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知连岳:别再用纳税人的钱养方方这种作协文人

作者:炎黄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 点击:2020-03-27 20:57:37

狗咬狗好玩,一个抱着“民主”的旗子撕咬中国,另一个抱着“市场”的旗子撕咬中国,其实俩人都是劣等既得利益者,一丘之貉。

早在2015年,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田禾就在《我的质疑书》中公开质疑过方方的收入问题,并向湖北省纪委举报方方侵吞国有资产问题,此事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湖北省作家协会作为一家专业性人民团体,大概也相当于厅级单位,其经费主要还是由地方政府财政拔款进行维持。

据一份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度湖北省作家协会实有在职干部54人(行政编32人、事业编22人),另有离休人员10人,退休人员39人。

年度部门支出,全年支出2748.8万元,主要支出明细如下:

1、工资福利支出: 688.53万元;

2、商品和服务支出: 1118.18万元;

3、对个人和家庭的补助: 915.73万元;

其中,商品和服务支出项目占比不小,这块支出项目包括差旅费、因公出国(境)费用、公务接待费、会议费、办公费等等,从中也可看出,省作协经费也不算少。

@nicolascs382:“ 我们国家筵席的是苏联政策,对知名文人的赎买价相当的高。建国后,毛主席的收入长期比不上郭沫若,直到毛选等出版物的稿费到来。”

关于文人问题,今天正好已经提到了:《方方这种文人做得最差有什么脸批评中国——警惕奴才傀儡背后的利益集团

@快意恩仇文在寅:如果以方方这个导火索把国内的作协之类的吃里扒外的机构解散了倒是大功一件。

连岳抨击方方那群人

连岳:别再用纳税人的钱养一堆作家

原标题 | 尤其今年,从个人到国家,生产力竞争才是一切

从个人到国家,谁的生产力强大,谁的地位就提升,生产力最强大,就是老大。

通常绿叶只可一片一片地冒出,若有人能将一片绿叶分成两片,那是多大的能耐!对社会的贡献有多大!这就是我们整个民族的重任所在。——请记住这句话,无论你在什么行业,朝阳行业也罢,夕阳行业也罢,有本事将一片绿叶分成两片,提升一倍生产力,你就是老大。给你再好的条件,你生产力弱化,两片绿叶变一片,你终将无足轻重。

没做过事情的人,如果他又擅长抒情,那更糟糕,你通过他的眼睛看到的世界,可能是颠倒的。我们,我们的孩子,千万不能去当这种人,自我感动得半死,却对真实的世界一无所知。去动手,去流汗,去思考,知道做事有多难,对生产力有真实的感知,才不会误读真实的信息,才不至于浪费一生。

在这特殊一年,从个人到公司,再到国家,将回归到最朴素的生产力竞争,某种程度上说,这是疫情迫使我们回到世界的本质,没有危机,没有匮乏,不知道生产力才是王道。一有危机,不少国家的居民就去抢空超市。

最早发生的疫情的中国,面对最多未知,中国人的人性也没有更高明,但并没有听说抢购事件,那就是因为中国人本能上已经相信中国工厂、中国电商与中国快递的强大生产力。即使开始口罩短缺,也没有人认为会一直短缺。你经历的这事,不是小事,是生产力胜出的大事。

23日,政府得出结论,以武汉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

这说明,中国可以进入拼生产力的阶段了,只要生产力恢复,甚至增长,那就不会有困难。如果从民间到官方,还是恐慌与害怕,不敢恢复秩序,不敢工作,那防疫的成果就浪费了。现在把口岸管住,不让疫情输入,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开足马力生产,让市场的引擎轰鸣,一片绿叶迅速分成两片,才是当务之急。

疫情之后的中国,别再用纳税人的钱养一堆作家了,别以为养着他们就自然是你的吹鼓手,更大可能是享受你的待遇、福利与特权,还要搏一搏反体制的美名。自信一点嘛,做得好,正常人自然会夸你,正常人是多数。

 

