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事件反思:基层以防疫为名的流氓野蛮乱作为应追责中上层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2-16 21:22:36

面对大灾,不能无作为,要办事,但还要办好事,把事情办好。我们不屑白皮猪们用“人权”棒子老一套攻击中国(可阅炎黄之家《米国只看利益不看人权,否定这种基本事实的货都得吃脑残片补补》),只要能防范疫情造成更大危害,更有利于人民的最大利益,只要合法、合理,哪怕采取暂时限制自由等必要措施,都能理解和配合。

但是,在支持合理合法必要措施的同时,我们也坚决反对那些不讲法又不讲理、以防疫为名的流氓蛮横乱作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专政方法和专政对象有严格限制。

官僚及其办事人员拥有的权力,全部来自人民,没有任何资格肆意妄为,滥用权力,非法专政公民。

无论是防范疫情,还是更残酷的热战时期,既不合法、又不合理的迫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都是极端错误的。

同样,中上层官僚无视基层这些错误行为,拒不面对,拒不改正,拒不惩罚滥权者,不及时平反道歉赔偿,也是极端错误的。

以防疫为名的流氓乱作为典型案例

下面这些作为,毫无必要的严重损害民众利益,极不合理,更不讲法。

1元口罩被处罚事件

湖北洪湖市一药房0.6元进价口罩卖1元被罚没4万余元。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涉事售出的这批口罩,购销差价高于鄂市监竞争〔2020〕3号文件规定的15%标准,涉嫌哄抬价格。

 

网友呼吁警惕米国生物攻击遭内蒙通辽警方抓捕

详见炎黄之家《网友呼吁警惕米国生物攻击遭内蒙通辽警方抓捕,他们是中国警察还是米国警察

 

一家三口打麻将,被志愿者扇耳光、砸烂麻将机

 湖北孝感一家三口打麻将,志愿者砸麻将桌,还连扇男青年三耳光。男子反问一家人吃饭也要隔离吗?

 

@吴法天:一家三口在家打麻将违反什么了?过分了。如果以践踏法治无视人权作为代价,这场防疫战必将走向极端。 ​​​​

@计委归来:首先确认一点,志愿者无执法权。其次,在他人家里欧打并损坏他人财物依刑法为寻衅滋事,应行拘,如造成二级以上伤害或5千元以上损失,那么就要捡一年肥皂了。如果闯入者不是有志愿者这张皮,这家主人就是拿菜刀把闯入者剁了也最多算防卫过当。这也说明了志愿者不能随意招,更不能给他们公权力,不然这些混进来的人就给政府上眼药。

@satanlin123:混入志愿者队伍的地痞流氓

 一进门就这么火爆,警察抓赌抓嫖也没有这种气氛吧

@小早川美幸:如果真是一家人~~~这个就过了啊~~防疫人员怎么可以进人家里随意砸东西呢??

@yanghui4000:如果是一家人的话,只能说这志愿者像是皇军派来的

@maxer2:主动过去打耳光,砸东西,关键是还主动录像上传,我就哈哈哈~

@李红波lawyer:地痞、无赖、小人也像病毒一样借机趁风作乱,大发淫威,与土匪何异!

@尉迟矻萝卜:这是借着防疫对老百姓发泄自己的兽性啊,一家三口打麻将和围着桌子吃饭有什么区别?

@往事皆尽散:村里的二狗子,自从这几天带上红箍箍,腰也挺了,脖子也直了,嗓门也亮了,看谁都不顺眼了

@徽宝馆:这是什么啊,借防疫的名义肆意妄为,这不是给一线工作人员抹黑吗?按他们的逻辑,一家人在家就大眼瞪小眼,还是要背诵“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这样的防疫人员趁早回家待着去,除了制造矛盾,啥用没有

 

河北沧州男子在农村家门口解手忘戴口罩被强制隔离十五天

河北沧州河间临县男子在农村家门口解个手,忘戴口罩,被直接拉走,强制隔离十五天

高先貹:太不符合民情。农民,口罩难买,又没到人集聚会,这样就扭人,霸气!

天涯何处009:老百姓真的跟蝼蚁一样,天天喊法制和人权,都是忽悠韭菜的

九剑一笑大V:确实有点瞎搞了 批评下就行了 毕竟一个人在农村户外

张得瑟i:连体温都不给当事人量一下,接触过那些人有没有前期症状也不问,说抓走就抓走,说话语气通过视频都能听出的可怕,寒了老百姓的心

早早滴粑粑:应该是 河北沧州的 车牌号冀J1815警!墙面电话也是河北沧州的!家门口,太过份了,老百姓多会也是任人欺负!

