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呼吁警惕米国生物攻击遭内蒙通辽警方抓捕,他们是中国警察还是米国警察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2-12 18:27:13

内蒙这地方很诡异,这些年出了太多太多幺蛾子,前公安厅厅长赵黎平杀人焚尸,公安厅几个副厅长,自杀的自杀,如李志斌,被捕的被捕,如赵云辉、孟建伟,罪名包括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买官的分局局长枪杀市委副书记,更搞怪的是,骗子诱使呼市警察局炸掉刚建成四年的11层指挥大楼,让人笑掉大牙。近年来公众周知的,更是内蒙警方为鸿茅药酒、伊利牛奶出头滥权跨省追捕。内蒙不止警察操蛋,更有更严重的分裂国家问题,见《内蒙古中学教室挂蒙古国旗国徽,谁在纵容栽培蒙独极端分裂分子》。

至于生物战,内蒙警察在这次事件中,更是诡异的站到了米国的立场上,他们做的事,仇者快亲者痛,完全不应该是中国警察做的事,纪委应该查一查内蒙这些警察,到底从国外哪些渠道收了黑钱。

如果内蒙警察不了解生物战,不妨学习一下这篇文章:《直面生物战:米国没底线却有能力、有动机对中国实施生物武器攻击》。

望长城内外:通辽警方对无违法的人进行处罚明显不妥

望长城内外 ,2020-02-10,红歌会网

内蒙古卫视2月8日晚报道:通辽一居民在“快手”上造谣说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日前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十日,罚款五百。

看到这个消息,我感到非常难以理解,内蒙古通辽警方为何会出作这样的行政处罚决定。

很显然,通辽警方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对该居民进行处罚的。但是,这里有三个问题需要研究:

第一个问题,通辽警方如何确定说“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就是谣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二)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腐蚀性物质或者传染病病原体等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三)扬言实施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

很明显,通辽警方是认定该居民说“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的行为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中“散布谣言”的行为。

根据有关部门的释义,所谓“散布谣言”,是指捏造并散布没有事实根据的谎言用以迷惑不明真相的群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行为。那么,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的说法是不是谣言呢?

我认为,这种说法不是谣言。

因为,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有多种说法。其中一种说法认为,该病毒的原始宿主可能是蝙蝠,经中间宿主(很可能是穿山甲)传染给人的。也有一种说法认为,该病毒可能是某敌对国家用生物技术制造的主要针对亚裔人种的基因武器。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尚无定论,连习近平同志都说“要科学论证病毒来源,尽快查明传染源和传播途径”。也就是说,现在,中央高层都没有完全排除敌对国家对我国使用生物武器的可能性。那么,通辽警方又是如何确定 “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 的说法就是谣言呢? 如果通辽警方不能明确回答这个问题,不能拿出权威性的结论作为依据,那么,就不能认定该居民“散布谣言”,也就不能对该居民进行处罚。

第二个问题,通辽警方如何确定说“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就能扰乱公共秩序。

根据有关部门的释义,“散布谣言”行为在主观上是出于故意,是为了扰乱社会公共秩序而散布谣言。那么,说“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是不是就能起到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作用呢?

我认为,如果在疫情发生之初这样说,可能还会使一部分民众心里产生恐惧,而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扩散到全国,并且社会上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也已经有多种说法、众说纷纭的情况下,再来说“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并不能起到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作用。由此也可以判定,该居民说“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并没有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主观故意。

退一万步说,即使该居民主观上真的有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故意,但由于目前还没有确定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该居民所说的“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也不能认定为谣言。也就是说,只要散布的不是“谣言”,即使有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故意,也不能认定为“散布谣言”。这就好比一个人在网上说“8级地震能造成巨大的伤亡”,因为他说的不是谎言,就不能认定他“散布谣言”。

第三个问题,散布有关外国的不实言论,中国警方是否需要进行处罚。

根据有关部门的释义,所谓“散布谣言”,是指捏造并散布没有事实根据的谎言用以迷惑不明真相的群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行为。这里有个问题需要研究,对于本国公民散布有关外国的不实言论,中国警方是否需要进行处罚。

我认为,对于这个问题,主要应看是否有损于国家利益。如果这个不实言论会迷惑国内不明真相的群众,扰乱国家的外交、国防、国际经济交流等工作,那就是谣言,中国警方就应进行处罚;而如果这个不实言论不会损害国家利益,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国家的外交、国防、国际经济交流等工作,那就不能认定是谣言,中国警方就不应进行处罚。

事实上,世界上的所有国家为了本国的利益,都不禁止本国公民散布有关敌对国家的不实言论。例如,美国的媒体就天天在造中国的谣。在这种情况下,通辽警方还要对说“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的居民进行处罚,是不是有点不分敌我、自作多情了呢?