原标题 | 既然我上了微博热搜,那就说一说

中午小睡醒来,见好朋友发的微信:你今天被公知群起攻击了。我也没当回事,被攻击也不新鲜。几个月前我关于香港的文章,公知就有一波暴风骤雨攻击。

我对自己的能量有了真实的认识。年轻时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那是犯了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我今年50岁了,知道改变世界的是老子、孔子,是任正非,是钟南山,张文宏。不是我。

这么想当然不是为了无所作为,而是明确自己能做些什么。我能把家人照顾好;我得把员工照顾好,公司在经济萧条时也要健康;我还必须让我的读者有所得,他们看了我的文章后,心态与生活变得更好。这几件事,我努力,是可以做到的。

我认为中国这次防疫,从政府到民间,都很出色。当然不是100分,尤其是面对全新病毒,谁能100分?

现在有各国政府的防疫对比,中国一点不输,前几天英国想采取放任感染的新招术,现在也改变了,吸取了中国的经验与办法。我认为做得好,当然不认可那些哭天抢地、深挖痛骂,你要做是你的权利,要我附和你,那没门。

有人说,中国虽然防疫做得好,但中国没有民主!所以必须批。这话对民主控有用,我年轻时是民主控,可惜我现在不是了。

民主并不是更好的体制,它是更坏的体制,它对市场经济、契约精神、对自立自强的高尚品格,都造成持久的、制度性的伤害。一个释放了更多市场的体制,就是更好的。中国的体制并不会比美国更不爱市场,甚至更爱,当然可以做得更好,这是后话。

一个喜好市场的君主制国家,好过一个民主国家。柏拉图的话是对的,喜好民主并非雅典的光荣,而是雅典的堕落。中国真搞起欧美那种民主,也将堕落。

你追求什么都是你的权利,包括你追求民主,但我对民主持如此负面的看法,我就不会觉得欠你什么,你追求一个让世界变糟的事,不嘲笑你已经是最大善意,欠你什么呢?

方方吃相让前队友都看不起

最近有一批老公知的发言,意外地还很有意思呢

@红豆奶茶大杯 03-24 ,发言截图详见原文——>观察者网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批老公知重新变得有意思起来:

  • 乔木@qiaomoo
  • 李剑芒041@jml041

@Peter_Chow21:乔老师,连岳和你们这些人划清界限了,你怎么看?

乔木@QiaoMoo:

连岳是诚实的,也是有勇气的,受惠于中国的市场,不会再吹嘘西方虚幻的、基于金钱和精英的民主。有些公知成天自我忽悠、忽悠别人,以他们的影响和财力,都可以移民美国,但他们决计不会放弃被包养的作家、教授身份、优厚的退休金、医疗、升值的不用每年交税的房产,被人簇拥,或捧或骂,被当回事。

背叛过去的认知、同道的期望,确实不堪,但真实总比装、骗要好。连岳02年后就靠市场写作谋生,我是17年后诀别体制,都靠自己,不像许多人,比如到点安然退休自由行,说中国零福利负福利,视而不见他的优厚退休金、医疗住房、子女的九年义务教育、低廉的大学、公交、水暖电气网、免费公园博物馆老年证

其实,他们的立场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这些发言真的很是值得大家咂摸咂摸。

有些人以为自己是蝙蝠侠,在中国被体制埋没了,出了国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丑,是布鲁斯韦恩们眼里的一个数字而已【摩诃萨】

更有意思的是,他们体会到了什么是西方式“言论自由”。

像是连岳,因为发了两篇文章

曾经被称赞是“中文世界最优秀的作家之一和影响力最大的观念传播者”,现在已经“众叛亲离”了。

  • @石扉客2018(沈亚川):借用一位朋友的说法,此人兽化已好多年,只是没想到现在已经变本加厉,会索性直接出动递刀子
  • @酒说诗话:我觉得,自裁可能是连岳们最后的体面。书读到狗肚里去了,连岳是典型….
  • @荞麦chen:他就渐渐变成现在这样了。如果说有一个人令我震惊。不知所措、迷惑,全然不能理解,那么就是他了。我真的不知道他是一直这样?还是因为什么事忽然变了?还是在故意这样说?但他一直有一群忠实拥趸,并且很有实力,不是那种底层小粉红,而是一群有经济实力的中产阶级。他们一起变化着,逐渐更加稳定。这一点总之是让人更加不知所措。读书、经济情况的上升,竟然是完全无用的,只是让一个人更加利己、更加社达,这可能是比连岳本身更让人感到不知所措的一件事。.