咪咕雅克:那个村的我谁知道我实名举报 当地镇府是尼玛猴子殖民地吧

blueyue1689:什么态度?仅仅是没有口罩就隔离,是谁的规章制度?坐的车里是什么情况?去哪里隔离?这是保护服务老百姓吗?

kiku我抱走了:??在严重也就警告一下吧。又没有聚众,人家好像说是上厕所还什么的。还是nb,没啥好说的

比特币BSV小瑞兽:过分了吧?上个厕所被带走隔离?方法不能滥用,滥用就是愚昧,死板,叫条,在群众当中要灵活运用,不能啥都上纲上线,拉屎都不让去,麻烦给每家每户发个尿盆吧,防疫期间,执法者要明白,你是来维护秩序的,不是制造麻烦的

我偏右:不戴口罩现在犯法了?国务院的通知也只是商场超市啊?

币圈副教授:在风口期间滥用职权的不在少数。像视频中这位老人以劝阻教育的方式不是更恰当吗?非得以恶霸的形象镇压吓唬百姓吗?

挖地兔-渺渺:临县是吕梁市的,不过我听视频里说的是冀鲁官话,石济片,河北沧州有个河间,隔壁山东德州有个陵县(现陵城区),墙上有个广告上留的手机号是河北沧州的。

薛定谔的猫叫狗剩:好不容易的到点权利,逮到机会就得用,以防疫之名,爽歪歪,这种人骨子里其实就是坏。

辣文不露丝:有些人在特殊时刻就滥用职权 对待人民如同敌人般!不分青红皂白的 一副阶级斗争的狗嘴!

辰漫:@河北发布 麻烦释放这些无辜的老百姓,谁给这些警察权利让他们随便逮人的? 河北的黑社会势力还这么猖狂吗

小臭呀丫:还不能在自己家门口上厕所了,再说了村里人流动量不大都是自己村里的只要不出村,不乱跑,好多了,就这样让你们带走!

雨中翱翔9:把百姓当啥了,家门口强行被拘,手机也不让带

 

江西丰城教师在小区不戴口罩跑步被隔离,罚款1万

2020年2月10日,江西省丰城市丰城中学教师鄢丹军在家封闭十余天后,出家门在自己小区(福泽沁园小区)内进行慢跑,小区防疫人员劝阻,这名跑者与防疫人员讲道理,拒绝听从,并发生争执,防疫人员随后可能通知了警方。

最终这名跑者被强制送去当地隔离点,时间十四天,每天吃住800,追加罚款一万元。

视频里显示了争执场面

由于讲的是当地方言,所以视频中防疫人员与这名教师跑者的对话我们听不太清楚,但大意是:

防疫人员:你赶紧回去,我让你马上回去,现在出来都要戴口罩!

教师跑者:不要录像,即使我是犯罪嫌疑人,我也有保护意识,并且我也不是犯罪嫌疑人。

教师跑者:钟南山院士说了空旷地方不需要戴口罩

@greeni5land:第一,没有不能跑步这个规定。第二,官方指南里空旷的地方可以不用戴口罩。第三,劝阻的人没有道理,我凭什么认错?第四,当老师的因为有文化,由独立思考能力才要指出这个所谓防疫人员的错误。

@骑28跨长江:跟执法人家争执就会被强制隔离吗?执法人员如果不懂法呢?而且这些人称得上“执法人员”吗?刚颁布的防肺炎带口罩条款:在空旷的地方如公园操场等,不需要佩戴口罩我看这些人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惯了吧?

@布衣左道:任何时候,都应该于法有据。不是随便颁布个什么命令,什么文件就能代替法律。这个真没什么变化还有退化的趋势。

@齐氏集团花茶哥:既来之则安之,这样乱搞政府部门是不是过分了?在说现在口罩基本买不到,你能让人家咋样?警告就可以了,还罚款?笑死了

 

被强制隔离还要被一天收费800-1000

浙江龙游县要求被集中隔离14天的人员每日支付隔离费用1000元,隔离14天需要14000元。

某地联丰村的公示也在网上流传,公示要求租住在小区的人员如果返回,必须集中进行隔离,隔离过程中需要缴纳每天800元,十四天11200的隔离费用,需要租客在隔离结束之后一次性缴清。

我们的问题是,谁给了当地政府这个实质上的处罚权?处罚款最后落到了谁的手里?

 

湖北安陆一家四口在自己家打扑克被训诫

湖北安陆市洑水镇一家四口,因为在家打扑克,被抓起来公开训诫。

四个人戴着口罩,一起念道:我们是一家四口,今天下午在家打扑克,违反了非常时期不聚集、不打牌的命令,我们错了。

从图片上看,背景大牌子上有“安陆市洑水镇涢”的字样,莫非涢港社区居委?不太确定。

什么叫聚集?自然是与家庭之外的人在一起才算聚集。自己家的人在一起爱干点什么,只要不犯法,你们凭什么管?还把人拉出来公然训诫,谁给你们的权力?