综上所述,通辽警方对说“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我国使用的基因武器”的居民进行处罚,是明显不妥的,应尽快予以纠正。

给内蒙警方科普一下国家安全研究方法:为什么你们违法犯错了?

老田,2020-02-09,乌有之乡

记得公安部反复重申过“不要滥用警力”,因为滥用的后果很严重——不仅会恶化警民关系还会损害警察形象。这一次内蒙通辽警方毫无法律和“学理”依据,就以“散播谣言”的名义随便抓人罚款,这是个很大的错误,是比武汉“训诫”李文亮更为严重的错误。应该说,武汉警方的训诫行为很可能是被动作为,但内蒙警方的错误更象是主动作为。

在2003年SARS流行与今年新冠肺炎期间,在网络舆论空间和传统平台上,都有各种基因战争的推测。此类言论及其引发的争论,不属于“警察破案”那样的“事实认定”过程,而是一个战争与国家安全方面的“或然研究”事务,以警察的习惯眼光去框定安全研究问题,一开始就错完了。

在现实社会中间,生物或者基因战争问题,属于非传统国家安全研究领域,而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对于此类知识和信息的接受,则事关心理上的国家安全问题,属于“全民心防”建设的一部分。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不仅仅是专家学者有发言权,外行的民众也是可以发言的。全民心防建设的典型案例——如抗美援朝战争初期中宣部下文件要求的那样:要在民众中间推广各种足以唤起“仇视、鄙视和蔑视”美帝的历史材料,扭转各种“媚美恐美崇美”的旧日殖民地心态。

由于非传统安全领域,与战后计算机、生物以及基因技术等快速进步相关,在这个过程中间,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确立起不对称优势地位——美国实际上拥有相关领域的不对称技术优势以及部分垄断地位;同时,美国的各种新型霸权行径也使其越来越丧失道义形象——人们由此担忧美国缺乏必要的自律,会依仗技术优势越过必要的规则和道德底线,滥用其技术优势追求“非对称国家安全和利益”。

我们所熟悉的“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这一类说法,都是就战争与国家安全问题上的“或然性”而言的,从来都不是“实然性”的表达,与法律规定的证据链要求截然相反。或者说,在法律证据链要求下,是不存在任何国家安全研究的,反之亦然;应该说,法律证据链要求,与国家安全问题的思考,分别应用的是两种“两极对立”的观察框架,这两种截然有别的观察框架实在是天差地远。而且,现实中间的军队和国防建设,都是针对“或然性”的安全威胁因素,从未不是针对已经实锤的威胁事实。这个方面的研究、言论或者实际部署,永远要走在实锤之前。而且,国防安全建设方面的成效,还往往体现为那种“自我击破的预言”——因为做好了充分准备,敌方看到没有捞到好处的可能性,不得不放弃侵略预案,这样安全目标就算是达成了。

应该说,在战争与国家安全问题上,就或然性发言和展开研究,乃是一种常态。实锤反而是不常见的,因此,以警察的职业习惯或者法律思维,对战争和国家安全问题方面的言论下判断,实际上是把“两极对立”的截然不同的观察框架相互混淆了,试图以法律证据链要求去规范安全问题的思考,这在理论上是站不住的,在实践上也是极其错误和有害的。

按照基辛格的说法,国家安全或者战略威慑的有效性,由三个方面的因素组成:力量、使用力量的意志以及敌方对前两者的信任;实际战略威慑的有效性,取决于三者的乘积,任何一项为零,其结果都为零。

就生物战或者基因战争而言,美国在此一“非传统安全领域”的技术优势和力量,是基辛格所说的第一项,美国会不会使用这一份力量则构成第二项。简单地说,生物战争方面的安全思考,需要集中关注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技术上的可能性问题,二是美国统治阶级会不会使用的问题。而在基因战争这个非传统安全领域,中国民众和相关部门的合理态度是:需要以假设美国必然会发动基因战争为前提,去做出种种安排,目的是追求美国最终不敢发动基因战或者即便是发动战争其收效也尽可能小的后果。