方方出击VS连岳反水,中国公知决战2020

酷玩实验室2020.4.17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89070

2020年,公知很忙。

首先,方方日记屡屡上热搜,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到今天为止,基本上是压倒性的批评。

接着,连岳也上了一次热搜,因为他作为一个曾经的著名公知,竟然隐约地批评了方方。他“反水”了。

不过比起连岳,我想方方是更加困惑的:为什么这么多人骂我?

我们公知一贯畅行无阻的那一套理论,被至少整整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奉为真理、普世价值,竟然不再被90后00后接受了?

竟然还有人反水,开始内讧了?

这是一个2020年的新情况,以前从未出现过。

在这背后,是一部中国公知简史。

……(节略)

反水型公知

公知的出现,其实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我们那时和西方国家,确实有很大差距。

但是发展到现在,中国和西方的差距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甚至到了美国需要以举国之力来对付我们的一个高科技公司的程度。

这时,我们看到,公知的内部出现了分化。

有一部分公知,反水了。

当然,我觉得这是好现象。说明公知中还是有一些明白人,虽然一度跪下过,但是还是能再站起来。

连岳,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的“反水”甚至上了微博热搜,引发公知群体内部的口诛笔伐。

连岳曾经是公知最好的模板。

作为《南方周末》的记者和专栏作家,连岳凭着自己的文笔,积累了一批粉丝。不少人把连岳称为“王小波之后最成功的专栏作家”。

……

除了在公知圈内有名,连岳凭着《我是鸡汤》《我爱问连岳》等几部作品,影响了不少年轻人的爱情、婚姻观。

当时不少人视连岳为人生导师。连岳,出圈了。

各种光环加持的连岳,也开始不遗余力的宣传“民主”“自由”“人权”: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连岳怒斥地震局,声称他们知情不报。

连岳用了一系列“证据”来攻击地震局,比如民间大师的“预测”,再比如日本有“紧急地震快报”,诸如种种。

总之这次不是“国殇”,而是因为不民主自由导致的“人祸”。

网友们顺着连岳的话查了一下,才发现他把“地震预报”和“地震速报”的概念混淆了。

2013年,连岳又发表文章《笑贫不笑娼是正常的》,公开声称“一个人是自己身体的主人,卖淫嫖娼是一个人不可侵犯的主权”。

当然,这么说不够“有理有据”,要套用固定句式:

“一个有自由的国家,一个公民有权利的国家,一个尊重财产权的国家,一个想繁荣的国家,一个人与人互相尊重的国家,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一个好国家,色情业必然应该合法化”。

“自由”“权利”“人权”“尊重财产权”“好国家”,看了这些词,我赶紧打开浏览器,搜了这个问题:

美国色情业合法吗?

什么?原来美国只有内华达州批准性交易合法?而且内华达州境内只有少数几个地处偏僻的郊县拥有妓院?

后来我想了想,可能他说的不是灯塔国,因为灯塔国并不“爱好和平”。

……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连岳还对文章的主旨,进行了升华——政府本质就是流氓强盗,不会做好事的。

其实这句话,也就是连岳那些年的真实写照——政府提倡的,我全都反对。

也别和我争辩,别问,问就是民主和自由。

但在最近,当“方方日记”发酵后,连岳却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

……

这个作家指谁,一目了然。

在公知们“堕落”“跪舔”骂声中上了热搜的连岳,第二天又在文章中正面回应了一波:

“民主不是更好的体制,它是更坏的体制”