一些人的灾难,往往成为另一些人的狂欢。有些人给点小权就嚣张,忘了自己姓什么,扯着大旗为所欲为。

 

老人因老年机无法扫码被防疫人员打伤

【老人#因老年机无法扫码与防疫人员起冲突# 官方通报:防疫人员态度生硬 记大过处分】

3月20日,在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青山胡同疫情防控点,一名老人因使用的“老人机”无法扫描健康码,被防控员一再要求扫码才能通过。现场视频显示,一再沟通仍无法通过后,两人发生肢体冲突,拳脚相加。视频末尾显示老人面部受伤流血,手机也摔坏了,并委屈地说道:“干啥啊?你干啥啊?” 22日当地发布通告,小区防疫卡口值守人员工作方法简单粗暴,态度生硬,给予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处分。

 

来看看网友们的评论:

  • 风声紧,俩口子千万不要睡一张床上了啊。
  • 这都什么治理水平?有没有脑子?一家人一起吃饭怎么办?也抓起来?
  • 建议在家一起背诵X章。
  • 集中犬力,又办了一件大事?
  • 一家人憋屋里打个扑克解闷都犯天条了?家人一起吃饭是不是也得抓?夫妻同床怎么算?
  • 问题是一家四口在家里,是怎么被抓的呢?
  • 有权任性,没权任训?
  • 李医生等八人被训诫、脑T儿被饿死、木条钉死房门、没戴kou 罩当街被打、杭州邵氏医院142人驰援被当作一个人接待……
  • 再到这次一家四口打扑克被训诫,充分暴露出湖北基层部门治理水平之低下,屡屡刷新我们认知的下限。
  • 你们都很闲吗,有时间干这些不着四六的不正经事?这特么还是人干的事?
  • 机械、冷漠、无能,正是有这帮无头苍蝇不干正事,才把小事闹成大事,然后再集中力量办大事。
  • 训诫这一家四口的执法者们,你们在家都是什么样子?一人抱个小板凳占据一个角落,吃饭也不坐一个饭桌上?
  • 去你大爷!
  • 自己都不可能做到的事,还拿这样的奇葩标准来要求别人,你们是怎么想的?
  • 一本正经干着不正经的事,实在是当下最冷的冷笑话。你们在娱乐谁?非常时期,这样的蠢货就别放出来丢人现眼了。
  • 大把的人力物力,浪费在这些不正经事上,实在是最大的犯罪。看看那些一线的人,连基本的物资保障都不足,你们就忍心?
  • 咱能不能走点心,别净干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蠢事,成吗?我就随便问问,你们看着办,反正你们已经习惯了被人戳脊梁骨骂娘。

9名男女聚众打牌 被民警拉出来游街示众

2020年2月14日,来宾市兴宾区石陵镇出所接到群众举报称,马塘村一居民房内,有人聚众赌博,民警立即出警赶到地点进行突击抓捕。当场抓获9名群众正在利用扑克牌玩"三公"聚众赌博,7名男性2名女性。

民警依法对这9名分别给予行政拘留10天并处罚500元的处罚。

为了更好的杜绝类似发生,民警决定让9名赌博人员游街示众,7男2女喊口号:“我们在疫情期间,聚众赌博,我们保证下不为例”。

最后民警考虑到疫情期间正是用人之际,请他们志愿加入该镇疫情防控巡逻,让他们为该镇疫情防控工作发挥力量,也算为该镇做出贡献。

 

@z有一条小小的船:对执法者来说,法无授权即禁止! 执法者这种执法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利,执法过程中程序不合法也是违法!

@沉默的雄羊:苍天啊,对于这样的所谓执法者,不应该抓起来判刑吗

@深圳杨林律师:早在1992年,国家就有规定:对已决犯、未决犯和其他违法人员一律不准游街示众或变相游街示众。越是特殊时期,越应当依法办事,决不能让特殊时期变成无法无天的挡箭牌。看到有关部门如此执法,不由得令人沮丧悲哀

@追梦寻途:如果领导干部犯错也游街(比如贪污受贿者),我就赞成!

