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事件反思:基层政权很重要,一线人员待遇要保证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2-22 11:16:04

在《新冠肺炎事件反思:劳动者是主心骨,应获得最多利益,要挤压不事生产的寄生虫生存空间》里,我们呼吁提高劳动者地位。这里单独分析一下基层政权,以及基层政权工作人员。

不能像武汉百步亭那样让私人企业控制社区政权,也不能不管基层工作人员生死,全都是劳务公司的临时工模式解决,待遇极低,我们长期强烈反对引进日本那种外包员工的做法,这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应该有的东西。

基层政权有效确保中国顺利对抗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

这次疫情功劳最大的就两个:1,教育,我们这批30-40岁的社会中坚,从小受到的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教育。2,为人民服务的主神牌。党员和干部,不管心里是不是认可,关键时刻,受监督,不敢掉链子。【南山之】

2很关键,这就是旗帜没被换掉的作用,看到这效果,那些邪恶势力一定非常愤怒。但有这效果,想拔掉这面旗帜,基本属于痴心妄想了。【xingxd】

社会制度经受住了考验。关键时刻民众选择相信政府,zf扛起了责任。所以武汉没有大乱,武汉不乱全国就不怕【独自茄番】

这回多亏了扶贫攻坚,中国对基层尤其是农村等偏远地区的管控力度是40年来空前的,【会】

幸好这几年基层党组织建设恢复起来【bluepig】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条例和问责条例不是摆设,巡视巡察匡正规矩,主题教育解决为谁执政思想偏差,扫黑搞掉坏榜样避免破窗效应【WS15】

关键还是整风、基层治理,这两个工作让基层公务员动起来了,也对社区社情的情况比以往都要清楚,一旦发动起来,针对性强得多了。【独孤狼】

@MRneoanderson:社会主义国家讲奉献,也讲按劳分配

一些蠢货的眼里,公职人员就要讲奉献,要枵腹从公,饿死活该。

这些人如果不是社区流氓、黑老大和资本家的走狗,至少是他们的帮凶。

有些蠢货觉得复转军人待遇高,说军人只能踢正步、叠被子。

我想问一句,离开部队,你现在能平安地上网扯淡吗?我现在让你随时去疫区,一声令下,立即出发,赴汤蹈火,你去不去?给你多少钱,你去?许多人妻离子散若干年,在山沟边疆若干年,你看他们现在的待遇眼红,你怎么不看他们以前的付出呢?

现在的社区书记,是公务员,至少是吃财政饭的。有些蠢货说社区的书记可以由民间承担,有的是人干。

必须承认,当年确实有很多人踊跃承担社区一把这个职务。充满活力的民间组织早就想把基层社区接过来。当年很多黑帮老大成了社区一把。他们不需要国家给钱,只要国家给他们鱼肉乡里的合法性就行。当然,如果国家给经费,养他的猫三狗四,那更好。

不过,那样一来,小区的秩序如何,可想而知。现在也不会有人在风雪中站岗防疫,如果站岗也是为了雁过拔毛捞油水!

社会主义国家是讲奉献,但是也讲按劳分配。在需要个人购买生活资料的时代,没有人生活在真空里,强调奉献,不许谈相应的待遇,就是耍流氓。

说这些话的蠢货,如果不是充满活力的民间组织的代言人,大致以下几种可能:智商堪忧,不能理性看待问题;嫉妒心旺盛,追求极度平均主义;按捺不住吃拿卡要、敲竹杠的冲动,却一直无缘。

所以给他们调整待遇、妥善安置,我是没意见的。//@大唐西域都护府:真正可以随时去疫区一声令下赴汤蹈火的那些人待遇都很低的,连农民工都不如啊你不知道

 

微博网友评论:

@手机诊治:真正一线干活的,甭管什么学历,什么职称,是不是精英,都是待遇与贡献不匹配

@猫与宝宝:同意安生,如果基层都看不到希望,那就麻烦大了;

@女侠客衣品119:其实很多有钱人其实没干什么活,这开下会,那来顿饭局,过下场,高谈阔论一翻,不知怎么的就有钱了。民工,建筑工,码农,机械师,工程师等除掉房贷几乎还是穷人。

@纯阳醋鱼与红绿鲤鱼:社区书记不一定是公务员,重庆这边的社区书记大部分都是临时工[允悲]

@MRneoanderson:不论他们身份,他们的绝大部分的收入,必须控制在财政手里,不然,休想让他们听指挥。

@limx_暴风雪:社区支书和主任类似村支书和主任,社区是由街道办事处委任,村级是群众自治组织自行选举产生,原则上在现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工资都很低,基本是挂名,收入靠拉项目来承包等等,名义上群众自治减少政府财政负担,实际上就是把控基层的地头蛇,所谓“乡贤、乡绅”是也。(来自基层驻村干部)