“柏拉图的话是对的,喜好民主并非雅典的光荣,而是雅典的堕落。中国真搞起欧美那种民主,也将堕落”。

这一下,公知们彻底炸锅了。

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都不要了,这不是“堕落”,这叫“畜生”。连岳,你赶紧自裁吧。

连岳的观点,显然前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先别急,我们不妨来看第二个例子。

和连岳一起“叛变”的,还有乔木。

详见《前公知乔木嘲笑中国崩溃论、抨击中央民族大学赵士林拿着中国退休金在米国骂中国

连岳不是第一个“反水”的,乔木也不是唯一的“叛徒”。

我大胆预测一下,今年,将被称为“公知反水元年”。

未来,中国公知的历史,将是一部前赴后继反水的历史。

而所谓“殇值”,即将结束它的表演,退出历史舞台。

 

尾声

一个大家需要警醒的细节是,公知的分化,未必是因为如今中国的自干五和小粉红在互联网上的强势。

其中根本的原因,还是中国国家实力的强大。

因为国力变强了,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去到国外,看看真实的美国。

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不攻自破。

我上大学的时候,也一度认为,美国的空气是香甜的,美国的月亮比较圆。

直到2012年,我第一次去美国。

到华盛顿,大家都去参观博物馆,我因为有点不舒服,留在了大巴上,和在美国待了15年的中国大巴司机闲聊。

在他的口中,我听到了一个这样的美国:

他在国内是一个坐办公室的小文员,到美国后,待了15年,一直待在唐人街,完整的英语都不会说一句。

他开客车,妻子在中餐馆洗盘子,日常开销是够的,但就是处处被人看不起。

好在女儿过几年就要成年了,他的苦日子也就熬出头了,准备退休。退休的最大愿望,是回老家山东去。

只是15年没回去,现在山东的朋友也不认识几个了,回去反而变成人生地不熟,想回却不知怎么回。

我至今无法忘记他因为连日出车而疲惫不堪的脸,还有他谈起想回老家山东时眼中闪烁的光芒。

我坐在大巴车上,看着窗外华盛顿雄伟的博物馆,还有这个美国首都街头穿着体面西装、行色匆匆的美国白人。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英文课本上所说的 cultural shock,也就是互联网上人们所说的三观尽碎。

我也想到高中历史课本上的一句话,大意是这样的:

美国十分强大,但仍是一个物欲横流、贫富差异巨大的复杂社会。

当年的历史课上,老师和同学们都觉得这句话酸得不行。但其实从今天的眼光看来,它是一个客观的评价。

那是第一次,我对于我在国内所听说的关于美国的一切,产生了怀疑。

我想有过轻度“反水”经历的人,都曾有过这样一个怀疑人生的“顿悟”时刻。

也许是你从上海浦东飞到纽约肯尼迪机场,发现美国机场破破烂烂的那一刻;

也许是你来到伦敦,发现地铁里不通手机信号的那一刻;

也许是你在巴黎老佛爷被抢了钱包的那一刻;

也许是外国政府一系列“群体抗疫”迷之操作,却还在抹黑中国抗疫的那一刻。

对于很多人来说,当我们走出国门,经历过“顿悟”时刻之后,我们就重新认识了西方社会,反过来,也重新认识了中国。

所以,我不认为方方是一个坏人。

我觉得她是一个可怜人。

是的,她住在2000万的豪宅里,而我住在小出租房里,但是我仍然敢同情她。

因为不管她多么有钱,她的精神世界,却依然停留在70年代的绝望里,停留在伤痕文学里。她的伤痕,从未愈合。

而我们,是不同的。

我们新一代人如今正在见证的,是一个危险与机遇并存的,新的中国的新的历史。

我至今也不认为美国是坏的,它做过一些好事,也做过一些坏事,但是在人类的历史上,它仍然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它的人民,用200多年的自立和奋斗,让一个新组建的国家成为了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这是历史上独一份的。无论将来这个国家是否会消亡,美国所获得的成就,是不朽的。