@深圳石头君:对于行政执法机关是法无授权不可为,游街示众什么意思?特殊时期更加要依法办事,法治社会任重而道远

广东抓到不戴口罩的村民,绑起来戴胸罩示众

@广东乡下佬:不是演戏   是真实的    但是也没有过激行为   那个胸罩是口罩用完找不到代替而用的  没任何故意侮辱意思  那2个男的硬闯别村泡妹子  一个硬闯跑了  那个挡在村口并且不带口罩

@网络重哥:这位西装革履的防疫人员真有才,把家里的胸罩拿来给不戴口罩的小伙戴上了

@新雨洗竹 : 抓到不戴口罩的竟然绑起来强行给别人戴胸罩,把一个人的恶趣味参合到权利里是多可怕。

江苏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对企业复产强制要求缴纳保证金、制定高昂罚款规则

江苏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关于企业复产保证金相关问题说明》:

企业复产保证金分两部分,分别上缴区财政、企业。

一、上缴到区防控办的保证金,企业法人代表个人向区防控办(区财政局账户)上缴保证金10万元,其他保证金交到企业。

二、上缴到企业自己的防控办保证金,车间主任保证金5万元,班组长保证金三万元,职工个人工资2个月工资。

四、职工上下班期问没有佩戴口罩的,发现一起,职工个人和企业分别罚款I000元、1万元

@司马南:防疫与生产不可偏废,鱼与熊掌可以兼得,道理好讲,文件好写,让企业如何选择? ​​​​

@晓任:一场疫情就是官员官场现形记。暴露了当今政府管理的不作为!

@三尺挠子:不停工不是给政府添堵吗?出了事儿主管部门要担责的,但是又不想担责。由此定制该规定。此种情况下,非迫不得已,不会开工。与中央意见背道而驰。

@Hi锑觋挨牟:这个不是选的问题吧,这是变相不让开工,就像对普通家庭女婿索要彩礼一个亿,跟本不是选择的问题。即使企业愿意交钱,有多少员工愿意交

@永远在河东啊:控制好没功劳,万一出现病例丢了乌纱帽。反正我工资福利一分不少。既然如此干嘛不一刀切?反正一刀切的成本又不用我承担。

@白水渔翁:不开了,干个破活还要提心吊胆别发病一发病人财两空,公务人员旱涝保收有奖金,多混一天多天奖金,你们继续玩吧

@公知都是啥东东:中国地方政府部分官员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比冠状病毒更可恶

@独翅19第一辩手:一场瘟疫,暴露出了多少社会治理的纠结!

医务人员被限制进入小区

河南南阳南石医院的几名护士2月1日下班回小区时遭阻拦,阻拦者认为南石医院是新型肺炎定点医院,害怕她们携带病毒回家感染人。向医院汇报后,即使医院高层及警员到场调停,但也毫无作用。

受阻护士称,自己在小区内租房子住,在医院上了一天班后仍然不能回家,最后在寒风中站了4小时。据悉,事件由当日18时至晚上22时,都无法解决。警员只好提议让附近宾馆特意开出一层,让医护人员入住,算作政府征用。

事后,南阳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布红头文件,要求解决市中心城区医护人员在防疫期间的出行问题,由医院制作临时工作证,所有社区门口值守人员,见到持证人必须放行。

但当地医院工作人员表示,文件公布虽然有所改善,但仍然有些社区不认受这个通行用的临时工作证。

调停,调停,调停,调停你麻痹啊。

警察是执法的还是吃屎的?

怎么,面对河南省教育研究院这种机构的小区,就怂逼了?

抓人游街,强制隔离无辜者的时候不是很迅速吗?

河南省和南阳市的官僚们,你们为可敬的医护人员做了什么?

擅自捆绑、呵斥未带口罩者

视频

翁江源源:我发现网上的这些殴打、辱骂、非法拘禁不戴口罩者或是打砸麻将桌的视频貌似都是出自一些较偏远的乡镇,稍微好一点的城市都不见有这种破事发生。是不是因为那些偏远地区的百姓文化水平较低,法治意识差,所以觉得他们好欺负好忽悠?

拉都我还:他们都觉得现在是特殊时期,不会和你讲人权知不知道?这些都是他妈的是那些没有素质,没有文化的人搞得鬼,简直丢尽了政府的脸,还以为自己是在为国争光,拿着鸡毛当令箭

一本小册:当初河南老村长骂骂咧咧在网络上火了就觉得不舒服,粗暴管理是很难拿捏度的。今天周边的人抱着欣赏好玩的态度,明天就有人仗着点小权小势乱施淫威。

基层以防疫为名的流氓乱作为应追责中上层

中上层官僚在此次肺炎事件中,有诸多严重失职行为,比如灾难发生时,对执行层没有或很少指导和支持,不能及时给予支援。

在应对灾难过程中,中上层还有另一种错误,那就是对执行层粗暴、超越权限的胡乱执行,不能及时阻止、批评和通报。

他们更多装傻,当看不见,毫不理睬,个案被曝光形成舆情了,怎么删也删不过来了,才出来勉强动一动。

正确动作应该是立即反应,惩罚相关人,以儆效尤,并立刻将相关案例、政策和精神立即下达,供基层操作,

总之,这个板子必须要达到中上层官僚的屁股上,让他们感到痛,才能自觉遵纪守法。

防疫不能无视人权、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与文明社会施政方式背道而驰

@方流芳

防疫是人道主义关怀,但目的正当并不能支持那些无视个人权利、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与文明社会施政方式背道而驰的措施,违法手段不会因为目的正当而产生任何正当性。