@微笑的知鱼:凭良心说,公职人员最近已经三头六臂了,好些人因为劳累过度殉职了。公职人员不是铁打的,不是智能机器。

@明明黑黑------:只讲奉献不讲回报,太祖时代从不这样。想让马儿跑就得让马儿吃草。要么下决心割大利益集团的肉分给中下层,同时肃清内外敌人,但是难度和决心不知几何。要么对外……不敢想象

@接盘小熊猫:天天谈奉献,要求别人奉献,从来也不奉献自己的权力[doge][doge]

@顾嘉煇与黄霑:下层负责奉献,上层负责使权。

@雾雨凝峰:城镇化刚刚打通的关节还要变回去吗[允悲]再弄成村里那样以后怎么办啊……而且有些小区连业主大会都开不起来,要是民间承担基层社区,管理的真不一定是啥样的人

@两不怕:社区主任书记一般都不是公务员,类似村干部

@这不是火火火_:中国基层制度在面对重大公共问题时总能发挥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能量,但这不是那些尸位素餐的肉食者的功劳,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

武汉百步亭万家宴的背后,是控制社区政权的资本企业在草菅人命

章北海,章北海的自然选择

百步亭曾经是武汉市最耀眼的创新社区治理案例。2004年,这个巨型社区曾经受到国级领导的检阅。

2009年,根据长江网的新闻,万家宴得到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央视几年来跟踪报道新华社,人日,光明等央媒年年报道。

2020年的万家宴,是百步亭万家宴的第二十个整年,在过去的20年,有一种力量维持着这场盛宴,直到一场流行病,戳破了皇帝的新衣。

在安居苑55栋楼里,33栋出现发热病人;百合苑共36栋楼里,17栋出现发热病人。

 

百步亭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常组织

在中国的行政区划体系里面,比区更小的一级单位是街道,街道办负责了基层居民的大多数组织,比如基层文化,殡葬,和调解等等工作。

但百步亭没有街道办,这样一个聚集了十三万人的超大型区域,人口相当于一个县。

而这个人口多达一县的社区,直接掌握在百步亭集团,一个资本企业里面。

百步亭集团从事贸易和房地产

整个行政架构中没有一个公务员编制,高层均是百步亭集团的人员。社区委员会,管理委员会,居委会,物业公司和业主委员会,居然全套是同一班人马。

它又代表基层政府,又代表自治组织,又代表业主利益,然而最终它的性质是一个资本企业。

从未有过的统一带来的从未有过的控制能力,百步亭社区荣誉得了一箩筐,能拿的奖项拿了一遍,全国先进组织,全国红旗单位,全国标兵,全无毒社区……

但一场肺炎揭开了这场闹剧的面纱。

百步亭可以自己组织各种活动,分发各种荣誉,尽管它是一个企业

根据能查到的消息,百步亭集团实际控制人,也就是社区的最高领导,是公司董事局主席茅永红。

上个世纪90年代搞房地产开发的茅永红,不光满足于盖房子卖房子,还直接用公司的名义组建物业和居委会参与社区管理。

在这个十几万人的集团,一切权力都归于百步亭企业,而不是归于人民。

正是这个企业,造成了今年百步亭万家宴的悲剧。


万家宴举办之前,社区基层工作人员向上级领导提过意见,重新考虑万家宴是否如期举办,但意见最终没有被采用,万家宴如期进行。

结果你们也看到了,大规模的的交叉感染,百步亭就此陷入疫云。

那为什么百步亭社区的有关领导要坚持万家宴?为什么不重视基层员工的意见呢?

 

当时全国骂声已经一片了

原因就在于百步亭是一个私营企业,想要维持自己的特权,就必须竭尽全力媚上,尽全力表演。

最基本的常识,当有传染病出现,官方已经不否认人传人的时候,不应当有群众大规模聚集,这无异于草菅人命。

但百步亭必须搞万家宴,这是它的生命线,不搞就意味着自己跌落神坛,不搞就意味着自己不够优秀,不搞就无法维持自己私营企业掌握权力的合法性。

不搞,就无法维持这样一个畸形的国中之国,资本垄断之下的利维坦。


社区怡康园小区800户居民的一个网格,就有近40例确诊和高度疑似。

这比武汉的平均感染率足足高出8倍

轻政府,重企业,让资本接管一切,管委会、居委会、街道,全部都是百步亭集团的员工。

政府与党组织退场之后,他们建设,他们控制,他们失控,领导跑路。

百步亭员工都是私营雇员,没有组织领导,谁为人民服务?

在患者求助区,你可以看到许多百步亭社区的求助,这是资本控制下的百步亭媚上瞒下的恶果。而在疫情扩大后,那些得利者早已不见踪影。

管委会、居委会、街道,全部都是百步亭集团的私有员工,很难和基层政府该有的责任心和服务意识相比。百步亭的失控,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百步亭社区的这顿家宴不好吃~~政权市场化?