但是如果你了解美国的历史,就会知道,美国的成功,是建立在自立和奋斗的基础上,他们与对手进行了无数残酷而坚决的战斗,才有今日的荣光。

而绝不是建立在自我否定和破罐破摔上,也绝不是建立在向对手投降以苟延残喘的基础上。

我们要学习美国人做了什么,而不是学他们说了什么。嘴巴会骗人,但是身体是很诚实的。

我们也应该像美国人一样,用自立和奋斗来建设我们的国家,与对手进行坚决而残酷的斗争。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按照历史记录来推断,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延续了5000年、文明从未断绝的国家。我们成功的概率是很高的,至少是全地球最高的。当然我们也有可能失败,但是这也没有关系。

因为奋斗者不朽。

网友评论连岳、方方狗咬狗

@useragent: 感觉普遍有个误区就是“民主”不好,我们不要民主,这是错的,我们要争取的,是民主的定义权。

让那一小部分西方人把持民主定义,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体现,他们甚至可以把李承晚,朴正熙,吴庭艳,皮诺切特,卡尔扎伊政权披上“民主”的外衣。

把法西斯暴乱粉饰成“皿煮运动”也是他们的表现。

所以说,在它们把持的民主定义下讨论民主不民主,本身就是一个很说不过去的事情

 

@五年平辽袁督师:

连岳一直以来拿的未必是美元,更可能是内部推墙派和资本合流推出的话筒,虽然十年前和拿美元的利益一致,但到了中国资本和美国资本正面碰撞的今天内在矛盾就凸显了,连岳从来没有变只是为钱说话,坛子里很多人看不透而已,或者单纯以为“国家成功到连老公知都觉悟了”,纯属乐观过头的小资产阶级狂热。

连岳跟罗胖子、方舟子、林柏墙这些牛博时代的老派公知从根子上就是需要往死里镇压的阶级敌人,不应该给其任何活路,体制对这些阶级敌人宽松其实不是件好事。

 

实在是没忍住喷出来。啥玩意这是。这位是活在地球莫?啥是问题都不明白,重点也不明白。。。哎也就会码字把。竖看历史,横看世界随便一个横竖都明白的事情,被憋出这等梦呓。。。好好学习把孩子,路还长

竖看历史,横看世界,哪个时代哪个国家不养吹鼓手的。

问题是话语权在哪里,掌握话语权的人说什么。

尤其在中国,自从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被宁有种乎吼怕了之后,应急公关抬出了老孟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以后,喉舌从来就是中国历代的重中之重。

问题不再这里,在于养这帮人之后,这帮人是不是正向的在做事。

当然,这才是现在最大的问题

本贴由【卿本佳人】于2020-03-24 15:37:57发表。

 

这是啥画风?连岳自己不就是大公知么?【loewez81】

闻着味儿了,改换门庭。【stevenxf】

实话实说,现如今是还有心思看书啊。作家日子也难过,不玩点邪的,到哪里搞钱去啊?写黄文怕进去,当反贼搞不好还能挣个名声儿。体制内的还有口饭,体制外的喝西北风的大把。憋着一肚子气呢。【金陵虎】

就是,自己写文章赚钱,收美元也行,就当为国家挣外汇了,拿着人民币,骂毛主席算什么本事【都市狙击手】

前苏联的作协养了一堆“严肃作家”,各个都迫不及待的推墙。推完之后发觉没有饭吃,人民群众不想看他们的裹脚布,要看起点和抖音。【咩】

不是养不养的问题,而是养什么的问题。答案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济南的森林】

不是。延安讲话毛事实上在后来也后悔了,这是帮养不熟的狼,好言好语人家根本听不进去。参见《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外滩人参果】2020-03-24 16:10:23'<无内容>[17]