(免疫反应过度)SARS-CoV-2 引起的肺炎,在很大程度上是人体感染病毒之后的“免疫反应”过度,淋巴细胞攻击在人体细胞内复制的病毒,同时破坏人体组织。乙型肝炎、天花也同样是“免疫反应”过度。人类最初总是要“战胜”病毒,甚至实施自残式“以毒攻毒”的治疗,结果徒劳无功。最后,通过提前接纳病毒而获得了抵抗病毒入侵的免疫力,这就是疫苗——牛痘最初是天花病毒,而乙肝疫苗则是乙肝表面抗原。

同样的道理,人类在防止传染病的时候,同样要警惕杀伤力巨大的自身系统性“免疫反应过度”,例如:

1,外地人在本地租了房子,过完春节回来,却不能入住了,一家大小怎么过日子,自己想办法;

2,外地人前来谋生或休假回到工地被“劝回”:

3,不戴口罩不许出门,而口罩又买不到;

4,宅在家里,门却被封了;

5,出入住宅小区,都要社区签发的通行证,而业主本来就是刷卡出入的;

6,村庄不能随便出入;

7,法律明文规定,任何单位不得拒收人民币(人民币管理条例第三条),而商店、零售摊点以防疫的名义拒收现金并非个别现象,而中国有不少老人不会微信扫码支付、甚至没有手机。

一个SARS-CoV-2 病毒可以让人们放弃规则而无须说明,一旦发生体制突变,“竟无一人是男儿”也就毫不奇怪了,因为,法律从来没有得到认真对待造成了普遍的价值观虚无,缺乏价值观,人们根本不会坚持什么。

打着防疫的旗号,就能为所欲为吗?

作者: 田获三狐 02-17

这些粗暴野蛮的执法,实在是过分

​​疫情凶猛如虎。但只要掌握了病毒的传播规律,就能遏制住其蔓延趋势。

这不,经过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等应对策略的实施,通过全民“禁足”的自我隔离,除湖北外,全国其他省份新增确诊病例数已实现“13连降”:从2月3日的890例下降至16日的115例。

为了防控疫情,人们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比如有的地方出于当地防控工作的必要,进行严格的小区封闭管理。不过大家都理解,这是切断病毒传播的必要手段。

但有些事,疫情再紧急,也不能干。

湖北孝感,一家三口在家里正打着麻将。据说是接到举报,几个戴着红袖章的防疫人员径直进屋,拿起麻将就摔。儿子气不过,也甩了麻将牌“反击”。

结果更多红袖章冲出来,把儿子控制住,连扇了他三耳光。最后就连麻将桌,也被这些人砸得稀烂。

儿子最后反问:“难道一家人不可以一起吃饭吗?”

江西丰城,一名教师因为在空旷无人的小区跑步没戴口罩,结果被强制隔离14天,还挨了单位处分。工作人员根本不听他的辩解,尽管这“辩解理由”是钟南山的权威说法——“在家中和人流不密集的地方不需要戴口罩”。

再往前,武汉之前发通知,要求征用一些学校的宿舍,作为病患隔离的临时病院。有的学校在腾宿舍时,把学生留在宿舍的物品,胡乱打包,粗暴扔出宿舍楼下,形同处理垃圾。

还有租客被赶出房子的,业主(甚至包括医护人员)不让回小区的,理由就是一个:疫情防控需要。

上面这几件事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打着“为大家好”的旗号,任意践踏他人权益,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野蛮操作、粗暴执法。具体来说,就是“三不懂”。

首先,这些行为是不懂法(或者懂也装不懂)的表现。

那些去人家家里敲麻将桌的人,就算不知道《刑法》有明文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起码也应该知道去人家家里,要是没有执法机关颁发的文件,是不能闯门而入的。更别说,最后他们集体殴打群众,更是有犯罪嫌疑。

其次,这些行为是不懂疫情应对的表现。

国家卫健委、几位院士、各地的疾控专家们,反复说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主渠道是飞沫,出门只要不扎堆,去人多的地方戴口罩,在一般情况下就足以保护公众不被感染,更不用说在家里了。不分场合看见不戴口罩就抓?这种操作,说好听,是太机械了。说得不好听,就是太愚蠢了。

第三,这些行为是不懂尊重别人人格的表现。

疫情是打乱了大家的生活,并没有取消大家的生活,只不过换种方式而已。医院不够要征用学生宿舍,这没问题,但不代表人家的东西就要像垃圾一样被对待,妥善搬运不好吗?心里凡是考虑了些别人,就不会做这种事。