作者:豆腐乳

再营造家的氛围,社区管理者未必就把住户真心当家人。同样是那篇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就提到如今的百步亭社区多个单元被贴上“发热门栋”标志。但是,具体有多少确诊,多少疑似,报道中提到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回答说,“上头安排我们贴‘发热门栋’,具体数字要问社区。”百步亭社区党委办公室则表示,“具体数字去问卫健委,任何个人的回复都不准确。”

还有一位业主提到:

“我家单元还没贴条,但我老公和婆婆已经发烧13天了,社区人员没上门统计,都是我们自己每天上报体温。”

要知道,百步亭的万家宴可不是搞了一年两年,那可是搞了20年!每年花很大力气动员几万家庭搞这种形象展示,哪怕疫情严重了都照搞不误,这是很夸张的动员能力啊。

结果真到了疫情严重的时候,之前强大的管理能力都消失了?疫情基本数据都统计出不来了?那以前立的牌坊可算是塌了。

需要指出的是,百步亭社区很特殊,特殊在它的“企业服务社区”模式,它打破了传统的区-街-社区的行政体制,取消了街道办事处,直接隶属于江岸区委区政府领导,由民营企业家来参与社区建设。

百步亭集团领导人也是中民投应急管理委员会主席。去年中民投流年不利,出现了债券违约的问题,爆发债务危机,一年时间内都在努力还债,甩卖资产求生。百步亭集团领导人就是在这风口浪尖上成为中民投应急管理委员会主席的。他上任后不久,中民投工会就发起了“爱公司、投未来”全员投资中民投行动,中民投高管及员工自愿出资,设置专项资金池,员工根据自我意愿选择相应债权或股权。

这一模式曾在过往饱受赞誉,获得了很多荣誉,什么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全国文明社区示范点、全国城市物业管理优秀示范小区都哗哗给你整上。

这也难怪年年搞这种浮夸的、热闹的、为了看而不是为了吃的“万家宴”了——这可是百步亭社区和谐的有力证明!哪怕疫情汹汹,这都不能停,文明社区搞的宴席,怎么会怕病毒呢?

可是取消了街道办事处,你就会发现真出了事,街道的基层公务员就没了。政务机关不管有多少是非,在大是大非面前毕竟是跑不掉的,必须坚持的,这是个面子问题。如今这面子都给戳破了,受苦的还是居民。

 

丧失基层政权的典型代表,··············鼓吹资本家万能,基层治理权拱手让出,如果资本家后面没有权力站台,看看它烂成啥样。

多年来,出尽风头的【万家宴】,实质上,就是一场【秀】,秀的是【资本家掺和基层政权治理的伟光正】,其实是赤裸裸的浪费,食材菜品用来【在镜头下展出】,然后再【送给孤寡残障,养老院等机构】。【古德猫咛】

难怪啊,地方政府办事不力,一是自身问题,还有就是地方上出大乡贤了,皇权不下乡。【胡服骑射】

啥都是公司化,去政府,还是大社会小政府的思路,从271到小强就没变过。【醉东风】

百步亭社区以一个企业的模式在运作

月风_投资笔记

2月10日

百步亭是100%、绝绝对对的民企,它的实控人就是湖北知名企业家茅永红,这个非常清晰。——他也是目前负面不断的中民投的监事会主席。

百步亭97年开始一期工程建设,当年是江岸区经济实用房安居工程,占地4平方公里,目前入住18万人,是汉口最早的大型社区。

在第一批房卖出去后,茅永红突破了传统的区-街-居委会管理型的行政体制,创办全国第一个新型社区。

早些年这些社区工作人员的工资由百步亭集团支付,后续通过逐渐改革,民政、劳动、计生等部门分条线拨款给社区,成立百步亭社区管委会,社区承担街道一级的任务,此后百步亭集团也逐步退出社区组织架构。但整个社区架构中没有一个公务员编制,社区高层均是百步亭集团的人员。

所以本质上,这个百步亭从股权、社区、组织架构到管理,都是百步亭集团这个民企在统筹管理,政府的干涉已经非常少了。

包括百步亭自己的员工也承认:“百步亭社区以一个企业的模式在运作,因此在出钱出力、团结居民方面办得红火。”20年来,万家宴每年如期举办,“百步亭经验”也常常被作为和谐社区的典范被推广到全国各地学习。

标杆立起来后,社区活动的摊子越铺越大, “一次活动铺得很大之后,搞成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上至政府,下到街道、居委会,都纷纷‘立旗’”。——目前百步亭有9个居委会,彼此之间也会暗下里较劲。

所以这里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政府不想管了,你的管委会、居委会、街道,全部都是百步亭集团的员工,到底是谁在不想管?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2/1558.html

继续阅读: 干部 政权 安生 劳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