俺的理解里面,文化大革命怎么来的。。。俺搅得,话语权之争是主线。这是我的小人之见【卿本佳人】

作家还是要养,要养自己的作家。别养吃人民的饭砸人民的锅那种作家。【楼上老王】

94,这都2020年了,文字连自己都养不活的,当个毛线作家【独自茄番】

实在是没忍住喷出来。啥玩意这是。这位是活在地球莫?啥是问题都不明白,重点也不明白。。。哎也就会码字把。竖看历史,横看世界随便一个横竖都明白的事情,被憋出这等梦呓。。。好好学习把孩子,路还长【卿本佳人】2020-03-24 15:37:57'326字节[94]

这位当然活在地球。连岳,当今中国最活跃的专栏作家之一。与安替、北风、呙中校、五岳散人等并称为中国十大公民记者。【杭州湾大桥】

没有方法论,没有基本逻辑,没有辩证法。浑身都是窟窿。想说的和写出来的差的大了。斗争中成长把,连岳小同学。要学的多了。我一直对同事说,不要说,写下来,写清楚了,才是你想清楚了。连岳小同学加油。小学快毕业了【卿本佳人】

话语权之争。就跟贸易战一样。不可不避免【卿本佳人】

做得好,正常人自然会夸你,正常人是多数【阿利】

把作家推向市场,让它们自己学会游泳【扫雷炮】,它们变成野狗了会不会收敛点?【爱因司机】

资本或外部势力会收买他们朝政府和人民狂吠。【楼上老王】

老自由派公知连岳写了这篇文章,然后在微博上就被公知围攻了,看了笑死。【醉东风】

还有演员。要克重税,实际收入应该不能超过平均线太多。【没啥好说的】

太对了,统战别搞成养人渣。【白旗军】2

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必然会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这是在赤果果的威胁作家们投靠先进的生产力——各种意义上。【杭州湾大桥】

 

@Rand:就像我在别的帖子里说的,公知就是拿钱办事的狗。老狗霸着骨头,新狗饿得很。

@捞分有理: 就差明着说不要养废物和白眼狼了。不被那些人围攻才奇怪了

@liabign: 不说真正做到“思想独立”,对“思想独立”有点追求的(哪怕是理中客),都看不起那些吃饭砸锅的人吧

@ice327:这还真是开心啊,文青那帮货色就连公知圈都开始不待见了。不过认真分析一下也对,这帮人搞正经事完全不行啊,写宣传文章煽动没人信,想写通俗作品潜移默化自身又没那个水平,想要用名号圈钱发现知名度为零,工资和待遇完全是TG倒贴的。这种万无一用的货色,CIA要了怕是也想不到能排上什么用场,难怪会被人鄙视

@wrwrrrrr: 中国自由派一个麻烦是,当年中国资产阶级太弱,他们希望的路走不了,工业化被tg走了,zbzy的路被买办占了,到现在都这样,结果两头不讨好。

@wanglehan:看完文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拿着卡内基的鸡汤例子(卡内基的家庭真的能说贫穷么?)写了这样一篇文章,感觉有点民zi的味道,很多美德,优点,对社会的作用都不是所谓企业家独有的,甚至可以说是企业家抢占的。当然,不要养一堆汉奸我是支持的,不过国家不养一批笔杆子,难道让你们“企业家”养么?

@百里开门曹化淳:还有个被公知骂成毛左的老右派张鹤慈

@处处蛙: 这老公知还是在替资本说话,这其实就是老右派和新白左之间的分裂啦。

@我爱超短裙: 看起来这作者是给资产阶级做鼓手的,和万事跪外国的逆民不是一路。

@ws001: 做汉奸也是要与时俱进的啊,跟不上节奏就可能跑到反面去了。

@混个脸熟潜水员:张鹤慈曾经在微博指出李承鹏的不实之处,令后者气急败坏,李承鹏说:“你老是替政府说话,我怀疑你不是你本人!”这不是苏联笑话的船新版本,这是真的发生过得。

@箴言书: 中国自由派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看待美国,从自由主义出发,美国是山巅之城,是不可侵犯的圣域,从资本主义出发,美国是中国资本的敌人,是落后生产力的代表,必须打倒

@悲天怜人瓦里斯:通篇都没有提党的领导作用和群众的觉悟,倒是拼命的给“企业家”唱赞歌,仿佛这一切大好形势都是企业家带来的。当然,后面踩文特别是体制内的文人真是太毒辣了,简直就是踢掉别人的饭碗啊。我知道他是老公知,他现在才“觉悟”这个世界目前就是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生产力竞争格局,到底是还有点良心呢?还是智商终于上线呢?