西安一小区防疫人员以防疫期不能遛狗为由,将业主带下楼的宠物狗打死西安一小区防疫人员以防疫期不能遛狗为由,将业主带下楼的宠物狗打死

说到底,上述行为表现,最根本的病灶在于一些地方、一些人脑袋里缺乏法治思维,不懂得依法防疫。

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时强调,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依法科学有序防控至关重要。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

如何依法防疫?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明确各级防疫主体的权力边界,应该承担何种责任与义务,必须明确清晰,而且是法无授权不可为。

比如对于乡镇政府和街道办事处组织的防疫人员,因为直接面对社区居民,更应该明确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得说开了,不能任性妄为。

有些地方做得挺好,比如上海2月7日通过了《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关于全力做好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决定》,明确了单位和个人的权利、义务以及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这样,才能强化群防群治抵御疫情的法治保障,才能促进全社会科学、高效、规范地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否则,如果防疫行为没有沿着法治轨道走,那免不了会出现这样的人——有点权力就膨胀、就拿范儿,觉得自己可算是能治住别人了,可了不得了,看谁不顺眼,就不让谁好过。

这种行为固然是个别的,但是在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会在舆论中放大,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一个地方辛辛苦苦动员各种资源防控疫情,就因为几个人胡作非为,搞得全系统一起背黑锅,多冤。

特殊时期,特殊政策,但一切行为的底线,仍然是法治。

不戴口罩就拘留:法理何在?

赵宏

自从新冠肺炎病毒暴发以来,口罩就成了公众最重要的防疫物资。因为病毒已确认会通过身体接触和空气飞沫传播,出门佩戴口罩便成为疫情期间防卫自己和保护他人的最重要方式。各地政府和防控机关都倡议公众外出佩戴口罩;很多超市商铺同样提醒顾客入店务必佩戴口罩。但就在很多公众为口罩紧缺而犯愁时,实践中也爆出数件公民因外出未佩戴口罩而被行政拘留或行政强制的新闻。例如,江西一中学教师在小区内跑步时因未戴口罩而与防疫人员发生争执,之后就因违反政府防疫规定和不服从防疫指挥而被带至该市强制隔离点进行强制隔离14日。另一起较为典型的案件是,在黑龙江宾县实行封闭式管制后,一位71岁的大爷未戴口罩外出,同样在与防控人员发生争执后,被处以10日行政拘留并处500元罚款。

传染病肆虐,公权机关提示公众外出时应尽量佩戴口罩,这是其为履行保护公众健康的义务而采取的告知与提示。但这种告知和提示能否被理解为公权机关所下达的防控命令;如果不遵从此种命令,是否就意味着属于“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是否应予行政处罚,却需要从法理上予以分析。

行政处罚的首要前提在于当事人违反了行政管理秩序,即其行为已被确认具有行政违法性,在行政法上具有可责性。这一点放在“未戴口罩就被处罚”的案件中,首先就涉及在疫情防控期间未戴口罩外出究竟是否属于违法行为。在刑法上,如果当事人明知自己罹患新冠肺炎病毒,而故意不戴口罩进入公共场所,故意传播传染病病原体的,会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但在上述因未戴口罩而被处罚的案件中,几乎所有当事人都并非新冠病毒的确诊患者,也非疑似患者;其不戴口罩出入公共场所,主观上没有传播疾病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确定的针对公共安全的危险性,当然不涉及刑事犯罪。但其行为是否涉及行政违法,首先需识别的是公权机关提示公众外出佩戴口罩究竟属于强制性命令抑或仅是行政指导。

中央层级有关佩戴口罩的文件为国家卫健委于1月30日下发的《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口罩使用指南》。该指南写明,“在非疫区空旷且通风场所不需要佩戴口罩,进入人员密集或密闭公共场所需要佩戴口罩。在疫情高发地区空旷且通风场所建议佩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进入人员密集或密闭公共场所佩戴医用外科口罩或颗粒物防护口罩”。但需要指出的是,此份文件仅仅是为指导防护工作,降低感染风险而发布的防疫“指南”,其下发对象是各地方的卫健委,其功能也正如文件所明示的,只是“供指导加强个人防护使用”。在这份指南中既未强制公众在进入公共场合后一律佩戴口罩,也未对不戴口罩的行为附以罚则,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仅是行政法上“不具有强制力的行政指导”。