从技术可能性来说,美国的技术实力或者武器化潜力是其基础。而基因技术武器化的可能性,首先是包括人种识别的可能性(例如说冠状病毒东亚人种易感性超过白人5倍);美国用公开或秘密方式大规模搜集中国人的基因数据,明显是一个基因研究武器化的促进因素,也算是一个部分证据;SARS和新冠病毒传播的“来无影去无踪”特点及其与常规流行病的显著差别,明显更接近基因武器而非一般的流行病学特点;而美国对于此种抗病毒技术的预先技术积累;这每一个方面的证据,都足以成为提升“或然性”证据。

从运用基因武器的可能性方面看,考察美国过去与现在的战争选项,其政治领袖人物言行,及其在各种国际事务中间遵循规则和道德准则的意愿,都可以作为相应的“近似证据”,帮助我们理解美国在基因技术武器化方面“使用力量的意志”的存量状况。举例而言,今日美国政治领袖对历史上屠杀印第安人、对平民目标使用原子弹、对奴隶或者鸦片贸易是否有“负罪感”,是否表现出之后要戒掉此类“反人类罪行”的足够意志或者意愿,也是我们理解此后此类选择可能性的关键参考指标。目前美国政坛领袖人物,是否表现出起码的遵守规则和伦理底线的意愿,也是我们理解此类选择合适证据,这个方面没有其他奥秘——人们对于规则和伦理底线的尊重程度,与其是否优先选择毁灭性战争方法之间,具有同样的损益比选机制和心理基础。

在二十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之后,西方国家发展出“国防经济学”的跨学科研究,借用经济学中间的投入产出分析,去分析战争和国家安全问题。在这个专业视野里,战争方式和武器的选择,与低成本和高杀伤力紧密相关,换言之,依据国防经济学的基本原理,高效率的战争方式或者武器会被优先选择和运用,这是经济学的“效率原则”在战争和国家安全方面的体现。

以此而论,如果SARS和新冠肺炎真的是基因武器的话,选择以平民作为杀伤对象,虽然生命数量损失不算太大,但其附带杀伤力——对经济或者生产秩序的打击——十分巨大,完全有条件成为经济战的首选,甚至,就经济战的效果而言,此类武器比传统战争和武器的有效度更高。而且,选择此类非常规战争和武器,背负的政治或者经济代价则小得多,更易于被采用,选择门槛更低。

应该说,“非传统安全”方面的专业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至今未能承担起恰当的科普任务。目前,相关全民心防建设主要是网络平台上展开的,以警察眼光去看待此类争论和言论,是极其错误和有害的,客观上有利于瓦解中国的全民心防建设,有助于美国对中国的“软实力”高涨。如果真有基因战争的话,此类强化美国软实力的行为,将会进一步降低美国运用基因武器的门槛条件。

在SARS期间,专业安全研究领域的低效和无能,实际上选择了退场,相关争论和心防建设主要是在网络平台的争论中间完成的。目前的新冠肺炎期间,以“阴谋论”瓦解全民心防建设的反方,多为精美精日的公知,他们日常的批判活动,主要是就国内民众中间高水平的政治不认同进行投机经营,其经营方略的主要基础是“美国制度具有百分百的正当性同时也垄断一切正当性”,一切与美国制度不同的政体或者制度都没有合法性,以此去契合民间的不满。另外还有少部分是新王明学派的纯左认识,在港独港闹事件中间这波“新王明学派”的人士中间,有人认为强调国家政治共同体或者民族利益会掩盖阶级对立,甚至,还有人认为批判帝国主义或者美国会掩盖阶级矛盾,因此持坚决反对态度。这两拨人在日常网络言论中间,较为强调对政治不认同的经营,为强化此类经营的效果,担心全民心防建设效果会抵消其政治不认同经营效果,故在非传统国家安全的网络辩论中间,都以“警察破案”的观察框架,把法律证据链要求绝对化,去反对国防方面的“或然性”分析。

殷切希望:内蒙警方不是公知也不是新王明学派的纯左,还不至于担忧全民心防建设会损害对政治不认同经营效果,因此,警方应该更容易做到理性地尊重国家安全研究领域的一般“或然性”准则,尊重公安部“避免滥用警力”的要求,对自己不懂的专业领域保持谦虚谨慎态度,千万不要不懂装懂或者有错不改。二〇二〇年二月九日

说美帝捣鬼,你们愤怒什么?