@刘梦龙:这算决裂了啊,不过也好,中国社会就算也算有自己背景的老公知了,和新公知的矛盾是突出的,新公知本质是神学者

@yurikhan:还是需要哲人王,需要王制(理想国)。想不到连岳荷尔蒙水平降低,也进了施派的坑。

@亲_给好评: 当年智利的皮诺切特可是奥派的实践者

@kingtigercn: 这话说的不对,真正的GCD人不是反对民主,是反对欧美那种虚假伪善的“普世价值民主”

@wrwrrrrr:共产主义是支持民主的,只是不是西方那种。

@qeese:人家是自由主义者,自由本来就和民主相互制约

@xiaoda375: 跟韩寒差不多,年轻时候跳得老高,后来有了自己家庭事业成为当下的既得利益者,就不想再搞大动作了的

@悲天怜人瓦里斯: 并没有,他这是这几年还混得不错,这一轮萧条下来,他要是吃了亏,你再看

@seraph: 公知们既然推崇民主,那为什么还聚集围攻他呢?民主不是让大家发声吗?国内公知根本没法解释他们的各种双标

@fly803in:说白了就是个粉丝圈---抑或叫雏形法西斯

作协之类的东西是不是该去编制化、市场化改革一下?

@大敕系衔:

花财政收入养这么一批人既没有意义,大部分还恶心人,更起不到什么宣传作用。比教育、医疗之类的更应该成为改革对象吧?

[cp]方方的言论让很多人把目光转移到了“作协”这个机构上。

抛开方方本人的立场不谈,如今已经是2020年了,官方拨款的“作家协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性呢?或者说,是否还有用财政拨款养着的必要呢?

根据《湖北省作家协会2020年预算公开》(http://t.cn/A6ZzoyQk)中提到的数字:我会编报预算项目总额2897.61万元,其中财政拨款2717.85万元,另实拨资金179.76万元。

每年要花纳税人两千多万人民币,这笔钱是否有意义呢?

我们看看2020年,湖北省作协重点要做什么事情。

【我会2020年有两个重点项目,分别是:

1、公共文化产品及服务项目143万元,

2、长江文艺办刊经费429.76万元;年度绩效目标是:

   1、队伍建设:培养各类文学梯队创作人才,发展26名签约作家和10名签约评论家;“春秋讲学”活动受众面不断扩大;开展地铁公共空间诗歌公益展示活动;组织文学活动,征集文学作品;

   2、文学创作:推出各类文学作品,提升作品质量和美誉度;出版《长江文艺》等期刊,加大各类刊物的推介力度,扩大刊物的社会影响力;完善精品典藏工程。】

似乎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大的用处啊。

我国并不只是湖北一个地方有作协,除了各省的作协之外,还有国家一级的。以中国作家协会为例,2018年财政拨款收支总预算为26572.90万元(http://t.cn/EtGbW6w)。

过去我们设立官方养着的作协,初衷可能是为了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好的精神文化,用“国家付费”的形式,让他们生产精神产品。但中国作协的前身成立的时候,中国还是一个农业国,大部分人都不识字,是文盲,连看书都做不到,就更不用说系统性地输出文字了。

在这种情况下,财政供养的作协有一定意义,作家可以不用考虑基础的生计问题,而专心生产符合时代需求的文化产品。

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

1、经过七十年的发展,中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了50%(http://t.cn/A6ZzoyQD),这么庞大的受较高层次教育的人口基数,已经完全能够支撑内部自发产生优秀的文化生产者,不再需要政府用“撒胡椒面”式的方法补贴一大帮人了。