此后很多地方政府对公众发布的防治工作通知和指示,也都是将外出佩戴口罩作为防护指导,而非强制性要求。但其中确有明确将不戴口罩进入公共场所作为违法行为而施以处罚的,典型的如广东省疫情防控指挥部于1月26日发布的通告,“各公共场所经营者、管理者应当要求进入其场所的人员佩戴口罩后方可进入其经营的公共场所 ……对未佩戴口罩进入场所者应当予以劝阻,对不听劝阻的人员依照《传染病防治法》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的规定向相关主管部门报告,由各相关主管部门按照各自职责依法处理。阻碍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工作人员执行职务,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处罚”。此份通告后来被很多地方政府效仿,原本作为行政指导的“外出佩戴口罩”由此也在很多地方演变为强制性命令,并被附上行政处罚的惩戒后果。

但一个行为是否属于应予行政处罚的违法行为,本质上属于行政处罚的创设问题。按照《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唯有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和规章才能创设处罚;且在创设的权限划分上,法律规范的层级越低,设定处罚的权限就越小。据此,疾控中心或是防控指挥部所发布的规范性文件无论从规范属性还是从效力层级而言,都无权设定处罚,即它并无权将上位法未予处罚的行为认定为行政违法行为并施以处罚后果。而疾控中心或是防控指挥部将行政指导升级为强制性命令,要求公众一律遵守,也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148条所规定的,规范性文件不得“没有法律、法规、规章依据,违法增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义务或者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禁令互相抵牾。

在疫情发生期间,外出佩戴口罩对于防护自身和他人固然重要,但对那些并未染病的普通公众而言,这项要求充其量只是一种道德义务,它所表达的也只是个人在特殊时期的理性选择和对他人的道义责任。但如果地方政府基于防控压力就贸然将其上升为法律义务,势必会引发以下问题:其一,佩戴口罩能够降低感染风险,但是否就能绝对排除自身感染和传染他人的可能,这个在医学上并不确定。而且大部分公众所佩戴的都只是普通的医用口罩,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预防自身感染和阻止病毒传播尚不可知。而这也是国家卫健委将外出佩戴口罩作出防疫指导而非强制性命令发布的重要原因;其二,法律义务和强制性命令的下达还意味着,国家须有充足的执法手段和机制对其实现予以保障。如果打击面太大,执法供给严重不足,反过来就会造成行政机关的选择性执法和公众对决定命令权威性与可信性的质疑,这一点也是“法不责众”的意涵。但要求公众外出就佩戴口罩的强制性命令显然会存在打击面过大的问题;其三,如果外出佩戴口罩可以被上升为强制性行政命令,公众在疫情期间的法律义务也会被无限泛化,最终“居民不能出入楼栋房门,不能在小区散步、聊天,不能在村湾闲逛、攀谈,不能驾车随意出入居住小区”,乃至“家人在家也必须保持一米距离,必须分餐而食,夫妻必须分房而居”等等就会与“外出必须佩戴口罩”一样,在疫情防控期间成为公民必须遵守,否则就要遭受惩戒的法律义务。后面所列的这些要求看似荒谬,却都真实地规定在很多地方政府的防控文件中。

在上文列举的很多因外出佩戴口罩而被处罚的案件中,公安机关作出处罚的规范依据都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的;(二)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公安机关对公民不戴口罩出入公共场所的行为予以处罚的适法逻辑,其实已清晰地表达在广东省防控指挥部的通告中:防控指挥部在疫情防控期间下发要求公众出入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决定、命令,此项命令为强制性命令必须遵守;公众若不遵守此命令,则首先由防控人员劝阻,若不听劝阻则会被视为“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情况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如果还与防控人员发生推搡、拉扯行为,就属于“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所针对的是公民妨碍公务的行为,这一处罚和刑法中的“妨害公务罪”一样,属于实践中常被滥用的惩戒措施。但如果我们仔细斟酌《治安管理处罚法》有关本条的语词表述就会发现,为防止行政机关在适用本条时可能的权力扩张,立法者特别强调,公民所不履行的必须是“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其阻碍的也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行为。换言之,行政命令的合法性以及所执行的行政职务的合法性是公安机关依据此条处罚相对人的首要前提。但无论是《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还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都既未在疫情期间,为公众设定除接受强制检疫、强制隔离、强制治疗等以外的其他额外义务;也未默许各地政府的防控指挥部可在法律授权之外采取其他更极端更强硬的防控措施。而防控部门或是疾控中心仅凭层级较低的规范性文件,就将原本属于行政指导的事项上升为强制性命令,并辅以行政处罚作为震慑,显然不符合本条适用的基本前提。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既然作为执法依据的决定命令本身的合法性已经存疑,这种执行依据的违法性也会自然影响作为执行手段的处罚本身的合法性。