杨昭友,2020-02-10 ,微博@杨昭友A

敌对势力造谣抹黑政府、干扰抗疫,你们不愤怒;高福沽名钓誉、吃里扒外、欺上瞒下导致疫情扩散你们不愤怒;当地某部门对一线抗击病疫的医护人员釜底抽薪,把急需的医用器材调拨给不参加防疫的私营医院,你们不愤怒;谣言满天飞,导致人心惶惶,你们也不愤怒。怀疑是某国捣鬼,你们如同被挖了祖坟一样愤怒。

2月1日,看到一篇文章《武汉肺炎又是X帝捣的鬼?X技日报总编怒了!》

我感到很惊讶,XX日报总编为什么怒了,这个作者为什么怒了?中国人民对新冠肺炎病毒来源质疑,怀疑这是某个邪恶国家的生物战,你们愤怒什么?没说是你干的,没说是与你关联的人干的,也没说是私营企业干的,你怒从何来?现在大家怀疑的是某邪恶国家,你要认为是谣言,就应该拿出确凿证据来证明不是某国干的。你发怒能平息人家怀疑?

03年的非典病毒来源,是管轶(反华反共专家)一锤定音说是果子狸携带的,后来又说果子狸只是中间宿主,蝙蝠才是病毒的源头。我们姑且相信了几年,如果没有这次新冠病毒在荆楚大地肆虐,没有在中华大地蔓延,我们真的相信萨斯病毒是果子狸带的,吃果子狸火锅吃出来的,也相信蝙蝠是萨斯的源头。当然,后来我们的科学家也是顺着这条线索一直找了下去,找到了萨斯病毒的家族发源地,让猜想与结果接近了一步。

这次专家又说是野生动物携带的,可能是蛇,可能是其他野生动物,可能是蝙蝠。但还没有言之凿凿的说一定就是蝙蝠传播的。只是怀疑。因为从目前在蝙蝠身上找到的萨斯病毒,只是03年非典肺炎病毒的近亲,也就是说,蝙蝠身上携带的病毒并不能感染给人,让人致病。继而猜想,是蝙蝠把病毒传给了某种野生动物,而后病毒在某野生动物身上出现了变异,成为我们今天了解的可以人传人的萨斯病毒。

感谢科学家不懈努力,让世人对萨斯病毒的家族有个大致的了解。但是,这研究并没有结束。萨斯病毒的原种存在于蝙蝠身上,这不需要争论。可是蝙蝠身上的病毒并不能让人致病。研究的结果,是果子狸身上的病毒可以传染给人,使人致病。那么,蝙蝠是在什么地方、什么环境下通过什么途径传给果子狸的呢?病毒又是如何在果子狸身上进化为让人感染、让人致病的病毒呢?变异的条件是什么?气压多少?温度多高?湿度多少?还有哪些病毒寄生繁衍的条件?是什么样的必然因素导致了偶然结果?这些,科学家现在没有找到答案。这一条从蝙蝠到果子狸再到人的传染路线还是猜测。

既然是科学研究,就必须严谨,任何环节都不能疏漏。猜测不能作为最后定论。

但是,这一切都可以在实验室里完成,实验室是可以满足病毒变异、生存、繁衍的条件。还因为我们的科学家的研究成果是与某国共享的,从蝙蝠身上找到的病毒毒株也给了某国一份。

今天专家还是猜想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是蝙蝠和其他野生动物,认为新冠病毒是萨斯病毒家族中的变种。至于在什么地方、在何种动物身上演变的,还没有答案。可是,从已知的某国实验室的技术来看,实验室完全有能力将萨斯家族成员改造成攻击特定目标的病毒。

在未最后确定新冠病毒形成和来源之前,为什么不能多一根警惕的弦?科学讲究的就是认真,就是一丝不苟,有了质疑、怀疑,才能推动科学研究的进步。

这种合理的怀疑,为什么会让一部分人愤怒?

怀疑是某种野生动物,是可以的,我们希望新冠病毒来自野生动物得到验证;然而,在还未确定之前,怀疑曾经在战场使用生物武器的邪恶国家就不行?在未最后确定病毒来源之前,一切值得怀疑的对象都可以怀疑,你们愤怒什么?

怀疑是某邪恶国家的生物战,妨碍了新冠病毒的防疫吗?如果最后确定不是野生动物携带的呢?