2、互联网时代打破了信息渠道垄断。比如过去八九十年代时,“评论家”是少数人才能胜任的,才有资格在报纸上写写杂文,弄个什么“杂文家”、“评论家”当当。现在网民几个亿,个个都能评论,都是键盘侠,那还要什么专门的评论家呢?这么大的基数,堆也能堆得出说话鞭辟入里且免费的“野生国师”,不需要政府额外花钱。

3、如今的中国已经是一个复杂的工业社会,不是过去那个扁平化的农业文明了。旧式文人如果不参与社会生产和协作,根本无法把握时代脉搏,只能坐在家里空想,隔行如隔山,也写不出有时代感且受众喜闻乐见的产品(写写历史类或者架空类的小说估计还行)。而亲身参与生产、熟悉现代技术运作方式的人,反而比“专职文人”更能写出有时代特色的作品,比如刘慈欣这样的“电工”。

4、现代社会对于文化产品,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变现机制,市场自然会筛选出受众喜闻乐见的作者和作品,并给予他们收入,这也比用财政体制“撒胡椒面”的效率要高。那有网友可能会说,但是有人写的好却市场不欢迎呢?既然市场不欢迎,那说明你写了也没人看,就算拨给你钱,还是没人看,对出资人和公众而言,都并无额外的好处。那只好作为你的业余爱好就是,不需要花费公共财政的钱。

如果把全国的作协系统都裁撤掉,每年能省下几个亿,这些钱拿来做什么都好嘛。[/cp]

 

@kkkone: 大宋养厢军起码还能派上点用场,养汪主席(方方)这种还不如养条狗好用。

@大敕系衔:有趣的是这帮人是把改革也吹上天了的

@心存阳光:改革后,文联作协大换血了。想想魏巍、姚雪垠等真正左翼作家的下场。

@CZ75:作协早就市场化了。作家协会会员本身跟编制,工资待遇,都毫无关系。但是方方,张抗抗,她们是有级别的领导,她们核心的社会身份不是 小说家,而是 领导。

@jjfjj:原本政府的想法估计是把这些人养起来,花钱不多,但能让他们有所顾忌,少乱说。现在看来社会上的嘈杂声音很多,再加上这些人的噪音也无所谓,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不少。这样看来,确实没必要保留作协。

@SpaceBridge:把精力放到谋生上说不定就没那么大精力天天骂街了。哪怕谋生到南方系去,这一群也是没有战斗力的,那么多有战斗力的还等着拿钱呢,多一批也无所谓了。

@闻名心乐F:其实LZ这个思路完全反了,现在作协文联的问题是将其当成了垃圾站而不是文艺宣传的阵地,应该加强领导,整顿纪律,重建战斗力,而不是反过来拆卖光。

@就三毛: 养记者还能帮着吼两句呢(编制内记者还是不敢乱说的,虽然素质堪忧),养这帮玩意干啥?一天到晚作思考状,因为没啥实权一个个满是怀才不遇的感觉,真要凭写书挣饭吃又没那本事,说起体制来个个恨得牙痒痒的,似乎推了墙就能舒眉展眼的一帮杂碎,把他们推向市场是对国家民族和他们自己负责。

@guy123: 网易靠养猪场养着,凤凰靠广东宣传部养着。

@星辰逸民: 八十年代以来,左翼文人差不多被赶尽杀绝啦,上来的都是方方、抗抗,这本来就是领导们自己选择的干部啊

@装甲空母琴里: 想想那个所谓苏联的良心。引用戈地图的原话,就是要用通俗文学打压传统文学,要让人民都不认你,你自然就没有了力量。至于通俗文学,永远都是政治上的侏儒,只要一个打击低俗的名义就可以收拾。

@近卫步兵师: 这种人绝对是领导提拔的,大部分人加入作协也拿不到待遇吧?所以我符合条件,但是压根没有申请

@xyllssl: 养条狗还知道看家护院,养了这帮玩意还不如一条狗。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2003/1627.html

继续阅读: 文人