此外,与刑法中的“妨害公务罪”一样,《治安管理处罚法》所惩戒的“公民妨碍公务的行为”,理应有明显的“给公务执行增添障碍”、“造成公务执行困难或危险”的客观结果,绝不能仅因公民有不遵守行政命令、决定的行为,就概观地一律认定为其已经构成妨害公务,而不论其行为是否达到足以妨害公务执行的程度。再回到江西中学老师跑步不戴口罩被强制隔离一案,从新闻爆出的种种细节来看,该老师在遭到防疫人员劝阻时,只是与防疫人员进行争辩,认为要求公民外出一律佩戴口罩的决定不尽合理,理由一是疫情期间口罩难以购得,二是医学专家提示在空旷处不用佩戴口罩。这些争辩在常人看来都在情在理,但却被认定为“拒不执行人民政府在紧急状态下发布的决定命令”;而在宾县71岁大爷被处罚的案件中,大爷因是否被戴口罩而与防控人员发生争执,之后同样被认定为是“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执行职务”。但一个古稀老人的上述行为是否就一定能在客观上造成公务执行的困难和危险,从一般常识来看,总不免让人产生怀疑。“不考虑行为后果是否真的造成了公务执行困难,只要存在违令行为就一律认定是妨碍公务”,这种仅凭行为就定罪论罚的观念因为包裹着强烈的“国家本位主义”,也极容易就会造成打击的泛化,而已在刑法理论与实务被放弃。基于同样理由,这种不顾及后果的“行为论”亦不应在治安处罚中再被继续沿用,而且其与《治安管理处罚法》所强调的,“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同样严重不符。

无论是无视作为处罚依据的“决定、命令”是否合法,还是完全不考虑个人行为是否真的造成了公务执行困难,都一概将其作为“妨碍公务的行为”进行处罚,本质上都是对《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的扩张适用。对于法律的扩张适用,我一位同事曾做过一个非常生动的比喻,“对法律的扩张解释和适用就像是吹气球,最初气球越吹越大,看起来能纳入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但一不留神气球就会被彻底吹爆”。但遗憾的是,这种对法律的扩张适用,尤其是对通过扩张适用而对相对人的扩大化惩戒却普遍存在于处罚实践中。在江西老师在小区跑步被强制和宾县大爷外出时被处罚的案件中,我们都可注意到一个细节,即地方防控部门的通告中规定的是公众在进入公共场所即密闭空间时须佩戴口罩,但到了具体执法时又被升级为只要离家外出即需佩戴口罩,由上至下层层加码、无限扩大的逻辑在此可见一斑。

疫情防控至今,形势依旧严峻。我们能够理解一些地方政府所面临的巨大防控压力,以及在那些严格管控措施背后期望尽快阻断病毒传播的良苦用心。但目的的正当性却不能证成所有手段的正当性,这一点为现代行政法治所特别强调,也贯彻于比例原则、禁止不当联结等行政法原则中。正是基于这些原则,现代行政法治禁止行政机关违法为公民设定义务,禁止其对公民权利予以不当干预和过度限制,禁止其使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追求公益目的。而作为法治的核心要义,这些要求即使是在疫情防控的紧急状态下也应予遵守而不能突破。

“不戴口罩就处罚”看似属于行政机关在紧急状态下为求行政效果的快速达成而进行的简单粗暴执法,但从上述法理分析来看,这些执法行为已经构成违法。其不仅突破了强调“手段适宜性、限制必要性”的比例原则,在执法依据和法律适用等诸多方面也都存在违法瑕疵。如果说因未戴口罩而被行政拘留或强制已算令人惊诧,那么河南濮阳村民因不戴口罩而被防控人员用绳子捆在墙上的新闻就简直让人骇闻。这种“花式执法”与在重庆所发生的,将在疫情期间居家打麻将的人游街示众一样,已严重超出了法律的限度,且充斥着对个人尊严的无视和践踏。

从“不戴口罩就处罚”再到对不戴口罩的相对人掌掴、捆绑和殴打,这些不断升级的惩戒手段背后所折射的都是行政机关为应急目的,是否就能突破法律而为公民设定义务,并随意启动惩罚的法律问题。疫情防控期间,个人为公益目的要承担额外义务,权利也会受到额外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公权机关就可以无限度地为公民设定义务,并将道德义务上升为法律义务,因为将道德义务和法律义务混同最终所导致的只能是个人自由的不断压缩乃至被彻底吞噬。与此对应的是,即使在应急状态之下,公权机关的权力同样有其界限而不能无限扩张。这些界限体现在法律的具体规范和原理中,但其最终所指向的都是法治与人权,而它们也恰恰构成了公权机关发动权力的根本界限。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法治不能再对公权机关产生管控和约束,如果公民的人格尊严不会再成为公权作用的边界,那些将公民捆绑游街的极端案件就会不断出现而无从遏制。因为疫情防控需要,就轻易放弃对个人尊严的珍视,对法治价值的尊重,无论对在这场劫难中已经逝去还是幸运活着的人来说,苦难都不会就此结束。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2/1546.html

继续阅读: 官僚 人权 公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