的怀疑。1994年,德国和瑞士的媒体开始爆料Crypto的设备容易出问题。

1995年,美国的巴尔的摩太阳报开始调查NSA,发掘出了和Crypto的关系。很多国家比如沙特、意大利、埃及和印尼都终止了和Crypto的合作。但是伊朗继续使用Crypto的设备。

到2018年,CIA也表面上终止了合作,宣称是因为线上加密工具的兴起,让Crypto的市场份额缩水太多。CIA卖掉了Crypto,估值5000万美元到7000万美元。但到底是不是真的终止合作,很难说,中情局完全可能换个壳继续持有这家加密公司。

《华邮》引述美国前国安局局长博比‧雷‧因曼(Bobby Ray Inman)说,“我有没有一丝内疚?完全没有……这是来自世界各地十分珍贵的讯息来源,对美国政策者非常重要。”

报道说,这次曝光的内容除了显示美国的情报网路如何具渗透力,也显示了科技公司与政府可能存在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报道称,这项行动证明了“在广泛销售的通讯设备中植入漏洞,具有巨大的情报价值”。《卫报》评论称,CIA多年来的成功,可能强化了美国目前对中国华为公司设备的怀疑。

媒体将政府内部资料公开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像中情局这样的情报机构内部文件被大举公开是非常罕见的事情,特别是文件内容将冷战时期和之后米国如何进行间谍战暴露给对手。

米国政府此前一直抨击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与中国政府「勾结」并窃取其他国家机密,韩国媒体称,这份内部资料的公布令米国不得不感到难堪,这说明南棒太低估了他们主子的无耻程度,米国这些年无所不用其极窃听早已不是新闻,洗无可洗,只是凭借舆论霸权,专横压制揭露言论,甚至贼喊捉贼反诬中俄。

正如文中所言,中国是米国中情局的设备窃听黑洞,因为大多数中国的设备都是西方无法渗透的,近年中国政府更是开始警惕思科间谍设备,开始国产替代化进程。不仅如此,中国电信设备还向全世界输出,打破了米国过去肆意使用安装窃听木马窃听全世界的图谋,所以华为才成为米国眼中钉,具体可阅炎黄之家文章《华为打破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窃听一切信息”图谋

米国才是全球网络空间最大的国家级监听者

2020年2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情报部门自冷战时期至2000年代初期,一直控制瑞士加密公司克里普托( Crypto AG ),向外国政府和企业出售加密机器,一边赚取数以百万计美元,一边收集重要情报。美国情报部门有办法解码该公司加密设备的相关技术,从而窃取多达120个国家的机密信息。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条新闻让人不禁想到,美国上周一以涉嫌对美国信用报告机构发动网络入侵为由,起诉了4名中国军方人士。当时,我在记者会上回应相关提问时就说过,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和有关部门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对外国政府、企业和个人实施大规模、有组织、无差别的网络窃密与监听、监控,这早已是世人皆知的事实。

一个每天收集全球各地近50亿条移动电话纪录、窥探德国总理默克尔手机长达十多年之久、每年控制中国境内300万多台电脑主机、向中国境内3600多个网站植入木马的国家,却把自己打扮成网络攻击的受害者,反复上演贼喊捉贼的拙劣把戏。这个国家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的虚伪性早已昭然若揭,还有何信誉可言?有何颜面示人?

事实一再证明,美国才是全球网络空间最大的国家级监听者,是名副其实的“黑客帝国”,其监听行动已经到了肆意妄为、无法无天的地步。

旧账未消,又添新账。对于“维基解密”、“斯诺登事件”,美国还欠世界人民一个交代;这次又曝出瑞士加密公司事件,美国应一并给国际社会一个说法。

北朝网友评论“米国中情局控制瑞士加密公司窃听120国长达五十年”

  • 棱镜门过去才多久,不妨碍美帝现在还在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华为和中国围追堵截。不管白皮和公知们如何包装美化,这个世界仍然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与20世纪初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 不感觉奇怪,这不是美帝的一般操作嘛!
  • 冷战时期美帝做了好多类似的事情。估计是吃红利到现在。
  • 斯诺登不是推崇过OpenPGP么?结果就是大家纷纷表示这玩意儿太tm难用了。然后赛门铁克表示这是商业化不够就基于PGP推出了加密产品,然后没多久一个基于PGP的磁盘加密产品的后门就被捅出来了,具体细节不清楚,然后赛门铁克嘴硬说那是:预留的功能
  • 美国人提华为,全世界都听到。中国人反驳,删号
  • 老美在这种通讯基础设施上搞鬼啊,还是瑞士……我想起来还有一项重要的基础设施也是在瑞士,PGP算法(一直以来和DES算法抗衡的)也是瑞士的,关于它有没有什么不利的传闻?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2/1537.html

继续阅读: 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