说实话,一开始,我也相信专家的猜测,认为是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传播的。可是后来报道发现,开始感染的有13人并未与南洋海鲜市场有交集,专家也怀疑另有源头。即如此,你们火烧火燎的为某国洗地是不是为时尚早?

我们不能怀疑某国吗?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病毒传播路线之前,为什么就一定要锁定在蝙蝠身上?

姑且认为03年的非典肺炎是广东人吃果子狸火锅感染的,姑且还认为这次的新冠肺炎病毒是野味传播的。可是,专家们说了,萨斯病毒和现在的新冠肺炎病毒都不耐高温,超过60°就被杀灭了。我这里问一句,03年广东人吃果子狸火锅是生吃的吗?是冷水火锅吗?如果是烧开的,100°的火锅,病毒是怎么传给吃火锅的?

也许,你们又强词夺理,不是吃的,是接触了就会感染。那好,我问你:最先接触果子狸和蝙蝠的一定是捕猎者和贩运者,要感染,也一定是从某个小山村先感染,为何非典从广东开始?

现在的新冠肺炎也一样,如果是野味携带传染的,那也是先感染捕猎者,而不是大武汉!

再回到03年的非典上。非典被扑灭17年了。就按你们说的萨斯病毒来源于蝙蝠,可是蝙蝠并没有被消灭,仍然活跃在地球,也就是说,萨斯病毒还藏在蝙蝠身上,随时都可能在地球某个地方卷土重来。可是,17年了,萨斯销声匿迹了,没再出现一例感染病人。这难道不奇怪?这难道不诡异?这难道不是证明萨斯病毒并不是来自自然界?不让人怀疑是来自某国的实验室?

时隔17年,萨斯的兄弟——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来了,还是野生动物携带的,它不感染捕猎者和贩运者,也不从其他国家开始感染,却盯上了中国九省通衢的武汉。难道只有武汉才有野生动物市场?难道世界其他国家都不吃野生动物?

2.jpg

那个国家虽然邪恶,但它的官员很诚实,毫不掩饰它的动机。可是那些汉奸们比它干爹还着急,火烧火燎的嘴上都起泡了。别不是也感染了新冠肺炎吧?

现在是非常时期,全国大部分人都宅在家里,处于焦躁不安状态,很容易被敌对势力的舆论牵着鼻子走。网络上,国际国内的敌对势力制造的谣言满天飞。一是夸大疫情、杜撰疫情制造恐慌,二是用海外的视频诬陷我们的政府,制造愤怒,削弱我们政府对疫情的防控能力,使疫情失控,从而摧毁中国人民的健康,政治上搞乱中国,经济上搞垮中国。怎么看,都与某国的战略丝丝相扣。

当然,我们的猜测只是猜测,只是作为找到病毒源头的一个方向。在未证实之前,也不能作为最后定论。但这种猜测有利于我们国家的安全。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什么不可以提高警惕呢?

非常诡异,只要是怀疑某国的文章就会遭到投诉,而且还专门有写手对怀疑者进行围剿。不难想象,一旦没有了对某国怀疑的声音,舆论的焦点就集中在传播谣言和指责政府方面,给政府防控疫情带来更大的舆论压力。也许,这才是那些愤怒的目的吧。

敌对势力造谣抹黑政府、干扰抗疫,你们不愤怒;高福沽名钓誉、吃里扒外、欺上瞒下导致疫情扩散你们不愤怒;当地某部门对一线抗击病疫的医护人员釜底抽薪,把急需的医用器材调拨给不参加防疫的私营医院,你们不愤怒;谣言满天飞,导致人心惶惶,你们也不愤怒。怀疑是某国捣鬼,你们如同被挖了祖坟一样愤怒。可见,他们为什么会如此愤怒。

如果他们的阴谋得逞,受害的难道只是爱国同胞?病毒能分清左右吗?洗地,为某国洗地!只能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网友评论:

内蒙是个怎么样奇葩的存在?!【枪和玫瑰】https://142.54.178.10/show.php?f=1&t=1938777&m=16641705

公安厅长直接小区门口枪杀二奶,这么牛逼的存在才知道咩【党通局季伟民】

至于么,最多警告一下不要“乱”讲不就完了。这帮货说轻了是神经病,说重了是一群舔狗。【黑旗军】

舔狗不分体制,内外一个德性:奴性。【wdzz】

上次鸿茅药酒抓人,是不是也是“内蒙古警方”干的来着?【DF21D】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2/1538.html

继续阅读: 老田 警察 叛徒 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